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7, 2014

我的姐姐

  我有一个姐姐,我很喜欢我的姐姐,因为她总对我很好,很照顾我,也愿意带我到处玩。

  姐姐比我大两岁左右,我们小时候总是一起洗澡,完全不避嫌,父母也因为我们还小就不担心,却也因此我们后来发生了许多事。

  小时候我的性知识还未启蒙,我跟姐姐还是睡在一起,加上从小就跟姐姐一起洗澡,所以对姐姐的身体没有多大兴趣,姐姐那时也不太在乎。但我却一直记得,当姐姐用手搓洗我的老二时,那种感觉蛮舒服的,所以我也很喜欢让姐姐洗那里。只是每当我要洗姐姐的身体时,她总是会笑着说我洗不干净,就要我先泡到水里,她再自己洗身体。

  但说也奇怪,我们都只是一直在洗澡时发生这种事,晚上在同一间房间睡觉却都没事。

  反正我们就这样单纯的一起洗澡,直到我国小四年级左右,姐姐国小六年级的某一天。那时是漫画《城市猎人》正风行的时候,我跟姐姐都很喜欢看那套漫画,都看的哈哈大笑,只是那时我对里面的黄色笑话都有看没有懂,尤其不了解为什么主角阿獠的小鸡会变长又变大,因为我当时还不会有勃起现象,所以也都只能看看而已。

  后来因为某天晚上睡觉时我忽然睡不着,又想到洗澡时被姐姐握着老二搓洗的快感,就也在棉被内自己握着,并开始胡乱套动,忽然发现这样的感觉有比较爽,也开始感到老二不太对劲,这才知道了原来一直摸到最后就会勃起……

  洗澡时我脱光衣服后就笑着叫住姐姐吸引她的注意,因为我认为自己可以跟主角一样,姐姐应该会很高兴才对。当姐姐也将衣服脱光之后问我叫她做什么,我就要姐姐先坐到木头小椅子上,然后站到她面前跟她说:「姐姐你看,我能跟漫画《城市猎人》一样喔……」

  接着我就用手开始一直搓握着阴茎,然后感觉轻微的快感,阴茎也就开始充血变大。

  姐姐一直睁大双眼看着,随着我的老二变大与站起来,她也越来越讶异。

  我对姐说:「你看,我的小鸡像《城市猎人》一样变得好大……」

  姐姐只是一直看着,都没有回我话,偶而盯着我的脸看,偶尔低头看着眼前耸立的阳具,然后过近一分钟吧,我竟然天真的问她:「姐姐要不要摸摸看?」

  姐姐当时被我这一问就吓一跳的抬头看着我,然后才说:「不可以这样。」

  但那时我完全不懂这样的行为是被禁止的,只是觉得姐姐的反应很奇怪,也有点失望,因为姐姐并没有像我期待中的那样,对于我能跟阿獠一样勃起而发出高兴的赞叹声……

  我难掩失望之情的又对着姐说:「摸摸看嘛,很硬喔!」

  姐姐抬头看着我,然后又看着面前的老二,我又再跟她说摸摸看没关系,经过半分钟左右的沉静,姐姐才终于伸出手,并轻轻握住。

  姐姐并没有很大力的握住,只是很小心的轻轻碰着,偶尔才会用力压一下看看。我就只是站着让姐姐摸,感受老二被她握在手中的感觉而已。

  其实那时的姐姐一定比我还好奇,我看她的眼神与动作就知道,但可能是因为她已经多少懂的这种事,而会有罪恶感就那晚不太敢乱来。

  那晚其实也就只是这样而已,姐姐摸一下之后就放开手,我又开始想要姐姐称赞我,但她都没有说话,所以我看她这样也就不敢说话,认为自己做错事了就安静的洗澡,老二也又慢慢的垂下变回原状。

  记得那几天晚上洗澡时,我们都没有说太多话。因为我怕姐姐不高兴,就不敢再对她现宝,只是安份的洗。

  就那样过一阵子,记得那一晚我又跟姐姐一起洗澡时,我站着,姐姐蹲在我身前刷洗我的脚,接着她竟然默默的伸手摸我的小鸡,然后开始搓洗。

  本来以前姐姐都会像这样帮我搓洗,所以我并没有觉得太奇怪。但这晚却特别不同,因为姐姐那晚一直让我感觉她很紧张,都不多话,只是看着我的小鸡然后一直搓揉,不像以前只是洗一下而已。

