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7, 2014

小姨子和她的同学

  我和女友的认识是从她向我求援开始的,以后的日子,我见她勤劳、善良,人也算漂亮,是比较热爱生活的一类女性。我们恋爱了。

  有一次,我到她的住处,忽然发现一个比女友身材高挑,皮肤白晰的女孩静坐在她的床上,我的到来,她有些惶恐不安,我随口叫了一声女友的名字:“阿玲”

  “我姐她不在,去市场买菜了。”她站起来和我说话。

  “哦,哎…你坐吧!”我一边打量她,一边随意的往床上一靠。

  “你—你是她妹妹?”我不相信多余地问了一句,她身上的一股清香已经让我吾语论次。

  “是,我是来玩几天的。”见我盯着她看,她的脸一下子红透了,不知所措的问我:“你是我姐的男友吧?”

  “嗯!算是好朋友吧!没啥事,也是过来玩一下的。”我忍不住往她身边移近了一点。

  她浓眉大眼,中长碎发披在肩上散发着迷人的香味,乳房高高挺起,隐隐约约在不停地跳动,似乎想摆脱黑色蕾丝胸罩的束缚彻底解放出来。

  “你怎么老是看着我?”一边说一边低下头,她的嘴唇丰滿红润,洁白的牙齿里面一个活泼伶俐的香舌在不停地滚动,让人不禁想用嘴去制约它的滑动。

  “…”

  “你会不会玩游戏?我教你玩。”

  我想她没玩过也会喜欢,一边打开电脑,一边招手让她过来。

  “好…好…好。”

  她跳着手舞足蹈地跑到我身边坐下,就像小燕子一样。

  我站在她身后漫无头绪的给她讲解,眼睛却从她肩头往下看,低胸的、薄如蝉翼的粉色上衣已经不能完全控制她那对顽皮的乳房,现在从上看下去,几近是一览无余,清晰的乳沟、朦朦胧胧的乳晕,唯有小绿豆般大小的乳头与高耸的乳房有些不太协调。我下意识的将头放得更低,悠悠的体香令我情不自禁地将手放在她嫩滑的手上:“我来教你吧!”

  “嘻…嘻…真好玩。”

  她欢快的地叫着,不时地抬头看我一眼,给我一个开心的笑,清澈透亮的眼睛笑得那样甜美和纯真。

  “你多大了?”我轻轻地在她耳边问道。将另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肩上。

  我感到她的身子一震,从脸到耳根子全部红透了。

  “16岁了…”她不好意思地拨开了我放在她肩上的手,回头对我嫣然一笑…

  “你妹妹来了,今晚怎么休息啊,…”我手揽着玲的腰,眼睛盯着坐在床头的小妹妹。

  小妹妹抬头望了我一眼,正好见我看着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我妹妹她还小嘛,和我们一块睡就可以了。”女友用力推开我,去整理这、床上的杂物。

  “1.5米的床还担心挤着你呀,人家夫妻两人睡一米的床还要多半边床出来呢,”

  “哈…哈…”我一鼓掌一边大笑,玲知道说话有问题了,赶紧用手捂住我的嘴不让我笑,另一只手不停的打我。

  “好了…好了,你咱按排我就咱听你的,”我兴奋得差点晕过去,实在抑制不住喜悦,在玲的耳畔吻了一下。

  “别这样,我妹妹在这儿呢,”

  我看了妹妹一眼,她正在那一只手捂着嘴偷笑呢,我对她挤了一眼:“你笑什么笑,晚上有你好的”我自言自语…

  玲躺在我身边,小妹躺在玲身边,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却辗转反侧无法入睡,桌上时钟行走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躺在我怀里的女友看得出已经睡得很香了。

  我将手抽出来让女友躺在我的胳膊下面,自然手指碰到了小妹轻柔的发丝,隨意拨弄几下,只见她轻轻的动了一下,重新调整了睡觉的姿势,这样轻轻的一动,却让我的手能触摸到她的面頰了。

  “难道她还没睡,”…我开始感到自已的心跳加快,清晰的、卟嗵…卟嗵的声音夹杂着兴奋和紧张的心情让我的手不禁有些颤抖。

  我大胆地顺着她的脸頰抚模,以能感觉到她急促的呼吸,丰满嘴唇微微抖动,她轻轻地咽了一下口水,滚烫的嘴唇已经开始变得干裂,我知道,她还没有睡着…

  借着台灯微弱的光,我见她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在轻轻地闪动,小小的鼻梁上已有微微发光的小汗珠子,性感的嘴唇在我手指的抚摸下一张一合,嫩滑的、火热的脸蛋上泛起一丝丝红晕。

