Monday, December 8, 2014

【那年深夏】

  那年大學暑假,我去了農村老家,住在一個從未見過的舅舅家里。舅舅一家
人對我非常熱情,對我這個京城來的大學生殷勤備至、羨慕有佳,他們讓我住在
一個單獨的房間里。

  舅舅家里有三個孩子,大女兒是個領養的孤兒,今天21歲,名叫玉玲。二
女兒麗梅17歲,還在上中學,還有一個小兒子寶林12歲,才上小學六年級。

  他們對我都非常欽佩。看得出來他們一家人對領養的玉玲不好,初中沒畢業
就不讓她繼續讀書了,在家里操持家務,家里所有繁重的家務都由她一人來做。
而那兩個親生的孩子在家里什麼都不干,慣得不得了,尤其那個寶貝疙瘩寶林,
在家里簡直無法無天,舅舅都得讓著他。這姐弟倆經常一起欺負玉玲,玉玲也只
能忍著讓著,沒方法,畢竟寄人籬下呀。

  一天晚上我正準備上床睡覺,舅舅對我說︰“小凱呀,今天你玩了一天也累
了,讓玉玲好好給你洗洗腳吧。”

  我一臉的詫異,玉玲已經端了一盆熱水進來了。我一看還是恭敬不如從命,
就脫下了襪子,坐在床邊上。

  玉玲在我跟前找了個小板凳坐了下來,沖我微笑了一下,抓起我的一雙腳放
進熱水盆里,頓時一股莫名的暖流傳遍我的全身。

  玉玲輕輕地揉搓著我的雙腳,我仔細的打量著眼前的玉玲,透過她凌亂的頭
發,我發現她的五官長得還算標致,鵝蛋臉,很白皙,眼楮很大,嘴唇有點厚,
雖然有一些農村姑娘的鄉土味,但是好好收拾一下也算是一個古典美人。

  玉玲的身體已經發育成熟,微微發胖,胸部已經高高聳起,腿看上去很粗,
屁股坐在小板凳上顯得板凳有些不堪重負,玉玲整體給我的感覺是很肉感,她此
時正分開雙腿坐在那兒,她的檔部我是一覽無余,她穿了一條米色的褲子,我注
視著她米色的檔部,她的檔部真是很大,因為她的屁股實在夠大。

  我看得禁不住有些興奮,我的陰睫開始上翹,我前面的褲子開始被撐起,玉
玲似乎注意到了我身上的反應,臉色變的緋紅,頭愈發往下低,但是雙手卻還在
洗搓著我的雙腳。

  我愈發興奮,放肆地注視著她隆起的胸部,她的胸部真是迷人,又高又大,
幾乎佔據了半個上身,我不再猶豫,一只腳從她手里抽了出來,一下子按在她的
右胸上,她猛地抬起頭,用驚詫的眼楮看著我,我沒有說話,沖她微笑著,那只
腳卻沒有離開她的胸部,在她的奶子上不停地蹭來蹭去。

  玉玲又低下了頭,听憑我的腳在她的身上肆意菲薄。我又把另一只腳抽了出
來,兩只腳在她的兩個大奶子上來回的擠壓。我的大腳趾逗弄著她的奶頭,我能
感到她的奶頭變大變硬,我的眼楮又移到了她米色的誘人的檔部,于是我把一只
腳又按在了她的檔部。

  玉玲繼續低著頭,坐在那里一動不動。

  我的腳在她檔部的中間上下摩擦,我能感覺到她里面穿了一條內褲,我的腳
在她的檔部上估算著陰道的具體位置,然後加大了擠壓的力度,玉玲的呼吸開始
加粗,身體開始微微搖晃,我的大腳趾對準了她可能的要害,使勁往里擠,玉玲
忍不住叫了一聲。

  我一下子扯掉了自己的褲子,剎那間一個碩大的陰睫抖了出來,它直挺挺地
立著,玉玲驚得“啊”了一聲,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

  我說︰“把手放下來。”口氣中含著一種命令,玉玲放下了雙手,卻把通紅
的臉扭向了一邊。

  我又說︰“把臉轉過來,看著它。”

  玉玲轉過身來看著我的臉,眼光慢慢移到了我的陰睫上。

  我說︰“你以前見過這東西嗎?”