  我觉得很奇怪,又因为姐姐在搓揉的关系就产生快感,老二因此开始变大勃起,但姐姐还是一直搓,直到涨到最大为止。

  我一直低头看着姐姐,当她发现我一直看着她,姐姐才抬头看着我,并表情有点紧张的样子。

  姐姐那时有点紧张的说:「我帮你洗干净一点……」

  我只是点头,然后姐姐就装成一直在帮我洗的样子,继续搓揉着我的阴茎观察。只是那时我还没会意过来,还不知道姐姐对我的阴茎已经起了兴趣,就傻傻的让姐姐这样玩弄,直到她好像终于满足了才放手,并开始哄我说不能说出去。

  当时我真的不懂,就问她为什么,姐姐就又紧张说些有的没有的解释,但我还是听不懂,反正最后我还是只能答应她不说出去,姐姐才终于放心了下来……

  姐姐就这样每晚洗澡时都会帮我洗老二,我也很乐于让她搓揉到勃起,真的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刚开始本来她还会有点尴尬,经过一阵子后我们都有说有笑的,一切显得那么自然,姐姐甚至会问我有什么感觉,但我不知道那种感觉是快感,就都回答她蛮舒服的而已。甚至,我都会才刚开始洗澡的时候就主动将老二凑到姐姐面前,让姐姐先握得勃起之后才开始洗。

  就这样,某天下午半天课只有我在家时,因为姐姐跟同学出去玩,我很无聊的就去翻爸爸的录影带,想看有没有什么卡通,却意外的让我找到一卷A片。

  我很讶异的看着内容,也因为这一卷A片而让我的性意识启蒙了……

  虽然那时还不知道做爱的意义是什么,但却已经知道了男生和女生下体的不同,是可以插入结合的,也看起来很爽的样子,所以那晚洗澡时,我就开始研究起姐姐的身体……

  我从那天开始,就都会一直注意姐姐的阴裂,也一直想看清楚,只是因为我怕姐姐不高兴,所以就不敢随便有所行动。

  只是我很快就注意到,姐姐每次洗头时都是用洗脸台洗,所以都得站在洗脸台前弯腰,屁股就会翘起来,加上每次她都洗十多分钟,知道这是我的机会,所以我就发现有这机会的隔天晚上,姐姐又帮我洗好后赶进水缸,我就等她开始洗头,就偷偷的从浴缸内站起来,小心的走到姐姐的屁股后蹲下。

  我起先是只看到姐姐的屁股缝,什么都没看到,然后姐姐好像洗头时身体弯得不够低,就稍微更张开双腿的将身体向下移,我才隐隐约约看见姐姐的阴部,就跟A片的差不多。

  我一直偷偷握着老二,并看着姐姐的阴部,觉得非常新奇。几分钟后姐姐忽然关上水龙头,已经洗完头发,我也就赶紧又回到水缸中,想装成什么事都没发生。只是我的动作有点太慢了,我才刚踏入浴缸,姐姐就已经拿毛巾擦着头发转过头来,并问我站起来做什么?

  姐姐完全没发现我刚刚已经偷看了她的私处,但我还是有点心虚,就支支吾吾的说我洗完了,并赶紧又离开浴缸穿衣服离开。

  那天晚上我脑海中想的都是姐姐的阴部,睡觉前躺在棉被里更是忍不住抓着老二并将它弄大,一直觉得自己好奇怪,怎么对姐姐的阴部念念不忘?

  那阵子晚上我都是这样趁姐姐洗头时偷看她阴部,并且都运气好没有被姐姐发现,所以我就渐渐的沉迷下去。

  接着某个半天课的下午,我又趁姐姐不在家时看了爸爸偷藏起来的A片录影带,是另外一卷,同样让我感到兴奋。

  我当然是一边握着阴茎一边看,但当我看着A片内容从房间演到浴室内,男主角与女优两人在浴室玩起水仗,最后男主角就将女优的上半身向下压,从后面插入她屁股的洞,忽然带给我一阵冲击……也因此改变了我和姐姐的关系。

  之前我都只是偷看姐姐洗头,这段影片却让那时笨笨的我发现这样的情况是可能的,如果我能在姐姐弯腰洗头时,就像A片那样的从后面插入……

  说真的,谁想得到一个国小四年级的孩子会有这种计划?尤其是姐姐,虽然我们洗澡时她都会好奇地玩我的阴茎,但我们的性关系顶多也就只是这样而已,她一定不会有太多的防备。

  总之那天我看完A片后就一直很紧张,接着姐姐回家了我更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因为自己真的是有样学样的想做做看,看如果自己将勃起的阴茎插进姐姐屁股的洞里会怎样,但又怕姐姐会生气,所以我也一直烦恼的告诉自己:「反正先看情况再说,而且看见片子里的演员都很舒服的样子,姐姐应该是不会生气吧……」

