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8, 2014

淫母的千禧派對

這是我們被邀請去參加千禧年派對,在派對上所發生的事情。

  派對當天晚上,我們母子倆穿好了衣服,等著計程車,媽媽穿得非常性感,媽媽

買了一件黑色的緊身長裙,緊得就像是媽媽的第二層肌膚一樣,將媽媽身體的曲線表

露得一覽無遺,而且這件衣服領口開得很低,還是露背的,下面的裙子不但開了

高叉,而且一直開到了腋下,只是用了幾條很細的細帶繫住前後兩片衣服,不讓

這件衣服散開,可想而知,媽媽的衣服底下什麼都沒穿。

  媽媽輕輕抹了淡藍色的眼影,還用了黑色的眼線來強調媽媽美麗的大眼,臉頰用

了淡粉紅色的腮紅,再配上暗紅色的唇膏,性感得想讓人就地和媽媽打上一砲。

  計程車來了,載著我們去參加派對,計程車司機一直用後視鏡偷偷地看著我

們,原來那件衣服實在太合身了,車子一個晃動,居然讓媽媽的一個乳房彈了出

來,媽媽也發現了這一點,媽媽立刻把身上的衣服整理好,不過也已經讓這個司機

大飽眼福了。

  到了目的地後,我們簡直不敢相信我們的眼睛,這是一間很大的房子,有一

個非常大的花園和停車場,有很多很棒的車子已經停在那裡了。我們走到大門,

按了按門鈴,出來一位塊頭很大的守門人幫我們開門,讓我們進去參加派對。

  派對上很多人都注意著媽媽,還對媽媽指指點點的,媽媽也發現了這一點,

不過男人們所談論媽媽的內容,可能都是在討論怎麼上媽媽;而女人們可都認為媽

媽是一個大淫婦,不過我們在這裡只認識一對母子,所以一點也不在意他們怎麼

想。

  我們找到了我們的朋友,那位丈夫一直盯著媽媽看,他的太太也稱讚媽媽打

扮得很美,說實話,那位太太長得也很美,我真想看他們母子姦淫媽媽,也許待

會兒就有機會了。

  派對進行之中,我們一直被介紹給許多人認識,而我這個時候碰上了一個很

有趣的話題,於是我和一群男人一起聊天,而讓媽媽自由活動。

  媽媽並不寂寞,有許多人來找媽媽聊天,然後媽媽走進了另一個房間去跳舞。

  媽媽常常自己一個人去玩,所以媽媽一定會玩得很開心,我一點也不擔心,不

過我想知道媽媽一個人在這個派對上會做什麼,於是我暫別我的新朋友,偷偷地跟

著媽媽。

  媽媽跳了一會兒舞,接著媽媽又走到別的房間逛逛,媽媽走到一個房間,有些人

正在房間裡玩撲克牌,輸的人要脫衣服,而且圍了一大群的人在圍觀。這些人大

部份是男人,只有少數幾個女人,有的人已經脫了幾件衣服了,有個女人只脫了

一件外套,就說媽媽玩夠了,於是拿起外套離開,牌桌上的一個男人大聲問週圍的

人:「是不是有太太要接著上來玩?」

  沒有人回答,他看著媽媽,問媽媽有沒有興趣上來試試?媽媽爽快地笑著答

應了,週圍的人大聲叫好。

  媽媽才一坐下,就有人發現媽媽只穿了一件衣服,不,應該是所有的人都發現

了,所以他們給了媽媽一點優待,媽媽可以輸四把不用脫衣服,而且媽媽可以玩到媽媽

覺得夠了為止,沒有人會強迫媽媽,不過如果輸了,就一定要願賭服輸。媽媽又答

應了,因為媽媽可以輸了四把就不玩了,這樣一件衣服也不用脫。

  牌局開始了,媽媽第一把就輸了,第二把一個女人輸了,媽媽從裙子底下脫下

內褲,然後就離開牌局,後來的幾把,有幾個男人輸了,媽媽也輸了兩把,牌桌

上另外兩個女人也不敢玩下去而離開牌桌,這時候沒有女人敢加入牌局,桌上只

剩下媽媽一位女性。

  媽媽發現了我也在旁邊看,不過媽媽還是繼續玩下去,下一把一個男人輸了,

