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7, 2014

淫乱的桥梁

  我在这里是说人与人之间的桥梁。

  谢文杰今年十五岁,是高中一年级的学生,他因性格内向,很少和其他同学说话。他做什么都是默默无语地做,他的各科成绩非常好,每次考试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所以老师们和同学们也喜欢他,不排除他。

  一天,是一个新学期刚开学不久,大家很空闲因没什么要做。大约是下午2点钟左右,同学们正在休息,谢文杰坐在一个大树下,突然,他听有人叫文杰,他向声音的发出处望去,他看到是他班的国文老师站在不远处的老师办公室门前叫他并向他招手。

  她叫张咏梅,今年37岁,未婚,和谢文杰(是跟母亲姓的)的母亲谢雪心是好朋友。她俩人在中学已是好朋友了,那时,俩人在同一所学校读书,一直到高中毕业,高中毕业后,谢雪心因谢文杰的父亲的猛追,而最后嫁给他。但张咏梅断续升大学,最后做了老师。她俩人现在非常好,经常互相来往。所以谢文杰秘底下叫张咏梅做“梅姨”,在班上或有外人处就叫“老师”。

  他走到张咏梅的身边问:“什么事?”

  “因刚刚开学,刚搬来宿舍,有几件大家似要搬,所以叫你来帮一帮手。”她一边说着,一边领他走向她的宿舍。

  在她的房间,他按她的指示把家似搬过这搬那。因房是刚刚配给的,所以还没有空调,又在九月初的天气(南方而言),谢文杰弄得满头大汗,全身湿透,他把他的衣裤全除掉,只穿着内裤(运动裤)。他断续他的工作,这时他用铁锤在墙壁上打两颗钉准备挂一幅大油画。

  他打好一只钉,准备打第二只钉,他没有拿上第二只钉,把它放在下面的桌面上,他只好弯下身去取,在他弯下身的时候,他看到他的张老师除掉身上的长裤长衫只穿着内衣裤在搬来搬去,上身只穿着一件宽身的背心和乳罩,虽然有乳罩罩住乳房,但她的乳房过于大,起码有35寸,胸前两团肉只她的动而动着。他再往下望,见三角内裤紧紧包着阴部,整个阴像个小馒头一样微微凸起,从内裤处反映出两腿间黑黑的一片,有几条阴毛还露出在内裤外面,她正在专心工作着,不知谢文杰在望向她。

  谢文杰感到自己的脸和身体比刚才还热,肉棒已把运动裤建了一个小帐篷,他连忙用手按住,拾起桌上的钉转过面去准备打,他走上矮凳上,大力拿起锤子打在钉子上,但他的脑子却满是刚才张咏梅的画面。他也想张咏梅是他的老师和母亲的好友,如果她对母亲说自己对她的无礼,母亲一定痛骂他,他很爱他的母亲,因小时父母离婚,他是和母亲生活的。所以他又想看又不敢看,满脑子是想与不想的交战,根本无心钉钉子。

  突然,他大叫一声,拇指上传来一阵剧痛,把他从思想上回过神来,原来拇指被锤子打着,他抛下锤子,用手拿着痛处并走下矮凳坐在旁边的桌面上。在谢文杰叫的时候,张咏梅已望向他,见他很痛苦,于是走了过来,站在他面前拿过他的拇指一看,大半个指甲已黑了,她痛心地用手揉揉,并向指甲吹几吹,说:

  “痛不痛?如果给雪心看到一定痛心死,和一定骂我叫你来帮我搬东西。”她一边说着一边吹气。

  他感到一阵暖烘烘的热气吹在指上没有这么痛,他望着她正在吹着气,望低一点,那半裸的丰满胸部因呼吸及吹气而起伏着,他想把眼光移开,但眼睛好像不向自己指挥,望在她的唇和丰满的乳房上,他的肉棒又竖起来了。竖起的肉棒头刚好顶在她那微微凸起的阴部上,她没有离开的意思,把阴部向前挺进压住他的肉棒,他感到软绵绵的,一股从来没有的感觉和热气自肉棒传向全身,他兴奋极了,肉棒又胀硬了许多。

  她抬起头看他一眼,他也在看着她,两人相对脸红、微笑。他的右手伸到她背后把她抱向自己,丰满的双乳压在胸膛上,感觉难于形容。他自她口中拔出拇指并伸到她的颈后拿住,伸头过去与她口对口吻着,他们来个法国式热吻。一边吻着,他的左右手又伸到她的背心里解开了乳罩,双手放回胸前揉搓着双乳,拇指和食指还捏弄着乳头。

  因肉棒的涨痛,他不断顶着她的阴部,不知不觉龟头把两块布顶入裂缝中,她的淫水已流出来了,虽隔着两层布,但一样贴在他的龟头上,他感到好舒服,就快要射了,他加速地往后又往前顶,她也知他要射了,也扭动着屁股来,他感到腰部一凉,一股童子精射了。

  他虽射了但肉棒还像刚才一样硬,龟头顶在她的裂缝里。

  他们接着吻,但他的双手还玩着乳房,她在他耳边说抱她到床。他抱着她走向床,她的双腿缠在他的腰,肉棒还一直顶着阴部,她的双手也抱紧他的肩膀,他的双手一样在背心里揉搓着乳房。

  当他们来床边,他把她放在床上,他急忙除掉自己的运动裤,肉棒高高地向上竖起并一跳一跳的,她也正在除下背心,两只大乳房挂在胸前,完全没有下垂的迹像,在乳房中竖起两粒深红的大提子,好看极了。他爬上床坐在她双腿旁并把她的内裤除掉,眼前一亮,他终于看到真正的阴部(以前只在A片和A书中见到),一阵淫水的味道扑进他的鼻子里,又香又腥。

  他看到她的整个阴户,她的阴户比他在A片和A书中看到的女人的阴户生高了许多。又密又黑的阴毛只生在阴阜的小丘上,大阴唇已分开露出红红的小阴唇和花生粒的阴核,淫水正源源不断流出来,把大小阴唇和阴毛都弄湿了。他伸手过去捏揉着阴核,同时也挖着阴户,淫水流出更多。

  他把头伏在她的双乳上,用口含住乳头吸吮着并轻轻的咬,有时舔下乳晕整个乳房,手也抓住另外一个乳房,捏、揉、搓着,她发出快乐的呻吟:“哼……哼……唔唔……哼……哼哼……哼……唔……唔唔……唔……”

  她的手伸过来拿住肉棒套动着,还用指甲轻轻地刮着龟头,他忍不住了,不得不把口离开乳头低哼着,异性帮打手枪确实比他自己打手枪好得多,肉棒比前又硬了许多。

  他坐起来并爬在她的双腿中间,两手抓起她的双腿放在肩膀上,然后用手持着肉棒对准阴户,他并不急插入去,只用龟头在阴户口摩擦着,她不断地扭动着和往上顶着屁股,说:“里面好痒,好杰仔,快插入同梅姨上止痒嘛。”

  他也不想太为难她,腰部用力一挺,肉棒入了1∕3,她的阴道紧得有如处女,肉壁紧紧包住肉棒,暖暖的但有点痛,但他忍住。过了一会,她不痛了,叫他插入试试,他又插入少许,她只是皱一下眉头,没叫痛,他大胆地大力插入全根,龟头顶在花心上,她又皱一皱眉头叫了声“啊!”并用腿缠住他的腰。

  他微微抽插着,淫水又多了,在淫水的涧滑下,阴道没刚才这么紧了,肉棒抽插起来的动作快了,她也放开缠住他的腰的腿,他照着从A书和A片学来的知识,用九浅一深和八浅二深的插法,把她插得呻吟不断: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杰仔……嗯嗯、喔、你肏死阿姨了……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大鸡巴哥哥……肏死婊子了……喔、喔、喔……”

  她大力扭动屁股,并用手抓着自己的乳房揉着,他知道她要快泄了,就把肉棒抽出只留龟头在阴道里面,然后大力插入,飞快地做着同样的动作,她叫得更大声。突然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龟头上,他感到好舒服,同时腰部一酸一凉,一大股阳精也射入她的花心。

  他俩喘着气躺在床上拥抱着并互相爱抚,谈笑着。

  “梅姨,你好飘亮啊,身材好FIT,两只奶子摸起来让人爱不释手,下面的洞洞又紧又湿,夹得肉棒好舒服。”他一边说,一边用双手搓揉着奶子。

  “小杰,梅姨已经上了年纪,身材有些走样了,没以前这么好。你的肉棒不因你的年龄的比例而言,比有些大人还大还长。”

  她还意犹未尽地用手握着松软的肉棒套弄着,他的肉棒在她的努力下,又开始逐渐变硬了。他伸头过去用口吻着她的脸胧、耳根,最后他们来个法国热吻,直到呼吸困难才分开。

  他的双手一直搓揉着双乳,他感到她的乳头变硬了。他开始从颈吻下去,停在乳房上,再由乳边吻上乳头,用牙齿轻咬着、和用舌头舔着,从左至右,从右至左,她呻吟起来了,“嗯……嗯……”地叫着,手更加用心套弄,还用手指甲轻轻地撩刮着龟头。

  他的双手离开乳房伸下去到她的阴部,整个部阴全湿了,淫水又再流出来,阴核也竖起来了,他用两个手指捏住并轻轻搓着。同时,用两只手指插入阴道并进进出出抽插起来。

  她的呻吟声又大了:“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屁股不断地扭着、挺着,“里面好痒啊……嗯嗯……插入点……我要大鸡巴……”她说着,并手用力拉他已经有80%硬的肉棒去她的阴穴处。

  他大声叫痛,拍打她的手力并说:“要干,肉棒还未硬啊!”

  他跪起身子,爬过向她的头部用手拿住放在她的口边说:“妳要FUCK,先同我吹硬它。”

  她张开口把整个龟头含住,用牙齿轻轻咬乱着,并吐出舌尖舔着马眼和吸吮起来,再含入整支肉棒子,还用舌头缠住肉棒磨着,不断重覆着刚才的动作。她的吹功非常好,肉棒已经硬到发痛了,他呻吟起来:“梅姨,你舔得我很舒服,我硬了。”

  她一听他这样说,立刻把肉棒吐出并推倒他躺在床上,她跨在他的两腿间,用手扶住肉棒对准阴穴然后坐下去,但只入了龟头,其它的还在外面,很困难入去,因她的小穴长得比正常人为高,所以她把身子向前伏在他的身上,这样,她微微一用力坐下,他也用劲向上一挺,整根肉棒就入去了,她马上急不待地一上一下干着,他也向上挺着臀部来帮她。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淫水多得顺着他的屁股流下,把床单弄湿了一大片。她的动作越来越慢,他知她没力了,就把她放倒在床上和把两腿搁在肩上,用手握住肉棒在洞口磨着,有时还压着充血的阴核。她的淫水越来越多流出来,屁股不断地扭动着向上挺,口中不断发出呻吟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杰仔不要玩了、梅姨、里面好痒啊嗯嗯……喔喔喔……快点把肉棒插入帮梅姨止止痒吧。”

  他收起玩弄的心,把肉棒对准目标用力一挺,肉棒入了一半,再一挺便全根没入阴道中,她吐出欢愉的叫声。他迅速地抽动肉棒在阴道一进一出,在大量淫水的涧滑下,抽棒起来更加快了。他低头看一看,肉棒的插入把整个阴部凹了下去,抽出时把血红的小阴唇露了出来。他飞快地做着活塞运动,她不断地挺着臀部向上配合他的抽插,还呻吟着: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杰仔……喔喔喔……”

  她的头不断地摇摆着,汗水把头发弄湿了并满头乱发,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哥哥、插得我要好……舒服啊……我要升天了……泄了……”

  他知她又要快泄了,更加快速地和大力地抽插着。一会儿,他感到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他的龟头上。她因泄身而昏过去,他并没有因她的昏迷而停止抽插,反而抽插得又快又大力。她在他的抽插下醒过来,又呻吟起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

  他见这姿势用过了,是时候要变换一下。他走下床去,并把她的屁股拖到床边,来一个老汉推车,用手拿住肉棒,对准阴穴用力插入,双手时而拿住她的双脚、时而伸到前面玩弄乳房,她的双脚勾住他的下腰,他又开始了抽插运动。在约三、四百下后,她又要快泄了,臀部挺得更快,呻吟得更大声,好像不怕别人听到: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哥哥……、喔喔喔、老、公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得人家要死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真要死了……”

  又一股热热的阴精洒在他的龟头上,他感到好舒服,肉棒要快射了,他飞快地抽插几十下,一大股阳精便射入她子宫深处。

  他俩喘着气舒服地拥抱对方,四目相交,笑了。但他看到她的眼中有泪,他关心地问:“梅姨,什么事?是不是我不解温柔弄痛了你?对不起。”

  她又笑又哭地说:“杰仔,不关你事,是梅姨自己一时想起这五、六年来从来没有今天这么快乐和舒服。为什么不好像你妈一样早点结婚生仔,这时不是有个儿子像你这么大吗?自己痒的时候也有儿子用呢!我样样输给你妈,读书的时候,我没她那么漂亮和好身材,又有这么多男人追。”

  他一边为她擦泪,一边说话安慰她,他也想他一定尽力把梅姨的肚子搞大。他的双手又不安本份了,手掌握住乳房搓揉着,用口吻着她的口,舌头伸入她口中,口水也顺着舌头流进她口内,她的舌头缠住他的舌头再吃着他的口水。有时她也伸舌头过去也让他吃自己的口水。

  她的双乳又涨大了,乳头也硬了,性欲又来了,淫水也多了,使阴道又开始热起来了,他那还插在阴道里的软软肉棒又开始逐渐变硬了。虽然只有一半的硬度,但他也能慢慢地抽插起来。

  她想呻吟,但因口被他的口吻着,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她的手放在他的屁股上用劲推着,想使他更加插深一点。

  这时肉棒完全硬了,他开始疯狂的抽插,她也疯狂地叫着,如果现在不是已经四点多钟学生已经放学了,我想很多人会听到。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哥哥……、喔喔喔、老……公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你插得我好舒服啊……喔喔喔、我真要死了……泄了……”

  又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他的龟头上,她又昏了过去。

  因泄了几次的关系,他没觉得自己要出了,便继续抽插着。几十下之后,她醒过来了,又开始叫床着。他拔出肉棒,肉棒因不停地运动而变得红红的,淫水粘满了整支又红又硬的棒子。肉棒不断地向上向下跳动着像向她挑战、问好。

  他把她反转过来,俯卧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阴户只露出一小半,因她的阴部生长在前面多一点,直觉告诉他很难插入,他拿住枕头放在她的臀部下,把她的阴户整个顶起来,他把她的双腿分开大大的。淫水正从阴穴流出来,他用手握住肉棒对准桃源洞,用劲挺了两挺便完全进入了,他抽插起来时次次都把肉棒抽出只留龟头在阴道口,然后又全根插入。

  “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死我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淫水把她臀部下面的枕头弄湿了大半,她不断地呻吟着,他也全力用劲做着活塞运动。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得人家要死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大鸡巴哥哥……喔、你真会插穴,插得人家飘飘然舒服死了……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要上天了……”

  他感到她的阴道在收缩,他飞快地抽插几下,一股热热的阴精已喷在他的龟头上。同时,他感到自己也要射了,肉棒在作最后的冲剌,抽插起来快了许多,腰部一酸,一股热热的阳精射入他子宫。

  她爽得在不停打颤着,他没有立刻自她阴道抽出肉棒,他让肉棒阻塞住精液的倒流,让精液多些流入子宫,这样怀孕的机会会高些。

  他隔了大约十五分钟后才抽出来,那时已五点多钟了。他们整理好了一切,手拉着手亲密地走出校园。

  时间过得真快,眨眼就是大半个学期过去了。谢文杰和张咏梅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了,他们做爱的次数也多了,大多数都在张咏梅的房间,有时在放学后的课室,公园里……等等。

  这天,天气像要快下雨,天空布满着黑云,湿度非常大,所以天气很闷热。但高年级的学生要上夜校,夜校是6:30到9:00。大家虽然坐在教室里自习,因热的关系,个个不怎么用功。大约在八点多钟,张咏梅来到教室叫谢文杰出去帮手做些,因他成绩好加上老师们经常喜欢叫那些成绩好的同学去帮手做一些事情(例如是印一批复习广义),所以同学个个没怀疑,个个还希望老师叫的是自己因这样才能在上课的时间走出课室,今晚的天气这么热,个个都希望走出去凉快。

  他跟着她走到建筑物的暗处,她见没人注意他们,她带着他从黑暗处一直走到学校后山的竹林中,其实那儿一部分是竹,另一部分是树木,有松树、枫树、等。他们在林中停下来,谢文杰急不及待抱住张咏梅,一手抓住乳房隔着衣服搓揉起来,一手伸进她的裤内去摸弄阴户,口也吻着她的口,还吃着对方的口水。

  忽然,张咏梅推开他说:“杰仔,不要这么心急嘛,我有话同你说,等我说完再继续嘛,OK?”