  但是姐姐虽然一直不了解我到底在烦恼什么,加上我又不是能藏的住心事的人,姐姐就有关心的来问我在烦恼什么,但我还是只能以没有什么来回答。

  那天最后洗澡时我还是什么都不敢作,因为怕姐姐生气,又怕在家里的父母知道,就还是只敢同样的在姐姐俯身洗头时偷看,并且洗玩澡后要睡觉时,又躲在棉被内抓着老二开始后悔,心里想着应该试试看才对……

  总之那阵子真的非常难熬,天天都在犹豫该不该插姐姐的屁股?

  就这样,就在我担心这些因素时,没想到机会还是来了,忽然父母跟我和姐姐说他们晚上不会在家,因为有事要赶去南部亲戚家,要明天晚上才会回来,就要姐姐好好照顾我……

  终于又要洗澡了,我一半是紧张,一半是兴奋,因为知道父母那天将不会在家,就像是终于帮我作了个决定,因为如果我插姐姐屁股,而她真的生气的话,我只要跟她道歉就可以了,反正家里也没有其他人在。

  我跟姐姐又进到浴室,我们将衣服脱光,姐姐同样又开始搓硬我的老二,并一直盯着看它的变化。我知道姐姐依然当我很天真,对这种事完全不懂,就一直藉故洗澡研究我的阴茎。但我这时已经知道男生的小鸡可以插进女生的屁股,并且已经决定要做做看。

  姐姐终于玩我的阴茎玩高兴了,帮我将水冲干净身上的肥皂泡,就要我进到浴缸内泡着,她洗好头与身体后就也会进来浴缸跟我玩水。

  我开始感到呼吸沉重,多半是因为紧张的关系,就泡在温水内一直注意姐姐的行动。

  姐姐同样在洗脸台上俯身,将头靠上去,并拿莲澎头开始冲洗,又沾上洗发精,很快的整个头上都是香香的泡泡。

  我看姐姐的头上都是泡泡后,应该无法抬头或移动,就紧张的赶紧从水中爬起来,无声走到姐姐屁股后,然后握着怒勃的阴茎立即向姐姐的屁股移去。

  因为当时我和姐姐差不多一样高,加上我已经知道姐姐的小洞位置,就很快的将阴茎顶到了姐姐小洞会在的位置上。

  姐姐忽然「嗯?」了一声,很明显的对于我的小鸡碰到她阴部有反应,抓洗头发的双手也停下动作,她马上稍微抬起身体并回头看过来,正正跟我的眼神互望。

  我紧张的赶紧将阴茎朝姐姐的屁股顶,双手搭在姐姐的小蛮腰上,想要顶进姐姐的屁股小洞中,却感觉好像顶到屁股的骨头部位,没有插进去的感觉。

  「啊!弟你做什么?!」

  姐姐紧张的大叫,应该是发现我想插她屁股,加上我竟然没有成功插进小洞中,所以我只能赶紧跟姐说:「姐……我只是想试试看……」

  姐姐只是张大双眼讶异的看着我,就像被雷打到,不敢相信才国小四年级的我会忽然对她做这种侵犯她私处的事。

  我又紧张地移动阴茎调整一下位置,姐姐才回神的又开始紧张大叫:「不可以这样!你快离开!」

  我又重新猛顶一下,忽然觉得我的阴茎一阵刺痛,就像被活活剥了一层皮,姐姐也在这时凄厉大叫一声:「啊!!」

  龟头的位置真的好痛,因为当我插入的那一瞬间,包皮也就跟着忽然退开,不然本来都是一直包住龟头的状态,只是那时我还不知道,所以我感到会痛之后就不敢再插进去。

  姐姐只是被我插入的那瞬间叫完之后,顶着满头发的肥皂泡,一直讶异的看着我,露出我永远忘不了的惊恐表情。

  我低下头,只看到约插入龟头的部份而已,想到这样就这么痛,那如果要全部插进去不就会痛死?所以那时我并没有觉得很爽,只有感觉痛,又看到姐姐一声大叫之后露出的表情,所以我也跟着害怕起来。

  「姐姐……你也会痛吗?」我很害怕的问姐姐。

  她却流出了眼泪,并且讶异又惊恐的开口:「你怎么可以这样……」

  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姐姐的眼泪因为我而流出来,就吓得赶紧将龟头抽出外,又感觉到一阵痛,姐姐也是闷哼一声。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自己的龟头,只见整个红通通的,但姐姐的眼泪更让我害怕,她知道我吓得退出她屁股后,就开始伏在洗脸台上哭,呜呜啊啊的哭着。