  透过薄薄的、白色吊带睡衣,我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她的一对神秘小小的乳头,清晰的乳沟就像两座山峰之间的峡谷,幽深幽深的…

  平坦的腹部毫无规律的一起一伏,我能想像到她的心率加快,血液沸腾。

  她已经被一种无名烈火给灼伤,留有余香的头发已经散乱在床上,蜷缩的双腿紧紧地交夹在一起,似乎在与某种力量在抗衡,又像是陶醉在久旱逢甘霖的润泽之中。

  由于身材的高挑与睡衣的短小及不合身,又躺在床上不停地扭动身躯,整个臀部已几近露出,顺着大腿内侧往里面游看,已经可以看到黑色蕾丝花边底裤,小底裤的用料已经被奸商们计算又计算,可怜小裤衩已经快要无法尽到它应尽的责任,丰腴的大腿内侧性感迷人,远不可触却又近在眼前。

  整眼望去,就像一座绵延的山脉,高峰、低谷起伏叠荡,又像一樽极具生命力变化万千的维也纳塑像。

  我不想她用假睡的方式去接受我的抚摸,便在她嫩嫩的小脸蛋上用力捏了一下,只听她一声娇哼:“嗯”…

  她睁开了杏眼瞪了我一下,然后用手在我的胳膊上狠狠拧了一下,虽然好痛,但是好兴奋,因为她这一拧就是告诉我她没有睡着,也接受了我的爱抚…

  我很了解我的女友,她是一个工作狂,同时比较注意身体的休息,每天晚上不过10点准上床睡觉,而且很快就能进入状态,由于小妹今天的到来和我的光临她好像很开心,饮酒较多,现在正是酣睡时段,我知道她睡得很香,这使我更加大胆起来。

  换了一下睡觉的姿势下意识将手放回自已的鼻子边闻了一下,触摸过她的手指上留下了一股青春醉人的体香味,让我陶醉和兴奋,让我全身燥热,跨下有一种莫名的不适,是及度空虚和难耐,又好像有一股强劲的力量有待暴发一样。使我不得不双腿紧夹和蜷伏…

  但在我的脑海里,已富于了极度的想像空间,也就是这种想像力促使我再度伸出了我的手,轻轻地放到了柔软的胸部上,她全身一震,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抓得很紧并在不停的颤抖,她的手并没有阻止我去抚摸,而是不知所措的害怕我继续揉摸,又不忍推开,甚至不希望我离开的顺着我的手上下的滑动…

  我听到了她的呼吸加重和急促,带有轻细的娇喘声和身体在床上蠕动的声音,我的手在她柔软的胸部来回轻抚,她的身体也在上下不停的迎合,从肩头到乳沟,到乳峰,到腋下,到小腹,到腰间,所到之处肌肤无不柔韧和丰腴,极具动感和弹性。她不停地变换着各和姿势,仰卧时,那对双乳依然高耸挺拔。我用手柔捏了一下绿豆般大小的乳头,她猛然间象被电击一样不停的抽动,手指直甲快要将我的手给掐破,她紧闭双眼…

  “嗯…啊…嗯…啊…哎…呀…”不一会儿,小乳头一下子变得像小红枣样…

  我的身子和她的身子几乎全都压在了女友的和身上。我害怕会将女友压到喘气困难而醒来,我索性坐起身来,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床的另一边,蹲伏在小妹的腰间,她有点害怕姐姐醒来看见了她和我的一切,便用手推我一把,示意我睡回去,我一下子用嘴唇盖住了她的,开始她想扭头到另一边,可我的舌头已经深深的钻进了她的口中,使她无法扭开,只轻轻地捶打了一下我的背部,干脆一把抱住了我的腰,用舌尖轻舔我有力的而又长大的舌头,我的双脚站在地上,上身伏在她的胸部上,光着膀子的我用胸部不停一磨擦着她的双峰,肌肤之间仅隔着一件薄纱似的睡衣,暖乎乎的,软绵绵的,我贪婪地吮吸着她的香舌,她的红唇,她的耳根和脖子,她也用手主动的抚摸着我的头发和肩膀,她激动,也许是害怕她口中的“咿…呀…嗯…哎”的叫声惊醒了姐姐,一口咬住我的膀子。