  她俩并排坐在横生于地面的大树上。他们没有说话,只是手拉着手对望着。虽然是伸手不见五指,但会看到对方的脸因他们坐得太近了。

  张咏梅终于打破沉默,说:“杰,月经已没来了一个多星期了,我今天早上用验孕棒检验,结果是阳性反应,证明我怀孕了,下午到医院的妇产科检查,医生说我有了两个多星期。我好高兴,我以为这一世不可以有BABY了,现在有了,我开心。多谢你,给我有做母亲的机会。”

  他听后也很开心,他同自己讲自己的努力没白费,她终于大肚了。他俩开心地拥抱着、吻着,他的手又伸到她的衣里隔着乳罩抚弄奶子。不久,他解开了她的上衣和乳罩,跟着要解她的裤子。她的手伸下去阻住他的手,说:“医生说要等胎儿稳定下来才能做爱,如果不是就会流产,阿姨等了十几廿年才有机会怀孕做母亲,我想你也不想阿姨流产吧?”

  “但我现在怎么办呢?”他一边说着同时用手拿起她的手放在胯下,她也感到那隔着裤子的肉棒已硬了,她笑了笑,坐在地上然后用手解开他的裤头把肉棒掏出来,肉棒已很硬了向上一跳一跳。她用手握住,头靠过去用口含着肉棒,像吃雪条一样吸吮着,有时吐出只含住龟头舔着,用舌尖顶着马眼,还牙齿轻轻地咬着龟头乱着。过一阵她离开龟头,舔着阴茎还舔下在袋子上用口含入一个蛋,一会儿,又含住另外一个。

  她的吸功非常好,他呻吟起来,以免会让人注意,他不敢大声叫,只是小声地哼:“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好HIGH,好舒服啊!”

  他兴奋起来,感到就要射了,双手用劲固定她的头,臀部不断前后动着,他在她的口抽插起来,因肉棒太长,插入她的喉咙中,她感到呼吸有些困难有晕厥的感觉。他快速地抽插着像插阴户一样,不久,他感到腰部一酸一松,一大股阳精射入她的咽喉。他一直抽插着,等射出全部的精液才停止抽插。她想咽下全部的精液,但有些还是从她口角流出来滴在地上,她忙吐出舌头舔净口角的唇上的精液。她还用口舔干净肉棒上的精液,然后帮他穿好裤子。他们又细声谈着心。

  “杰,对不起,暂时这一两个月不能同你性交,如你想要,我只能用口和手帮你解决。”张咏梅卧在他的手臂上说着。

  他说:“我又不是白痴,没关系,一两个月不能性交,我明白的,我也不想你有事,你打算以后怎么办呢?你会不会告诉我妈啊?”

  她说:“我会告诉的,因我们是好朋友,这是她的孙子,不过过些时日再告诉她,下个星期我会辞职的安心养胎的。其它的等BABY出世再算。好吗?”

  他听后好快乐,他想她现在什么事同自己商量不是当自己是丈夫吗。他当然表示好。

  最后他们卿卿我我十几分钟离开了树林。

  一星期眨眼间过去了,这几天对谢文杰来说很难受的,本来几乎天天有洞插来解决青春期间的密集性欲,但现在忽然间没有,你说多难受呢?他唯有自己用五姑娘解决。在家里看到身材丰满而性感的母亲和在外面那些性感的女人们,他真想强暴她们。最后理念克制住自己的冲动。这样做是违法的要坐牢的。

  今天是星期六,只是早上有几堂课。好快就过去了,同学们急忙走出校园回家去了,但谢文杰偏偏不像其它同学从正门走出,他是从后面的小操场走出去小街上,在那里有一架日产的NISSAN在等他,他走上车,那人给他一个吻,让我们一看那人原来是张咏梅。他的手也抓住她的奶子搓揉着,她没有理会,只是对他笑了笑,说:“不要这样嘛,给人看到不太好吧。我有一个好消息要话你听,希望你会喜欢。”

  他问:“什么?”

  她说:“现在不说你知,等吃完午饭时再说。不要说得太早,免得等会你没心情吃午饭。是了,我说你知,我已辞职了,明天我同你去你家将我怀孕的好消息说给你妈听,我想她一定会好高兴的。”

  她载着他来到一个位于城市边的餐厅,这里好清静又离学校远,保证不会遇到熟悉的人。

  他们走到餐厅最内里的桌子边坐下,点了几个菜和二碗米饭。他们很快吃完了,他望着她问:“什么事?”她看看桌上的饭菜吃了差不多,又望一望没人来才说:“有一个很美的女人要做你暂时的情妇,她要像我一样怀着你的孩子。你说好不好?”

  他问:“是谁?她为什么要怀我的孩子?”

  她说:“这个女人你也认识的,她叫我暂时不要说给你听。她是一个离婚的女人,离婚的原因是她的老公说她没仔生,其实她已到医生那里验过,一切都正常。她要你给她怀孕,是她想证明给她的老公看她是有仔生的,她老公只不过是找个藉口要她离婚。”

  他说:“你说她很美,如想找男人,我看多的是吧。”

  她说:“不是,她不是一个淫乱的女人,叫她随便要个男人,她怎样都是不会的。她是我的好朋友,你妈也认识的,我跟她讲你和我的事。她这样才想试一试。如果有了BABY,她要你负责任的。她还说如果你要报酬,她可以给笔钱你。”

  他想自己已经十多日没插过女人,现在有女人自动送上门,不要就是傻子。便说:“好,不过我不要什么报酬,我又不是做鸭。奇怪,你不吃醋,还介绍女人给我认识?”

  她说:“我吃醋,不甘心你和另外的女人搞,但我看你只是十几日没插就看女人时眼睛发光,我好担心你会做出违法的事。我只不过是你现时的女人,我们年纪差这么多,将来在一起是没可能的。你将来是谢氏集团的董事长,会有大量年轻的而漂亮的女人等住你吧。我不会这么蠢来困住你。只要现在你对我好就行了。”

  她见他说好,便站起来准备结帐走人,他也站起来,用身体挡住其它人的视线,伸手过去握了握她的奶子说:“我怎么不对你好呢?”她会心笑了笑。这时有侍者从后面走来,他放手。他俩结了帐走出餐厅上了车,她并驾车载他来到在郊区的一所小型别寓门前,她拿出遥控器打开铁门并驶进去。

  车在停车位停下来,他迅速走出车,眼前是一个有二、三公亩这么大,里面种着好多花,有的花在长花、有的在怒放,各式各样都有,好看极了。他看到一间二层的小洋房建在花园的右边,后面有一个小游泳池。四周建有一条三米高的围墙,墙围住整个大花园和屋子。

  他跟她走入去小洋房的一楼,有一个高贵而美丽的中年女人坐在大厅的梳发上等着他们。高贵的中年女人看来有些紧张,她看到他们进来忙站起来并走过来打招呼。他一看原来这个女人是王安妮。这个王安妮他和母亲是认识的,过去还有一段时间是她和他的母亲走得好近,她们经常互访互助着对方,因那时他的父亲和她的丈夫是一起合作做生意,经常走在一起,所以他们的太太也走在一起。虽然现在她和没有经常走在一起,但是经常有通电话。他叫她王阿姨。

  望去她的身材好苗条,很均匀,三围大约是34B、25、35左右,身高有5尺6寸。当他俩走近他只高她一、二寸。她穿着半透明的睡衣,里面什么也没穿,除了一条小小的三角裤。双乳把睡衣高高地顶起,清楚地看到两点红红的乳头。因没扣上钮扣的关系,整条乳沟、肚脐和整个臀部露出来,在两腿上的阴阜像一个馒头一样凸起。她走过来,走起路来,乳房震动着。

  她首先说:“小杰,已经五、六年没见,想不到你长大了,有阿姨这么高,我记得那时你只有在阿姨的胸口至地上这么高呢。手臂这么大,好强壮。”她朝梅姨点点头,梅姨也向她点点头,大概是她问梅姨的结果,梅姨是说OK。她的脸现了红晕,把手伸过去拿住他的手想拉他到梳发坐下。

  他趁机拉她走到他面前,她用害羞的眼光望着他,他伸手到后面抱住她,口对住她口吻下,不久,他们的舌头交错着,互相伸入对方的口中,贪婪地吸吮着对方的唾液。她的双手也抱紧他,但他的双手在她背后上下抚摸起来。不久,他的左手缩到前面,并伸进三角裤摸在她的阴部上,阴毛只有少许,它们生在阴阜上,很柔软的,摸起来感觉很好,手指在大阴唇上摸着、挖着并挖进小阴唇和阴道里面。他这时也触到一个像花生米一样小的阴核,他用母指和食指轻力捏着并旋转着,她颤动一下身子,呼吸也开始急速起来。

  不一会儿,淫水流了出来,他把中指插入她的阴道并抽插起来,淫水越来越多出来把他的手弄得满都是,在淫水的涧滑下,他的中指插起来快得多,淫水不断流出,像江河泛滥。口因在互吻着,只发出“唔、唔”的呻吟声。他的右手也缩到前面并伸进睡衣里握住乳房,手正好握住整个乳房,手搓揉起来。他的口也离开她的口,一会儿吻着脸、耳垂,一会儿吻着颈部。她也叫出声音来:

  “唔…唔…唔……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站在一旁的张咏梅看到他们急成这样子,她伸手把王安妮的睡衣和三角内裤除掉然后走到谢文杰的背后待他除掉牛仔裤和内裤。他那半软半硬的肉棒露在空气中,她用手把肉棒插入王安妮的双腿分开的裂缝,要她用双腿夹着他的肉棒,大腿上的软肉把肉棒夹得很舒服,他禁不住叫出声来。张咏梅走到王安妮的背后坐在地上,她伸头到王安妮的屁股下的两腿中,张口含住龟头吸吮着、轻咬着。他也呻吟起来,和王安妮的呻吟声交错在一起。

  肉棒在这样的剌激下,硬到无可再硬了。他的手指这时已插入了两只,手指抽插着也在阴道里挖着,淫水不断地流出在他的手掌上,从手掌上滴下肉棒上再顺着双腿流落地上,把地上都弄湿了。她叫得格外大声,屁股扭动起来,他也挖得和抽插得起劲。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不行了……嗯喔喔喔……喔……喔喔喔……”

  他感到她的阴道在收缩,加快抽插和挖的速度。不久,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他手指上,她吐出舒服的叫声。

  她因泄了无力站在那里,他和张咏梅扶她到梳发的背后让她坐在梳发背上,他蹲下去并分开她的双腿,他的头伏进她的双腿间,口对住满是淫水的阴户吻下去,他用手分开大阴唇,舌头舔在红红小阴唇上还用舌尖插入阴道内搞着,右手的手指还捏着因允血像一个小葡萄子一样大,也用指甲轻轻地剌着。淫水又开始流出来了,他更快地舔着,还用口含着阴核吸吮、再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并伸出舌头舔着。他把她舔醒过来,她又开始兴奋起来了,淫水越流越多,把下面的梳发背弄湿了一大片。她叫起来:

  “唔……唔……唔……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插入点,里面好痒啊……”

  她还用手用劲拉他的头紧紧贴住阴部,像要把整个头塞进阴道里去止痒。

  他看是时候了,扶她下来站在地上,他要她反过来并伏在梳发背上,她的双手弯曲放在梳发背上,头伏在手臂上,整个屁股露出来,阴户也露出来,阴户表面满是他的唾液和她的淫水。他走到屁股后面,用手拿着肉棒放在屁股沟中顶几下,然后对准阴户插入去,她的阴道很紧,周围的肉壁紧紧夹住肉棒,他只插入了龟头准备又再插入,她已叫痛了。

  “阿姨已经六、七年没给肉棒插过,你的肉棒又这么大,轻点插,不然我受不了,现在感觉像处女给人开苞一样。”

  他认为她讲的没错,现在像处女一样紧,他虽没插过处女,但从A书里可以意识到。他轻轻地插入,等她不叫痛了再插入少许,肉棒已入了大半,还有二寸露在外面,他不理得她虽然还在痛,大力一挺,全根没入阴道了,她痛得身子颤动着:“杰仔,你好狠……”

  肉壁紧紧夹住肉棒,肉棒有点痛,他轻轻地抽插着肉棒,她已感到不怎么痛了,屁股扭动着,嘴里发出:“嗯嗯嗯……嗯嗯嗯嗯……插深点,快点……嗯嗯嗯……嗯嗯嗯嗯……大力插吧!”

  他再加快加大抽插的速度,“嗯嗯嗯……嗯嗯嗯嗯……是这样……嗯……插死我……插死这个淫妇……嗯嗯嗯……嗯嗯嗯嗯……”他运用九深一浅或八深二浅的插法,插得她淫水越来越多,流出阴穴顺着大腿流下地上,屁股不断向后扭动配合他的抽插,淫声叫个不停。因抽插的关系,垂挂在胸前的二个肉球前后左右摇摆起来。

  张咏梅跪在梳发上,他伸出双手到她的胸前搓揉着两个大木瓜,并用手指捏弄着两个乳头。他的双手拿住她的臀部两边,看到她那又白又大的屁股,禁不住用手握住两块肥大的屁股肉,手指在那屁股洞口扣着,一会儿,他想插入去,手指伸到肉棒和阴户的交合处,在那里用淫水弄湿手指然后伸回来,对准屁眼插入去,一下插入全部,屁洞很紧。

  “好痛,快抽出来,那里不是用来插的……嗯……嗯……嗯……”肉棒抽插的快感使她说不来,只知大声叫,他抽动手指,手指上满是黄黄的屎。

  在双重抽插的情况下,她叫得更大声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不行了,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哥哥……喔喔喔……插死小妹了……FUCK ME HARD……我要死了……要泄了……”

  他感她的阴道在收缩全身颤抖,加快抽插的速度,根根全入,不久,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他龟头上。

  他并没有停止抽插,反而还比刚才快、狠得多。她因泄了,双腿无力站在那里,双脚软了身子也慢慢地向下垂下,他拔出在屁眼中的手指,伸双手伸到她的肚下,手掌互握着挽住她的身子。他断续抽插着,抽离大半根肉棒只留龟头在阴道里又整支插入,她又醒过来了,又开始呻吟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这时张咏梅感有些倦了,她在坐梳发坐下来,她看他俩正在如火如茶着,王安妮摇摆着头把头发和汗水弄得满头蓬乱。她抓住她的头,对准她的口吻下去,她们的舌头互相伸入对方的口中搞着,互相吞着对方的口水。因口被塞着,王安妮只有“唔……唔……唔……唔……哼哼……哼……”的叫着。

  大约四百下左右,他感到她的身体不断颤抖着,跟住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他龟头上。阴精把龟头热得很舒服,同时,他感到腰眼一酸,精关一松,一大股阳精射入她的子宫深处,这股阳精整整射了几次才停止。

  肉棒没因射精的关系而软下来,还硬硬地插在阴道里。他没抽动,他也很倦了,伏在她的背上喘着气。

  他拔出那半软半硬的肉棒。走过去坐在梳发上,身体靠在梳发背双脚八字分开放在茶几上,舒服地吐出十几天忍住没穴插的气。张咏梅用纸巾温柔地为他擦着额头上的汗。王安妮也走了过来坐在他旁边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说:“小杰,你很历害,阿姨给你干到散了似的,我最近六、七年没有滋味,多谢你了。”说完给他一个吻。

  这时她看到他那半软半硬的肉棒,肉棒因刚干完穴的关系,整支都是占满淫水,龟头红黑红黑发着光。她伸手下去握紧肉棒并套弄着,说:“我们上去二楼的房间再做过。”说完拉着他和张咏梅一起走到二楼的睡房里。

  二楼的房间是主人房,很大,墙上有个大窗子,窗帘打开着,光线很充足。有一张大床在中间,房边有一张大的化妆台和椅子,在大床相对的桌上上有台电视。在床的右边有一个大浴室,是用玻璃围着的,从外面可以把里面看得清清楚楚。他和她正以69的恣势躺在床上,女上男下互相吻着对方的性器官。

  他的舌头在裂缝中上下舔着,还用双手指把大阴唇分开,方便舔在小阴唇和内部的嫩肉。淫水逐渐多了并流了出来,他如遇仙泉一样把它吞下肚。阴核已充血涨大像一颗花生米一样大,自小阴唇上角竖起,他含住它吸吮着,吐出舌尖舔着并轻咬着,她打了几个冷颤。这时淫水像江河缺堤一样流出,越来越多,他吞也吞不及这么多,其它自他的下额流下在床单上。

  她手握住肉棒往口里塞,把肉茎和龟头一下吞入口中,吸吮起来,舌头缠着阴茎舔着。有时吐出肉茎只含住龟头,吸吮、用牙齿轻咬着,还用舌小去舔龟头上的裂缝。有时离开龟头舔着阴茎。在她的高超口技下,肉棒像一枝木棍笔直竖起来了。张咏梅在房看着,也不甘寂莫,除了自己的衣裤只穿着小小的内裤,爬上床来伏下头,嘴对着肉茎一直吻下袋子上,把袋子里的其中一颗卵蛋含入口里吸吮着、用牙轻轻地刮着袋子的皮,一会又含住另一颗,用同样的方法舔着。在上下夹攻下,肉棒硬到有点痛,他感到想射,他不得不把口离开她的下口,呻吟起来:“嗯……嗯……嗯……”

