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7, 2014

戈壁滩上的姐弟情

 西北茫茫的戈壁上一望无际的黄土,我的家乡就是这茫茫戈壁上的一片绿洲,出了村一片戈壁滩,离家3公里左右有一条渠,这是我们那帮小P孩的幸福乐园。渠里有清澈的河水、大石头、青苔、水草,还有泥鳅、小虫,鱼很少见,而且很小,不过10CM左右,渠深6--7米,当然是有斜坡的,很容易下去,水深则只有1米多,渠两边有不少鸟窝,掏的时候要小心,偶尔会掏到蝎子,呵呵。

  我们那帮小P孩,当时年龄分布是6--8岁吧,小的5岁,具体说主要组成是两家的娃娃,其中一家三个,老大叫魁,他也的确是我们的魁首,他长得很正,长大后很帅,歌唱得好,另一家两个,我和我姐,似乎还有一个其他家的小孩,但我已经没印象了。

      我们在魁的带领下经常杀向戈壁滩,主要是到渠里玩水、摸泥鳅,那时家里的大人把所有精力都放到地里了,根本没时间管我们这些小P孩,连吃饭都是早晨做好,中午让我们自己热了吃。

      魁是在渠边摸鸟窝的高手,他找的鸟窝里边很少是空巢,而且没有蝎子。而我善于在田野里草丛边寻找鸟窝,尤其擅长养鸟,曾经创造过在孩子中把麻雀养活一年多的纪录。

  离渠不远有一块洼地,因为面积小,叫湖有点不合适,大约一、两百平方吧,水深1米多点,最深的*也只是刚刚没过魁而已。水非常清澈,一眼看到底,只有一些小虫,现在回想应该是蚊子幼虫孑孓吧,还有一些能在水面上跑的小虫。我们10点多跑到渠里捉泥鳅、掏鸟窝、打水仗。

      大约中午时分就会到这里来游泳,我已经记不清有几次了。都是农家的小P孩,没有男女的想法,大家冲到水边都欢快的脱去衣物跳进水里,一阵扑腾后赶快跑出来晒太阳取暖,而且一般是蹲着,也有坐着的,太阳大时就那样取暖,我们可以清晰的互相观赏。

      虽然已经过了很多年了,我仍清晰记得看到的第一个BB是魁小妹的,她从水中冲上来就叉着腿坐在了我旁边,一边发抖一边喘气,我转头看她,下意识的就把目光移到了她两腿中间,粉嫩粉嫩的BB,然后我又观察了姐姐的那儿,也是粉嫩粉嫩。现在回想起来,第一次见女性成人BB的时候,虽然很刺激和兴奋,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喜欢粉嫩粉嫩的感觉,尤其现在30多岁了,经常一边回想童年那粉嫩的BB一边打飞机。

  这样的好时候很快就结束了,因为魁和我姐都到了上学的年龄。

      当然,我童年对性的接触并未结束。我经常到魁家玩,那时魁和他大妹已经上学,于是我经常和魁小妹在一起玩,几乎是天天在一起吧,终于,该发生的故事还是发生了,由于有一起游泳的经历加上童年不羞,有一次我们互相抚摸了性器官,我们是面对面蹲着的,我用手罩住她的嫩穴,不停抚弄她的那片肉肉,她则摸着我的鸡鸡,我们都很好奇,一边看一边抚弄,虽然很小,但快感依然有,甚至我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主要是背脊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

      那次以后我们互相又摸了几次,上学以后就再没有过了。但还经常在一起,1 2 岁时我记得有一次路过一个猪圈,我大着胆子建议了一次,但魁小妹说以前小不懂事,现在大了不能再这样,拒绝了我。

  小时候对于性的第一个记忆很快就埋没在少 年 时代了。

  大约1 4 岁时,第二性征来临,很多生理书上说男孩一般1  4以后第二性征才会来,我感觉自己是不是性早熟?当然,这是几年后看书才知道的。那时候我已经会手淫了,经常幻想着那几个小嫩穴手淫,几乎天天如此,而且有时一天好几次,以致于影响了睡眠,有了些神经官能症,爸带我去一个熟悉的老中医那里看,老中医私下偷偷问我,是不是遗精很厉害,我说是,他给我扎了针,开了几幅药,过了些天就好了。

