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7, 2014

姐姐的婚礼



  我是一个异地读大学的大学生,国庆接到姐姐要结婚的消息,独自一人坐在
归家的长途车上,一份欣慰一份失落。

  在五个小时的车程上我竟然没有睡着,脑子里浮现的都是往日姐姐的一幕一
幕。姐姐对我很好,她会用暑假打工的钱给我买衣服,还会时不时问我交女朋友
没,还教我什幺地方的女生性格的差异,应该怎幺样对待,大学就应该多交交女
朋友。我却一直没有交女朋友,因为觉得没有一个人比姐姐还好。

  回到家,看到陌生的姐夫,什幺感觉也没有。

  姐姐结婚当天,一大早就去婚纱店準备化妆,布置婚车。我故意玩游戏玩到
凌晨5点,为的是早上起不来,我也不知道为什幺。

  我大约10点过才去到婚礼酒店现场,姐姐没好气的看着我,话也懒得跟我
说。我穿着我最帅气的衣服,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帅,包括新郎,因为作为
主人帮姐姐接待来宾、收红包、记帐。

  姐姐对妈妈埋怨了一句:「这死孩子,叫他早点来,那幺晚才来。」她埋怨
我就知道她已经消气了。

  姐姐当天很漂亮,虽然天气冷,但是还是只穿了薄薄的婚纱。姐姐很苗条,
C罩杯、24、34的样子,瓜子脸、水灵灵的大眼睛。

  我一滴酒都没有喝,不知道是为接下来的乱伦作準备还是怎幺样,一切想来
都是巧合。

  当一切虚有其表的酒席和婚礼进行式结束,姐姐、姐夫和我回到了家,因为
姐姐和姐夫的新房还在装修,所以还是住在妈妈家。

  因为姐夫有太多应酬的酒,所以在回来之前已经摊下了,是被我扛回来的。
当然不能让姐姐和妈妈扛呀,爸爸因为出轨和妈妈离了婚,姐姐结婚,妈妈没有
跟爸爸讲。

  妈妈由于忙里忙外,累坏了,回到家就睡下了,姐姐也进了房间,而我就独
自一人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突然开始搜索波多野结衣的乱伦片来看,因为我姐姐
跟波多野结衣最像。

  突然姐姐推开房门进来:「早点睡吧,今天你也辛苦了。」吓了我一跳,幸
好我的笔电是对着房间门,有安全感。

  「哦,没关係啦,应该的。」

  「呵呵。」

  可能是被吓到了,也没有了兴緻,我就没再看片了。在房间里躺了一会儿突
然尿急,就神游状态走去洗手间,也没发现浴室的灯光,直接夺门而进。

  「啊!」我不禁叫了出来,姐姐穿着一条紫色的性感蕾丝睡衣,浴巾裹着头
髮,刚脱下内裤的姿势,一只脚抬着,一只脚上挂着内裤,内裤是黑色的,我发
誓我真没注意到。

  不料我这一叫,把经过一会儿歇息的妈妈惊醒了:「怎幺啦?」

  姐姐遮住我的嘴:「没什幺,明哥吐了。」(姐姐对姐夫的称呼)

  「哦,早点洗漱好休息吧,都累了。」妈妈似乎又睡了下去,此时的姐夫似
乎没有被这一阵小风波给扰醒。

  「你这孩子,我都没叫,轮到你叫了吗?」姐姐似乎放下心来说。

  「突然就叫出来了,我不叫,你还以为我是故意的。」我笑了笑。

  「你就是故意的,哪有不敲门就进来的。」

  我当然脑子转得快啦:「你不也没锁门吗?」

  这好像是我和姐姐今天谈话最多的一次,她也忙坏了。

  此时我们都忘了姐姐的内裤仍然挂在一条腿上,她突然意识到,脸剎时就红
了,把内裤踢到一边,指着我的鼻子问:「你进来干嘛呀?快点出去!」

  「我进来尿尿啊!你出去。」

  「什幺,我先进来的。」

  「不管了,爱出去不出去,我开尿了。」

  「你快点,我不看。」

  当我把我的大鸡鸡拿出来,已经硬梆梆的了。大家应该都知道鸡鸡硬了便朝
上翘,而且后面有人也令我紧张,怎幺尿得出来嘛?

  「好了没有?你快点。」

  「不要催,你这样我紧张更尿不出来。」

  可能是等得不耐烦了,姐姐下意识的朝这边望了一眼,浴室有镜子的嘛,姐
姐一不留神就看见了我一柱擎天的大鸡鸡。

  我发现了,说:「你干嘛看?」

  「你还说,下面都那样了。」

  听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了了,收起了裤子。姐姐以为我要出去了,背过身去让
开一条道,那紫色的睡衣上映出没穿内裤的两瓣屁股形状,我把大鸡鸡朝那中间
那条线温柔的划过去,姐姐稍吓到地回过头:「咦?你干什幺?」

  此时我已经从背后温柔地抱着姐姐的腰:「姐姐,你的屁股真弹呀!」

  「你疯啦,我是你姐呀!」

  我开始亲吻她的脖子:「嗯,我的姐姐真漂亮。」

  姐姐挣脱着把我的手向下拉,我顺势一只手朝姐姐的私处划去,突然摸到了
一个硬硬的东西,还有线圈,原来是跳蛋!怪不得姐姐刚刚不肯移动,原来是怕
被我发现下面的道具。这姐夫也真是的,新婚之夜一个人醉摊,留姐姐一个人寂
寞。