  他推开王安妮坐起来,她自觉躺在床中间,并向上举起双腿并大大分开,这样整个臀部挺起,阴部也裸露在他面前。他跪在屁股后的双腿中间,用手握住肉棒准阴户大力插进,在淫水的涧滑下,肉棒一下入了大半,再挺一下,全根没入了。他见肉棒已全入了,开始抽插起来,他不用什么插法,下下抽出全根只留龟头在阴道口然后又一下全根插进。他把她插得呼天抢地似的叫着,臀部不断挺高来迎合他的抽插。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得人家要死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大鸡巴哥哥……喔……你真会插穴,插得人家飘飘然舒服死了……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

  张咏梅在房用纸巾为他擦着汗,他的手伸到她胸前大力握住乳房,乳房在手的大力握下变了形,她大声叫痛并叫他放手:“不要这么大力,个BALL都给你捏得快破了!”他没停手,反而伸另外一只手用力握住另外一只乳房。她大声叫痛。她们叫痛声和呻吟在房间回响着,他听后更加兴奋,抽插也快了。

  “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突然阴道大力收缩一股阴精喷在龟头上,在阴精热烫着龟头,抽插十几下,他也射出精来,把她烫得颤抖着。他的双手也放开张咏梅的双乳,她舒了一口气,软下身去仰躺在床上,双乳上留着红红的十指引和很多指甲印。他也在她们中间躺下去,手伸过去摸着俩人的阴户睡着了。

  当他想来的时候,他发觉两房空空的,她们不知去了那里。他在二楼找遍了两个房间和厕所,但空空如也。他走下去一楼找,当他走到楼梯口已闻到饭香了,他看看楼梯口房边墙上的挂钟,已经5:30PM了,他也感到有点肚饿了,计算一下,已经在这里5个多小时了。

  他三步并作二步走下去直入厨房里,她俩人正在分工合作,一人在炒菜,另一人在做其它的。他静悄悄走出来不打扰她们。他在客厅坐下来并打电话回家告诉母亲,自己今晚不回家了。他母亲话不行,他要王安妮和张咏梅跟母亲说,他母亲才同意他。

  一天,是一个新学期刚开学不久,大家很空闲因没什么要做。大约是下午2点钟左右,同学们正在休息,谢文杰坐在一个大树下,突然,他听有人叫文杰,他向声音的发出处望去,他看到是他班的国文老师站在不远处的老师办公室门前叫他并向他招手。

  她叫张咏梅,今年37岁,未婚,和谢文杰(是跟母亲姓的)的母亲谢雪心是好朋友。她俩人在中学已是好朋友了,那时,俩人在同一所学校读书,一直到高中毕业,高中毕业后,谢雪心因谢文杰的父亲的猛追,而最后嫁给他。但张咏梅断续升大学,最后做了老师。她俩人现在非常好,经常互相来往。所以谢文杰秘底下叫张咏梅做“梅姨”,在班上或有外人处就叫“老师”。

  他走到张咏梅的身边问:“什么事?”

  “因刚刚开学,刚搬来宿舍,有几件大家似要搬,所以叫你来帮一帮手。”她一边说着,一边领他走向她的宿舍。

  在她的房间,他按她的指示把家似搬过这搬那。因房是刚刚配给的,所以还没有空调,又在九月初的天气(南方而言),谢文杰弄得满头大汗,全身湿透,他把他的衣裤全除掉,只穿着内裤(运动裤)。他断续他的工作,这时他用铁锤在墙壁上打两颗钉准备挂一幅大油画。

  他打好一只钉,准备打第二只钉,他没有拿上第二只钉,把它放在下面的桌面上,他只好弯下身去取,在他弯下身的时候,他看到他的张老师除掉身上的长裤长衫只穿着内衣裤在搬来搬去,上身只穿着一件宽身的背心和乳罩,虽然有乳罩罩住乳房,但她的乳房过于大,起码有35寸,胸前两团肉只她的动而动着。他再往下望,见三角内裤紧紧包着阴部,整个阴像个小馒头一样微微凸起,从内裤处反映出两腿间黑黑的一片,有几条阴毛还露出在内裤外面,她正在专心工作着,不知谢文杰在望向她。

  谢文杰感到自己的脸和身体比刚才还热,肉棒已把运动裤建了一个小帐篷,他连忙用手按住,拾起桌上的钉转过面去准备打,他走上矮凳上,大力拿起锤子打在钉子上,但他的脑子却满是刚才张咏梅的画面。他也想张咏梅是他的老师和母亲的好友,如果她对母亲说自己对她的无礼,母亲一定痛骂他,他很爱他的母亲,因小时父母离婚,他是和母亲生活的。所以他又想看又不敢看,满脑子是想与不想的交战,根本无心钉钉子。

  突然,他大叫一声,拇指上传来一阵剧痛,把他从思想上回过神来,原来拇指被锤子打着,他抛下锤子,用手拿着痛处并走下矮凳坐在旁边的桌面上。在谢文杰叫的时候,张咏梅已望向他,见他很痛苦,于是走了过来,站在他面前拿过他的拇指一看,大半个指甲已黑了,她痛心地用手揉揉,并向指甲吹几吹,说:

  “痛不痛?如果给雪心看到一定痛心死,和一定骂我叫你来帮我搬东西。”她一边说着一边吹气。

  他感到一阵暖烘烘的热气吹在指上没有这么痛,他望着她正在吹着气,望低一点,那半裸的丰满胸部因呼吸及吹气而起伏着,他想把眼光移开,但眼睛好像不向自己指挥,望在她的唇和丰满的乳房上,他的肉棒又竖起来了。竖起的肉棒头刚好顶在她那微微凸起的阴部上,她没有离开的意思,把阴部向前挺进压住他的肉棒,他感到软绵绵的,一股从来没有的感觉和热气自肉棒传向全身,他兴奋极了,肉棒又胀硬了许多。

  她抬起头看他一眼,他也在看着她,两人相对脸红、微笑。他的右手伸到她背后把她抱向自己,丰满的双乳压在胸膛上,感觉难于形容。他自她口中拔出拇指并伸到她的颈后拿住,伸头过去与她口对口吻着,他们来个法国式热吻。一边吻着,他的左右手又伸到她的背心里解开了乳罩,双手放回胸前揉搓着双乳,拇指和食指还捏弄着乳头。

  因肉棒的涨痛,他不断顶着她的阴部,不知不觉龟头把两块布顶入裂缝中,她的淫水已流出来了,虽隔着两层布,但一样贴在他的龟头上,他感到好舒服,就快要射了,他加速地往后又往前顶,她也知他要射了,也扭动着屁股来,他感到腰部一凉,一股童子精射了。

  他虽射了但肉棒还像刚才一样硬,龟头顶在她的裂缝里。

  他们接着吻,但他的双手还玩着乳房,她在他耳边说抱她到床。他抱着她走向床,她的双腿缠在他的腰,肉棒还一直顶着阴部,她的双手也抱紧他的肩膀,他的双手一样在背心里揉搓着乳房。

  当他们来床边,他把她放在床上,他急忙除掉自己的运动裤,肉棒高高地向上竖起并一跳一跳的,她也正在除下背心,两只大乳房挂在胸前,完全没有下垂的迹像,在乳房中竖起两粒深红的大提子,好看极了。他爬上床坐在她双腿旁并把她的内裤除掉,眼前一亮,他终于看到真正的阴部(以前只在A片和A书中见到),一阵淫水的味道扑进他的鼻子里,又香又腥。

  他看到她的整个阴户,她的阴户比他在A片和A书中看到的女人的阴户生高了许多。又密又黑的阴毛只生在阴阜的小丘上,大阴唇已分开露出红红的小阴唇和花生粒的阴核,淫水正源源不断流出来,把大小阴唇和阴毛都弄湿了。他伸手过去捏揉着阴核,同时也挖着阴户,淫水流出更多。

  他把头伏在她的双乳上,用口含住乳头吸吮着并轻轻的咬,有时舔下乳晕整个乳房,手也抓住另外一个乳房,捏、揉、搓着,她发出快乐的呻吟:“哼……哼……唔唔……哼……哼哼……哼……唔……唔唔……唔……”

  她的手伸过来拿住肉棒套动着,还用指甲轻轻地刮着龟头,他忍不住了,不得不把口离开乳头低哼着,异性帮打手枪确实比他自己打手枪好得多,肉棒比前又硬了许多。

  他坐起来并爬在她的双腿中间,两手抓起她的双腿放在肩膀上,然后用手持着肉棒对准阴户,他并不急插入去,只用龟头在阴户口摩擦着,她不断地扭动着和往上顶着屁股,说:“里面好痒,好杰仔,快插入同梅姨上止痒嘛。”

  他也不想太为难她,腰部用力一挺,肉棒入了1∕3,她的阴道紧得有如处女,肉壁紧紧包住肉棒,暖暖的但有点痛,但他忍住。过了一会,她不痛了,叫他插入试试,他又插入少许,她只是皱一下眉头,没叫痛,他大胆地大力插入全根,龟头顶在花心上,她又皱一皱眉头叫了声“啊!”并用腿缠住他的腰。

  他微微抽插着,淫水又多了,在淫水的涧滑下,阴道没刚才这么紧了,肉棒抽插起来的动作快了,她也放开缠住他的腰的腿,他照着从A书和A片学来的知识,用九浅一深和八浅二深的插法,把她插得呻吟不断: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杰仔……嗯嗯、喔、你肏死阿姨了……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大鸡巴哥哥……肏死婊子了……喔、喔、喔……”

  她大力扭动屁股,并用手抓着自己的乳房揉着,他知道她要快泄了,就把肉棒抽出只留龟头在阴道里面,然后大力插入,飞快地做着同样的动作,她叫得更大声。突然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龟头上,他感到好舒服,同时腰部一酸一凉,一大股阳精也射入她的花心。

  他俩喘着气躺在床上拥抱着并互相爱抚,谈笑着。

  “梅姨,你好飘亮啊,身材好FIT,两只奶子摸起来让人爱不释手,下面的洞洞又紧又湿,夹得肉棒好舒服。”他一边说,一边用双手搓揉着奶子。

  “小杰,梅姨已经上了年纪,身材有些走样了,没以前这么好。你的肉棒不因你的年龄的比例而言,比有些大人还大还长。”

  她还意犹未尽地用手握着松软的肉棒套弄着,他的肉棒在她的努力下,又开始逐渐变硬了。他伸头过去用口吻着她的脸胧、耳根,最后他们来个法国热吻,直到呼吸困难才分开。

  他的双手一直搓揉着双乳,他感到她的乳头变硬了。他开始从颈吻下去,停在乳房上,再由乳边吻上乳头,用牙齿轻咬着、和用舌头舔着,从左至右,从右至左,她呻吟起来了,“嗯……嗯……”地叫着,手更加用心套弄,还用手指甲轻轻地撩刮着龟头。

  他的双手离开乳房伸下去到她的阴部,整个部阴全湿了,淫水又再流出来,阴核也竖起来了,他用两个手指捏住并轻轻搓着。同时,用两只手指插入阴道并进进出出抽插起来。

  她的呻吟声又大了:“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屁股不断地扭着、挺着,“里面好痒啊……嗯嗯……插入点……我要大鸡巴……”她说着,并手用力拉他已经有80%硬的肉棒去她的阴穴处。

  他大声叫痛,拍打她的手力并说:“要干,肉棒还未硬啊!”

  他跪起身子,爬过向她的头部用手拿住放在她的口边说:“妳要FUCK,先同我吹硬它。”

  她张开口把整个龟头含住,用牙齿轻轻咬乱着,并吐出舌尖舔着马眼和吸吮起来,再含入整支肉棒子,还用舌头缠住肉棒磨着,不断重覆着刚才的动作。她的吹功非常好,肉棒已经硬到发痛了,他呻吟起来:“梅姨,你舔得我很舒服,我硬了。”

  她一听他这样说,立刻把肉棒吐出并推倒他躺在床上,她跨在他的两腿间,用手扶住肉棒对准阴穴然后坐下去,但只入了龟头,其它的还在外面,很困难入去,因她的小穴长得比正常人为高,所以她把身子向前伏在他的身上,这样,她微微一用力坐下,他也用劲向上一挺,整根肉棒就入去了,她马上急不待地一上一下干着,他也向上挺着臀部来帮她。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淫水多得顺着他的屁股流下,把床单弄湿了一大片。她的动作越来越慢,他知她没力了,就把她放倒在床上和把两腿搁在肩上,用手握住肉棒在洞口磨着,有时还压着充血的阴核。她的淫水越来越多流出来,屁股不断地扭动着向上挺,口中不断发出呻吟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杰仔不要玩了、梅姨、里面好痒啊嗯嗯……喔喔喔……快点把肉棒插入帮梅姨止止痒吧。”

  他收起玩弄的心,把肉棒对准目标用力一挺,肉棒入了一半,再一挺便全根没入阴道中,她吐出欢愉的叫声。他迅速地抽动肉棒在阴道一进一出,在大量淫水的涧滑下,抽棒起来更加快了。他低头看一看,肉棒的插入把整个阴部凹了下去,抽出时把血红的小阴唇露了出来。他飞快地做着活塞运动,她不断地挺着臀部向上配合他的抽插,还呻吟着: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杰仔……喔喔喔……”

  她的头不断地摇摆着,汗水把头发弄湿了并满头乱发,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哥哥、插得我要好……舒服啊……我要升天了……泄了……”

  他知她又要快泄了,更加快速地和大力地抽插着。一会儿,他感到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他的龟头上。她因泄身而昏过去,他并没有因她的昏迷而停止抽插,反而抽插得又快又大力。她在他的抽插下醒过来,又呻吟起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

  他见这姿势用过了,是时候要变换一下。他走下床去,并把她的屁股拖到床边,来一个老汉推车,用手拿住肉棒,对准阴穴用力插入,双手时而拿住她的双脚、时而伸到前面玩弄乳房,她的双脚勾住他的下腰,他又开始了抽插运动。在约三、四百下后,她又要快泄了,臀部挺得更快,呻吟得更大声,好像不怕别人听到: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哥哥……、喔喔喔、老、公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得人家要死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真要死了……”

  又一股热热的阴精洒在他的龟头上,他感到好舒服,肉棒要快射了,他飞快地抽插几十下,一大股阳精便射入她子宫深处。

  他俩喘着气舒服地拥抱对方,四目相交,笑了。但他看到她的眼中有泪,他关心地问:“梅姨,什么事?是不是我不解温柔弄痛了你?对不起。”

  她又笑又哭地说:“杰仔,不关你事,是梅姨自己一时想起这五、六年来从来没有今天这么快乐和舒服。为什么不好像你妈一样早点结婚生仔,这时不是有个儿子像你这么大吗?自己痒的时候也有儿子用呢!我样样输给你妈,读书的时候,我没她那么漂亮和好身材,又有这么多男人追。”

  他一边为她擦泪,一边说话安慰她,他也想他一定尽力把梅姨的肚子搞大。他的双手又不安本份了,手掌握住乳房搓揉着,用口吻着她的口,舌头伸入她口中,口水也顺着舌头流进她口内,她的舌头缠住他的舌头再吃着他的口水。有时她也伸舌头过去也让他吃自己的口水。

  她的双乳又涨大了,乳头也硬了,性欲又来了,淫水也多了,使阴道又开始热起来了,他那还插在阴道里的软软肉棒又开始逐渐变硬了。虽然只有一半的硬度,但他也能慢慢地抽插起来。

  她想呻吟,但因口被他的口吻着,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她的手放在他的屁股上用劲推着,想使他更加插深一点。

  这时肉棒完全硬了,他开始疯狂的抽插,她也疯狂地叫着,如果现在不是已经四点多钟学生已经放学了,我想很多人会听到。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哥哥……、喔喔喔、老……公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你插得我好舒服啊……喔喔喔、我真要死了……泄了……”

  又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他的龟头上,她又昏了过去。

  因泄了几次的关系,他没觉得自己要出了,便继续抽插着。几十下之后,她醒过来了,又开始叫床着。他拔出肉棒,肉棒因不停地运动而变得红红的,淫水粘满了整支又红又硬的棒子。肉棒不断地向上向下跳动着像向她挑战、问好。

  他把她反转过来,俯卧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阴户只露出一小半,因她的阴部生长在前面多一点,直觉告诉他很难插入,他拿住枕头放在她的臀部下,把她的阴户整个顶起来,他把她的双腿分开大大的。淫水正从阴穴流出来,他用手握住肉棒对准桃源洞,用劲挺了两挺便完全进入了,他抽插起来时次次都把肉棒抽出只留龟头在阴道口,然后又全根插入。

  “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死我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淫水把她臀部下面的枕头弄湿了大半,她不断地呻吟着,他也全力用劲做着活塞运动。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得人家要死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大鸡巴哥哥……喔、你真会插穴,插得人家飘飘然舒服死了……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要上天了……”

  他感到她的阴道在收缩,他飞快地抽插几下,一股热热的阴精已喷在他的龟头上。同时,他感到自己也要射了,肉棒在作最后的冲剌,抽插起来快了许多,腰部一酸,一股热热的阳精射入他子宫。

  她爽得在不停打颤着,他没有立刻自她阴道抽出肉棒,他让肉棒阻塞住精液的倒流,让精液多些流入子宫,这样怀孕的机会会高些。

  他隔了大约十五分钟后才抽出来,那时已五点多钟了。他们整理好了一切,手拉着手亲密地走出校园。

  时间过得真快,眨眼就是大半个学期过去了。谢文杰和张咏梅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了,他们做爱的次数也多了,大多数都在张咏梅的房间,有时在放学后的课室,公园里……等等。

  这天,天气像要快下雨,天空布满着黑云,湿度非常大,所以天气很闷热。但高年级的学生要上夜校,夜校是6:30到9:00。大家虽然坐在教室里自习,因热的关系,个个不怎么用功。大约在八点多钟,张咏梅来到教室叫谢文杰出去帮手做些,因他成绩好加上老师们经常喜欢叫那些成绩好的同学去帮手做一些事情(例如是印一批复习广义),所以同学个个没怀疑,个个还希望老师叫的是自己因这样才能在上课的时间走出课室,今晚的天气这么热,个个都希望走出去凉快。

  他跟着她走到建筑物的暗处,她见没人注意他们,她带着他从黑暗处一直走到学校后山的竹林中,其实那儿一部分是竹,另一部分是树木,有松树、枫树、等。他们在林中停下来,谢文杰急不及待抱住张咏梅,一手抓住乳房隔着衣服搓揉起来,一手伸进她的裤内去摸弄阴户,口也吻着她的口,还吃着对方的口水。

  忽然,张咏梅推开他说:“杰仔,不要这么心急嘛,我有话同你说,等我说完再继续嘛,OK?”

