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9, 2014

昙花一现奇异的换妻之旅

  这次我们从上集的2个月后开始吧。简单介绍下主角,我和馨,情侣。军和霞,夫妻。静和伟,情侣。义和莎,夫妻。维,单女。其实在这2个月里也发生了很多事情。上次说到,霞在包房里被迷奸,身上的钱还差点被洗劫一空。后来打败了坏蛋,霞被军带走了。但军并没和霞离婚,只是保存了一些霞和其他男人做爱的照片。从那次后,经常出现在军旁边的女人是维。经常都看见他们一起。夜总会的生意这2个月还不错。不过前几天派出所要求我们暂时不要搞色情服务,因为上面有很重要的人要来检查。这几天的生意很差,收入降了一大半。我们决定出去玩几天,军找了个人来暂时管理夜总会。(细节不多说了,直接开始正体了。 

  这次我们打算去1个县城。(肯定有人想问,为什么每次都是县城?其实很好解释。因为近,而且我们这里除了山,就没什么特别的。几天时间只能去这些近的地方。大家不要以为我的农民。误会,误会。)不过这次我们去的地方很繁华,主城有的,这里也有。我们在步行街旁边的4星酒店开好了4个房间。当然,我们对这个陌生的城市都很好奇。出来后军没有约束霞,基本上是不理不问。一路上对维很体贴。我们在步行街走着,这时我感觉霞才像单女。大家都是一对一对的,只要她一个人跟在后面走着。看着她,我都感觉到了一点点孤单。不过,她穿着妖艳。黑色的横胸,下面一条黑色的迷你裙。这种泡吧少女的打扮,提升不少的回头率。逛街的时候,男人总是特别无聊。女人们拉拉扯扯冲进一个一个的服装店,丢下我们几个男人在门口,像是门童。几个下时后,维买了不少东西。 

  静买了件娃娃裙,很可爱。莎很特别,买了双拖鞋。我看这莎,T恤配的牛仔短裤。从后面看,能看见莎一小半屁股。不过穿上拖鞋也不是很奇怪。馨买了1套衣服,一件时尚的衬衫,下面是条牛仔裙。看起来并不配,不过只用了150。 

  晚饭时间,我们打算去尝尝这里的特色菜。问了很多人,说要到河边去吃鱼。本来要回去开车,但人多很麻烦,再加上我们对路又不熟。于是决定坐出租车。我们问了好几个出租车,由于说不清楚地址。司机找不到。静提议我们坐公交车,还说大家一起比较方便。又去问在那里坐公交车,在那里下。折腾了1个多小时。车站好多人,我看了看时间,快7点了。上车后,只有站着。不过还不算很拥挤。我和馨聊着天,我看见馨旁边的霞,长发随风扫着。我抱紧了馨,开玩笑的说:“站过来点,小心霞的头发。如果被误伤就不好了。”我是话的声音不小,但霞直直的盯着窗外。我想可能是她心情不好吧。过了一个站,我面前这里坐着的2个人下车了。我和馨坐了下来,坐下的同时我问霞:“霞,你坐吗?”霞说她不想坐。霞往我这边靠了点,站在我前面那个位子的旁边。准确的说,离前面的位子,还要靠前一点。这时我和馨没说话了,馨望着窗外。我很无聊,东张西望。又过了1个站,又下了几个人。我旁边没人了,我能清楚的看见霞那优美的曲线。我发现有个人的手在霞屁股上晃来晃去,时不时的碰下霞的屁股。现在的人确实猥琐。不过他也就这么碰碰。车到站了,我们准备下车了。我起身的时候看见那男人在霞的屁股上抓了1下,跑下了车。我们也相继下了车。 

  问了一阵,找到了这个特色鱼的地方。地方也不怎么样。不过就是大厅很大。4周很吵。鱼上桌子,我发现在市区到处都可以吃到这种口味的鱼。我们吃着喝着。霞的心情是很不好,一杯一杯的喝着。不和我们多说话。2小时后,霞歪歪倒倒的去上厕所。基本上没人理她。我好心扶着她,送她去上厕所。要到厕所的时候,我让她自己去。霞走了2步,倒在了1个中年男人身上。霞抬起脚,手捂着脚踝。那中年人的手从霞的背上移到了腰上。我扶过霞,那男人才走了。霞瘸着去上了厕所后,我把她扶回桌上。饭后,我们回了酒店。 

  在酒店休息了会,有人说又要去喝酒。我们去了1个迪吧,我很久都没来过这种地方了。霞的脚好象好点了,走路平稳多了。没喝几杯酒,霞和静,维一起去跳舞了。我把馨也拉到了舞池。静和维跳着,我把馨拉到她们旁边。霞在离她们不远的地方,我看见有个男人正搂着霞的腰跳着。我去拉霞,霞甩开了我的手。 

  把手放在了那男人的脖子上。我回到酒桌上,我问军:“你和霞到底是怎么了? 

