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7, 2014

征服美艳的护士妈妈 ~ 5

             第五章再战值班室

********************************************************************

  新增出场人物表:陈洁:女(离异)29岁身高160体重48KG护士

              (母亲的同事)

********************************************************************

  礼拜一的日子就是这么的不好过啊,坐在教室我连打着哈欠,整个人也是无
精打采。腰部传来的阵阵酸痛不断的提醒着我,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不过我想大概女人的耐力和恢复力是比男人要厉害的多,至少今天早上看到
妈妈做饭的样子还是那么的精神奕奕,和我没睡饱的样子完全不同。

  「你小子,这上礼拜怎么了,突然匆匆忙忙的跑了,连露营都没去。」

  正当我要睡着的时候,同桌捅了我下,悄悄的问我。

  我当然不会把实情告诉他,于是没好气的答道。

  「哥突然有点急事,难道不行么。」

  那小子还好有点识趣,知道我不想说,也就没再问了,而是给我讲了一堆露
营有多好玩,我没去有多可惜之类的。

  我心中暗想,我做的事情才是爽的你无法想象的呢,当然我不会说出来就是
了。看着他越说越来劲的样子,我也懒得理他,便开始装死睡觉了。他说着说着
也是自感没趣,嘴里嘟哝了几句不知是什么东西,也就不说话了。

  我在脑海中不断的回忆着这两天的美事,那美妙洁白的身躯,那销魂的叫声,
都让我不禁的咽着口水。不过紧接着的烦恼就来了,听妈妈的描述貌似爸爸这周
五就要到家了,虽然说的时候没有爸爸要回来的那种兴奋的感觉,不过我也知道,
如果爸爸回来的话,我的行动肯定会受影响。

  而且我认为爸爸是否真的有外遇了,这事也值得思考。因为我和爸爸一起出
去旅游过,所以从他和自己朋友的言谈中知道,爸爸会出轨的可能性基本没有,
所以妈妈误会的几率就比较高了,那样知道自己误会爸爸后会做出什么样的行为,
这也是我的一个不安因素。

  这短短的几天如果想将妈妈彻底的驯服我感觉可能性基本渺茫,至于能不能
再做几次爱,这是我当前所要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还有就是让妈妈对我的好感
不断的加深,至少不能是可有可无的那种,要让妈妈觉得,割舍掉我会让她有说
不出的痛苦才行。

  想了整整一整天,也计划了整整一整天,说实话,还是没有什么特别好的主
意,去宾馆开房,虽然我已经准备了假身份,能够避免爸爸查的麻烦,不过个性
保守的妈妈会接受去的概率我想最多只有50% ,而且也存在被外人看到的风险,
我们这城市真的非常小,遇到熟人的几率那么高的情况下,妈妈同意开房的概率
就基本为零了。

  正常的上学日,我当然也不能造就妈妈一个人在家的情形,从而在自己家和
妈妈再次发生性关系的可能性,也基本被否定了。打野战那种情形那就更加的不
可能了,算来算去,我绝的现在只剩下在妈妈的值班室和妈妈做了,这也是我和
妈妈第一次发生性关系的地点。如果又遇到妈妈一个人值班这种美事,那成功的
概率可高的很呢,我坚信,在我的甜言蜜语的攻势下,还是能让妈妈答应的。

  因为毕竟艰难的第一次已经迈过去了(当然强行上的那次不算)。这心结一
旦打开后,可以做的事情就变多了,所以说对女人最难的就是打开心结,一旦打
开了女人的心结,我们就能对女人进行慢慢的培养了。

  说来也巧,今天学校举行什么活动,我们很早就下课了,一下课我就来到了
妈妈的医院。美其名曰来看看妈妈,顺便接妈妈回去,其实很巧的是,这次考试
的成绩下来,我考了80多,这可是破天荒的事情,看来我的努力还是有作用的。

  我准备也给妈妈涨涨脸,顺便可以看看妈妈他们的值班计划。

  果不其然,妈妈看到我成绩后,果然显得惊喜万分,脸上的笑容别提有多灿
烂了,连连的对我夸奖了一番,还直说晚上要给我做好吃的。也没了平时那份严
肃,不过我想这情景估计持续不了几天,马上妈妈还是会恢复成那个严肃的妈妈。

  正事可不能忘了,我来到值班表前,发现这礼拜妈妈就一天的晚班。不过幸
运女神这次貌似没有像上次那样照顾我,这次妈妈并不是一个人值班,而是和她
同事陈洁一起。看来有必要和妈妈了解下这个叫陈洁的人了,希望她不会成为坏
我事的关键吧。

  晚上到家,果然妈妈做了一顿大餐,都是些我爱吃的东西,边吃还边对我说
「多吃点,吃完了继续好好复习,下次一定要继续保持现在这种成绩,别一次得
了高分就洋洋得意了。」

  听妈妈这么说着,虽然满桌子的美味,不知为什么吃起来就是没味道。边吃
边看着妈妈,好像是在发呆,好像是在想心事。

  「妈妈,爸爸好像礼拜5就要回来了吧。」

  听到我这么说,我明显感觉到妈妈的肩膀抖动了下,像受到什么刺激一样。

  「恩。」回答我的只是这冷冷的话语。

  我知道妈妈还在纠结爸爸那事,也便不自找没趣了,吃完饭赶忙溜回了自己
的房间。妈妈刚才被我那么一搞,心情明显被我弄的很不好,在我胡思乱想的事
情,突然听到了短信的声音,一看时间才6点啊,今天怎么那么早就给我发短信
了,按以往的样子,都是要9点左右才发的呀。

