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8, 2014

為人母真不易(真實的亂倫)(愛面子的媽媽)

  好多年前的事了。

  我是家中的長子,有一個比我小三歲的弟弟。弟弟身體一向不好,又比我小,
爸媽對他的關愛自然也就多些。可我小時候總以為爸媽偏心,對我不如對弟弟好,
因而心懷怨憤。可能因為這樣,自小我就很叛逆,孤僻不合群,脾氣還很爆躁。

  我難得有讓爸媽滿意的事,經常和他們作對,惹他們生氣。對此爸媽也是無
可奈何。唯一能讓他們感到安慰的是,我的學習成績還算好。讀書我是很用功的,
這是因為我要讓爸媽知道我比弟弟強。

  到了十二三歲的時候,我對女人逐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自慰從偶爾發展到
天天要。但是自慰並不能真正滿足我,我渴望真正的性交。而在那時社會和學校
還很保守,象我那個年齡追女孩子可是件了不得的事,會惹人在背後指指點點。

  虛榮心很強的我當然不願做那樣的事。再說我的古怪性子也是不可能得到女
孩子歡心的。我只得苦苦熬著,希望能早日長大找老婆。

  不知何時起,媽媽漸漸把我吸引住,後來我竟把她作了性幻想對象。剛開始
我也會有罪惡感,每次完事後總會感到內疚。而差不多兩年後罪惡感就逐漸消失
了,那時候我迷戀媽媽已到了狂熱的地步。

  媽媽相貌端莊秀氣,容顏清秀,氣質典雅,穿起旗袍與高跟鞋時更是優雅動
人。媽媽臉上雖已有些許歲月留下的痕跡。可她白晰的膚色、凹凸有致的玲瓏身
段,特別是那成熟女性的風韻已使那時的我為之傾倒。

  每當回想起那些日子我都會心跳不已,我是那麼想和媽媽做愛,用想到發瘋
來形容也毫不為過。這輩子曾使我真正神魂顛倒的女人就只有媽媽。

  想歸想,可那時我絞盡腦汁也想不出有什麼辦法一嘗所願。無奈之下我只好
拿媽媽的貼身衣物稍以慰解了。

  後來,我還想偷看媽媽的身體,可總沒機會。當時我並不知道,因為太迷戀
媽媽了,所以有時候會在媽媽面前失態。盡管我從未對媽媽說過、做過什麼,可
媽媽已對我有所警覺,總提防著我些,怕我做出什麼丑事來。這也是我長大以後
回想起來才明白過來的,當時卻真的懵然不知。

  一個星期天中午,機會好象來了。

  兩點多大家還在睡午覺的時候,媽媽起床換衣服準備出去,可能她想到其他
人還在睡覺,她只是隨便把房門掩上,也沒插上門栓,結果門又自行打開了一條
小縫隙。我剛好起床經過她房間,就從門縫看到媽媽背對著門在換衣服。

  我不由一陣狂喜,片刻猶豫後就貪婪地注視著媽媽的身子。盡管只看到媽媽
裸露的上背,可已使我如痴如醉了。媽媽穿好襯衣,就在準備換褲子時,忽然間
意識到什麼,猛地回過頭來,我卑鄙的行為就被發現了。我忙逃回自己房間……

  媽媽出去沒多久就回來了,我不敢正視她,可也感覺到她的慍怒。我心亂如
麻,頭腦一片空白。好不容易吃完晚飯,就匆匆出門回學校自修。

  在學校一整晚,我一點書也沒看進去。直覺得這樣的事太丟人了,感到沒臉
見人。

  後來又想到媽媽如果告訴爸爸的話,爸爸可能會把我打死。而我更擔心的是
爸媽會不會讓親戚朋友也知道這事(當時我真的很幼稚)。

  我不禁想到「如果這樣的話,把我打死更好。」

  當晚回到家時,爸媽都還在客廳看電視。媽媽緊繃著臉,看也沒看我,可從
爸爸臉上卻看不到一絲不快。我稍稍松了口氣。接下來幾天,什麼事也沒發生,
媽媽也沒找過我訓我,而且慢慢的又有和我說話了。我總算放下心來。

  這事過後,我迷戀媽媽依舊,而且膽量也大了些。中午當媽媽一個人睡的時
候,我會去偷看她的睡姿。剛開始只是站在房門看,後來就進房站在床邊看。

  那天中午,我又去偷看。看著熟睡的媽媽,我真想不顧一切地撲上去。不知
為什麼,我忽然覺得解開媽媽睡衣看看乳房應該是可以的。于是,我輕手輕腳的
爬上床,去解媽媽睡衣的鈕扣。我剛解下一顆,就在動手解第二顆的時候,媽媽
被我弄醒了,我沒命地逃了出去。媽媽醒來時又驚又怒的神情我至今記得。

  不過這次,我沒上次那樣害怕了。果然事後什麼也沒發生,只是媽媽對我冷
淡了些。由于媽媽的「縱容」,我的膽子更大了。我當時想就算我做出更出格的
事,媽媽也不會對我怎樣,也不會讓其他人知道的。我甚至有了強奸媽媽的念頭,
只是一直沒想出什麼好辦法,也未能下定決心。畢竟我還有些害怕爸爸。

  這年放暑假沒幾天,爸爸(他是個老師)就帶了學生去參加夏令營。我感到
有機會了,不由十分興奮。可在爸爸走後好幾天我還沒想到該如何下手,眼看他
就要回來了,我不禁很生自己的氣,暗罵自己沒用。