  我的手在她的腰间游移,超短的睡裙已被我撩起到胸间,挺立的双乳挡住了睡衣的上拔,只露出了大半乳房,我用舌头向上猛挑睡裙,终于将红红的乳头吸到口中,一边吸,一边轻咬,她的双手也抱在了我的脖子上,箍得紧紧的,双腿交夹在一起…

  虽然很兴奋,但我毕竟老道,在这个方面的技术上我很有基础的,尤其是偷情我表现会更为出色,我时而在她的乳头边上轻舔,时而又用嘴唇吮吸乳晕,时而又用下巴和鼻子猛烈挤压乳房,手已不知不觉的溜到了她的小腹下部,用小指插到极有弹性的小内裤皮圈上由臀部到到腰间到小腹饶着滑动,她狠狠地咬着我,手臂紧紧地抱着我的脖子,想尽量不要发出声音,但还是从她人喘息中夹杂着幸福而又痛苦的呻吟声传出,我将手移到了她的腿上,开始抚摸她的雪白的大腿,柔滑的不住地变换着姿势来配合我的爱抚…

  顺着大腿向上滑,大腿内侧温暖暖的、柔绵绵的、潮湿湿的,我慢慢的向上游移,大拇手指已经触碰到了她的小内裤,她全身一阵阵抖动。想用她的一只手拔开我那只滑动的手,但她实在是没有了力量,软绵绵的用手在我的手背上乱抓乱打。

  这时的我没有理会她的阻拦和双腿的紧夹,而是一直坚持似劲实柔的抚摸,她知道抵抗已无济于事,只好再次将我的脖子抱住,好像只有这样她才能找到平衡,我用力撑开她紧合的双腿,轻轻地触摸窄小的内裤,潮湿的小内裤紧紧地包住她的阴区,我用食指挑起包住阴户的裤叉边又放开,蕾丝内裤马上又紧贴回去,我饶着她的内裤边在抚摸,舌头已经悄悄的来到了小腹部,又慢慢地向她的小私处舔去…

  她已抱不到我的脖子,只好抓住旁边的枕头,紧紧地抱在胸口上,她也咬不到我的胳膊了,只好咬住自已的下唇…

  我的嘴唇移到腿内侧,舌头也遇到黑色的小了内裤,同时我也闻到了一股气息,那不是花香,却比花香更美好,更诱人,我开始有些失去理智,变得有些疯狂…

  我咬住她的裤衩边向一边拉去,娇嫩的阴唇一下子露在我面前,附满了湿湿水迹白嫩的阴唇在微弱的灯光下闪着莹光,稀少卷曲的、柔软的私毛也因潮湿而耷拉在小缝隙边上,两片阴唇虽然紧贴,但仍然包不住从下面慢慢流出的亮晶晶的阴水…

  我试着用舌尖从流水处沿着缝隙向上挑了一下“嗯…呀…”她一声叫,她不想让姐姐醒来搅扰了这美好的时刻,她也知道自已不能控制自已,连忙将枕头送到了嘴边,紧紧地咬住枕套,将整个面部埋进枕套内,努力想屏住呼吸,宽大的床铺已被她勯动的身体震得两边摇晃,两腿已经不知不觉的张开了许多。

  我故不上她的叫声,用鼻梁顶住小缝隙左右晃动,而舌尖在下面轻轻的撩拨,我一只手拔着她的小内裤,另一只手却留在她的双乳间揉捏…

  “…嗯…嗯…不时从枕套里传出呻吟声…哎…”

  听到她这种叫声,我已经有一股冲动,腹下由于血液澎湃使我的阴茎有些隐隐作痛,紧绷的内裤也包不住它的全身,从旁边钻露出来,昂首在我的跨间…我想将它放进内裤里,却发现像鸡蛋般大小的龟头上,也有一丝丝亮晶晶的水流出…

  这不像我的性格,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有过于此类现象冲动的,也许是源于她私处浓浓迷人的气息所致,更也许是由于她超嫩的,似开仍合、含苞待放的阴区所影响…