  玉玲搖了搖頭。

  我說︰“再去打盆水來,給我好好洗洗它。”

  玉玲猶豫了片刻,就出去又端了一盆熱水進來。我讓她離我近一點,她就向
前挪動了一下板凳。我一把拉過她的手,她的手很寬很厚實也很柔軟,握在我的
陰睫上,她的手本能地向回縮,但是我的力氣很大,她的手也就不再躲避,但是
微微發抖。我從床頭拽過一條毛巾遞給她,她就用毛巾蘸著熱水為我輕輕擦洗著
龜頭,她盯著我的龜頭,擦得很是專注。

  我看著她通紅的臉,問她︰“知道這東西叫什麼嗎?”

  她害羞地說︰“不知道。”

  我說︰“這東西叫大雞巴。”

  她撲哧一聲笑了。

  我盯著她的厚嘴唇,說︰“用嘴親它。”

  她立刻慌亂地搖著頭,說︰“表哥,不要。”

  我一把抱住她的臉,說︰“听話,親它。”

  她遲疑著,我就抱住她的臉往我的雞巴上靠,她的鼻子已經踫到我的雞巴,
但還在躲避,我一用力,一下子把她的臉壓在我的雞巴上,僵持了片刻,她終于
張開了她豐厚的大嘴,把我的雞巴含了進去,她按照我的吩咐,用她軟綿綿的舌
頭舔著龜頭,並且嘴唇開始上下滑動。

  我的手從她的領口塞了進去,她沒戴乳罩,我立刻摸到了她脹大的奶頭,我
用力抓捏著,同時另一只手拍打著她漲紅的臉龐。

  這時候院子里傳來舅舅的聲音︰“玉玲你洗完了嗎?”

  玉玲趕緊從嘴里吐出我的大雞巴,連聲說到︰“洗完了洗完了。”然後拿著
臉盆快步走出了我的房間,豐腴的屁股來回扭動著離開了。

  打那以後,玉玲似乎在刻意回避著我,也不再來我的房間,每次看見我她總
是低著頭。有一次我看見只有她一個人站在院子里曬衣服,就快步走到她跟前,
對她說︰“玉玲你怎麼老躲著我呀?”

  她低著頭不說話,我望著她豐滿的身材,一下子又來了沖動,趁她低著頭的
時候,一把抓住她的一個奶子。她竟沒有抬起頭,也沒有躲避,似乎早在意料之
中似的。于是我更放肆了,另一只手竟直接摸向了她的檔部,我能感覺到她檔部
中間的肉很肥很軟。

  我正在過手癮的時候,突然有一個聲音︰“表哥!”

  我一抬頭,發現我的表妹麗梅正站在她房間里的窗戶邊上看著我。我嚇得立
刻縮回了手,玉玲也連忙轉過身去繼續曬衣服。

  麗梅說︰“表哥,你過來一下。”

  我就走進了麗梅的房間。麗梅的房間我很少進去,布置的很雅致,麗梅用一
種似笑非笑的眼光看著我,我說︰“你叫我干什麼?”

  麗梅說︰“不干什麼,就是想讓你進來,別跟她在一塊。”

  我沒說話,有點生氣。

  麗梅臉色微紅的說︰“表哥你說我長的漂亮嗎?”

  其實我一直把麗梅當小孩看待,平時也沒怎麼注意她。于是,我仔細打量了
她,麗梅身材比較瘦削,身上沒幾兩肥肉,好象還沒有發育開,麗梅的長相還可
以,瘦長的臉型,眼楮不大,但眼神很凌厲,一看就知道是個厲害主兒。

  我笑了笑說︰“挺有氣質的,稱得上是冷美人了。”

  她一听很高興,說︰“剛才你跟玉玲在干什麼?”

