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8, 2014

【瓜棚里的亂倫】

  中午,天上沒有一絲雲彩,火熱的太陽無情地烘烤著大地。

  瓜棚里雖然沒有被太陽直接照曬著,但也熱得難受,感覺空氣干得就像劃一
根火柴都會燃著似的!地里的西瓜快要成熟了,為了防止別人偷瓜,這些天來我
一直住在這簡易的瓜棚里,白天忍受酷熱夜里忍受蚊蟲叮咬,真是苦不堪言。但
這片瓜地是我們全家的命根子,家里等著這些西瓜上市賣點錢來給臥病在床的父
親看病,這些年來父親的病已經耗盡了家里的所有積蓄,而父親的病卻不見有什
麼好轉。父親的病是家里巨大的經濟負擔,如果不是因為給父親治病花光了家里
的錢,我和妹妹都應該和其他同齡的伙伴一樣舒舒服服的在學校讀書。我還清楚
地記得前年高考結束後,我高高興興地把大學錄取通知書拿到家里交給媽媽的情
景。媽媽用顫抖的手握著錄取通知書,流著淚看著我說︰“阿德,媽媽對不起你
……媽媽……沒有錢供你讀書……。”

  當天就晚上我把那張凝聚著我的心血和希望的錄取通知書一點點地扯成碎片,
丟在離家不遠的那條小河里。我雖然沒有繼續讀書了,但十多年的學習生活卻使
我養成了愛看書的習慣,在瓜棚里那張用木棒扎成的簡易床上,就堆滿了各種各
樣的雜志和小說,這些書當然都是我從地灘上買的減價書。在看守這片瓜地的這
些日子里,我翻來覆去的看這些書打發時間。

  今天的天氣太熱了,我脫掉了全部可以脫下東西,身上只留下一條黑色的短
褲。我躺在自己用木棒扎成的“床”上,拿起那本不知看了多少遍的成人小說慢
慢看起來。在不知不覺中,我又一遲陷入了書中描寫的那一家人亂倫的幻覺之中。

  “阿德……吃飯了。”媽媽的叫聲使我從幻覺中清醒過來。

  媽媽手里提著飯盒,臉上的神情顯得有些不自然。原來,我在看書的過程中
不知不覺地把手伸進了褲衩里握著自己胯下那根硬梆梆的肉棒。我邊忙把手從褲
衩里抽出來,不好意思地說︰“媽,您……您什麼時候來的?”說話間,我放下
手中的書從小床上跳下來,從媽媽手中接過飯盒。媽媽笑了笑說︰“來好一會了
……看的什麼書啊,……看得這麼入迷?”媽媽一面說一面在小床上坐下來,隨
手拿起那本小說。我心里一驚,想制止媽媽拿書,但轉念一想很快打消了這個念
頭,蹲在小床前把飯盒放在地上小心地打開蓋子。飯盒里裝的是四季豆煮的稀飯,
我端起飯盒坐在地上拿起飯盒里的小勺小心地吃起來。我一邊吃一邊用眼楮的余
光觀察媽媽,發現她坐在小床上拿著我剛才看的那本小說一頁一頁地翻看。由于
我是坐在地上的,媽媽裙子下面兩條雪白的大腿正好映入我的眼簾中……。

  半個多小時過去了,飯盒里的稀飯已被我吃了個精光,而這時我兩腿之間那
根又粗又長的陰睫早已硬得像木棒一樣讓我難受。我放下飯盒,偷偷脫掉身上唯
一剩下的那條褲衩,從地上站起來。

  “阿德,……你哪里弄的這種壞書啊,以後不準……”媽媽發現我站起來了,
放下手里的書對我說。媽媽的話只說一半就停下來了,因為她突然發現我竟然赤
裸著身子!

  媽媽的臉一下子紅到耳根,吃驚而又生氣地說︰“阿德,你要干什麼?……
快把褲子穿上!”

  媽媽一面說著一面就要從小床上下來,我一顧一切地撲上去把媽媽按在床上,
隨即把手伸到媽媽的裙子下面抓住褲衩往下脫。媽媽奮力反抗著,用雙手猛力地
推我的胸部,想把我從她身上推開,嘴里不停地喘著氣說︰“阿德……你……你
不能這樣……我……我是你媽媽呀!”然而此時的我早已失去了理智,我一聲不
吭地將媽媽死死地壓在床上,用力一扯將她裙子下面的褲衩扯了個稀爛。接著,
我強行扳開媽媽的又腿,猛地一下將硬梆梆的陰插進媽媽的體內!

  “啊!……”媽媽悲嚎一聲,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癱在床上,淚水像斷線的
珠子從她的眼眶中滾出來。

  這是我第一次將陰睫插入女人的體內,而這個女人竟然是我的媽媽!

