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7, 2014

童年情事

  俗话说童言无忌,童事也无忌的,童年是快乐的,童年是人一生中最难忘、最纯真的的岁月,童年留下的情事更令我们终生难忘。

  林涛的家在西部的南江县一个小村庄里,由于家境贫困,父母背井离乡,林涛成了众多留守儿童中的一员,年幼的他从两岁时就和奶奶一起生活!到林涛七岁时,他开始上小学二年级了,他上学的学校在他家所在的乡镇上,离家只要几分钟的路程。

  这是初夏的一个下午,放学后,林涛和他的好友邓婷、李婧留下来值日打扫卫生。等打扫完卫生后,林涛正准备拿着书包回家,邓婷就叫住他:“桃儿,玩一会再回去吧!”桃儿是同学们给林涛取的绰号。

  林涛本来不想玩的,他肚子饿了,今天午休时没有回家吃饭,想回家吃饭。等他刚要开口拒绝时,李婧给他递过来一包用报纸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说:“吃吧,这是邓婷给你从家里偷出来的”。林涛把报纸打开,里面原来是一包卤肉,他也顾不得刚打扫卫生后脏兮兮的手,一块接着一块直往嘴里塞,直到一包卤肉消灭得干干净净为止,临了还不忘舔了几下手指。弄得站在旁边的两个小女孩忍不住笑了起来。

  原来,邓婷和李婧家都在乡镇上,李婧的父亲李云是镇上的镇长,她母亲陈容是她们学校的数学老师,正好是林涛他们的班主任。邓婷家是镇上开食店的,以前她也经常偷偷的带些东西出来分给林涛他们吃。他们三个是班上最要好的同学,林涛学习成绩是班上最好的,由于从小缺少父母的疼爱,比起其他同学来,他显得懂事些。因此,很多同学都喜欢和他玩,老师也喜欢他,尤其是李婧的母亲,他们的班主任老师对他非常的照顾。

  回到故事上来,林涛吃完东西后,就问邓婷她们要干些什么,邓婷说:“我们来做个游戏吧!”然后跑过去把教室门关了,把林涛拉倒教室的角落里说:“我们今天玩个游戏,桃儿当爸爸,我当妈妈,李婧当女儿”。李婧这时站出来,噘起小嘴巴说:“我当妈妈,邓婷当女儿”。

  两个小女孩就为谁当妈妈谁当女儿争起来,林涛看见她们快吵起来了,就说:“你们一个当一回妈妈,好不好?”两个女孩停了下来,显然是答应了林涛的提议。林涛接着说:“还是邓婷先当妈妈,等会李婧再当”。因为邓婷刚刚给了卤肉给林涛吃,他显然要照顾邓婷的。

  李婧本来想反对,正准备反对的时候,林涛拉着邓婷和李婧的手,说:“我们开始吧”。邓婷讲了游戏的玩法,妈妈和爸爸睡觉后生女儿出来,所以说要先爸爸和妈妈睡觉,然后再生女儿。游戏就这样开始了,邓婷先把自己的小裙子和小内裤褪到膝盖处,然后叫林涛过去,要脱他的裤子。

  但林涛死死地把裤子拽住不让脱,整个脸涨得通红。他还是第一次在异性面前脱裤子,显得非常的害羞,但又不能不脱,李婧也加入近来,两人一起开始对付林涛。好不容易才把他的裤子脱了下来,林涛就只穿了一条裤子,里面没有内裤,一寸长的小鸡鸡软达达的在林涛的双腿间,也许是第一次见到陌生人,显得很羞怯。

  邓婷和李婧两人开始你弄一下,我弄一下,小鸡鸡在不知不觉的昂首挺胸起来,林涛的脸羞得更红,他开始不知所措起来!邓婷这时走到他面前叉开双腿,两只小手伸到自己的腿根处,将自己幼小的两片阴唇掰开,对林涛说:“快来日麻痹!”林涛明白了,原来经常听见骂人说的“日麻痹”就是这个,腿下的小鸡鸡又硬了一点。

