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4, 2014

[乱伦][妈妈杨淑仪][第一部分1-16完]

第01章奸情撞破  
  我叫杨云风,今年十六,我的妈妈叫杨淑仪,今年35,是一个非常美丽性感的女人,也许是妈妈平时善于保养,所以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的多。
  
  我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妈妈也没有告诉过我,一直以来都是我和妈妈相依为命。在我心里只要有妈妈就够了,其余的都不重要。
  
  妈妈虽是一介女流,却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很能干的女人,光她名下就有数十辆名车和十几座别墅。
  
  我曾问妈妈是做什么的?妈妈总是说我太小,长大以后就会知道了。这事直
  
  到我10岁那年……
  
  那年我10岁,就读于一所贵族学校,由于离家很远,所以我一般是住校,一月回家一次。但是由于最近流感严重,而且学校已经有人染上了流感,学校为了保证学生安全决定放长假,而后专门派车送我回家(因为我妈妈好像是学校的赞助商,所以有小灶了,呵呵)。
  
  到了别墅大门,我向司机道了声谢,便蹑手蹑脚的进去了,想给妈妈一个惊喜。
  
  当我走到客厅外面时,被里面的景象给惊呆了:
  
  客厅里除了妈妈以外,还有三个我没见过的叔叔。他们竟然都是全身一丝不挂,赤裸裸地将妈妈围在中间。
  
  而妈妈此时赤裸着上半身,一对36D的豪乳清楚地展现在众人面前,下身除了腿上穿着一双黑色水晶丝袜和一对红色高跟鞋,连内裤都没穿。
  
  这时只见一个个子高高的叔叔先抱住妈妈一阵狂吻,一双大手在妈妈的豪乳上不停地来回搓着。由于他们坐在地上,所以妈妈的小穴毫无遮拦地展示在众人面前。
  
  而另外两个叔叔也没有闲着,不停地用手指拨弄着妈妈的私密处,妈妈由于嘴被堵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过了会高个子叔叔放开妈妈站起来,用手指着自己硕大的阳具,示意妈妈用嘴给他们口交。
  
  妈妈跪在地上,一手握住一个阳具,不断来回套弄着,性感的小嘴来回的吸吮着高个叔叔和其余两个叔叔的阳具,大约过了半小时,三人都先后射了出来。
  
  这时其余两个叔叔让妈妈跪在地上双手支撑地面,像一条母狗一样趴着,而其中一个黑人叔叔已经先躺在地上,嘴吧对着妈妈的小穴不停吸吮着,仿佛在吃什么人间美味一样。
  
  而那个高个叔叔走到妈妈的后面,轻抚了一下自己的阳具,在妈妈雪白的丰臀上拍了一下,然后将他那阳具一下插入了妈妈的后庭。
  
  也许是太突然,妈妈仰头哼了声,长长的头发飞了起来,将妈妈那绝美的面庞遮住,动作撩人之极。
  
  但妈妈马上就哼不出来了,另个白人叔叔走到妈妈前面,将自己的阳具塞入妈妈的嘴里,妈妈只能随着三个叔叔不断的抽送,从喉头发出呻吟。
  
  三人干一阵都射了出来,妈妈趴在地上不停地喘息着,脸上那一种殷红的媚态加上脸上不停往下滴的白色液体,显的妈妈异常淫荡。
  
  不知道是不是妈妈的样子刺激了他们,刚射了的他们马上又雄风再起,他们这次将妈妈平放在地上,白人叔叔一个饿虎扑食扑向妈妈,阳具不停地在麻木的下体来回抽送着。
  
  妈妈不断地发出叫声:「恩……恩……好舒服……大鸡巴……用力……恩恩
  
  恩……使劲……干死我……啊啊……好丈夫!好老公……干死我了……啊……」
  
  等那白人叔叔射出来,余下两个叔叔走了过来,这时黑人叔叔拿了张椅子过来,自己坐在上面,将妈妈面向外抱起来,自己从后面抱妈妈,将她的菊花处放在自己坚挺的肉棒上。
  
  余下的叔叔们将妈妈原本穿在身上仅有的丝袜和高跟鞋尽数脱了下来,妈妈那两条雪白性感高挑的美腿和水晶般的玉足暴露出来,两个叔叔就像饿了很久的饿狼一样跪在地上,用手捧着妈妈的美腿,嘴巴使劲地吸吮着妈妈的脚趾。
  
