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9, 2014

加薪的代价

  我叫Ivy,28岁,原本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于一间保险公司做行政秘书,放工后就回家相夫教女。但丈夫的一个决定却改变了我的一生。

  丈夫是一间夸国公司的IT部门主管,有一晚在床上他突然对我说:「老婆,我想辞职唔做啦!」我:「你讲笑呀?我哋供紧搂,得我一份粮点得呀!你知我番工纯粹是打发曰神,赚钱买花戴。」[ j丈夫:「我储了一笔钱,现在经济好转,想出来搏一搏自己搅生意,打工仔边有出头的一天呀!」我们讨论了一会后,他就吻向我的颈项,跟着他说甚么我也忘记了,然后就做着夫妻应该做的事,做爱。当晚我记得他特别落力,可能是当作补偿吧!

  丈夫后来果然辞去他的高薪厚职,成立了他的公司。但是很怏地他的积蓄都花光了,他的公司仍未有甚么气息,连供楼的钱都没有了!

  最后唯有向我的老板Michael要求加人工及预支三个月的薪金以解燃眉之急。

  当天我刻意打扮得性感及明媚一点,丝质的白色半透明贴身恤衫,不穿底衫,只戴了一个粉红色的Bra,穿了一条较短的贴身半身裙,只有约膝上5- 6寸,一对新的黑色网纹名牌wolfxxd丝袜,3寸高尖头高踭鞋,平时我都很少着呢对高踭鞋,因为真的好辛苦!照一照镜子,真的有点像丈夫电脑内那些AV女娘的秘书打扮。

  回到公司,脑海里一直盘算着如何对Michael说。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快要到放工的时间,心裹开始焦急起来了。

  深呼吸一下,我便冲入了Michael的办公室向他道出我的要求,Michael听了之后,没有立刻回应。我留意到Michael的目光,正向我的身体打量了一下,跟着便对我说让他考虑一下。

  第二天回到公司,Michael叫了我入他的办公室,然后交了一个公文袋给我,并对我说:「这是你加薪的第一个条件,如果你愿意接纳第二个条件,就跟着里面写的条件去做。」拿着公文袋回到自己的坐位,打閈公文袋,看到裹面的东西,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反应。我初时还以为是甚么文件或Project要我处理。

  怎也估不到原来公文袋里装着的是一套性感内衣,一套黑色lacy透明内衣。内里还有一张纸条写着:「如愿意接纳第二个条件,请换上袋里的东西,然后入我的办公室。」我在我的位里,足足呆了整个上午,连lunch也没有吃。脑海里一片混乱,一方面盘算着甚么是第二个条件(虽然已作了最坏的打算,但后来发生的一连串事件,是我始料不及的),另一方面又担心家庭的财政情况(银行已多番来电摧交供款)。

  快要下班了,Michaelsent了一个email给我,说:「我会六时离开office。我知道他的这封email是暗示要我尽快作出决定。

  那一刻我的心真的乱了。

  最后我拿着公文袋入了洗手间,脱下我的恤衫、裙、bra和under(这一脱便成为了我人生的转泪点,令我陷入痛苦之中),换上了那套黑色lacy透明内衣,我从来也没有着过如此性感的内衣,我的乳房及下体就从那些黑色lacy中透露出来,比完全的裸露,更加性感。 _我重新穿上我的恤衫及裙,走向Michael的办公室,入了Michael的办公室并关上了门,我含着泪对他说:「我愿意接受第二个条件。」Michael:「Good!咁我叫你做的东西做了没有?」我:「做了。」Michael:「我点知道?」我:「我话做了就做了啦!」「OK!Show俾我睇。」我知道那一刻Michael是有心为难我,我真想一巴打过去,然后骂他贱格。但我知道我已无选择的余地。我把恤衫的钮由上至下逐粒打开,然后拉开恤衫,让Michael看那个正穿在我身上的黑色lacybra。我那对丰满的乳房也同时若隐若现展露在他的眼前。

  那一刻,我眼里已充满了泪水,我强忍着眼泪,对他说:「看够了没有?」「那么下面呢?」 {我:「What?」他的视线射向我那最隐秘的地带。我将櫈向后移了一点,把裙脚向上拉,然后将两腿张开。