  打开手机,看到的只有「现在有时间么,可以陪阿姨出去走走么。」

  我赶忙回道「今天我们去XX大学那逛逛好不。」

  「好的,那我们一会见。」

  我赶忙把自己打扮好,在我刚把自己打理好的时候,就听到妈妈的声音「妈
妈有事情出去下,你好好做功课,别偷懒。」声音一样给人冷冷的感觉。

  从窗户看到妈妈走出小区的身影后,我赶忙跑出了家门,打了部车,直奔今
天的约会地点。

  很快我就到了目的地,一眼望去,妈妈貌似还没到。不过说实话,大学这果
然是不一样。满眼的美女靓妹,一对对的情侣也是手挽着手,再放眼过去,就是
一片大的树林,听说里面常常有人打野战呢,是个约会的好地点呢。

  就在我不断欣赏路边春色的时候,一个甜美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转眼一
看,果然是妈妈就站在我身后,脸上露出一脸的歉意。

  「对不起啊,小峰,让你等了那么久。」

  「没的事,我也刚到而已。」

  「对了,把你那么急的叫出来陪阿姨,真的不好意思啊,还没吃晚饭吧,阿
姨先带你去吃饭吧。」

  「没的事情,我已经吃过了,不用这么麻烦的。」

  「真的吃了么?和阿姨不用客气,饿到了就不好了。」

  当然不会和你客气了,再说我现在最想吃的是你的肉体,喝你下面的淫水呢,
当然我虽然这么龌蹉的想着,说的话肯定不会那么的龌蹉啦。

  「真的吃了,不骗你阿姨,看看这环境不错吧。」

  妈妈仔细的看了看周围,一对对的情侣路过,街角还偶尔能看到接吻的情侣,
不禁脸一红,道「恩,是不错。」

  「嘻嘻,是个很不错的约会场地吧。」

  说着,也不等妈妈回答,就拉着妈妈的手往前走前。那柔软的感觉,真是摸
几次都不腻啊。就这样,妈妈被我拉着往前走,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静的望着
我,眼睛里充满了柔情,饱含着幸福。不过我感觉好像妈妈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呢。

  「阿姨,怎么啦,怎么这样看着我呢,我脸上有什么么?」

  「啊——」妈妈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连说没什么。

  「阿姨,突然叫小峰有什么事么。」

  「没啦,只是突然想让你陪陪阿姨。怎么,没事就不能叫你么。」妈妈的回
答中充满了娇羞,有点像男女朋友间互相抱怨的样子。

  「哪会哦,阿姨叫我,小峰开心还来不及呢,我还巴不得天天和阿姨这样呢。」

  我用很无辜的眼神盯着妈妈看。

  「扑哧,逗你玩的啦。瞧把你紧张的,阿姨知道你对我好,现在也只有你对
我会这么好了。」说着,妈妈望了望天空,叹了口气。接着就低下了头,我们默
默的并肩走着。

  我知道,妈妈此刻的烦恼,有很大的程度是关于爸爸的事情,现在只是不知
道如何开口而已。我在饭间的一席话让妈妈想到了爸爸即将回来的现实,回来后
可能面对的一些事,让妈妈有些无助。其实那些事后面证明都是妈妈杞人忧天的
想法,不过也正因为这,给了我无限的机会。

  漫步在树林中,妈妈的身影显得更加的飘逸,知道要来大学逛的妈妈,今天
特意打扮的类似校园风,所以显得更加的年轻。我们静静的逛了1个多小时,时
间也快到8点了。除了最初的交流外,我们也没有更多的言语交流,妈妈是不知
道如何开口,而我却是在等着时间的过去。

  因为毕竟太阳还没下山的校园,是干不了什么事情的,而且,在黑夜中的女
人才能更加容易放开心扉,袒露心声。同时也更容易感动,更容易攻陷。

  不过虽然我们没说什么话,但是我们却没有显示出任何的不自然,虽然没有
任何的话语,但我可以感觉到,妈妈的放松,心情也好像好了些。

  走到一颗大树边的时候,我突然将妈妈按在树上,看着妈妈。而妈妈也显然
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疑惑的看着表情一脸严肃的我。

  「阿姨,今天你叫我出来,肯定有什么心事吧,看着我的眼睛,有什么不能
告诉我的么,我不是阿姨最重要的人么,那么有什么应该告诉我啊,我肯定会帮
你解决的燕儿,如果你还把我作为你最重要的人的话。」

  这一串话我一口气说了出来,由于声音有点大,导致了周围的几对情侣不时
的向我们这边看来。妈妈显然没有料到我会说这些,整个人一下子呆住了,眼泪
不自觉的从眼角滑落,看着我,一句话也没说。

  我赶忙用手擦去妈妈眼角的泪水,不安的问道「阿姨,别哭,我不会说话,
你别往心里去。」

  「不是的,阿姨这是感动的?」

  「这就好,那阿姨能和我说说心事不,不然按照阿姨的个性不会那么早约我
的,嘻嘻。」

  「哟,你还知道阿姨个性啊,真是人小鬼大。」

  妈妈边说边低下了头,看的出来,是在做思想斗争,在考虑是不是要告诉我
想法。想了阵后,突然下定决心似的抬起来了头,看着我,缓缓的张开了小嘴。

  「小峰,你知道你叔叔周五就要回来了吧。」

  「恩,我知道了,我记得阿姨告诉过我的。那叔叔回来后是不是小峰就不能
见阿姨了呢。」我这样说着表情显得很是落寞。

  「阿姨不是这个意思,小峰。」看到妈妈急忙解释的样子,我就知道,我在
妈妈心中的地位不算低了。

  「你还记得周五时候,阿姨说的叔叔有外遇的事情吧。」说到周五,妈妈的
声音不由的越来越小,脸也是越来越红,甚是可爱。

  「我当然记得啦,那时和阿姨真的好性福,好舒服呢。」我故意强调了性福
和舒服两字,只见妈妈的脸红到了耳根。

  「恩,阿姨也是。」说这几个字的时候,妈妈的眼神不好意思的望着地上,
声音也是细小万分。

  「不过阿姨想说的不是这个啦。」突然妈妈严肃的看着我,让我差点误以为
妈妈发现了我的身份,恢复到和我一起的样子了呢,不过紧接着的话语,让我悬
着的心,不由的放松下来。

