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8, 2014

被綁在床上的媽

  又是一個周末,這個周末可能是有史以來我最緊張的一個。媽媽只上了半天
班就回來了,這是她們的慣例,別人一周休息兩天,她們是兩天半。

  媽媽永遠也想不到今天有可能是她一生最難忘、最恥辱的日子,也沒有發現
我眼光背後的欲念。

  「媽媽,希望我們永遠都不要分開……」我仗著喝了幾口啤酒,一雙眼楮火
一般的在媽媽臉頰上掃來掃去。

  可能目光太炙熱了,媽媽有些不自在,「別瞎說,等你以後成家立業了我們
自然要分開的,到時候你經常來看看我,媽就滿足……」

  「……不……不……我永遠也不要和媽媽分開,永遠……」舌頭漸漸有些大
了。

  赤裸裸的表白讓媽媽感動之余有些不知所措。「今天是怎麼了,盡在這胡說
八道。」媽媽疑惑的看著我,呆了一呆還是起身淋浴去了。

  我不敢待在客廳,怕一時沖動來個霸王硬上弓鬧得不可收拾。走進了臥室打
開監視器,心中充滿矛盾,一方面充滿興奮與期待,另一方面又怕事情處理不好
留下難以挽回的後果。

  我曾經想過在媽媽昏迷中一品她的香澤,事後天知地知我知唯獨媽媽不知,
但又覺得這種日子不是人過的,我需要面對面的交流。胡思亂想中媽媽已經進入
臥室,熒光屏上那個熟悉的身影坐在梳妝台前,抬手將杯子中的水一飲而盡。離
子水敷在面部,頭發上的毛巾還未取下就歪倒在床上。我知道,藥效發作了……

  仔細關好窗簾,我將媽媽的身子抱正,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媽媽的肉體,盡管
隔著衣褲卻激動得手心發顫。媽媽渾身癱軟得像一團泥,肌膚上還有水汽,和衣
服沾在一塊。脫掉媽媽的衣褲費盡我九牛二虎之力,渴望了那麼長日子,媽媽的
胴體終于展現在我面前。

  除了三角褲和乳罩外媽媽全身赤裸,肌膚長時間沒有日光照曬白得耀眼。毛
孔細小得看不清楚,媽媽愛吃蔬菜,體內水分充沛顯得皮膚水靈靈的又滑又嫩。

  身材稍顯豐膩,皮膚下一層薄薄的脂肪覆蓋著肌肉,富有光澤和彈性手感極
佳。

  盡管小腹有些微微隆起破壞了勻稱,但糾纏在一起的一雙玉腿還是激起無限
的獸欲。馬上就要侵犯媽媽的嬌軀了,現在收手還來得及。

  略一遲疑,我還是下定了最後的決心。一個人連死都不怕,還有什麼事干不
出來呢?

  我用早就準備好的柔軟布帶將媽媽的手腕、腳腕拉開分別捆在床頭床尾。此
刻的媽媽呈「大」字型被固定住,成為一只待宰的羔羊。固定好手腳後我又拿出
一個黑眼罩蒙住媽媽的雙眼,我不敢在媽媽的逼視下侵犯她,嘴里也系上一根布
條。

  這一刻來臨的時候我居然控制著盡量不踫觸她的肉體,不知是害怕還是別的
什麼原因。一切停當後我才發現由于驚慌失措沒有把媽媽的內褲褪掉,很簡單的
過程我做了很長時間。再解開腳腕的布條褪去內褲恐怕時間來不及了,一切听天
由命吧,誰知道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事。

  媽媽的身軀動了動,可能藥效快要過了。事已至此,想不干也來不及了。我
忽然鎮定下來,將自己的衣褲全部除去,爬上媽媽的嬌軀。手掌游走在媽媽的小
腹,肌膚是那樣的白嫩,我的手掌顯得又黑又粗。

  「……唔……」媽媽好像喉嚨吞咽了一下,頭往旁邊扭了扭。

  濕滑的舌頭滑過媽媽的大腿內側,又沿著一路往上游走,媽媽消瘦的香肩落
下我無數熱情的吻。鎖骨突起,別有風韻。舌頭舔到媽媽脖子的時候明顯感到媽
媽的反應,看來媽媽正在沉睡中醒來。那盤錄像帶我研究了無數個晝夜,媽媽脖
子下方也屬敏感區。

  輕輕撕咬著媽媽的耳朵,熱感明顯傳遞過來。潮紅順著耳朵一直延伸到脖頸,
媽媽的掙扎越來越有力,喉嚨里發出含糊的聲音,也許她以為這是一場春夢吧!

