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7, 2014

一厢情愿

  「你相不相信,如果全心全意地爱着一个人,你和他就会有心灵感应?」

  「言情小说看多了吧你!」

  卓映雪一把推开凑到面前神神叨叨的贝斯手罗娜,这丫头正在思春期,一天
到晚不是研究星座就是看爱情小说,各种理论一套一套的。

  「你们两个别闹了,有客人来了哦。」鼓手兼队长的安雅的适时提醒让两人
立刻闭嘴,各自拿起乐器。

  「嘿,有帅哥哦……」小声地对大家喊了一下,罗娜立刻被安雅瞪了一眼。

  进来的是三个人,一个看起来很和蔼的中年妇人,一个斯文帅气的三十岁左
右的男人,也就是罗娜说的帅哥,还有一个是个美得令人窒息的少女。

  「那女孩好漂亮!而且有点眼熟。」一直没说话的键盘手姚瑶悄悄地道。

  「你这个拉拉看到美女都觉得眼熟。」罗娜立刻出言讽刺。

  「哎呀,这位女士,你看起来好面生啊!」姚瑶也毫不留情的回击。

  「你们两个别吵了,今晚给我都好好表现!尤其是你,映雪!」安雅的声音
听来有点紧张。

  「老大,你怎么了?」罗娜不解地问道。

  「你们都不看电视的吗?那女孩是穆瞳啊!马上要出道的歌手,前几天还在
音乐频道做过宣传的,她唱歌很厉害。」

  「哇哇哇,同行欺上门啦!」

  「映雪,你在发什么呆?该你说话了!」

  「啊?哦哦哦,对不起。」安雅的声音将魂飞天外的映雪唤醒。从三人一进
来,她的眼睛就停在那个男人身上没离开过。就在昨天,她还对罗娜的一见钟情
理论嗤之以鼻,但是,也许是上帝为了让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仅过了一天,自
己就遇到了让自己一见倾心的男人。

  「欢迎光临星幻酒吧,我们是这里的常驻乐队lazy girls,希望大家喜欢我
们的歌声。」简单地致过开场词,吉他手兼主唱的卓映雪向同伴们点头示意,今
晚的开场曲便开始演奏。

  「Seems like everybody's got a price……」有点紧张,这首改编过的《
Price Tag 》第一句就被唱跑音,还好三人正在谈些什么事情,注意力不在这边,
只有对声音极为敏感的穆瞳回头看了一眼,正对上卓映雪紧张懊恼的目光,微笑
了一下以示鼓励。

  他们是情侣吗?在心里偷偷的疑问着。穆瞳的条件太好,让映雪有种自惭形
秽的感觉。看到她和那男子聊得开心,自己竟开始难过起来。短短几分钟的时间,
就从单身到单恋、单恋到吃醋,太快的情绪变化连她自己都无法适应。

  「映雪,你怎么回事?」听着一首轻快的歌曲快被主音唱成哀怨情歌,安雅
悄悄出生责问。

  稍微回头点了一下表示歉意,映雪将注意力收回,专心演唱。她的唱功很好,
在圈内也算有点名气,一旦心思集中起来,很快便渐入佳境。只是,一连三首歌
唱完,那三人始终愉快地交谈着,只有穆瞳不时回头看一眼,那男子,从来没有
看向这边。

  「下一首,《To Find You 》。」乐队中安雅的年纪最长,却是最要强的一
个。这首歌的难度很大,是乐队压箱的拿手曲目之一,通常是在较大的场合才拿
出来唱,此刻酒吧只有三个客人,照理说只唱一些热身的曲目就行,但是由于有
专业歌手到场,一心想展现乐队实力,证明那些拒绝过自己的唱片公司的决定都
是错误的,安雅临时打乱计划,指名要映雪演唱这首歌。

  清了清嗓子,静下心来,轻轻扫动琴弦,短暂的前奏过后,映雪带着磁性的
声音响起。刻意要表现,本该第二遍才运用的转音被提到前面,果然,两句词唱
完,那个男人的注意力便被吸引过来。这首歌节奏轻快,略带摇滚风格,安雅的
鼓点和映雪的扫弦配合默契,强悍的唱功和丰富的现场经验将歌曲演绎的淋漓尽
致。到了副歌高音部分时,三位客人已完全停止交谈,静静聆听。

  被男子微笑的眼光注视着,映雪的情绪不觉高涨,用眼神向成员示意后,最
后一段副歌改为移调。再次拔高一个音阶的高亢嗓音让男子高举双手鼓起掌来,
旁边的穆瞳稍皱了一下眉,也轻轻拍起手。