  林涛看见邓婷的“麻痹”肥肥的,白白嫩嫩的,有点激动起来,手握住自己一寸长的小鸡鸡向“麻痹”的方向伸去,伸了几下,只是碰到了邓婷的小手,邓婷不断地移动两腿,以使林涛的小鸡鸡能碰到她的嫩穴,但林涛的小鸡鸡始终不得其门。站在旁边的李婧过来握住林涛的小鸡鸡伸到了邓婷的小嫩穴中,邓婷松开阴唇,一只手握住小鸡鸡,一手抱住林涛的背!就这样两个人静静地站着,林涛感觉自己的鸡鸡头被一团肉包围着,感觉暖暖的、软软的。

  没过多久,林涛正在陶醉于“日麻痹”的乐趣中,身旁的李婧开始嚷嚷起来了,她也要当妈妈,林涛只好把小鸡鸡从邓婷的嫩穴中退出来。这时李婧已经像邓婷那样,两手掰开阴唇等着林涛的临幸。林涛有了刚才的经验,手握依然如铁的小鸡鸡在李婧的大腿根处没碰几下就找到了地方。

  暖暖的、软软的,小鸡鸡不自禁的向前动了两下,感觉越来越舒服,他于是使劲的挺了一下,“哎哟”,一声痛苦的呻吟在三人中响起,这时的林涛已经和李婧分开了。林涛一种痛苦的样子弯下腰握住自己的鸡鸡,发现鸡鸡头部有点皮和里面的肉分开了,分开的肉上还有些血,小鸡鸡还是坚硬如铁,鸡鸡头酸痛酸痛的,两个小女孩也凑过来着急地说,这怎么办,会不会死啊?

  林涛正准备挺起胸膛,像男子汉一样正准备安慰她们俩时,外面传来了叫李婧的声音,一听这声音就是李婧的妈妈陈容。三人赶紧各自穿好自己的裤子,红着小脸偷偷的跑出了教室……

  林涛一个人慢吞吞地往家走去,几分钟的路程花了快半个小时,每走一步就能感觉鸡鸡的酸痛,鸡鸡硬硬的。快到家门的时候,就碰见了奶奶。原来奶奶见他放学很久了还没见他回家,就准备去找他。看见今天的孙子有点反常,往天是还没到家就嚷着肚子饿了,而且跑得飞快。今天,怎么也不说话,走路慢吞吞的。细心的奶奶没有马上问林涛怎么了,林涛吃完奶奶早已准备好的饭,就跑到一边去做作业了。

  下午相安无事,晚上睡觉的时候,奶奶像往常一样搂着林涛,给他讲故事。原来林涛的爷爷在他两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以前林涛每次听故事,都会在奶奶的怀里拱过去拱过来,还不停地问奶奶为什么?今晚的林涛出奇的安静,躺在奶奶的怀中,一点响动也没有,脑中还在回想今天下午的事,同时还在担心自己会不会死,另外还担心被奶奶发现,奶奶肯定会骂死自己的。

  在林涛的心中,奶奶可是这个世界上对自己最好的人。虽然父母这几年不时回来过,但在家的时间短,在林涛的心中有时根本就没有父母的感觉。在看到其他孩子每天都有父母接送上学的时候,而自己只能一个人在奶奶的要求下独自去学校。这时的林涛多么希望父母就在自己的身边啊!

  每次爸爸妈妈回来时,那是他最开心的日子,那段时间他变着法子要父母带着他在镇上和学校中出现,见到认识的人他就会说这是他爸爸或妈妈带他做什么什么。回到故事中来,奶奶发现林涛回到家一直就这样,心想心肝肯定在学校出了什么事,明天一定要去学校问问老师,想着就把林涛搂得更紧了。

  奶奶42岁了,岁月在她的身上并没有留下太多,常年的体力劳动使她的身材更加结实匀称,两个乳房没有一点下垂的迹象,平坦光滑的小腹使她显得更加的充满活力。林涛一直就是躺在奶奶的怀中睡觉的,有时想妈妈了,还会摸摸奶奶的乳房,经常一个小脑袋枕在两个坚挺的乳房中沉沉睡去。

  今晚的林涛依旧静静的枕在奶奶的臂膀上,呼吸着奶奶身体散发出的幽香,这时奶奶的腿不经意间碰了下林涛的小鸡鸡,林涛条件反射地屁股向后弓了一下,嘴里痛苦的呻吟了一下,奶奶关切地问是怎么了,林涛吱唔着说没什么,身体不自主的离奶奶的怀里松了一些。