  「阿姨猜想叔叔可能有外遇,不知道回来后要怎么面对,会不会直接和我提
离婚呢。」说着说着,妈妈的声音越来越小,眼泪也貌似在眼眶中回转。

  我一把将妈妈抱在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妈妈的长发,轻声的说道「阿姨,不
要胡思乱想,说不准到时也是瞎操心呢,一切等到时才会知道么。燕儿,我会一
直在你身边的,无论今后发生什么,所以不用那么害怕的,天塌了还有我帮你顶
着。」这话我说的无比的真诚,以至于妈妈看向我的眼神更加的温柔。

  就是这样,我要让妈妈将我作为她的依靠。我的目的是为了代替爸爸成为妈
妈心中的擎天柱,只要能成功,那么爸爸回来,再发生什么不确定因素,我也能
慢慢将妈妈调教成自己想要的那样。因为什么东西都能倒,如果擎天柱倒了,那
么世界也将完了。

  现在爸爸是妈妈的擎天柱,所以妈妈才会那么的手足无措,这也是我取代爸
爸成为妈妈新的擎天柱的最好时机。

  一缕皎洁的月光透过树叶映照在了我们身上。妈妈闭上了眼睛,献上了自己
的红唇。只见我们间的距离越来越短。两片嘴唇渐渐的完全的重叠在了一起,牙
齿与牙齿的摩擦,舌头与舌头间的交错,彼此的唾液不断的交互着,述说着彼此
的思念。

  随着不断的亲吻,我听到了妈妈从鼻中传出了沉重的喘气声,我知道妈妈也
开始有点动情了。于是手便开始在妈妈身上不老实的抚摸起来,妈妈的呼吸变的
越来越急促,当我的手伸进妈妈衣服,开始抚摸乳房的时候,突然妈妈将我推开
了。

  眼神有丝丝的凌乱,呼吸尚未平复,使得妈妈的胸脯还是不断的起伏着,凌
乱的头发,配合着不整的上衣,这场景,让我不禁大咽了口口水,身上的老二也
早已是高高的抬头。就当我准备继续对妈妈进行攻势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妈妈的
声音。

  「小峰,不好意思,在这阿姨不习惯,好害羞,今天就这样吧,阿姨心里舒
服多了。」

  听到这,我心中不禁一惊,这煮熟的鸭子岂不要飞了,没想到妈妈在那种状
态下,还能那么快恢复理智,压住情欲,这点看来我是失策了。

  「对不起阿姨,刚才是小峰不好,才会那样的。」我装的快要哭的样子。

  果然这招对妈妈来说,是百试不爽。

  「阿姨没怪小峰,说实话刚才阿姨也差点忍不住,小峰不用自责的。」

  「阿姨,等叔叔回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和阿姨亲热,所以小峰想——」

  我这样说着,看着妈妈的反应,当然还是装的小孩纯真的样子。果然这话好
像触动了妈妈,只见妈妈突然安静了下来,紧皱着眉头。我知道,妈妈那样子肯
定是在做什么重大的决定,在思考着什么。过了没多久,只见叹了口气,缓缓说
道。

  「也罢,你还真是我的小冤家,后天阿姨值班,你到时还是到我的值班室来
找我吧。」

  说到值班室,妈妈明显的想到了那次的情景,所以声音也是越来越小。

  「好棒哦,谢谢阿姨,小峰最爱阿姨了,要对阿姨一辈子好。」

  「扑哧,又说傻话,我看你就这嘴甜哦。」

  「哪有,我说的可都是真心话,不信你看看。」

  说着我顺势做着比划,看着我的动作,妈妈也不由的笑容更胜。

  「不过这次阿姨值班不是一个人,还有阿姨的同事,所以你到时要小心点,
别被她发现了。」

  「恩啊,知道了,我一定会注意的,不过话说阿姨那同事是怎么样的人呢?」

  随着我的提问,妈妈一下子沉默了下来,然后缓缓的说道。于是乎我也终于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原来妈妈的同事陈洁,和她老公属于是闪婚、闪离的那种。认识不到一个月
就结婚了,然后又是不到一个月就离了。结婚前没发现他老公有打人的倾向,没
想到结婚不到一个礼拜就动手了,第一次事后拼命道歉所以才原谅了。没想到她
老公本性难改,再接下去的几个礼拜还是多次动手。她就不管老公怎么道歉就毅
然决然的离婚了,离婚到现在也好几年了,至今还没有再结婚。

  对于这事妈妈感到很愧疚,因为当初给他们当红娘的就是妈妈。虽然事后陈
洁告诉妈妈没什么事的,但是妈妈还是相当的自责。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不过说实话,这陈洁虽然长的不是什么倾国倾城,但也
算是相当的不错了,如果有机会能一亲芳泽,那也是相当愉悦的事情。而且那么
多年没有男人疼爱,不知道那方面的需求是怎么解决的,我越想越激动,不过马
上止住了胡思乱想。连眼前的妈妈也没搞定,竟然又开始想别的了,贪多嚼不烂
那个道理我还是懂的,再说搞定一个女人需要多种机遇,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所以眼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将妈妈攻略了。