  她俩并排坐在横生于地面的大树上。他们没有说话,只是手拉着手对望着。虽然是伸手不见五指,但会看到对方的脸因他们坐得太近了。

  张咏梅终于打破沉默,说:“杰,月经已没来了一个多星期了,我今天早上用验孕棒检验,结果是阳性反应,证明我怀孕了,下午到医院的妇产科检查,医生说我有了两个多星期。我好高兴,我以为这一世不可以有BABY了,现在有了,我开心。多谢你,给我有做母亲的机会。”

  他听后也很开心,他同自己讲自己的努力没白费,她终于大肚了。他俩开心地拥抱着、吻着,他的手又伸到她的衣里隔着乳罩抚弄奶子。不久,他解开了她的上衣和乳罩,跟着要解她的裤子。她的手伸下去阻住他的手,说:“医生说要等胎儿稳定下来才能做爱,如果不是就会流产,阿姨等了十几廿年才有机会怀孕做母亲,我想你也不想阿姨流产吧?”

  “但我现在怎么办呢?”他一边说着同时用手拿起她的手放在胯下,她也感到那隔着裤子的肉棒已硬了,她笑了笑,坐在地上然后用手解开他的裤头把肉棒掏出来,肉棒已很硬了向上一跳一跳。她用手握住,头靠过去用口含着肉棒,像吃雪条一样吸吮着,有时吐出只含住龟头舔着,用舌尖顶着马眼,还牙齿轻轻地咬着龟头乱着。过一阵她离开龟头,舔着阴茎还舔下在袋子上用口含入一个蛋,一会儿,又含住另外一个。

  她的吸功非常好,他呻吟起来,以免会让人注意,他不敢大声叫,只是小声地哼:“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好HIGH,好舒服啊!”

  他兴奋起来,感到就要射了,双手用劲固定她的头,臀部不断前后动着,他在她的口抽插起来,因肉棒太长,插入她的喉咙中,她感到呼吸有些困难有晕厥的感觉。他快速地抽插着像插阴户一样,不久,他感到腰部一酸一松,一大股阳精射入她的咽喉。他一直抽插着,等射出全部的精液才停止抽插。她想咽下全部的精液,但有些还是从她口角流出来滴在地上,她忙吐出舌头舔净口角的唇上的精液。她还用口舔干净肉棒上的精液,然后帮他穿好裤子。他们又细声谈着心。

  “杰,对不起,暂时这一两个月不能同你性交,如你想要,我只能用口和手帮你解决。”张咏梅卧在他的手臂上说着。

  他说:“我又不是白痴,没关系,一两个月不能性交,我明白的,我也不想你有事,你打算以后怎么办呢?你会不会告诉我妈啊?”

  她说:“我会告诉的,因我们是好朋友,这是她的孙子,不过过些时日再告诉她,下个星期我会辞职的安心养胎的。其它的等BABY出世再算。好吗?”

  他听后好快乐,他想她现在什么事同自己商量不是当自己是丈夫吗。他当然表示好。

  最后他们卿卿我我十几分钟离开了树林。

  一星期眨眼间过去了,这几天对谢文杰来说很难受的,本来几乎天天有洞插来解决青春期间的密集性欲,但现在忽然间没有,你说多难受呢?他唯有自己用五姑娘解决。在家里看到身材丰满而性感的母亲和在外面那些性感的女人们,他真想强暴她们。最后理念克制住自己的冲动。这样做是违法的要坐牢的。

  今天是星期六,只是早上有几堂课。好快就过去了,同学们急忙走出校园回家去了,但谢文杰偏偏不像其它同学从正门走出,他是从后面的小操场走出去小街上,在那里有一架日产的NISSAN在等他,他走上车,那人给他一个吻,让我们一看那人原来是张咏梅。他的手也抓住她的奶子搓揉着,她没有理会,只是对他笑了笑,说:“不要这样嘛,给人看到不太好吧。我有一个好消息要话你听,希望你会喜欢。”

  他问:“什么?”

  她说:“现在不说你知,等吃完午饭时再说。不要说得太早,免得等会你没心情吃午饭。是了,我说你知,我已辞职了,明天我同你去你家将我怀孕的好消息说给你妈听,我想她一定会好高兴的。”

  她载着他来到一个位于城市边的餐厅,这里好清静又离学校远,保证不会遇到熟悉的人。

  他们走到餐厅最内里的桌子边坐下,点了几个菜和二碗米饭。他们很快吃完了,他望着她问:“什么事?”她看看桌上的饭菜吃了差不多,又望一望没人来才说:“有一个很美的女人要做你暂时的情妇,她要像我一样怀着你的孩子。你说好不好?”

  他问:“是谁?她为什么要怀我的孩子?”

  她说:“这个女人你也认识的,她叫我暂时不要说给你听。她是一个离婚的女人,离婚的原因是她的老公说她没仔生,其实她已到医生那里验过,一切都正常。她要你给她怀孕,是她想证明给她的老公看她是有仔生的,她老公只不过是找个藉口要她离婚。”

  他说:“你说她很美,如想找男人,我看多的是吧。”

  她说:“不是,她不是一个淫乱的女人,叫她随便要个男人,她怎样都是不会的。她是我的好朋友,你妈也认识的,我跟她讲你和我的事。她这样才想试一试。如果有了BABY,她要你负责任的。她还说如果你要报酬,她可以给笔钱你。”

  他想自己已经十多日没插过女人,现在有女人自动送上门,不要就是傻子。便说:“好,不过我不要什么报酬,我又不是做鸭。奇怪,你不吃醋,还介绍女人给我认识?”

  她说:“我吃醋,不甘心你和另外的女人搞,但我看你只是十几日没插就看女人时眼睛发光,我好担心你会做出违法的事。我只不过是你现时的女人,我们年纪差这么多,将来在一起是没可能的。你将来是谢氏集团的董事长,会有大量年轻的而漂亮的女人等住你吧。我不会这么蠢来困住你。只要现在你对我好就行了。”

  她见他说好,便站起来准备结帐走人,他也站起来,用身体挡住其它人的视线,伸手过去握了握她的奶子说:“我怎么不对你好呢?”她会心笑了笑。这时有侍者从后面走来,他放手。他俩结了帐走出餐厅上了车,她并驾车载他来到在郊区的一所小型别寓门前,她拿出遥控器打开铁门并驶进去。

  车在停车位停下来,他迅速走出车,眼前是一个有二、三公亩这么大,里面种着好多花,有的花在长花、有的在怒放,各式各样都有,好看极了。他看到一间二层的小洋房建在花园的右边,后面有一个小游泳池。四周建有一条三米高的围墙,墙围住整个大花园和屋子。

  他跟她走入去小洋房的一楼,有一个高贵而美丽的中年女人坐在大厅的梳发上等着他们。高贵的中年女人看来有些紧张,她看到他们进来忙站起来并走过来打招呼。他一看原来这个女人是王安妮。这个王安妮他和母亲是认识的,过去还有一段时间是她和他的母亲走得好近,她们经常互访互助着对方,因那时他的父亲和她的丈夫是一起合作做生意,经常走在一起,所以他们的太太也走在一起。虽然现在她和没有经常走在一起,但是经常有通电话。他叫她王阿姨。

  望去她的身材好苗条,很均匀,三围大约是34B、25、35左右,身高有5尺6寸。当他俩走近他只高她一、二寸。她穿着半透明的睡衣,里面什么也没穿,除了一条小小的三角裤。双乳把睡衣高高地顶起,清楚地看到两点红红的乳头。因没扣上钮扣的关系,整条乳沟、肚脐和整个臀部露出来,在两腿上的阴阜像一个馒头一样凸起。她走过来,走起路来,乳房震动着。

  她首先说:“小杰,已经五、六年没见,想不到你长大了,有阿姨这么高,我记得那时你只有在阿姨的胸口至地上这么高呢。手臂这么大,好强壮。”她朝梅姨点点头,梅姨也向她点点头,大概是她问梅姨的结果,梅姨是说OK。她的脸现了红晕,把手伸过去拿住他的手想拉他到梳发坐下。

  他趁机拉她走到他面前,她用害羞的眼光望着他,他伸手到后面抱住她,口对住她口吻下,不久,他们的舌头交错着,互相伸入对方的口中,贪婪地吸吮着对方的唾液。她的双手也抱紧他,但他的双手在她背后上下抚摸起来。不久,他的左手缩到前面,并伸进三角裤摸在她的阴部上,阴毛只有少许,它们生在阴阜上,很柔软的,摸起来感觉很好,手指在大阴唇上摸着、挖着并挖进小阴唇和阴道里面。他这时也触到一个像花生米一样小的阴核,他用母指和食指轻力捏着并旋转着,她颤动一下身子,呼吸也开始急速起来。

  不一会儿,淫水流了出来,他把中指插入她的阴道并抽插起来,淫水越来越多出来把他的手弄得满都是,在淫水的涧滑下,他的中指插起来快得多,淫水不断流出,像江河泛滥。口因在互吻着,只发出“唔、唔”的呻吟声。他的右手也缩到前面并伸进睡衣里握住乳房,手正好握住整个乳房,手搓揉起来。他的口也离开她的口,一会儿吻着脸、耳垂,一会儿吻着颈部。她也叫出声音来:

  “唔…唔…唔……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站在一旁的张咏梅看到他们急成这样子,她伸手把王安妮的睡衣和三角内裤除掉然后走到谢文杰的背后待他除掉牛仔裤和内裤。他那半软半硬的肉棒露在空气中,她用手把肉棒插入王安妮的双腿分开的裂缝,要她用双腿夹着他的肉棒,大腿上的软肉把肉棒夹得很舒服,他禁不住叫出声来。张咏梅走到王安妮的背后坐在地上,她伸头到王安妮的屁股下的两腿中,张口含住龟头吸吮着、轻咬着。他也呻吟起来,和王安妮的呻吟声交错在一起。

  肉棒在这样的剌激下,硬到无可再硬了。他的手指这时已插入了两只,手指抽插着也在阴道里挖着,淫水不断地流出在他的手掌上,从手掌上滴下肉棒上再顺着双腿流落地上,把地上都弄湿了。她叫得格外大声,屁股扭动起来,他也挖得和抽插得起劲。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不行了……嗯喔喔喔……喔……喔喔喔……”

  他感到她的阴道在收缩,加快抽插和挖的速度。不久,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他手指上,她吐出舒服的叫声。

  她因泄了无力站在那里,他和张咏梅扶她到梳发的背后让她坐在梳发背上,他蹲下去并分开她的双腿,他的头伏进她的双腿间,口对住满是淫水的阴户吻下去,他用手分开大阴唇,舌头舔在红红小阴唇上还用舌尖插入阴道内搞着,右手的手指还捏着因允血像一个小葡萄子一样大,也用指甲轻轻地剌着。淫水又开始流出来了,他更快地舔着,还用口含着阴核吸吮、再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并伸出舌头舔着。他把她舔醒过来,她又开始兴奋起来了,淫水越流越多,把下面的梳发背弄湿了一大片。她叫起来:

  “唔……唔……唔……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插入点,里面好痒啊……”

  她还用手用劲拉他的头紧紧贴住阴部,像要把整个头塞进阴道里去止痒。

  他看是时候了,扶她下来站在地上,他要她反过来并伏在梳发背上,她的双手弯曲放在梳发背上,头伏在手臂上,整个屁股露出来,阴户也露出来,阴户表面满是他的唾液和她的淫水。他走到屁股后面,用手拿着肉棒放在屁股沟中顶几下,然后对准阴户插入去,她的阴道很紧,周围的肉壁紧紧夹住肉棒,他只插入了龟头准备又再插入,她已叫痛了。

  “阿姨已经六、七年没给肉棒插过,你的肉棒又这么大,轻点插,不然我受不了,现在感觉像处女给人开苞一样。”

  他认为她讲的没错,现在像处女一样紧,他虽没插过处女,但从A书里可以意识到。他轻轻地插入,等她不叫痛了再插入少许,肉棒已入了大半,还有二寸露在外面,他不理得她虽然还在痛,大力一挺,全根没入阴道了,她痛得身子颤动着:“杰仔,你好狠……”

  肉壁紧紧夹住肉棒,肉棒有点痛,他轻轻地抽插着肉棒,她已感到不怎么痛了,屁股扭动着,嘴里发出:“嗯嗯嗯……嗯嗯嗯嗯……插深点,快点……嗯嗯嗯……嗯嗯嗯嗯……大力插吧!”

  他再加快加大抽插的速度,“嗯嗯嗯……嗯嗯嗯嗯……是这样……嗯……插死我……插死这个淫妇……嗯嗯嗯……嗯嗯嗯嗯……”他运用九深一浅或八深二浅的插法,插得她淫水越来越多,流出阴穴顺着大腿流下地上,屁股不断向后扭动配合他的抽插,淫声叫个不停。因抽插的关系,垂挂在胸前的二个肉球前后左右摇摆起来。

  张咏梅跪在梳发上,他伸出双手到她的胸前搓揉着两个大木瓜,并用手指捏弄着两个乳头。他的双手拿住她的臀部两边,看到她那又白又大的屁股,禁不住用手握住两块肥大的屁股肉,手指在那屁股洞口扣着,一会儿,他想插入去,手指伸到肉棒和阴户的交合处,在那里用淫水弄湿手指然后伸回来,对准屁眼插入去,一下插入全部,屁洞很紧。

  “好痛,快抽出来,那里不是用来插的……嗯……嗯……嗯……”肉棒抽插的快感使她说不来,只知大声叫,他抽动手指,手指上满是黄黄的屎。

  在双重抽插的情况下,她叫得更大声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不行了,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哥哥……喔喔喔……插死小妹了……FUCK ME HARD……我要死了……要泄了……”

  他感她的阴道在收缩全身颤抖,加快抽插的速度,根根全入,不久,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他龟头上。

  他并没有停止抽插,反而还比刚才快、狠得多。她因泄了,双腿无力站在那里,双脚软了身子也慢慢地向下垂下,他拔出在屁眼中的手指,伸双手伸到她的肚下,手掌互握着挽住她的身子。他断续抽插着,抽离大半根肉棒只留龟头在阴道里又整支插入,她又醒过来了,又开始呻吟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这时张咏梅感有些倦了,她在坐梳发坐下来,她看他俩正在如火如茶着,王安妮摇摆着头把头发和汗水弄得满头蓬乱。她抓住她的头,对准她的口吻下去,她们的舌头互相伸入对方的口中搞着,互相吞着对方的口水。因口被塞着,王安妮只有“唔……唔……唔……唔……哼哼……哼……”的叫着。

  大约四百下左右,他感到她的身体不断颤抖着,跟住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他龟头上。阴精把龟头热得很舒服,同时,他感到腰眼一酸,精关一松,一大股阳精射入她的子宫深处,这股阳精整整射了几次才停止。