  那一晚我也就看她哭成这样,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就怕得跪在她身边,一直跟她道歉。但姐姐只是哭一阵后,边将头发冲洗干净,就坐到地板上,也不顾虑我的就张开双腿开始检查自己的私处,甚至还拿出小镜子照着看。

  我也忍不住好奇的看过去,见到姐姐完全敞开的阴部,小洞的位置变得有点开,应该是因我的插入而张开的,甚至还看得到有些血丝流出来。

  姐姐又哭着对我大骂:「你怎么可以这样啦!人家以后要怎么嫁出去?!」

  当然我完全不懂,甚至都还不了解插姐姐屁股的行动就是性交,是会生小孩的,所以就还是只能一直害怕的跪着跟姐姐道歉……

  那时姐姐国小五年级,我国小三年级,姐是个比平同年龄层还要稳重成熟的女孩,特别会照顾我,所以她对我插她屁股的事也特别感到震撼。

  那晚姐姐一直哭,也一直骂我到底知不知道我对她做了什么?

  晚上睡觉时,姐姐还是睡在她的床上一直小声的哭,所以我也几乎整晚都没有睡,隔天上学因此迟到了,姐姐也没有叫我就自己去学校。

  我依然不懂为什么我只是插姐姐的屁股却会让她变成这样,就也感到强烈的后悔而一直道歉,就是到学校之后也一直跑到姐姐的教室跟她道歉,但姐姐都没有说话,甚至将我赶回去。

  本来我以为晚上爸妈回家后,姐姐就会跟他们说我做的事;结果却没有,姐姐只是整天都闷闷不乐的,至少已经没有哭哭啼啼的了。

  爸妈回家之后就先去洗澡,我和姐姐则是待在房间内写学校的作业都没有说话。当他们洗完澡出来,妈妈就要我跟姐姐一起去洗,说水还很热,这也让我又开始担心的偷偷注意姐姐。

  但姐姐却只是平静应好之后,就到衣柜拿自己的换洗衣服,半句话都不说的就走向浴室。

  本来以前姐姐都会叫我一起去洗,但今天却没有,所以我想应该是姐姐对我很讨厌了才会这样,就只能乖乖的继续写作业。

  没想到又过几分钟,我的肩膀被拍了一下,我转过头去看,姐姐面无表情的说:「爸妈不是叫我们快去洗澡?你还在做什么?水凉掉的话会被他们骂。」

  那瞬间我真的不知道该跟姐姐说什么,我就只能又跟姐姐道歉,并且赶紧去衣柜拿衣服。只是因为以前都是姐姐帮我拿的,所以我就东找西找的就是找不到自己的衣服。

  姐姐走了过来,无言的开始帮我翻找衣服,并且放到我手上,就带着我又走向浴室……

  进到浴室之后,我觉得姐姐好像已经原谅我了,甚至天真的任为只要再过几天就会恢复到以前那样,就让我心情放松许多。于是我开始脱衣服,但姐姐却先主动开口对我说:「你知不知道昨晚你对姐姐做了什么?」

  我停下脱衣服的动作,赶紧摇头。

  「不知道的话,那你为什么要对姐姐那样做?」

  当时被姐姐这样问,又看姐姐的表情很严肃,我就又害怕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没想到,姐姐却知道我心中想些什么,就跟我说:「告诉姐姐没关系,不会骂你的。」

  于是我只能小心的回答她:「因为……我有看爸爸房间内的录影带,看到录影带中他们这样做好像很快乐,我就以为我这样做的话姐姐也会喜欢……」

  说完之后我又跟姐姐道歉,而姐姐只是知道事情真相之后露出略为讶异的神情。

  我又跟姐姐道歉,说我真的不知道姐姐会这样,终于姐姐什么都没有说的开始帮我脱衣服。因为以前洗澡时,姐姐有时都会帮我脱衣服,所以我就乖乖的配合姐姐。

  我随着姐姐的动作摆动手脚,并将脚抬高,让姐姐脱我的裤子。

  就在我终于脱到只剩内裤时,姐姐看着我,并且跟我说:「姐姐以后没有办法结婚了,你已经将姐姐的贞节夺走了,你知不知道?」

  我吓一跳的看着姐姐,但姐姐却很认真的对我这样说,让我又完全不知道怎么回应。

  因为当时我也跟姐姐看了不少电视八点档,就算不知道什么是做爱,却也还知道对女生来说贞节是很重要的事,甚至认为没有贞节的女孩子就是坏女孩,所以我又担心起来。加上姐姐当时也还很单纯,或者该说连续剧跟我一样看太多,认为没有贞节的话以后会嫁不出去……