  我无瑕故极自已阴茎的变化,用拉着裤衩多余的手指轻轻的拔开她的两片阴唇,只见鲜红的小阴唇羞答答的躲在里面,潺潺而流的阴水就好像是由它而来一样,在它的上面,挺立着嫩嫩的小花蕊般的阴蒂,我将它含进口中吮吸,她一子用双腿夹住我的头示意我的动作不要太猛,我轻轻地舔着,她的腿也慢慢的大胆地张开了,随着轻微的呻吟声开始有节奏的上下配合我的亲吻…

  我的舌头好像是天赐的特有功能,能软硬交替,变幻万千。

  顺着水流地方,我想找出洞穴来,可是只见水流,不见有任何的穴口,我用舌头试探着用力顶了一下水流处,只见她猛地收缩了一下臀部,伸手抓住了我的头发,并在我的头上开始抚摸着,我再次慢慢地向里顶,一点点向里边进入,我感觉宽大的舌头也被夹得很窄,且有点微痛,她伸出双手捧着我的面颊向上拉,我知道她在示意我她需要一个更有安全感的动作发生,望着润涅的阴埠,我恋恋不舍地抬起头来…

  此时我的阴茎几乎要爆裂一样,整个龟头透亮,我对自已最满意的部位应该是它了,男人的生殖器形状以三围来分可分为:梭形、锥形和锤形三类。

  梭形的是头尖、根细、中间粗,好处是容易攻破对方,不伤阴道口。

  锥形的是头尖、根粗、身适中,好处是易攻,坏处是较伤阴道口。

  而我的属锤形,头大,根细,这种很难进入,尤其是处女,一旦进入后,能让阴道内部具有绝对充实感,动作起来能有欲仙欲死、美妙绝伦的快感,而且绝不伤害阴道口,女人可不耽误房事享乐的同时,可永久保持类似处女样的小洞口,长时间与这类人群偷情不易被老公有所察觉,我知道小妹是处女,面对我的就是第一关,幸好我不是一学徒,对性、情有过深入的研究。

  我双手抬起准小姨子的双腿,将其放在我的肩头上,顺势往床边一坐,刚好能将已经高昂的阴茎与她的小缝隙保持在一个水平位置,我娇傲自己的表现,将她的手拉过来让她触摸我的阳具,她顺从地伸过手来,当她碰到我的生殖器时,大吃一惊,睁开闭着的双眼,微微抬起头先看看手上的“怪物”又用担心的眼神看我?

  “怎么这么大?这能进去吗?”我知道她的心事,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面颊,示意她闭上眼睛。

  低下头在她耳边轻轻地说:“没事的,我不会让你痛的…”

  “…我怕…你别进去了,…我不要你进去…”

  “好…好…好,我不进,你真漂亮,我好爱你…你真靓…”我不敢大声说,轻轻地附在她的耳边,语气有些勯抖和激动。

  我用硕大的龟头挤进两片紧合的大阴唇,上下滑动,小缝隙被撑开能看得到小核豆,但好像比刚才要大了很多。

  我一手扶着阴茎上下左右的摩擦,另一支手依然在她的小腹和胸部来回地抚模,她又再次闭上双眼双手抱着枕头,嘴唇咬着枕头的一角,头部在左右晃动。

  我不时地让龟头与小阴蒂碰撞和接触,她的嘴里同时也发出不同的声音。

  “…哼…啊…”

  慢慢的我将大的龟头移到流水处,借着流出的阴水,摇动阴茎,不一会阴头上已附满了发着莹光的、滑腻腻的分泌液,我想是时机成熟了,便试探着用力在流水处顶了一下,没有进去,而她却叫了一声,将臀部往回收了许多。

  “好痛吗”我在她耳边问道:“有…有一点…”她娇喘着回答,“只有一点点的,不要怕,我不会让你好痛的,”…

  她点了一下头,对我羞涩的笑了一下,现在我的目标就在流水口处,我不停的以撞击的方式来让她适应我的节奏,果然她好像真的放松了许多,也在不停地与我一起撞击,我知道她从撞击的动作上体验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我们配合的很默契…

  看着她的水越流越多,我忽然将自己的臀部猛的和向前一挺…

  “…哎哟…啊…啊…啊…”

  她连续的尖叫声和奋力抵抗的晃动吓坏了我,女友玲就躺在身边,她要醒来看到我们这样,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收场,我将手伸过去,捂住了她的嘴唇,但是还有“…嗯…嗯…”的声音传出…