  我:「看见了没有?」他摇一摇头,示意我站起身,我只好站起身,脱下我的半截裙,让他看过饱。

  跟着他从抽柜裹拿出一张匙咭,交了给我。我预计的事终要发生了。那是一问位于金钟的五星级酒店的匙咭。Michael要我穿着这套内衣,今晚八时前到达酒店的房间。

  我整理好衣服便离开了Michael的办公室,返回我的坐位后,我见到Michael打了几个电话,他的面上露出淫贱的笑容。

  我致电丈夫说今晚约了朋友吃饭,叫他不用等我了。Michael比我早离开办公室,他行过我的位时,用手在我的背部轻抚并提醍我今晚的约会。

  我准时八点到了洒店,脑海里一直盘算着即将要发生的事。打开酒店房门时,我的手不停地抖震。Michael会在房里面吗?第一句话要讲甚么?还是甚么也不说,直接了当地除衫,躺在床上,任人鱼肉?

  入到酒店房,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床上放着一张字条及一个公文袋,字条写着:「Pleasetakeoffallyourclothes,onlywearunderwear。Thenwearthestuffpreparedforyou。Wishyouhaveanexcitednight。」公文袋里装着一个眼罩,那一刻真的很惊,但我已没有选择的余地。我跟着字条的指示去做,脱去衣服,身上只余下那套黑色lacy内衣,然后戴上眼罩,静静地躺在床上,等待着别人享用我的身体。

  过了一会,我听到开门的声音,预期的事即将要发生了,将要被丈夫以外的男根插入自己的身体。一想到这裹,眼泪就汹涌出来。

  我感觉到有一双手不断地在我身上抚摸,然后他将手移到我那一对丰满的乳房,不断搓揉。他将我的bra和under脱下,然后他的口不断地在我的乳头吸啜,那种感觉很难形容,但令我全身都有一种松软的感觉,就好像当年我的女儿吸啜母乳时的感觉。

  他想kiss我的嘴,我努力地避开,但最后都就范了,他将舌头不断地深入我的嘴里,我只能默默地接受,甚么也做不了,只有眼泪不断地流。

  接着他用身体压着我,将他的阳具慢慢地放入我的阴道里。我的阴户正迎接着丈夫以外的男根。当整条男根被我的阴户吞噬后,他开始不断地抽插,我也不自觉地发出淫荡的呀呀声。

  突然他停下来了,我也感觉到他的男根在我的阴户里抽缩了一下,我相信他是射了。他的阳具软下来了,并慢慢地抽离我的身体。

  正当我以为告一段落的时侯,我的阴户又被男根狠狠地撑开了。由于全无心理准备,我不自觉地呀了一声。这条阳具比刚才的粗和硬,力度也比之前猛。但他在插抽了很短的时间便射了,我估是因为他忍了很耐。

  当他抽出之后,突然我被人翻转身体,由面向天花变成面向床,跟着被拉到床边,上身府伏在床上,下身则跪在床边,然后他将我的双手反到身后,用一条好像皮带的东西缚着,那一刻我脑海里实时浮现出梁X伟在色Y中用皮带缚着汤Z双手那一幕。

  那一刻我很惊,因双手被缚,连最后的反抗也不可以了,我的生命会否就此了结,再见不到我那可爱的女儿,深爱的丈夫。

  他将阳具狠狠地插入我的阴道,它比之前的幼,但却很长,直达我的阴道深处,令到我觉得好痛。他不断抽插,突然他用手扯着我那把长长的秀发,我发出呀的一声,头被迫向后仰。因太痛了,眼泪下断地从眼罩里流出来。

  我就好似一只正在被顺服的雌马般不断地被抽插。幸好,他扯着我的头发抽插了数十下后便射了,那一刻我觉得比死更难受。

  当他拔出后,就不断地有阳具在我的阴道里出出入入,我也分不清那是粗的、幼的、长的,还是短的,也数不清我被奸淫了多少次。

  当我的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一切好像停顿下来了,缚着我双手的皮带被松开。当我正想除开我的眼罩,看清奸淫我的人时,有人按着我的手并在我耳边轻声说:「Pleasewait,letusgoawayfirst。」跟着我听到开门和关门的声音,我除去我的眼罩,酒店房内只余下我一个人,在床头柜则有七、八个安全套的包装袋(后来我从Michael口中知道当晚我曾经和三个男人发生性行为,至于他有没有参与,他没有透露,但后来发生的事,当晚他有没有参与也没有关系了)。