  我的手指移到隆起的陰戶,隔著內褲輕輕摩擦媽媽的那條細縫。

  「…呃…」

  媽媽觸電一般臀部盡力扭在一邊,看來基本清醒了。

  不得不到說話的時候了,我身子前傾爬在媽媽乳峰上,嘴唇湊到她耳邊︰「
媽媽,是我!別怕,沒有其他人……」

  媽媽劇烈的扭著頭顱,似乎想把嘴上的布條掙開。但這是徒勞的舉動。

  「媽媽,原諒我,我想你的身體好久了,我只想好好愛你……你根本想像不
到我有多麼愛你……」

  媽媽激動的把身子盡力挺起,想把我掀下她的身體。盡管手腳被捆住卻還有
那麼大力氣,我明白藥效徹底過了。

  「媽媽,別生氣,別動!我不想這樣的,可我忍不住……你的身體對我是那
麼的誘惑……媽媽,我受不了這種誘惑,你……就成全兒子一次吧……就一次…
…」

  我的話語已經帶了點哭腔,這不是裝出來的,多年以後我依然不明白,那時
候為什麼會特別想哭。媽媽絲毫沒有被打動,換來的是更猛烈的反抗。可惜四肢
被固定得很穩,沒有一絲著力的地方。喉嚨里冒出的一些聲音近乎咆哮。想就這
麼取得媽媽的配合是根本不現實的,我唯一的期望完全寄托在下一步的動作中,

  也許既成事實後……

  顫抖的手指從媽媽背後鑽過去搭在乳罩帶上,不知為什麼媽媽將乳罩系得很
緊,勒在光滑的背脊,扣子處竟然陷進肉里。媽媽頑強的閃躲著,費了好大勁才
解開帶子,隨著帶子的松脫。啊,媽媽的乳房!那一對豐滿、堅挺、圓翹的乳房
如同一對白鴿騰越在我面前。白嫩、光潤的乳峰隨著媽媽輕微的喘息顫動著,小
巧的乳頭如兩粒熟透了葡萄引人垂涎。

  長久以來一直憧憬的媽媽豐滿、圓翹、堅挺的乳房,終于展現在了我的面前。

  這就是在我還是嬰兒時哺乳過我的媽媽的乳房!如今我已經十八歲了,我早
已忘記了幼兒時,吸吮的乳房的模樣。現在我看到只是一對性感的,充滿淫欲的
成熟、美艷的乳房。我微微抖動的手指摸上了媽媽那一對白嫩、光潤、豐腴、堅
挺、圓翹的乳峰。如同觸電般,一陣酥麻從指尖霎時傳遍了全身。媽媽嬌哼了一
聲,不安地扭擺了一身體。我的雙手觸摸著媽媽雙乳,手指輕輕地按揉著。

  「啊!媽媽的乳房真美……」

  我忘我的贊美著,一時忘記了根本沒有征求媽媽的同意。

  這麼飽滿的乳房偏要用小一號的乳罩圍困住,也不知媽媽出于什麼目的。要
不是今天我強行將她們解放,真是太冤枉了。

  趴在媽媽的幾近赤裸的身上,我把臉埋在媽媽高聳乳峰之間,聞著那迷人的
乳香,忍不住把嘴貼上了那光潤、豐滿、柔軟、性感、顫巍巍、白嫩嫩的乳峰。

  我的嘴唇和舌頭吻舔著那深陷的乳壕,從乳房的根部向上吻舔而去。我的舌
尖在媽媽那如熟透了葡萄般飽滿的乳頭的暗紅的乳暈上環繞著,不時地舔舔那對
飽滿的乳頭。

  真沒有到曾經哺乳過我的媽媽的乳房竟也會如些敏感,也許是有近二十年沒
有哺乳的緣故吧,媽媽的乳房如同三十歲左右的少婦一樣性感、敏感。此時的媽
媽已經無法克制住那壓抑了許久的急促的喘息聲和呻吟聲。我貪婪地張開嘴,把
媽媽的乳房含進嘴里,舌尖舔著圓溜溜的乳頭,吸著、吮著、裹著。

  媽媽的乳房是僅次于陰道的敏感區,早在錄像里研究過了,我的手掌一直沒
有脫離對媽媽乳房的愛撫。我張大嘴貪婪的將乳頭含在嘴里,另一只手輕巧的揉
搓另一只乳尖。舌頭裹著乳頭又舔又吸,媽媽的掙扎依然那麼有力,但顯得很凌
亂。時而掙扎時而將胸脯挺起,卻沒有往兩邊試圖掙脫。

  媽媽喉嚨里抗議的聲音越來越弱,鼻息倒粗重多了。我內心狂喜,怕就怕我
努力工作,而媽媽的身體卻一點也不肯接受。如今既然有了反應,總是好事一樁
吧?

