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7, 2014

超级家庭

  这是南部一个依山傍水纯朴的乡村,翠绿的青山下,一湾流水横过山前。就在溪边的平地,有一个老社区,社区街道是条林荫大道,两旁尽是高耸的树木,而在林荫道的尽头,是一栋豪门巨院,那是一个古色古香的豪华建筑,一看便知主人必定是个地方巨富。

  仲夏的夜晚没有一丝凉风,炎热的天气真教人闷热得睡不着觉,寂静的黑夜传来几声狗吠……

  「爸爸……不行啊!」

  这时候从一间房子里面传出了女人的喘息声,仔细一听,那是从豪宅右边的书房里面传出来的,而在书房隔壁大厅门边,则有一对男女,正透过小小的门缝往里面瞧。

  只见书房中一男一女,男的约有五十几岁,长着一副绅士模样。女的看上去似乎年轻许多,大约三十多岁,不但面貌姣好,还拥有一副魔鬼般的好身材,身上那袭浅蓝色半透明睡衣,更使她显得性感万分。这两人坐在沙发上,男的从后方抱着女的,不断上下的抚摸女的躯体,同时亲吻其粉颈,而女的娇羞满面,媚眼如丝,小嘴吹气如兰。

  「啊!爸爸……人家现在是要和您讨论……后天您的寿宴事宜……啊……爸爸,您这样……弄得人家好痒……」

  男的一听,立刻将双手动作一变,一手搂住女的细腰,一手伸入露胸的衣领内,握住肥大的乳房摸揉起来,嘴里说道:「宝贝!是要爸爸来替我的乖媳妇止痒了吧?」

  女的被吻得全身酥软万分,双乳抖动,於是附在男的耳根上娇声细语的道:「啊!爸爸……别摸了!痒死了,人家受不了了……」

  男的硬是充耳不闻,一手继续搓弄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翻开了裙摆,伸入三角裤内,摸着了饱满的阴户,浓密的草原,细细柔柔的,顺手再往下摸,阴户口已湿淋淋的,再捏揉阴核一阵,淫水顺流而出。

  女的被挑逗得媚眼如丝,艳唇抖动,周身火热酥痒,娇喘道:「亲爸爸!别再挑逗我了,媳妇的骚屄痒死了……我要亲爸爸……的大……大鸡巴干我……」毫无疑问,屋内这对男女的行为,显然是翁媳乱伦!

  没错,这对男女的身份正是公公和儿媳妇,男的,就是这栋豪宅的主人李德春;女的,是他的儿媳妇庄淑真。而在门外偷窥的那对男女,是李德春的老婆江秋兰和她们的儿子仁昌。

  秋兰颇具姿色,气质又好,虽已年过五十,但身体丰满匀称,由於长期锻炼瑜珈,平时又养颜有术,有着美艳动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肤、丰满成熟的胴体,以及徐娘半老的风韵,真是妩媚迷人、风情万种!尤其那肥大浑圆的玉臀,以及那胸前高耸丰满的乳房,更随时都要将上衣撑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产生冲动,渴望捏它一把!

  她今晚穿着一件薄软的白色T恤,透过薄薄的T恤,丰满的双乳更显凸出。下身是一件能够紧紧贴在她臀上的窄裙,可以清楚的将她的丰臀显现出来。

  为了能清楚的看到老公和媳妇的淫戏,秋兰弯着腰,挺起高高的臀部对着儿子。

  老天!他竟然没穿内裤,屁股是又白、又圆、又肥大,而生满一片浓密粗长阴毛、肥突的阴阜上面,已经是湿漉漉、粘糊糊的。那淫靡的景像看得仁昌血脉贲张,呆在当前。

  仁昌从母亲身后搂着她,双手贪婪的握着母亲的双乳猛力地搓揉,下面的阳具直挺挺的顶在母亲的臀沟上,然后一手继续揉捏着母亲肥美的乳房,另一只手则伸入窄裙,揉搓她的肥屄,而下面则用龟头不断的摩擦她的臀部,在她的耳边说:「妈!你的骚屄好多淫水,是不是看到爸爸在干我老婆!让你太兴奋?」

  秋兰被儿子搓摸得全身颤抖,由儿子硬挺、粗大的阳具上面传来那年轻刚阳的热,由儿子揉捏乳房,尤其是那敏感的奶头传来的快感,以及由揉搓阴户传来的电流,都汇在她全身,真使她麻透了、痒透了、也酥透了。

  秋兰现在真是心神俱荡,欲火上升,是又飢渴、又满足、又空虚、又舒畅,娇声浪语的道:「阿昌!别再逗妈了……乖……妈现在难受死了,快!……快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插干妈妈的淫屄吧!……」

  於是仁昌迫不及待地一手搂着母亲的纤腰,一手握住粗硬的大鸡巴,顶住那湿淋淋的肉屄口用力一挺,整跟粗大的肉棒「吱」的一声,尽根刺入母亲的淫蜜的屄腔内。

  「喔……好美……乖儿子……你的大鸡巴太棒了……啊……小屄好涨……好充实……喔……啊……」

  「小声点,当心被她们听到!」仁昌轻声的说,屁股则狠劲的前挺。力道过猛,使得大龟头一下子重重的顶撞在花心上,顶得母亲闷哼出声音!鸡巴插入肥屄中,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狂插狠抽着!

  「啊……啊……亲儿子……啊……喔……妈妈美死了……唔……你的鸡巴好粗……喔……小屄被干得……又麻……又痒……好舒服……喔……」

  秋兰被干得粉颊绯红,神情放浪,浪声连连,阴户里阵阵的爽快,股股的淫液汹涌的流出,顺着大鸡巴,浸湿了儿子的阴毛。

  只觉得母亲阴道里润滑的很,仁昌的屁股挺动得更猛烈,阴唇也一开一合,发出「吱!吱!」的声音。

  这时书房内的翁媳两人,早就干得热烈非常,而他们也已听到门外母子乱伦操屄的淫声。

  「喔……爸爸!媳妇被你肏死了……好爽喔……喔……好爽喔……亲爸爸,再用力一点!……啊……爸……喔……好棒喔……啊……好舒服喔……喔……爸爸……的大肉棒……插干得媳妇爽死了喔……啊……」

  淑真故意像个荡妇般的大声浪叫着,摇摆着纤腰,好让公公插在自己骚屄里的坚硬肉棒能够更深入蜜屄深处。

  「啊……大鸡巴爸爸……啊……媳妇爽死了……嗯……泄了啊……媳妇……要泄给我的爸爸了……啊……来了……啊……啊啊……泄……泄了……」

  在公公的狂抽猛插之下,淑真蜜穴里的嫩肉激烈地蠕动收缩着,紧紧地将公公的肉棒箝住,一股蜜汁从晓雯蜜穴里的子宫深处喷出来,不停地浇在公公的龟头上,让李德春的龟头也传来阵阵酥麻的快感。他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鸡巴上,拼命地抽插,口里大叫道:「小宝贝……快用力……挺动屁股……爸爸……我要……要射精了……」

  淑真於是挺起肥臀,拼命地往上扭挺着,并用力收夹小穴里的阴壁及花心,紧紧地一夹一吸公公的大鸡巴和龟头。

  「啊!亲妹妹……夹得我好舒服……哇……我……我射了……」

  二人都已达到了热情的极高境界,紧紧地搂抱在一起,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着,连连的喘着大气,两人同时达到高潮了。

  「喔……好……嗯……就是这样……干我这个淫荡的妈妈……喔……亲儿子好会干喔……啊……噢……天……宝贝!噢……噢……要死了……妈妈快要美死了!宝贝,亲儿子,你的大肉棒太厉害了,妈妈要死了!噢噢……噢……狠狠地插干妈妈的骚屄……干……再干……

  用力干……干死妈妈……呀……我好……好爽……哦……鸡巴顶得好深喔……嗯……哎唷……

  顶到花心了……我……没……没力气了……喔……唔……」

  秋兰也不甘示弱地尖声浪叫着,屁股疯狂地摆动,仁昌不得不紧紧捉住她的屁股,以免肉棒从肉洞中滑出。

  「哎……亲爱的……我没有力气了……哎呀……又顶到花心了……唔……坏儿子……哦……干死妈妈了……」

  秋兰被干得双脚酥软,膝盖前弯,玉体下沉,花心被顶得浑身酥麻,不禁全身颤抖,秀眉紧促,小嘴大张,浪叫不已!