  望一望手表,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更发现两只手臂近手腕处那条被皮带缚得红红的巴痕。虽然我觉得好倦,但因为不想丈夫担心及怀疑,最终还是拖着疲累的身体离开酒店,搭的士回家。

  回到家后,丈夫和女儿都已经睡了,我立刻跑入冲凉房,不断地用水射向我的下体。我觉得自己污秽不堪,好cheap。一想到刚刚发生的事,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了。

  由于昨晚在酒店发生的事,今天起床较平时迟了。下体仍隐隐作痛,冲冲化了一个淡妆便回公司了。

  在上班途中,脑海里盘算着应如何面对Michael。他会将我的事向同事透露吗?

  回到公司,Michael已在办公室,他看似精神奕奕,正埋头于案前的工作,好像甚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似的。相反,我就有点精神恍惚,不能集中精神工作。

  到接近午饭的时间,Michael叫了我入他的办公室。我好惊,全身发抖。他会和我说甚么呢?

  Michael:「昨晚辛苦你了,你需要的钱我已存入了你的户口,见你咁倦,下午放半日假啦!」就是这样轻描淡写,令我有点意外。

  当晚系床上,我对丈夫说:「老公,我settle咗银行今期的供款,你唔驶担心啦!」丈夫:「你点解有咁多钱?」我欺骗他说:「我储起咗啲私己钱,同时卖咗结婚时的首饰。」跟着丈夫就吻向我的嘴,我想避开,因昨晚才被陌生男子锡过,觉得很污漕,但因为不想被丈夫怀疑,我最后都是被他锡了。

  他将手伸入我的睡衣,不断猜揉我的乳房。另一只手则伸向我的下体,在轻抚了几吓后,突然他将他的中指伸入我的阴道里,由于太痛了,我尝试用手捉开他的手,但他没有理会,还插得更入。老公,你知道我有多痛吗?

  他的中指抽插了一会后,便柭出来了。当我以为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他将两只手指一同插入我的阴道里,不停地刮弄。以往他也有试过这样对我,但我觉得好舒服,好high,但由于昨晚的淫虐,阴户已又红又肿,现在就有如萭箭穿心,痛到不断乱叫,身体不断扭动。

  可能是老公feel到我的阴道好干(老公,咁痛又点会有水,我都唔enjoy),拼命的用手指抽插、刮弄,我就拼命地扭动身体,想避开他的手指。

  经过一轮的折磨后,老公终于将他的手指抽离我的阴道。他伏在我身上,将他粗大的阴茎插入我的阴户里,还一插到底。

  丈夫不断地进行活塞动作,还不断地转换不同的体位。丈夫在性方面,一向都不是善男信女,我很多时都给他弄得死去活来。丈夫好像不愿停下来似的,迟迟都未射精。

  我心想着:「老公,请你快点完事吧,我真的好痛。」为了令丈夫快点完事,我假装着非常enjoy,不断发出淫荡的声音,强装着有高潮,不断用阴道用力地吸啜着丈夫的阳根。最后他终于射了,我亦松了一口气。

  跟着的一个星期,一切都好像回复平静,我如常的回公司工作,丈夫则忘于挽救他的公司,四出找寻投资者入股他的公司。

  但我有预感平静的日子不会维持好耐。

  平静的曰子终要过去了,我的应召生涯也揭开序幕。

  一早Michael叫了我入他的office。

  Michael:「Ivy,你今日同我出去开会。」我问:「几点呀?」Michael:「十二点到。」我:「有冇甚么要准备?」Michael:「唔驶啦!」我心里面开始担心,虽然以往Michael都有和我一同出外开会,但我总有点不安的感觉,由其发生了上次的事件后。

  到了约十二点,Michael行了出来,对我说:「行得啦!」我收拾好枱面的文件后,便挽着手袋行出公司。我一来行,心跳就跟着我对高踭鞋发出的「clockclock」声跳,越跳越快。