  我又开始跟姐姐道歉,并说我不是故意要害姐姐的,姐姐就像已经看开了一样,只是要我将内裤脱下来开始洗澡。

  我开始刷洗身体,姐姐也将衣服脱光之后,并从我手中拿起肥皂,帮我洗身体,却一直避过我的老二不洗。

  姐姐忽然问我:「你喜欢姐姐吗?」

  我一直点头。

  「那你昨天害姐姐失去贞节,愿不愿意以后一直照顾姐姐?」

  姐姐真的是纯真的认为自己嫁不出去了,就以要我负责到底来代替结婚这句话。

  只是当时我年纪小,没听出姐姐的话中意思,加上对乱伦的罪恶感是很薄弱的,只知道兄弟姊妹不能结婚,却不知道结婚所包含的意义就是姐姐要的照顾,甚至包含更多,所以当姐姐问我愿不愿意负责,我也就答应愿意对她负责,毕竟心想又不是结婚,只是照顾姐姐的话就应该没有关系吧?

  姐姐听我愿意之后,这才总算露出开心的笑容,并且抱着我说:「等你成为大人之后,要保护姐姐喔!」

  我也被抱的很高兴,因为我真的觉得姐姐原谅我了,那时就一心想要快点长大,这样如果有人骂姐姐没有贞节的话,就可以保护姐姐了。

  只是姐姐放开我时,还不忘对我警告:「我们发生的事,你都不能跟爸妈说喔,因为我们一定会被他们打。」

  听到会被打,我更是赶紧点头,因为我当时还是很怕妈妈的棍子与爸爸的巴掌,而且我也本来就没有打算说出去……

  接着那晚洗澡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我们又恢复快乐的气氛洗澡,姐姐帮我洗干净之后,就要我自己洗老二,她也就开始洗自己的身体,然后我们就开始泼对方水,直到妈在门口喊了我们才出去。

  那一晚睡觉时,我也又恢复跟姐姐一样无话不谈的情形。就这样,我们又过了好一阵子的平静生活,而我虽然还是会对为什么插姐姐屁股一事感到好奇,却又不敢问姐姐,所以只能继续埋藏在心中。

  只是以前每晚都有姐姐帮我洗澡时自慰,所以我能得到满足。但姐姐却那天之后都不再帮我洗老二,我也不敢再自己乱摸小鸡,就还是只能乖乖忍耐,直到最后终于受不了,就在洗澡时我既想摸却又担心做错事的问姐姐:「姐姐……我可不可以摸小鸡?」

  姐姐被我问的愣住,就只是看着我,然后才笑着跟我说可以。

  于是我就赶紧站在姐姐面前开始用手搓揉,感受快感的满足,并且随着勃起的程度,也惊讶的发现外面那层皮竟然可以退开,慢慢露出一个红红的龟头,就像那天我插了姐姐屁股小洞又抽出之后的样子。

  姐姐一直看着,我也好奇摸着龟头,却感觉更强烈的快感,是以往我未曾有过的,如同被电到一样麻麻的,而忍不住啊了一声。

  姐姐关心的问我怎么了,我就回答说感觉好奇怪,但又很舒服,所以我就又开始摸着龟头研究。只是姐姐都只是用眼睛看,都没有伸手摸,但至少我能得到渴望已久的快感,也算是满意了。

  那一晚我们并没有关灯就睡,其实是我吵的姐姐没办法睡。我们躺在各自床上,我继续在棉被内握着阴茎,并摸擦龟头感受快感,也小声的跟姐姐说这种强烈感觉好奇怪,还说些有的没有的。

  当我问姐姐为什么会这种感觉,姐姐回答我说她也不知道,毕竟那时姐姐只知道做爱与贞操的事,还不知道什么叫快感。

  隔天晚上洗澡,我在姐姐面前衣服才脱光而已,就立即握着老二自慰,开始玩弄龟头感受快感。

  姐姐依然习以为常的脱掉自己的衣服后,就偶而看着我的自慰动作,并一边开始先洗自己的身体。

  我一直兴奋的玩着,直到姐姐已经洗好自己的身体就开口对我说:「好了,先洗澡。」

  并拿起肥皂开始帮我洗身体。

  我乖乖站着让姐姐帮我洗身体,她洗着洗着,却紧张的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问我:「姐可不可以帮你洗这里?」