      这个夏天,我和姐放暑假,没事干,爸妈到地里干活,我们家又开了一块荒地,需要治碱。爹妈叮嘱我和姐在家写作业,复习功课,别乱跑,按时给鸡喂料。开始时我们很听话,后来就开始乱动和打闹嬉戏。而且姐到哪我跟到哪,她干啥我干啥。

      快中午时姐说要尿就冲出房子跑到院子,我也跑出去说要尿,院子里是菜地,姐就蹲在菜地边上尿,听着姐嗤嗤的尿尿声,我也掏出鸡鸡往远处猛尿,姐看着我说:不要脸。我洋洋自得的不理她,“看,我尿得比你远吧”,就在姐用手挡眼睛的功夫,我看到姐的下面一小片黑,还有水柱冲出来,我的下面一下涨了,一涨尿不出来了,姐这时提上裤子跑了,我看到姐姐两个粉粉的屁股沟沟,很好看。虽然我的鸡鸡上也开始长了点毛,但稍远点看不清楚。

  后来姐告诉我,那一次,我咯吱她,很舒服,有快感,所以她没有怪我,而且莫名的,她会希望有下一次。

      从那次以后,我就经常用这个方法咯吱她,姐每次都败下阵来,不同的是,我不管她求饶与否,都会咯吱很长时间。一次突破性的进展来了。

  那次姐穿的裙子,是校裙。我们又嬉闹在了一起,我最后还是咯吱了她那里,而且仅仅隔了一条小内裤,我能感受到她大腿的柔嫩,而且由于已经有过几次咯吱的经验,我知道她并不烦感,所以大着胆子把手伸进了内裤,摸到毛毛和那片嫩肉,当时的感觉是一下子头炸开了,姐刚开始还嬉笑着,一会后也不笑了,只是把脸埋在床里在哼。

      我又摸了好一会,大胆说:“姐,让我看看你那儿吧。”“嗯,不行”,“为什么不行,小时候也看过了,现在都摸了”,我说。“那也不行”姐小声说。

      “要不,我让你先看我的?”,虽然我咯吱姐那儿好几次了,但姐从来没有碰过我那儿。我脱下妈用旧裤子改造的大短裤,姐迅速看了一眼,“哟,这么大?怎么和小时候不一样了”。我嘻嘻笑道“那当然了,现在长大了啊,它还会变大变小呢。”,当时我的鸡鸡正是勃起状态,1 4 岁的小 男孩很容易勃起了。

      “姐,你感觉一下。”我拉过姐的手放在上面,姐好奇的摸索了几下就把手缩了回去,脸上红红的,牙齿还咬着下唇。“姐,让我看看你的嘛”,我掀起姐的裙子,姐一把按下,“不行,太难看了。”,“我不嫌难看,再说,摸都摸出来什么样子了。”

      我强行去扒姐的裙子,姐护着不让扒,但并不坚决,终于被我扒下来了,我又去脱内裤,姐这会比较坚决,人整个趴在床上脸朝下,两腿紧闭,但我从后面扒,看到了姐的屁股沟,真好看,当时姐的屁股已经很翘了,姐护得很紧,我只能扒到一大半的位置,但已经够了,我两手罩住PP的时候,一种又软、又滑很舒服的感觉笼罩了我,我从那时起就一下喜欢上了女人的屁股,真舒服啊,我下面涨得更猛了。

      抚摸了好一会,我的动力更足了,我又开始拼命继续扒,而且不时的咯吱她,让她无法兼顾,终于,小内裤让我扒下来了,我又把她翻过来,姐累得没了力气,我看着她那儿,确实有了很多毛毛,然后我用手抚弄起来,姐脸红红的,但腿依然夹的很紧,我不停的摸,又把姐的手放在我的鸡鸡上,姐一开始把手缩了回去,连着两三次后,姐开始抚弄我的小鸡鸡,好一阵后,我们终于面对面了,姐张开了两腿,我能清晰看到姐的阴部,阴唇不是很大,但已经有了些灰的色泽,不是小 女孩的粉嫩粉嫩了。