  那天晚上,媽媽在廚房煮藥我至今不知道是什麼藥,可能媽媽那天中暑
了,又可能是調理身子的藥。我忽然想到,或者我可以用安眠藥把媽媽迷翻了,
而安眠藥爺爺家就有。想到這我興奮不已。

  當從媽媽那證實了藥是她的後,我忙跑去爺爺家找安眠藥。爺爺經常失眠,
家中備有安眠藥。

  去到爺爺家時,爺爺出去和牌友打撲克了,而奶奶在家中正忙著弄那些飼養
的雞。我跟奶奶撒了個謊,說到同學家玩順道就進來坐坐。奶奶和我扯了幾句家
常後,就繼續忙她的了。

  我趁機溜進房間,找到那安眠藥也沒細看,匆匆倒了五粒就跑回家去。

  回到家時,媽媽那藥還沒煲好。我就盤算該下多少粒藥才行。我知道多下可
能會致命,而下得少又沒效。後來想到平時爺爺都是吃一粒的,那麼我下三粒大
概就可以了。打定主意後,我就趁媽媽不在廚房時候偷偷下了三粒到正在煲的藥
里。

  下藥的時候我很激動,既興奮又有些害怕,那一刻是令人難忘的。很快藥就
煲好了。媽媽倒起一碗喝了。

  喝後沒多久,媽媽就顯出很困的樣子,她象是感到很奇怪,可也沒說什麼就
回房睡下了。

  媽媽睡下後約半小時,我努力使自己平靜了下來,雖還有些緊張,可並不怎
麼害怕。當看到弟弟仍在房間沉迷于武俠小說後,我就悄悄地閃進媽媽房間,輕
手輕腳的把門鎖上。

  房里很黑,媽媽的鼻息依稀可聞,房中的香水味和媽媽的體香使我明白得到
媽媽不再是夢。我按捺著激動的心情打開了台燈,慢慢爬了上床。

  媽媽酣睡在床上,我用力擰了擰媽媽的臉頰,又拍了拍她的身子以確定媽媽
真的被藥倒了。這個時候,我竟有些不知所措,就象小孩子突然得了一筆巨款一
般。我想我應該抱著媽媽吻她、脫她的衣服。可不怎的我忽然有些象是不好意思,
覺得有些別扭,而且還興奮不起來。

  猶豫了一會兒,我脫掉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依在母親身旁輕輕地撫摸她一
頭秀發,望著她輕閉的雙眼、小巧的雙唇,我忍不住的將自己的嘴巴靠了過去…
…(親到了……我親到了……)我心里不住的狂喊。

  母親柔軟的嘴唇給我前所未有的沖擊……我像只貪婪的采蜜蜂不停地吸吮著
母親的雙唇……我邊吸邊嗅著從媽媽口中傳來淡淡優酪乳的清香,舌頭則不停的
想撬開媽媽緊閉的牙齒,這種即將可以為所欲為的從容,讓我享受到了更大的快
感……

  母親原本緊閉的牙齒,終于被我給頂開了,舌頭穿越了那潔白的牙齒接觸到
的是媽媽更柔軟的舌頭,我嘴巴貪婪的吸引著媽媽口中淡淡的香氣,兩只手則開
始不安份的在媽媽身上移動著……

  由于是夏天,媽媽穿了件銀白色的緞面長裙,還頗有些透明,隱約可以看見
媽媽里面只穿了條內褲。媽媽的上衣是傳統而不失花俏的藍緞子對襟旗裝,上面
是絲質盤結鈕扣,這原本是中國女人極為傳統的樣式,但不知怎麼,穿在心愛母
親的身上卻有著讓我無法抗拒的性感吸引力……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情有獨鐘
吧。

  我小心地掀起媽媽的裙裾,媽媽雪白而豐腴的臀部盡現眼底。我伸手將媽媽
的白色內褲向下脫去,一直脫到腳踝,而長裙卻依舊讓她穿著,只是把那迷人的
地方露了出來。此時,我閉著眼楮忘情的不停吸吮著,舌頭也不斷的在媽媽的口
里翻動著。

  突然,媽媽呼出了重重的鼻息,嚇得我連忙睜開眼楮……一看媽媽仍然安穩
地睡著,像個睡美人一樣,心里放心了不少,同時也更加的沖動……

  看著熟睡中美麗的媽媽,我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決心(媽媽,我要徹底的征服
你!……)。

  我伸手一顆顆解開母親上衣的鈕扣和胸罩……看著那小巧的乳頭仍然凹陷在
乳房里,就像此時熟睡媽媽一樣的,我不禁地用手指撥弄著……然後看著它慢慢
地酥醒,直到完全的挺立在乳房上……

  我忍不住的低下頭去開始認真地吸吮著,並不時用舌頭來回撥弄著,雙手不
斷揉捏著媽媽的乳房感受著掌中的溫度與彈性……同時也發覺手掌中傳來媽媽逐
漸加快的心跳……我望著媽媽的乳房發楞著,幾乎忘記了接下來要干什麼……

  不是我膽怯,而是被眼前的美景所迷惑了︰淡紅色乳暈長在渾圓結實乳房的
最尖端,我用舌頭舔了一下,抬起頭看了一下媽媽,發覺她仍舊熟睡著于是更加
壯了膽,將媽媽整個乳頭含在嘴里吸吮……兩只手也沒閑著的用力搓揉著……