  由于妈妈的两条腿被抓住了,黑人叔叔没办法用肉棒抽插妈妈的小穴,只能将肉棒放在妈妈的小穴里,这时黑人叔叔在后面抱住妈妈,用手使劲地蹂躏着妈妈胸前的那对大白兔。
  
  妈妈此时双手反抱着黑人叔叔的脖子,嘴巴不停地和黑人叔叔亲吻着。
  
  直到他们又干了妈妈三次才结束了这次群交。
  
  黑人叔叔先站起来,用不是很标准的中国话道:「杨小姐真不愧是人间尤物啊,我从来没这么爽过,以后有什么事情杨小姐可尽管找我们,一定帮杨小姐办到。」其余两个叔叔也连连点头称是。
  
  妈妈这时也站了起来,笑道:「是这样啊,那就多谢了。不过我现在还真有一件事想请你们答应啊。就是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
  
  「喔,是什么事情?杨小姐尽管说,我们一定做到,只要杨小姐说出来,没有什么我们不愿意的。」白人叔叔也开口说到。
  
  「是吗?那要说话算话哦?」妈妈妩媚地说道,又引起三人一阵想将其按在地上干一回的冲动。
  
  「当然算数,杨小姐放心,什么事尽管说吧?」三人又是一阵保证,都不想在妈妈这样的美人面前言而无信,毕竟他们还想以后和妈妈多多「交流」呢。
  
  「哦,」妈妈赤裸着身体走到三个叔叔面前,躺在他们的身上,轻抚着他们的脸,柔声道:「那么三位可愿意把命交给我呢?」
  
  「哈哈哈哈!」三人又是一阵大笑。
  
  高个叔叔淫笑道:「美人,我们可是早被你勾走了魂,哈哈——」
  
  「就是就是……」
  
  「魂我可不要,我只要你们的命。」妈妈收起笑容,很认真的说道。
  
  「好了杨小姐,不说笑了,以后有什么事就找我们吧,我们保证帮你办到,你再勾引我们,等会我们把持不住说不定又要把你吃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告辞了。」高个叔叔说完,三人就拿起地上的衣服往身上穿,准备离开。
  
  妈妈面色冷冷地道:「你们以为玩了我还能走吗?告诉你们,除了我的儿子外任何碰了我身体的人都得死,难道你们没觉得自己身体有什么变化吗?」
  
  「什么?怎么回事?」三人一惊看着妈妈,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就想被什么东西抽空了一样,三个人脸色从温润的红色慢慢地变白,身体慢慢的瘫下去。
  
  「你……你……对我们做了什……」‘么’字还没说出来,三人就变成了一具具人干,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你们以为真的就什么人也能配享用我的身体嘛!哼……什么人?」
  
  我在屋外被这眼前的变故吓到了,站起来就想往外跑。平时里那在我心中温和美丽的妈妈,此时在我眼里就是一个魔鬼。却不想跑的太急摔了一跤,引起了妈妈的注意。
  
  妈妈赤裸着身体如风一般地出现在我面前,面目狰狞的看着趴在地上的我。
  
  当看到我的脸时,那绝美的脸上狰狞之色早已消失,惊呼道:「风儿?」
  
  「风儿?你怎么回来了?」妈妈眼中满是惊喜之色,赤裸着上身向我走来。
  
  而我现在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拼命地想跑,哪管妈妈现在说的什么。可是妈妈好像却没有注意到,快速走到我身边,将我抱在怀里,一脸温馨之色。
  
  「放开我……」我拼命地在妈妈的怀中挣扎,无奈年龄太小力气不够无法挣脱。
  
  妈妈此时好像才发现我的异样,再一想马上明白了,不禁问:「风儿?你刚才都看见了?」
  
  我没有回答,反而更加拼命地挣扎,妈妈更加证明了自己的疑问。妈妈叹了口气,右手一挥,我感觉后脑一痛便失去了知觉。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我正躺在妈妈的床上,而妈妈正坐在床边看着我。见我醒来马上堆起笑容:「风儿你醒了,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哪还说的出话,早已经紧拉着被子在床上瑟瑟发抖。
  
  妈妈看着我的样子有些无奈,叹了一声:「风儿你都10岁了,有些事情妈妈也该给你说一说了,风儿你知道为什么不管在哪?只要你在妈妈身边,妈妈晚上都要和你裸睡在一起吗?」
  