  听到姐姐又愿意摸我的老二,我就赶紧回答她:「可以啊,姐姐不是以前都会帮我洗这里?」

  于是姐姐终于又伸手握住我的阴茎,并开始刷洗。只是姐姐都只是将手刷在阴茎上,半点都不碰龟头。

  「……姐姐不摸摸看前面红红的那里吗?」

  被我这一问,姐姐抬头看着我一会,才终于用手指摸一下,并带给我另一种奇特的感受。

  于是,姐姐就一会刷洗着阴茎,一会刷洗着蛋蛋袋,一会刷着龟头,感觉真爽。

  「姐姐……」

  「什么事?」

  「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件事?」

  「什么?」

  「那天……我插你屁股时……你会不会很痛?」

  姐姐依然低头刷洗我的老二,有点害羞又笑着说:「只是有一点点痛……」

  「姐那时叫那么大一声,我还以为姐也很痛…但那时我感觉真的好痛……」

  于是我们又恢复没有说话的安静,让姐姐继续“刷洗”我的老二,而她已经刷洗了十多分钟……

  「……你又想像那晚一样了吗?」

  听到姐姐这样忽然问我,真的让我吓了一跳,我就赶紧回答:「不要!那样会很痛!」

  姐姐只是露出笑容不说话,然后又经过几分钟才又问我:「你真的愿意以后一直照顾姐姐吧?」

  我对姐姐突然提出这件事问我而感到有点奇怪,就只是又点头回应,于是姐姐终于抬头看着我……

  那几天姐姐一直很奇怪,好像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但最后还是只叫了我就又说没什么事。

  就是晚上睡觉时,我们躺在各自的床上,本来我要睡了,但姐姐有时还是会忽然叫住我,就又不说话了。我又问姐姐什么事好几次,姐姐才总算又说没事。

  最后一次,我觉得有点烦,就打算不理她的开始睡觉,却没想到姐姐又叫了我。

  「什么事啦!?」我有点不耐烦的问姐姐。

  姐姐才好不容易开口:「你有在爸妈房间偷看说过的录影带?」

  我对姐姐简单的嗯了一声,然后姐姐才说:「明天下午半天课,爸妈不再的时候你放给姐姐看好不好?」

  那时听到姐姐这样说,我心想如果只是这种事,这几天有必要说的这么吞吞吐吐吗,就简单的跟她应好,姐姐就只是含糊的说「因为我没看过……」就没有再说话。

  隔天下午放学后吃完午餐,我就带着姐姐进到爸妈的房间,并且从录影带柜子内拿出两三片,问姐姐想看哪一片?

  外壳都是女人没有穿衣服然后摆出各种淫荡姿势,偶尔有些性交的画面,姐姐张大眼睛拿着看十来秒,并忽然问我:「这些你都看过吗?」

  「没有,这些好像是爸爸最近租的。」

  「那放这个……」

  姐姐将其中一片拿给我,我就好奇的看一下盒子,想知道姐姐为什么会选这片,但还是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可能姐姐喜欢那个女演员。

  录影带塞进机器内,我就转开小电视跟姐姐坐在爸妈的床上。姐姐一直张大双眼看着内容,我则是脱下裤子自摸。

  我跟姐姐都没有说话,姐姐的注意力主要都集中在电视上,我则是一半在电视上,一半在手中的阴茎。

  约半个小时后,终于演到两人开始性交,男人将老二插进女人屁股内,两人就都看起来很爽的样子,但我只是在心里想着:「骗人,明明插进去的时候就很痛,还不如我自己这样摸。」

  姐姐则是一直看着,都没有说话。

  好不容易终于演完了,男生将白白的液体喷在女人嘴里,这样就结束了。

  我问姐姐:「我要关掉电视了喔?」

  然后姐姐跟我点头,我就将片子取了出来,并将电视关掉,就将裤子再穿回去……

  本来我以为片子看完了,姐姐就不会像以前那样,但那天姐姐却是更心事重重的。

  晚上关灯就要睡觉时,姐姐忽然又喊我,并小声对我说:「你睡了没?」

  「还没……」

  然后姐姐又不说话,我再等几分钟,正想放弃睡觉时,姐姐对我说:「等等听到爸妈回房间睡觉之后,你来姐姐床上陪姐姐聊天好不好?」

  虽然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要等到父母也回房去睡,但我还是对姐姐应好,但却在等待门外传来父母回房声的时候,我竟然睡着了。

  隔天一早被姐姐叫醒去上学,姐姐问我昨晚怎么睡着了,我才想起这件事并说我真的太睏,忽然就睡着了,姐姐就又没说什么。于是我又提说今晚一定去陪姐姐聊天,她才点头嗯了一声。