      姐脸上有点笑意,是怯生生的羞笑,这种表情非常诱人,每一个男人都会被深深吸引,尔后,我们就面对面的抚摸了,我看着姐羞怯的面容,盯了看了好一会,又把眼光从上往下移,盯在了那块肉肉,阴唇已经被撩开,露出了粉红的肉,我一边摸一边看得入了迷,这样摸了一会我很快就射了,精液射出时吓了姐一跳,旋即她又娇羞地笑了,那种表情太迷惑人了,以后的日子我时时想起。。。

      射精时姐没躲开,一些射在了肚子上。这一次,我们都感觉非常舒服,一种和吃好东西玩好玩的完全不同的舒服,它深深刻入我们彼此的记忆中。

  后来,这样的事又进行了很多次,几乎每天都有,直到暑假结束。当然,那时还不知道真正的性交。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早接触了性,我的个子后来还没有爸高,但我耐力很好,长跑非常优秀,学习也能坐得住,成绩很好。

      姐在高中毕业后便没有再上学,爸通过老战友让姐进了市里纺织厂,当了一名纺织女工。当时姐刚到1 8 岁。而我也进了市里的重点中学。姐送我进的学校,她眼含热泪说:“弟,好好学,考个好大学。”

      上了高 中 后,我有时利用周末去看看姐,但只是看看,没有条件让我们重温以前的旧梦,姐也没有那个意思。我就这样渡过了三年,并且考上了省里的大学。我进大学的第一年,姐也结婚了,找了个石化厂的倒班工人。

      第一年寒假,姐和姐夫过年回来时我们见面了,姐夫长得一般,不高,有点瘦,皮肤有点病态的白,不抽烟,但喝点酒,不太健谈,非常干净。我都有点嫉妒他,我姐在我眼里可是美人,她也确实是一个美人。我的高中同学都说过姐漂亮,很性感,皮肤象凝脂一样。

  这年暑假,我借故说要在市里勤工俭学,住在了姐家,这一住,让我们性梦重圆。姐姐姐夫对我的到来非常高兴,把什么都收拾来了。我去的前几天姐忙里忙外的,而且也不怎么看我,但我看得出,她在回避着什么。

      第二天午睡后我听到姐走出卧室,她先去了卫生间,然后进了厨房,过了一会我也起来了,我进了卫生间排泄了下就也进了厨房,姐正在活面,我关上厨房的门,走过去从后面一下抱住了姐,“小弟,别这样。。。以前不对,以后不能再这样了。。。”姐轻声而坚定地说,“姐,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我们什么也没失去,相反,我们增加了很多快乐。。。”

        我执着地说,然后我把手放在了姐乳房上揉搓着,姐满手面粉,但她还是快速拨开了我的手,天很热,姐穿的夏天睡衣,我大着胆子拉开裤子的松紧把手探了进去,罩住了姐肥美而高高隆起的馒头B,姐惊呼一声,把屁股拼命往后耸,我的手也紧跟着依然紧裹着那里,并且我开始揉搓它,姐哀求着说:“小弟,如果不想姐失去这个家庭就住手。。。。”,“姐,不会的,不让姐夫发现不就得了。”“纸包不住火的!”姐急切的说,“铁总能包住火吧”,我说道。

      这时,卧室那边传来了一阵响动,姐着急了:“小弟,快拿开。。。”。“姐,你答应我,我就放开,要不然我宁愿这样,让姐夫看到。。。”,停顿了片刻,姐说:“你姐夫后天夜班,到时我们再好好谈吧。。。”。我松开了手,却又顺手把睡裤拉了下来,仔细欣赏姐美翘的PP,姐的PP还是那么白嫩圆滑,而且更大了,姐着急了:“小弟,你。。。。”,我拍了拍姐的PP,把姐的睡裤搞好就转身来到了卫生间。

      幻想着姐姐丰满雪白的肉体,幻想着我在上面吸吮爱抚,我拼命打着飞机,把精液一串串打到雪白马桶上。。。。。。。姐夫是一个倒班工人,经常上二班(夜班),后天第二个夜班姐夫2点走后,我行动了。我走到姐姐姐夫卧室门口,门上有内锁,但并没有锁,因为日常都是不锁的。