  漸漸地,媽媽的乳頭甦醒了,直立立的站在乳暈上,吸吮著媽媽變硬了的乳
頭,我變得更加的興奮貪婪,左右兩邊不斷的用我的舌尖來回舔著,另一方面則
享受著媽媽的乳房在雙手揉捏中所傳來的陣陣波動……

  我吻吻媽媽的手、手臂,後又吻媽媽的腿,並順著一直吻下去,連她的雙腳
也不放過。我曾發誓如有機會我一定要吻遍媽媽身上的每一個地方,現在我就要
實現它。吻著吻著我越來越興奮了,心中的牽礙慢慢沒了。我熱烈地親吻著媽媽
雙唇,再脫去她的衣服,細細把玩著雙乳。媽媽的乳房有些微微下垂,這種成熟
的肉感讓我愛得發狂了。我用力地親著、咬著,用勁地揉捏著,直想給吞進肚里
去。此時,我真的是已經興奮到了極點……

  終于忍不住手也開始游移到了媽媽結實而又飽滿的陰阜上……望著媽媽溪縫
頂端的陰蒂,小豆豆正害羞地半露出頭來(哇……原來媽媽在昏睡中不是沒有感
覺的……)

  我加緊的用舌頭快速的來回撥弄著媽媽的陰蒂,並不時的用嘴唇含住上下拉
扯。漸漸地媽媽那塊神秘地溪谷慢慢的濕潤了起來,大陰唇也像一道被深錮已久
的大門緩緩的倘開,而小陰唇則像一朵盛開的玫瑰正嬌艷綻放開來。

  就在花蕊的中間,我見到了十四年前的來時路,在路的盡頭則是我心想神往
的安樂窩,看著媽媽粉嫩的桃花源口,我證明了我的想法︰爸爸根本不懂得好好
開發媽媽的這片聖地。

  伏在媽媽的大腿之間,我貪婪探索那層層相疊的秘肉,漸漸地,媽媽的淫水
越流越多,我則像是沙漠中饑渴的游人貪婪地想干。此刻,我口中滿是媽媽滑嫩
香甜的淫海 喬懷淙怕杪枰亟乩鎰釧餃說鈉  ?br] 我好奇地凝視
著對我來說充滿神秘的女人私處。不住拔弄著、打量著。媽媽私處的酥香使我再
也難以克制,一個挺身,我壓到媽媽身上,握著肉捧迫不急待地就要進入……

  原以為是件很容易的事,可第一次的「入侵」我是滑來滑去費了好大功夫才
成功的,當我趴在媽媽那白皙而又略顯豐腴的身體上,挺起肉捧慢慢頂入媽媽的
嫩肉穴,只听輕微的一聲「噗」,兩片蚌肉軟軟的張開,柔弱地迎接了她「主人」

  的回歸。

  進入後我停了下來,我覺得媽媽那已經有些松弛的陰道里暖暖的,一種濕滑
柔軟的感覺緊緊抱擁著我的寶貝。享受著媽媽身體上最珍貴最美妙的「資源」,
那滋味很美,是一種極端瘋狂的佔有和滿足感,而這時熟睡的媽媽象是也輕聲呻
吟了一下。

  在細細品味過剛進入的滋味後,我就抱緊媽媽的身體,來回用力抽動起來,
我只覺得媽媽里面是越來越滑,越來越舒服。而我是越來越興奮,動作越來越大,
大力抽插著母親的陰道,不時發出「唧、唧」聲。

  我越插越快、越插越猛,龜頭不停「咕、咕」猛力撞擊母親的子宮,陰囊不
斷「啪、啪」打在母親的陰唇上,那動人的聲響真是一首美麗的交響樂,欲火爆
發的我已經顧不得母親會不會被我「搞」得醒過來……

  我緩了緩自己的動作,想讓自己睡夢中的母親感受一下我這根長的肉棒所給
她帶來的滿漲感,沒想到媽媽似有感應似的輕蹙著眉頭,從口中輕輕地吐了一口
氣,嘴角似乎也無意的露出滿足的微笑……

  「啊……媽……你的子宮又在吸我了……啊……啊……」

  看著媽媽如此,我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舞,開始不斷來回的抽送,媽媽的小
穴緊緊的箍著我,小穴內的嫩肉刮著我的肉棒,真的好舒服,我的動作愈來愈大,
好幾次差點整只滑出來,但就在快滑出來的時候,龜頭後面的肉溝又被媽媽的陰
道口給含住,除了有煞車的作用外還有著被緊箍的感受。

  我將媽媽的兩只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下體的動作也愈來愈激烈,由于媽媽
的臀部此時正高高的抬起,相對地我也就插得更深,而龜頭用力一挺,整個頭進
入到了子宮里面,媽媽的子宮頸緊緊的包著我龜頭後的肉冠,里面似乎有著極大
的吸力,像嘴唇似的不斷吸著我的龜頭,一股極大的快感沖上腦門,我像發了狂
一樣,不斷的抽送著……

  低頭看著媽媽的嫩肉隨著自己的肉棒不斷的翻進翻出,心里有著極大的成就
感……

  望著沉睡中的母親,原本輕蹙的眉已經解開,換成的是滿臉的紅暈,真的好
美,自然我也沒放過媽媽那隨著身體作韻律波動的乳房,兩只手緊緊捉住不停的
揉捏著,還不時的用手指來回揉捏著硬挺的乳頭。我大力的抽送著,享受著肉棒
在媽媽柔軟濕潤的陰道內抽插的快感,而媽媽的身體也開始不安的扭動著,隨著
肉棒所刮出來的淫水也愈來愈多,依然熟睡不醒,我漸漸地愈來愈大膽……