  一曲唱毕,三人都热烈地向乐队鼓掌夸赞。那个男人向穆瞳说了句什么,穆
瞳点了点头,然后他便起身向小型舞台走来。

  「唱得很好!」先是夸赞了映雪一句,然后礼貌地伸出手,「我叫陈宇轩,
是轩扬经纪公司的总经理,请问芳名?」

  「我……我叫卓映雪。」紧张的说话都结巴,映雪不知所措地站起来,握住
了那只温暖的大手。

  「很好听的名字。卓小姐有打算做专业歌手吗?」

  「我……有想过。」其实根本就是做梦都想。

  「那就好。随时来轩扬找我。」递上一张名片,陈宇轩坐回座位,三人又继
续聊起来。

  「映雪,你简直太帅了!」罗娜好像自己被发掘了一样激动,安雅与姚瑶也
不断地竖起大拇指。

  怔怔看着名片,映雪都分不清楚此刻心中的喜悦到底是因为能做歌手多一些,
还是因为陈宇轩与自己说话多一些。

  酒吧陆陆续续有新的客人进来,又坐了一会,三人便起身离开。经过舞台旁
边的时候,穆瞳忽然停下了脚步。

  「映雪是吗?你好。」礼貌地对映雪点点头,穆瞳接着说,「我个人的一点
建议,歌手应该着重表达的是音乐中蕴含的感情,而不是自己的技巧。你的唱功
很棒,很能带动气氛,但如果将来要做唱片歌手,应该更注重学习用心来唱歌。」
说完这句话,穆瞳再次点头示意后离去。

  「切,拽什么嘛。宣传介绍说她是半路出家,以前就是教小朋友唱儿歌的,
论唱功哪里比得上音乐学院毕业的映雪了?我看多半靠的就是脸蛋漂亮。」望着
穆瞳的背影,安雅不屑地撇撇嘴。

    ***   ***   ***   ***   ***

  「您好,我是星幻酒吧常驻乐队lazy girls的主音卓映雪,陈宇轩先生说过
我可以打这个电话。」

  按照名片上的号码拨过去,让映雪失望的是接听的并不是那个带着磁性的声
音,而是他的助手。

  「卓小姐,您好。陈总跟我交代过,那么您是准备来试音吗?」

  礼貌地问话,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助理,他知道自己的老板经常会在外面心
血来潮地发掘新人,但回头就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这个卓映雪的名字他没有听
过,想必又是陈宇轩随便发名片的结果。

  「是的,我现在就在轩扬门口,不知道该去哪里试音。」

  「那么请您稍等一下,我立刻安排人下去接您。」

  很快就有负责接待的小妹将卓映雪带到了试音室,陈宇轩、穆瞳都不在公司,
仅有几位导师为映雪进行了试音工作。结果很美满,大家都对映雪的唱功赞不绝
口,只要汇报给陈宇轩后,大概就能进行签约了。

  此刻的映雪,满心都是愿望实现的激动和更加接近那个男人的兴奋,她终于
相信,一刻钟的遇见,是可以改变一生的命运的。

  那时的她,确实这样想过。

  然后一晃就是两年。

  不是每个歌手都能像穆瞳一样一出道便大红大紫。签约至今,映雪仅发过一
张单曲,市场反应冷淡后便处在一个半雪藏的状态,接的最多的工作就是出席各
类商场开业、公司年会等场合表演。陈宇轩在公司的时间不长,自己与他见面的
机会更少。虽然已经知道他和穆瞳不是情侣关系,但对自己的爱情一点帮助也没
有。原以为签了约就能摆脱草根歌手的身份,结果只是变成另一种草根。与原来
乐队成员的关系也逐渐淡漠,当初走出这一步,真的值得么?

  出了一趟节目,映雪疲惫地走进公司,正看到陈宇轩与穆瞳结伴出来,连忙
整了整腮边的发丝上前招呼:「陈总好,穆瞳姐好。」

  穆瞳友好地回应了自己,陈宇轩虽然也含笑点头,脸上却是一片迷茫的神色。

  他不记得自己!