  ”军只是说没事。过了会,馨她们回来了。但没见到霞。我问军要不要去找找霞。军说不用,然后搂着旁边的维。我们坐了很久,霞才回来。我看见霞走过来的时候,隔着裙子,拉着内裤。等霞回来,我们就回酒店了。 

  到了酒店,今天的压轴好戏开始了。我和莎开始调情了,我早就想和她做了。不过前段时间她很忙。义去抱住了静。军准备插馨了。伟在调戏维。霞拉下了裙子,用纸檫了檫洞口。然后在内裤上放了张护垫。又穿上了裙子。霞一个人静静的做在旁边抽着烟。以往的她不是这样啊。每次都是霞不停的找男人要。今天怎么了?反正也不管我的事。我埋着头,插进了莎的穴里。我听到房间里嘈杂的叫春声。这种声音让我拼命的插着莎,再累都不想停下来。直到我射在莎体内。 

  我回过头,看见旁边的馨舔着军的鸡巴。馨的洞口留出精液。伟坐在椅子上,维在上面来回的动着。伟还不停的揉着维的胸部。静手撑着窗台,义在后面快速的插着静。义拉开了窗帘,不过也没人能看见。十几曾楼,谁开得见啊?我把馨的头挪过来,让馨帮我舔着沾满精液和淫液的鸡巴。舔了会,我起身把霞拉了过来。我把霞按到床上,霞叫我等会,说着进了厕所。我追进厕所,看见霞洗着穴。 

  我问:“你在迪吧做了?”霞回答:“没有啊,刚才留了些水。有些干了,把我的毛毛都粘住了。”我问:“在迪吧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霞回答:“我和那个男人和喝了几杯。他调戏了我好久,还想用手指插我的穴。我挣扎了会,还是被他弄了。”我把鸡巴塞进了霞的嘴里,口交一会后。我带霞出去。义已经射了。我让霞趴在静刚才那位子。我插着霞。军走到我旁边,手套弄着鸡巴。军在旁边又不说话,就一直看着我们。我草草射了后,军插进霞的穴了,射在了里面。霞这时蹲了下来,过了会双手撑在了地上。我休息了一会,拉着馨和静去旁边的房间睡觉了。 

  刚睡下,霞就来找我。叫我陪她出去走走。我说:“你怎么不找他们呢?” 

  霞冷静给我说:“他们还在做。”我无赖的陪霞到了1个酒吧。我们坐下后,一边喝酒,一边聊着。我其实已经喝不下了。我问:“你和军怎么了?”霞告诉我: 

  “军现在不爱我了。他把维接到家里来住。我和军有半个月没同房了。”霞好像很难过。我说:“军可能是想换换感觉。你忘了,军以前说一般不会离开你的。 

  ”霞说:“这次不会了。谁比我了解军?”我微微看见霞流下了眼泪。我安慰霞:“军又没和你离婚,你不要想得太多了。”霞用手檫干眼泪,勉强的笑着对我说:“帮我看看有没有帅哥。”我说:“你又来了。”我本来想说,军不喜欢她烂交。我还是没说出口。我伸起头,望望4周。我给霞说:“后面有1桌男人。” 

  霞看了看,檫干了眼泪。拿着酒杯就过去了。我1个人喝了2杯。霞过来叫我过去。我过去坐下后,霞坐在我身上。霞给那4个男人说:“这是我的朋友。”我看见霞的腿张开,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我完全没心情听他们说什么,我看着他们不停的说着。我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过了会霞把我的手拉着,放到了她左胸上。霞对着4个男人说:“他是我朋友,也是我性伴侣。”4个男人望着我,我微微笑了笑。很尴尬。霞把我的手拉进裙底,我缩了回来。霞说:“你不想摸啊?他们很想摸我哟。”我笑着摇了摇头。霞坐在了我旁边这个男人腿上,把这男人的手拉进了裙底。我都不想看。过了会霞说:“轻点。”我转头看见霞握着那男人的手。霞说:“我们去找个包房玩吧。”那男人把手拿出来。甩了甩。用纸檫着中指。这4个男人把我们带到了里酒吧不远的一个唱歌的地方。不是KTV,这里环境很差。所以费用都是这些男人出的。在包房里,把音乐开得很大声。几个男人都来扯霞的衣服。我静静坐着。看见他们贪婪的舔着霞。过了会,有个男人出去了。3个男人一直玩弄着霞。我很奇怪怎么不插呢?直到那个男人回来,拿出一小支润滑油。玩弄着霞的屁眼。手指沾满润滑油,在霞的屁眼进进出出。直到伸进3个手指。有个男人坐在沙发上,霞很配合,把那男人的鸡巴塞进自己的菊花。马上就有个男人插霞的穴。还有2个男人吸霞的奶子。哇,太忙了。1个男人射后,马上下个又上。3个男人都射了。最后那个男人插起了霞的菊花,射了后。把鸡巴伸到霞的嘴边。说不定还有屎。我在想。霞不想给他口交。僵持着。我递给那男人一瓶啤酒。我叫他用酒洗洗。简单清洗后,把鸡巴塞进霞的嘴里。过了会,我叫霞回去了。霞同意和我回去,而且这4个男人只是嘴里说着不要走,并没拉着霞。在霞穿衣服前,有个男人过来抱了抱霞。友谊可贵啊。霞穿好衣服,把内裤塞到刚才抱她那男人手里。霞问:“你有女朋友吗?”那男人说:“没有。”我看是假的。霞吻了他一下,拉着我就走了。 