  伏在媽媽柔軟的乳房上面拼命的吸著乳頭,還不時的輕咬著它……下體的動
作也逐漸瘋狂了起來……雙手離開了母親的乳房,移到了媽媽的背部,我緊緊的
抱著她,用臉頰不斷磨蹭媽媽堅硬的乳頭,媽媽呼出的鼻息也愈來愈重……

  「嗯……嗯……」媽媽開始無意識的輕呼著。

  我改換肉棒運動的方式,緊緊的抵住媽媽的陰阜,開始用力磨擦著,原本前
後抽動的肉棒變得像杠桿一樣在母親的陰道內上下翻動,這帶給我無比刺激,肉
棒感覺像是在翻攪著柔軟的肉泥一樣。

  「媽……好舒服……啊……你的肉穴真的……好溫暖……好濕潤……」

  母親的感覺似乎變得更加的強烈,原本柔嫩的陰蒂被我陰毛刮得硬了起來,
望著母親愈來愈紅潤的臉頰,似乎她正在享受這夢幻般的快感,殊不知,此時趴
在她身上的不是夢境里的人物,而是與她朝夕相處的親生兒子。

  「嗯……嗯……」媽媽呼氣的聲音愈來愈重……就在此時,我突然感到媽媽
的陰道開始不規則的痙攣,我知道媽媽快要高潮了,于是更加努力的磨擦著……

  「啊……啊……」從媽媽的喉頭間吐出了長長的一口氣,我感到媽媽柔軟的
陰道開始一陣一陣規律的收縮著,突然,一道暖暖地液體毫無預警的沖向我的龜
頭,馬眼被這突然一沖。

  「啊……媽……兒子……忍不住……了……」

  在媽媽陰道規律的運動下,我再也忍不住的向媽媽的子宮深處射出了濃濃的
精液,靜靜地享受著媽媽淫液如潮水般的沖刷我的龜頭和律動……

  可惜媽媽生完弟弟以後就接扎了,我的無數優良種子只能是白白浪費了。不
知為何,想到這點到讓我微微有些感到有些遺憾!不過這樣也好,我今後可以隨
心所欲的干她,永遠不怕鬧出什麼難以收場的事來。

  良久良久,我不舍地抽出母親陰道里早已軟掉的肉棒……望著母親陰道口緩
緩流出的精液,我匆匆穿好衣服就回了自己房間。弟弟可能看到我神色有異,看
了看我,但也沒說什麼,隨即又低頭看他的小說了。我去沖了個涼,再回房里躺
下睡覺。可怎麼也睡不著。我不怕爸媽打我,只怕這事會讓其他人知道。而我的
內疚感很快也消失了,因為我一直都以為爸媽對我不如對弟弟好,所以對爸媽總
有些怨恨。這時候我心里很亂,既怕會讓人知道,也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惡心。

  最後我爬了起來,給媽媽寫了張條子︰「對不起媽媽,請你不要告訴別人。
我保證以後不再做了。」

  當時我是真的不想再和媽媽有性關系的了。

  寫好後,我就把條子放到媽媽床頭。第二天醒來時已十點多了,我回想著昨
晚的事,好象做夢一般。正當我想著媽媽不知道會怎麼樣的時候,就听到弟弟在
房外和媽媽說話。弟弟問媽媽怎麼沒去上班,媽媽無力地回答說不舒服請了假,
然後又回房里了。

  那天中午飯是弟弟弄的,媽媽也沒和我們一起吃。到了下午,媽媽上班去了。

  晚上回到家里,如常地洗菜做飯,象是什麼也沒發生過。

  吃飯的時候,我和媽媽互相回避著對方的眼光。我偷偷看了看媽媽,顯得有
些憔悴,但臉上也沒什麼特別的神色。我放心了,知道不會有什麼事了。

  幾天後,爸爸回來了。在爸爸面前,媽媽竟也會主動和我說話,可當剩下我
們兩人時,她就不會和我說話了。當然,這樣的時候是不多的。我對這樣的關系,
卻也不覺得怎麼尷尬。做過那事後,剛開始我是真覺得很惡心,以為以後也不會
再想了。

  可沒過一個月,我又重燃對媽媽的欲望,回味著那晚的境況。我再次被肉欲
征服,想再次得到媽媽。可家里總有其他人,我一直找不到機會。

  就在暑假快完了的一天晚上,機會來了,爸爸和弟弟都出去了,只剩媽媽在
廳看電視。

  我再也忍不住了,上前抱住媽媽不住地吻她,還在她身上亂摸,想強行來。

  媽媽堅定地拒絕著我,用盡力氣反抗。我們糾纏了約一個小時,我覺得很難
得手,也怕爸爸、弟弟會回來,于是就放開了她。

  過了沒幾天,有一個星期天下午爸爸回學校準備開學的事,弟弟也出去玩了。

  在弟弟出去沒多麼,媽媽也要出去,我想她是害怕和我單獨相處,可我把她
攔住了,在她房里再次向她強行求歡。

  這次我比較粗暴,把媽媽的衣服也給扯爛了。就在我們拉扯得最激烈的時候,
忽然听到有人用開門進來。我嚇得猛地翻身下床,抓上衣服就要往外跑。

  沒想到媽媽一把扯住我,低聲說道︰「你瘋了嗎?就這樣出去。」

  我才猛然醒悟,房門正對著大門,我一出去就會和進來的人撞個正著,我這
個樣子誰都明白是怎麼回事了。而這時候,我們也已听出進來的是弟弟了。我不
禁松了一口氣。我看看媽媽,只見她臉色發白,把一件衣服抱在胸前,死死地盯
著房門,很緊張的樣子。