  两年来几乎未曾碰面,交流更加没有,所有的交谈都只是那天晚上在酒吧短
短的几句话。自己苦苦单恋两年,对方却早已把自己忘了。卓映雪的心痛若滴血,
几乎无法维持住微笑的表情。

  「陈总,这是你亲自从星幻酒吧请回来的歌手卓映雪,这次ENOZ的出道CD有
一首就是她写的呢。这两天你忙糊涂了,一时想不起来了吧?」敏锐擦觉到映雪
的心情,穆瞳连忙解围。

  「啊!真是抱歉,那天晚上酒吧灯光太暗,我没有记清楚你的长相。」似乎
是想起来了,似乎依旧是没有印象,受到提点的陈宇轩连忙伸手道歉。卓映雪的
笑容已经是死板而麻木,伸出手第二次握住那只大手,这次感觉到的,只有冰冷
……

  「老板,你伤害少女心了哦。」看着映雪远远离去,穆瞳向宇轩打趣。

  「呃,说实话,我还是没想起来她……」陈宇轩苦笑着搔搔头,看了一眼那
个落寞的背影,「不过,看起来挺不错的一个新人啊,明天那场选秀的嘉宾,画
儿不是不想去吗?如果来得及更改的话,就换成她好了。」

  并没有想到以这样的方式意外得到一次机会,映雪现在心里只有无尽的伤痛。
为了引起宇轩的注意,让他知道自己的才华,她毫不犹豫地拿出那首费尽自己心
血的,本以为可以成为翻身机会的《数落叶的孩子》交给公司,作为他十分重视
的ENOZ的出道曲目,可是,这样也换不来他的一点心思吗?

  「我的姑奶奶,在这发什么愣,还不赶紧去试衣服,今晚你还要去星月表演
啊!」草根歌手的悲哀,就是连躲起来伤心一会的权力都没有。映雪被经纪人找
到,一通呵斥后把她推去了试衣间。

  星月会所只是一家私人会所,但似乎和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几乎每个
没能走红的末流女歌手,都要经常去那里献唱一番,供一些富商政要们评头论足,
甚至淫玩调戏。当然也有一些歌手因为在那里找到靠山,从此被捧成明星的,但
映雪不喜欢那个地方,她希望自己能够依靠歌声被人认可,而不是肉体。

  但公司的安排无法拒绝,时至傍晚,她还是随着其她七名歌手一起坐上保姆
车,来到了这个销金窟。

  噪杂、喧嚣,声色犬马、纸醉金迷。富裕而堕落的人们,总是喜欢这样挥霍
他们的夜生活。说是唱歌,但歌手最后已经变成了陪酒女。借口要去洗手间,映
雪婉拒了一个中年富商的纠缠,离开了包间。最顶层是属于一些特权贵宾的专属
领地,平常很少有人,基本上每一次她都是躲在这里等到活动结束时再跟着大家
离开,今天也不例外。

  漫无目的地在楼道中闲逛,然而走到尽头时,却听见包厢里有人声传出。

  「总之,收起你无聊的个人感情,明天,我就要陈宇轩死……」

  只听到这一句,映雪就差点惊呼出声,那个声音他没有听过,似乎是一个中
年男人的声音,她还想继续再听下去,旁边的男卫生间忽然传来冲水的声音。情
急之下,映雪只得钻进女厕所,进入一个隔间后把门插上。

  怎么办?怎么办?有人要杀陈宇轩!

  她急得快哭出来。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温和有礼的男人会卷入一场谋杀行
动,但现在不是去想那些的时候,一定要尽快通知他才行!

  焦急地翻着手机,映雪没有陈宇轩的号码,也没有穆瞳的。在公司里,自己
地位低下,无法涉足他们的那个圈子。找来找去,只找到了长门有希的电话。那
女孩是个自来熟,几乎认识每一个人都要交换电话,而她也是此刻能联络到的和
陈宇轩最亲近的人了。

  「莫西莫西!」嘟嘟几声之后,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熟悉的活泼声音,映雪松
了口气。

  「有希,我是卓映雪。抱歉没时间详细解释了,求你尽快找到陈宇轩,告诉
他明天有人要杀他!」映雪带着哭音小声说道。

  「映雪,别着急,我没太明白。你说有人要杀陈总?」那边沉默了一下,才
又问道。

  「是的。」关心则乱,映雪没有擦觉到有希竟没有一点惊讶的语气。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在星月表演,无意中听到一个包厢里面传出来的对话……」

  「知道对方是谁吗?」

  「不知道,那个声音我没听过。」

  「那你现在在哪里?」

  「我还在包厢旁边的洗手间里,你不要管我,我会想办法逃出去,你赶紧通
知陈宇轩,求求你!」没想到到了这种关头,有希还和平常一样啰嗦,映雪已经
哭出来了。

  「好的,我知道了。」有希挂断了电话。

  呼……映雪舒了口气,瘫软着靠在墙上:「陈宇轩,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

  通风报信后,她静下心来,准备偷偷离开这里。然而,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忽
然传来,映雪清楚的听到有好几个人冲进了卫生间。

