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7, 2014

我与二婶

  我叫阿元,在北部读研究所终於毕业啰,顶着电子博士的头衔又是博士班。

  第一名毕业的我不用担心找工作,因为好几家国内电子的大厂相继来邀请我担任他们公司的设计工程师,要是我不工作光是家里的财产三辈子都吃不完。我从小为了读书几乎没有一刻好好的休息,好不容易学业都完成了,当然要好好玩一玩休息休息啰,顺便想一想接下来的路要如何走是要工作呢?还是继承家里的产业呢?

  回到云林的老家一走到往村子中的路沿途都是插满欢迎我的旗子,整条道路都放着鞭炮,心中感觉到博士有这么厉害吗?沿路好多献花,回到家中祭祖,跟长辈们寒喧一下,我从台北坐车回云林觉得已经好累了想休息一下,到了自己的房间看到一个好美丽的女人在帮他整理房间应该是三十出头岁吧。

  她回过头来看到我说:你是阿元吧!我叫汝芳是你二婶。我心中想着:哇塞真是个美妇人呀,身材玲珑有緻水汪汪的大眼睛,高耸丰满的双乳。咦~我二叔不是已经过世了吗?怎么会娶老婆呢?二婶知道我心中的疑问还没等我提出问题就先跟我讲:“我是你二叔的妻子,因为我……”还没说完我的阿妈进来了,二婶不敢说下去了。

  阿妈:“阿芳你不快一点整理好,阿元已经很累要休息了,整理好顺便去把厨房整理整理。”二婶:“是!婆婆。”於是二婶迅速整理好离开了我的房间,我目送着二婶边走边抖动的双乳和那美丽的丰臀,底下那根肉棒不安分的想跑出来打人啰。

  阿妈:“金孙啊!以后有什么是要做就直接叫阿芳帮你做。”我心想:那做爱是不是也可以啊!脑海还不断盘旋着二婶那肥嫩的乳房,心想到这里我快受不了了,跟奶奶说要先洗澡再睡觉。阿妈立刻吆喝着:“阿芳呀!快起火烧热水给我金孙我洗澡喔。”二婶:“是!婆婆。”

  我走到浴室脱掉衣裤,开着水龙头。咦?怎么没有热水啊!算了,反正夏天洗冷水澡也是蛮不错的。我边擦着肥皂边唱着歌,突然看到浴室墙角有一个小洞怎么会有光线,我走近一看原来是厨房生火的火光,仔细一看二婶很认真升着火,看二婶将木块丢入灶中一边丢那双肥乳一边晃动,香汗淋漓整件T恤都已经湿透了,整件T恤黏贴在二婶的乳房上,胸罩若隐若现的,看着我实在是欲火焚身啊,只好一边泡着澡一边搓动着那巨大的肉棒,我正当兴奋时二婶推开浴室的门提着热水进来,看到我正在洗澡而且努力搓着那根肉棒呆住,而我刚好喷了出来喷的好高,二婶看到吓了一跳把热水打翻了差一点烫到,脸红红的跑了出去。我也不管了,赶快洗好澡回房间睡觉了。

  经过一夜好觉睡到早上十点多,肚子有点饿,走到厨房看看有没有可以填填肚子的,刚好看到二婶在那里煮菜,站在厨房门口看正炒着菜的二婶,那对肥乳上下摆动着好似向我挑衅说:有种你过来摸阿。二婶恰好回头看到我,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阿原你起来了啊,肚子饿不饿呀!晚一点就可以吃午饭了。”

  我心里想:“你那双肥乳挑衅着我,我那里当然起来了。饿不饿?我饿的能把你吃掉啦!”但是肚子不争气饿的咕噜咕噜叫了:“二婶呀!有没有么可以先吃的呀,我饿死了啦。”