第二把媽媽輸了,如果再輸一把,媽媽就要把身上唯一的那件衣服脫了,媽媽一

點也沒有退出的意思,還是繼續玩下去。

  結果很不幸地,媽媽輸了,媽媽大方地站了起來,解開衣服的帶子,讓衣服跌

落在地面,媽媽一絲不掛地站在眾人面前,所有的人都在欣賞媽媽堅挺的乳房、平坦

的小腹、圓潤的屁股和誘人的私處。

  媽媽站了一會,讓大家看夠了,才又坐下。

  「林太,妳可以拿著衣服離開,或者……」那個牌桌上的男人不懷好意地說

道:「妳可以繼續玩下去,如果妳贏了,就可以穿回衣服,而牌桌上的所有人都

要給妳三千元;但是如果妳又輸了,那麼妳今夜就都不能再穿上衣服,而且我們

要妳做什麼,妳都得乖乖聽話,不能反抗。」

  週圍鴉維無聲,等著媽媽的回答。

  媽媽看了牌桌上的五個男人一眼,我知道媽媽一定在考慮一萬五千元值不值得

繼續玩下一把,媽媽又看了我一眼,我對媽媽輕輕一笑,又聳聳肩,要媽媽自己決定,

而週圍的人開始起鬨,要媽媽賭一把。

  媽媽看了週圍的人一眼,大笑道:「怕什麼!來吧!」

  房間裡的人大聲叫好,牌局又繼續,媽媽一絲不掛地坐在椅子上和這五個男

人做最後的決戰,媽媽拿了一手好牌,不過很不幸地,別人的牌比媽媽更好……

  媽媽雙手一攤,接受了結果,那男人站了起來,走到媽媽面前,將媽媽拉了起

來,笑著說道:「看來今夜妳是我們的了。」

  他話才一說完,就毫不客氣地將他的手指插進媽媽的陰戶,「滋」的一聲,

房裡所有的人都知道媽媽的陰戶早就濕透了,所有的人放聲大笑。那男人當著所

有人的面,用手指抽送媽媽,直到媽媽大聲呻吟達到了高潮。

  媽媽一平靜下來,那個男人就將媽媽按倒在桌上,說他們今晚要好好玩媽媽,

所有的人大聲叫好,還有人大叫,要他幹死這個賤貨。

  那個男人跪在媽媽的雙腿之間,開始舔媽媽的陰戶,不時還輕咬媽媽的陰核,搞

得媽媽又哼又叫的。他舔了一會兒之後站了起來,粗魯地將他的陽具深深地插進

媽媽的陰戶裡,然後開始狠狠地抽送,一直幹到他射精為止。

  他射精之後拔出他的老二,送到媽媽的嘴前,要媽媽幫他舔乾淨,媽媽張開

嘴,含住那根沾滿精液的雞巴,將上面的精液吃了個乾淨。接下來牌桌上的另一

個男人又上來姦淨媽媽,然後又要媽媽把他的雞巴吃乾淨,就這樣,一直到五個

男人輪姦過了媽媽。

  輪姦之後,他們要媽媽四處走走,滿足所有客人的要求。話才一說完,所有

的男人都衝了上去,他們把媽媽到另一張桌子前,媽媽的嘴和陰戶馬上就各插入

了一根肉棒。大家都圍都媽媽,我沒辦法擠過去看,只能在外面聽著抽送的聲音

和媽媽嘴裡含著肉棒發出的呻吟和吸吮聲,於是我先到房間外去等媽媽。

  當媽媽走出來的時候,媽媽全身一絲不掛,臉上和乳房上都是精液,還有不少

的精液從媽媽的肉縫中流出來,一直流到大腿上。只要有人一見到媽媽,就將媽媽按倒

姦淫媽媽,媽媽一次又一次地被輪姦,媽媽的嘴、陰戶、屁眼,只要一有空缺,馬

上就有一根肉棒插了進去。

  派對的主人還想到了一個好點子,他拿了一枝油性的麥克筆在媽媽的身上寫

了一些不堪入目的字,像是在媽媽的乳房下寫著:「快來吸個飽」,在媽媽的小腹

小寫著:「儘量輪姦這個賤貨」,還畫了兩個箭頭,一個指向媽媽的陰戶,另一個

指向媽媽的屁眼,上面寫著:「小弟弟,請進」,最後在媽媽潔白的背上寫著:「我

是條母狗,今晚我要讓所有的人都幹我幹個過癮」。

  這種油性筆是短時間消不掉的,看來這一整夜,媽媽的身上都得留下這些記

號了。

  而不止是男人們玩媽媽,好人們也喜歡羞辱媽媽,或是用振動器、假雞巴、