  「碰!」隔间的门突然被踹开,躲闪不及的映雪肩膀被重重砸了一下。

  「妈的,臭婊子,果然在这里!」踹开门的男人穿着一身西装,脸上明显是
刚刚被人揍过一拳,颧骨高高肿起。

  「老子上个厕所的功夫你他妈就来偷听,找死是不是!」男人扯着映雪的长
发将她揪了出来。

  「跪下!」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映雪压着跪在地上,那个男人拿着对讲机说
了句「人找到了」,之后,映雪听见楼道上传来了几个人离开的脚步声。

  「我们已经离开了。那个女人,知道的不多,没必要杀她,你们随便玩玩就
好了。」对讲机里传来一阵模糊的声音,很快就被卫生间里这几个男人的欢呼声
淹没了……

    ***   ***   ***   ***   ***

  「啊!」被揪着头发连拉带扯地拽进包间,那个男人映雪一把摔在地上。

  「豹哥,你可轻点,要是把这小婊子扯得秃顶了,兄弟们玩起来就没意思
了。」一个小弟笑着阻拦那个叫豹哥的男人。

  「妈的!害老子挨了老大一拳,这点折磨算轻的。虽然老大说不用杀了她,
不过今晚至少得玩掉她半条命!」无情地宣告了映雪今夜的命运,豹哥冲上前去,
抓住她的衣襟一把扯开。

  按照经纪人的要求,今晚来的歌手清一色都是白衬衫、黑色短裙和裤袜,黑
色高跟鞋,外面套着围裙的女仆装扮。围裙早已在刚才的撕扯中脱落,此刻衬衫
也被豹哥撕烂,随着纽扣四散崩飞,映雪包裹在黑色胸罩中的饱满乳房暴露在屋
里几个男人眼前。

  「哟,看不出来这婊子奶子还挺大。」豹哥毫不客气地双手抓着两团乳肉揉
搓起来。其他人也一拥而上。

  「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完全被眼前的场面吓傻,足足七个男人
包围着自己,映雪流着眼泪求饶。

  但是禽兽们哪里会去理会猎物的楚楚可怜,映雪的黑色短裙第一时间被扯下,
黑色裤袜也被从裆部撕破。白色的蕾丝内裤被拨到一边,两根粗大的手指用力地
长驱直入……

  「呃……」映雪发出一声惨呼,全身都痛的绷了起来!

  「我操!这……」没有预料到这个大美女竟还是处子之身,用手指侵入映雪
下体的保镖怔怔地看着指尖的血迹,被其他男人一顿臭骂。

  「你妈逼啊!好好的一个雏儿,被你用指头给破了!」

  豹哥一把推开那个男人,分开映雪的双腿仔细看了一下。那一下的插入太过
用力,薄薄的处女膜已经残破不堪。

  「操,多少还剩一点,总比没有好。」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豹哥往映
雪的阴唇上哭了口唾沫,解开自己的裤子,挺着粗大的阳具把龟头插了进去。

  还没从破身之痛中缓过来,又遭到巨大的龟头插入,映雪声嘶力竭地惨叫着,
却只让豹哥更加兴奋。粗大的肉棒一插到底,将残存的一点薄膜也尽数摧毁,一
举攻占了从未有人触及的私密处。

  「小婊子,爽不爽?!」

  相当白痴的问话,哪有女人会在这样粗暴的开苞中获得快感?更何况,已经
有另一个男人迫不及待地把阳具塞进了映雪的小嘴,豹哥得到的回答,只有女孩
呜呜的痛呼声。

  其他五个人当然也不会甘于做观众。一个人摘下映雪的胸罩,双手捏着两团
棉花般的软肉死命揉抓,两个男人分立两边,捉着两只柔嫩的小手为自己打手枪,
剩下的两个人则脱去映雪的高跟鞋,抱着两只丝袜美脚不住啃咬。

  同时被七个男人操干折磨,下体撕裂的痛楚在豹哥的大力摧残下根本得不到
一丝缓解,嘴里的肉棒每一次插入都直抵咽喉深处,逼得她泛起阵阵呕吐感,胸
前魔爪揉搓的力度更是几乎要将乳房捏爆,手脚上传来的则是男性的火烫与湿热
的侵犯,整间屋子都弥漫着男人汗臭和性臭的味道……

  「操你妈!真不愧是处女,这小逼真鸡巴紧!」一面用力操弄着,豹哥一面
满口脏话地羞辱着映雪,头一次尝试这么软嫩湿滑又紧窄异常的阴道,才干了几
分钟,射精的欲望就已经无法忍受。