  胡乱的找几样菜吃一吃,吃饱了想说没是帮帮二婶好了。“二婶我帮你煮菜好吗?”二婶惊讶的说:“你会煮吗?很少看到男生会煮菜的喔。”我读书的时候都是自己煮的喔,我当场炒了几样菜,二婶试吃之后称讚不已啊。有我的帮忙二婶很快的煮好菜了,二婶忙着收拾东西,正搬一个木箱搬不动,我就走向前去帮她。真是蛮重的箱子,我看着二婶衣领垂下来露出那两颗雪白的肥乳,肉色不怎么好看的胸罩应该是廉价品却包着那么高级的一对晶莹剔透吹弹可破的乳房啊。我力量故意出小一点让箱子移动慢一点,我才可以好好的欣赏二婶那双美丽的乳房啊,好不容易搬好了。二婶:“阿元辛苦你了。”我说:“不会不会。”二婶:“阿元你帮我拿阁楼的碗盘好吗?”

  你奶奶说你这么久才回来要用家里最好的盘子。我说:“二婶不用了啦!反正我都已经吃饱了不用拿了啦。”二婶:“不行啦!等一下你阿妈会骂啦。”我说:“好啦好啦!”

  我拿了木梯爬到阁楼,找了又找,翻了又翻,还是找不到。“二婶啊,找不到耶。”

  二婶:“不会吧!上次过年才用的呀!”我记得是放在这里的呀。我们找了老半天找不到,突然一只老鼠跑出来,二婶吓的花容失色紧紧抱着我,那对豪乳着实的压着我,让我快喘不过气了。我说:“二婶不用怕我保护你。”好不容易老鼠跑掉了,二婶不好意思的放开了我,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我忍不住轻轻的吻了她,我看到二婶没有抗拒,我顺水推舟用舌头去撬开二婶的牙齿去寻求二婶的舌头,二婶不自觉的跟我吻了起来。我慢慢的用手去抚摸二婶的背部由上网下来回缓慢的摸着,我隔着衣服摸着二婶的乳房。天那!好软喔。

  我的手伸进二婶的胸罩整个手掌搓揉二婶的乳房,当我的手指捏着二婶的乳头时,二婶不自觉的发出呻吟的声音,我一只手抚弄二婶的乳房,用手指揉捏着二婶的乳头,阵阵酥麻痒无法形容的快感让二婶呻吟的更快速,我见机不可失另一只手往二婶那神秘的三角洲了,正准备伸手进入内裤探索那个有潺潺河流的丛林,就听见阿妈的叫声:“阿芳呀,你煮菜是煮到哪里去了?”

  二婶停下所有动作紧张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我自作主张的回答:“阿妈,我跟二婶在阁楼找碗筷啦!”阿妈:“唉唷,金孙你怎么爬上去啦!上面很脏啦,你快下来,那个碗筷你二婶不是已经拿到饭厅了吗,还要找什么啦。”这时我回头看着二婶,二婶却红着脸不敢看我。我说:“阿妈我还要找几样东西啦!我叫二婶帮我找啦,你去饭厅等我吃饭啦。”阿妈:“好啦好啦!快一点下来喔,上面很髒,下来记得洗一下澡再吃饭喔。”我说:“好啦好啦。”

  我回过身迅速的压倒二婶,手伸进二婶的内裤揉捏着二婶的阴蒂质问着:“二婶你说,为什么骗我上阁楼找碗筷,碗筷不是已经放在饭厅了。”二婶:“我忘记了。”我隔着内裤摩擦着二婶的整个阴部,感觉到了她的阴唇的所在。当我加速摩擦时,我听到二婶的呼吸开始加快,我将一根手指滑到妈妈的内裤里,轻轻地插入潮湿的阴道,然后又加了一根手指,一进一出地探索她的秘处。

  我亲吻着二婶的脖子。当我揉捏二婶的乳头时,我感到二婶身体一下绷紧了。我撩开二婶的上衣,二婶胸前雪白的两团肥肉突然得到解放似的跳了出来。

  我握住二婶的乳房,可以感觉到他们是多么地柔软、巨大。我用力捏二婶的乳头,一边继续吻她的脖子。

  我俯下身,嘴唇含住二婶丰满的乳房,吮吸着,舌头轻轻地在乳晕上划着圆,舔吸着她可爱的乳头。我另一只手则抚上了她的另边乳房,揉捏着,不想错过任何一处地方。我用牙齿小心翼翼地轻噬她挺立的乳头,这使她呻吟起来。