  她双手用力顶住我的跨部,想摆脱撕裂的痛苦,我看了看下面,庞大的龟头已经钻进了她的小洞口,现在正夹在龟头与茎身之间的小沟内,有点进退两难,我自己也有些轻微的疼痛…

  她的两片大阴唇已被挤压到一边,堆得很高很高,小小的缝隙也被爆开了,露出鲜红鲜红的小阴蒂和小阴唇,在我的阴茎上有一丝丝血迹,我有点心痛她了,但我实在不希望刚刚建立的小小的成果就这样功亏一溃,每个女孩第一次都这样的,很快就会好的,我在安慰着自已,并保护着不让她的摆动而被分开…

  我双手拉着她的双肩让她没有太大的回缩空间,但我也不敢再进入一点,便低下头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小点声…小点声…你想让你姐姐醒来吗,”

  我一句话提醒了她,她强忍着痛没有了声音,但眼角已经有眼泪流出,她生气的说:“…你又说不痛的…”

  “刚…刚开始时…是有点的…”我有点紧张和激动。

  “只要你别动…就不会有那么痛了…真的…相信我…”我一边说,一边抽出一只手帮她擦去眼泪。

  “我不相信你了…我不相信你了…又说不进去…然后又进去…你骗人…”

  她的摆动幅度慢慢减小了,我也慢慢地松开了她的肩头。

  “就这样…我不动…,你也别动,好不好…我在努力的说服她,用眼睛盯着她。

  她看着我,没说话。

  凌乱的头发,枯干的嘴唇,泪水汪汪的大眼睛,红扑扑的小脸蛋,急促的喘息,丰韵的身材白晰的皮肤…所有的一切都让我陶醉。

  “好不好…”我再一次将头放得更低,在她耳边轻轻地问。

  “…”她想说什么,又没说,只是向我点了一下头,含着眼泪给我了一个微笑…

  我好高兴,也好激动,用嘴滋润她干枯的双唇,吮吸她的眼泪,疯狂地亲吻她的面颊。

  “现在还痛不痛…”我小声说:“…”她笑了一下,摇了一下头。

  我知道,我的阴茎是头大根小的,再进去只是会让她里面有些不太适应,不会太痛了,但如果放弃进入而出来,只会令她又痛一次,我轻轻的晃了一下跨部,想看一下她的表情,只见她嘴角轻轻的向上挑了一下,一只眼睛也跟着缩了一下。

  我明白她是在努力不想让我知道她好痛,是在强忍着,我摸了一下她的头发,给了她会心的一笑,她动情的伸出手来在我的脸上拧了一下,双手猛地抱着我的脖子,将头埋进我的胸部。

  我的注意力全在我的阴茎上,我下意识地向外抽了一下,然后又向里面进去一点。

  她好像变得很勇敢,主动的配合着我的抽插,这样来回几乎有二十多次,她的声音已经不是痛苦的叫声了,而是轻轻地:“…哼…啊…哎…哼…”

  在看看阴茎不知不觉的已经进去了大半,我感觉到她的里面好温暖,像有什么夹着我的阴茎不停的蠕动,让我有些莫名的快感,我激情地将她的腰搂起来,将屁股往下用力一沉,整个十多厘米长的阴茎连根尽入了,她一口咬住我的肩膀,“…啊…”

  她又将双手移到了我的腰部死死地抱住,不让我动弹。

  我耳语问道:“还痛吗…”

  “有点痛…”“没关系的…”“我能忍受得了,你要轻点…”

  “你抱住我的腰,我轻轻地动都不能啊…等你不痛了之后就松开我好不好?”

  她头埋在我的胸前,点了点头。

  我没动,而她却用手在抚抚摸我的腰背,头和屁股,我在感觉着她下面的温暖和蠕动。

  过了好一会,她将手移到我的腹部,用手向上顶了一下,轻声说:“你动一下…试… 一下…看看…”

  “…好…”

  我向上抬了一下屁股,然后又向下一沉,问道:“…怎么样…”“痛不痛…”

  “…呀…好像…不痛了耶…真的…不痛了…”

  她面带笑容有点惊奇和不解地跟我说着。

  “…为…为什么刚才痛…现在你全部在…在里面…我反而不痛了呢…?