      我一推就开了,我走进去,心里有点紧张,姐说话了:“是小弟吗?”,她一说话了我立刻不紧张了,我把灯打开了,姐已经坐起来了,夏天很热,她估计没有穿上衣,是用薄被子挡住的,我走过去坐在姐跟前,我看着她说:“姐,我想你,我昨天还想着你手淫呢”。姐说:“别胡说,大学没谈朋友啊?”,由于有以前的经历和前天的试探,我大着胆子直接脱去了短裤,由于是夏天,欲望非常强烈,又看到姐姐遮遮掩掩,下面已经起来了。

      “干什么”,姐轻呼一声,我一下把姐的被子扯下来扔在一旁,姐赶紧用两个手护住胸,“别,小弟...”,我知道我们家的人欲望都非常强烈,这是遗传,也许大部分人都这样吧。何况,以前的一幕幕让我的顾忌少了很多。我把姐压在了床上,开始隔着内裤爱抚她的阴部,姐拼命夹紧双腿又别过身子,我亲吻着姐的脸然后又寻找她的芳唇,她牙关紧锁,我不停地舔着她的唇,姐说:“小弟。。。”,

      刚一开口我的舌头已经挤了进去,并且卷住了她的舌头,我不停的吸吮翻动,姐从开始的回避逐渐开始迎合,“嗯。。。”,我的手也没闲着,伸进了姐的内裤,她拼命拉住内裤想阻挡我,但我还是进去了,我不停地抚弄那儿,还是那么滋润,“嗯...嗯...”,姐哼着,我抓起她的手放在我的阳具上,它更大了,姐还是像少女那时候,先是退回了手,我坚持了两三次后,她开始揉搓着它,一切好象回到了几年前。上大一后,我已经在同学那儿看到过好几次录像了,也不是第一次做爱,知道了什么是疯狂的做爱,也已经幻想了无数次舔吸姐阴部,用大阳具猛烈进出那儿。

      我掰开姐的腿,把头埋进去拼命吸吮起来,姐先是吓了一跳,用手猛烈推击我的头,过了一会儿看推不动就不再推,又一会儿姐便发出“唔唔”的声音,整个人都快扭曲痉挛了,我舔开姐的两片小小的阴唇,用整个舌头覆盖了她的馒头B,并不断上上下下,她终于性奋了,经过好一阵舔弄,姐的阴部已经足够湿润,我挺身子,扶正东西,用龟头在她阴道口磨擦,“啊,不要。。不要进来,只像以前那样好吗?”,姐哀求着。

      但姐的身子并没有出现明显的排斥,我喘息着说:弟弟来了。我猛烈的把阴茎挺了进去,姐一阵痉挛,我开始拼命抽动起来,那种湿热温顺的美妙感觉让我不由自主加大了力度,姐也情不自禁地大声呻吟起来,看着自己的阴茎在小洞中快乐的进出,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终于一阵酥麻自背脊传来,我知道自己挺不住了,一时间加大了幅度和速度,终于一腔精液通通打了出去,我一下趴在姐身上。

      良久,姐推开我,我躺在旁边抱住她说:“姐,你真美。”

      这个时候我才有空进一步欣赏姐姐的裸体,她的皮肤还是那么白,乳房更大了,我正欣赏呢,姐说要洗一下便进了卫生间,我也跟了过去,洗完回到床上,我要看姐姐的PP,一定让她撅起屁股从后面看,姐姐刚开始不愿意,扭不过我,终于照着做了,姐姐的屁股又白又大,我特地让她撅的恰到好处,在浑圆的PP下刚好看到BB和腚眼,这样看起来实在太诱人了,又白又大的像皮球一样的PP,下面中间有一个小巧的腚眼,竟然不怎么黑,还有些粉嫩,没有多余的褶皱,很干净,在下面是一条蜜缝,我忍不住趴了上去,一个手罩住阴部使劲抚弄,然后亲吻姐的PP,最后伸出舌头舔弄姐的腚眼,姐吓了一跳,赶紧往后收缩屁股,我紧跟上去继续舔弄小腚眼,“别,别,很脏的”,我没理,继续舔弄,手上也加了力,很快我下面又生机勃勃了,我们又开始了一场肉体大战。

      大战后,躺在那儿,姐红着脸说,“你上的什么大学啊,怎么学那么多花花肠子?”。我得意地说:舒服吧?姐红着脸点点头,“你姐夫有洁僻,从来没舔过我那儿。”,“那今天是第一次被男人舔”,姐点点头,“挺舒服的”。

    “姐,今天没劲了,下次你得帮我舔啊。”,姐瞪起双眼,“啊,舔哪?”,我指指鸡鸡,“舔它啊”,姐挥起手打我“再胡说...!”