  然后我的嘴唇离开她的乳房,吻上了她热情的小嘴。她主动地迎合我的热吻,伸出舌头用力与我交缠,同时贪婪地吮吸着我的唾液,使我有点吃不消。噢,她已经完全地沉迷於近亲相奸的激情与快感中了。

  我的手慢慢地向下抚过二婶的小腹,感觉到腹部的肌肉已经绷地很紧了。随着我的手抚过二婶的小腹,我的肉棒开始进入临战状态。我伸手抚向她的阴部,感到她的肌肉极度地绷紧着。我发现她的两腿之间已经湿成一片,流满了整个小丘。她的身体剧烈地扭曲着。我的手指抚摸着她的阴唇,探询秘洞的入口。她的大腿紧紧地并拢着,阻止手指的入侵,但我还是进入了她窄小的肉洞。

  我又探进另一根手指,努力地揉弄着,使她的秘洞满是分泌出的淫液。

  我的手指轻轻地滑入二婶的皱摺,感到那里已经流出了液体。二婶的头往后一仰,靠在我的肩膀上,同时旋转着屁股摩擦我蓄势待发的肉棒。我的一根手指滑入二婶的阴道内,重复着进出的动作,刺激阴壁分泌液体,为肉棒的进入做准备。

  二婶的肉洞越来越湿润,淫液汩汩流出,我又加了根手指进去,二婶的肉洞越来越热,紧紧地吸住我的手指,随同手指的动作,淫肉不断翻出。我用另一只手解开我的牛仔裤,任其滑落在地上。我的龟头从内裤中暴突出来,蠢蠢欲动的样子。我拉下内裤,将膨胀得变形的肉棒掏出,顶在二婶雪白丰满的屁股上。从后边将上衣撩起到二婶的肩膀上,使二婶丰满的屁股裸露出来,我轻轻将二婶推到木箱边,让她俯下身抓住木箱的边沿,使她的正滴着淫液的秘洞暴露在我淫光四射的欲眼下。二婶分开大腿,摆明了要让我更容易出入。然后我开始进入二婶的身体,这真是个历史性的时刻。

  我的龟头慢慢进入了二婶的阴道,但是在龟头完全进入后,我又很快地将它拔出,然后再次进入。就这样我重複做了几分钟,刺激二婶身体的反应,希望二婶能喜欢。然后我又深入了少许,感到龟头触到了一种海绵状的物体。

  我用龟头轻轻地碰触这块绵软的子宫,阴壁立即条件反射似的收缩,紧紧地吸住我的肉棒,每一次都是如此,感觉真是爽呆了。我加快了冲击的速度,二婶的呼吸随着我的每一次冲击骤然急促起来,我伸手握住二婶那与年龄极相称的巨乳,像揉面团似的揉搓着。

  她的两粒乳头如同樱桃似的挺立起来,似是诱人采摘。我将这两粒可爱的小樱桃夹在两根手指间,揉捏、拉扯。我就这么浅浅地干着二婶的阴户,她的嘴里发出微微的呻吟。

  我按住二婶的屁股,深吸一口气,然后突然向前一挺,「噗」地一声肉棒齐根尽没。我的肉棒深深地刺进二婶的体内,使二婶倒吸了一口气。二婶的淫洞比我预期的要窄得多,我要很吃力才能挺进到最深处,但二婶火热的阴壁紧紧缠绕着肉棒的感觉让我有一种飞天的感觉。

  阴道居然是那么地窄,宛如处女似的,这一方面说明她从来也没有碰到过能够好好开发她身体的男人,另一方面则显示这些年二婶从来没有碰过其他男人。我更加用力地向前推进,让我巨大的肉棒更加深入二婶的体内,这样我才会有真正与二婶结为一体的感觉。我肉棒抽出时很轻,然后毫不留情地大力猛刺进去,将二婶顶得直翻白眼。我重複着活塞运动,但是频率越来越快,我按住她的屁股,使我的每一击都能深入她的体内。我热切地猛干二婶,感觉着肉棒对二婶身体的每一次冲击。我忘情地抽动着,听着二婶快乐的呜咽。