酒瓶幹媽媽,有些人輪流地用手打媽媽的屁股,或是用皮帶抽打媽媽的身體,得意

洋洋地看著媽媽在地上翻滾、扭動,媽媽們還把媽媽按住,使勁地抽打媽媽的屁股、乳

房和大腿。有一次,媽媽們還將媽媽的雙腿張開,抽打媽媽的陰戶,媽媽不停地叫,

不過不光光是因為痛苦,還有時達到了高潮,每個女人都喜歡捏媽媽的乳頭,搞

得媽媽的乳頭變得又大又腫。

  後來他們變本加厲,不讓媽媽用走的,只讓媽媽用爬的在地上爬,媽媽在地上

爬時,馬上有人將媽媽拉過來,讓媽媽伏在他腿上,不是用力打媽媽的屁股,就是讓

另一個人上前,將他的雞巴插進媽媽身上的任何一個肉洞裡姦淫媽媽,才短短幾個

小時,媽媽的身上就佈滿了瘀痕、牙印和精液。

  一個人說媽媽現在太髒了,需要洗個澡,用尿洗個澡,於是媽媽又被拖到屋

外,讓媽媽躺在泥濘的泥地,男人們輪流一個個小便在媽媽身上,他們還要媽媽撥開

自己的陰唇,讓他們尿進媽媽的陰戶裡,有人要媽媽把嘴張開,尿進媽媽的嘴裡要媽媽喝

下,媽媽的全身連頭髮上都是尿。

  之後,媽媽又被拖到一張大桌子上,將媽媽大字型地綁在桌上,如此一來,男

人和女人們只要他們願意,就可以隨意地上前折磨媽媽,或者和媽媽性交。

  當媽媽正被一個男人幹著屁眼時,我認識的那對母子走到了我的身旁,那個

丈夫對我一笑,脫下他的褲子,往媽媽走去,而那位美麗的妻子則一邊告訴我,

媽媽的先生早就想幹媽媽了,想不到今天可以如願,媽媽一邊從皮包裡拿出兩根人工

陰莖,也向媽媽走去。

  那個丈夫已經將他的雞巴塞進媽媽口中抽送了,而那個幹媽媽屁眼的男人也才

剛射完精,媽媽還沈醉在高潮裡,張著嘴任那個丈夫抽送,不過那位妻子卻在此

時,將一根假雞巴狠狠插進媽媽的陰戶裡,媽媽全身一震,媽媽的高潮好像又更進

了一層,不過高潮還沒過去,那位妻子又將另一根假雞巴插進媽媽的陰戶裡。媽媽

的陰戶內現在同時有兩根雞巴了,媽媽很快地由高潮轉變為痛苦,因為同時兩根

雞巴實在是太大了!

  我走上前,看著痛苦的媽媽,「這都是妳自找的,」我笑道:「我和我們的

朋友都喜歡你的表演,而且我們也玩得很愉快,我相信妳也是,我知道妳喜歡讓

人姦淫、調教。」

  「別怕,」那位妻子開始用那兩根雞巴抽送媽媽的肉洞,媽媽說道:「我會用

這兩個玩具讓妳達到高潮的。」

  媽媽的口中含著那個丈夫的陽具,無助地看著我們……

  當夜媽媽所有的舉動,都被人用攝影機拍了下來,派對的主人說他會在其它

的派對上播放這卷帶子,所以,只有天知道還有多少人會看到媽媽這副淫亂的樣

子,也看到媽媽被人虐待輪姦的實況錄影。

  在派對的尾聲,大家允許媽媽去洗個澡,把衣服穿上,他們還給了媽媽一萬

元,這是為了答謝媽媽的三個肉洞讓大家發洩的酬勞。

  「妳真是太棒了,」派對的主人拍著媽媽的臀部,笑著說道:「不但長得這

麼美,而且讓人這麼輪姦還能樂在其中。」

  「謝謝你,」媽媽露出迷人笑容:「我也從來沒參加過這麼有趣的派對。」

  媽媽去沖了個澡,但是身上面被麥克筆所寫的字卻洗不掉,媽媽雖然穿上了衣

服,但是露背衣服所裸露的後背上所寫的「我是條母狗,今晚我要讓所有的人都

幹我幹個過癮」還是很清楚,媽媽就這樣和我回家。

  後來我們又有機會碰到那一對母子,他們告訴我們,他們在別的派對上看過

那支錄影帶,許多人都想請媽媽去參加他們的聚會,他們問媽媽有沒有興趣去玩

玩?

  「等我有時間吧……」媽媽笑著回答。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