  仁昌见母亲那一副吃不消的姿态,似乎有些不忍,於是他将妈妈抱起,把她推倒在客厅的地毯上,他便趴在妈妈的裸身上面,秋兰的两条粉腿紧勾着儿子的后腰,仁昌一面狂烈地吸吮着她高耸的乳峰,一面挺动屁股,将他的大鸡巴塞进母亲的肥屄中。

  「啊……啊……好舒服啊!好儿子,再插深一点!鸡巴顶得好深……嗯……嗯……好硬的大鸡巴……顶得好深……插到底……不行了……妈妈……要……丢了……」

  秋兰的叫声越来越大,不停的浪叫声,刺激得仁昌更用力的抽送着,一次快似一次的抽送着。

  「喔……喔……浪妈妈,大鸡巴儿子要天天插干你……插死你,我干死你!干……喔……喔……喔……我干……我插……喔……儿子要泄了……啊……」

  仁昌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每一次都可以深入母亲的子宫。

  「啊……我的大鸡巴……亲儿子……小……浪屄……妈妈……也要泄……泄……了……啊……啊唷……我忍不住了……要泄……泄……了……好美呀……啊……射死妈了……喔……烫死妈了……」

  终於,母子两人同时达到高潮,仁昌全身不停地颠抖着,一股股浓浓的乱伦精液猛烈地喷射进妈妈的子宫内。然后才瘫软地趴在全身抖动、进入虚脱状态的妈妈身上……

  「老公,你动作快一点嘛,上班要迟到了!」慈芬倚在楼梯口,朝二楼娇喊着:「你还要载阿德到车站搭车耶!」关切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丝的急躁感,只希望他们赶快出门。

  「是啊!爸!」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阿强也附和的嚷着:「表弟在等着您啊!」说着,眼睛瞟向母亲性感的胴体,丰满的乳房因为未带胸罩,紫红色的乳头可以从T恤外面看到。

  阿强「咕!」的一声,猛吞下口水,并和母亲对望了一眼,互相暧昧的眨了一下眼睛,两人彼此似乎在暗示些什么?

  母亲的臀部丰满坚实,富有弹性,纤细的腰身,雪白修长的双腿,衬托出成熟的肉体。

  阿强目光集中在母亲穿紧窄短裙而更显得浑圆的臀部曲线,坚硬的肉棒几乎要撑破裤子。想到待会儿能再与这样的肉体性交,又是自己的母亲,阿强的肉棒已涨到疼痛的程度。

  阿德是慈芬的二姊慈芳的儿子,阿强虽是表哥,但也只大他两个月,目前表兄弟俩同是高一学生。为了方便就近上学,阿德寄住在姨妈家,他的学校正好在姨妈家附近。今天是星期五,明后二天休假,每到这个时候,阿德总是赶着回高雄老家,与父母相聚。

  望着车子缓缓转出巷口,驶向大马路。随着丈夫载着外甥离去,慈芬发自内心淫荡的血液在全身窜流,心中怀着期待乱伦的激动,轻轻的关上大门。

  刚把门锁扣上,儿子的声音自背后响起:「爸爸他们走了?」阿强走到妈妈的身后,从后面抱住妈妈纤细的腰肢,大胆地用手握住妈妈丰满挺拔的乳房,并且搓揉起来,同时下体肿胀的阳具放肆的顶着妈妈浑圆的屁股。

  「你是不是又想把你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插进你淫荡的妈妈骚屄里,然后粗鹵的肏干她呢?」慈芬淫荡地扭动了几下屁股,用丰满的臀部摩擦着儿子的肉棒,感觉到儿子火热的阳具膨胀到极点。

  阿强双手用力揉搓着妈妈丰满的双乳说道:「谁叫你都穿得这么性感,每次看到妈的身体,鸡巴就硬了起来!」

  「小色鬼!昨晚在外公家和你舅妈干那么久,回来后又把妈干个半死了,今天还是那么急色啊!」慈芬娇嗔的说。右手向后伸了过来,隔着运动裤握住儿子坚硬的鸡巴,上下套弄着。

  阿强用粗壮的阳具顶了一下妈妈的屁股,说道:「还说呢,妈妈还不是和舅舅肏屄!」

  想到昨晚在娘家的淫乱行为时,慈芬的下体不由得一阵搔痒,阴屄里又溢出一股淫水。

  昨天是慈芬父亲李德春的六十大寿,兄弟姊妹们为了孝敬父亲,特地开了几十桌酒席宴客。丈夫因为上夜班,不得已慈芬只好自行开车载着儿子阿强、女儿小丽和外甥阿德,回娘家向父亲祝寿。

  李德春共有六个儿女,四女二男。

  大女儿慈仪,和丈夫胡炳全在同一所中学任教,今年四十一岁,有二个就读高中的儿子。

  二女儿慈芳嫁给医生沈宗华,今年三十九岁的慈芳,也就是阿德的妈妈,她是个美容师。阿德还有二个姊姊,大姊已经结婚。

  三女儿叫慈萍,三十六岁,嫁给律师杨国栋,有一个读国三的儿子。

  四女儿就是三十五岁的慈芬,丈夫叫王进成,他们有二个孩子,就是阿强和小丽。

  大儿子叫仁昌,三十八岁,他和美丽贤慧的妻子淑真育有三个可爱的子女。

  小儿子是三十四岁的仁明,国中时就把女同学,也就是现在的老婆郭玉琴搞大了肚子,如今儿子都上大学,女儿也已经读高三了,他是个专业摄影师,目前和二姊慈芳共同开设一家美容摄影工作室。

  慈芬很早熟,十四岁时就已经发育得和三位姊姊一样的性感美丽,36D、25、36的傲人身材,使得众多男人想上他,即使现在已经有了二个上高中的儿女,也只是腰围稍微粗了些,但仍然保持着36D、26、36的性感胴体。

  当时,热情似火的她,不知怎的总觉得家人之间有些什么事在瞒着她,爸妈和兄弟姊妹间的亲密关系,超乎一般家庭的亲热。

  后来,有一天无意中在后院的仓库里,看到大姊把整个身子趴在桌子上,裙子翻到腰间,把两腿淫荡地张开,屁股高高翘起,而哥哥正用他又粗又长的鸡巴插干着大姊的淫屄。从此,她暗中留意家人的一举一动。

  不久,她发现家中成员相互间暗中在进行着乱伦的性交。她还曾经在后院果园里,偷看到妈妈抱在一棵芒果树干,翘着雪白屁股,被哥哥像狗一样拼命地插干。妈妈疯狂的摆动着屁股,拼命地迎合儿子的动作,而哥哥则吼叫着:「我最喜欢干你了,妈妈!我要永远这样干你,妈妈!」下体更猛烈地撞击着妈妈的白嫩的臀部。

  后来,慢慢地因抗拒不了诱惑,在一次和哥哥激烈的做爱中,被爸爸发现,而让父子二人连续干得达到五次高潮。

  不仅和家人乱伦,慈芬的淫荡在学校里更是出了名,她同时和好几个男孩性交,穿梭在父兄及众男友的阳具之间,到高三快毕业时,发觉有了身孕,也不知是谁下的种,父亲就把她赖到她众多男友之一的现在的丈夫洪进成身上,还没毕业就匆匆的结婚了。不久儿子就诞生了,慈芬知道儿子真正的父亲肯定是哥哥仁昌,慈芬有一张仁昌二岁时的照片,儿子阿强二岁时就和仁昌一模一样。而亲友以及丈夫彼此也都心照不宣。

  隔年慈芬又生了女儿小丽,随着儿女渐渐长大,慈芬依旧时常藉故回娘家,和家人乱伦干屄。进成知道慈芬很淫荡,虽然有耳闻她的乱伦行径,但他只是敢怒不敢言,因为他也有把柄在慈芬手里。

  一转眼就过了十几年了,如今儿女也都长大了,而今天爸爸的六十大寿的家族聚会中,爸爸是不是该为满堂儿孙而感到欣慰。

  娘家在乡下是个望族,一大片的家园整整有好几甲,古色古香、六合院式的豪华楼房之外另有十几栋豪华客房,整个后院有如人间仙境,花园、泳池,还有一大片果园,更有一个一甲多供家人垂钓的鱼池,一片偌大的庭院如今就只住着父母亲、哥哥嫂嫂和他们三个子女。

  慈芬的车子驶进庭院大门,缓缓的把车子停下,刚下车,走在最前面迎接她的哥哥,便给了她一个暧昧的微笑。

  先拜了寿之后,久未见面的兄弟姊妹及甥侄辈们免不了聚在一起寒喧或各自凑对相叙畅谈,而阿德当然奔到妈妈身边撒娇去了。

  过一会儿,如果有心人稍微留意一下,便会发觉家族成员中,哪个人偶尔不见了,哪人凑巧也突然失踪了。原来都偷情去了,反正这么一大片庭园,到处尽是可藏身的乱伦偷情之处。如此情况持续到宴会结束还在进行中,甚至筵席中有人不惜牺牲一餐丰盛的山珍海味,而热衷於这种家族乱伦偷情的刺激感。