  回到酒店,霞说想和我一起睡。睡不到这么多人。最后霞离开我的房间。我挤到馨和静的中间睡下。我看见静戴着耳塞,我刚才睡下的时候把静弄醒了。静把一个耳塞放到我耳朵上,拿出手机放了一首歌。《下雨天 南拳妈妈》。我看着静,光线很暗。我把手放在静的腰上,静侧身对着我。我的手沿着静右边的腰至臀,来回的游走。我看着静,这时我觉得我好象特别的爱她。这首歌很好听。(大家有空听听。幻想下,歌词就是你最爱的人,想给你说的话。)歌声让我有一种冲动,我想和静过一辈子。我们反复的听着这首歌。我忍不住了,我把静紧紧的抱在了怀里。抱了很久,我松手。手从静的背滑到了屁股上。抚摩着静光溜溜的身体,很舒服。我爬到静身上,插了进去。我们还是听着这首歌,我缓慢的插着。静一句话都没说,我却觉得很感动。为什么呢?一只耳朵是好听的歌,一只耳朵听着静轻微的叫春声。我贴着静的耳朵,很小声的问:“如果我向你求婚,你会嫁给我吗?”说完我看着静。慢慢的静流出了眼泪。静贴着我的耳朵说:“我会嫁给你。”我紧紧抱着她,射在了静体内。和静吻了半个小时,我才昏昏的睡去。 

  醒来后,2个女人开始打扮着自己。我去了那边的房间。进门,我看见义和莎正在穿衣服。我问义:“军去那里了?”义说:“带着维去逛街了。”我问:“一会我们干什么呢?”义说:“我也打算陪她去逛逛。”义看着莎。看来他们也想自由活动。我继续问:“那伟他们呢?”义回答:“我不知道。”我走出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敲开了门,看见伟光着身子跑来开了门。我走进房间,摇醒了正在睡觉的霞。我坐在床边问:“你们今天打算干什么?”伟很迷茫的望了望我和霞。想了会问:“这地方有什么好玩的吗?”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3点了。我怎么知道这里那里好玩呢?我想了会,开玩笑的说:“有个酒吧很好玩。 

  ”说完我看着霞。伟很认真的说:“那我们就去那里玩。那里有什么好玩的?” 

  我叫他问霞。突然电话响了,馨打电话叫我过去。挂了电话,回到房间。馨问我今天怎么安排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安排,义和军都出去了。还安排什么?我敷衍的说:“我们出去逛逛,然后找个地方吃饭吧。”馨叫我去叫大家一起。我说: 

  “义和军他们出去了。我去问问伟去不去。”说完又去征求伟他们的意见,希望从他们那里得到更好的建议。我给伟说:“我们打算去逛街,然后吃饭。你有没有更好的建议?”伟却说:“我和霞去酒吧。你们去不去?”我想了想昨天晚上。算了吧,还是不和他们去酒吧了。我问:“静你要带去吗?”伟叫我带着静。 

  我带着馨和静在街上漫无目的逛着,静一直挽着我的手。使馨很不高兴。馨反复说:“静我们去看看衣服吧?”但静始终挽着我,一刻都没松手。拒绝了馨很多次。没办法,我怕万一吵起来。我带她们提前去吃饭。进了1家普通的餐馆,点了很多菜。我正在想现在好了,静终于没挽着我了。过会吃了饭马上回酒店。 

  菜一上桌子,静就给我夹了很多才。这下麻烦的事情来了。馨叫服务员送了12瓶啤酒,和静拼命的喝了起来。静一直陪馨喝着。静时不时的还问我这样好吃吗? 

  那样好吃吗?今天格外的体贴。我现在一直注意着酒瓶和杯子。喝到第8瓶,馨爆发了。馨说:“你们什么意思啊?当我不存在吗?”我马上给馨夹菜,我说:“怎么会呢?你少喝点酒,吃点东西吧。”馨还是耿耿于怀:“你们自己吃吧,我走了。”起身准备走,我拉住她。我想对她表示点关心:“你去那里啊?我们一起回去吧。你一个人我不放心。”我靠近了馨一些。馨一脚踢在我脚上,甩开我的手。走了。旁边很多人都看见了,这使我心情很不好。我想馨可能回酒店了。 

  我和静吃完饭后,立刻回了酒店。我在几个房间都没见到馨。我给军打了电话,馨没和军在一起。我又给伟打了电话,伟告诉我馨喝醉了。静陪我去找他们。 

  打了好几个电话才找到这个酒吧。不是昨天那个酒吧了。大门口给伟打电话,伟出来把我们接了进去。这个酒吧很大,伟把我们带到一个角落。我用手扶开帘子,看见霞正在给一个陌生男人口交。馨被2个男人按着乱摸,馨的衬衫已经被解开了。裙子在腰上,内裤脱到了脚踝。我很生气,我对伟说:“你就是这样照顾我的女人的?”伟说:“她又不是没和其他男人做过。我以为。。。。”没等伟说完。我接着说:“你他妈的什么意思?你带她出来乱搞,你还有有道理?你他妈的还是我兄弟。”那3个男人望着我。我去拉馨。馨甩开我的手,怎么都不肯跟我走。我又去拉馨,馨嘴里说着什么但我听不清楚,她还是甩开我的手。反复几次后,馨低着头,吐了。旁边的2个男人坐开了些。吐完,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我叫伟看着馨,我去买解酒药。静跟着我。买了药后,回到酒吧刚才的位子没见到他们。我很着急,给伟打了电话。结果他们换了一桌。我还以为去开房了。 