  落到停车埸,周围好静,我谂Michael都听到我的心跳声。

  见到Michael架BXW,就令我想起我丈夫,以前我丈夫都有一架这品牌的汽车,但现在……一想到这里,心就酸起来了。

  上了车,由于今天穿了条短裙,整条大腿都露了出来。我留意到Michael的眼光向我大腿射了一下,我下意识地拉一拉裙脚。

  (其实我呢个动作都几多余,我全身都给他看过了,区区一双大腿又算甚么呢?可能呢个系女性的本能动作吧!)他车了我去一间位于跑马地的酒店。

  Michael:「我哋系到食lunch先。」到咗酒店的coffeeshop,我们order了两份ExecutiveLunch,Michael还order了两杯红酒。我们边吃边说,话题就由工作的事情转到当晚在酒店发生的事。

  Michael:「你知道吗?其实你当晚同咗三个男人做。佢哋系公司一个重要客户的高级职员。」当时我听到他这样说,一点也不感到愕然,可能系我一早已feel到的关系。

  我问:「你也有份?」Michael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了一吓。

  我:「你会帮我保守呢个秘密?」Michael:「咁就睇吓你识唔识趣啦!」然后Michael从西装褛袋裹取出一些东西,是酒店房的匙咭!跟着他便向上房的升降机那边走去。望着那张匙咭,一时间都不知如何反应,只是觉得好混乱,心里面不断互相斗争。

  心里面想到,已和三个男人上过床,可能亦被Michael奸淫过了,即使未,多一个也无所谓啦!而且我亦担心Michael会将我在酒店发生的事泄露出去。

  最后我都是拿起匙咭,搭升降机上了房。

  入到房,Michael正在浴室冲凉,其实我都唔知浴室里面的人系未Michael。我坐咗系sofa,一动也不敢动,只是默默地静待我的身体再被人玩弄。

  水声停了,浴室走出来的人正是Michael,其实是边个又有甚么关系,即将要发生的事都系一样。他上身赤裸,下身围着一条白色大毛巾。

  他坐系床边,望着我说:「点呀?你唔愿意做可以离开,我可以call小姐,唔好浪费我的时间!」我沉默了一会,然后低着头说:「我愿意。」Michael:「咩话?」我好大声地说:「我话我愿意呀!」Michael:「咁你重唔除衫?系未要我帮你除呀?」我背向他,然后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除下,最后身上只净下个红色的bra及under。

  Michael:「Ivy,你今日套内衣咁sexy。预咗俾我搅呀?就着住佢啦,唔驶除啦!重有,着番对高踭鞋。」我跟着Michael的指示,着番对高踭鞋,准备行去Michael的身边。

  突然他对我说:「扒起地下!」我跟着他的指示扒起地下,然后他不知从那里取出一个狗圈和狗带。他将狗圈戴到我的颈上,然后索紧,我差点连气也透不过来。然后他将条狗带扣到我的狗圈上。

  他拉着条狗带,将我拉到床边,我就好似一只母狗般扒过去。他坐在床边,然后拉起条狗带,将我的头扯到他的下体,我又怎会不知道他想怎样。虽然我唔想帮佢含,但他不断扯着我的狗带,我就好似一只正和主人斗力的母狗,我实在敌不过他,他每次一拉,我都差点透不到气。

  我将围在他下体的毛巾揭开,张开口,将他的阳具活生生地吞入口中,不断吞吐。由于我以往也有帮丈夫含,所以对口交的动作并不陌生,但Michael所要求的,真令我吃不消,单纯的吞吐动作并不能满足他。

  他按着我的头,要将整条阳具插入我的口里,一直插到我的喉咙,虽然他的阳具并非龎然巨物,但亦令我不断咳嗽,眼水直标。跟着一股热流直射向我的喉咙里,我唯有将它们全吞下肚里,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吞精,好想喊出来。

  当我以为告一段落,Michael拉着我的狗带,将我拖到床上。他躺在床上,要我和他玩女上男下。但因为他刚刚射完,整条阳具已软下来了,跟本就冇足够硬度放入我的阴户里。

  我唯有继续帮他含,希望它快点硬起来。吞吐了数分钟后,很快它便硬起来了。估不到Michael可以这么快回气。

  我除了我的内裤,然后将整条阳具送入我的阴户里。我不断前后上下地移动身体,希望他可以快一点射,但直至我筋疲力尽,他仍未射。

  他将我反转身,变成男上女下,然后拚命地插,我就像一个被用来发泄性欲的洋娃娃般躺在床上任由抽插,最后他都射了。

  因为实在太倦了,我躺在床上不知不觉便睡着了。当我起身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时了,Michael已经离开,而那个狗圈仍在我的颈项,更发现在我的手袋附近有三千元。我望着镜子中的我,觉得自己好似鸡,那一刻我喊了出来,点解我会咁cheap!