  慈芬在与妈妈闲聊时,暗中默默观察着这种有趣的现象,身体不由得一阵火热,毕竟自己也在期待这种变态的乱伦淫戏。

  忽然哥哥在妈妈背后不远处向她比了一个手势,这是她和哥哥之间的暗号,这暗号代表大厅后面十几间客房的最左边,大储藏室里的一间密室,这也是从前她们时常幽会的地方,她向哥哥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脑海浮现哥哥肉棒粗壮的形状,淫屄内立刻搔痒起来。

  看到哥哥往大厅后门离去,慈芬敷衍了妈妈一番,随即跟着哥哥后面而去。经过客房快到储藏室的转角,突然间听到旁边仓库里传出淫荡的叫声,她稍微楞了一下之后微笑的离开了,原来是儿子正在干他舅妈,没想到正要和哥哥偷情,而自己的儿子也正在和哥哥的老婆淑真偷情。难怪在筵席过后,就一直没见到儿子的踪影……

  先前在筵席中,小强原本是坐在妈妈身边,和亲戚们高高兴兴的吃着佳餚。坐在他右边的是表妹,也就是舅舅仁昌的女儿小敏,而舅舅就坐在对面,他的旁边是舅妈淑真,淑真的旁边则是她大儿子阿杰。

  大家边吃边聊着,阿强则对表妹大献殷勤的挟菜倒酒,偶尔也和对面的舅妈表哥敬酒聊天,可没多久好像舅妈表哥有点答非所问,并未专心听他说话,觉得有些奇怪。仔细一瞧,舅妈淑真的左手和表哥阿杰的右手都在桌子下面被红色的桌布覆盖着,阿强觉得有点蹊跷,再看舅妈持着酒杯的右手有些颤抖,娇艳的脸上充满情欲、兴奋、渴求的表情。阿强豁然明白了,阿杰现在一定用手指肏他的妈妈。

  阿强心想舅妈母子也太大胆了,竟然在这种筵席场面公然做这种事情,而且就在她丈夫身边。阿强假装把空瓶子放到桌子底下之际,掀起桌布迅速的把头探进桌下,猝然看见舅妈无耻的张开双腿,而表哥的右手三个手指并拢,正插入母亲充满淫水的阴道里面,猛力出出入入的用手指奸插他妈妈的淫屄。

  阿强真不敢相信舅妈竟然没穿内裤,只见她黑茸茸的阴毛,旺盛的自小腹蓬乱的长满下体黑压压的一片,而红红的阴户,随着儿子手指的搅动,她的淫屄内已经洪水泛滥,淫水不断地汨汨流出,渗漏到整个丰腴的阴户上和大腿内侧。不断喷出的淫水甚至顺着湿漉漉的阴毛慢慢地往下滴。而舅妈的左手握住儿子的大肉棒,上下快速的套弄,从龟头流出来一丝透明的液体滴到地上。

  一阵淫邪的刺激冲进脑门,阿强的大鸡巴开始在牛仔裤中发硬,他把手伸进裤袋用力握住自己的阳具,眼睛却紧张地看着这对淫秽的母子互相手淫。

  阿强不敢多看,怕被发觉,他顺手拿了一瓶饮料挺身坐正,若无其事的向左右一看,诸亲友顾着吃菜、喝酒或聊天罚拳,根本就没人发觉舅妈母子的异常举止,连舅舅仁昌都不知自己的老婆和儿子就在他身旁调情,还和邻座的四姨丈吆喝罚拳呢!阿强转头看了妈妈一眼,瞧他和四姨妈慈萍聊得正起劲,好像对於舅妈母子的淫乱行为恍如未见。

  忽然妈妈也转过头来冲着他眨了一下眼睛,然后神秘的一笑,原来妈妈也早就发觉了。

  只见此时淑真娇躯微颤、紧咬牙关,看得出她在极力地防止呻吟声自嘴中流出。而慈芬好像也被激起了淫性,淫屄骚痒难耐,她把右腿紧紧的贴住儿子阿强的左腿不停摩擦,接着把原先搁在桌面的右手伸到阿强跨下,紧紧的握住儿子已经坚硬如铁的肉棒,若无其事的继续和妹妹聊着。

  阿强被妈妈的举动吓了一跳,鸡巴被妈妈这么一握更形坚硬,他紧张地瞧了一下四周,还好并没有人发现,他激动的把手从餐桌下伸进妈妈的短裙里,隔着内裤抚摸妈妈的骚屄,慈芬的内裤早已被流出的淫水沾湿了。阿强隔着内裤抠弄妈妈的阴户,慈芬的肉体忍不住微微抖动,屄腔像是被虫咬般的骚痒了起来,淫液又从肉屄口流出。

  阿强正想把手指插入妈妈的阴道时,见到舅妈淑真在儿子阿杰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后,偷瞄了一下身边的丈夫,然后起身离开了。阿强偷偷的注视着舅妈往中庭走进大厅,然后从后门出去。而阿杰则环顾一下四周,见没有人注意也起身离开,跟着妈妈同一方向而去。

  阿强悄悄的在妈妈耳边说道:「我要去偷看舅妈和表哥母子乱伦肏屄……」也没等慈芬响应就匆匆的起身走了。

  阿强走到后院,看到仓库里有模糊的灯光射出。这仓库非常宽广,是阿强的外公囤积大型古董的地方,所以收拾得很乾净,里边还摆设有桌椅沙发,阿强小心的走到仓库外从窗户缝中望进去,看见舅妈和表哥拥抱亲吻着对方,阿强躲在窗户下不敢出声,只是静观其变,屋内的舅妈和表哥先是拥吻,慢慢的母子边吻边把上衣脱了,然后坐到沙发上。

  只见阿杰双手在妈妈丰满诱人的肉体上,放肆的抚摸揉捏,体会着妈妈成熟艳美胴体的肉感。淑真媚眼如丝的在儿子的耳边呻吟着:「喔!……妈好痒啊!……坏孩子……弄得妈妈痒死了……喔!……」她的双手正紧紧的圈在阿杰的脖子上,不断地亲吻着年轻的儿子。

  阿杰热烈吻着他的母亲,年轻的儿子吸吮着妈妈的红唇,他的舌头滑进了的淑真嘴里挑弄着,爱抚着妈妈这成熟艳美的肉感胴体。

  在外面偷看的阿强,一边看着母子乱伦的淫戏,一边掏出暴胀的肉棒在搓弄着。

  这时阿杰右手轻轻的滑向妈妈丰满性感的臀部摩擦着,然后滑向窄裙下肿胀的丰满肉丘,用力的抓弄抚玩着妈妈湿淋淋的淫屄:「骚妈咪,你也真够大胆,今天这种场合,你也没穿内裤。」

  「嘻!……人家这样是方便你摸嘛!……这样不是更刺激?你不是要妈妈平时不要穿内裤……好让你随时方便插干吗?……嘻!……」

  「淫贱的妈咪,骚货……我要把你的淫屄插烂,下贱的妈咪……看儿子今天怎么插干你这臭屄……」

  阿杰把妈妈推倒在沙发上,然后撩起妈妈的窄裙,将她双腿大大的打开,她那覆盖着浓密阴毛的美丽阴户,正毫不羞耻的正对着他。阿杰把头埋进妈妈的两腿间,吸吮妈妈的阴部。

  儿子的嘴唇,在母亲淫靡的肉穴上吸舔着。阿杰用双手拨开妈妈粉红湿亮的阴唇,不断的轻咬着妈妈敏感的阴核,溢出的淫水大量的沾在阿杰的脸上,然后跟着也顺着屁股滴流在沙发上。

  「啊!……好痒……阿杰……你舔得妈妈好痒呀!……好儿子……妈妈想要你干我,用你的大鸡巴干我……大鸡巴儿子!……快干你淫荡的妈咪吧!……」阿杰热烈地吸吮着妈妈的屄腔,一边脱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把妈妈两条细腻雪白修长的玉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手拨开妈妈红嫩的阴唇,一手扶着坚硬已久的大鸡巴,充实有力地插入妈妈紧窄又多汁的屄腔洞里,淑真下体紧紧包夹着儿子火热肉棒的淫唇,阵阵的颤动抽搐着!