  我对伟,没那么生气了。伟没来接我们,我和静自己在酒吧里找。这里每桌都有帘子,找了很久才找到。我看见伟正在插着霞,霞趴着在给一个男人口交。馨侧睡在沙发上,有个男人已经插进了馨的穴里。馨还握着另一个男人的鸡巴。我并没有声张,我叫静去给军和义打电话。然后我用里拉开,正在插馨的男人。那男人开始骂我。我一边给馨整理衣服,一边叫霞他们快点穿好衣服。我整理好馨的衣服,霞和伟并没停下。我当时就一脚踢在伟的屁股上,我叫伟和霞穿衣服。伟提起裤子,就给我一拳挥来。我看见有个男人还在摸馨的乳房。我拿起瓶子就砸到那男人的头上。瓶子碎了。霞见打起来了,才慌忙的穿上了衣服。伟过来抱住我,我推开伟。把敲碎的瓶颈,往那男人扔去。那人一挡,脸上还是流出了鲜血。我都不知道他怎么流血了。旁边2个男人帮忙了,一脚踹在我面,我当时就爬在了沙发上。那3个男人涌上来,乱拳交加。我抱头转身一阵乱踢。没人打我了,我才松开手。这才看见,保安来了。伟和一个男人纠缠在一起。保安拉开了他们几个。最壮观的就是旁边围观的,好多人。 

  我们被带到办公室,牵扯到一系列的赔偿问题。我根本没心情听他们算赔偿的金额。我郁闷的抽着烟,只到静带来军和义来把我们带走。 

  回去后,馨还是保持醉酒状态。说着酒话。根本听不清楚。无法沟通。这些年,我所有的不满。在这时爆发了。我反复的想着馨的不好。静带着伟和霞来到了我的房间。伟给我道歉,霞在一旁帮伟说好话。我根本不想听他们解释,我牵着静的手,去了伟的房间。我坐在床边想了很久。我单独过去找到伟,并把伟叫出来。我带伟走到酒店外,我递给伟一根烟。我问:“这几个女人你喜欢谁?” 

  伟说:“她们对我来说,只是伴侣。其实我都喜欢。”我们沿路走着。我又问: 

  “你会和她们其中一个结婚吗?只是假设。”伟说:“结婚可以假设吗?结婚的问题,我也不知道。”我问:“那静呢?你会和她过一辈子吗?”伟看着我,停住了脚步:“不,我不想。”我说:“这几个女人中,让你选一个。你会选谁? 

  ”伟说:“如果可以选,我想选莎的不离不弃,选馨的持家,选霞的激情。不过,真的可以选吗?”我问:“静的什么?”伟说:“在一起久了,可能什么都没有了。”这时我也想起,我和伟也是很多年的朋友了。以前有什么事,伟都会出现在我面前。那怕他帮不了我,也会过来陪我。我们沉没了好久,伟说:“今天我对不起你。”我有点不知所措,我原谅他?我心里不爽。我不原谅?欲行不忍。我说:“我喜欢静。你会怎么做?”伟看着我,低声说:“让给你吧。我们是兄弟,有什么事我不帮你?”我报住伟,用力在伟的背上捶了几下。我放平心态,我问:“你喜欢和陌生男人玩女人吗?”伟说:“刺激,只是刺激而已。”我说:“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把。把静交给我。”伟笑了,不停的和我说着。我们回到了酒店。 

  我直接回了静那边的房间。静睡在床上,光这身子。戴着耳塞。我想她还是在听《下雨天》吧。我拿下静的耳塞,我对静说:“你知道我刚才去那里了吗? 

  ”静回答:“你伟那边了吧?”我说:“你怎么知道?”静说:“馨在那边啊。 

  ”我告诉静:“我和伟谈了谈。伟要我以后好好照顾你。”静很激动的坐了起来:“什么意思?”我说:“我告诉了伟,我很喜欢你。他决定退出。”静扑到我身上,抱着我。义带着莎过来了,义说:“静,我想你来。过来让我爽爽。”说完,按下静就开始抓奶子。静挣扎开,马上过来抱着我。莎摸着静的头:“怎么了?你们又不是没做过。我不介意的。”我给静说:“去吧。叫他戴套子。”静始终都不愿意。莎拉开我的拉练,开始给我口交。静看着我。我说:“呵呵,今天怎么了?”义扶着静的腿,开始玩弄静的穴。静还是看着我,不过没有反抗。 

  义开始舔静的穴,静的手用力的抓着我的手臂。嘴里发出轻微的叫声。义准备插静的时候,静说:“戴套。”义说:“那有套啊?”静说:“不戴不准进。”我给义说:“你一会射在体外吧。她这几天是危险期。”义插了进去。莎见义开始了,也坐了上来。我看着旁边的静,静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这种感觉好奇怪。像背这2口子强奸了一样。莎很有经验,她在我上面,把我的鸡吧向后压。我感觉到鸡吧的上半部分很有力的摩擦。静的手把我抓得很紧,这时我把目光回到静身上。我看见静闭上了眼睛,双脚夹着义。静的叫声越来越大。可能马上就要高潮了。义说话了:“我要射了。你脚夹着我,我怎么拿出来啊?快让我把鸡巴拿出来。”静并没松开脚,静的另一只手抓住了义的手臂。高潮了吧。没过多久,义瘫在了静身上。义还是射在了静体内。静的手慢慢松开了。我把莎拉下来抱着,用力顶莎。我的双手移到了莎的屁股上,我用力的抓着莎。也射在了莎体内。 