  這時候我明白了,媽媽是和我一樣怕被別人知道的。在確定弟弟已回房間後,
我才整理好衣服走出房間,再裝著剛從廁所出來的樣子。盡管又失敗了,可我卻
很開心,我已想到了得到媽媽的辦法。

  當天晚上大家都睡下後,我毫無睡意地躺在床上。等到過了午夜十二點,我
爬了起來,輕手輕腳的來到爸媽房前。爸爸鼾聲大作,已睡得很香。爸爸睡熟後
是不容易醒的。我大膽地走了進去,來到爸媽床前。借著窗外微弱的星光,我打
量著睡熟了的爸爸媽媽。爸爸睡外邊,媽媽睡在里面。

  這時候,我最方便觸摸、也最安全的就只有媽媽雙腳了。我低下身子,用手
輕輕地撫弄著媽媽雙腳。很快,媽媽就被我弄醒了。當她發現是我的時候,嚇得
不得了,忙擺手制止我,並想把雙腳抽回。我可不管那麼多,我用力地握住她的
雙腳不讓她抽回,後來還挑釁地用鼻子去聞。

  媽媽見我這樣竟顯出有些難為情的樣子。媽媽雙腳很好看,只有淡淡的味兒,
那味兒聞著不覺得臭,反而覺得很好聞。我見媽媽這樣,就想繼續逗她,同時也
想著討好她,當然也是因為覺得她雙腳惹人愛,于是我就不住親著、舔著她的腳
了。

  這一來媽媽是又羞又急了,她掙扎著坐了起來,盡量裝出嚴厲的樣子,低聲
罵我︰「你不要命了?」

  我也低聲回答說︰「媽媽,我實在忍不住了,你別出聲!」

  我用手指指指熟睡的父親,然後又放在嘴上做一個「噓」的動作,媽媽堅決
的搖搖頭,我也用毫不妥協的目光盯著媽媽,輕聲說︰「難道你要等到爸爸醒來,
再讓他知道上次的事嗎?」

  媽媽被我嚇壞了,用哀求的眼光示意我離開。目光對視了一會兒,媽媽終于
低下頭,喃喃地說︰「你要我死嗎?」

  「放心吧,爸爸睡覺向來和死豬一樣!小聲點,很快就完了」

  相持良久,媽媽不在做聲,看來媽媽默許了,我得意的看著熟睡的父親,開
始脫自己的褲子……所幸爸媽的床很寬,能讓我縱情馳騁,我上床從背後輕輕地
抱住母親,把小弟弟緩緩頂入她的蜜穴,看著她泛紅的臉龐,我胸膛感受到她急
速的心跳……

  此時,我可以感覺到,在母親陰道里的肉棒又開始快速漲大……

  于是我先是慢慢的抽送,母親陰道內的皺褶不停的刮著我的肉棒,那種淫靡
地快感使得我開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而母親的呼吸也開始渾濁了起來,我知道母親也同樣的有感覺……

  我像發了狂一樣吸吮著母親光滑的後背,下半身更不停的抽送著,而且愈頂
愈大力、愈頂愈深,感覺上肉棒好像穿過了母親的子宮頸,母親的牙齦突然咬了
一下,極力壓抑那難以克制的情欲,在我大力的抽插時,媽媽始終緊張地看著父
親,不斷從喉頭里輕輕地吐氣,我龜頭上更傳來一陣陣像被嘴巴吸吮的感覺……

  在父親那有規律鼾聲的伴奏下,終于我再也忍不住了……

  在一陣瘋狂地沖刺後,我將自己所有的種子噴射在母親的子宮里面……

  射精後,我點上一支煙,靜靜地伏在媽媽身旁休息,不知不覺閉上眼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被媽媽輕輕搖醒,看著媽媽因一直擔驚受怕而紅腫的雙眼和憔
悴的面容,讓我憐惜不已。

  「我愛你,媽媽!」

  我輕輕的吻了她一下,偷偷溜回了自己房間。經過那個晚上,我知道想要媽
媽不再那麼難了。可我一直也等不到機會。轉眼就開學了,我升讀高二了。

  有一天吃晚飯的時候,爸爸說他晚上要值班。我不禁一陣狂喜,也暗罵自己
笨蛋。我怎麼就沒想到,爸爸每個星期都要值一個夜班的,弟弟也回學校晚自修,
那不就是機會嗎?