  「阿姨,别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再说你原来也不知道那事么。」

  「谢谢你,小峰,都那么多年过去了,阿姨也好多了,只是想有机会再帮小
洁介绍个真正好的而已,毕竟她这样一个人也不容易。」

  「恩,不过阿姨,咱们现在不想那些,想些快乐的,你想小峰至少不会成为
那样的人,会一直疼爱燕儿的呢。」

  「你就是嘴贫。」

  「我的嘴还甜呢,不信你试试。」

  说着,我没等妈妈说话,就亲了上去,并且紧紧的抱住了妈妈。我感到妈妈
的身体也渐渐的放松了下来,享受着亲吻的乐趣。

  我知道今天要想在野外拿下妈妈,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不过让妈妈答应了周
三再亲热的事情,也算是大功一件了。并且还得到了陈洁的信息,对我来说今天
的收获已经不可谓不大了。

  所以为了避免妈妈产生反感,再接下来的时间,我也没对妈妈进行更进一步
的尝试。因为我现在知道了,妈妈所能接受的最大尺度在哪里。不过我相信在我
的不断努力下,妈妈所能接受的尺度也会越来越大。我现在所需要的只是时间而
已,而我现在最缺少的也恰恰是时间。

  我们逛到10点多后,我就帮妈妈打了部车,还特意提醒司机开慢点,小心
点。司机也打趣的说道,会安全将你女朋友送到家,放心。坐在后排的妈妈也开
心的笑着。

  送走妈妈后,我赶忙又打了个车,直奔回家,在路上还不断的叫司机快点。

  总算最后还是赶在妈妈到家前提前进了房间。其实我让那司机慢点除了哄妈
妈开心,让她觉得我关心她之外,最重要的还是为自己争取时间。

  毕竟让妈妈先回来,发现自己不在家的风险太高了,不过总的来说,还算好,
看来今天又不能洗澡了,这么晚洗澡妈妈肯定会怀疑。过了会就听到妈妈回来的
声音,再一会就听到妈妈进了自己房间。看来这么晚,妈妈也不会主动来我房间,
那我以后也就不用那么赶了,不让妈妈察觉到回自己房间的本事我还是有的。

  等待的日子往往是煎熬的,虽然只是隔一天的时间,礼拜2的日子还是一样
的煎熬,整个一天都过的感觉浑浑噩噩的。

  终于礼拜3来临了,一早我就在学校开始了期待,期待着晚上的美事。这应
该是爸爸回来前最后一次和妈妈做爱了吧,我可要好好利用这次的机会,可不能
让今晚成为最后一次,那就悲剧了。

  早上出门前,看妈妈的表情貌似没什么不一样,还是和平常一样的冰冷,只
是在我出门的时候,冷冷的告诉我,晚上她要值班,让我自己解决晚饭。和平时
爸爸不在家,妈妈晚上值班一样,丝毫没有感觉出晚上要进行人肉大战的感觉。

  我不禁对妈妈的心理素质更加的钦佩了,心理想的竟然脸上完全看不出来,
如果不是我采取这一系列的行动的话,我估计永远不可能知道妈妈的另一面,并
且我自认为做不到妈妈那样,表情不上脸。

  整整一天,我除了上课外,满脑子都在想晚上的事情,想着晚上该如何在妈
妈身上耕耘,并且如何引导妈妈,再爸爸回来后继续保持这种关系,还有就是不
断加重在妈妈心中的分量。不过我自认为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能占据妈妈那
么大的分量已经是十分了不起的成果了,至少在计划开始前,我不认为我会得到
那样的成果,效果能那么好。

  漫长的一天终于过去了,我悠悠哉哉的回到了家,打理好自己,现在的我,
倒没了早上那种兴奋感,越到能实现的时候就变的越淡定了,我倒很意外自己会
这样。看着镜子中的这张脸,我不禁暗自想,到底什么时候能脱掉这个面具,真
正和妈妈干一炮,不过暂时还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不过我也不急,反正时间还那
么久,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冒出灵感,这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呢,所以不是火
烧眉毛的问题,我一般不会操心太多就是了。

  出门前我把作为情趣用品的耳罩和手铐顺手带上了,我想今晚说不准能用到
这个,说不准会增加不少乐趣呢,如果用不到带着反正也不亏,为了进一步征服
妈妈,我要开始让妈妈了解情趣用品了。当然对于这个,不能一开始就用按摩棒
什么的,那样说不准会吓跑妈妈的,还是让妈妈慢慢接受来的好。

  来到医院,我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妈妈的值班室,轻轻一推门就开始了,妈妈
果然还没过来,眼前的景色让我不禁怀念万分,这和我第一次强上妈妈的摆饰几
乎一模一样,熟悉的床,熟悉的位置,熟悉的味道。只是上次的激烈运动留下的
痕迹早已经消失了,床显得那么干净,而不是那么的凌乱。

  就在我怀念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不知道另一个值班室在哪,我记得好像两
间值班室离的很近的样子。果不其然,对面就是另一间值班室,用力推了下,门
是紧锁的,不过想想也是,如果不是妈妈知道我会早来而没锁门的话,肯定也是
房门紧锁的。

  不过这医院值班室的隔音效果不知道如何呢,不知道到时妈妈的淫叫会不会
惊到妈妈的同事,我就不得而知了。我当然也不会笨到提醒妈妈那事,而让妈妈
克制自己的性欲呢,今晚我可是准备和妈妈大干一场呢,所以呢我还特意准备了
点春药给妈妈,让妈妈身体更加的放的开,从心理不能征服妈妈,至少要先从身
体上征服妈妈吧。准备好一切后的我,就开始安心耐心的等待着妈妈的回来。