  剛才尚存的一絲恐懼完全消除了,我將身子稍微挪開,嘴里還含著乳頭,一
只手卻順著小腹再次摸到了媽媽的禁地。媽媽雙腿被分開固定住,陰道無法閉合,
任我的手指隔著薄薄的蕾絲三角褲上下摩擦。不一會就媽媽有淫水浸濕了一片,
內褲順著陰道口的張開凹進去一條縫,而我的手指就在著細縫處反復揉搓摩擦。

  媽媽徹底放棄了抵抗,也許並不能說放棄,而是全身心投入抵制欲念的戰斗
中。我的色膽又大了幾分,身子脫離媽媽的嬌軀一直往下移動,直到嘴唇踫觸到
那迷人的三角地帶。我把臉貼在媽媽被窄小的三角褲包裹著的那神密、迷人的所
在,隔著薄薄的蕾絲,我感到她陰部的溫度,感受到她渾身在顫栗。媽媽三角褲
的底部已濕透了,不知是汗濕,還是被媽媽從陰道里流出的淫液浸濕的。我被大
自然這精美的造物深深地迷醉了,我吻舔著她光潔的大腿和渾圓、肥腴的豐臀。

  我將媽媽那薄薄蕾絲三角褲撥在一邊,媽媽的整個陰部完全暴露出來,陰唇
上已經有很多淫水,越發顯得陰唇肥美異常。這時一個美艷、成熟、豐腴、性感
的肉體就全部裸裎在我的眼前。這是我在睡夢中無數次夢到過的媽媽的赤裸的肉
體。潔白、光潤的雙股間,濃密、油亮、烏黑的陰毛呈倒三角形遮護著那神密的
山丘和幽谷,滑潤的、暗紅色的陰唇如天然的屏障掩護著花心般的陰道口——我
就是從這里降生到這個世界上來的——陰道口的上方,那微微突起的是豆蔻般的
陰蒂。我欣賞著,贊嘆著,仿佛故地重游,忍不住把臉埋進媽媽的胯間,任蓬松
的陰毛撩觸著我的臉,深深地吸著成熟、性感的女人陰部所特有的、醉人的體香,
我用唇舌舔濕了她濃密的陰毛,吻著微隆的陰阜,吻舔著肥厚、滑潤的大陰唇,
用舌尖分開潤滑、濕漉漉的小陰唇,這曾是我來到這個世界上所必需經過的門戶。

  吻舔著小巧如豆蔻的陰蒂。

  那一刻媽媽的嬌軀亂顫,鼻息驟然加重。舌頭探進蜜穴後馬上順著柔嫩的陰
道壁舔舐起來。

  媽媽那小巧的陰蒂被我吻舔得堅挺起來,我于是又把舌尖頂進媽媽的陰道口
里,輕輕攪刮著那帶有褶皺的陰道內壁——這是我十八年來到世界上的通道。

  我捧著媽媽白嫩、光潔、肥美的豐臀,舌頭盡可能長地用力探進媽媽的陰道
里,吸吮吻舔著她滑潤、嬌嫩陰道內壁。媽媽的陰道真是奇妙——內壁既滑嫩又
帶有褶皺(後來我才听說,大凡是淫蕩的美女都天生是這樣的)。從媽媽的陰道
深處一股股淫液已像溪流潺潺而出,媽媽全身如同觸電般震顫著,下意識地彎起
圓滑光滑潔白的大腿,把豐腴的肥臀抬得更高,這樣我更能徹底地吻舔吸吮她的
陰道口和陰道內壁。

  「……嗯……」

  媽媽終于發出了我期待已久的呻吟。這時媽媽的陰蒂已經充血勃起,如同豆
蔻般玲瓏,我非常輕巧的含在嘴里,生怕用力過猛會引起媽媽的疼痛。

  伴隨著一陣陣身體的顫栗,從媽媽的陰道深處流淌出一股股淫液,把她的陰
道內外弄得滑潤、粘糊糊的,弄得我滿臉、滿嘴,那一股股淫液順著會陰流向肛
門,在雪白、肥嫩的屁股映襯下,那小巧、暗紅色的肛門如含苞待放的淡紫色的
菊花花蕾,讓人心醉。啊,這是媽媽美麗性感的屁眼!