      有了这一次之后,我们一下放开了,更加疯狂了。开始那几天几乎利用一切机会性交。虽然我不是姐第一个男人,姐也不是我第一个女人,但姐却是最能激起我性冲动的女人。

      说到这,讲一个插曲,我第一个女人是魁大妹,一个傻大妞,说她傻并不是说她弱智,而是她男孩化的作风,她从小作风泼辣,她家离胡同口不远处有一个垃圾堆,她每天中午睡觉起来如果尿憋了,会全裸着直接冲到垃圾堆像男孩似的站着撒尿,那时她6--7岁吧,直到过了10岁还这样。

      初中毕业她就不上了,学了裁缝,开了个店,没想到这么大大咧咧的人也能做裁缝,生意好象还行。我考上大学的第一个寒假,当时快过年了,爹妈说“做套新衣服吧,就到魁大妹那吧”,于是扯了料子,我自己拿了去,一进门她就认出我了,叫嚷着“大宏”,就扑上来给了我个拥抱,像小时候经常做的,虽然有思想准备,但还是准备不足,我显得很被动,她不高兴了:“怎么了?上了大学不认老姐了?”

      我赶忙说,“没有没有,哪敢忘啊”,她立马又嘻嘻笑道,“敢忘记老姐跟你没完。”

      量过尺寸后她让我陪她坐会,聊聊天,说天天在这做衣服,寂寞死了,和大大咧咧的人聊天总是很愉快的,她也比较能说,虽然有些话是乱说,而且由于她父亲很英俊,几个儿女都长得不错的,魁大妹和我年龄比较接近,只大几个月,也正处风华正茂时,所以青春气息很浓厚,那天我们聊得很晚,走时她还有点依依不舍,“明晚过来吧?”

      我犹豫了一下,她忙说“明晚过来吧,衣服明就赶出来”,我忙说“来就来,衣服慢慢做,年前做好就好了”,我是担心她急死忙活的做不好,“好,那我一定上心好好做”,说完柔媚的看着我。

      后来,我听小时的伙伴说了一些有关她的传闻,似乎是有些不好的传闻,意思是她有点放荡。这反而促使我更多的往她那儿跑,说不清为什么,还是内心的骚动吧。接连去了几天,我们渐渐恢复到了小时候那种无拘无束的感觉。有一天又去时,聊了一会,我们说到了小时候在戈壁滩上的事,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游泳的事,我打趣她说:“那时候你的胸平平的,怎么现在像炮弹啊?

        她是很得意她的胸的,一说她就挺的更高了,还吃吃的笑着说:“想你想的啊”,“啊,还有我的功劳啊?那让我摸摸吧”,我试探着说,“摸吧摸吧,她挺着胸过来,开玩笑似的说“看你这个书生有多大色胆”

      她没想到,我一把把她扯进怀里,伸进棉衣里摸了几把,但还是有点心虚,而且隔着大棉衣没摸出什么,摸了一会我放开了她,她白我一眼,“摸够了?”

      我静了下心,感觉她话语里没有特别厌恶的成份,倒是有些责备,我分析了下,暗暗责备自己没有继续下去。她这时又说了,她有些碎布,可以给我做大短裤,留着夏天穿,我说好吧,她看看我,然后说穿着棉裤量?我赶紧说,脱了量吧,魁大妹转身把门关上,把窗帘拉好,然后说:“这么晚了,可能也没生意了。到里屋吧,那儿暖和些,好量。”

      我答应着跟她进了里屋,魁大妹开了灯,我脱得很快,而且刻意把秋裤一块连着棉裤脱掉了,只余了条小裤叉,魁大妹说这屋真是热,就把棉衣脱了,然后拿了尺子给我量,我站着她蹲着,我看到了她秋衣上鼓鼓的胸,加上前期的激情激起的幻想,我的东东一下翘了,把内裤撑的很高,她笑了,说“小时候游泳时看你那么小小的东西,现在也长大了”