  过了好一会,我听到了隔壁的开门声,只见陈洁一袭护士装的打开了对面的
房门,紧接着是关门声。说实话看着穿护士装的陈洁,我还是很激动的,也许我
对护士服的女性免疫力比较低的关系吧,如果有机会能一亲芳泽就好了,我暗自
想着。

  看看时间,还不算晚,看来妈妈是故意让陈洁早回来休息的,为了让她早点
睡,这样我们激烈的肉搏战就不容易被发现了,看来妈妈也还是考虑的很多的,
至少也考虑到了被听到的风险。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就在我快打瞌睡的时候,
房门打开了,只见妈妈从外面缓缓的走了进来。

  我赶忙起身,迎了过去,刚才的睡意也早就荡然无存。妈妈看到我也是朝我
露出了笑容。我们好似许久没见的情侣一般,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双唇紧贴的
相互亲吻起来。全然没有注意到,房门只是掩上了而已,并没有关实。

  我们相拥着来到了床边,看到我这猴急的样,妈妈笑道「瞧你猴急的样子,
今晚还长着呢,你还怕我会跑呀。」

  听妈妈这么一说,我不由的脸一红,想想也是,今晚的时间还长着呢,果然
看到身着护士服的妈妈就丧失了冷静呢,看来我要好好反省反省。随着我这样想
着,头脑也终于又开始活动了起来。

  我赶忙拿着特制的牛奶递给了妈妈,当然是放了少量的春药的。看着我的行
为,只见妈妈呆呆的愣在原地。显然妈妈没有预料到我会有这种行为。

  「嘻嘻,我知道阿姨喜欢喝牛奶,今天一会会很累哦,来好好补补。」

  听着我略带荤话的话语,妈妈不由小脸一红「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
油腔滑调了,也不学学好。」不过虽然这么说着,还是将我给的牛奶一饮而尽了,
喝完还对我道了声谢。

  「小峰,你等下,阿姨先去换件衣服。」

  说着便去换衣服的样子,这怎么行,护士服的刺激可不是其他衣服能代替的
呢,我立马阻止了妈妈的行为,还告诉她我最喜欢看穿护士服的样子呢,由于拗
不过我的强烈要求,妈妈换衣服的行为也就作罢了。

  我们就这样坐在床边,我感觉突然好像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反观妈妈
也是一样,双手紧紧的抓着衣服的下摆,一副很紧张的样子。说实话如果有谁在
场的话肯定会觉得场面有点滑稽,又不是第一次的两个人竟然会腼腆到这个地步。

  我轻轻的靠向妈妈,手搭在了妈妈的肩上,从肩上我可以明显感觉到传来的
抖动,可见此刻妈妈到底是有多么的紧张。

  「阿姨,从今天开始我不称呼你为阿姨了好不?」

  我突然的这番话语让妈妈明显感觉到一丝的意外,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了我。

  「我觉得称呼阿姨好像太见外了,我以后可不可以称呼王燕,或者燕儿呢?

  以后燕儿有什么烦恼我都可以替你分享,也可以帮你出出主意哦。」

  面对我这有如求婚誓言般的话语,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妈妈有些感动,只见
妈妈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看到这,我心理不禁狂喜,我终于跨过了这一步了,让妈妈对我的看法不再
是小孩,而是当一个真正的男人那样看待,这种观点上的转变,对今后我的计划
来说可是相当的重要,而且这样的话,即使爸爸回来,也不会让我直接的失去对
妈妈调教的机会。

  我高兴的直接将妈妈扑到在了床上。

  「燕儿,我真是太高兴了,以后你要把我当成可以依靠的男人哦。」只见妈
妈还是羞涩的点了点头,而什么都没说,看来妈妈在心中早就将我作为了可以依
靠的男人了,而不是一个小孩子,只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主动捅破这关系而已。

  我今天所做的只是顺水推舟,给妈妈一个台阶,看来以后我要多多尝试,看
看能不能逐渐的突破,只是方式方法注意就行,通过今天我知道了妈妈不会主要
突破什么,还是需要我的助力。

  看着妈妈羞涩的表情,我的嘴唇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而妈妈也是闭上了眼
睛,静静的享受着亲吻的乐趣。

  边亲,我的手也边在妈妈身上游走,随着我的抚摸和对妈妈的舌吻,春药的
力量仿佛也渐渐开始浮现了,妈妈的鼻音开始越来越重,口中也渐渐发出了舒服
的声音。

  我的手不老实的伸到了妈妈的内裤里。发现妈妈的下体早已是黄河泛滥一般,
我用手指在妈妈的逼上抠了几下。

  「啊——小坏蛋,你在做什么呢?」

  「燕儿,舒服么这样,嘻嘻。」

  「哼,就不说。」紧接着妈妈就闭上了嘴,开始忍耐舒服的叫声。不过我知
道这是妈妈在和我撒娇,故意为之。

  我慢慢的解开了妈妈护士服的扣子,手伸进了妈妈的胸罩里,雪白的乳房抓
在手里就是那样的舒服,那样的柔滑。我一边抚摸着妈妈的下体,一边用手指轻
轻的夹着妈妈的乳头,就这样,不到一会,妈妈就忍不住了。

  紧闭的双嘴也终于张开了,发出了舒服的呻吟。

  「燕儿,你不是说不说的么,那刚才这是什么声音呢?」我故意这样调戏着
妈妈。

  「坏人,你再这么欺负我,燕儿不和你好了。」

  「好啦,是我不好,燕儿,我要吃你奶奶哦,来你喂给我吧。」

  「讨厌。」

  妈妈虽然这么说着,但手却伸进了内衣里,一只雪白的乳房抓在了妈妈手中,
轻轻的送到了我的嘴角。面对这般情景,我再也忍耐不住了,一口将乳房含进了
嘴里,开始吮吸起来。