  我不動聲色地吃過飯就回了學校。在學校里熬到七點多的時候,我就向老師
請假說不舒服,然後就騎車飛一般地趕回家。媽媽見我突然回來愣了一下,但隨
即就明白怎麼回事了。

  這次我沒急,我跪在媽媽面前,雙手緊抱她的腿,不住地哀求她。媽媽只是
拼命搖頭不答應。可態度明顯沒以前那麼硬了。後來我忍不住了,硬把媽媽抱進
了我房間。剛開始媽媽反抗得還很激烈,可當我握住了她的雙腳親了親後,顯然
使她想起了那晚我弄她腳的事,不禁就軟了下來。當我脫她衣服的時候她還有些
阻攔,可當我把她內褲也脫下後,媽媽就听天由命地閉上眼晴隨我搞了。

  我狂熱地吻著媽媽身子的每一部分。我盡情享受了她的雙乳,可她的私處我
沒能親幾下,因為媽媽竭力擋住不讓我踫。後來我只好沿著大腿吻下去了。媽媽
的雙腳我吻得最久,因為在我看來媽媽雙腳是可愛的「功臣」,我充滿感激之情
地把她的雙腳吻了個夠。

  在我進入的時候,媽媽並沒怎樣阻攔我。我比前兩次進入時熟練多了,一下
就弄進去了。我感到媽媽那兒沒以前那麼干澀了,那暖暖的,濕濕的「握」得我
很舒服。我本能地抽插起來,胸膛里滿溢著幸福、快樂。那一刻我完全忘記了自
己身處何處,只知道自己在快樂的天堂里飄浮著。我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快樂,
亢奮的我忘情地做著,盡情享受性愛的樂趣。銷魂的高潮很快就到了,我更用力
地挺著身子,直想著把全部的精子奉獻給媽媽,甚至于自己的一切,在淋灕盡致
的噴發中我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完事後我覺得好累,也覺得好滿足,可也感到有些內疚。當我退出媽媽身體
後,媽媽拿了她的內褲捂著私處翻身跪了起來,然後轉過身去認真地清理著。我
邊穿衣服邊好奇地看著媽媽的舉動,媽媽瞪了我一眼,象是說︰「這下你滿意了
吧。」

  媽媽穿好了衣服後,也沒理我就去沖涼。我心滿意足地躺在床上睡著了,直
到弟弟回來我才醒了過來。

  第二天,媽媽看來也和平時沒什麼兩樣,情緒不見得壞些。當然她也象以前
一樣不理睬我,但是也沒故意避我。真的,我們發生那樣的關系媽媽盡管不願意,
可也不怎麼在乎,媽媽只害怕會被人發現。

  過了幾天,我就跟班主任說不回學校晚自修了。那時是沒硬性規定一定要回
學校晚自修的。在吃晚飯的時候,當我說出我的決定的時候,爸爸沒什麼意見,
他不知道我的真正意圖。可媽媽知道我想的是什麼,馬上顯出生氣的樣子。

  我就說在家里我一定比在學校復習得好,學習一定會比以前有進步的,決不
會荒廢了學業,我一定不會辜負爸媽的恩情的。爸爸、弟弟听我把話說得那樣重,
都不解地看了看我。只有媽媽听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紅了臉,她忙起來添飯掩飾。

  此後,雖不是每個星期,但也常常能有機會和媽媽做愛了。媽媽也從未怎麼
阻攔我,每次都是半推半就的依從我,而且是越來越順著我。老實說,我那時對
媽媽是沒絲毫愛情可言的,有的只是肉欲。而媽媽一直遷就著我,是為了我也是
為了家庭。可我當時一直都以為媽媽是為面子才會這樣的。

  在我們的交媾中她曾有過高潮,可她從未從中享受過歡樂。

  和媽媽有了那種關系後,我對家里人的態度好了起來。特別是對媽媽更是殷
勤。爸爸和弟弟見我這樣都很高興,媽媽對此也感到有些欣慰。慢慢的媽媽也會
主動和我說話了,只是我們的關系總有些不自然。我之所以對家里人好起來,只
是為了肉欲而已,並不是真的對家里人好。我和媽媽都很擔心會被家里其他人發
現,因而都很小心。

  幸而我們那棟樓每戶在樓下都有一個單車房,爸爸、弟弟晚上回來肯定要先
把單車停到單車房里。而我家單車房的開門聲我和媽媽都能听出來的。

  可有一個晚上幾乎出事了。那晚我和媽媽剛做完,就听到大門的開門聲。原
來是爸爸回來取東西了。因為是馬上要走的,所以也沒把單車停進單車房。我和
媽媽被嚇得躺在床上動也不敢動,慶幸的是我的房門是鎖著的。爸爸急急地拿了
東西又要出去了,臨走的時候發現我房里有燈,而又沒見到媽媽,就問我媽媽哪
里去了,我就亂說了一個地方。爸爸听了也沒說什麼,只是感到奇怪地問我干嘛
把房門關上,可也沒等我回答就走了。這晚真把我和媽媽嚇壞了。

  後來,我就把家里大門的暗鎖也鎖上,以防萬一。在那以後再也沒踫上類似
的事了。當然,有好幾次也踫上家里人正好回來,可那單車房都給我們「報了警。」

  暑假寒假是我最難受的日子,因為假期里是沒什麼機會的。每一次機會我都
會格外珍惜,因而也都令人難忘。

  我最記得高二暑假的一次。那天爸爸陪奶奶回老家,要隔天才能回來。半夜
里我偷偷摸進媽媽房間,在媽媽床上呆了小半夜,死纏著和媽媽做了兩次才算罷。

  那是我一天里和媽媽做得最多的一次。

  日子過得好快,轉眼我就上大學了。在外邊上大學,剛開始的一兩個月新鮮
事物多,沒媽媽還沒什麼。可後來就不行了,我是越來越惦記著她,想念那些銷
魂的時光。

  利用學校開校運會的機會,我跑回了家。對我的回來,媽媽由衷的高興。當
然她也是懂得我回來的目的的。

  而在回家的當天晚上,我就乘爸爸熟睡時潛入爸媽房里,可還沒等我動手動
腳媽媽就醒了。媽媽死命趕我走,我哀求她讓她在我回家的幾天時間里滿足我一
次,要不然我不離開。在我再三要求下,媽媽終于點頭答應了。在我回家的第三
天下午,媽媽給我機會了,她提前了差不多兩個小時回家。