  二婶的身体开始剧烈地抖动,阴壁的皱摺开始收缩,肉棒的进出愈加艰难,我知道二婶的高潮要到了。我加快抽插的速度,决心要帮二婶达到她从未及的高峰。突然间二婶的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一股热流突然从阴道深处涌出,刺激了龟头一下,我的阴囊极度收缩,想要清出了所有存货。

  我突然间全身一轻,炽热、粘稠的乳白色液体激射而出,重重地打在二婶的阴道深处,把二婶打得全身颤抖不已。伴随着喷射的快感,我无情地将肉棒硬往里挤,似乎想要刺穿二婶的子宫。二婶无力地抗拒着,伴随着高潮发出几不可闻的嘶叫声。二婶贴紧住我的腰部,不住地向后迎送,阴壁抽搐着紧紧吸住我的肉棒,不放过我的任何一滴精液。

  突然间,整个世界开始旋转,彷彿天地间只剩我们俩,而我则专注地将我的所有倾注到二婶抽搐的阴道内。我紧紧地搂着二婶,下体不住地痉挛,喷射着粘稠、浓热的精液,我幻想着我的精液完全填满她的阴道。最后我停止了喷射,我们俩仍相拥着站了好一会儿,等到呼吸平静下来后,我才拔出肉棒,快速穿上衣服。“谢谢你,二婶。”我在二婶耳边低声说,“二婶你说,为什么故意骗我上阁楼?”二婶:“我……我……”

  阿妈又叫着:“金孙啊,你是找好了没啊!要吃饭了,要不要我帮你找啊。”

  我:“不用啦!我马上下去啦!”

  我整理着衣服看着二婶说:“现在放过你,下午二点你到我房间来说清楚,要不然我要跟阿妈说。”

  二婶紧张的说:“好好好,你不要跟你阿妈说,我去就是了。”

  接着到了饭厅之后,阿妈就叫我做在他身边,陪他一起吃午饭,则二婶也是做在阿妈的身边(另一边),开始吃饭时,阿妈还会问我在学校里快不快乐,有没有不愉快的事,这些话我就敷衍的跟阿妈说了一下。

  吃完饭之后,我就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等到二点的到来。快二点时我就先回房间了,因为要等二婶过来,所以提早一步比他先到房间。叩叩叩……听到了敲门的声音,一定是二婶来了,转身就去开门,门一开,竟然看到二婶的穿着清凉无比……

  我说:“阿妈没看到吗?”

  二婶:“他在睡午觉了。”

  我说:“喔,快进来吧。”

  一进来我立刻就把二婶带到我的床上,问为什么要故意作那些事情。二婶说:“因为上一次看到你在浴室里打手枪,而且那跟阴茎是那么的大。看了我就很想要,而且没有人可以陪我一起作,总不能叫阿妈跟我一起做吧?”

  看到有个男人在家里,总觉得比较安全吧。

  二婶一说完我就把他压在床上,一开始是四唇相合,舌头也在打仗,吻了约三分钟,我便身手开褪去二婶的衣服,抚摸他的两个乳房,她的乳房我一手搓揉着,而另一之手就摸到了三角洲地带,先用2跟手指头插进二婶的阴道,一快一慢的抽插着,二婶爽到在呻吟。

  我说:“小声点,不要被阿妈听到。”

  二婶说:“没关系啦,房门关着,而且阿妈又重听,听不到的啦。”

  我低头温柔地吻了一下二婶的嘴唇,然后又是一下,但这次重多了,二婶很快有了反应。二婶搂住我的脖子,将舌头探过来。我的手滑下来隔着睡衣揉搓二婶的乳房。她的乳房一下子变硬了,乳头挺了起来。我用力地吻着二婶,同时手不住地揉搓她丰满的乳房。

  二婶的舌头热情地在我的嘴里搅动,鼓励我更大胆的举动。我解开二婶的纽扣,二婶的手则暧昧地抚摸着我的腹股沟。我里面没有穿短裤,我不想受它的约束。二婶的乳罩是从前面扣上的那种,我很轻易地将它解开,露出坚挺成熟的胸部。我的肉棒又再开始膨胀。