  「啊——坏蛋,轻点,弄疼我了。」

  听到妈妈这么抱怨,我也意识到刚才的动作的确有点粗暴,便放轻了动作,
随着我的不断吮吸,妈妈口中舒服的呻吟声也渐渐的不断加大。

  抚摸妈妈下体的手,让我感觉到妈妈的小穴越来越湿,妈妈的淫水流的也是
越来越多。我拿着沾满妈妈淫水的手,塞进了妈妈的小嘴里,妈妈由于性欲开始
起来的关系,想也没多想,就开始吮吸起了我的手指,看着妈妈品尝着自己的淫
水,脸红扑扑的样子,我的老二也变的越来越硬了。

  「燕儿,好吃么?」

  「嗯——嗯——」

  看着妈妈无意识的回答着,在春药和我的刺激的双重作用下,妈妈的感觉开
始变的越来越强烈了。

  已经到了忍耐极限的我,示意妈妈趴在我身上,摆出了69式。看到妈妈的
动作我就知道,以前妈妈绝对没这么干过。

  我示意妈妈舔我的鸡巴,犹豫了一下后,妈妈开始认真的帮我舔了起来。妈
妈温暖湿润的小嘴,包裹着我的鸡巴,一股股舒服的感觉刺激着大脑,让我差点
把持不住。我急忙深呼吸了下,平复了下心情,那种射精的感觉也终于慢慢的平
复了下来。

  我脱掉了妈妈的内裤,仔细的观察着妈妈的小穴。只见上面湿湿的,一些小
水珠挂在了妈妈的阴毛上。浓密的阴毛布满了妈妈整个下体。总有一天我会将这
些阴毛统统剃光的,想到这我不禁露出了一丝的邪笑,当然我的笑容,正在专心
为我服务的妈妈是不可能发现的。

  扒开周围的阴毛露出了妈妈的小穴,妈妈的逼不像网上图片中那样粉红的,
而是积累了很多的黑色素,虽然说不至于很黑很黑,但是颜色还是比较重的。

  手指轻轻的在细缝中划过,耳边就传来了妈妈低沉的呻吟声,吮吸的速度也
变慢了。扒开小穴,露出了里面的嫩肉,看到淫水还会不断从里面流出来,这是
我第一次这么仔细的观察妈妈的小穴呢。

  舌头轻轻的舔舐着从小穴中流出的淫水,咸咸的骚骚的感觉,不是网上说的
什么甘甜可口,不过确实是很有效的催情剂。伴随着我的不断吮吸,妈妈的叫声
越来越大,好几次都将我的鸡巴从小嘴中滑了出来。

  看着越来越进入状态的妈妈,我的兴奋程度也越来越大。征服女人的乐趣,
不在于自己达到高潮,而在于看到身下的女人,由于自己的缘故,高潮不断,看
着被干的无法动弹的女人,这才是征服的最大乐趣。我是这么想的,不知道其他
人是什么想法。

  我看时机差不多了,就把手指伸进了妈妈的小穴,我准备用手指,让妈妈达
到今晚的第一次高潮。此刻身体敏感的妈妈,哪能受得了我的手指的突然插入。

  随着我手指插入的瞬间,只见妈妈大叫了一声,随后我感觉到鸡巴离开了那
个温暖的地方,妈妈的身体直了起来,不断的呻吟着。

  我的手指抽插的速度时快时慢,时浅时深,并且不断的刺激着妈妈的G点。

  妈妈随着我的抽插不断的摆动着脑袋,一头的长发在空中甩动呢,结合着护
士服的样子,景色异常诱人。

  在我抽插几分钟后,叫见妈妈大叫一声,双腿绷紧,整个上半身也是绷紧。

  一股暖流,冲击着我尚在妈妈阴道的手指。我知道妈妈终于被我手指插的高
潮了。

  高潮过后的妈妈一下子软了下来,直接趴在了我的身上,口中不断喘着粗细。

  我起身坐到瘫软在床上的妈妈身边,用手抚摸的妈妈的长发,轻声说道。

  「舒服么?燕儿。」

  「嗯。」妈妈小声的回答着我。

  「燕儿,你以前帮别人这么含过么?」

  「怎么可能,那么脏,我可是为你才这么做的呢。」

  「真的呀,我好高兴哦,来好老婆,来亲一口。」

  「讨厌——」妈妈说着就轻轻的吻了我一下。

  「对了,老婆,你以后只能为我含哦,知道不。」

  「知道啦,讨厌。」

  说着妈妈就红着脸,低下来头。我知道妈妈肯定知道我说的只给我含的意思,
那肯定包括也不帮爸爸含,想到这我不由的一阵刺激感。不知道爸爸知道这会有
什么感想呢,自己的老婆竟然只愿意帮别人做,自己再恳求也不做,这场景肯定
很精彩。不过说是这么说,我还是要等着看妈妈实际会如何,会不会真的遵守。

  「燕儿你对我真是太好了,不过你老公我可没还没舒服哦。」这里我特别强
调了老公两个字,想看看妈妈的反应。随后指了指我还是一柱擎天的鸡巴。

  「讨厌,你个坏人。」看了看我的鸡巴,妈妈娇声的说道,见妈妈没有反对
我叫老公,我心中也是一阵窃喜。

  于是乎,我就躺在了床上,然后示意妈妈坐上来,看着我那一柱擎天,妈妈
自然知道我的意思。只见她头扭到一边,一手扶着我的鸡巴,对着自己的小穴缓
缓的坐了下去。

  我这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鸡巴慢慢的消失在了妈妈的小穴里,一阵阵舒服
的感觉传了过来,我忍不住舒服的叫出了声来。妈妈当然也是一样,在鸡巴完全
插进妈妈的小穴中时,妈妈也是发出了一阵呻吟。