  那天我獲得了極大的滿足。我終于明白什麼是小別勝新婚了;我一遍又一遍
地吻著媽媽身上的每一部分,在插入時,那種感覺是如此令人滿足,刺激著我的
腰部頻繁發力,用我那強悍粗大的陰睫抽插著我最心愛的母親,和她做著動物最
原始的本能——性交,我時而熱烈時而溫柔地抽動著,貪婪地享受著媽媽的身子,
直到射精後好久,仍不願退出媽媽的身體。

  第二天,我戀戀不舍地離開家回了學校。寒假很快也就到了。在那個寒假里,
因為爸爸事多,而弟弟又為升高中忙著,我也就比以往的假期多了些機會和媽媽
單獨相處了。那個寒假,我過得很愜意。大一第二學期,我有女友了。我也搞不
清是我們是怎樣在一起的,在一起沒多久我們就有了性關系。

  女友不算漂亮,但很熱情(當然她也不是處女了),我獲得從未感受過的性
體驗。我完全沉迷于新歡之中了,回想過去,不禁為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感到羞
慚。

  這年暑假,我沒回家過,向家里要了點錢和我女友四處玩。只是在暑假快完
的時候才回了幾天家。而回家後我也沒向媽媽提出要求了,甚至不願和媽媽單獨
相處。我的改變,媽媽當然很快就察覺了,她顯得很高興。我們慢慢都淡忘了以
前的事,而我在長大後對爸媽的怨恨又逐漸消失了,因而我們母子關系漸漸融洽
起來。我和第一任女友很快就分手了,可我很快就找到另一個了。可能是因為我
學習還算不錯,那時候也算是受女孩子歡迎的吧。

  在大三第二學期,我找到第三任女友。我那時真的很喜歡她,甚至很認真地
考慮過結婚的事。大學畢業後,我未能留在我讀大學的那個城市,而是分配到家
鄉的一個工廠。在同學當中,我的分配幾乎是最差的。而我那女友也回到她的家
鄉。我所在的那個工廠,效益很差,勾心斗角的事又多,剛出來工作的我很不習
慣,在那里做得很不開心。

  後來,女友又來信說她父母反對我們交往,說天各一方沒結果,提出要分手。

  我們也就這樣分手了。剛和女友分手那幾天,我心情更差。那天因一些小事
和我們的主任大吵了一頓,一氣之下就辭職不干了。在那時,很少人會那樣做的。
結果,我出來工作不到四個月,就待業了。

  家里知道後,爸爸少有的大罵我一頓,說我應該向遠在另一個城市的弟弟學
習,雖沒考上大學,但早早參加工作的他奮發向上,已經做上了一個小主管。要
不是媽媽苦苦攔住,他還要打我。這時候我也有些後悔了,也就由得爸爸罵。我
沮喪得不得了,整個人都垮了。

  辭工沒幾天,我就病了,剛開始只是感冒,後來就發高燒,並高燒不退。這
也是我懂事以來從未有過的。

  媽媽很緊張,陪我看病,給我煲藥,還請了假留在家里照顧我。

  我病了一個多星期,媽媽就忙了一個多星期。媽媽對我的關愛使我非常感動,
我終于明白了,媽媽也是非常疼愛我的。

  在我好些後,我就讓媽媽去上班。可媽媽說單位這段時間沒什麼事,她又有
工休假,硬是留在家陪著我。我明白媽媽是想留在家勸勸我、開導我,好讓我重
新振作起來,可我那時認為什麼前途都沒了,甚至覺得生無可戀的,心情非常文
沉重,怎麼也不能振作起來。

  一次,爸爸去外地看望弟弟一走就是十幾天。這天我在午睡,可怎麼也睡不
著,腦子里胡思亂想著什麼。媽媽走進房間給我收集東西,我不願她發現我沒睡
著覺,就沒理她裝著睡熟了。

  媽媽收集了一會兒東西,就坐到我床邊。我知道媽媽在憐愛地看著我,她的
輕微嘆息聲又告訴我她是多麼的擔心我。我是又感又愧,真想起來抱著媽媽哭一
場。

  忽然間,媽媽俯下身子輕吻了一下我的前額。我再也忍不住了,猛地坐起來
抱著媽媽放聲大哭起來。我盡情地哭著,也不知道哭了多長時間才慢慢止住了淚
水。在我哭的時候,媽媽憐愛地輕撫著我,就象我小時候一般。

  那天哭過一場後,心情也象好了些,當晚很快就睡著了。可那晚我被一個夢
驚醒了;我夢見媽媽坐在我床邊,親吻了我前額後,再慢慢地動手脫身上的衣服。

  也就在這時候,我就醒了。醒了後我不禁又羞又慚,心想媽媽對自己那樣好,
可自己腦子還那樣壞。感到很對不起媽媽。可當重又睡下後,我又不由自主地想
到媽媽,想到她那溫柔的一吻,想著她柔軟的身子……

  第二天,和媽媽相處時我極不自然。我偷偷地觀察著媽媽,40歲的她是比
以前滄桑了些,可模樣和身段依然動人,而那風韻、氣質是更勝從前了。我不由
自主地興奮了起來了。我為自己感到羞愧,竭力控制著自己不要再起歪念。我好
害怕媽媽會有所發現,努力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來。可越是這樣越糟,不久媽媽
覺察到了我的異狀。在媽媽的注視下,我不由慌了神……

  媽媽很快就明了了一切。我又羞又愧地低下了,我真不知道該如何向媽媽表
達我的歉意。媽媽平靜地看著我,眼光忽然變得好溫柔。我猛然發現她眼晴里沒
什麼責備的意思,倒是充滿了母性的憐愛。

  我驚奇地抬起頭來,滿是疑問地看著媽媽。我想,媽媽是不是願意和我做愛,
是不是願意滿足我的欲望?