  做完后,义坚持要和我们一起睡。4个人睡1张床,确实很挤。睡前,义还拉着静去洗澡。没多久就出来了,我也和莎去洗了洗。我们挤在一张床上,我睡在莎和静的中间,义在静的旁边。上床后,我用手在莎的下面轻轻抚摩。义爬到静的下面,开始舔了起来。静套弄着我的鸡巴。义在静的下面,没舔到2分钟。就直接插了进去。静的手也从我身上,转移到义的脖子上。我把莎拉起来,让莎趴在床边,正对着静的洞口。我开了灯。我想让莎清楚的看见,义插静。我用手指插了几下莎的穴,很多水。我迫不及待的把鸡巴塞了进去。很快的插着莎。一直保持着这种姿势,我射了。我感觉2脚发软。不过很奇怪,莎好象没有高潮。休息了会,义和莎回到了他们的房间。我和静也睡了。 

  一觉醒来,望着旁边的静。她还没醒。摸了摸她的脸,她动了动。我掐这静的脸,直到她醒来。醒来后压在我身上,开始和我调情。我阻止了她。我叫她起床,我想去看看馨。女人出门的时候,总是特别麻烦。没等静化好装,我就一个人过去了。我敲开门,馨来开的门。馨看见我,面无表情。开门后就回去躺在床上。惊醒了伟和霞。我站在馨的旁边说:“我和话想给你说。”馨没有理睬我。 

  我停顿了很久。这时伟起来了,拉着霞往厕所走。嘴里还自言自语:“反正都醒了,去洗脸了。”他们关上了厕所门,我才开口:“你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馨没回答,看都没看我一眼。我继续说:“静挽我会,你有这么大的反应吗?”馨看着我,目光犀利。我坐在馨的旁边,馨对我说:“你是不是太自私了?哪天晚上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想了很久,我说:“欠钱的时候,你的冷漠。还有那次,你在我们的房间和伟他们睡了。你有没有想到过我?生活中你都以你为中心,你把我放在什么位子?”我牵强的说着。 

  我问馨:“你知道昨天发生什么了吗?你知道我当时的感受吗?”馨生气了,叫我滚出去。我只好先行离去,现在再继续说下去,只会引起更大在“战争”。 

  我回到房间。身上的疼痛,让我不断想起昨天的事。过了会,军打电话叫我们去他的房间。我带着静走到军的房间。义和莎到了。但不见伟和馨,霞也没过来。军打了很多电话叫他们过来,每此的结果都是一样。伟说馨心情不好,他和霞陪着馨。最后军和我们出去玩,他们3个没去。一路上,我反复的想着,我和馨应该结束,还是继续。心情很低沉。我对今天的所以事情,都没兴趣。我只知道吃饭,我们还去划船。就连我今天说了什么,我好像都忘了。晚上我们吃消夜,我沉闷的喝着酒。一杯一杯的喝着,连续6杯下肚。我喝不下了。我回过神来,我拿出电话看了看时间。9点过了。我拨通伟的电话,得知他们去喝酒了。又是酒吧。这说明什么呢?我失落的挂了电话。假装若无其事。我一直忐忑了40多分钟,我忍不住了。我撒谎离开了。没走多远,我拿出电话,问着伟地址。马上赶了过去。 

  到了酒吧门口,我才挂掉电话。伟告诉我一个包房号,我一路询问,到了包房。我站在包房门口,我正在思考,进去后怎么办?还没想清楚,我就不由自主的慢慢推开房门。看者房内暗红色的灯光,闻到浓浓的烟味。一种萎靡的感觉涌了上来。目光转向他们,一群衣冠不整的男女。大脑一片空白。我关上门,慢慢走到他们身边。看着桌上的K粉,盘里的药丸,还有一些酒瓶。伟招呼着我:“坐下来玩啊。”我坐在了沙发的边缘。我注意到,除了馨和霞。还有2个岁数大点的女人。有个男人在和馨划拳,划完就去脱馨的衣服。霞坐在最里面,用手套弄一个男人的鸡巴。伟和一个陌生男人在调戏一个女人。还有个女人做在另一个陌生男人身上,那男人抚摩着她的大腿。我坐在这里,除了伟外。其他人都不理我。 

  坐了会,静打电话来了。我急急忙忙跑到酒吧门外接了电话。静一直说要来找我,我好不容易才脱身。回到包房,有个少妇跳着艳舞。其他人都在忙着。我还是静静的坐到刚才的位子。这少妇的舞蹈吸引了我。我看着她灵活的扭动着臀部,不时的还用手轻轻带起裙子。我看着她,时不时的还能看见她的内裤。很诱惑。 

  我走到这少妇的背后,双手放在她腰间。我面对了沙发,我看见霞和一个男人已经开始了,霞让我感觉好麻木。我看见馨在给一个陌生男人口交,我以前从没见过馨如此放荡。伟和一个男人一起在插另一个少妇,伟在下面插进那少妇的菊花,上面那男人在少妇的穴里抽送。我把身前着少妇的裙子,向上拉了拉。掏出硬了的鸡巴,在她屁股上摩擦。这少妇把我的鸡巴拉到穴口,我蹲下了点。她晃动着身子,我的鸡巴隔着她的内裤,在她穴口摩擦着。这少妇好骚,我把她的内裤拉到膝盖,她向前走了点。她把手放在桌子上,脱下了内裤。趴在桌前,一只手摸着穴。这时我过去就插她。插着,我闻到微微的尿臭味。不过完全不影响我的心情。少妇的穴有点松,插起来不是很舒服。不过她叫得很大声。馨被男人拉到我旁边,那男人以同样的姿势插着馨。那男人没多久,就射在了馨屁股上。我把鸡巴拔出,插进了馨的穴里。这完全是2种感觉,馨让我舒服很多。射在馨体内后,我才发现。那男人的精液,把我的毛都粘在了一起。我速度去厕所洗了洗,出来后。我看着馨,我感到很难过。我觉得淫乱的生活完全没什么意思。整理好衣服,我一个人回到了酒店。房间里依然是静,不过我却感到很孤独。 