  当这一次二婶用手抓住我的肉棒时,它已经充血膨胀得二婶几乎握不过来了。她温柔地握住我的肉棒,上下套弄着。我立即明白了二婶虽然表面上说这么做是错的,其实她心里和我一样对这种禁忌的乱伦之爱都情有独钟。

  我把手放低,按在二婶的右乳上,伸嘴含住她的乳头,轻轻噬咬着。二婶呻吟着,加快套弄我的肉棒。我的嘴唇贪婪地在二婶的双峰间来回舔吸,但我的手悄悄地拉下了二婶的短裙和蕾丝内裤,二婶的大腿根部完全湿透了,因潜意识中乱伦的快感而不住地流着淫水。

  我脱下二婶的短裤远远地丢开,将头凑倒二婶的两腿之间,欣赏二婶美丽裸露的阴户。我的舌头分开阴毛,轻轻地弹着那一道裂缝。当我的舌头和嘴唇在她奶油状的裂缝中来回蠕动时,二婶的呻吟声更大了。

  我将舌头探进二婶的阴道,用力舔她的两壁。二婶的背拱了起来,脑袋来回地晃动,显得十分地意乱情迷。我的嘴贪婪地吮吸着二婶阴户中流出的淫液,舌头就像是小型阳具似的模拟抽插动作。她抬起屁股使我的舌头可以更加深入地品尝她可口的淫洞。与此同时,二婶也达到了高潮,她的淫液大量涌出,粘满了我的整个脸。

  我抬起她的腿,放到我的肩膀上,将肉棒顶在二婶的潮湿的阴道口,二婶抬起臀部配合我的动作。二婶显然在期待一次真正令人兴奋的做爱。那一刻,我没有停下来,而是屁股一挺,粗长的肉棒便完全没入二婶潮湿温热的阴户内。

  正如我想的那样,二婶的阴户仍然像第一次那样紧,阴壁上的皱摺紧紧地缠绕着我的肉棒,分泌出的液体弄得我的龟头很痒。

  我向里挺进时,窄小的阴道紧紧得吸着我的肉棒,阴壁上的皱摺不断刮着我的棱角,使我心跳加速。二婶抬起大腿缠住我的腰部,使我的每一次插入都能直抵子宫。我开始大力向前推进,龟头已经深深地刺进了二婶的肉穴深处,这回轮到我呻吟了。二婶的淫穴热得像个火炉,湿漉漉的,阴壁紧贴着肉棒,并且不断地收缩,蠕动,挤压着我的龟头,快乐得我直喘气。我开始前后抽动,小腹撞击着二婶丰满性感的臀部,「砰砰」有声。

  猛烈地冲击着二婶的阴户,一下,两下,三下……不知多久,一股汹涌的暗流袭遍我全身,我的神经突然间变得异常敏感,压抑已久的精液不断地冲击龟头,向我敲响冲锋的警钟。

  我终於忍不住了,阴囊一紧,压抑了好半天的精液有如脱疆野马怒射而出,重重地击打在二婶的内壁深处。二婶身体一哆嗦,一股热流悄然涌出,紧紧地包围着龟头,令我全身的每一个神经都受到强烈的冲击。

  我的喷射持续着,浓厚、粘稠、火热的精液源源不断地涌向二婶的阴道深处。我的小腹紧紧地贴着二婶的屁股,肉棒只是快速做着短距离的抽动,随着每一次抽动,就射出一股浓精。

  经过连场的激战,我们两个都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这时二婶睁开了眼,给了我一个深吻。洗完澡之后,回到我的房间,大约3点半了,我抱着二婶吻着她,跟她说,以后我常常要。

  二婶说:“你想要,我也还想要。”

  我都会趁着二婶再煮饭时跑过去搓揉她胸部,用裤子隔着,用勃起的阴茎跟二婶的屁股互相磨擦,有时还趁着阿妈在洗澡的时候,二婶在煮菜,我就边干她,她边煮菜,感觉真好。

  从此以后,大约一个礼拜至少会干三次,真是爽。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