  媽媽站起來到廚房去了,不過我已從她那略帶羞澀的表情里找到答案了。那
一刻的媽媽真是好美,好美!我沒多考慮就追進了廚房。我從後摟著媽媽的縴腰,
輕吻著媽媽的粉頸。

  媽媽制止了我,眼楮看了看門口。我馬上明白過來,立刻跑去把大門的暗鎖
鎖上,再把媽媽抱進我房間。我熱吻著媽媽柔軟香甜的嘴唇,而媽媽也溫柔地回
應著我,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我完全陶醉在這長吻之中。

  這時,我感受到更多的是母愛,而不是肉欲。我們各自脫下衣服後,我把媽
媽擁入懷中。我曾多次赤裸裸地擁抱媽媽,可這次的感覺和以前是完全不同的。

  以前我有的只是肉欲,而這次有了對媽媽的愛。我和媽媽再一次熱吻著,久
久不願分開。此刻的媽媽,是那麼可人,她舒展著身子,溫柔地隨我愛撫。媽媽
身體的每一部分都是那樣的熟悉,都是那樣的親切,我深情地不住吻著,直至吻
遍全身。

  經過一番纏綿愛撫後,我已好渴望進入媽媽的身體。我握住那堅硬的肉棒,
在媽媽的配合下進入了媽媽的身體,我的肉棒被媽媽溫暖而潮濕的陰道所包圍和
撫揉,我的快感急劇增加。我溫柔地一下一下的抽插著,媽媽那兒象是充滿柔情
地、憐愛地撫慰著我,慢慢的我覺得自己已全然和媽媽融為一體了。最後,高潮
就要到了,我多希望高潮能慢些到,可我也知道自己已是無能為力了,只好貪婪
的盡情享受著高潮的到來。

  在最後一次抽動,射出最後一滴精液後,我心滿意足地伏在媽媽身上。這時
的我感覺是那樣的幸福,好象所有的煩惱都已離我遠去。

  我們休息了好一陣子,我才戀戀不舍地離開媽媽的身體。我的肉棒在做愛後
已縮到很小了,我沒怎麼動它就脫離媽媽那兒了。媽媽拿內褲捂著私處,起來轉
過身去蹲在床上拭擦著。以前有好幾次,也是因為沒準備好衛生紙,做愛後媽媽
也是這樣的了。我看著不由微笑起來。

  媽媽發現後,有些不好意思了,最後嘲弄地輕輕拍了拍我那縮成一團的肉棒,
爸爸不在,這次我放心大膽地和媽媽抱在一起睡著了。

  傍晚醒來,看著床上熟睡中的媽媽面泛桃紅,善于保養的她身段仍然玲瓏凹
凸有致,長裙雖然還穿在她身上,但早已凌亂濕潤不堪……

  我心里又不禁升起一股濃濃地淫意,媽媽陰戶發出的味道充斥著我整個大腦,
此時我胯下的弟弟奇跡般的又硬到極點……

  我忍不住又架起母親的雙腿,再次侵入母親的身體里……

  我緩緩地推送肉棒進入母親的陰道,直到踫觸子宮頸,那是一種溫潤濕滑的
感覺,整個肉棒被暖暖地包覆著……然而我並不急著抽送,只是將它放在母親的
陰道里面,感受著重回母體的溫暖……

  當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回想著白天的事。我記得有人說過,意思大概是「在
自願的情況下,而感情又夠深,性會是交流情感的最好方法。不管那是什麼情。」

  我知道媽媽對我只有母子之情,對兒子的憐愛之情使她願意和我做愛,可也
使她在做愛中獲得了滿足。

  這一天後,我們母子感情更深了。在好長的一段時間里,我和媽媽常常做愛。

  那時,媽媽是我生活的全部。過了段時間,我也慢慢的振作起來,听從媽媽
的話到了個私人小廠打工。在學校學到的東西沒白費,我在廠里發展很快,後來
還成了老板之一。賺了一些錢後,我離開了那個廠另起爐灶。經多年的苦心經營,
現在總算擁有自己的天地。

  我很感激媽媽,我今天的一切都是她給的。好多年前我已不會刻意去和她做
愛了,只是有時候我們母子單獨在一起時︰「情到濃時」偶爾也會做,現在也會
這樣。我不敢確定家里人對我和媽媽的事是否真的毫無察覺。弟弟或多或少會知
道些,只是不清楚他知道多少,他也從沒和我談過。而爸爸應該是毫不知情的。

  我曾有過不少的女人,也已結了婚有了兒子,但我仍很懷念往日的時光,我
也不後悔和自己的媽媽有過那樣的關系。這樣的事無所謂對與錯,只要自己心安
就行了。不是嗎?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