  肉棒没因射精的关系而软下来,还硬硬地插在阴道里。他没抽动,他也很倦了,伏在她的背上喘着气。

  他拔出那半软半硬的肉棒。走过去坐在梳发上,身体靠在梳发背双脚八字分开放在茶几上,舒服地吐出十几天忍住没穴插的气。张咏梅用纸巾温柔地为他擦着额头上的汗。王安妮也走了过来坐在他旁边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说:“小杰,你很历害,阿姨给你干到散了似的,我最近六、七年没有滋味,多谢你了。”说完给他一个吻。

  这时她看到他那半软半硬的肉棒,肉棒因刚干完穴的关系,整支都是占满淫水,龟头红黑红黑发着光。她伸手下去握紧肉棒并套弄着,说:“我们上去二楼的房间再做过。”说完拉着他和张咏梅一起走到二楼的睡房里。

  二楼的房间是主人房,很大,墙上有个大窗子,窗帘打开着,光线很充足。有一张大床在中间,房边有一张大的化妆台和椅子,在大床相对的桌上上有台电视。在床的右边有一个大浴室,是用玻璃围着的,从外面可以把里面看得清清楚楚。他和她正以69的恣势躺在床上,女上男下互相吻着对方的性器官。

  他的舌头在裂缝中上下舔着,还用双手指把大阴唇分开,方便舔在小阴唇和内部的嫩肉。淫水逐渐多了并流了出来,他如遇仙泉一样把它吞下肚。阴核已充血涨大像一颗花生米一样大,自小阴唇上角竖起,他含住它吸吮着,吐出舌尖舔着并轻咬着,她打了几个冷颤。这时淫水像江河缺堤一样流出,越来越多,他吞也吞不及这么多,其它自他的下额流下在床单上。

  她手握住肉棒往口里塞,把肉茎和龟头一下吞入口中,吸吮起来,舌头缠着阴茎舔着。有时吐出肉茎只含住龟头,吸吮、用牙齿轻咬着,还用舌小去舔龟头上的裂缝。有时离开龟头舔着阴茎。在她的高超口技下,肉棒像一枝木棍笔直竖起来了。张咏梅在房看着,也不甘寂莫,除了自己的衣裤只穿着小小的内裤,爬上床来伏下头,嘴对着肉茎一直吻下袋子上,把袋子里的其中一颗卵蛋含入口里吸吮着、用牙轻轻地刮着袋子的皮,一会又含住另一颗,用同样的方法舔着。在上下夹攻下,肉棒硬到有点痛,他感到想射,他不得不把口离开她的下口,呻吟起来:“嗯……嗯……嗯……”

  他推开王安妮坐起来,她自觉躺在床中间,并向上举起双腿并大大分开,这样整个臀部挺起,阴部也裸露在他面前。他跪在屁股后的双腿中间,用手握住肉棒准阴户大力插进,在淫水的涧滑下,肉棒一下入了大半,再挺一下,全根没入了。他见肉棒已全入了,开始抽插起来,他不用什么插法,下下抽出全根只留龟头在阴道口然后又一下全根插进。他把她插得呼天抢地似的叫着,臀部不断挺高来迎合他的抽插。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得人家要死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大鸡巴哥哥……喔……你真会插穴,插得人家飘飘然舒服死了……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

  张咏梅在房用纸巾为他擦着汗,他的手伸到她胸前大力握住乳房,乳房在手的大力握下变了形,她大声叫痛并叫他放手:“不要这么大力,个BALL都给你捏得快破了!”他没停手,反而伸另外一只手用力握住另外一只乳房。她大声叫痛。她们叫痛声和呻吟在房间回响着,他听后更加兴奋,抽插也快了。

  “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突然阴道大力收缩一股阴精喷在龟头上,在阴精热烫着龟头,抽插十几下,他也射出精来,把她烫得颤抖着。他的双手也放开张咏梅的双乳,她舒了一口气,软下身去仰躺在床上,双乳上留着红红的十指引和很多指甲印。他也在她们中间躺下去,手伸过去摸着俩人的阴户睡着了。

  当他想来的时候,他发觉两房空空的,她们不知去了那里。他在二楼找遍了两个房间和厕所,但空空如也。他走下去一楼找,当他走到楼梯口已闻到饭香了,他看看楼梯口房边墙上的挂钟,已经5:30PM了,他也感到有点肚饿了,计算一下,已经在这里5个多小时了。

  他三步并作二步走下去直入厨房里,她俩人正在分工合作,一人在炒菜,另一人在做其它的。他静悄悄走出来不打扰她们。他在客厅坐下来并打电话回家告诉母亲,自己今晚不回家了。他母亲话不行,他要王安妮和张咏梅跟母亲说,他母亲才同意他。

  在王安妮处渡过愉快、激情和淫乱的周末,傍晚他和张咏梅回到了家。他们进门但没有见到他的母亲坐在客厅中,他大声叫:“妈!妈!我回来了!”

  他母亲才从厨房走出来,她穿着围裙,几乎把里面短衫短裙遮住,但却遮不住那丰满的身段,她看到张咏梅走过来亲密地拥抱,问长问短。她问:“怎么你今天忽然来我家,是不是杰仔在学校出了问题呢?快过来坐。”她转头对谢文杰说:“杰仔,你回来正是时候,妈咪正煮好饭,你去厕所洗净手来吃饭。”

  谢文杰虽走开去厕所,但躲在离她们不远的转角,他知道张咏梅要同母亲说她怀孕的事,他想听听母亲在听后有何反应。

  张咏梅坐在梳发上,母亲也坐在她的房边,她们聊着她们别后的所见所闻,母亲还问她谢文杰在校好不好。她忽然用力握住母亲的双手说:“雪心,我今天来是有事要对你说的,你听后不要起大应,不要在在责骂文杰,好吗?”

  谢雪心说:“好,我们是朋友,由同学到现在已经十几年朋友,你有事请说,关杰仔什么事。”

  张咏梅红着脸说:“我有了身孕。我快要做母亲了,想不到我会做母亲。医生说因我做人工流产太多次,以后是不会有BABY的,现在我有了。”

  谢雪心说:“恭喜你。慢,你刚才说叫我不要责骂文杰,你不是想说,是他搞大你的肚……子吗?”

  张咏梅红着脸,说:“是的,这是你的孙子。我同你说过了,你可不要责骂他。”

  谢雪心说:“OH MY GOD!真的?”

  张咏梅说:“是的,婆婆。”她说后,羞得把头伏在谢雪心的胸中。

  谢雪心没有说什么,用手轻抚她的头发。突然用手抬高她的头说:“可不可以把你们的关系说给我听?”

  张咏梅红着脸点点头同意,把她和谢文杰的关系和做爱的轻节也说了出来,后来顺便还说了他和王安妮的关系。她(谢雪心)听后满面通红,阴户痒痒地,淫水流了出来,双腿自觉地分开,这一切全都落在她眼中。她(谢雪心)知自己失态书忙做坐好。她想雪心也没男人好久了,她(谢雪心)听我说了这么多激情的事,一定也想要男人帮她止痒,虽然她和文杰是母子,这样会被社会的道德观念阻隔,只要我从中插一手,他们俩母子会互相安慰对方了。其实我们是好朋友,她也不想好朋友难过。

  她的右手伸到谢雪心的大腿上放下轻抚着,她感到她(谢雪心)一阵颤抖,那里的皮肤又白又滑,在大腿流连一阵,她的手伸入母亲的短裙内手指触摸到阴户,那里的内裤已经湿了,手指迅速在阴道口磨着。左手也在同时伸进内衣里,抓住乳房,虽然大的不可以一下子握住全部,手指只在乳房的中间捏揉着和乳头。她(谢雪心)并没有阻止她,同时转头望向厕所的方向,看谢文杰有没有走出来她想如果给儿子看到母亲这样淫荡会怎样想呢?

  她(谢雪心)怎知道,儿子早在注意她们了,这时他已把整个自己躲在墙角里以免她看到。所以她(谢雪心)一边提防儿子忽然会走出来,一边在享受着张咏梅的爱抚而来的快感。这样另有从来没有的滋味。她(谢雪心)的淫水越来越多了,内裤也越来越湿了,她的手指已沾满了淫液。她(谢雪心)不敢大声呻吟,怕儿子会听到,母亲咬着自己的上下口唇以免自己会叫出声来。

  这时她(谢雪心)全身热起来,乳房和乳头也硬了,但手一样搓揉着和捏着乳头。她右手把她(谢雪心)的湿涧内裤退下在小腿上,食指和母指分开肥厚的大阴唇,中指在那潮湿的小阴唇活动着。不久,中指在淫水的涧滑下,滑进阴道内,一节、二节、三节、整个中指全插入了并开始抽插起来,食指和母指也捏着阴核了,母亲随着她的抽插整个臀部也动起来了。嘴里想发不出声音来,也“唔唔……哼……哼……哼……”声了。

  不一会儿,她感到她(谢雪心)更加大力扭动着身体,之后全身颤抖着同时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射在她的中指上。她(谢雪心)感动地看着张咏梅,头伏在她的肩上抽泣着。

  他看她们已玩完,走出来在转角已叫:“妈,我很肚饿,可以吃饭吧?”她(谢雪心)连忙把小腿上的那湿透的内裤除下并用脚踢入梳发底下,快速整理好短裙子站起来。

  “好了,可以吃饭了。咏梅,我们一边吃一边聊。”她们暖味地相对笑笑。

  谢雪心走进厨房把已抄好的菜和饭一盘一盘搬出来,张咏梅也走去帮手装饭,谢文杰坐在桌房等她们坐下来才吃,不久,她们也做好了,大家围着桌子坐好饭了。他们没有说话。

  忽然谢雪心开口讲话了,说:“杰仔,阿咏已把你们的关系和她有身孕的事说给我听了,我不反对你们的来往,何况阿咏说全部是她自己自愿的。她现在为你有了身孕,你要对她好一点,不但现在,将来也是。”

  他答应着。

  谢雪心还说:“还有,王阿姨那边也不要忘记,不要像你爸一样。”她说着又想起他父亲的忘恩负义和薄情,眼中有着泪光和怨毒。

  他见母亲哭了,忙答应着并发誓他绝对不会的。他母亲见他认真也不哭了,和张咏梅聊着东南西北的事情。

  他只好自己低头吃饭,在他吃得差不多的时,他不小心把筷子跌落地上。他蹲低身子去拾,在他拾好准备坐回去继续吃饭,当他抬头的时候,他的目光不能移到其它地方了,他也没意思要坐起继续吃饭。他一直向前望着母亲的无毛小穴,因母亲的双腿大开而她又穿着短裙和里面又没有穿着内裤,所以整个小穴露了出来。小穴上还沾满晶莹的淫水,大阴唇很肥厚,它微微开着,淫水布满整条裂缝。他还可以看到红红的小阴唇。阴核像花生米一样大而竖起在那里。阴阜像发起的馒头一样,鼓鼓的,大约有大半寸高。阴阜上一点阴毛也没有,光秃秃的。

  他想母亲平时不是这样的,以她安壮和内向的性格,虽然刚才做过没穿底裤,但也不可能张开大腿而不知的,还在儿子面前这样做。他看后有些性冲动,肉棒也慢慢允血而变得半软半硬把微微裤子顶起来。

  突然他听到母亲在叫他:“杰仔,你在下面做什么啊?这么久的。”他慌忙拿着筷子坐回椅子上。但他那裤中的小张缝没逃过张咏梅的双眼,因他们坐的很近,那桌子是圆形的。他坐在她的右边,母亲坐在她的左边。她朝他望一望并笑了笑,这时他感到胯下的肉棒被一只手握着。他立刻低头看去,见一只手隔着握着肉棒并套弄着。那是张咏梅的右手。他没有阻止她,手正来的是时候,肉棒正需要它。

  在她的套弄下他感到非常舒服,他红着脸望她,她也正在望向他,他们会心一笑。他也望向母亲,母亲也望向他,母亲也对他微笑着好像是说:“你刚才在桌下这么久,我是知道的,你们现在在做么难道我不知吗?舒服吗?我的小穴好看吗?”他也对她笑笑、眨眨眼表示好看和舒服。

  这时张咏梅蹲下桌低并跪在他的胯下面前,伸手解开他的裤头,用手从内裤里勾出已允血的肉棒放入口中吸吮着,并用牙齿轻轻的咬着龟头和用舌尖舔着马眼,一直吻下去,舌头还缠着肉茎舔着,再往下舔着袋子和含入睾丸,这个又那个。在她巧技之下,肉棒向上竖起45度了。

  她见肉棒已完全勃起了,她从她原来坐的位置处钻出去。首先她要他站起来,他虽穿着衬衫,但肉棒一样从衬衫的裂缝竖出来,因坚硬而不断向上一跳一跳的,似向着对而的母亲打招呼。

  张咏梅对住谢雪心说:“你看到吗?这么强壮和肥大的肉棍子插入阴户一定好快活和舒服吧,我和ANNIE已试用过了,你要不要试用一下?”说完她弯身过去,用手握住肉棒套弄着并等着她(谢雪心)的回答。

  但她等不到她(谢雪心)的回答,她抬头望去,她(谢雪心)只是脸红红望住儿子的肉棒没有说一句话。她见这样就说:“你不说就当你想要了。”回头同他说:“你母亲要你过去给她弄一个舒服。”其实没有她的提示,他也知道该如何做。

  他走过去站在母亲的背后,他感到母亲全身发热很紧张。他从后抱住她,双手伸入短衫内握住二个36D的双乳,她竟然没有穿乳罩。肉棒隔着短裙顶在屁股上。头放在她的肩膀上,口对着她的耳朵轻声说:“妈咪,放松点,让儿子好好孝顺您。”跟着吻着耳珠,吸吮着,再吻她面额,母亲合上双眼享着。

  这时,张咏梅已收拾好了盘碗和清理乾净桌面了,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他们背影。

  他把母亲身体转过来面对面。母亲的脸红红的骄羞地望着他,他也深情地望着母亲,他抱紧她,她的双乳顶在他的胸上感到舒服极了,他微微低头口对口吻起来,湿吻着。他的手伸到她的背后解开围巾,然后伸手回来解开短衫上的扭扣并除掉短衫和解开她裤头的皮带,这样短裤自动滑落下在脚面上,她抬一抬脚裤就除落地面上了,顺便用脚推开它。他也一样,他被她解大一些已解开的裤头就行了。

  他把母亲轻轻放在桌面上,要她把双脚伸上到桌面,脚板放在桌子边的桌面上并弯曲双腿,用力挺高臀部并分开双腿,这样整个阴户呈露在他面前。他用手把椅子拉近并坐在椅子上,这样,他的脸正对着她的阴户。他的双手放入她的屁股下,两只手掌放在她的屁股双肉下,手肘放在桌面上撑住她的屁股,这样会帮她容易地挺高臀部。

  他的头微微向前一伸,口正对着她的阴户,他吻下去,舌头在裂缝中上下舔着、吸吮着,有时把舌头插进阴道里乾插着,有时还含住因充血而凸起像小花生米的小阴核轻轻用牙齿咬着和咬住拉起少许才放下,再用舌舔、吸、吮着,屁股不断地扭着,口中发出“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喔喔喔……唔唔唔……嗯嗯嗯……”

  她没有大声呻吟起来,她想自己如大声淫叫,声音传入儿子耳中,她感到有点为情。

  他继续不断吸舔着阴户,淫水像黄河缺堤一样流出,他一一吞下肚里,有点从他的嘴角流落桌面上。他感到手好累,要站在旁边看的张咏梅从梳发中拿两个垫子过来并放入屁股下垫着来代替双手撑着她的屁股,以免它落下。他虽还做着刚才的动作,现在利用空闲的双手,一手从上扭捏着阴核,另一手从下用中指插进阴道挖着。

  在口手并用的情况下,她发出了更大的淫叫:“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喔……”

  一股又腥又热的阴精喷出,他大口在大口地吞着,有些阴精还喷到了他的脸上,她像虚脱了躺在桌面一动不动。

  他看到母亲舒服地躺在那儿,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他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时,肉棒硬到有点痛了,需要一个洞来插插来消除痛苦。他站起来并用脚推开椅子,用手握着肉棒对准垫子上布满淫水的阴户,他没有一下插入,肉棒在大阴唇揩着,等龟头沾满了淫水才插入,并用龟头压着阴核磨着。现在他见是时候了,屁股向后一缩再向前一挺,只能插入整个龟头,阴道很紧压,把肉茎紧紧包住。

  他想母亲和父亲已离婚差不多有五、六、七年了,他又想父亲起码有八年多没插母亲,如果不是,阴道没理由这么紧,自己一定要慢慢进入以免弄痛母亲。所以,他没再插入,停在那里不动,等一会儿,才抽龟头出来再插入,龟头不断在阴道口抽插着,她的淫水又流出更多,在淫水的涧滑下,肉棒又插入一两寸,这时肉棒已插一半了。他也像刚才一样,一开始不动,然后等一会再抽插这半条阴茎,等淫水多了又插入馀下的肉棒。这时已全部入了,龟头顶在子宫上。他没立刻抽插起来,只扭着屁股和旋着肉棒。