  我眼睛眨巴眨巴着,摇头示意不知道。
  
  「那是因为只要一天晚上不和风儿睡在一起妈妈就会很难受,而且还会有生命危险。」
  
  「为什么?」虽然很害怕妈妈,但听说妈妈有生命危险还是忍不住关心地问出来。
  
  妈妈见我说话了,妩媚地笑了笑,要是被别人看见保证又是一阵咽口水的声音。看见了一脸关切之色的我,妈妈心中很是欣慰,道:「那是跟妈妈的体质有关,你还记得妈妈经常给你讲的那些江湖故事吗?」
  
  我点点头。
  
  「妈妈的身体就是和你说过的九阴体……」
  
  「九阴体?」我惊呼道,九阴体又称为九阴绝脉,妈妈和我说过,但凡是这种体质的女人,无一不是绝色美女。但由于身体寒气过多,很少有人活过20岁的,可是妈妈都30岁了,怎么回事?
  
  妈妈仿佛看穿我的想法,道:「是不是想妈妈为什么到现在都没事?」
  
  不等我回答,妈妈又道:「你知道所谓九阴体,是因为身体阴寒气息遍布全身,阳气少的可怜,身体阴阳失调才会危及生命。但是只要让自身阴阳调和就能无事。」
  
  「那怎么才能让自身阴阳调和?难道……?」我不禁想起妈妈今天在客厅与三个叔叔做爱,脸一红没有继续说下去。
  
  妈妈点头道:「是的,要想阴阳调和就必须不断地和男人交合,让男人的阳气进入妈妈的身体,来抵御妈妈身体的寒气。但是一般男人由于自身阳气承受不了妈妈的索取,就会变成你看到的样子。」
  
  我想起中午客厅那三个叔叔的样子,不禁身体打个寒颤。
  
  「可是我为什么没事?」我想起妈妈说过身怀九阴体的人,即使和她挨在一起普通人也会被冻伤。而我经常和妈妈裸睡在一起却没事。
  
  妈妈疼惜的将我拥入怀中,缓缓道:「那是因为一方面妈妈可以控制自己体内的寒气外泄,另一个方面是因为我的风儿是纯阳体,不怕妈妈身上的寒气,所以妈妈要风儿每晚和妈妈裸睡在一起。因为这样可以抑制妈妈身体的寒气,而在这段时间妈妈可以不用吸取其他人的阳气。风儿,你会怪妈妈没早点告诉你真相吗?」
  
  我看着妈妈有些忧郁的脸摇摇头,突然我想起一个问题,抬起头来问:「妈妈,那爸爸是不是也是因为你的体质的关系,所以他也……」我不敢说下去。
  
  妈妈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那我的爸爸是谁?」
  
  妈妈听我的问题脸上有些尴尬,道:「这个……风儿,妈妈也不知道。」
  
  「不知道?」
  
  「恩,那是一次我和一群男人在一起交合几个月后,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
  
  而当时那么多人,所以我不知道风儿的爸爸是谁。」妈妈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风儿不管爸爸是谁,风儿只要妈妈就够了。」说完将头埋在妈妈的怀里。
  
  妈妈欣慰地笑了笑。
  
  「咦,妈妈刚才说风儿是纯阳体,那么我……?」
  
  「是啊!风儿是纯阳体,跟妈妈一样,如果不阴阳调和也会有生命危险。所谓孤阴不长,孤阳不生就是这个道理。」
  
  「啊,那怎么办?」我有些惊慌地问妈妈。
  
  「和妈妈一样啊。」妈妈眼中满是笑意地说道。
  
  「那不是我以后要和很多女孩子,那个……」
  
  「你想的美?」妈妈玉手在我头上轻轻的按了下。
  
  「那怎么办?」
  
  「反正还有5年,以后再告诉你。」妈妈有些俏皮地说道。
  
  「什么5年啊?」
  
  「不告诉你,妈妈困了,要和风儿睡觉,快脱衣服。」
  
  「不要……」
  
  「不要?不行!」妈妈放开我,站起来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下来。
  
  把自己脱光后,马上伸手来脱我的衣服,我年龄小,力气怎么比的上妈妈这个大人,不一会就和妈妈一样全身一丝不挂。
  
  「风儿以后长大了,会嫌弃妈妈,不要妈妈了吗?」妈妈抱着我问道。
  
  「不会,不管风儿多大都不会不要妈妈嫌弃妈妈的,风儿要和妈妈永远在一起。」我一脸稚气很认真的说道。
  
  妈妈脸上堆满笑容,将我往自己怀里拉了拉。我闻着妈妈身上的香味,慢慢地进入梦乡。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