  媽媽的欲念在我堅強的挑逗下終于激發,上次她自慰的錄像幫了大忙。要不
是我事先研究過她的敏感區域,費了很多功夫刺激乳房的話,媽媽不會那麼快就
進入狀態。淫水一陣比一陣凶猛大量涌出。先是混濁然後清澈,先是粘稠然後稀
薄。是該進入的時候了,很快我就將用陰睫將媽媽徹底征服,成為我的母親兼情
人……

  我坐起身子,將媽媽左腳上的繩子解開。隨時防止媽媽玉腿解放後會朝我奮
力的一蹬,小心的抓起腳腕將內褲沿著膝蓋扒下。盡管這只腿完全在我的引導之
下,但我總覺得媽媽曲起膝蓋,將整只美腿從內褲中掙脫出來倒有幾分配合的成
份,只是表面上看卻是由我完成。

  媽媽一只腿完全解放了,內褲褪到另一只還捆綁著的腳腕上。媽媽立刻將兩
腿並攏,夾緊自己的雙股。我輕輕輕媽媽的雙膝分,似乎未遇到很明顯的抗拒,
媽媽的大腿就分開了,半跪在媽媽雙腿間,粗大的、長長的,硬梆梆的陰睫頂觸
在媽媽的雙腿間,圓潤光滑碩大的龜頭在媽媽兩條白嫩嫩光潔細膩的大間踫觸著,
一陣陣觸電般感覺從龜頭傳遍全身,這時我感覺到媽媽的身體也一陣陣地顫栗。

  媽媽在我的身下輕輕掙扎著,但我已明顯地感覺到了媽媽的掙扎有些半推半
就的意味了,抓住這個機會,我很輕松地把陰睫對準她濕漉漉的陰道口插去。當
我陰睫碩大圓潤光滑的龜頭頂觸在媽媽的陰道口時,媽媽又掙扎了一下。

  「媽媽,我要插進去了……」媽媽頭顱劇烈的左右搖晃,似乎在最後阻止她
膽大妄為的兒子。

  我陰睫的龜頭慢慢擠進媽媽緊緊的、滑滑的陰道口,進入的那一刻媽媽渾身
突然僵挺一動不動,像是不敢相信世界末日的來臨是如此之快……媽媽的滑膩富
有彈性的陰唇緊緊地把它包裹住。

  「哦,媽媽,親愛的媽媽,十六年,我從這里來到這個世界上,如今你的兒
子又回到了生養他的神秘的世界。」我動情地對媽媽說。

  媽媽的周身顫栗著,不再掙脫了,秀目微微閉上,從眼角流出了兩行晶瑩的
淚,微張的紅潤的小嘴里輕輕發出一聲快意的輕哼。媽媽的陰道緊緊湊湊的,我
的陰睫慢慢地往里插著,媽媽真是個天生美艷的尤物,陰道不僅緊、而且長,陰
道壁還有很多褶皺,十六年前我就是從這里來到這個世界上的。

  媽媽的陰道包裹、套擼著我的陰睫,當我的陰睫全部插進她的陰道里,龜頭
頂觸著陰道盡頭那團軟軟的、曖曖的、似有似無的肉時,隨著我硬梆梆、粗、大、
長的陰睫強有力的插入,媽媽的兩腿已經分開,扭擺著腰臀配合著我陰睫的抽送,
我輕輕吻舔著媽媽秀美的面孔上那如同盛開的荷花上的露珠般的眼淚,當我去吻
她那紅潤、香甜的小嘴里,她也迎合著,並把那丁香條般的舌頭伸進我的嘴里輕
輕攪動著。

  我用力抽插著陰睫,粗大的、硬梆梆的陰睫在媽媽的陰道里抽動著,好久沒
有承受過雨露的媽媽,久曠的陰的道里突然插進去一根年輕的陰睫,而且漲得滿
滿的,在我還沒有抽插幾下的時候,媽媽就開始快意的呻吟起來,肥美的豐臀扭
擺著,陰道深處流瀉出更多的淫液。媽媽的陰道壁收縮著,夾迫著我的陰睫,我
每抽插下一次陰睫,媽媽就快意的哼叫一聲。

  「……嗯……」

  媽媽喉嚨發出美妙的聲音,這次深入將她從夢幻中喚醒,而我的龜頭已經觸
摸到子宮頸。從那一刻起,媽媽戰栗的嬌軀一直伴隨著我的抽插。

  每次抽插都能給我巨大滿足,這畢竟是在插媽媽的陰道里啊。雙手撐在媽媽
香肩兩側支起上半身,我慢慢騰出一只手扯脫媽媽的眼罩。這雙噙著熱淚的眼楮
緊緊閉著,似乎不願意看到眼前這場人間亂倫悲劇。自己的親身兒子趴在她身上
強奸著自己,陰睫在曾經降生的通道里左沖右突。