  「燕儿,你的小穴好棒,真舒服。」

  「我怎么感觉你的阴茎在我里面又大了点呢,好舒服。」

  「燕儿,别说阴茎啦,要说鸡巴,乖,再说一遍。」

  只见妈妈红着脸,低着头,轻声道。

  「你的鸡巴好像又大了,好舒服。」

  「嘻嘻,这就对啦,燕儿在我这不用拘束的,放开点哦,来你自己动下,怎
么舒服怎么动都行哦。」

  听了我的话后,妈妈开始扭动起了腰,我清晰的看到我的鸡巴在妈妈的小穴
中进进出出,酥酥麻麻的感觉也是一阵阵的传入了大脑。随着妈妈的动作越来越
大,妈妈口中的呻吟声也是越来越来大。

  我突然感到妈妈开始拼命的套动起了鸡巴,口中的叫声也越来越大。

  「燕儿,舒服么。」

  「嗯嗯——好舒服,啊——好——舒服」

  「如果你动作快点会更舒服哦。」

  听到我的建议,果然妈妈的动作更快了,只见鸡巴不断的进出着妈妈的小穴,
并且啪啪啪的声音接连不断。

  「啊——果然,好舒服,啊——」

  「燕儿,以前和老公这样做过么。」

  「啊——没,燕儿还是第一次用这种姿势,啊——啊——真的好舒服。」

  果然和我料想的一样,爸妈之间以前果然只尝试过正常体位,估计妈妈都没
尝试过真正的性爱感觉呢,怪不得总是冷冷的感觉。妈妈,我以后一定会让你尝
到作为女人的真正乐趣的,我在心里这么想着。

  「那燕儿,我和你老公比,谁厉害呢。」

  听到这个问题,妈妈果然没有回答,不过呢,我就喜欢听这种答案,所以在
妈妈抽动的同时,屁股不断的向上顶着,将鸡巴插进妈妈小穴的更深处。果然由
于受到我的突然袭击,妈妈的叫声更大了。

  「说嘛燕儿,我的好老婆,我想知道哦。」

  这次妈妈终于开口了。

  「啊——你比他厉害多了,啊——我从来没这么舒服过,啊——啊——」

  「我真是太高兴了,放心,燕儿,我以后会让你一直舒服的,好不好啊?」

  「恩恩,啊——燕儿要一直这么舒服。」

  看着妈妈又开始语无伦次了,我知道估计妈妈又快要高潮了。果不其然,没
过多久就听到妈妈的声音。

  「啊——燕儿不行了,啊——好舒服——要去了、要去了——啊——」

  「恩,啊,我也要射了哦,要接好哦,燕儿。」

  「嗯,射吧,都射进燕儿的小穴吧,我会好好接好的,啊——」

  「啊——」

  我们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我的精关一松,一股股的精液射进了妈妈的小穴。

  妈妈也是大叫了一声倒了下来。抽出鸡巴,我看到有不少的精液从妈妈的小
穴中流了出来。流在了床单上,我发现,床上有一片地方已经湿透了,也不知道
是妈妈的淫水呢、还是我的精液,不过那个并不重要了。

  坐在妈妈身边,听着妈妈急促的呼吸声,一丝丝的汗珠已经布满了乳房,头
发也由于汗水的缘故粘在了一起。

  「舒服么,燕儿。」

  「恩,真的好舒服。」

  「我好吧,嘻嘻。」

  「知道你好啦,不要脸。」

  「不过我就只会对你好哦。」

  说着我就亲吻了下妈妈。不过我观察到妈妈明显被我的话给感动了。

  「对了,燕儿,我今天带了个好东西哦,把眼先闭上吧。」

  听了我的话,虽然还是很疑惑的妈妈还是闭上了眼睛。于是我拿出了事先准
备好的眼罩和手铐,当然都是情趣用品不会伤害到人的。

  「好了。」

  「嗯?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我的手怎么也动不了了?」

  妈妈发出这样的疑问。

  「这样会让燕儿一会更舒服哦。看老公多为你考虑。」

  「就你鬼点子多,不知道都从哪学的。」

  「切,为了让燕儿你舒服,我可是花了很多心思呢,你竟然还这样说我。」

  「是是,知道你为我好啦。」

  就这样,让妈妈轻易的就接受了这两个情趣用品,我还是有点惊讶的,所以
说有些什么计划都是没用的,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来的快。不过我当然现在没告
诉妈妈,她现在带的是情趣用品,不然仅仅听到这几个词估计妈妈就不干了。我
想妈妈从心底把这些东西和淫荡下贱划在一起的,不过她却并不知道,她现在正
在向淫荡下贱的深渊滑落。

  我站起身,欣赏着带着眼罩和手铐的妈妈,凌乱的衣服,裸露的下体,真是
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赶紧用手机将眼前这一番美景拍了下来,尤其是小穴那,
我还特意拍了好几张特写。其实我带眼罩的目的就是方便我拍照,因为我的手机
拍照没声音,所以不怕妈妈会发现,如果直接要求拍照,有很大的可能妈妈会拒
绝,如果慢慢调教也许会有时间,不过我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了。这样拍着,
我以后无聊的时候就能拿出来欣赏了,真是享受。