  我笑了笑︰“那不是你應該知道的。”

  她說︰“切!其實我全明白。”

  我說︰“你明白什麼呀?”

  她說︰“反正不是什麼好事!”

  我說︰“你還分得清好事壞事?”

  她說︰“那當然,要是好事,那咱們做一做呀?”

  我一楞,盯了一下麗梅,發現她的眼神里有一種期待的神色,我一想這個女
孩膽子可真夠大,還是避開為好,就說︰“我得出去一下。”轉身走了。

  那天以後麗梅對玉玲的態度愈發惡劣,動不動就大罵,還唆使寶林跟著一塊
罵,我實在听不下去,但也不好說什麼。玉玲似乎對這些早已習慣,也不還嘴,
一味忍讓,只是對我愈發躲避。

  一天下午,舅舅舅媽都上班了,麗梅突然興沖沖地跑進我的房間,說︰“表
哥,到我房間來,我讓你看一樣好東西。”

  我懵懂著被她拉到了她的房間,我說︰“什麼好東西?”

  她指著側牆上面的一個小天窗說︰“你到那兒去,讓你看一場好戲。”

  于是我站到床上,透過天窗看去,我看到的是寶林的房間,房間里有四五個
寶林的同學正在玩鬧。

  我說︰“這有什麼好看的?”

  麗梅說︰“等著吧,好戲就要上演了。”

  說話間我看見寶林和玉玲走了進來。

  我覺得納悶︰“玉玲怎麼和一群小學生玩上了?”

  只見寶林隨手插上了門,對玉玲說︰“叫你來,是想讓你幫我們一個忙。”

  玉玲說︰“什麼忙呀?”

  寶林說︰“我們幾個同學都沒見過女人的身體長什麼樣,你得讓我們見識見
識。”

  玉玲說︰“這怎麼可以。”

  說完轉身要走,寶林提高了嗓門︰“今天你要是不滿足我這幾個哥們要求,
我他媽跟你沒完!”

  玉玲本來就很怕寶林,听他這麼一喊,就沒敢走。

  說︰“那你們想怎麼樣?”

  寶林說︰“很簡單,你把衣服脫光了,讓我們看一看,就讓你走。”

  玉玲遲疑了一下,轉身看了看那幾個同學,那幾個同學神情都很興奮,一個
個兩眼放光,等著看好戲。

  寶林說︰“趕緊脫,哥們們都等不及了。”

  玉玲解開了上衣的紐扣,脫掉了上衣,露出了白色的內衣,內衣很緊,緊緊
貼著玉鈴豐腴的上體,顯得玉玲的胸脯非常突出,玉玲又脫下了長褲,露出了白
色的內褲,並不算小的內褲緊緊環饒著她肥碩的屁股,顯得格外的肉感。

  玉玲看了看周圍,那幾個同學目不轉楮的看著,露出神往的眼神。玉玲掀起
了內衣,兩手把內衣往頭上掀,突然,一對渾圓的大奶子跳了出來,這奶子實在
夠大夠白,奶頭粉紅色,奶頭微挺。

  寶林也看呆了,直勾勾盯著那對大奶。玉玲轉了個身,又把內褲往下拽,天
那,一個南瓜般的雪白的大屁股呈現眼前。此時玉玲已是一絲不掛,赤條條地站
在一群小學生中間。

  她轉過身來看著寶林,說︰“可以了嗎?”

  寶林呆了半晌,對那幾個同學說︰“怎麼樣?看著很過癮吧?”