  強烈的刺激使我渾身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我感到媽媽的陰道內壁又熱又滑
把我的粗壯的陰睫裹得緊緊的,而我那碩大的龜頭也插到了媽媽陰道的底部,牢
牢地頂在媽媽的花心上。我輕輕擦去媽媽臉上的淚水,激動地說︰“媽媽,爸爸
已經有四年多……沒有讓你快樂了,今天……就讓兒子代替爸爸讓你快樂吧!”
`

  說完,我抽動著粗壯的陰睫開始了和媽媽的第一次性交。

  在我越來越快的抽送下,媽媽開始呻吟起來。沒多久,媽媽伸出雙臂將我的
脖子緊緊摟住,眼楮睜得大大的看著我,張開口一面呻吟著一面不住地喘氣。我
趁勢低下頭去用灼熱的嘴唇堵住媽媽的張開的口,把舌頭伸進媽媽的口中,媽媽
的舌頭隨即伸過來像蛇一樣和我的纏在一起。十多分鐘後,我的陰睫在媽媽的陰
道內猛烈地抖動起來。在猛烈的抖動中,一股股熱乎乎的精液從我的陰睫尖端激
射而出,射入媽媽的陰道深處。

  射精後,我把陰睫從媽媽的陰道內拔出來,站在小床前惶恐地看著媽媽。媽
媽從小床上下來理了理凌亂的頭發,默默地提起飯盒走出瓜棚。看著媽媽蹣跚離
去的背影,一種愧疚和負罪的感覺在我心中油然而生。、

  媽媽走後我從地上拾起短褲穿在身上,坐在瓜棚里呆呆地看著天上的雲。我
的心被深深的愧疚和負罪感煎熬著,我不敢想像媽媽回家後會發生什麼事,不知
道媽媽會不會把剛才發生的事對爸爸說,更不敢想像生病中的爸爸知道這件事會
產生什麼樣的後果!有好幾次我想偷偷回家看看,但每次都又退縮了,因為我不
敢面對想像中那種可怕的後果。我就這樣呆呆地坐著,直到太陽慢慢地落到山的
好一邊,直到我看到妹妹提著飯盒從遠處朝著瓜棚走來。

  妹妹今年十六歲了,正是一個女孩子最愛打扮的年齡,然而是她身上穿著的
卻是三年前她十三歲生日時媽媽為她買的那件米黃色連衣裙。這件裙子現在穿在
她身上已經不合身了,也正是這樣一件不合身的裙子反而使她成熟的身體看起來
更加輪廓分明。看著妹妹身上這件不合身的裙子,我感到一陣莫明其妙的酸痛。
妹妹比我小八歲,是典型的計劃生育產物,當初父母為了生她,還被罰了一千多
元錢。也正因為這樣,她從小就被父母寵著,如果不是因為爸爸生病花了很多錢,
她肯定是左鄰右舍里打扮得最漂亮的女孩。

  “明芳,媽媽今天中午回家……沒有說什麼吧?”妹妹剛走進瓜棚,我就試
探著問。

  “沒說什麼啊,哥……乍了?”妹妹用疑惑的目光看著我說。我暗暗舒了口
氣,有些心虛地說︰“沒……沒什麼,我隨便問問。”說完,從妹妹手中接過飯
盒。

  打開飯盒,一股香氣撲鼻而來。我仔細一看,飯盒里炒的土豆絲上面竟然有
幾塊香噴噴的瘦肉!

  “今天,……咱們家吃肉了?”我用疑惑的目光看妹妹問,因為在我們家里
已經好長一段時間沒吃肉了。

  “你就得意吧,”妹妹眼楮里流露出一絲嫉妒︰“媽說,你在這里守西瓜很
辛苦……專門慰勞你的!”听到妹妹這樣說,我心里懸著的一塊石頭終于落下來
了。我順手從飯盒里抓起一塊瘦肉,笑著對妹妹說︰“芳芳,你今天給哥哥送飯
也很辛苦……哥也慰勞一下你好不好?”妹妹嫣然一笑說︰“哥,……還算你有
良心。”說完,妹妹張開口等我喂她。看著妹妹那嬌憨可愛的樣子,我心里不由
得一動,連忙把肉送進她的嘴里。看著妹妹慢慢咀嚼著,把那塊肉咽下肚里,我
連忙又抓起一塊肉遞過去。妹妹搖了搖頭,說︰“哥,我不吃了,還是你吃吧。”

  “吃吧,這個……是哥獎勵你的。”我把肉遞到妹妹的嘴邊往她嘴里塞,就
在這時我突然發現自己心里很喜歡看妹妹吃肉的樣子。

  妹妹只好張開嘴讓我把肉喂進她口中,一面咀嚼著一面說︰“哥,你快吃吧,
天快黑了……我還要回家去哩。”說完妹妹轉過身去坐在那張“床”上,順手拿
起一本書翻看起來。

  老天,妹妹拿起來的正好是那本成人小說!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