  「啊!……爽死了……对……干死我……妈妈想死你了,快用力干妈妈……从刚才你在餐桌下……用手指插干妈咪淫屄时,就好想当场让你干了……啊……儿子,快干妈……干死我……干死你淫贱的妈咪……插烂我的骚屄……啊……」

  阿杰屁股一上一下用力的干着妈妈,猛烈捣撞着妈妈的花心。而淑真则淫荡地配合着儿子的抽插,上下抬着屁股,口中淫叫道:「好儿子,快干妈……用力干……啊……快干妈妈……妈妈是淫妇……肏死妈妈……妈妈骚屄生的好儿子,快用你的大鸡巴插干妈妈……干烂妈妈的贱屄……啊……」

  淑真扭动着雪白的大屁股,对着儿子的大鸡巴凑上来,好让她的肉穴跟儿子的大鸡巴更紧密地配合着。

  淑真虽然已生过三个孩子,但小穴还是很紧,所以每当鸡巴插入,两片小阴唇就内陷,而紧刮着龟头,使经过这么一抽插,龟头和子宫壁就磨擦得很利害,让阿杰感到又紧凑,又快感的。

  阿杰被夹得一阵酥麻,屁股用力疯狂地猛插了几十下道:「我的亲妈咪……淫贱的好妈咪……啊……你……你的浪屄……骚屄……夹得你的……心肝宝贝儿子……舒服极了……妈咪……你实在太美了……唷……妈咪你儿子的鸡巴……非常的舒服唷……喔……儿子爽死了……」

  阿杰边用力插干,边旋转着臀部,使得大龟头在屄腔里面频频研磨着花心的嫩肉,淑真被插得浑身酥麻地双手抓紧了沙发,白嫩嫩的粉臀不停的扭摆向上地配合着儿子的肏干。

  「啊……亲儿子……快点……用力……再重一点……干我……用力干我……用你的大肉棒干死你的妈妈吧……喔喔……天啊!……这样的感觉太强烈,儿子……你真会干……妈爽死了……啊……乖儿子……狠狠地干妈咪热热的骚穴……哦……喔……爽死我了……」

  淑真拱起身子,狂暴地扭动着屁股,用又湿又热的阴户紧紧地吸住儿子的肉棒,嘴里不住地浪叫着:「用力……哦……用力……孩子……再重点……哦……我的宝贝儿子……你插得妈咪好舒服呀……快呀……再用力点……用你的大肉棒干死妈妈吧!喔……妈咪的淫屄永远要给自己的儿子插……喔……亲儿子……啊……妈快来了……啊……你也跟……妈一起吧……我们母子俩……一起来吧……妈快给你……了……啊……」

  阿杰奋力的抽插奸干着妈妈的小淫屄,看着娇艳欲滴的妈妈水汪汪的媚眼望着自己,一副淫荡骚浪的模样,再加上那淫荡无比的浪叫声,使他更用力地往前挺动整根大鸡巴,顺着淫水狠狠地插干着妈妈那湿润的肉洞。

  阿杰用尽全力狠干着,同时叫出:「妈妈……你的小屄夹得我好舒服……我的……龟头又麻又痒……妈妈……我要射了……」

  「阿杰……妈妈……也快泄了……妈妈被亲儿子干得爽死了……啊……亲儿子……妈妈……被你肏得……好舒适喔……妈妈好痛快……我要……泄……泄了……啊……妈妈……妈妈……要……要泄给你了……啊……」

  淑真大肥臀的动作疯狂地摇摆挺动,一股阴精直泄而出,阿杰的龟头被妈妈的淫水一烫,紧跟着阳具暴涨,腰脊一酸,一股滚热的乱伦精液也猛射而出,阿杰抽出阳具,乱伦的精液喷在妈妈的肚皮上,俩人紧密拥抱亲吻着,两人好像一对小夫妻一样。

  阿杰柔着妈妈的那对巨乳问道:「妈!儿子干得你爽吗?」

  「嗯!乖儿子,你先离开,让妈休息一会儿后出去,才不会被人撞见……」

  在外面偷看的阿强,见表哥快走出仓库,连忙躲到屋旁一棵大榕树后,待表哥离去后,阿强闪入仓库内,悄悄地来到舅妈身边,贪婪地看着舅妈被儿子蹂躏过的肉体。性高潮后的淑贞满足地昏睡在沙发上,在柔和的灯光下,更显得淫靡万分。

  凝视着舅妈那美丽的胴体,阿强两腿间血脉贲张、佈满青筋的大鸡巴,正在一跳一挺地直立着。

  忽然,淑真一个翻身面向沙发椅背,整个白嫩、圆翘的丰满屁股正好对着阿强,那佈满精液的淫屄,鲜红的阴道口一张一张的还在滴着淫精。看到这淫靡的景像,这时的阿强哪还能忍耐得住,三两下把衣服脱个精光,双手扶着快胀爆的粗壮肉棒,从屁股后面插入舅妈的淫屄。

  「啊!……坏孩子……快别再干了,晚上找个时间妈在让你肏个够……你快去……待会儿大伙儿没见我们母子,找到这边来……被看到怎么办?」

  淑真反手推着同时一转头,看见干着她的并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自己的外甥阿强,大吃一惊:「啊!……阿强……你……怎么……怎么会是你?」

  「舅妈!谁叫您长的这么美丽又性感,又那么骚浪淫荡呢?不管,我今天要肏死你。」

  阿强继续不停的猛力肏干。

  「阿强……你……怎么可以……你不可以干我……我是你舅妈啊!……」

  「舅妈,你还装贞节?你连亲儿子的鸡巴都肏过了,还有甚么不可以的?」

  淑真本就淫荡无比,早就和公公和小叔都有一腿,况且老早就想诱惑阿强这英俊的外甥来干她了,如今和儿子的奸情被阿强撞见,正好可装成被要胁,让阿强来狠狠的插干自己淫荡的骚屄。

  「好吧!死阿强,你这坏外甥,既然你要干,舅妈就让你干吧!不过……」

  「不过什么?」

  「我和我儿子肏屄的事,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喔!」说罢,淑贞用丰满的臀部淫荡地顶撞着阿强的耻骨,配合阿强火热的大鸡巴插干。「和儿子肏屄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也常和我妈肏屄!」

  「当真?!」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哇!我只知道她跟你舅舅和你外公都有肏过屄,没想到她也和自己的儿子乱伦。慈芬也真够淫荡啊!」

  「不要骂我妈,你还不是和自己儿子乱伦肏屄吗?我干死你!你这淫贱的母狗,我要肏死你,我插死你,竟敢骂我妈……我干死你!干死你这臭婊子,干死你!干……干……干……干……干……」

  阿强从后面将舅妈抱住,双手抓住她那36F肥美的巨乳猛力地揉捏着,大鸡巴在舅妈浪屄里狠狠地连续肏干几十下,插得淫水四射,响声不绝。

  淑贞被插得大声浪叫道:「哎呀……冤家……好外甥……你真会干……干得我……我真痛快……阿强……会插屄的好外甥……太好了……对……我是臭婊子……快呀……干死我……哎呀……阿强……你干得我……舒服极了……美……太美了……」

  淑贞的两片阴唇一吞一吐的,极力迎合阿强大鸡巴的上下移动;一双玉手,不停在沙发上乱抓,屁股死命地向后挺动,配合阿强的插干。看到舅妈那股淫荡骚浪模样,使得阿强更用力的插干,插得又快又狠。

  「骚舅妈……臭婊子……我……我要干死你……」阿强吼叫着,下体猛烈地撞击着舅妈的白嫩的臀部。

  「对……我是臭婊子……我是千人插万人干的淫贱婊子……干死骚舅妈……啊……我死了……哦……」淑贞猛的叫一声,达到了高潮。

  阿强觉得舅妈的子宫正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鸡巴,忽然用力的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沖向自己的龟头。阿强发狂的揪住舅妈的身体,猛力向前奋力一挺,将酌热的精液毫不保留的射进舅妈的子宫深处……

  且说慈芬到了储藏室的转角,突然间听到旁边仓库里传出淫荡的叫声,知道是儿子正在干他舅妈之后,微笑的离开了。来到储藏室外,她环顾四周一下,进入储藏室,哥哥从密室把头伸出门外向她招手,一进入密室哥哥双手一抱,紧紧地将她丰满的肉体搂住。