  过了一会儿,淫水越来越多流出来了,她也悠悠地醒过来了,只是感到软绵绵浑身无力。他开始了抽插,他不敢太猛太狠插母亲,首先是九浅一深,等阴道松点,没这么紧迫再用八浅二深、七浅三深……等。

  她发出欢愉、淫乱的呻吟:“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死我了,你……嗯……太会插穴……嗯……插到花心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杰仔……老公仔……哥……哥……喔喔……喔……我要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泄出来……了……”

  他感阴道一阵收缩,全身颤抖,一股热热的阴精从子宫喷出来洒在龟头,龟头被阴精热烫得很舒服,麻酸地,他也感动要射了,快狠地抽插十来下,一股又大又热的阳精射入她子宫,把子宫烫得又收缩又扩张,最后也喷出又一股阴精。他伏在母亲身上喘着气,她因连续泄两次,又昏迷过去了。

  不久,他回复过来,发觉自己头伏在母亲的乳沟内,他感到多么柔软,舒服,不想起来。因头向下,鼻子压着乳沟下的肉,所以呼吸有些困难,他微抬头用左脸额伏在右乳上,把乳房压得扁扁的,凸硬的乳头插入在耳内。眼光看在左乳上,在乳上的凸起乳头红红的和雪白的乳肉相影着。他轻轻地对住乳头吹着气,左手也伸到胸前用手指从乳跟一直圈上,直到乳头才停止。再用两个指头捏着,用手掌搓揉着整个乳房。头也不断动来剌激右乳。她虽昏迷,但在这样的剌激下,身体也有点反应,口发出“唔唔……嗯……嗯……嗯……”的淫叫来。

  肉棒还插在阴道中,虽已软了,但他不想拔出,只浸在热热的淫水中和给肉壁紧紧夹着,感觉起来又温暖又舒服。他微微扭动臀部,让软软的肉棒在阴道中动着也不会走出来。这样,肉棒由软绵绵步向半软硬了。她又醒过来了也扭动和挺着臀部来配合他。肉棒受到了更多和大的摩擦,已硬起来了。他动得更快,最后抽插起来。现在他不像刚才一样由慢到快插了,他狠起来,不理什么抽插技巧,抽出整根肉棒只留龟头在阴道口,然后又全根插入直抵花心。两性器的摩擦和身体碰撞发出“滋、滋、啪、砰”,插得她又大叫起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你太狠……嗯……嗯嗯嗯……嗯嗯……儿子……哥……嗯嗯……哥……插死妹……嗯……妹的小……穴……很舒服……”她紧张起来大力掐住他手臂上的肌肉,几乎要掐出血来了。

  他疯狂地抽插了几十下,见这样的姿势已干了很久了,所以他想要改变一下姿势。他停止抽插并对她说:“妈,改变一下姿势,好吗?”她没说什么,只是“嗯!”来示同意,其实她现在全身无力,正享受着数度高潮带来的快感,这种快感已经很久没受过了。

  他拔出肉棒并双手用劲反转她的身体让她上身伏在桌面上,屁股在桌子边缘脚垂下在地上。那原来垫在屁股上的小垫子已给淫水弄湿了大半,他拿它抛下在地上。这时,她的整个屁股露在他面前,她的两个屁股颊很多肉,又肥又白,很有弹性,股沟也很深很大。他的双手放在那两个肥颊上抚摸起来,有时还轻力掐着。他没有大力掐,因这样会弄痛母亲。

  他真的有些爱不释手地抚摸着。说:“妈,你的屁股好靓、好有弹性。”手指在股沟中来回擦着,还中指在屁洞口挑着,有时真想插入去。但他没有那么做,始终没母亲的同意他是不会做的。

  他一边摸着一边问母亲:“妈,我想插这个洞,可不可啊?”她听到儿子问题,想:前洞的第一次让他父亲敢了,他是我现在最爱的人,不给他给谁?就向他说:“好,我要把我后洞的第一次给我的宝贝儿子,不过妈妈还没有用过你要细力温柔点。”

  他见母亲同意,中指向里面插入,只插入少许,她已经叫痛了:“痛……痛……少力一点,慢一点儿。我又不是不给你。”

  他见母亲叫痛,迅速拔出中指,并把中指插入阴道里一阵才拔出,中指上沾满了淫水。他再把湿湿的中指再放在屁洞口,他没有插入里面去。只插在洞口并挖着让屁口的肌肉没那么紧再插入。

  一会儿,他感到洞口没刚才那么紧了,才慢慢插入,他看到手指一节一节没入洞里,她只是微微颤抖几下和哼声几下,他很兴奋。洞--不错是处女洞,比刚才的阴道夹得更紧更迫。中指夹得有点痛,他抽动起来,只是小力抽插着。虽然只是手指插后洞,但她一样呻吟起来。

  不久,他感到中指插起来有些松了,他走到屁股后面站正,手握住坚硬似铁的肉棒,在股沟磨擦着,不心急插入。首先,他把肉棒插入阴户并抽插几下等肉棒已沾满淫水再拔出,又拿到股沟中磨几下,他也对着屁洞口吐些口水并用手指推些入洞内,等做完这些,他才拿住肉棒对准洞口大力一挺,龟头就入了。他看到龟头已入,就知其它的好办。他再向前用力推进,里面好紧,压得肉棒酸痛,有要射的感觉。他忍住并大力快速向前插去,几下之后,终于插尽了,肉棒全入了,虽然有些痛,但他好兴奋、好高兴,真想大声叫:“我终于干了妈咪的后洞了!”

  他抽插起来,由慢到快,不时还向交合处吐口水来涧滑。他抽插得快,她也叫得大声,叫得淫、叫得乱:“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得好……舒服……估不到插后庭这么好……嗯……嗯……大力点干死这个淫妇……嗯……”

  她的淫叫他现在听来感到特别刹耳,格外兴奋抽插起来更加疯狂。几百下之后,他感到腰部酸松,一股阳精射出,射在她的大肠里,把她烫得直打颤,一股阴精也从阴户喷了出来,有些还射在他大腿上。

  他俩喘着气,他伏在她的背上小休一阵。他站起来并拔出软垂的肉棒,肉棒沾满黄澄澄的屎,一些白白的精液随着肉棒的拔出而流出。他俩满身是汗和他肉棒的屎,他抱起母亲走向厕所冲凉去了。

  自从谢文杰和母亲进展了进一步的关系后,他们俩要天天相对,好像没有了对方会死一样。谢文杰一放学立刻回到家做好功课,处理一切家务和煮好饭等母亲放工回来一起吃,然后一起做他们想做的事,例如:一起冲个鸳鸯浴、看黄色VCD,和有时边看VCD边学着电视里的男女主角做爱方法而自己做爱……等等。

  这天是星期天,中午,母亲过了邻居林太太那里想和其他左邻右里的太太们来开一个四方城攻下来消磨时间,可惜其中的陈太有事不能来,她们打不成,个个走了只剩下母亲和林太太在上网玩,其实是母亲在教林太她怎样上网的,因为母亲是一个职业女性,而林太是一个家庭主妇。

  林太大约三十一、二左右,她丈夫林生因生意关系要经常出国。林生大约四十左右,林太虽然经常抱怨林生经常不在家,但她也知四十岁是一个男人的黄金时期,方且家庭需要林生挣钱来唯持。他们有一个十五岁的女儿在外国读书。林太虽然是一个中年妇,但她有着美好和丰满的身材,三围有35、25、36,身高有一米六三左右,因她有一个BABE FACE,所以看起来二十四、五上下。她学东西也很聪明的,经常一学就会,甚至举一反三。她有着大学毕业证书的。(后来才知的,她是一大学毕业就嫁给林生的。那时林生是一个普通经理,林太是在他公司做会计的。但是现在已经升为高级经理了。)

  大概二点钟上下,谢文杰正在家里复习准备学期结束的考试。忽然,电话响了,他没走去听,以为电话响几下始果无人接听,打电来的人一定认为没人在家而放弃再打电。可是电话响了七、八下而继续响,所以他想这电话可能很重要,而使打电来的人不放弃挂断电话,他走了过去拿起电话来答复,电话那边立刻传来一股熟悉的声音,是母亲的私书郭小姐打电话来叫母亲,一定要母亲听。

  这们郭小姐,他叫郭大姐,她二十七岁,早两年已嫁了人,有一个一岁的女儿。她虽然结了婚,有家庭负担和压力,但她工作非常认真,效率高。母亲还是用她做私人私书。他和郭姐见过好多次面,在母亲工司,有时郭姐来他家玩、工作,他们如姐弟一样。

  从电话的另一边传来郭姐忽速的声音:“文杰,叫你妈来听电话。”

  他加答说:“郭姐,妈咪不在家,在邻居林太太那里打麻将。”

  郭姐说:“什么,有这么重要的约会不理去打麻将。麻烦你去叫她回来并提醒她今天她和季董的约会,叫她到马上来,我和季董在等着她。”

  他听到郭姐这么说,放下电话就跑过去林太的那里叫母亲回来。他走到林太的家门口按了五分钟钤才见有人走来开门。那人是林太,脸红红,只穿一件又长又大的衬衫,衬衫的上两个扭扣没有扣上,微微敞开,露出雪白的肌肉和深深的乳沟。两个丰满而圆大和乳房把衬衫顶起高高的,两个乳头更加凸出衬衫外,从衬衫外看到两个红黑的凸点子。衬衫长度遮住了圆圆的屁股和大腿。她有没有穿着内裤他就不知了。

  她只把开了一尺上下的缝并站在中间,一手扶住门槛,另一手拿着门。

  林太见是他,就转头来大声叫他母亲:“你儿子来叫你。”似在暗示什么,其实不用那么大声,他从门缝看进去,母亲正坐在不远于六、七码的桌子旁玩着电脑。现在抬头向着他们望来,林太不断向母亲使眼色和做手势来暗示母亲关掉电脑。但母亲没有,反而把声音搞大点。那声音传来“OH、OH、AH、AH、FUCK ME HARD……mmmmmmmmmmmmmmmmmmmmmmm…… I……I"LLCUMMMMMMING……”

  她想挡住不想给他进去。但他把手放门上微微用力一推,门开了许多,他趁门开的时走了进去。他母亲见他进来了,说:“文杰,你不是说要下苦功复习来应负期末考试吗?来找我什么事?”说着,但她的眼光又回到萤幕上。

  他说:“妈,刚才郭姐打电话来说你有一个和季董的约会。她叫你马上去你们约好的地方,她和季董在那里等你。”

  母亲说“OH,是啊!多么重要的约会我竞然忘记了。好大笔生意,季董今晚要回美国,我不去真可惜。我去了”她立刻离坐走人,当她走到林太身边时停一下说:“琼妹(林太叫关秀琼),我要走了,文杰他比我‘好’很多,我会叫他好好教你。”转头对谢文杰说:“仔,不要回家了,好好教琼妹电脑。”说完就走了。

  他听母亲的话对着林太太说:“琼姨(他见母亲叫她琼妹,所以自己也叫起琼姨来),我们过去学电脑。”说着并走向电脑,她也红着脸走过去。他走到电脑正面停下并面对着电脑的萤幕,它正在播着那部小电影,他见一个中年高大的白种男人躺在有地毯的地上,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金发美女正跨在他的臀部上下动着。看清一下,原来肉棒正插入在美女的阴道中,美女一上一下弄动着,影响到她的两个巨大的乳房也一上一下抛动起来,口中发出“OH、OH……OH……OH、OH、MMMMMMMMMMMM……MMMMM……”之淫叫声。另有一个十八、九岁,皮肤悠黑的、身材丰满的拉丁美女,分开双腿跪在他的头旁边,他的头在两腿中间,口对着她的阴户并伸出舌头舔着大小阴唇和阴核。那拉丁美女双手还玩弄着自己的乳房,口中也发出淫乱的呻吟。

  他用眼尾瞟一瞟她,见她红着脸看着画面,他感到她的心跳跟着那一男二女的动作而跳得好快。他伸左手过去放在她的左肩上把她抱紧,她顺势把身子依偎在他左身。他见她不反抗还向自己投抱,他大胆起来,把右手也伸过来放在乳房上,虽隔着衣服,他感到乳房因充血而硬了,乳头也硬了,右手在乳上揉搓着还有时捏一捏乳头。

  她轻声呻吟起来:“哼、哼、哼……嗯、嗯……”他顺势把左手滑到她的腋下并穿过去解开那些没开的扭扣然后除掉衬衫。她只穿着一条小得可怜的和半透明的三角裤来遮住私处,阴阜像馒头一样凸起,那里黑黑的一片。上身全裸在他的身旁。他一手揉搓着一个乳房手指还在乳上捏着和用指甲剌着。她全身微微颤抖起来和热起来。他偏过头去看到她的脸红红的,闭上双眼,鼻孔比平时更加涨大,呼吸急促起来,两片红红的嘴唇微微张开,嘴里正发出哼哼的呻吟声。他的口对准那两片性感的红唇吻下去,舌头伸入她口中搞着,唾液从舌头传入她的口内,她贪婪在咽下这些唾液。她也把自己的舌伸过去乱搞,口水也流入他口内,他像喝到仙水一样吞下肚。

  他的右手也滑下她的阴部上,手掌压在那微凸凸的阴阜上微力旋动着,手指伸到下方摸着阴户,她的三角裤已被淫水弄湿了大半,手指迅速在阴部口上摩弄着,拇指还压着那凸起的阴核旋转着,有时还用两个手指捏着。她的身子颤抖起来,口中呻吟得比刚才还大,淫水也流得多。

  他悄悄地用高明的手法除掉她的内裤,手指继续在大阴唇挑动的剌激阴核,他的中指顺着淫水的涧滑插了入阴道里,随着食指再又无名指,手抽动起来,臀部扭动着来迎合他的抽插,口中发出“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插入一点……嗯喔、……痒死人了……插快点……”她的手伸到他的裤头上解开裤钮和拉链,把外裤和内裤拉下在小腿上。她的手握住半软半硬的肉棒套弄着,有时还用手甲去轻剌和刮着龟头,他感到很舒服,肉棒就这样硬起来了,她的手并没停下来,继续还增加速度上下套弄。

  他转过头,嘴像雨点般吻在她的脸上、鼻尖、眼角、耳珠,最后吻在她那半开和正在呻吟的嘴上。他们来着法国湿吻,吻到呼吸困难才分开。他把插在阴户内的手指拔出,然后伸手过去把她的左腿抬起并拉过来跨在自己的大腿上,她站起来向前走上一点,让阴户在肉棒之上,她的手扶住肉棒对准阴道口坐下去。龟头迅速入了去,她停下来没继续坐下,口被他的口吻着,只发出“唔唔唔”的叫声,他也把双手放到她的胸前揉搓着两个肉弹和捏着两粒葡萄子。

  过了一会儿,更多的淫水从阴户流出,顺着肉棒、阴囊再滴落地下。她又开始坐下了,这次把肉棒几乎插入去阴户内,肉棒只剩下大约一两寸左右在外。她没心急使肉棒全入去,然后慢慢抬起屁股再坐下去,一起一落地干着。她抬起头来,口离开他的口,叫出淫浪的呻吟来:“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哼哼哼……哼哼……”

  淫水越流越多,他感到有一小节的肉棒在外干起来没这么爽,双手从乳房中提起来放在她的双肩上,珍她向下坐的时候用力一按肩膀,这样肉棒全插入阴道里,她在呻吟中大声叫:“哎哟,你好狠,全插入子宫了,全插入子宫了!”同时他感到她的身体颤抖一下和软绵绵的肉包着龟头说不出怎样形容的舒服。

  他的双手又伸到她的屁股下用力托起再放下,这样肉棒插起小穴来,淫水又流又多了,在几十下后,她也自动微站起,当龟头抵到小穴口再坐下去。她的速度也逐渐快了,呻吟声也多了大了。他的头伸向前伸过去张口含住其中一个正在上下跳动的葡萄子轻咬着、舔着、吸吮着。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干死我……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

  她越坐越快,手大力扭住肩膀的肉,手甲剌入肉中。他从她这么肉紧的情形中知道她快泄了,他臀部也向上动起来,使肉棒快点在阴道里插起,大约三分钟后,一股热热的阴精洒在龟头上,她泄了,动作慢了,停止了,头伏在他的肩膀喘着气。

  休息一会,她回过神来,又在他身上扭动着,让又大又有弹性的乳房摩擦着他的胸膛。他给软软的肉和两个坚硬的葡萄子弹摩得好舒服。下面的充血的肉棒还插在她的阴道内,身体的扭动,肉棒也在阴穴里动起来。她又“嗯嗯……”

  他把双手放在她的屁股下,一手托着一个屁股肉面站起来,使肉棒还插在肉洞里,向前走两小步,把她放在电脑桌上。她双腿大分开并向前伸,他的手放上她的小腰处用力扶稳住,开始由慢到快做起活塞运动来。她又开始大声呻吟了,与电脑中的小电影的淫叫互相响着。

  他双重淫叫的剌激下,肉棒更加硬和大,插得更快,流出的淫水把桌面弄湿了,桌子在大力摇动下,它发出就要倒塌的声音。他抱起她离开桌子,她的腿自动地伸到腰后勾住,两只手掌也伸到他的颈子互相握住手臂勾住颈子,他们边走边插着。