  我拿起那三千元,好想撕碎佢,但一想到嚟紧的银行供款,女儿的学费,我竟将那三千元袋起了。

  我穿回衣服,便离开酒店。唔知点解,我连那个狗圈和狗带都带走了,可能是唔想俾执房的人发现吧!

  第二天回到公司,一切又好像回复正常,Michael如常的工作,而他亦有委派工作给我。

  几天的平静日子过去了,有一天Michael如常地叫了我入他的Office。入到去,佢叫我先关上门(以往如果有啲较sensitive嘅嘢如同事的salary叫我做,佢都会叫我先关门)。

  我问:「有甚么嘢要做?」Michael:「好简单的。」然后佢叫我行去佢个边,我初时以为有甚么东西显示在他的notebook里,要我过去睇,点知过到去,他指一指他的下体。

  我:「系呢到?」Michael:「有问题吗?」我犹疑了一阵。

  Michael:「唔想就算啦!我唔喜欢逼人!」可能我太害怕他将我的事泄露出去,我竟然跪低,拉开他裤子的拉炼,拿出他的阳具,开始含起上来。我一路含,他就一路做枱头的工作,又覆email,又打电话。

  含了一阵,突然间有人敲门,那一刻我惊得冷汗直标。我实时停下来,但Michael却按着我的头要我继续,并叫敲门的同事入嚟。

  幸好当时我是在枱底,Michael也装作若无其事,我估同事应未有察觉我的存在,否则我也不敢想象会有甚么后果。那个同事和Michael倾了几句后便离开,听他的声音应该是Michael的得力助手阿Sam。

  含了约三十分钟后,可能Michael觉得我的速度太慢,未能刺激到他射精,他按着我的头,用力地将他的阴茎插入我的口内,直达我的喉咙,好辛苦,好想喊出来,点解我会弄到如斯境地?

  跟着他射了,因我不想弄污我套suit,我将全部精液都吞进肚里去,这是我第ニ次吞Michael的精。当我准备企起身离开的时候,Michael将三千元从我的白色紧身低胸Tee领口,塞入我的乳沟内。

  我离开他的Office之后,就冲入了洗手间,不断用水漱口。在厕格内,我将那三千元从乳沟内拿出来,望着那些钱,我不其然饮泣起来。

  自此之后,Michael久不久便向我需索,有时借口出去开会到洒店开房,有时就在他的Office内为他口交。每次完事后,我的银行户口便多了ニ、三千元。我除了是他的私人秘书外,更成为了他随传随到的私家鸡。

  后来Michael的胆子越来越大。有一次我如常地做着公司啲嘢,突然Michaelcall我,叫我攞份文件到会议室。

  入到会议室,里面只得Michael一个人,我一入到去,他就将我推向会议桌,一手按着我,要我伏在枱上,一手除我的under,甚么前戏也没有便将阳具插入我的体内,然后他一手扯着我的头发,要我望向那用来进行视像会议的大电视,那一刻我吓呆了,电视正播着我和他交欢的情形。

  我尝试望向另一边,但Michael再用力扯着我的头发并对我说:「你睇吓你几贱!你只贱鸡,我要插死你!」Michael边插边叫,我就不断喊着说:「唔好呀!好痛呀!」一轮抽插后,他终于射了。他拉番裤炼,然后他竟然将啲钱塞入我的阴道内!