  醒来后,我们回去了。一路上馨都没和我说话。回到夜总会,馨收拾了她的东西。我什么都没说,我一直看着她。直到她走出房间。心里有种很痛的感觉,我却没有阻止馨离开。后面的几天,静都陪这我。静把所以的东西都搬了过来。 

  虽然有静陪我,但我觉得还是少了点什么,心里空荡荡的。 

  半个月后,我领了工资。工资只有4000。军已经没有心思管这个小型夜总会了。对于军来说,他父亲的生意和这个小夜总会比较,显然这里是微不足道的。 

  军如果放手,我在这里将是个多余的人。这段日子,伟经常来找静。静把所以的钱都给了伟。他们分手了。还有霞和军,他们离婚了。不过霞还在军家住,军还不算很绝情,没把霞赶出家门。军和维在一起了,维现在很少出现在我们面前了。这段日子发生了太多的变故,我们也没有经常聚在一起了。现在出现在生计问题,才是我最担心的。静卖了那套小房子,把卖房子的钱给了我。静真的让我非常感动,那20多万的银行卡递到我手里,我流下了眼泪。这一刻,我好象感觉到静真的是我的女人。 

  之后的几个月,我在城市的另一边开了1个小酒吧,一个很小很小的酒吧。我和静靠此维持生活。夜总会那边,我也没丢下。两边都在跑。静没来夜总会了,在管理酒吧。由于两边都在跑,有时候累了或者晚了,我也就没回去。伟到是经常找静,经常到酒吧去。有天早上我回去,看见伟和静光着身子睡在床上。地上有3个装着精液避孕套。我问问伟,馨现在怎么样。伟告诉我,馨有了新男朋友。 

  现在馨在帮她男朋友打理生意,和时会和伟在一起。伟简说完,穿着衣服就走了。我本来想问问静,为什么还要和这个拿走所以钱的男人睡在一起。义打电话来了,义问我:“霞说要在这里做小姐。”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霞要来做鸡?我叫义等我过去再说。 

  我赶到后,霞给我说:“现在我和军离婚了,我现在没有收入。我不想去做那些很累的事情。我想来这边接点客。”霞今天没化装,看上去很憔悴。我叫霞问问义,因为义才是老板。霞给我说:“我不想这里做,你能给我安排上门服务,或者出去开房。不要在包房里就好了。”义和我站在旁边听着。我征求了下义的意思,答应了霞。霞说,请我和义吃饭。义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和霞去了一个小饭馆,霞告诉我:“前段时间,我出去玩。回来后没吃避孕药。我怀孕了。 

  这个月,我大姨妈没来。我验了很多次,肯定是有了。”我在想,这管我什么事?霞又说:“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想找点钱,搬出军的家。我不想看到以前永远的一切,现在属于另一个女人。”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安慰霞:“过了的事,别去想了。”霞的电话响了,霞接了电话匆忙离去了。我吃完饭,回到了夜总会。今天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我还是照常一样帮忙招呼客人。其实在这地方久了,完全没新鲜感了。在这里一切都很自由,但要避免和这里的鸡发生关系。为了避免发生什么麻烦的事情。都快天亮了,这里也安静了下来。不想回家了,就在这里睡了吧。 

  我一个人睡在床上,难免有些寂寞。拿出电话,看着储存的电话号码。我想打个电话叫个人来陪陪我。这时候了,谁能来陪我呢?静?她现在肯定在睡觉。 

  维?很久没见到她了。馨就不用考虑了。霞?不知道霞在干什么。我听到隔莎的叫床声,让我热血沸腾。我慢慢的想着这几个女人,想着他们淫荡的样子。想了会,画面停在馨那里。我很想她。有大半个月都没见到她了。想起和馨以前发生的一切,我觉得真的是我对不起她。我拿着电话,看这馨的电话号码,名字还是存的老婆。冲动的想给馨打电话,让她过来大战300回合。我又怕馨不理我,再说她已经有新欢了。心里很烦,穿着内裤就楼下吧台里找到半瓶洋酒。不停的喝着往楼上走。这酒好辣,难道这假酒就是装的酒精?喝了一小半,借着酒性。我拨通了馨的的话。听见馨睡意朦胧的喂了一声,我很是激动。我假装酒醉:“老婆,我好想你。我想看到你。”馨没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等了很久我听到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到声音。“这么早,谁给你打电话啊?”馨回答那男人:“以前的同时,我们是很好的姐妹。。。。”后面听不清楚了。过了会,馨给我说:“我过会给你打电话。”说完挂了电话。心情更低落了。喝着这难以下咽的酒,我一直在想馨会不会打电话来。喝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喝完。连酒都折磨我。我准备把酒瓶从窗子扔出去,还没到窗边,电话响了。我立刻接了电话,馨问我在那里。我叫她来夜总会。简单的2句话,让我高兴得差点跳起来。我把房间简单收拾了下,立刻洗了个澡。睡在床上等馨。都快睡着了,馨打来电话,叫我下去开门。我穿起裤子,连内裤都没来得急穿,就跑下了楼。 