      我嘿嘿笑了,“大了好多倍呢。”,她瞪我一眼,“别夸张了,好象我没见过似的。”“你是没见过嘛。”我直接把内裤掠了下去,那东东很争气的翘着,她吓了一跳,“书生到底长色胆了”,我抓她的手放在上面,她没有像姐那样退缩,而是握紧了揉搓,尺子也丢了,另一只手在下面摸我的蛋蛋,我直接抱起她把她放在床上,迅速扒她的裤子,穿着棉裤,扒起来很麻烦,不过,她也在帮忙,一会功夫我们俩都赤裸面对了,我们狂热的吻在一起,我的手不断地猛烈揉搓她的阴部,她的毛很多,BB很湿润,显然不是第一次,摸了一会她忽然说,“快,帮我舔舔吧,很痒。”“什么?”

      我意识到了她让我舔哪,我也在录像中看到过,但我还不愿意,哪怕自己幻想手淫时也没想过舔阴啊,而且她那毛很多,可是她没容我考虑,命令我“来,舔BB啊。”

      我趴过去正在犹豫呢,她已经用手把我按在了上面,我第一次舔BB,感觉有股说不上的味,但还是很兴奋,下面涨得很猛,她猛烈的呻吟着,过了一会儿,我站起来,挺着棒棒,就送了进去,“嗯”她好象很舒服,然后我开始学着录像上前后抽动起来,虽然抽动的很笨拙,没有技巧,但性交的兴奋还是非常激昂,没有坚持太久我泄了,然后我们拥抱在一起,互相喘息着说了一会话,一小时后我们又来了一次,这一次我坚持了很久,就像我长跑一样,非常有耐力,她十分满足,说我的东东大小中上,硬度不错,最大的优点就是持久。

      然后她还说,小时她最崇拜她哥,下来就是我,还想着当我的媳妇呢,我考上大学后她觉得没希望了,但还经常想起我。“没想到,还能为你献身啊。”她幽幽地说。

      在我心里正暗暗做着对比,感觉我更喜欢姐的BB,阴唇小,毛也少,属于馒头B,而魁大妹的BB,阴唇很大,毛多,味也重,当然当时还不知道姐那儿舔起来什么味呢。

  言归正传。我和姐突破之后,我就开始把上学收藏的片子拿出来放,姐看了那些老外的猛片,非常惊诧,“啊,做爱还能这样”,“噢,屁眼也能干啊,这些人不嫌脏。”

    “哟,四个黑老外对一个女的”,姐虽然嘴上说着这些,但其实思想已经在被改造了,从我们在床上也能感觉出来,她更大胆和疯狂了,有时看着录像我们就疯狂缠绕在了一起,猛烈的爱抚、舔吮、性交,动作幅度和做爱姿式也越来越多,我们都感觉到自己在进入癫狂,性欲一天比一天强烈,我甚至用剃须刀给姐剃了阴毛,搞出一个很光洁的阴部,姐夫问起时姐说到医院检查人家要求剃的,而且姐夫也很喜欢这样的光滑阴部,还因为这和姐大搞了一次,当然姐夫性欲不强,可能因为身体不好和工作紧张吧,他对工作非常投入,后来做了车间副主任了,而且他身体确实比较瘦弱,平时也不喜欢吃肉,所以欲望不太强烈。

      我姐虽然越来越猛烈,但对我要求肛交姐却坚决反对。这一天,我忽然接到了爸的电话,说要来姐这住几天,我问妈来不来,爸气哼哼的说不管她。姐回来后我说爸要来,姐顺口问妈不来吗,我说好象不来,感觉爸妈好像吵架了。

      第二天爸来了,我们收敛多了,不敢再为所欲为,整整一个星期没敢造次,说实在的,我憋坏了,只敢在姐做饭时摸摸屁股抠抠胸的,这反而增加了欲望,姐也是一样,说话似乎都有些出火,最关键的是,这个星期结束后离暑假结束只有一个星期了,这一天又是姐夫二班,我决定今天无论如何要行动,已经实在控制不了自己了。
 
        晚上两点多后姐夫走了,我睡在客厅,父亲在小卧室睡,等了会,我到小卧室门口听了听动静,感觉父亲没睡死,就又回到沙发上,又坚持了一个多小时我站起来直接进了姐姐姐夫的卧室,“小弟?”,原来姐也没有睡着。我直接过去钻进了被窝,“不要,爸在。”

      “没事,我们轻点。我实在等不及了。”