  当他离开会议室后,我将啲钱从阴道里攞番出来,全都沾满了他的精液。

  Michael对我的需索已不限于我的办公时问,而且开始影响到我的私人空间。

  有一个星期日,原本我和丈夫一起食完早餐后便带女儿到琴行学piano,Michael突然call我,要我真空,并着上次那件半透明白裇衫上他的屋企。

  我:「我今日唔得闲!」Michael:「咁算啦!你自己知自己事!」我:「等等,你等我安排吓,我转头call番你。」我欺骗丈夫公司有啲急事要处理,叫他带女儿去学琴,我便即刻回家换衫,途中callMichael会尽快上他的家。

  回到家,我即刻除去我的Bra及under,换上那套当曰我要求加薪的那套衫,由于件白裇衫太透了,我整对乳房都现了出来,我唯有穿件外套便冲冲出门口了。出到街,我总觉得途人的眼光望向我的胸部。

  终于去到Michael的家,他的屋企位于中环半山,有一块落地大玻璃嘅窗可以看到整个维港,甚至是我住的屋苑。

  他一开门就将我推向玻璃窗,粗暴地除下我的外套,他要我弯低身,双手撑着玻璃窗,跟着他便立刻插入来。痛到我差点喊了出来。他的双手隔着那件白裇衫,不断地玩弄我的乳房,我的乳房被不断地挫圆噤扁。

  透过玻璃窗,望着我的家,但下体却不断地被抽插,眼泪就不断地流下来,我的家也开始模糊不清了。

  可能是Michael已经玩厌了我,他对我的需索次数越来越少,过去三个星期他都没有奸淫过我。一方面我庆幸不用再受到折磨,但另一方面财政便出现问题了,因没有了Michael的「资助」。

  如常地,一天Michael叫了我入他的Office,当我正想着是否又是那回事时。

  他对我说:「还记得边个是Vivian?」我:「Sure!」Vivian是公司以前一个TopSales,约六个月前resign,而且都几靓女,身裁又fit。

  Michael:「你知唔知点解佢以前系TopSales?」我:「佢唔系……?」Michael:「系!」Michael:「你上次系酒店serve果三个客,其实系Vivian嘅account,单deal准备签约,佢就话要resign,俾佢激死!

  咁啱你嚟搵我,话等钱用,所以未搵你代替啰。所以果啲钱你唔驶还,系你应得嘅。」跟着Michael系抽屉里攞出一份文件及一盒东西。Michael对我说份文件系价值过千万的保险合约,个客原本系Vivian,啲细节已经全部倾好,就欠份约未签。

  我:「你想我去签番嚟?」Michael:「你自己决定,但系如果你肯去签,你会分到相当可观的佣金,不过你明啦,个客当然系有啲要求啦!」我:「你俾我考虑吓!」Michael:「咁算啦!我搵过第二个,谂住你等钱用,先至益你,出面大把Sales,随便叫一个都肯。」我:「等等,我去!」Michael将份合约及一盒东西交俾我,佢话盒东西是送俾个客做礼物。

  我到洗手间略为补补妆,便出发。个客姓杨,他的公司位于中环的国金二期高层。到了国金楼下,个心突然跳得好快,虽然已有了心理准备,但当事情真要发生时,仍然觉得好惊。

  杨生的公司装修得好靓好豪华,他的秘书出来带我到他的办公室。估唔到他的秘书会咁靓,还好sexy,她穿了一条窄身的短裙,是前面大腿开叉的款式,她行路的时候,差不多整条修长的大腿都露了出来,此外,她的恤衫刻意少扣了一粒钮,差一点,整个乳房都被看到了。

  当我行去他的办公室的时侯,我留意到周围的人用很奇异的眼光望着我,对我上下打量,有些更在窃窃私语,我就好像一件正在被人鉴赏的艺术品。直觉告诉我,他们好像知道我即将和杨生要干的事。

  入到杨生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很大,足足有成千尺,整个维港尽入眼帘。

  办公室内更有一张很大的sofa,莫非这就是我稍后被凌辱的地方?