  妈妈见我突然没了声音就问道「怎么了?小峰。」

  「啊,我被燕儿的美艳给吸引了呢,真是失态了。」

  「扑哧,还美艳,都老啦。」

  「谁说的,谁敢说我们家燕儿老了,我去找他算账。」

  我边说边爬到了妈妈身下,用鸡巴摩擦着妈妈的下体。妈妈也明显感觉到了
我的动作,笑着道。

  「怎么,刚射完就又想啦。」

  「那是,谁叫燕儿那么性感呢。」

  边说着,边握着鸡巴,慢慢的插进了妈妈的小穴里。当然插进去的特写,我
当然没忘了用相机拍下来。

  现在妈妈的小穴早就已经完全湿润了,里面不仅有妈妈自己的淫水还混合着
我的精液。随着我的肉棒的不断深入,妈妈也又发出了轻声的呻吟。

  虽然我今天已经射过一次了,但是依然干劲十足,不断的干着妈妈,而妈妈
的叫声也渐渐的变的越来越大。由于已经高潮过两次的关系,我明显感到妈妈的
体力下降了很多,因为叫声远没一开始那么大了,不过这也正是征服的乐趣所在,
看着身下的妈妈,无力的呻吟着,我的抽插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突然,我感觉好像有什么光线从门缝里透了进来。我用眼角的余光瞄到,好
像有个人在门口的样子。我继续不断的操着妈妈,继续不露声色的观察着门口站
的到底是什么人,对这毫不知情的妈妈当然还是不断的淫叫着。

  咦,站在门口的不就是今天和妈妈一起值班的护士陈洁么,看来妈妈的淫叫
声还是让她给听到了。不过说来奇怪她怎么一直在看呢,而且既没进来,也没采
取什么行为。难不成她被这场景吸引了,而也产生了性欲?

  想到这,我不禁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而且一下下用力的顶着妈妈的最深处。

  「燕儿舒服么?舒服的话就叫吧,不用压抑自己的。」

  果然,听了我的话后,妈妈果然叫的更大的声,耳边还不时的传来,好爽,
好舒服,要被干死了,小峰好厉害等字眼。

  见到妈妈这般情景,我不禁我看向门口。只见陈洁一只手捂着嘴,一只手早
已伸进了自己的衣服抚摸起了自己的乳房。

  我万万没想到,她会胆大到在这个地方,竟然在门口就开始自慰了,而且还
把我和妈妈的性爱作为欲望的催化剂,不过看到这,我知道她也压抑了很久的欲
望,看来说不准我还有机会吃掉她。

  于是我更卖力的干着妈妈,要让陈洁知道我的勇猛,也为以后能下手的话做
好准备。

  「啊——啊——,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啊——我又要高潮了——啊——」

  「燕儿,舒不舒服呢。」

  「舒服,舒服——太舒服了,从来没这么爽过,啊——要被干死了。」

  「还早哦,燕儿,我要让你尝到升天的感觉呢。」

  「啊——啊——,真不行了,求求你,放了燕儿吧。」

  看着妈妈早已被干的连连求饶的样子,我知道门口的陈洁肯定也都听见了。

  「那叫我老公,求我呀,燕儿,恩恩,好舒服。」

  「好老公,啊——求你——啊——放了燕儿吧——啊——」

  「老公厉害不厉害呢。」

  「老公厉害,啊——老公最厉害了,啊——」

  「那要不要老公射进你的小穴呢?」

  「啊——啊——都射进来吧,啊——」

  「那好,啊——给你哦——燕儿要给老公生个娃哦。我要把你的肚子干大哦。」

  「啊——啊——燕儿要给老公生孩子,老公把燕儿的肚子搞大吧,啊——」

  「那就如你所愿,都给你,啊——」

  话说到这,我便将精液全部的射进了妈妈的小穴里。

  「啊——啊——好烫,啊——燕儿也要去了,要去了,啊——」

  妈妈也同时达到了高潮。紧接着我就听到了对面的关门声,我知道陈洁回自
己的房了。不过对于这一出小插曲,被欲望征服的妈妈,肯定不会有任何的发现
的。

  我起身来到门口,发现门口的地面上出现了一滩水迹,用手摸了摸黏黏滑滑
的,闻了闻,我确认这肯定是淫水。看来陈洁在门口,在刚才那般春色的刺激下
也高潮了。看来陈洁骨子里也是个淫荡的女人,发现了这新大陆,我心中便开始
计划如果去尝尝陈洁的滋味了。

  再说妈妈,多次高潮使得妈妈完全没有了力气,软软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如果不是有呼吸的话,我还真以为妈妈出什么事情了呢。

  「燕儿,舒不舒服呢?」

  「恩——恩——」

  只听妈妈发出无意识的声音,我仔细靠近妈妈,发现由于过分的劳累,以及
多次的高潮,使得妈妈已经入睡了。

  拿出妈妈的手机,找到了陈洁的电话,记录了下来。又拍了多张妈妈的裸照,
并摆了不少姿势,看妈妈都没有醒来的意思,我就放心的拿掉了妈妈的眼罩和手
铐,又拍了很多照片。才心满意足的穿上了衣服,离开了值班室。

  离开时,我看了妈妈一眼,只见妈妈满脸洋溢着笑容,不知道妈妈在做什么
美梦呢。

  深夜的大街,一个人漫步其中,回想着今天的一天,收获不可谓不丰富,和
妈妈进行了肉体大战不说,而且还得到了对陈洁的突破口。

  爸爸回来前,我和妈妈再做爱的机会大概没了吧,我要开始着手爸爸回来后
的准备了,看来要进入调教的第二阶段了,嘿嘿,妈妈,你就好好期待吧。也许
你自己没感觉,但是你和爸爸之间牢不可破的感情已经出现裂缝了,即使在爸爸
回来后你发现是误会也一样。你就好好等着儿子怎么把你攻陷吧。

  想得这我不由得对天长笑。

  不过眼下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我去做,那就是去拿下陈洁,这不仅是由于我想
尝尝陈洁的味道,更重要的是在妈妈工作场所安排一个我的眼线,这样也更有利
于我对妈妈的下一步调教。

  看来我是要好好计划计划了,我一边想着一边走着。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