      我们拥抱在了一起,情欲在压抑中暴发的力量是惊人的,我习惯性的把手罩住那片嫩肉,姐揪住我的阴茎,揉搓着,我们狂热的吻着,我慢慢移到了下面,把头埋进了姐两腿间,我贪婪的吸吮着,用舌头在阴唇间舔弄,又不断把舌头伸进洞洞里,用手指在阴蒂上把玩,姐突然压抑不住的大叫了一声,以往她也经常叫,但今天还是把我们吓了一跳,我们停了一会觉得没什么事,就又继续了,我们在床上翻滚着,蠕动着,我们亲吻、揉搓,后来,姐猛地翻身把我压在了下面,然后把阴茎套了进去,开始猛烈动作。这时好像门响了一下,然后灯亮了,姐卧室的灯是节能灯,很亮,那时,姐正趴在我身上,乳房紧帖着我,挺着屁股运动,从后面看,这个姿势应该是非常诱人的,灯亮了,我和姐都呆了,一动不动,好一会儿,我看到了父亲,他瞪着眼,看着这一切,有点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姐终于动了,她从我身上轻轻下了,慢慢转过身,怯怯叫了声爸,爸猛冲进来,对着我拳打脚踢,一边吼着,姐抓住爸的手说别打他,怪我。爸猛地推了把姐,姐“咚”的一声仰面倒在床上,我心里一惊,不知道姐摔坏了没有,同时我也听到爸往姐的方向移动了两步,气氛忽然静了下来,好一会儿拳头没有再落到我身上,我悄悄从指缝偷看了下,爸呆站在那儿,眼光有些木,顺着爸的目光我看过去,我看到了诱人的一幕,

      原来爸推倒姐的时候,姐仰面倒在床上,她的两腿是开开的,那的阴部是刚被我剃过毛,很润很好看,哪个男人看了都会傻了眼的,而且姐的那儿刚被我捅过,阴唇是分开的,露出粉红的肉肉,加上那儿非常湿润,显得充满了诱惑力,爸不由自主下意识地盯着那儿在看,我看了看姐的目光,她也在看爸,但目光很低,又不像是和爸在目光相对,我转头才发现爸的内裤鼓胀着,那是妈用平布给爸做的,有年头了,松紧已经松了,看起来松松垮垮的,但前面部分现在撑起了帐篷,看来刚才姐趴在我身上的姿势爸也看到了最刺激的地方,加上现在看到的,爸一个男人,欲望已被完全激发。我看了看姐,眼中有一丝期待,期待什么现在已想不起来,毕竟那时脑子一片空白。

      姐倒是很镇静,她把两腿又向外分了分,我们听到爸咽了口口水,然后爸把头扭向我,大声说:你们都干了什么,做孽啊。姐起来坐在床边,说:“爸,你也经历过少男,应该能理解这些,说起来我们也没损失什么,还增加很多快乐和情意。”

      顿了顿,姐又说:“再说男人嘛,能差多少,都一个德性。”说着,姐指了指爸裆部,“爸难道不想要吗?”“臭婊子,乱说什么啊。”

      爸骂着,却有些勉强,姐忽然伸手拽掉了爸的内裤,爸的鸡鸡像小钢炮似的竖着,我下意识的和自己的比了下,好像挺像的。爸愣了下,姐已经伸手握住了那条阴茎,我和爸都大吃一惊,没想到姐这么大胆,“丫头,你干什么?”他推开姐走进了客厅,姐跟了出去,就那样赤裸着。

      爸站在沙发边,已经把内裤提了上去,“爸,你敢说你不想要?我昨天还看到你手淫了,拿着我的内裤,现在我内裤上还有你的精液。”姐说道,爸一下无语了,姐顺势又拽掉了爸的内裤,爸颓然地坐在沙发上,“丫头...”