  我向杨生先打招呼:「杨生,你好。」杨:「哈哈!Michael果然冇介绍错,真系靓过Vivian,不过唔知身裁又点呢?」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我也不知道如何反应,只是呆呆地站着,时间就好像被凝住了一样。

  我定一定神对杨生说:「我明白你的意思,麻烦你叫你的秘书先出去。」杨:「我一向都喜欢听Eunice的意见,你要讲甚么,做甚么,就随便,唔喜欢就走!」我:「你……」我知道杨生是有心羞辱我,但事到如今,我唯有接受。我站在杨生面前,将原本穿在我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而他的秘书Eunice就用她冷艳的目光在旁观看。

  我一件一件地脱,直至完全赤裸,只净下那对我仍穿着的幼带高踭鞋。

  杨:「哈哈!唔错唔错!比Vivian更fit,应大既大,应细既细。

  Eunice你觉得点?」Eunice:「OK啦!估唔到对breast有我咁大咁挺,系个pat大咗少少,接受到嘅!」听到杨生的秘书对我的评价,那一刻我真的很想喊出来。

  经过一轮的指指点点后,杨生就叫我穿回衣服。心想杨生就这样放过我?当我满以为事件就此了解而沾沾自喜的时侯,杨生说:「大家都肚饿啦!出去食完lunch返嚟再倾过。」究竟杨生玩甚么把戏,真是摸不着头脑,但相信下午回来我一定不会好受。

  杨生带了我到中环一间私人会所,他的秘书Eunice也有一起来。我以为这只是一餐普通的商务午饍,原来这亦是凌辱我的一部份。他们简直当我不是人,甚至连妓女也不如。估不到香港会有这样的鬼地方!

  我们一入到去,那个侍应就对杨生说:「咦?杨生今日件货(我相信是指我)好似有啲唔同喎!?」杨:「哈哈!果然好眼光!试得北菇鸡多,转转口味试吓本地鸡嘛!」我听到,心里面不禁一寒。

  奇怪地,杨生和他的秘书跟刚才的侍应入了去,而我就被另一位女侍应安排到另一间房,更奇怪的是那一间房竟然有沐浴的设施。带我入房的人叫我除衫冲凉。心想莫非是做spa,但杨生无理由对我咁好,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事到如今唯有跟指示去做,我脱去所有衣服,就往浴缸里浸,啲沐浴液好香!令我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冲完凉出来后,我发觉所有的衣服都不见了!那一刻好惊。但在房里就多了一张很大用木做的枱,张枱的形状就好像寿司店那些盛载鱼生的木架,但在枱的四角各有一个钢环。

  那个女侍应叫我瞓起张枱上,虽然我有点犹疑,但还是照做。跟着她拿出一条粗麻绳想将我的手缚在那些钢环上,我立刻反抗并大叫:「你想做甚么?!」跟着有几个男人冲入来按着我的手脚,令我动弹不得,然后任由那个女侍应将我的手脚缚在那些钢环上。最后其中一个男人将一条粗麻绳在我的乳房上下打圈,然后缚紧,我整对乳房随即被唧起,隆隆地涨起来!由于缚得太紧,除了痛之外,连呼吸都有一点困难。

  这时我就好像一绦被放在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我心里面好惊,乳房就随着我急速的呼吸一起一伏。我大叫:「你哋想点?怏啲放咗我!」女侍应:「你乖乖地瞓起到,杨生食完饭就会放你。」接着有一个戴着厨师帽,看似是厨师的人带着一箱东西走了入来。他打开箱子,然后将里面的东西一块一块地放在我身上,我初时不知那些是甚么,只知道好冻,后来他将一片东西放在我的乳房上,原来那些是一片片的鱼生。他将那些红色的吞拿鱼鱼生放满我的乳房。由于那些鱼生好冻,我的乳头都硬起来了。

  我差不多每寸肌肤都被铺满了鱼生,然后他要我张开口,将一个杯状的东西放入我的口中,跟着就将酱油倒入杯中。

  当我以为完的时候,最难受的一刻来了。一条东西正塞入我的阴道里,我不知道那是甚么,只知道很粗。那个厨师不断将它塞呀塞呀,直至再插不入为止,我尝试将它迫出来,但实在插得太深了,我只好放弃,那种被迫着的感觉真是很难受!

  慢慢习惯了,不知甚么原因,我的阴道反过来不自主地不断吸啜着那东西,而且令我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连胸部因被粗麻绳缚着的痛楚也忘记了。

  跟着所有人都离开间房。一会儿后,杨生和Eunice便入来。

  杨生一见到我便说:「哈哈!唔错唔错!简直系一件艺术品!Eunice,你觉得呢?」Eunice:「OK啦!都摆得几靓。」我听到他们这样说,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不断地从眼窝流出来!但他们没有理会,还拍了几张我的照片。

  他们一片一片地夹起铺在我身上的鱼生来吃,还点我口中的杯的酱伷,有些酱油更滴在我的面上,但他们好像看不到似的,没有为我抹去,当我好像一件死物一样!