  我一下子被问住了,不知怎么回答她“…喔…这个…这个…本来就是这样按排的吧…”

  “待会儿不但不痛…你还会很舒服呢!…”

  “…谁按排的…”

  “…上帝嘛…”我胡编乱造的说着“…你骗我…”她在我的屁股上拧了一下“…好啊…你敢拧我…有你好的…”“那我就试给你看吧…”

  我将臀部抬高,阴茎一下子从里面滑出,只留下龟头在里面,又猛地一挺,整个又进去了。

  “…啊…我开始有点舒服了…哎哟…有点舒服了…不痛了…

  她轻轻地哼着,用手在不停地推拉我的腰部,“哎呀…好舒服…哥你…真好…嗯……上帝…真好…嗯…”

  我听到她一阵阵美好的呻吟,我有一种成就感,一种征服感,我更加有力的不停的抽插,好几次因为上下抽动的幅度太大,整个阴茎全部溜了出来。但是由于惯性作用,还有她阴水的润滑作用,加上阴茎的硬挺,相互有节奏的默契配合下,没有第一你进入那样困难,而是轻快地就钻了进去。

  她娇小的阴部已经有轻微的肿红,而我的阴茎象是被浸泡过的压缩物质,变得异常粗大,整个茎身爆满青筋,已经胀大到有些疼痛,她的阴水冲淡了丝丝的血迹,不知什么时间她的一只手在向一边拉着她的小裤衩,好让我的阴茎能顺利的无阻碍的进去。

  我将阴茎抽出来,放在她那小缝隙上挤压。

  “…别抽出…来…别…我要…”

  “你用力…你要用力…好…不…好…”

  “…快点…进去…快…”

  我没有理会她,手那起棒子一样的阴茎上下敲打她的腹部,和大腿内侧。

  她急了,一把抓住了我的棒子,自已往她的小穴口处牵引,我趁她不住意使劲一挺,棒棒彻底的进去了,我的跨部撞击到了她的阴部,发出了“啪”的声音,连她的整个身子也向床头滑了一截。

  她不敢叫得太大声,只能“…嗯…嗯…”地哼。

  “…我这样和你…会不会…有…小BB…我会不会怀上…?她有些害怕的看着我问:”…那你…你想不想…有小BB呢…?我一边不停地抽插。一边笑着反问她“…我不敢…我怕…”

  她和向我眨了一下眼睛“…如果你想有呢…我就让你有…哈…”“你不想有BB呢…我就不让…你有…怎么样…”

  “…我…我不知道…”

  她翅着小嘴巴看着我,双手不停地在我头上抚弄我的头发。从鼻腔里不时发出呻吟声“…啊…嗯…”

  “…今天我不让你有…下次在让你有BB…好不好…”

  “嗯”“那你现在要…用劲…我那里边好痒…你用力…我好舒服…”“我要你…一直插我…一直插,天天插…哎哟…好…真好…用力…哎呀…我要死了…好舒服…你怎么…

  这么…历害…让我这么…好…哎哟…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你了…我要你…做我…做我…老公算了…哎呀,…

  小姨子的淫水越来越多,已经将小裤衩都流湿了,也将我的拉在一边的小裤头也给弄湿了,由于用力较大,水又较多,每一次抽插都会发出“叽…咕…叽咕”的声音。

  她的小穴实在是大小了,猛烈的摩擦让我下部有点酸酸的、麻麻的、痒痒的,不知所措的感觉,整个身子的上下抽动好像已经不是我在用力了。她的额头上冒出了小小的汗珠,而我全身由于剧烈的运动,各个部位都有汗水在流。

  一阵抽插之后,我忽然觉到她的阴道在向我施加压力,只觉得她在不停地收缩阴道,又好像是用阴道不停地吮吸我的阴茎,使我全身上下向电击一样一阵酥麻。

  “…啊…啊…”我叫出声来。好像有一股使不完的劲要爆发出来一样,我狠狠地加大了幅度和速度疯狂地抽插。

  “…哎呀…哎哟…啊…”她也不停地叫出声来。猛地双手抱住了我的脖子。将头向上抬,将牙齿咬着下唇在勯抖,双脚也抬起来放在了我的背上,她的整个身子几乎已经附在我的身上。

  “…哎唷…哎唷…她发出了尖叫声,老公…我不行了…我要去死了…我爱死你了…我不…行了…不行了…我先走了…我…走了…哎哟…

  我的思想已经没有了,能感觉到的只有排山倒海的洪流将我们冲走,我紧紧地抱着她一起漂,一波又一波的漂流…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