      姐弯下腰伸手握住了阴茎,揉搓着,我正在想姐是否要给爸口交的时候,姐却直接上了沙发,把阴部抬到了爸脸前,“爸,我的BB好看吧,亲我的BB吧,我知道你喜欢,我也喜欢,我喜欢乱伦,好刺激。来吧,爸。。。”姐失神的淫叫着,“不,不要乱来。。。。”

      爸喊着,下面的话没听清,因为我看到,姐把阴部压在了爸嘴上,并且开始前后移动,很快,我看到爸的阴茎剧烈的脉动着,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了吧嗒的吸吮声,我知道,危机解除了。我看到爸两只手紧紧捂住姐两个肥PP,向两边扒着,同时一只舌头从姐的PP沟伸了出来,然后又缩了回去,发出了啧啧的声音,姐也配合着发出了深重的呻吟,但我还不敢出去,我下面涨得很猛,我不断看着外面揉搓阴茎,太兴奋了,看父女俩狂搞,还是自己的父亲和姐姐。“啊,啊”姐姐不断呻吟着,动作也越来越剧烈,她趴在了沙发上,挺着屁股,一只手不断揉搓自己的屁股和阴部,一边淫叫,“爸,舔女儿的阴唇、舔女儿的屁眼。。。”

      爸趴在上面,拼命舔弄姐的阴部和屁眼,还不断用手指探入穴里,嘴里还自言自语的。我在这边闷叫一声,无法遏制地把精液打了出去。。。。。。。

      终于,爸的阴茎挺进了姐的阴道,两个人扭曲在了一起,极尽缠绕,我的下体又勃起了,我再也忍不住了,猛冲了出去,然后把我的阴茎捅进了姐的嘴里。。。。。。

      爸不敢看我,只盯着姐的阴部,猛烈的前后耸动着,我也不敢看他,盯着姐的脸,看姐舔吮我的棒棒,但每一个人都兴奋到了极点,终于,爸低沉的嘶吼着把精液身进了姐的身体,然后他瘫坐在那儿看着我和姐大战,我把姐的身体转过来,看到爸战斗过的地方流出了白色的精液,我兴奋地把阴茎在精液上磨擦着,然后捅进去猛烈抽动。。。

      抽送了好久,姐想换个姿势,她翻过身子,趴在我上边,又想刚才一样,把乳房紧紧压住我,然后抬起大屁股缓慢而有节奏的运动着,我知道这个姿势是专门给爸看的,我因为射了一次,这一次非常持久,姐在我身上运动了好一会,我悄悄对姐说:“让爸舔你的屁眼。”

      姐嗲叫着:“爸,我好痒,舔我的屁眼吧,”爸没说话,行动却很快,他整个脸趴在了姐PP上面,拼命舔食着,我则在下面使劲耸动,偶尔我能感受到父亲温热的舌头滑过我的阴茎,每每我都受到更大的刺激,感觉自己的阴茎在姐姐的穴里膨胀得更大了。

        父亲舔食了好一会后,他站上了沙发,我发现父亲的下体又在雄纠纠气昂昂了,父亲一手按住姐的PP,往手上吐了口唾液,然后一手扶着老二,好象在姐姐肥美的臀缝里摩擦着什么,我忽然明白父亲要干什么了,是啊,那么小巧漂亮的腚眼每个男人都想占有它。

      一阵兴奋冲上我的心头,姐忽然把身子往前倾了下,嘴里发出不要的叫声,我知道父亲已经把龟头挺进了姐的腚眼,我小声在姐耳边说忍忍吧,姐好像想起什么,没有再动。父亲似乎费了好一会劲,终于看到父亲昂起头闭着眼睛发出一声快感强烈的呼声,姐则唔唔地哼着。

      父亲捅了一会后,逐渐润滑了,他开始加大力度,我也在下面猛烈耸动起来,我能感受到两根阴茎相撞的快意,想到姐的两个洞洞同时被我和父亲插入,那种淫糜的景象让我全身的血像煮沸了一般,我不禁越来越冲动,在我和父亲猛烈的炮火夹击下,姐失神地大叫着:“啊啊,”声音充满了迷人的诱惑。。。。。。。

      我终于忍受不了,炮火从膛内高速冲出了。。。我下来在一边观战,父亲还在猛烈进出姐的腚眼,从后面看,父亲黑粗的阴茎不断进进出出,一些液体顺着流了下来,姐姐的BB翻开着,我的精液挂满了B毛。。。

      终于,父亲的怒吼声中,他不断颤栗着打光了子弹,抽出阴茎后他靠在沙发上喘息,姐无力地趴在那儿,屁眼被干得很开,里面的精液溢了出来,渐渐和我的精液混合在了一起。。。。。。噢。。。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