  他放下她左脚让她站在地上,左手挽起她的右腿放在右腰旁。他的屁股动一前后动起来,肉棒在阴道中动起。他飞快地抽插几百下,下下到达花心。她又大声和肉紧起来,放在颈后的双手手指大力捏着颈后肌肉,指甲陷了入肉内。他知她又要泄了,他快速地抽插几下,一股阴精喷在龟头上,被阴精的一烫他也想射了,他飞快地抽出肉棒,让它不这么受剌激,这样它没这么快射,他要插她泄到心服,以后要插才容易。

  他要她来个狗仔式跪在地上双腿向外分开,他跪在她屁股后,用手握起肉棒在股沟中磨几下,然后再阴道口磨擦几下。屁股不断向后顶,要肉棒快点插入洞内。他也不想再钓她胃口,用劲向前一顶,肉棒一下子插入插尽去。他没踌躇就抽出几乎全部,然后一下全插入。

  这样来回百来下,他感到要射了,跟着插几下,腰眼一酸精关一松,一大股阳精射了,射入她的子宫里面,把她烫得直打颤,她也泄了。

  他没有因泄了而停下来,继续抽插,但肉棒不久变软了,他不得不抽出来,然后走到她的头,用一手抬起那垂下的头,另一手握住肉棒送到她的嘴边,她张开口含住并吸舔起来,从龟头到阴袋再从阴袋到龟头,肉棒又雄纠纠地竖起。他拔出那坚硬的肉棒走到她的身后,要她保持刚才的狗仔式姿势,他把肉棒一下插入阴道,抽插几下然后拔出,肉棒上沾满了淫水,他用手握住肉棒对准那深黑的屁洞口,用龟头在那里磨几下,让屁洞口也沾满淫水,他见是时候了,用劲向前顶,花了一阵也只是把龟头顶入洞口,她的屁洞很紧迫,夹得龟头隐隐痛。

  她大声呼痛,痛得眼泪也流了出来:“不要插屁洞,那里从来没被人插过,快点拔出来好吗?好痛,痛死我,求求你不要插吧,你想插那都可以。”

  他不理会她的哀求,继续用力向前顶几下,这样只入了一半,他发现她除开始他顶入时叫几下痛之外,没叫了,整个身软绵绵地伏下在地上,一声不响,她痛昏过去了,他趁她昏倒就大力一顶,全根入尽了。

  他没立刻抽动,双手伸过去搓揉着双乳,口像雨点一样吻着她的背。过一会儿,她悠悠醒过来,下声呻吟起来。他也微微动着屁股轻轻地抽插,他只拔出一寸左右,并低下头对准肉棒吐口水,然后插入,有多点涧滑他插起来也没什么困难了,她也适应了肉棒的抽插,慢慢大一点呻吟,他的抽插也慢慢快了。

  不久,她泄了,一大股的淫水自阴户喷了出来,喷在他的阴囊上。她昏了过去。他继续在屁洞中插,疯狂地插了几百下,把她插得醒了……又泄了昏了……醒了……昏了泄了……他才感到腰眼一酸,打起冷颤来,一股热热的阳精射在她的大肠里,把她烫得颤抖着,又泄了。

  他拔出沾满污物和精液和阳具,他们相拥着躺在冷冷的地板上。一阵之后,他们站起来走到梳发上坐着。她并走到厕所拿出一条热毛巾帮他清理肉棒上的污物,再自己抹阴户外的淫水。她放下毛巾,抱着他满足地笑了。这时电脑上的小电影也播完了。

  这天是寒假的第一天,谢文杰一个人坐在家里,无聊地看着电视,但没有什么好看的节目。时间过得真慢,慢得今人发慌,沉闷。他想着怎样打发时间,妈妈昨天去了美国谈生意,林太陪着从外国读书回来的女儿,张姨又去了美国旅游和安胎。自己又没有女朋友来谈心。他从一慢慢想,终于让他想到一个月前与自己合过体的王安妮。

  他拿起电话准备拨个电话过去,当他在按电话号码的时候,电话的另一方忽然传来王安妮的声音,他从来没遇过这样的情形-不用按号码已经有人说话了。

  “喂,文杰!”

  “王阿姨,是你不会这么奇吧,我还没有按电话号码已经有你的声音。我正要找你,你今天在不在家。我闷得发慌。”

  “没心肝,闷了才想着人家,干了人家一个月都不见人影。我今天在家,你来我处好吗?人家想着你呢。”

  “好,十分钟到。”

  他驾着车来到她的屋门口,她站在门口并为他打开铁门让他驾车进去。他泊好车后,迅速下车,望向她高兴地叫声“王阿姨”张开双手走过去。她也朝他微笑点头,也张开双手等他走过来,来拥抱他。他走了过去,他们拥抱着,并吻着对方,还来个法国湿吻,直吻到呼吸困难才分开,他俩互相拉着对方的手肩拼肩走了入她的小洋房。

  当他走到客厅时,他看到了一个二三十岁美丽又成熟的少妇坐在右边的梳发上。他要放开和她拉着的手,她反而握紧他的手不让他分开。他脸红红望着那少妇,那少妇正在望着他们。他转过头用询问的眼神带望向王安妮,她识相地对着他说:“这个美丽与成熟的少奶奶是我的表妹,她叫叶素贞。”又向她表妹说:“这是文杰,你看,他不是很高大英俊吗?”她边说边拖他来到叶素贞的左边的梳发坐下。她又说:“我们刚才在讲你啊,表妹她还说要和你做个朋友呢!”她又望向自己的表妹:“她脸红了,你想不想同表妹她做个朋友吗?始果想过去搞她,表妹是不会反抗的,是吗表妹?”叶素贞的脸更红,双乳也因呼吸急速而大起伏着。

  他看到这样和听到她这么说,也估到一点了,心里说:“原来是一个怨妇思春。”走了过去坐在叶素贞的身旁,他伸头过去和她面对面,热情地望住她,她也深情地看一看他,之后,脸更红,呼吸更急,她闭上双眼不望向他。他看到她那红红的性感嘴唇微微张开,似要向他索吻。他把靠近去,嘴唇印在她的唇上,一开始像青蜓点水一样吻着她那性感的小唇。她的双手伸到他的后脑,用劲抱紧和固定他的头,张大口厉害地吻向他,她把舌头伸进他的口里,他吮吸着她的舌头,贪婪地吞着她的口水。他也伸舌头和唾液过去,让她吸着、吃着。他的手攀登在她的肉峰上,肉峰不大不小,大约34吧,刚好手掌整个握得下,轻轻地隔着衣服搓揉起来。

  他的手放弃她的乳房向上伸,来到她的领口的下方,解开钮扣然后一直往下解除全部的钮扣,他又脱掉袖子,她将身往前微微倾让他能够脱掉整件衣服。这时他耳边响起王安妮的声音:“你们去房间玩吧,上面有床玩起来舒服得多。”他们慢慢分开站起,他趁机除了她的毛衣和乳罩,她也自觉地除脱裤子,只留下一条半透明的贴身的三角裤。她净净条条站在那里。他走到她的正面,眼光由上至下到三角地带停下,整个阴部非常胞涨,阴阜把那贴身的三角底裤凸起一个小馒头,小馒头上还有一团黑黑的阴毛,有几条阴毛走出三角裤来。她的身材非常适中,不胖不瘦,上围有34和中围有24-1∕2又有一米六几左右的高度。

  他转过身向着王安妮说要她也除掉全部的衣服。她也非常听话迅速脱掉所有的衣服、乳罩和底裤。他捏一捏她俩的乳房,一左右抱着她俩表姐妹上楼去了。他们三人分别仰卧和复卧在床上,围成一个三角形互相舔着对方的性器。

  他舔着叶素贞的阴部,不断地口手并用来扭和舔阴核和有时绻起舌插她的阴道。叶素贞吸舔着她表姐的阴部,她舔得多么彻底,整个阴部、阴核和屁洞也不放过。王安妮吸吮着他的肉棒,她舔得多好多熟。不久,他的肉棒发怒了成一柱擎天,她们表姐妹也从阴部流出源源不断的淫水来。

  他们觉得前戏差不多已经好了,便坐了起来。叶素贞把好姿势,她仰卧在床上,双腿大大分开并微微抬起屁股,使阴部高高露出放便干穴。他走到她二腿中间跪了下去,用左手握住肉棒顶在阴部上,右手用二个手指分开大阴唇和手掌压着阴核磨个不亦乐乎。在大阴唇分开时,屁股往后一缩再向前一挺,整个龟头入了,她的阴道很紧,夹得肉棒隐隐痛,他感到不太舒服,又用劲向前顶,一顶就入了一大半,她的口“唔…唔…”似要叫痛,可惜被王安妮坐在上面用阴部封住她的口。

  他伸头过去和王安妮也伸头过来,他俩互吻着,他的手玩着王的乳房。王安妮也搓揉着她表妹的乳房。肉棒这时也全入了,首先他只是轻慢抽插着,让她习惯肉棒的大小和长度之后才用心去插。他用九浅一深、八浅二深……到棍棍到达花心,把她插得香汗漓漓忘了同她表姐口交。他感到阴道不断收缩,在他狂插下她泄了。他没有因她泄了而停止抽插,抽插一阵,觉得她没反应,她昏了过去。他停了并拔了出来。肉棒沾满她的淫水而发着光。

  王安妮也下来了,用手把叶素贞推过一点,自己仰躺在刚才表妹卧的位置,摆着与她表妹一样的姿势,他跪在她的双腿中间准备来行剌。他的手拿住肉棒在穴口、阴阜和阴核压磨着,她不断扭动着屁股和挺着向上,口中说:“杰,快点插入来帮帮王阿姨止下痒吧,唔……唔……痒死人……”他也不放便再逗她了,握住肉棒对准目标用力向前一挺就入了一半了,还继续一挺,直到全根尽入抵达花心才停止。

  他迅速把肉棒抽离一半再插入,反反复复抽插了几十下,逐渐也加快了、狠了,把肉棒全抽离只留龟头在穴口,一下插入花心。她大声呻吟起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杰……把阿姨插死了……喔喔、喔喔……大…鸡…巴……哥哥……哥……喔喔喔喔……大力插妹…妹…的小穴……把它插烂……喔喔喔喔……插穿这个烂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泄了……啊啊啊啊啊啊……”

  一股热热的阴精喷了出来把龟头烫得酸麻麻舒服死了,他感到要射了,马上把肉棒抽出防止它这么快射。他要今天把她俩表姐妹插得死去活来求饶才停。

  这时,叶素贞醒过来了,眼角含春地望着他说:“表姐,你真没说错,他很劲,把我插得几乎真死去,我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的滋味。你看干了这么久肉棒还没射,仍硬乓乓的竖起。”

  他爬过去叶素贞的旁边,一手在握着乳房玩着,从这个到那个,再从那个到这个。另一只手伸到下面去摸阴户,还用中指插入阴道挖起来,母指和食指捏着阴核。他伏下头用嘴吻一吻她的口说:“美丽和成熟的浪货,还要吗?怎样插你好呢?”

  她眨眨眼回答他她还想要并说:“你插我的屁股吧,股交的滋味好好。”

  他想:“这个浪贷一定给人插过屁股,食过回味无穷又想食,好,一于插烂她的屁洞。”

  他把她反过来让她伏在床,屁股向上,自己跪在她那分开的双腿中间,她的两个洞明显地露在他面前,他用手握住肉棒一下插入她的阴部里并快速地抽插十来下,然后拔出,肉棒上沾满了淫水。他没有心急到一下子插入屁洞,他低下头对住黑黑的屁洞口吐几下口水,首先用中指插入她的肛门,顺便也让那些唾液也走入去来涧滑屁洞壁和大肠。他见所有的唾液全入了,拔出中指,用手握住肉棒对着屁洞口用力插进去,在有好多润滑情形下龟头顺利地进入她洞口,插入了洞口就好办好多了,再用劲向前插进,经过几下之后,便全根没入她的屁洞了。

  屁洞比阴道更紧,肉壁包得肉棒密不透风,暖暖的很舒服。他一等肉棒全入了就开始抽插起来,他狠狠地抽插着,双手啪啪声打在肥白而弹性十足的两个股肉上,把那里打到红了。在抽插了几百下之后,他感到腰眼开始紧酸了,要射精了。精关一松,身体打一阵冷颤,一大股阳精射入她的大肠里。她被精液烫得全身颤抖起来,一股淫精也喷出了阴户。他伏在她的背上喘着气。她也由于又泄了而假死过去。他拔出在她肛门里的肉棒,躺在她与王安妮的中间。

  这时,王安妮回过气了,坐起来看到他那软软绵绵而满是白色的精液和黄澄澄的污物,再望一望表妹的屁洞,见洞口满是有流出来的白色精液,她用手在他的大腿大力扭着皮肤,他痛醒过来叫声:“哎哟,好痛。”望向她说:“你为什么扭我?扭得这么痛!”手在痛处扶摸着。

  她看他一眼说:“为什么有种子射,不射入阿姨的阴穴里面,而射在表妹的屎眼?这么浪费种子。你以前不是说过要给个好的种子给阿姨吗?这么快就忘记了。这几天是阿姨的排卵期,始果和精子给合怀孕率会高好多。你不是又想阿姨失望吧!”

  他说:“怎会,下次一定给阿姨姐姐,哦,不,是阿姨妹妹才是真的,但你看它死气沉沉始果是这样,无法给你种子了。”

  她说:“什么是阿姨姐姐、妹妹,我从来没这样的称号。”

  他说:“有,刚才阿姨还叫哥哥,叫哥哥的人不是妹妹吗?”

  她也不想起自己刚才在淫叫的时候叫过,被他提起满面通红,说:“随便你叫什么,不过只准在无人处或在床上叫。”

  他说:“好,现在请阿姨妹妹帮它重振雄风,让它能够把种子射入给你。”

  她毫不犹豫地低下头用口含住污物满满的肉棒,首先吸吮着龟头再含尽整条软蛇蛇的肉棒。肉棒在她高明的口技下竖起来了,把她的口塞得满满的。她见肉棒已雄风起来和乾净了,爬起来并跨过去用手握住肉棒对准阴户坐下去。一坐到底,她欢愉地吐一口气,就上上下下地套弄肉棒,速度由慢至快,再由快至慢,她对着他说:“我无力动了,你插吧。”他听她这么说,屁股不断地向上顶,大约顶了几十下,他也感到非常吃力,停止往上顶了,他叫她爬过去他的头并要她跪坐在他的面上,他的口对着她的下口舔着,轻咬着,还用舌头像肉棒一样插着阴穴。从阴户流出的淫水被他全吞进肚去了。

  这时叶素贞也醒过来了,她听到表姐的肉紧淫浪声和他那一柱击天的肉棒,用手握着套弄起来,还用口吸吮着龟头,舌尖顶在尿眼中舔着,有时还用牙轻咬着龟头。一阵,嘴顺着肉茎一直舔下去到阴襄为止,还把两个肉弹子含进口中舔和用牙乱着。她又坐起来并跨过他的胯下,用手把住肉棒对准阴户坐了下去。不断上上下下奸着他,双手握着双乳捏着、压着,口呻吟着。

  这时坐在他口上的王安妮,全身肉紧起来,双腿大力夹紧他的头,屁股不断地扭动,双手大力地压着变了形的双乳,口张大叫不出所以来,两扇鼻孔大大张开,大力呼吸着。他感到她全身一颤,口一声大叫“啊……”一股热暖暖的淫水流入他口中,他大口大口吞下,有小部分自口角流了出去。也有些少的淫精喷在他脸上。她无力地倒在他旁边。他迅速伸双手下去托住叶素贞的屁股帮她一把,并挺起臀部来放便她插。在他的帮助下,套弄肉棒的速度快了。他感到阴道不断收缩,他知她又快泄了,臀部更加快向上挺,她也向下坐和起的次数也多了。不久,她伏下身在他身上大力喘着气,屁股停止了套弄,但他没有停下来,在他的抽插中,一股热热的阴精洒在他龟头上,把龟头烫得酥痒痒舒服极了,也想要射了,他记起和王安妮讲过,要把所有的种子播入她的子宫。他马上把肉棒抽出她的阴道。转过头去看到王安妮软绵绵躺在床的另一头睡着。

  他爬过去并坐在她的身边,一手在湿淋淋的阴户扫摸着,另一手玩着乳房。过一阵,心中想用什么新方法去插她呢,一阵盘算,终于有了个想法,他决定用“老牛推车”,他收起双手爬下床去,他用手抓住她的双脚把她拉到屁股靠在床边。他站在两腿的中间,再用手抓住她的腿并托起,肉棒顶住她的阴户,往里面插,一开始插几下没插进去,他唯有放开一只腿,腾出手来握住肉棒对准目标插了入去再握回她的腿。

  他用劲快速地抽插,淫水又开始多了,把她插得也醒过来了。她醒过来第一件事是呻吟。他也要快泄了,快速地抽插十来下,射了,把大股大股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宫,整整射了大半分钟,直到打几个冷颤才慢慢停止射。被热热的精水烫得她也泄了,她满足地欢叫一声又昏睡过去。他没立刻把肉棒拔出,让肉棒在暖暖的肉洞享受性交后的馀温和顺便当住精液的倒流。他感到射后有点头昏,就伏在她身上睡上一会。

  他们三个几乎在同一时间醒过来。他拔出在王安妮阴道内的肉棒爬上床,把枕头放在床头边斜躺在床头上。叶素贞乖巧地爬上来,也把枕头放在床头上,一半躺在枕头上,上身和头靠在他身上和肩膀上,他伸手过去把她抱紧,让她更加紧靠自己。他的手爱抚着她的乳房、肚子、阴户和玩着她那柔黑的阴毛,手最后轻轻抚摸着小腹上的几寸宽的伤疤,问她:“发生了什么事,要动手术啊?”