  杨:「哈哈!果然系人间极品,鲜味的鱼生加上女性微微的体温,简直是完美的配搭!」他们边吃边说,话题就转到我的肉体上。杨生用筷子「督」着我的乳房说:

  「哈哈!对波好松软,又会咁有弹性嘅!?」Eunce用筷子夹着我的乳头并说:「你睇吓佢几硬!」跟着用筷子再大力夹紧,虽然好痛,但因为我的口被一只杯塞着,不能叫出来,只能从喉咙发出呀呀的声音。

  当我身上的鱼生,被吃得七七八八。突然我感觉到有人从我的阴道里拔出那条一直塞在里面的东西,那人是杨生!他没有将它立刻拔出,而是拔出少少又塞回去,来来回回数十次,并不断扭动,我被他弄得死去活来,冷汗直标。

  最后他终于将它拔出来,而我亦看到那东西,原来是一条又粗又长的香蕉!

  由于它在我的阴道太耐,整条香蕉都布满了我的淫水,而我亦feel到我的阴道仍不能合拢,仍然处于张开的壮态。

  杨生剥开香蕉的皮,然后叫他的秘书将我口中的杯拿出来。

  当那个杯一拿开,我即刻发狂地大叫:「你哋变态架!快啲放开我!」我刚讲完,杨生便将整条香蕉塞入我的咀里。

  杨:「哈哈!我哋食饱,轮到你食啦!」跟着他们便离开间房,其它人就入来清理我身上食净的鱼生及口中的香蕉,然后替我松缚,让我到浴室冲凉清洁身体。我一路冲,眼泪就一路流。

  我冲完凉后,杨生便带我回他的办公室。

  我:「杨生,你都应该玩够,可以帮我签咗份约啦?」杨:「哈哈!可以可以!你系份约签名先。」我从公文袋里取出份合约,正准备在合约上签名,杨生叫停我。

  杨:「唔系用呢支笔签。」我:「咁用边支?」杨:「Michael唔系有份礼物送俾我咩?」我从手袋里攞出那盒东西,交给杨生。他打开盒子,里面原来是一支很粗的墨水钢笔。

  杨:「哈哈!好靓!我想你用呢支笔签,但系唔系用手……」我初初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我留意到他的眼光正望向我的下体。

  他竟然要我把那支墨水笔插入阴道里,然后在合约上签名!

  我:「你妄想!我唔会咁样做!」杨:「OK!咁算啦!请你走!」我心有不甘,就只差这一步,既然之前已被他尽情凌辱了,这又算甚么呢?

  我拉起我的短裙,将内裤脱下来,接过杨生手上的钢笔,将它一点一点地抽入我的阴道里,那支笔又硬又冰冷。我一直塞一直塞,直至只有小部份笔尖露出为止。由于害怕它从阴道里跌出来,我要用力地用阴道将它夹紧。

  我:「现在你满意啦!」杨:「哈哈!WellDone!」杨生将一只墨水樽放在地上,他要我蹲下点墨水,然后在合约上签名。几经辛苦,我终于在合约上画了几笔,算是签名吧了!

  跟着他要我瞓在地上,不断转动仍在我阴道里的钢笔,玩完转圈就玩出出入入。

  杨:「哈哈!估唔到有咁多水,真过瘾。」我:「好痛呀!你要玩几耐!」他一巴打过来:「收声!我要玩几耐就几耐!边到到你出声!」他发疯地搅动支笔,就好像搅面粉一般,我给他弄得死去活来。他一路搅动支笔,我的淫水就不断地流。他突然将支笔抽出来,将他的阳具狠狠地抽入,我随即发出呀的一声。他发狂地干着我,我就只静静地躺着,眼泪不断地流……最后他射了,当他将阴茎抽出来的时候,有几滴精液更滴在那份合约上。杨生用那支仍湿淋淋的钢笔在那份合约上签名,跟着便叫我离开。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