  「喔……哥哥!想死妹妹了!……」慈芬抬起头,对上哥哥的嘴,热烈地吻了起来,「啊……喔!老天!……真好……」

  「我爱你,哥哥。」她一脸满足地说。

  「我也爱你,妹妹。」仁昌响应着,再度热烈地吻了起来。

  仁昌伸手到她的阴部,撩弄妹妹的阴唇,不停地将两片阴唇上下左右地搓弄着,中指插入阴道,一进一出的抽插,慈芬的屄腔随指头的插干带出大量淫水,那情景十分淫靡。

  慈芬的臀部快速用力地摆动,挺向哥哥粗硬的鸡巴:「喔……哥哥!干我,哥!……快干我!……待会儿妈她们又找人了……快啊……快干啊……我受不了了……」

  听到美丽淫荡的妹妹这样的哀求,仁昌顿时热血沸腾。急忙一手掀起妹妹窄裙,拉下三角裤,一手握着粗硬的鸡巴对准妹妹的阴唇,疯狂地将它塞入她的淫洞用力的猛干起来。妹妹立刻挺着肥臀向前迎合,仁昌一下子深深地插了进去,只留下阴囊在外面。

  「啊……哥哥!就是这样……快干我!……」她大声呻吟:「这正是我需要的……你的大鸡巴干得妹妹的浪穴太美了!……快啊……快干啊……好爽……」

  「用你又大又硬的鸡巴干我!干死你的亲妹妹……我要……啊……我要爽死了哦……哦哦……我是个坏女人……好哥哥,亲哥哥……干死你眼前的这个淫妇妹妹吧……」

  慈芬骚浪的淫叫着,身体剧烈地震颤。她疯狂地旋转屁股,阴唇用力顶着哥哥的根部,身子完全抱在他的怀里,下体紧紧相贴,不住地摩擦着。

  「喔……喔……哥哥……快……哥哥……」她尖叫着:「我要来了……喔喔……干我……干我……哥哥……我不行了……喔……快了……快来了……」

  慈芬闭上眼睛,头往后仰,屁股猛往前挺,一下一下地套弄着哥哥的肉棒。仁昌伸手抓着她挺拔的双峰,用力地挤压,揉搓着。

  「啊……亲妹妹……哥哥干得爽不爽……喔……你的屄好紧……夹得我爽死了……啊……」

  捉住妹妹的两片屁股,用力地抽插着,妹妹的臀部左右摆动,阴道急促地收缩,紧紧吸住仁昌的肉棒,挺拔的双峰随着每一次冲击而颤抖。一阵剧烈的震颤后,慈芬倒在了哥哥身上,紧缩的阴壁随着高潮的到来剧烈地抽搐。

  「啊……啊……好爽啊……好舒服……喔……美死了……大鸡巴哥哥……太好了……小屄……快被干……干烂了……啊啊……我要丢了……啊……唷……喔……不行了……」

  妹妹尖叫着,屁股疯狂地摆动。仁昌紧紧捉住她的屁股,肉棒猛烈的往前冲撞,将肉棒插进妹妹身体的最深处。感到全身发热,肉棒在妹妹温暖的屄内阵阵的跳动,龟头开始发麻,精液即将倾巢而出。

  他大吼一声:「喔……来了……要射了……啊……」紧紧地搂抱着妹妹不住颤抖的身体,仁昌的精液源源不断地喷射进妹妹的子宫内……

  想着昨晚与哥哥激荡的性交,到现在慈芬还觉得屄内在抽搐着。看着还尚陶醉在昨天兄妹乱伦激情中的母亲淫荡的模样,阿强双手从紧身T恤上用力猛抓丰满的乳房揉搓:「妈妈除了和舅舅乱伦外还跟谁乱伦?」因为用力过猛,乳房在阿强的手中变形,从指缝冒出柔软的肉。

  「啊……你都知道了……还要问人家……啊……」

  「我喜欢听嘛,你再重复讲一次给我听,这样我会更兴奋也会更让你爽不是吗?」

  「啊……妈妈……妈妈还和你外公乱伦!还……还有你小舅……和你的叔叔……啊……」强烈的快感使身体如火一般灼热,慈芬不由得扭动身体发出哼声。违反禁忌的乱伦的刺激感,使得她因为兴奋而呼吸急促。

  「真是淫荡的妈妈,和那么多亲人乱伦……」

  阿强激动的把右手慢慢地往妈妈的肚子摸下去,滑过下腹部,隔着窄裙摩搓阴部,边抚摸边把窄裙往腰部卷,刹那间,妈妈的整个毛茸茸的阴部,都落在阿强的手掌之中。啊!原来妈妈根本就没有穿内裤。

  阿强摩搓了一下湿漉漉的阴毛说:「好淫贱的妈咪唷,连内裤都不穿。」说着手指揉搓妈妈潮湿温暖的阴唇道:「是不是早就等着让亲儿子干啊?」

  慈芬因乱伦的刺激,所引发高涨的欲火已经使得阴户里的淫水大量的溢出,浓密的阴毛及淫屄早就已经湿淋淋了。

  「讨厌哪,都是你这坏儿子害的,妈刚才在厨房做饭,你一放学回来就从后面搂着人家,一手搓弄妈的乳房,一手伸进裙子,隔着内裤摸着妈的阴户,还用二根手指伸入妈的肉缝中挖弄,害人家痒得难煞,屄内流出一大堆淫水,把整条三角裤都弄湿了,才把它脱掉的。」

  阿强用指头拨开湿透的浓密的阴毛,摸索着充满淫水的阴唇,手指头探进阴唇在阴道口来回地着。

  「你这淫贱的妈咪,和那么多亲人乱伦了,还引诱自己儿子和你乱伦,真是淫乱的母亲啊!」

  儿子的话让她想起二年前,诱惑还没有试过女人滋味的清纯儿子的情景,不禁觉得自己屄腔的深处骚痒难当,一股热流缓缓流出。

  「啊……啊……还不都是你这小色狼……啊……每次……啊……都用淫亵的眼光……偷看妈咪的身体,还把人家的三角裤拿去自慰……啊!受不了了……」

  淫秽的对话更激起二人的淫欲,妈妈将双腿尽量张开,儿子立即把手指插入湿热的快要沸腾的屄洞里去。中指插入妈妈火热的屄里后,毫不费力的就一入到底,手关节顶到长满阴毛的阴阜。这一刻所带给他的刺激实在是剧烈无比,让他几乎窒息而死。

  「喔……是的……乖儿子……用你的手指干妈……的淫……屄……啊……妈妈是个淫贱女人……妈妈喜欢和儿子乱伦……啊……啊……」

  慈芬淫荡地不断的扭动肥臀,迎接儿子的手指,同时缩紧洞口,洞里已经湿淋淋,溢出来的蜜汁流到大腿上,再滴到地上。

  「喔……对……用力抓……用力抓揉妈妈的乳房……把妈妈的乳房掐破……啊……喔……插妈妈的淫屄……喔……你的手插得……你插得妈好爽……再用力插……啊……插死乱伦淫荡的妈妈……」

  阿强更用力的抱紧妈妈,右手的中指和食指猛烈的戳插着阴道,左手继续用力揉搓乳房。

  「喔……乖儿子……亲儿子……啊……用力插……快……快……用你的手指插干妈咪……淫荡的骚……屄……」

  慈芬疯狂的摇摆着肥臀,右手伸进他儿子内裤握住坚硬的鸡巴,不断的上下套弄着。

  「阿强……乖儿子……喔……妈妈……好舒服……你的……手指干妈……干得……妈妈……好爽……爽死妈咪了!」

  在儿子面前露出淫荡的模样,这时候慈芬开始猛烈摇头,同时发出兴奋的吼叫:「啊……好啊……妈妈……的阴户快要溶化……」一面叫一面翘起脚尖,或向下收缩,但还不能表达极度的快感,拼命的开始扭动屁股。

  「啊……我已经……我已经……啊……泄了……」她的头猛向后仰,身体开始颤抖。

  妈妈的身子转过来,与儿子面对面,「喔!儿子,你太棒了,我好爱你!」慈芬一脸满足的说。

  慈芬脸上泛起淫荡的笑容,一边用力揉搓儿子的肉棒,一边把脸凑到儿子面前,他们的嘴唇便吻在了一起。妈妈的舌头畅通无阻地进入了阿强的嘴里,和他热烈地交缠起来,妈妈的手伸进他内裤里握住儿子滚烫的肉棒,用力地上下套弄起来。

  「啊……妈妈……好舒服……」他差点当场射了出来,妈妈的柔软香舌的交缠以及下面鸡巴被妈妈柔细手掌的撩弄,使他全身的血液都为之沸腾。

  「妈咪,我已经忍不住了……想和妈妈干了……」

  慈芬的动作大胆而火辣,舌头用力地与儿子亲密地交缠,在他的嘴里激烈地搅动,彷彿把他的魂魄都要勾出窍一样,同时,妈妈主动抬起大腿,贴上儿子的下身,用自己温软鼓胀的阴部上下磨蹭儿子怒挺的大鸡巴。

  「妈妈……快一点……快让我的鸡巴干进去吧!