  「哦!媽媽,這感覺…真美……」

  粗長、硬梆梆的陰睫將媽媽依然固定住的嬌軀頂得前後搖晃,真是不可思議。

  我唯一的解釋就是媽媽在不自覺迎合我的撞擊,偏頭一看,媽媽那只解脫的
美腿微微卷曲著,性感的腳尖繃的緊緊的向內彎曲。

  這一發現令我精神振奮,左手架在媽媽腿彎內一推,媽媽的一只美腿張得更
開,小腳拍打著我的胸膛。淫蕩的姿勢令我陰睫插得更深,每次直搗花蕊。

  我知道只有讓媽媽盡情享受到性愛的快樂,她才會離不開我,我也知道,這
天晚上我惹了多大的禍,只有用盡全力讓媽媽快活,才能化解。

  我這樣想著,身子從媽媽的胸上挺起來,趴在媽媽的兩腿之間,把媽媽那條
自由的腿扛在我的肩上,身子用力向下壓去,用力抽插陰睫,每一下龜頭頂觸在
她陰道盡頭那團軟軟的、似有似無的肉上,每抽插幾下,我還要停下來,把陰睫
深深地埋進她的陰道里,不時將扭動幾下屁股使龜頭在那團軟軟的、暖暖的、若
有若無的肉上研磨幾下,只插得她嬌軀顫抖。

  媽媽也許好多年不曾享受過如此粗長壯碩雞巴的抽插和如此銷魂的性交技巧,
被我這陣猛插猛抽干得嬌軀一陣陣顫動,銷魂的叫聲斷斷續續地從她的喉嚨里傳
出來。媽媽的小腿一下一下敲打著的肩膀,小巧縴柔的腳不時敲在我的臉上。

  和親生母親作愛可以說犯了大忌,但正因為違反了通常意義的規則我反而覺
得非常刺激。那種瘋狂的快感令我全身興奮得發抖。媽媽隨著我的大力抽插喘息
越來越不加掩飾,喉嚨發出陣陣銷魂的呻吟。在媽媽的嬌喘下我已經完全失去控
制,用盡渾身力量作著最後的沖刺。媽媽感受到我的瘋狂,極不情願的扭動著屁
股。

  媽媽的一條腿腿被縛在床欄上,另一條腿扛在我的肩上,我快速有力、九淺
一深地抽插著陰睫,媽媽被我這一陣抽插得欲仙欲死、秀臉酡紅、嬌喘連連、媚
眼如絲、香汗淋灕、骨酥筋軟。

  媽媽隨著我陰睫猛烈的抽插顛動著,陰道有節奏地收縮著,套擼、夾迫著我
的陰睫。我的陰睫從龜頭傳來一陣陣麻癢,如電流般從龜頭傳遍全身。

  媽媽仿佛知道我已達到了高潮,不知有意識還是下意識地用力提起肥美的豐
臀拼命上挺,扭動迎合著我動作,陰道和陰唇有力地收縮著一吸一放地套擼、夾
迫著我陰睫。

    「媽媽……親愛的媽媽……我要射精了……射精了……啊……我要射在媽媽
的身體里……啊……啊……啊……」

  媽媽的身體一陣猛烈的顫動,陰道內壁和陰唇收縮著有力的套擼、夾迫著我
的陰睫,這時仿佛從媽媽的陰道深處奔涌出一股熱流強勁地沖擊著我的陰睫的龜
頭。這時一種觸電般的感覺從中樞神經傳出,傳遍了全身,最終集中在龜頭上,
剎那間我感到陰睫龜頭酥麻難耐,陰睫用力向媽媽的陰道深處插去,渾身顫栗著,
一股股熱流從各處神經元快速地流向陰睫,終于精液急射而出,強經地射入媽媽
的陰道深處。

  我的陰睫在媽媽的陰道里一跳一跳地有力的撅動著,媽媽的陰道內壁和陰唇
也有節奏地收縮著。我和媽媽倆人同時到達了性交的高潮。

  在媽媽迷一般神秘,夢一樣美麗的陰道里,射注進了我的精液。我的射精持
續了大約將近一分多鐘,當最後一滴精液射進媽媽的陰道里後,我趴在了媽媽柔
軟的肉體上,射過精的陰睫依然插在媽媽的陰道里不時撅動一下。媽媽的陰道也
拼命夾裹著我的陰睫,是那麼有力,套裹得我的陰睫的根部隱隱作痛。媽媽渾身
繃緊的嬌軀也瞬間放松下來。汗液將我們的裸體彼此緊緊粘在一起……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