  「狗子,跟老子换一下!」拍了拍正在强迫映雪口交的男人,豹哥大吼一声,
又重重连操了十几下,拔出肉棒站起身,将沾满鲜血的鸡巴塞进了映雪嘴里。

  血液的腥味和阳具的臭味一起扑鼻而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的映雪小嘴立刻
又被填满,然后就是一股浓精直冲喉咙。被撑的两腮鼓起的她,仅能靠着鼻孔勉
强呼吸,那大波涌出的精液根本没有吐出的空间,只能和着屈辱吞进肚子里。而
那个被称作狗子的男人此刻已经跪在映雪双腿间,将鸡巴顶在了饱受摧残的阴户
上。

  「不要再来了……求求你……啊!」豹哥射完后抽出阳具,映雪来不及缓口
气,立即向狗子求饶。然而,对方迟迟不插入,等的就是这一刻,在映雪流泪哀
求的瞬间一插到底,粉碎了那本来就不存在的希望。

  「大家想射就射,别忍着,时间多的是,今晚非把这小婊子给灌满了!」发
射完毕的豹哥拿起一瓶啤酒吹了一口,吩咐着众小弟。话音刚落,用映雪小手打
手枪的两个人便先后达到顶点,两股精液飞洒在她如云的秀发上。

  「来,给大爷清理干净。」两个还挂着残精的龟头一起挤进映雪的小嘴,在
她的舌头上涂抹干净后暂时离开。这是映雪身上只剩四个男人,看到那张小嘴空
了出来,本来隔着丝袜吮吸脚趾的一个男人急忙补上,将快涨爆的阳具插了进去。

  嘴里还有几丝残留的精液,为肉棒的抽插起到很好的润滑作用。上下两个洞
都被填满,用几乎整齐一致的节奏操干,一双丝袜小脚被脚掌相对并在一起,夹
住了一根热呼呼的肉棒来回摩擦,两团乳肉也被向中间聚拢,挤出一道深沟,然
后一条鸡巴钻了进去……

  映雪做过无数次美梦,梦到有一天自己穿着圣洁的婚纱,和陈宇轩一起走进
婚姻的殿堂。虽然心里也明白,这份爱情终究是不会有结果的,但她依旧固执地
坚守着,坚守着独身,坚守着身体的清白。在她的歌中曾经写过:你没对我说过
再见,我便永远不会离开。这是她私下对那个男人做出的承诺:只要你还在,我
便会等着。然而,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失去贞操,会
以处子之躯同时应对七个男人的兽欲……

  「哟,这婊子哭了。」骑在脸上干着映雪小嘴的男人首先发现了她的两行清
泪,怪声怪气地叫起来。

  「小姑娘这么伤心,是不是哥哥们干的你还不够爽啊?」享受着丝袜美足的
足交的男人立即应和,引来一阵哄笑。

  「那大家就再卖力一点,把这婊子往死了干吧!」豹哥一声令下,众人齐齐
吆喝一声,动作愈发的粗暴起来。

  「操!老子要射了!」狗子大喊一声,肉棒狠狠地干了几下,抵着花心射了
出来。

  「操你妈,别射里面!」豹哥想阻止,但是晚了。狗子的高潮来得猛烈,双
手死捏着映雪的屁股射的两眼翻白,包裹着破烂不堪的丝袜的雪白臀肉留下几道
红色的指痕……

  「干,你让我们还怎么玩啊!」其他男人纷纷抱怨。

  「呼……弄干净不就行了……」在小穴里射了个爽快的狗子呼了口气,随意
说着。

  没有人在意卓映雪在子宫第一次承受男人精液浇灌时涌出的泪水……

  狗子从映雪身上爬起来,抓过她的一条修长美腿,将本就残破的丝袜撕下一
大片。

  「你干什么呢?」豹哥不解地问道。

  「给你们清理啊。嘿嘿,豹哥你不会没看过丝袜塞穴吧?」

  「操,你真是条贱狗!」

  听到狗子说到曾在成人视频中看到的画面现在可以在这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
身上实现,几个男人不约而同地停下动作,吞着口水注视起来。

  虽然未曾经历,但映雪也听得懂那四个浅显的汉字,蹬着两条长腿拼命挣扎,
嘴里不住求饶着。

  「妈的,别动!」豹哥过去狠狠给了她一耳光,然后双手死死握住她的两个
脚踝夹在腋下,把她掰成双腿朝天抬起分开的屈辱姿势。

  狗子差不多把映雪的丝袜死了个干净,然后把破布揉成一团,两个男人跑过
来,扯着两片已经被干到红肿的大阴唇分开,将粉色的阴道口扯成一个小洞,然
后狗子用两根手指将那个小洞进一步扩张,直到可以看到在不断蠕动的粉色肉壁
中间探头而出,正在一张一合吸收着残留精液的子宫口,才将手里的布团一点一
点地塞了进去。