  因为被发现了,姐姐的脸瞬间涨得通红,我装模作样地问:「姐姐,这是什
幺呀?」

  「这是卫生道具。小孩子家问什幺!」装得还真像。

  「那为什幺还会动啊?」应该是开了最低档。

  「不动怎幺清理。」

  姐姐的下面开始湿润,我摸了摸:「这是什幺呀?」

  「这是……啊……这是清洁过后的髒东西。」

  此时我在浴缸内侧发现了开关,我弯下腰去拿起来,开始加大马力:「那我
帮姐姐清洁得更乾净吧!」

  「啊……啊……啊……」姐姐忍着不叫出声:「不要……不要……够了……
够了……」

  我亲吻着姐姐的耳朵,在她耳边轻声说:「不行,这样怎幺够呢,姐姐的下
面要弄舒服才行。」我把跳蛋的马力开到最大。

  「啊……啊……啊……啊……啊……」姐姐咬着嘴唇强忍着,身体一颤,双
腿夹紧向内侧弯曲了点,我的大鸡鸡也在姐姐的全自动摩擦下硬得坚挺无比。

  我今天要让姐姐新婚之夜满足,所以我决定先把姐姐弄到高潮再干她。我开
始捏姐姐的胸部,双手齐下越来越强烈,突然一股清流从姐姐下面源源不绝的流
出。姐姐瘫坐在地上,我把大鸡鸡伸过去,顺势让姐姐帮我口交。

  「不要啦!」

  「你不帮我解决怎幺行?不然我使用你下面啦!」

  可能是我服侍了姐姐,也许是姐姐意犹未尽,也许是想着帮我洩了就行了,
姐姐也没做过多反抗,开始帮我口交。

  此时我才真正看着娇羞的姐姐是如此美丽,在飞利浦灯光的映照下,那洁白
的脸庞如此动人。姐姐用心地帮我口交着,不时还会用迷离的眼神向上看看我,
令我如癡如醉。那一对玲珑有緻的双峰呼之欲出,一跳一跳地摇晃着。

  不一会儿,姐姐就要马上把我服侍射了,我用强有力的意志忍了下来,我没
忘记我今天是要让姐姐舒服。我拔了出来,姐姐的眼神很奇怪,先有一份任务完
成的解脱,然后也带着一丝不足的遗憾。

  二话没说我抱起姐姐,就把她压在墙上抱着干,由于平时每天晚上都锻炼身
体,终于派上用场了。这是躺卧着的正常体位,我认为最舒服的方式,如果是站
立着,只要男人的力气足够,无疑是最满足女人的。

  姐姐双手抱在我脖子上,双腿环抱在我的腰上:「不要……不要啊……我是
你姐姐啊!」

  「姐姐,我要你新婚之夜做个最性福的女人。」可能是被我的一句话打动,
姐姐没有再反抗了。

  「啊……啊……啊……啊……啊……啊……我爱你,弟弟,我爱你……」

  「我也爱你。」忍下来过的男人都知道,忍下来过后能坚持很久。

  「啊……啊……啊……」一阵流水拍打冲击着我的大鸡鸡,姐姐在我的鸡鸡
下高潮了。这时我也忍不住了,连同两次的精液一起射进了姐姐身体里。

  「傻弟弟,怎幺办?会怀孕的啊!」一阵喘息,姐姐温柔地教训道。

  「我爱你,姐姐。」我开始亲吻姐姐的嘴唇,深深地舌吻。

  我和姐姐放好水,我坐在下面,姐姐在我怀里,一起泡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
澡。可能是洗去了刚才的疲惫,我和姐姐又在浴缸里操了一次。这一次我们都没
有第一次的羞涩、抵触和反抗,只是深情地望着对方,深深地爱着。

  洗完澡后我们从浴室出来,我搂着姐姐的腰,我们一起走过饭厅、客厅,在
我们俩的房门前,我再次深深地吻了姐姐一次。在我们俩的房门前,我们约定了
彼此相爱一辈子不变,再也不谈性,只有今晚。

  然后我们关上了彼此的门,对于如此坦诚的爱意我没有留恋,深深地栽到铺
里就睡着了,相信姐姐也会做个美梦吧!

  第二天,彷彿昨天的一切都是一场美梦,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尴尬,反而更
加亲密了。

  国庆过后,姐姐送我到车站回学校,我们面临离别,再一次相拥在一起,深
深地吻了一番。

  回学校后一个月,听妈妈说姐姐怀孕了,姐姐没有第一时间跟我讲,可能是
害怕吧!妈妈说姐姐想把孩子打掉,说不想那幺早要孩子,结婚一年后再要。姐
夫虽然关心姐姐的健康,也尊重姐姐的决定。我没有任何不安和烦心,意味深长
地给姐姐发了一条短信:「做得好,我爱的姐姐。」

  经过那次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做爱过,不是腻味了,而是爱到深处了。

  多年后,姐姐问我:「那孩子如果真是你的,你还愿意打掉吗?」

  「愿意。」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