  开门见到馨。她穿着连衣裙,看上去比以前成熟多了。我冲上去就抱着她,我说我很想她。她推开我,自己往楼上走。我跟着她。走到房间,我从后面又抱住了她。我不停的道歉,我说以前都是我不好,我错了。反复的说着。馨这次没有推开我,对于我说的话,她也没什么反应。我把身子帖在她后面,手慢慢向胸部靠。馨转过身,平静的对我说:“我们已经不可能了。我不可能回到你身边。 

  ”说着,坐在床边。我坐在她旁边,我问:“现在过得好吗?他对你好吗?”馨回答:“过得一般吧,不过比以前忙点。我在帮他打理生意。现在的生活还不错。他很爱我。虽然我们一起经营一个小生意,日子过得还说不错。”我看见她脸上微微露出笑容。我问:“那平时都没时间出去玩了吧?”其实我知道她有时和伟在一起。馨说:“不啊,晚上有时也会出去玩。只是没以前那么闲了。”我继续问:“现在还和伟他们一起玩吗?”这很明显,意思就是还和伟他们做爱没有。馨转过头看着我:“有时会和他们一起玩。伟每次都喊我不回家。我这几天很少和伟出去玩了。”我问:“不回家,怎么给他解释啊?”馨说:“就说和那些好姐妹在一起啊。笨。”现在和馨聊天的感觉完全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怎么就没这么聊过呢?我正想着,馨说:“现在你和伟还见过面吗?”我说:“见过一次,我问问你现在过得怎么样。”馨马上说:“那次你们在酒吧打架,现在你和他没事了吧?”我问:“那天的事你都知道?”馨:“是啊。”我问:“那你。 

  。。。”我想问,那天你怎么让这么多男人搞。我没说出口。馨沉默了会:“那天我在酒吧找到伟和霞,又喝了很多酒。后来头又昏又痛,那男人来摸我,我都没力气反抗。”我说:“都说因为我,要是。。。”馨打断我的话:“算了,以前的事情不提了。”我抱着她说:“对不起。”馨问我:“今天叫我来干什么? 

  ”2个人能干什么?无非就是那些事。我说:“我想你了。”馨调皮的问我:“想我哪里了?”我一听,有机会了。我抱着她睡了下来,我说:“想你哪里,一会你见知道了。”我直接拉起她的裙子,脱掉她的内裤。我就舔了下去。很香,她一定知道过来是为了干什么。洗得很干净。没舔多久,就很多水了。我马上就插了进去,馨的衣服都没脱。好像回到了才谈恋爱的时候。和她做的时候,依然和以前一样。我感觉这时才是我所认识的馨。我隔着衣服,揉着她的胸。感觉比以前大了。一边插,一边问:“怎么大了?”馨回答:“以前你。。啊啊。。嗯。 

  。都不。嗯。。经常按摩它。。现在天天都有人。。啊。啊。。帮它按摩。”她的放荡让我很冲动。很快就射了。射了后,我并没有拿出来。继续插。摩擦龟头,让我的脚都有点抖。才射这会,并不是很舒服。麻木的插着,我不停的吻她。 

  我此刻觉得做爱太无聊了。馨却很满足,不停的叫着。我说:“你都没有以前紧了。”说完,感觉下面紧了很多。我只要加快速度,就松了。我问:“他的很大吗?”馨说:“不啊。”我问:“那说怎么回事?”馨没说。我加快抽插速度,问:“谁把你弄大了?”馨说话了:“。。啊啊。。啊。。。你不。。认识。。 

  啊。。。啊。。”我憋足了气,射了。起身看见馨洞口一圈白浆。我问:“你自己去找过男人的?”馨闭着眼睛说:“是他的朋友。和他做了1个星期。下面就打了。”我问:“他知道吗?”馨:“不知道,我们下午见面。完事就回家了。” 

  我帮馨清理了下。我问:“你受得了吗?”馨说:“开始的2次一点痛,后来就舒服了。”我睡到床上,我觉得很困。抱着馨,我睡着了。 

  等我醒来,馨没在。我出门看了看,还是找不到馨。我拿起电话,上面有2条短信。“我以前一直都想听你说爱我、想我,那时的你,始终都想不到。现在,都不可能了。我不能忘记以前的痛。我先走了,回去还要事。以后再联系吧。不过,到时要看我有没有心情见你。”第2条是15分钟后发的,“为什么分开,你才会想我?今天你一直给我道歉,别想那么多了。都已经过了。今天你让很舒服。 

  如果以后都像这样,我有空会见你的。有空再联系吧。”馨和一起不一样了,再也不是以前单纯的她了。 

  晚上营业的时候,派出所的来了。来了很多人。这时我们都被拿下,统一被带回去盘问。警察的面孔,从来没这么严肃过。盘问着我,问我在里面是干什么的?是不是组织卖淫的马仔。我只是个跑腿的,都是莎在组织。我正想着。警察对我大吼道:“快点说。”我告诉警察我只是管理服务员的,其他的我都不知道。警察也没再为难我,只是让我在原地蹲着,双手抱头。蹲了很久很久,我被放出去了。说有人保释我。我站都站不起来,挣扎了很久我才走出这过房间。在派出所的门口,我看见了军和他父亲。为什么他就没被抓呢?让军也进去蹲蹲啊。 

  我松了口气,以为没事了。军过来扶着我,对我说:“义可能出不来了。可能要关几年。”“太夸张了,红包送了啊。怎么抓我们了。”我对军说。军小声说: 