  晚上洗澡时姐姐依然刷洗我的阴茎偷偷研究好一阵子,并且一直不多话的看着。我则是在姐姐终于满足了研究欲之后,就泡到水中等姐姐玩水。

  晚上关灯睡觉,我一直努力地让自己维持清醒,好不容易终于等到父母房门关上的声音传来,我就拿着枕头,小声的走到姐姐床边,她也拉起棉被让我躺进去。

  我们很少睡在一起,所以当时我们侧身躺在一起互望,都忍不住露出笑容。

  「姐姐想跟我聊什么?」

  被我这一问,姐姐又恢复微笑的沉默,并且过半分钟才有点害羞的说:「你将裤子脱下来好不好?」

  我不知道姐姐她想做什么,就开口问她,但姐姐只是又说:「你脱下来就是了啦。」

  于是我就只好疑惑的在棉被内开始脱裤子。

  就在我脱下裤子,姐姐就在棉被内伸出手,并且忽然将我的内裤向下脱,还一直有点紧张又羞涩的笑着看我。

  我忽然想到姐姐可能是想要玩我的小鸡,就像以前睡觉时我自己玩的时候一样,所以我问姐姐是不是想摸?如果这就是姐姐说的聊天,那我到真的愿意每晚都跟姐聊天。

  「嗯……」姐姐终于笑着回答,我也就放心的让姐姐摸,姐姐也很快的就握在温暖的手中,并开始搓揉变大。

  「……你会不会一直讨厌姐姐对你这样做?」

  姐姐担心的问我,我就跟她说不要啊,我也很喜欢这样。

  接着我们都只是一直侧躺着相视而笑,感受性的神秘,偷偷玩着小孩子的性游戏。

  其实姐姐也是一直对性很好奇的,毕竟她也才国小五年级而已,只是她比较懂得不能随便做这种事,所以才会一直表现的很含蓄。

  姐姐一直摸玩我的阴茎,我则是将手一直搭在她的手臂上,我们都只是开心说些阴茎好热,或是好硬……之类的话。并且我还笑着说等我长大后,要让老二长的像城市猎人的阿撩一样大。

  就这样开心玩了一会,姐姐开口:「你会不会觉得姐姐一直洗澡时摸你的小鸡,是个坏女孩?」

  我赶紧摇头,因为姐姐真的一直很照顾我,对我很好,又愿意这样摸我的小鸡,她就总算有点放心的笑着对我说:「你长大后会照顾与保护姐姐吧?」

  「会啊……」

  然后姐姐就又暂时不说话,只是继续用手在棉被内玩我的小鸡。

  又过了一阵子,姐姐开口叫我:「你……」

  「什么事?」

  姐姐忽然开始有点慌张的说着:「姐姐是真的很好奇啦……而且现在也已经没有关系……所以我……」

  我还是不了解姐姐想说什么,就一直看着她。最后,姐姐总算下定决心要说了:「……你想不想再试试看?」

  姐姐又恢复有点紧张与羞涩的笑容问我,只是我忽然听不懂,就问姐姐她指的是什么?

  「……就是……你再试着插到姐姐屁股内……」

  「但姐不是说我那样会夺走你的贞节?」

  那时我还很担心的这样问姐姐,但姐姐只是说:「你愿意负责照顾姐姐就没关系。」

  但虽然姐姐这样说,也主动要求再跟我做,反而是我担心害怕的问:「会不会又那么痛?」

  姐姐却说道:「爸爸不是跟你说过男孩子不要怕痛吗,不然你以后怎么保护我?」

  于是,从那晚就这样开始了我和姐姐真正的性关系……

  虽然怕痛,但我还是不敢反抗姐姐,因为姐姐一直都对我很好。所以勉强答应姐姐之后,我的心中还是充满恐惧与不安。

  姐姐则是担心的警告我说如果还是会痛的话,要我忍耐并不能发出声音让爸妈发现,不然会被打。

  「你长大后要照顾和保护姐姐喔……」

  接着我感觉到姐姐在棉被里开始脱睡裤与内裤,就笑着望向我,并向我的身体慢慢靠过来,轻轻抱着我,我们也就这样侧躺在床上。

  当时我跟姐姐的脸非常靠近,几乎都要碰在一起了,然后我忽然又感觉到姐姐一只手握住我的阴茎,接着她的脚不知道在做什么,开始动来动去的。

  姐姐一直有点紧张又害羞的微笑看着我,她的脚动几秒钟之后,我忽然感觉到姐姐又挪动身体靠过来,我们的肚子都碰在一起,接着阴茎被温暖的夹住,感觉蛮舒服的。

  姐姐要我不要动,并跟我说她用大腿先夹住我的鸡鸡,说她想要先这样。

  我又忍不住跟姐姐相视而笑,彼此凝望一会,姐姐才紧张的说她已经准备好了,我要怎么样都可以。

  虽然姐姐已经准备好,但我还没啊,我非常怕痛,再说我也不知道这样该怎么做……

  「姐……这样我不会……」

  然后姐姐就张大眼睛:「你不会?」

  「这样我看不到……」于是姐姐就又笑出来,然后问我想怎么做?