  「到妈的房子,妈让你干个够!」慈芬一面套弄鸡巴,一面对着儿子淫荡的笑着说。

  两人仍然搂抱着互相抚摸,边吻着边上楼梯,慈芬拉着儿子的鸡巴,带到自己的房里。

  母子两人兴奋的再度狂吻了起来。

  「啊……阿强……你真的那么想和妈妈干吗?」

  「我最喜欢干你了,妈妈,我和别的女孩干都不爽。」

  「啊……妈妈也喜欢被你干,被亲儿子干的感觉太棒了。」

  当想到儿子的大鸡巴将在她屄内进进出出,做最禁忌的乱伦性交时,慈芬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因过度刺激而轻颤起来,原本已痒得难煞的屄腔,又流出淫水。

  两人的唇激烈的接触着,儿子与母亲的舌头如同打结般的交缠在一起,慈芬则搂着自己亲生儿子强壮的臀部肌肉,使他能更靠近自己,在热烈的亲吻中,她能感觉到儿子巨大的阳具接触到自己鼓胀的阴屄时,正在阵阵的脉动着。阿强把母亲抱了上床,把两人的衣服脱了精光,然后双手尽情地抚摸着妈妈诱人的丰满肉体。见到妈妈成熟美丽的胴体,白晰的肌肤,左右晃动雪白丰满的双乳,平坦的小腹下长满黑色浓密阴毛的阴户,鼓凸凸的高高隆起。

  阿强的阳具更是膨胀到极点。

  慈芬摆出诱人的姿态诱惑着儿子,双腿向两边大力张开,双手移到因为性欲高涨而肿胀的淫屄摩搓着。然后用纤细的擦着红色蔻丹的手指拨开浓密的阴毛,把阴唇向左右用力扒开,露出鲜红的肉洞,淫荡地道:「阿强,看到没有?你就是从这里生出来的,现在,你又要用你的鸡巴从这里干进去,是不是感觉很刺激?」

  看着妈妈淫荡地将屄肉向两边分开,屄腔内构造複杂的深红色的屄肉,正一张一合的流出淫水。阿强迫不及待的趴在妈妈的双腿间抱住肥臀,把头埋在妈妈的阴户,伸出舌头挑开阴唇,在肉缝里仔细的舔,还发出啾啾的声音吸取密汁。

  「啊……阿强……你……你舔得真好……舔得妈好舒服……喔……好好的舔吧……啊……乖儿子……啊……」

  火热的呼吸直接喷在阴唇,舌尖在屄腔内不停翻转。

  「啊……乖儿子……不行了……这样的感觉太强烈,妈妈……妈妈……快要疯了……妈妈里面……很……很痒……啊……再伸进去一点……啊……」

  这样的快感来了好几次,很快就要达到高潮。这时的阿强,大概忍不住了,突然抬起头爬到妈妈身上,把沾满淫液的嘴压到妈妈的嘴上,母子彼此吸吮对方的舌头。

  阿强将手移到母亲的阴部,他扶着那有着巨大龟头的肉棒来到妈妈的阴唇外面,在那里轻轻的摩擦。虽然母子在一起肏干已经有二年多了,心中那种乱伦的感觉依然刺激着自己的,一想到要和美丽成熟的妈妈做爱,肉棒突地连跳几下,更形坚硬。

  瞧见淫邪的紫红色大龟头靠近自己溢满淫水、被欲火涨满的浪屄时,慈芬立刻伸手握住坚挺的阴茎,把它牵引到自己的阴道入口,并把肥臀拼命往上挺。

  阿强用龟头上上下下磨擦妈妈肥厚、湿粘的阴唇,轻轻的摩擦几下后,把大龟头对准屄口,将自己粗壮的阳具猛力一插,将大鸡巴插入母亲火热的淫屄里。

  「啊呀……好……好爽……啊……乖儿子……你的鸡巴好烫……啊……好烫……好舒服啊……喔……太好了……乖儿子,太棒了……啊……就是这样……用力地干……干死妈妈……啊……好舒服啊……好美……美的上天了……喔……我的孩子……乖儿子……啊……」慈芬不住地呻吟,自己则像淫荡的妓女似的疯狂地扭动着屁股,迎合儿子有力的冲击。

  在客运站候车室里,阿德坐在候车椅上望着来车的方向,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錶,耐心地着车子。

  突然一位三十多岁性感的少妇走到他身旁的空位坐下,阿德随即闻到一股馥郁的香味。

  身穿一件连身迷你窄裙,将玲珑有緻的女体的轮廓完全凸显出来,对身边少妇这样的姿态,阿德瞪大眼睛,不由得把口水一口一口的吞。

  紧身洋装使少妇的身体曲线完全表露无遗,白晰的肌肤,丰满的双乳,充满性感浑圆的屁股,雪白的大腿,完全暴露在阿德眼前。

  这种徐娘少妇美丽成熟的韵味,总是比十几岁的少女,更会让阿德产生无法控制的情欲,每次看到中年美妇性感恼人的胴体,他就会无比兴奋,心跳加速,呼吸变急促。

  例如,妈妈和姨妈们就比这少妇还漂亮性感。只是她们是他的亲人和长辈,也只能在心里偷偷的爱慕着,尤其是四姨妈慈芬。自从住进她家,就能够时常看到姨妈穿得很性感的肉体,暴露在自己眼前,真想把她抱起来,像VCD里面A片的女主角一样的干。

  「啊!VCD!」这时候才想起同学借他的二片VCD放在书桌上忘了带,慌忙背起背包,他急急忙忙又回姨妈家拿取。

  阿德走了十几分钟才到姨妈家门口,看到大门已关上,并上了锁,以为姨妈和表哥都出去了,随即从背包里取出一把姨妈复制给他的大门钥匙,自行开门进去。

  当他上了二楼的楼梯口正要转身上三楼时,突然,一阵嬉笑声从姨妈的房子传出,阿德楞了一下,便驻足倾听,没多久又传出嬉笑声。没错,是姨妈慈芬的声音,她们不是出去了吗?

  正在疑惑之间,姨妈的嬉笑声又传出,接着是大声的呻吟,而且夹杂着男人用力喘气和床铺摇晃的弹簧声。

  阿德心里狂跳,他知道这是在干屄,虽然自己也有多次性交经验,尤其最近和表妹小丽更是肏的火热,但从没看过真人在干,忽然脑海中浮现出姨妈一身性感雪白的肉体被干的模样,他的肉棒竟然硬了起来。

  可是,不对啊!姨丈去上班了,姨妈跟谁在干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男声传了出来:「妈妈,我的鸡巴干得你的骚屄爽不爽?……」

  啊!是表哥阿强!一时间阿德惊呆了!是表哥在干他的妈妈!

  接着听到姨妈呻吟着说:「哦……真爽……真舒服……啊……快,干我……我骚屄生出来的好儿子……快干妈妈……快用力干……干穿妈妈的骚屄……快用我生给你的大鸡巴……干你的妈妈……」

  「喔,妈妈……对……再淫荡一点……我要你再说更淫荡、更下贱的话……越下贱越刺激……这样干得你更爽对不对?……」

  「哦……对……我喜欢乱伦……喜欢被儿子插干……被亲生儿子干的感觉太棒了……喔……天啊……母子乱伦的感觉真是棒极了……啊……啊……阿强……乖儿子……喔……妈妈……好舒服喔……你的……大鸡巴……干得……妈妈……好爽啊……喔……爽死妈咪了!……啊……」

  一时好奇心起,阿德一步一步慢慢的移到门边,门竟然没关,他的心则「噗通噗通」紧张得快要跳出来。

  这时阿德用手抓住坚硬的老二,往房内窥视,床上慈芬姨妈躺着,两个雪白的大奶子随着床铺的晃动而左右上下的摇晃。

  表哥阿强趴在她身上,屁股正一上一下用力的干着姨妈,而姨妈则淫荡地配合着儿子的抽插,上下抬着屁股,口中淫叫着:「喔……好儿子……快干妈……喔……儿子……啊……宝贝……乖儿子……我大鸡巴的儿子……啊……你的鸡巴……插得妈咪快活死了……啊……妈咪的骚屄爽死了……」