  一般的视讯表演,即使有丝袜塞穴的部分,也都是用的薄如蝉翼的单腿丝袜,
而映雪今天穿的是一条稍厚的连裤袜,虽然只是被撕掉的部分,体积仍然要大得
多,再加上嫩穴刚刚被开苞,当布团全部被塞进小穴的时候,她的大阴唇已经无
法合拢,一条黑色布条隐隐漏在外面,好像一个裂了口的大包子。

  然而,折磨并未到此结束。狗子说着「塞得够深才能清理干净」,将重新硬
起来的肉棒再次顶上了被塞得鼓鼓囊囊的蜜穴……

  「不要!太胀了!求求你!」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被充饱了气的气球,再承
受多一点就会爆炸开来,映雪满眼恐惧地求饶。但狗子没有理她,龟头抵着破布
强硬地推进。柔软的布料包裹着阳具顶端,带给他说不出的舒爽,但映雪的感受,
却是子宫要被挤进肚子里的痛苦!

  「这下子算是到底了。」狗子玩命般把肉棒插入了一半,直到确定无法再前
进分毫,才停下了动作。此时的映雪已经翻起了白眼,口水也不受控制地顺着嘴
角流了出来。

  「妈的,小婊子真不经玩,这样就快晕了。」豹哥掐着映雪的人中使她清醒
过来,示意狗子把破布取出来。

  狗子不情不愿地抽出几把,把两根手指插进映雪的阴道抠挖了几下,才夹住
一根布条抽了出来。

  由于刚刚是把无数碎布揉在一起,这一下仅是抽出了一小团,更多的仍然埋
在阴道深处。其他几个男人立刻围了过来,都要试着玩玩这个变态游戏。探入阴
道的手指先是两根,逐渐变成三根,甚至变成两个男人各用两根同时插入,而取
出破布已经不是主要目的,亵玩那幽径中娇嫩的肉壁和光滑的子宫口才是。

  几个男人轮番上阵,每取出一根粘着精液的白花花的布条,就将它塞进映雪
的小嘴。等到阴道终于空了下来,那张樱桃小口亦被填满。

  「老大,怎么样?这种玩法刺激吧?」将映雪屈辱玩弄到几乎失去意识,狗
子谄媚地凑向豹哥。

  「不错,确实有意思。你还有什么花样?」

  「嘿嘿,老大你有没有见过女人喷水?不是在A 片里,是真的见到。」

  「那倒没有,怎么?你能把这婊子玩喷了?」

  「我刚才在她贱屄里掏丝袜的时候找到她G 点了,估计玩尿她不成问题。」

  极度的屈辱、满胀和疼痛已经弄得映雪的头脑昏昏沉沉的,只是模糊地听到
两人的对话,当最后「玩尿她」三个字钻进耳朵,她才忽地清醒过来,本能地想
要讨饶。但嘴里塞满腥臭的丝袜,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小婊子好像很期待嘛!」故意曲解她的意思,狗子指挥着两个男人抓着映
雪的嫩脚,把她掰成阴户朝天,完全对折的姿势。这个姿势能让女性的阴部完全
凸出来,轻易地就可以触及最中心。狗子将右手中指和无名指同时插入映雪的阴
道,准确地找到了刚刚触及的G 点,左手握住右手手腕,深吸一口气后,高速地
抠挖掏弄起来。他的鸡巴不大,耐力也差,很少能靠干屄满足女人。为了不被夜
店那些小姐们嘲笑,他刻苦钻研,练成了一手好指技,很多女人都在他的这双手
下尝到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潮喷的快感,短短数日后,连一向冷艳的天后穆瞳也在
他的技巧下呻吟浪叫着喷泄一地,更何况此时的卓映雪?