  「可不可以掀开棉被?这样我看不到……」

  姐姐才放开我,并将双腿张开,不再夹着我的老二,并将棉被掀开。

  我在床上坐起来,在昏暗的夜灯下,我能清楚看见自己勃起的老二与姐姐裸露的下半身。

  姐姐也坐了起来,双腿也并拢,还用手稍微遮着下半身。

  我只是盯着姐姐的下体看,直到姐姐笑着对我说「可以了吗?」我才想到该继续。

  姐姐又躺回去,并且双脚并拢屈立在床上,一直紧张看着我,也慢慢将双腿左右张开,阴部也慢慢曝露在我面前,终于张到最大,阴道口也微微开着。

  我又只是被吸引住的盯着看,然后姐姐才又忍不住笑着叫我:「你看好了没有?」

  「好……」我有点紧张的回应。

  「你这样应该可以学录影带演的对姐姐做……」

  于是我慢慢的爬到姐姐身上,一手握着阴茎,并学录影带一样慢慢顶到姐姐的阴部上。

  姐姐的双手一直搭在我身上,双脚也因为我的大腿与腹部的顶弄而向上抬悬空折着,完全就像录影带的姿势一样。她一直紧张看着我,偶尔会抬头向下面要交合的地方望去。

  我是虽然怕痛,但还是听到姐姐说要我忍耐之后,就半句话都不敢说的,让龟头开始在姐姐的阴部上插来插去,撞来撞去,但就是因为我们两人都没有经验而一直找不到入口插入与容纳。

  刚开始姐姐都没有说话,后来姐姐也一直紧张的问我怎么样了,我就只好回答她说我插不进去……

  姐姐就像是松了一口气,然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的问我:「那要怎么办?」

  当时我真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却忽然想到那天晚上在厕所的事,就开口:「姐要不要在地板上站着,然后弯腰翘着屁股?这样就没问题。」

  这就是那天洗澡时姐姐被我夺去侦节的姿势,毕竟已经有经验了,所以我要插入一定不成问题。

  姐姐就也听到后,想了一会就站到床下将双腿左右张开,并将身体向下弯,双手也靠在床上,回过头一直看着。

  我赶紧走到姐姐的屁股后站着,握着老二向前靠,并很快就顶到姐姐阴道口上。姐姐依然紧张看着,然后我双手扶着姐姐的腰,开始向前顶……

  本来我真的很怕痛,却忽然发现不会痛。第一次没有进去,我又稍微调了一下位置,然后又向前顶,马上感觉整根老二挤进一团肉中,一点点刺痛中带着强烈的快感,姐姐也忽然张大嘴,就像要叫出来一样。

  我的老二很快就全根插入姐姐的阴道,我的小腹与姐的屁股甚至都撞在了一起,温热的快感一直从阴茎传来。

  「姐姐,插进去了,不会痛耶,好舒服。」我兴奋的对姐说。

  但姐姐却皱起眉头,小声的回了句:「我觉得好痛……」

  我吓了一跳,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姐姐只是要我不要动,然后将头转回看着床上。

  就这样过了一两分钟,我一边享受着姐姐阴肉的温热,一边照着姐姐说的保持不动,然后姐姐才又回过头来,看来比较平静的对我说:「你试着将小鸡拔出去,然后又移进来。」

  我才照姐姐说的抽出阴茎,就又感觉到爆炸性的快感,但姐姐也又赶紧对我说:「不要动,还是会痛。」

  于是我就又不敢动了……

  「好痛喔……」姐姐皱眉看着我,「但上次都不会这么痛啊……」

  那一晚,我们又试了几次,但姐姐还是无法忍耐,最后我们就只好草草的结束。

  虽然我不会觉得有什么不满,也爱上了插姐姐屁股的感觉,要说担心的话,顶多是担心姐姐会痛的感觉,但至少姐姐也没有怪我。

  也从那一天开始,只要姐姐又想到与愿意尝试,我们就会洗澡时或睡觉前偷玩着性爱游戏。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