  慈芬的臀部正用力的往上顶,整个骚屄里的嫩肉更像怕失去鸡巴般,死命夹着儿子的鸡巴。

  「啊……妈咪……你……喔……夹得我爽死了……啊……」

  阿德第一次看到母子这样赤裸裸的做爱场面,当场看得目瞪口呆。

  姨妈手指擦红色指甲油的双手,紧紧抱住自己儿子的屁股用力往下按,臀部更不停的往上顶着扭动,好让插在自己骚穴里的大肉棒,能更快的插着骚痒的肉屄。

  「我的好儿子……你的……大鸡巴……干得妈好爽……妈……要你……天天……干我……儿子……好好的……干……用力的干……啊……爽死妈了……」

  似乎感受到母亲骚穴里的嫩肉死命夹着的快感,阿强双手抱着母亲的屁股,奋力地往下猛肏着。

  「妈妈……儿子这样干你……爽不爽……儿子的……鸡巴……大不大……妈咪的小屄……好紧……好美喔……儿子的鸡巴……被夹的好爽……妈咪……我好爱……你……啊……」

  抱住儿子的屁股,慈芬的肥臀疯狂往上顶,猛烈摇头享受快感,「喔……阿强……你真是太棒了……你的大鸡巴……比你爸爸还大……插死我了……」姨妈呻吟起来。

  「妈……你的屄好紧……夹得儿子鸡巴好舒服……我要天天干你……好妈妈……喔……我的淫贱的妈妈……」

  阿强更加用力地抽动起来,慈芬快乐地呻吟着:「哦……哦……好呀……妈妈天天让你干……让你肏……哦……哦……我自己亲生的儿子……正用他的……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在干我……哦……好……好……哦……乖儿子……干我……干我……哦……干穿我……哦……啊……啊……哦……我的心肝宝贝儿子……干死妈妈了……哦哦……哦……啊……」

  慈芬的淫水不断地从骚屄里泄出来,挺起腰来配合儿子的抽插,让自己更舒服。

  「妈……儿子干你的骚屄……爽不爽……啊……喔……妈咪的小屄……好紧……儿子的鸡巴……被夹的好爽……好舒服……妈咪……我爱你……我要永远干你……肏你……肏死你……妈妈……啊……」

  「啊……好儿子……啊……用力……喔……用力啊……对……好棒啊……好爽啊……我的好儿子……啊……大鸡巴儿子……啊……你插的妈好舒服……喔喔……好快活啊……啊……我要被亲儿子……喔……插死了……啊……」

  阿强将头贴在母亲丰满的双乳上,嘴不停的轮流在妈咪的双乳吻着、吸着,有时更用双手猛抓两个肥乳,抓得变形。

  「啊……对……就这样……啊……用力干……啊……对……阿强干死妈的淫屄……啊……把妈咪的骚屄干破吧……啊……爽啊……再……再来……啊……妈的好儿子……喔……妈咪爱死你了……啊……你把妈干得好爽……啊……真的好爽啊……爽死了……」

  「卜滋、卜滋」淫水使母亲的肉屄与儿子的阳具激烈地接触,发出了淫靡的声音。

  在门外偷看的阿德,右手紧抓暴胀的阳具,全神灌注的注视着床上激烈性交的母子,这个强烈的震撼,紧紧的慑住他的心神,毕竟那种性爱镜头对他来说,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由於急着赶回家,一方面又怕被发现,阿德强忍着充血的头脑、暴怒坚硬的鸡巴,匆匆的到三楼拿着VCD离去。

  而床上一对乱伦母子,浑然不知母子二人的乱伦淫戏已被阿德一览无遗,他们已经沉沦在乱伦的狂涛巨浪之下。

  乱伦性交的刺激所带来的兴奋,激动得他呼吸越来越重,阿强压在妈妈的身上,下面的动作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下身依然有力地挺动着,拼命地把肉棒往妈妈的肉屄深处挤送。

  阿强将胸膛整个压在母亲的乳房上,两人紧紧的搂抱,使母亲的大奶好像要被压扁一般,下身有力地挺动着,拼命地把肉棒往妈妈的屄腔深处激烈抽插。

  「哦……干……干你……我干死你,妈妈……喔……妈妈,我干死你这骚妈妈……干你……干死你这乱伦妈妈,喔……妈……」

  「快……干我……我骚穴生出来的好儿子……快干妈妈……快用力干……干穿妈妈的骚屄……快用我生给你的大鸡巴……干你的妈妈……」

  「卜吱!卜吱!卜吱!卜吱!」

  「啪!啪!啪!啪!」

  「伊嗡!伊嗡!伊嗡!伊嗡!」

  鸡巴肏干屄腔的声音、耻骨与耻骨互撞的声音、床铺摇晃的弹簧声,还有淫诲的叫床声,交织成一部性爱交响曲。

  「啊呀……好……爽……啊……好舒服……重一点……干烂妈妈的骚屄……妈妈……的……浪屄好痒……快帮妈妈止痒……快……妈……爽死了……对……再深……点……啊呀……好舒服……啊……喔……」

  慈芬淫荡地扭动着屁股,把整个肥臀拼命往上挺,完全承受了儿子猛烈的抽插。

  「哦……插死你!干死你!妈妈……哦……妈妈,哦……干……干你……你这臭屄……干死你!……干死你这勾引儿子的臭婊子……我干死你,妈妈……啊……我的骚屄妈妈……」阿强一边叫着,一边用力地猛干妈妈,把妈妈带上一个又一个的高峰。

  「我的乖儿子啊……从妈妈骚屄里出来的好儿子……儿子的鸡巴又粗……又长……喔……用力的干……噢……对,干死你这个淫贱的妈妈……就是这样…………啊……喔……宝贝……啊……快点……快啊……好棒啊……啊……我好喜欢……骚屄好爽啊……好儿子……你比你爸还要棒……比你外公……比你舅舅……都棒……啊……好爽……天啊……爽死了……啊……」

  阿强紧抱着母亲的屁股,像野兽般似的,以最大的力量将肉棒从妈妈屄里插进送出。妈妈的屁股也不断用力向上挺动,迎合儿子强壮的抽插。

  「啊……啊……天啊……我要死了……啊……好舒服……呀……孩子……乖儿子……亲儿子……哦……快……快……再快点……哦……啊……用力干……再干……用力插……插得妈咪好舒服喔……妈咪要死了……哦……妈咪……要被坏儿子插死了……啊……啊……妈咪不行了……妈咪要泄了……哦……好儿子……亲儿子……快射出来……快射出来给妈咪……哦……啊……我要死了……」慈芬这样狂喊浪叫,最后的高潮使她的全身发生痉挛。

  「啊……妈咪……我也射了……啊……」阿强大叫一声,用力一顶,将鸡巴全根没入母亲的骚屄,让龟头顶住母亲的子宫口,阿强全身一抖,新鲜的乱伦精液,就这样全部射进自己的母亲的子宫里……

  射精之后,阿强把母亲美丽颤抖的性感裸体抱住不放。当他的阴茎萎缩离开身体时,慈芬趴在他的胯下,用热情的舌头把肉棒上的淫液舔乾净。

  然后母子二人就这样躺在床上,享受乱伦做爱后的舒畅。慈芬的小屄里面还不断的流出自己儿子的精液。好不容易等到高潮过去后,慈芬紧紧抱住儿子,不停的亲吻着说:「哦,宝贝!和妈妈肏屄爽不爽。」

  「嗯,爽极了!」阿强也热烈的亲吻着妈妈,看着妈妈充满肉欲的眼睛说。

  「比和妹妹肏更爽吗?」

  「啊!什么?」

  「别告诉我你没肏过你妹妹。」

  「你怎么知道的?」

  「我可是你们的母亲啊!你们兄妹的一举一动,难道还能逃得过妈妈的眼光吗?」她的呼吸有点急促,母女都和自己的儿子乱伦的事实,让她产生极强烈的兴奋。

  阿强和妹妹小丽的确已经肏屄肏过好多次了,他们兄妹俩也都遗传她妈妈的淫荡本性,小丽更是像她母亲一样又荡又骚。其实在和阿强乱伦肏屄之前几年,她就和她的好几个男同学,不知肏过几百遍了,而且小丽还诱惑了自己的爸爸和她奸淫。

  那是在小丽十四岁的时候,有一天外公来访,吃过午饭后各自休息,那天下午非常炎热,小丽想到厨房冰箱拿饮料喝,一进厨房就看到妈妈把整个身子趴在餐桌上,裙子翻到腰部,两腿淫荡地大开着,雪白圆翘的屁股高高翘起,而外公正用他坚硬的大鸡巴,像狗一样拼命地插干着妈妈的淫屄。妈妈疯狂地摆动着屁股,淫荡地配合着外公的抽插,拼命地迎合外公的动作,口中淫叫着:「爸爸,快干女儿的骚屄……喔……爸爸……啊……大鸡巴爸爸……快……爸爸……干我……干你的淫荡女儿……女儿的骚屄好痒……你的鸡巴插得女儿快活死了……啊……女儿的骚穴爽死了……」