  对G 点的刺激还不足二十秒,小穴上方的尿道口微张,吐出了第一口花蜜,
并不多,如毛毛细雨般洒落在映雪的俏脸上。

  「他妈的,我一直以为女人喷水是从屄里喷出来呢!」豹哥感叹了一句。狗
子在心里鄙视着他的无知,手上更加用力。

  第二股、第三股……一开始还只是细流般的喷出,后来已经化作倾泻般的泼
洒,映雪的俏脸已经被完全浇湿,秀发也湿漉漉的在地上铺成一片,银牙紧紧咬
着嘴里的丝袜,粗重地喘息着。

  「把她嘴里的丝袜掏出来!」让女人潮喷是很费体力的活,狗子胳膊上的青
筋突起,咬着牙吩咐。

  立刻有人将映雪嘴里的破布取了出来……

  「呃……啊……啊……」没有求饶,没有咒骂,小嘴刚刚得到自由,一声声
吟哦浪叫便涌了出来……

  「嘿嘿,小妞终于浪起来了!」得到鼓励的狗子兴奋地大呼一声,手指开始
变换花样,指尖先是深入到子宫处,然后抵着肉壁狠狠摩擦着直到穴口,来回反
复几次,映雪便被他搞得淫肉外翻,屁股抽搐挺动不已,狗子明白,只需稍稍刺
激,她就要高潮了。

  「婊子,给老子尿出来吧!」一鼓作气,狗子的指尖来回刮磨肉壁三次后狠
狠按住G 点,曲起手指勾着薄薄的嫩肉猛力抬起,似乎要以阴道为支点把映雪整
个人提起来。当然是做不到的,在狗子的拉扯和绝美肉体的下坠这两股力道达到
临界点,映雪感觉自己就要被生生撕裂的时候,狗子忽然卸力,撤出了手指……

  大股的花蜜如喷泉般冲天而上,即使在AV中也堪称罕见的剧烈潮喷在众人面
前精彩上演,淫液直喷出一米多高才四溅落下,然后第二波再次升腾而起……

  在连续的喷发中,是映雪嘶哑却欢愉的淫叫,许多女人一生也尝试不到的绝
顶高潮,在她开苞不足一小时就被实现,理智、灵魂都在这一波山崩海啸般的快
感中裂成碎片……

  足足七次仿佛要泄尽体内水分的喷发后,浑身被自己浇打的湿漉漉的映雪才
逐渐停止抽搐,平静下来。但花蜜虽然不再喷射,尿道中另一股淡黄色的水流却
不受控制地流淌而出,在被掰成快要倒立的娇美身躯上汇成一道溪流潺潺而下…


  「牛逼!」目瞪口呆地看着刚刚还一连贞洁烈妇样子的卓映雪在两根手指的
玩弄中浪叫着潮喷失禁,六个男人纷纷对狗子伸出大拇指。

  「操!这下你们随便操吧,这婊子已经被我玩开了。」甩着酸痛的胳膊,狗
子得意地说着。

  没错,现在的卓映雪,只是一丝不挂地在地上蜷成一团,脚尖紧绷,浑身颤
抖,很明显没有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只需随意刺激一下,很快就会再次攀
上情欲的顶峰,再没有一丝想要反抗的样子……

  「唔……唔……」趴在狗子身上,小穴和屁眼分别被两根肉棒填满,映雪嘴
里含着豹哥的鸡巴,在三个男人的合力淫辱下发出欢愉的呻吟。

  小腹有点坠胀感,七个男人,每人都至少在阴道和直肠中射过三次,那两个
孔洞从被同时插入后就没有空过,一个人射完,立刻会有另一个人补上。精液堆
积其中,从未得到排出的机会……

  「噢……又要射了!」豹哥对着映雪的俏脸喷出了今晚的第五波精液,然后
气喘吁吁地坐在沙发上,「操,老子干不动了!」

  「我也要来了!」插着菊穴的男人很快也喷射而出。

  「还不够……还要……」空出的小屁眼无人顶替,屋子里的男人个个射到腿
软,即使映雪此刻的样子再诱人,也是有心无力了。

  失去堵塞,屁眼中的精液开始大波大波地涌出,映雪伸出两根手指挑了一些
塞进嘴里,细细品味了一下,眯着眼睛对身下的狗子笑了。

  「很好吃……狗子哥哥,你要多干映雪一会哦……」

    ***   ***   ***   ***   ***

  「我的姑奶奶啊,你是要我死是不是?打你电话一早上也不接,你跑哪里去
了?」

  看着经纪人焦急责骂的样子,映雪自然没法告诉她,那部手机从昨夜下半夜
便被塞进自己的阴道,现在还没有取出来,而自己更是在它的不停震动下随时处
在高潮边缘,要不是垫了一层卫生巾在内裤里,这时候应该淫水已经滴出来了吧
……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不舒服吗?你知道这次机会有多难得啊?在不舒服你
也得给我撑着上,知道吗?」

  「哦……知道了……」如行尸走肉般答应着,映雪飘飘忽忽地走向更衣室,
在无尽快感的折磨中,她的脑海中只有一片空白……

  一个小时后,映雪才在演播室的卫生间里取出了那只手机和已经沉甸甸的卫
生巾。被轮奸玩弄一夜,所有的梦想都已经碎得连渣子都找不到,此刻,唯一能
触动她心弦的只有那个男人。陈宇轩,他还好吗?有长门有希的通风报信,他应
该能躲过一劫吧?