  其中一個同學說︰“不錯,我今天算見著女人的大屁股了。”

  另一個也說︰“我他媽今天算見到女人的大奶子了。”

  還有一個說︰“不行,我他媽還沒見過女人的逼呢。”

  寶林說︰“對,你得讓我們看看你的逼。”

  玉玲沒有辦法,就坐在椅子上分開了雙腿,露出了粉紅色的陰部。

  一個同學說︰“我也看不見呀,你把兩腿再分大點,把屁股往上抬一抬。”

  于是玉玲的陰部徹底打開了,陽光下,她的陰部是那樣清晰,我能看見她的
小穴含翠欲滴。

  那個同學又說了︰“女人的逼怎麼長這樣呀?怎麼這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
到底哪塊是逼呀?我听說逼就是一個小洞,咱們能在里面撒尿。”

  寶林就對玉玲說︰“指給我們看,哪塊是逼?”

  玉玲的手指向了小穴。

  那個同學說︰“原來這就是女人的逼呀,總說操逼操逼的,原來操的就是這
兒呀。”

  然後他對另一個同學說︰“我操你媽逼!”

  另一個同學也不示弱,用手指著玉玲的小穴,說︰“我操你媽那兒!”

  周圍的幾個人都哈哈大笑,玉玲合上了雙腿。

  這時又一個同學發話了︰“我還得看看女人的屁眼。”

  于是玉玲又轉過身去,慢慢地撅起了她碩大的屁股,越撅越高。

  寶林走上前說︰“屁眼得把屁股扒開才能看到。”

  一個同學馬上站起來說︰“我來扒!”

  他兩手抓住了玉玲的兩瓣大屁股,用力扒開,一個褐紅色的屁眼顯露出來。
他說︰“操!女人的屁眼也沒什麼兩樣!”

  其他人也都圍了上來,他們在玉玲撅著的大屁股的四周圍成了一個圈,其中
一個人煞有其事地拍著玉玲的大屁股,說︰“這屁股不錯,能賣個好價錢!”

  另一個人則在玉玲的陰部來回摸索著,玉玲要直起身來,寶林一把壓住她的
背,說︰“難得我哥們今天高興,你就再忍耐一會吧!”

  于是有五六只手在玉玲的陰部摸索著,他們摸摸這兒,捏捏那兒,哪兒都覺
得新鮮。玉玲哈著腰,大奶子垂了下來,來回的搖擺,這時有人已經開始摸她的
奶子了,他們把玉玲的奶子纂在手里來回揉捏,有一個還要解開褲子要在玉玲的
逼里撒泡尿。

  玉玲一下子站了起來,說︰“這回總該完了吧?”

  他們說︰“你得讓我們吃大奶。”

  玉玲沒辦法,只好坐下來,于是他們一個接一個地,叼著玉玲的大奶子玩命
的吸,最後總算讓玉玲穿上了衣服,放她走了。

  這一幕看得我心驚肉跳,當我回過神來,發現陰睫早已經是撅得高高。

  麗梅好象早就發現了,她不時盯著那個地方,說︰“怎麼樣?這場戲精不精
彩?”

  我說︰“這是你導演的?”

  她笑了笑︰“你就說好不好看吧?”

  我說︰“現在的小孩真是不得了。”

  麗梅突然用手抓住了撅起的陰睫,說︰“表哥,你這兒怎麼這麼高呀。”

  我驚呆了,麗梅趁機解開了我的腰帶,抓住我的外褲內褲使勁往下一拉,我
的大雞巴立馬蹦了出來,麗梅握住我的雞巴,說︰“表哥,這個叫什麼呀?”

  我不能自制,說︰“雞巴!”

  麗梅扒開我的包皮,盯著我粉紅色的龜頭,說︰“表哥的雞巴真好玩。”

  她來回套弄著,不停的說︰“表哥的大雞巴真好玩!”

  一會她湊上了小嘴,伸出了小舌頭舔著龜頭,我再也無法控制,一股熱流噴
薄而出。

  當暑假結束我要離開老家的時候,我對玉玲說如果在這個家呆不下去就來找
我,我會幫她找份合適的工作。但是她一直沒有找過我,後來我听說她嫁人了,
婚後的生活很幸福。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