  而外公则更加用力地抽动,双手抱着妈妈韱腰,猛烈的挺动屁股,粗鲁的吼叫着:「阿芬……你好骚……好淫荡哦……骚女儿,插死你……干死你……」下体更猛烈地撞击着女儿的白嫩的臀部。

  妈妈不住喘气,屁股不断兴奋地向后挺动,配合外公的动作。

  「啊……啊……爸爸……你的大鸡巴真大……干得女儿好爽……哦……大鸡巴爸爸……干得女儿美死了……啊……喔……大力干女儿……用力干……啊……爸爸……啊……快点……快啊……好棒啊……啊……女儿的骚屄好爽啊……好爸爸……你好棒……比我老公还会干……也比哥哥更会干……啊……好爽……天啊……爽死了……啊……」

  看到妈妈被外公干得这么激烈,小丽不由得想到爸爸进成。这时小丽淫荡的本性更被挑起,几天后,在妈妈回娘家的时后,小丽诱惑了爸爸得逞。之后,她就不时的找机会,和哥哥、爸爸乱伦肏屄……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我……」阿强支吾其词的不知该说什么。「你们什么时候开始搞的啊?」

  「嗯……二年前吧!大约在和你肏过后一个月左右吧!」

  「喔!都那么久了啊。说,到底和谁肏屄比较爽?」慈芬露出淫荡的眼神,看着自己亲生的儿子。

  「当然是和妈妈肏屄最爽啊!每次和妈妈干时,那种母子相奸的刺激感,和乱伦的意识,都让我产生极大的兴奋。」阿强边摸着妈妈粘满了精液的阴户,边说:「那妈妈呢?妈妈喜欢给谁肏啊?是外公呢?舅舅呢?还是我啊?我想一定是舅舅吧!因为我是妈妈和舅舅乱伦肏屄所生出来的儿子。」

  听到儿子说出自己身世,慈芬好像也不吃惊,只是微微一笑的问道:「你是听谁说的啊?」

  「是外婆亲口告诉我的。」

  「呦!想不到你连外婆也搞上了啊!?」慈芬感到子宫一阵搔痒,心里想到儿子和她母亲肏屄的情景,蜜汁就会涌出来。

  阿强也不否认,继续抚摸着妈妈湿答答的阴户,揶揄地说:「那我不是要叫舅舅爸爸了,那现在的爸爸知道吗?难道他不介意?」

  「他还能介意什么?你以为你爸爸很清高吗?告诉你,他不但和你妹妹父女乱伦,还和你玉莲姑妈,也就是他的亲姊姊乱伦呢!你姑妈的儿子,也是她和你爸爸姊弟乱伦肏屄,所生出来的儿子啊!」

  母亲和儿子互相诉说着淫话,变态淫秽的乱伦话题,又激起二人刚退却的淫兴。阿强半勃起状态的阴茎一下子又坚硬如铁,从龟头前端溢出透明液。

  「妈妈,你看姑妈会不会也和他儿子乱伦呢?」

  紧握儿子已经硬起来的肉棒用力的搓弄,慈芬用兴奋的吻淫邪地说:「哪能不乱伦!

  我不相信你那淫骚的姑妈,会放过他英俊的儿子,我保证她一定会千方百计的,去勾引儿子来插干她淫骚的肉屄!」

  慈芬脑中立即浮现出儿子肉棒插在母亲肉洞的幻像,母子相奸带来的刺激快感,使的她兴奋异常。

  「她不仅和你爸爸姊弟乱伦,还和你的大伯、二伯,也就是她二个哥哥兄妹乱伦肏屄呢!」淫邪的刺激感使她欲火高涨,慈芬继续用充满兴奋的声音说道:「我猜测你姑妈早就和她亲生儿子乱伦过了。那天你伯母来找我聊天时,就透露了你姑妈的秘密。」

  说着,脑海里面想起那天大嫂对她说的话:「告诉你,小姑玉莲她有多么淫贱,我那死鬼和我干屄的时候,时常会提起他那个淫荡妹妹,还说他妹妹的屄肏起来多舒服,甚至肏干到他淫骚的妹妹失神的时候,要我老公喊她妈妈,当他叫着:「妈妈,我要干死你……」她就全身发颤骚浪得受不了,口中还一直浪喊着:「我的心肝儿子,我的乖儿子,把妈肏死吧……」就这样陶醉在母子乱伦的幻想中,而达到最高潮……」

  慈芬露出淫荡的眼神,看着自己亲生的儿子。用兴奋的吻对儿子说:「像你骚浪的玉莲姑妈,这样露骨的表现出对母子乱伦的强烈嗜癖,还会不和自己儿子肏屄吗?」

  已经忍不住了,慈芬越说就越使她欲火难熬,她用力柔搓儿子肉棒。猛的用她那性感湿润的双唇盖住儿子的嘴,立刻开始凶猛的热吻。

  母子俩热情而狂乱地拥吻着,妈妈贪婪的吸吮儿子舌头,两人的舌头热情紧密地交缠着,拼命吸吮对方。

  结束长吻后,慈芬呼吸急促,用沙哑兴奋的声音催促道:「快干我,乖儿子……快,快插我……插妈妈的肉洞……妈妈肉洞痒死了……妈妈需要你的大鸡巴……快……快用你的大鸡巴……干你的亲妈妈,乖儿子……快……我要你的肉棒马上插进来!」

  看到妈妈那种骚痒难耐的淫贱模样,阿强再也无法忍耐,猛一翻身压在母亲身上,右手握着粗硬的大鸡巴,对准妈妈湿漉漉的肉洞,然后抱紧母亲的柳腰,屁股猛力的向前挺,肉棒插入后就猛烈抽插。

  「妈妈,你这骚货,我要干死你……干死你这骚货……」

  「好……对……妈妈是骚货,妈妈要儿子干我……妈要你……天天干我……我的好儿子……你的大鸡巴……干得妈好爽……妈妈让你干死了……啊啊……用力干我……啊啊……坏孩子……干妈妈的骚穴……喔喔喔……妈妈会爽死……妈妈要死了……儿子的大鸡巴……干得妈好爽……儿子……好好的……干……用力的……干……干妈妈的浪屄……快……妈……爽死了……」

  慈芬歇斯底里地大叫,开始淫荡的扭动屁股。阿强一边干着,一边用力揉搓着妈妈丰满的豪乳,并用嘴吸着、用舌头拨弄着。成熟的肉体受到儿子猛烈的抽插,使得慈芬陷入疯狂的状态。

  「啊……我的好儿子……你干死妈了……用力的干吧……狠狠地干妈咪的淫屄……哦……受不了了……快……再用力插……用力肏……好……喔……妈妈的浪屄快要被你干破了……哦……噢噢……啊……妈爽上天了……哦……你这肏妈的坏儿子……用力干妈吧……妈快丢了……喔……」

  阿强听到妈妈的浪叫,一阵兴奋,更加卖力地抽插着:「妈妈,我要干死你……你这臭穴,你这淫妇,我要干破你的臭穴,干死你……干死你……干死你这骚货……」

  母亲成熟的火热阴户里,猛烈收缩和痉挛。阴壁上层层叠叠的皱褶不断地摩擦着棒身,那种摩擦肉棒的美妙感,使阿强忍不住发出快感的哼声。

  「啊……妈妈……爽死我了……妈妈……我……快受不了了……快射了……啊……」

  「啊,好极了……我的好儿子……射进来吧……乖孩子……要全部射进……妈妈的子宫里面……让妈咪怀孕……哦……妈妈也要泄了……孩子,我们一起泄吧……哦……哦……快射在妈咪的里面,让妈咪怀自己亲儿子的种……给自己的亲儿子生个孩子……啊……喔……喔……乖儿子……啊,妈妈快被你……干死了……啊……啊……快泄了……妈妈快要死了…… 泄了……啊……泄出来了……」

  慈芬剧烈的拱起身子,狂暴地扭动着屁股,接着身体开始痉挛,阴道剧烈地抽搐着,一股灼热的阴精突然涌出。遭到热液的冲击,阿强再也忍峻不住。

  「啊……妈妈……我已经不行了……儿子射给你……儿子要射进妈妈的子宫里……啊……」

  欢乐的呼叫声后,阿强的手抓紧了母亲弹性的丰满乳房,一阵哆嗦,尾椎一麻,一股白浊的精液射进母亲的子宫深处。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