  “你不要管了,别在这里乱说话。我看看能不能保莎出来。”我注意到军的老头子一直在打电话。可能是有点严重。我很紧张,以前从没经历过这种事情。我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抽了1包半。莎出来了。莎看起来也很慌恐。军把我和莎带上车,关上车门给我们说:“我会想办法帮义的,现在那边肯定要关了。以后你们怎么办?”我回答:“我在那边还有过酒吧。”军说:“那你先照顾莎,把莎接过去。”我说:“莎,你觉得方便吗?”军生气了:“你以为旅游啊?目前这情况,没办法。别他妈说这么多了。我会害你们啊?”递给我一张银行卡。见到军很紧张,我也没多说。带着莎回酒吧。 

  回去后第一件事,查卡上有多少钱。打电话问了密码。一查,只有10000。军不错了,什么事都考虑到我们的。把莎带到卧室,莎呆呆的。其实我们住的地方就在酒吧上面。只有一间屋,16个平方。生活还是很艰辛。 

  晚上我睡在2个女人中间,我摸莎。莎阻止了我,她说没心情,担心义。我也感觉到我们还没过“危险期”。也没心情做哪些事了。后面的几天,莎都在屋里,哪里都不去。吃饭都说给她送上去。军打电话来说义要关2年,还表示他已经尽力了。他说我们没事了,义一个人全认了。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莎,我还说军在想办法,看能不能让义减刑。昙花一现,就2个月,什么都没有了。还好这个酒吧不组织卖淫,要不然。。。我都不敢想了。 

  伟还是会来找静,为此,我很生气。静说以后会少和伟见面。莎慢慢恢复了,开始帮忙招呼客人。这2周,我和静做爱的时候。莎都在旁边看着,真不知道莎在想什么。这天晚上,我和静做完。我摸了摸莎的下面,是湿的。挑逗了很久,莎才让我插进去。莎始终都没有高潮,不管我好快。 

  第2天,我给馨打了电话。我叫馨把那大鸡巴的男人叫出来,我想看看莎有没有高潮。馨给我说,带那男人出来,我不能和馨做。怕他告诉馨的男朋友。约定了时间,我带着莎到了约定的酒店。莎并不知道什么事,进房间后,看到馨和那男人有点迷茫。不过没多久莎就懂了。那男人比我高一点,可能有1米8,GOLDLION套装,衬衫、裤子、皮带、皮鞋都是。我叫莎去洗澡,我悄悄过莎说:“他的很大。可以让你高潮不断。”莎去洗澡了。我给那男人说:“你一定要让我的女友高潮哟。”他过来和我握手。这种情况,我是老手了。什么3、4、5P,我都玩过。我给他说:“要不要现在进去培养下感情。”这男人很大方,脱了衣服就进去了。我看见他的鸡吧确实有点大。他进浴室关门后。我问馨:“你说怎么给他说的啊?”馨说:“我说你是我的朋友,是个坏得不能再坏的人了。你想找过大的,让女友高潮。”我问:“就这样,他就和你来这里了?太假了吧?那他知道我们的关系吗?”馨说:“我说你是我以前的男人。”我说:“他就没问你其他的?”馨说:“问了啊,他问我,你以前带我出去找过大的没?”我问:“你怎么说的?”馨说:“当时我没答应。”我问:“我应该以你男友的身份称呼他吗?” 

  馨说:“算了吧。他就是我朋友。”只听见里面传来了叫声,已经开始了。我问馨:“那一会我们怎么办?我要是一起上,你忍得住吗?”馨说:“你就在旁边陪我。不然我走了,以后你别想见我了。”完全是折磨。我开始揉馨的乳房,双手都在忙。这时浴室门响了,我立刻坐好。只见那男人抱着莎出来了。他把莎放到床上,温柔的抬起莎的双脚,放到自己肩膀上。然后插了进去。我看见他的鸡吧又粗又长。我和馨看着。我开始问那男人:“朋友,我女友怎么样?”他说: 

  “很漂亮啊。”我说:“以后我们经常出来,搞搞联谊啊。”那男人说:“好啊。”我说:“要带你老婆哟。”那男人看是沉默了。我说:“开玩笑的,你老婆漂亮吗?”馨说话了:“不错,胸部很大。摸起来很舒服。”我问:“你怎么知道?”馨告诉我:“我摸过2次。”那男人插的速度慢了下来,可能是我们说话影响了她。我忙说:“你认真做吧。我们不说了。”看着他的背影慢慢快了点。我很轻的过去抱着馨,坐在椅子上玩馨的胸。馨不时的发出嗯嗯声,不过声音很小。那男人听见了,回头看了下我们。馨连忙站了起来,我看见馨屁股后面湿的一小块。穿浅色确实不好。我给馨说:“去吧,都湿了。”说着我把馨推到床上,慢慢拔光了馨的衣服。拔鸡巴喂到馨的嘴边,馨舔了几下。我叫那男人来插插馨,我去插莎。换了后,莎明显没那么兴奋。我拔出后,还是叫那男人上。我问那男人:“我能插插馨吗?”那男人完全没有思考的点点头。我插着馨,那男人射在了莎的身上。他们去洗了。我已经硬了很久了,没坚持多久。我也射了。洗完后。我对那男人说:“朋友,希望你不要把馨的事告诉她男友。如果你大势宣传,以后就不敢带莎来见你了。”那男人很友好的给了我一根烟:“不会的。这些不用你说,我都懂。”我点了烟:“你愿意带你老婆来一起玩吗?”他说:“以后再说吧。”馨很他就走了。我也带莎回去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