  她说:“这是生小孩时开腹生仔留下的。”

  他说:“你有过小孩了?看不出来啊!你还年轻啊,身材又好,不像生过小孩。”

  她又说:“我的女儿已经3岁了,不过不用我操心,她爷爷和奶奶会照料她的。今晚你不走了,让我和表姐好好服待你,好吗?”

  他说:“你不用回去报到吗?你老公不计较你不回家吗?”

  她说:“不用,我老公嘛,差不多十晚有九晚半不在家。不用理他,他有他欢乐,我有我的HAPPY。只要我打个电话回家就行了。”

  他伸手回去玩着她的双乳,口印上她的口来个湿吻。忽然胯下传来了暖暖感觉,舒服极了。他和她分开来,用眼尾一扫,原来是王安妮拿着一条热毛巾在那里擦着肉棒上的大腿上的淫水,等乾净了,再同她表妹擦乾净阴户和肛门。之后她把热毛巾大力丢进房间的浴室,并爬上床,手放好枕头在床头边,躺在他的另一边。他也伸手过玩一玩她乳房。他笑了,笑得好开心,他享受着有的男人想要的齐人之福面没有的福乐。这毕竟不是个个有的。

  他开心地在那里玩了几天才回家,他感到自己走起路来,有点脚软软,头重脚轻。

  两天之后的早上,他回到家,电话响了起来,他走过去听电话,电话那边传来母亲的声音:“文杰,在家好吗?早天你去了哪儿,为什么无人听电话呢?”

  “妈,我在家好好啊!你不用挂心,早几天我见自己好闷,我去了王阿姨那里。”

  “杰,现在妈在美国和你的张阿姨在一起,她的肚很大了,就快要生了,她希望你来探探她,看着你们的女儿出世。”

  “女儿?她肚入面是女儿?太好了,我喜欢女的。”

  “是,她肚入面的是女儿,我也很高兴,我就要抱孙了。啊,差一点忘记,你乾爷、乾奶说好挂住你,想你如果来到记紧要去探望一下他们。他们也介绍一单大生意给公司,但要看一看公司的业绩报告才同意签约。所以要你到公司去取一份来,我已经同你大表姐讲过了,她会整理好一份给你。如果你不想来美,告诉她,她会自己拿来给我了。如果要来就要拿护照和其它的旅行证件交给你大表姐,她会叫她的在领事馆做的朋友搞签证,这样会搞定的。”

  (在这里顺便告诉大家为什么大表姐会在妈的公司里。早差不多九年前,因我爸的反骨,外公和舅父,几乎在同一时间出了事,妈要到公司去照理生意,开始的时候不太好,生意一落千丈,在那时,大表姐婚姻出现第三者,她赌气从美国返回来,她也明白到感情不是百分百由自己决定的,只有自己的事业才是永远由自己掌握的。她顺理成章去公司打理自己家的生意。她是有生意头脑的人和拥有一个企业管理硕士学历,她未结婚之前在一家大公司打过几年工,她有相当的经验,再加上乾爷在背后的支持,很快又把公司起死回生。但事业的成功,换来是婚姻彻底的失败。现在两个失婚的女人决定把自己完全投入工作里。)

  “不用她去美国了,我会去的,我也想见着我的女儿出世。”

  “好,那我在这等你了,快点来,来之前给我们一个电话,让我们清楚你的时间,以便好接机。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阿梅,她听到后一定好开心。好了,不说这么多了,收线吧!”

  他在家睡了整个上午,醒过来后感到整个人浑身是劲。他走去冰箱拿了瓶鲜牛奶和三文治出来,并走过去坐在梳发里一边吃着一边看电视。他没有忘记母亲的交带,一吃完牛奶和三文治,就出门驾着车去那座落在市区的谢氏家族公司。

  三十分钟之后,他来到谢氏家族公司,那是一座三十八层高的高楼,它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到后来它褪色了不少,但现在在母亲和大表姐的管理下又开始好转起来了。他把车子泊在公司的停车场就走入去公司里,然后乘电梯来到在三十六层大表姐的办公室。

  当他走进办公室的大厅里,那里空空如也,一个人都没有。他抬起手来看一看手表,那是十二点多钟,他自言自语说:“怪不得没人呢!现在是午餐时间,个个都出去吃饭。表姐没走吧?始果不在又要等了。为什么不早点来?我最怕等人。”

  他穿过大厅走到大表姐的办公室,他看到门没关上,只是虚掩着,离开一条小裂缝,他还听到有人声传出,当他认真一听,才分辨出那是女人的呻吟声和说话声。他推门走了进去,顺手把门关上和下了锁。他回过扫望整个五百多尺的办公室,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办公桌、椅子、电脑、文件、其它用具和家俱。他也看到了右边有一条走廊直通到另一间房,淫声也是从那传来的。他走了过去站在走廊口向前一望,有一间房间在走廊的尽头,门打开着,呻吟声不断地从房里传出来。他又走了过去并站在房门口,看到两个全身裸体的女人正在床上玩着性游戏。

  一个女人躺在床上,分开两条大腿,还抬高臀部,有一个女人的头伏在那个躺着的女人的下面双腿中间,用口对着阴户正在舔着。那个躺着的女人还伸起两只手在揉捏着自己的乳房来增加剌激,口里不断地淫叫着,什么脏话语言都叫了出来。那个在服务的女人的阴户里还插着一条黑色的人造阳具,那假阴茎全插入去了,只留着把手在外面,淫水不断地从阴户流出滴在床单上,把床单弄湿了一大片。

  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两个女人在光天化日也不关门,在人多的公司上演着同性恋性游戏。他定神一看,在伏头耕种的女人是大表姐,那躺着的女人是她的秘书阿美。阿美是一个大美人,已经二七、八岁了,还没有嫁人,现在看来她是不喜欢男人的。阿美和大表姐一样大,她们是同学和死党朋友。大表姐回来打理公司后就叫阿美来做她的秘书。阿美是在一间中小的公司里做秘书的,后来见好友叫到,没理由不过去帮手的,所以她辞了份工,过去帮大表姐手。现在她们又重温旧梦了。

  看到这样香艳和剌激的镜头,况且这种真实的同性恋镜头他还从没见过,只在书本和网路见过一些被人拍下来的镜头。他的肉棒充血了,把裤子顶起一个小帐篷。他除掉了T恤、面裤和底裤,肉棒全胀硬了,向上竖起45度并一跳一跳的。他不理她们是否同意,走了过去站在大表姐的旁边,把手放在大表姐的背上抚摸着。大表姐立刻发觉到有人,她飞快地转过头来看看是谁。当她看到那人是他,轻轻地舒出一口气,没有出声,还向他抛一个媚眼,眼光从他的脸上一直向下望,直到他的肉棒为止。看到肉棒暴胀在那里,并一跳一跳的像向她打招唤,便伸出手握住他的肉棒并套弄几下,然后放开手并用手指指一下后面,转过头去继续做她刚才的事。

  他马上会意过来,他走到她的屁股后再爬上床去,跪在她的屁股后面。他用手拔出那插在阴户中的塑胶肉棒,八寸长的假肉棒上面沾满了淫水,照映得亮光光的。他把它拿近些,用心一看,假肉棒的阴茎上有着无数的小凸粒。他搁下假肉棒子,用手拿着他那根胀得发痛的肉棒插入她那满是淫水的阴穴里。他一入就是一半,再用力向前一顶,就全根没入了。他觉得龟头顶在一团软肉里,被软肉包裹住,还不断吸吮着龟头,这感觉舒服极了。她的阴道也很紧,夹得肉棒也很舒服,他不想马上抽插,让肉棒停在那里享受这种舒服的感觉。

  大表姐见他无抽动的意思,惟有自己前后动着来套弄肉棒,口中发出轻轻的“嗯、嗯、嗯”声,因为她的口还埋在阿美的阴户活动。他见她动起来,觉到自己也不好意思不动,他就由九浅一深开始,抽插了一阵,淫水流多了,阴道又润滑不少,抽插的速度也高了,他又八浅二深再七浅三深……慢慢加速到全根出又全根入。她的呻吟声大了、多了,并停止了继续为阿美服务。但阿美的高潮快来了,突然没有了她的服务,马上觉到阴户酥痒难当。就叫:“阿SAMMI,你搞什么?痒死人了,在人快要来的时候停下来,快舔和快用它插呀!”

  阿美叫了几声之后,又再等了一会儿,感觉不到有人为她服务,只听到大小不一的呻吟声不断在耳边徊响,急得口里直叫:“痒死人,痒死人,死SMMI没义气,不是说好我把你弄了高潮之后你就帮我弄嘛!”她说着就张开眼并抬头一看,SAMMI正在被人干得张大口呻吟着,几乎快到高潮了。她又把头抬高些一望,正在干SAMMI的人是他!她认识他,知他和SAMMI是表姐弟。当她看到他们两表姐弟乱干的天昏地暗,她是有点不信自己的眼睛。

  她想:SAMMI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明知近亲相交是不合法的和难被社会允许和相容的,为什么她要她表弟干,难道她是被迫的?看来又不像,她多么快乐的合作。哼!不理她是否自愿,是他破坏我们的好事,害我不上不落,痒死人。害我的是臭男人!)她拿起一个枕头向他投过来,并大声说:“臭男人快停下,在我们正在快乐的时候进来坏掉我们的气氛!”

  他眼明手快用手接住投过来的枕头,下身并未受枕头干扰而停下来,他继续大力抽插着大表姐,大表姐也被插得淫声连连。

  阿美向大表姐说:“我们不是说好的吗?互相帮对方弄到丢出来才好,现在害得我不上不落,自己倒在这里开心。我不管,你快点先帮我弄出来。”大表姐听后,断断续续对她说:“阿美,好阿美,我就要又出了……男人…真…好……这么快就…把…它弄出了。阿……美…过一会……我会叫表弟帮你弄出来的,我想你也好久未嚐过男人吧?表弟好劲,一定会把你干得丢个够,不要阻止他。”

  阿美望向他说:“我才不要什么臭男人,个个都是不解温柔的快枪手。个个自私到死,只顾自己快乐,不理人家的死活。好,你要劲插吗?我就比给你来狠插,包你好过瘾,好快高潮!”

  她坐起身并爬了过来,拾起他十分钟之前从大表姐的小穴拔出来放在床上的那还湿淋淋的假肉棒。首先,她放在口边吐出舌头舔着肉棒上面的淫水,跪在大表姐的屁股旁边,这样也是在靠近他的身边。他顽皮地伸出手抓一抓她的乳房,她瞪了他一眼,但并没出语或出手阻止,他当她的瞪眼不怎么回事,继续用手在乳房上搓揉着,有时还用两个手指捏一捏那颗硬挺的葡萄子。她好像对他的搓揉十分受用,再没有用眼瞪他了,口里还吐出轻轻的呻吟声。

  她在那被她已舔乾淫水的假肉棒上吐满口水,她也低下头对着大表姐的屁洞口吐一些口水,然后把肉棒放在屁洞口轻轻地用力向前推进,她边推边吐口水。大表姐没有叫痛反而显更加兴奋,叫着:“阿美,原来你要插我的屁股!好,好久未给人上下洞一起插过了,这种滋味好好啊,等一会也给你嚐嚐。”

  阿美听她这么说,知道她有肛交的经验,就是说,大力插入肛门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了。阿美就用劲一下子将全根八寸几的塑胶棒插入她的直肠里,她只是说:“啊,想死啊阿美!这么狠插入,有点痛嘛,也不想一下,人家有很久没被插过肛门了。”

  阿美也不理她的埋怨,就拉动起来。开始时,只拉出少许,然后插入,到后来,见肛门被插起来顺了许多,她也不叫痛了,只有呻吟声,阿美就拉多了。大约大半,黄黑色的屎也沾满胶棒上,随着抽插,屎留在肛门口,也有一些沾在阿美的手上,阿美就把这些屎涂在她的屁股上,臭气冲天。阿美越拉越快,也越来越劲了,有时拉出全根只留龟头在里面,再又插入。同时阿美向他眨眼,要他一同抽出全部再全插入去,他会意过来,也抽出全根只留龟头在里面,再插入去。他们有默契地合作着,有时阿美先插,然后再轮到他。有时他先,然后阿美。有时两人一齐插入、一齐抽出再插入。

  他们有默契地抽插着,她淫叫得也厉害起来:“你们太会插穴了,我会被你们插死的,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啊……要丢了……”一股阴精喷在他龟头上,同时也无力地跪在那里,最后趴卧在床上。他的肉棒因她的趴低而滑出她的阴道,肉棒还直挺挺地挺起在他胯下。但阿美没有将假肉棒抽出来,仍让它插在大表姐的肛门里。

  他的手还一直搓揉着阿美的乳房,现在另一只手也伸过去用同样的方式玩弄另外一个肉球。在玩的时候对她说:“阿美,你不喜欢男人,我让你经过今天之后,你就会喜欢男人了,其实不是个个男人都不解温柔的。”

  他玩了一阵,便伸嘴过去吻上她的嘴,她初时有点不习惯,慢慢她张开了口和回应他的吻,还有时伸舌过去让他吸。她也吸吮他的舌头和吃着他的口水。在他们互吻的同时,他拿着她的手放在他那还坚硬如铁的肉棒上,她自动地握着和套弄着。他的一只手放弃了乳房,垂下去摸在她的阴部上,她的阴部好丰满的,阴阜像一个发起的馒头一样鼓起来,摸起来也非常滑手,因为她的阴部一根毛也没有,白雪雪,一只白虎也。他不理她是不是白虎,今天是干定了。

  她阴部那里暴雨成灾了,淫水沾满整个阴部、阴阜和大腿两侧。他见她湿濡成这样,他知她一定是好想要了,便不再吻她和搓揉她,他把她放低躺在床上,两腿分开成M字形,他的手抓过一个枕头,放在她的屁股下面,使整个阴户凸演起来,他跪在她的双腿中间,用手握住肉棒先在阴户口磨擦几下,她也不断扭动着屁股不断向上挺,想他快点插进:“快点插我,小穴痒死人了,不要逗嘛!快点插我这个痒穴!”

  他见她这么急着要,也不再逗她了,提起肉棒,用劲向小穴里面插,一下就进了一半,见她没怎么抗拒,没有叫痛,又一下子插进另一半,她感到他的肉棒已插尽了,舒服地吐了一口气。他一插进就马上抽送起来,他没用什么做爱技巧去插她,每下抽出一大半然后又全插进去。把她插得呼天抢地般叫床着,她的口和鼻孔大大张开吸和呼着粗气。

  大表姐给阿美的大淫叫声叫醒过来,发现屁股洞还涨涨的,手往那里一摸,摸到还插在肛门的假阳具,顺手把它拔出来。阴茎沾满了粪便,一拔出来就闻到臭气。她看一看正在被插得高潮连连的阿美,见阿美张开口大声淫叫着,她眨一眨眼,把沾满粪便的阳具插入阿美那张开的口中。手并没一下放开,一直按住肉棒不让阿美拔掉,阿美被肉棒封住个口,只能“吱吱唔唔”地叫着,还吃着肉棒上的屎。

  大表姐转头对他说:“阿杰,姑姑刚才打了个电话给我,我想她也打过给你吧?”他马上说:“是的,我要出国去,不要你去了,你安心在这里好好的赚钱吧。我的护照带来了,在地上的衫袋里面,请大表姐拿去帮我签个快证吧。哦,是了,还请帮我订一张来回机票。”

  她朝阿美哼一声:“放过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插在里面不拔出来。”就放手下床。阿美也立刻拔掉口中的臭肉棒,向她投过去说:“死SAMMI,把臭肉棒插入人家的口内,还说什么敢不敢。我们这样子插法,还不是把你插得死去活来、高潮连连嘛!”

  大表姐走到办公桌上,拿起电话为他订了一张机票,然后穿好衣服再拿着他的护照对他说:“杰,我去领事馆签证了,你要好好干死这个还未被男人干过的女人,要她以后忘不了男人。”

  他说:“放心,我会的。”然后又再继续劲插她了,她来了好几次高潮,但他还是继续干下去。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