  走出卫生间的时候,映雪迎面遇见了安雅——她带着乐队成员们来参加选秀。
在这种时刻和老友重逢,映雪百感交集。从前,安雅一直就像她的大姐,无处不
给她照顾,在受尽创伤的此刻遇见她,真的是太好了……

  「你好。」映雪张开的双臂僵在半空,安雅只是淡漠地打了声招呼,就与她
擦肩而过。

  「安雅姐,你……」

  「大明星和我这个小选手太过亲密,影响不太好吧?」阴阳怪气地回了一句,
安雅关上了隔间门。

  原来,自己什么也没有剩下么……

    ***   ***   ***   ***   ***

  「接下来,有请我们的表演嘉宾卓映雪上台!」

  在主持人的介绍和观众不太热烈的掌声中,映雪几乎是被经纪人推着向舞台
走去。

  抬脚踏上台阶的时候,她僵住了。

  痛,撕心裂肺的痛!心脏仿佛在一霎那被绞成一团,痛得无法呼吸。

  和陈宇轩相遇以来的种种,在脑海中翻涌而过。

  一滴泪水,轻轻地滑了下来……

  「我有一个很好的姐妹曾经对我说过:如果全心全意地爱着一个人,你和他
就会有心灵感应。这种感觉,我想,我已经体会到了。娜娜,谢谢你。」

  站在舞台上,《捡落叶的孩子》的前奏已经响起,映雪却没有开口演唱,而
是用低沉的声音娓娓说着。

  「今天,我的姐妹们也来到了现场。此刻,站在这里,我很想为那个男人唱
一首歌,安雅姐姐,娜娜,瑶瑶,你们愿意上台来为我伴奏吗?」

  不理会舞台边捶胸顿足的经纪人,映雪期待的目光落在台下的安雅脸上。

  罗娜第一个跳上台,紧接着安雅也被姚瑶拉了上来,几个女孩各自就位。

  「这首《On My Own 》,希望他听得到。」

  没有抹去脸颊上不知何时流下的泪水,映雪闭上眼睛。此时,她才真正明白
了穆瞳当日所说的用心来唱歌……

  Pretending he's beside me 欺骗自己他就在身旁

  All alone 孑然一人

  I walk with him till morning我和他漫步到黎明

  Without him 没有他

  I feel his arms around me 仍能感觉拥抱的温度

  And when I lose my way I close my eyes当我迷途,只需阖眼

  And he has found me 他便能找到我的身影

  In the rain the pavement shines like silver 雨中,路面闪耀如银

  All the lights are misty in the river 水面,华灯亦真亦幻

  In the darkness , the trees are full of starlight夜里,火树缀满银


  And all I see is him and me forever and forever 而我,心在与他终老

  And I know it's only in 请大家警惕裸聊骗子广告!愿

  That I'm talking to myself and not to him 自言自语,而非与其倾谈

  And although I know that he is blind虽然自知,我不在他眼中

  Still I say , there's a way for us 仍然告诉自己,我们仍有可能

  I love him我爱他

  But when the night is over但,每当夜晚离去

  He is gone他也随着梦境消失

  The river's just a river河水,依旧静静流淌

  Without him 没有他

  The world around me changes 我的世界面目全非

  The trees are bare and everywhere 绿叶凋尽

  The streets are full of strangers 街上只剩陌生人

  I love him我爱他

  But every day I'm learning但每日,我都更清晰地意识到

  All my life 终其一生

  I've only been pretending 我一直在自欺欺人

  Without me没有我

  His world would go on turning 他的世界仍运转如常

  A world that's full of happiness那块充满幸福的梦土

  That I have never known 我永远无法步入

  I love him我爱他

  I love him我爱他

  I love him我爱他

  But only on my own. 但只是一厢情愿

    ***   ***   ***   ***   ***

  卓映雪一曲而红,但是,那个男人,永远没有听到这首歌。

  往昔覆灭。离开轩扬以后,映雪终于逐渐成为穆瞳之后最红的天后歌星。

  只是,终其一生,再未唱过《捡落叶的孩子》和《On My Own 》

  因为这两首歌,只能唱给那一个人听

  而那个男人,和她的心一起死了……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