  奶奶总觉得孩子在向他隐瞒什么,就骗着对她说明天去学校找老师了解一下他在学校的情况。林涛一听就急了,爬起来按住奶奶,两只小手正好抓住两个乳房,整个身体弓在奶奶的身体上,大声地对奶奶说不许去!奶奶这时笑着说:“哎呀,我的涛要杀死奶奶了,不要奶奶了啊,小坏蛋肯定在学校干了坏事,要杀奶奶灭口哇!”

  由于林涛的小手根本无法握住奶奶硕大的乳房,奶奶一笑,林涛听奶奶笑话他的话,一激动,手从奶奶的乳房上滑下来,整个身子爬在了奶奶的身体上。而此时林涛的小鸡鸡恰好抵进了奶奶的阴道里。夏天的晚上,奶奶只穿了一条触及膝盖的布裙,没有穿内裤,林涛从小就被奶奶要求裸睡的,这时坚硬如铁的小鸡鸡将奶奶的布裙一起插进了奶奶的阴道少许,奶奶和林涛都不动了。

  沉寂了一会,林涛挣扎着要爬起来,因为他感觉他的小鸡鸡进入了一个热呼呼的洞中,与下午在邓婷和李婧的嫩穴中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并且鸡鸡头传来了酸痛的感觉,他想起来以减少鸡鸡头的疼感。没想到林涛直起身子一用力,小鸡鸡又向奶奶的阴道中进了少许,“啊……”“嗯……”,两种声音同时在寂静的房间中响起,接着又是一阵沉寂。

  奶奶赶忙将林涛推下身去,随着林涛小鸡鸡从奶奶的穴中退出,林涛又发出了一声比刚刚更加痛苦的叫声,奶奶赶忙把林涛抱过来,关切地问道,“涛,怎么了?是不是弄痛那里了?”看林涛没有回答,奶奶起身准备去打开电灯,刚一坐起来发现一起来胯下湿漉漉的,自己的下面还有东西流出来,“我这是怎么了,他可是我7岁大的孙子啊!这是要被雷劈的!”

  这时又响起了林涛的呻吟声,奶奶此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打开电灯,一把把林涛抱在怀中,关切地问道:“我的乖儿,哪里不舒服?”说着,仔细地检查起林涛的身体来。当检查到他的小鸡鸡时,林涛把腿夹得紧紧的,用手蒙住自己的小鸡鸡,奶奶掰了两下没有掰开,打趣地说到:“哎哟,我们涛怎么开始害羞了,快松开,让奶奶看看。”

  林涛始终不松手,奶奶费了好大的劲看到了林涛的小鸡鸡,此时的小鸡鸡准确的说是一只大鸡鸡了,有下午的两个那么粗,鸡鸡头里的肉全都露出来了,外面的皮往后蜕了出来,小龟头上布满了血丝,整个小鸡鸡肿大了起来。林涛看见自己的鸡鸡变成这样子了,伤心地哭了起来,哭着向奶奶问道:“奶奶,我是不是要死了?”

  奶奶一边安慰林涛,一边自责道:“都是奶奶不好,奶奶把我们涛涛害成这样,过几天就好了。”奶奶以为是刚才林涛的鸡鸡插进她阴道中把包皮弄开了,边说眼泪流了出来,然后又回到床上,把林涛抱得紧紧的,一边数落自己的不是,一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小鸡鸡。林涛看见奶奶伤心的样子也跟着哭了起来。奶奶发现他哭得这么伤心,心里更加的自责,一边哄林涛,一边哭着骂自己。

  林涛从没有见过奶奶这样伤心过,以为自己下午的事情被奶奶发现了,奶奶正在骂自己、为自己干了坏事而伤心呢!又怕奶奶明天去学校告诉老师,于是仰着满是泪水的脸,对奶奶道:“奶奶,我以后再也不干坏事了,我错了,都是她们让我做的。”奶奶望着那张天真的脸,怜惜地说:“都是奶奶不好,奶奶是坏奶奶,我们涛涛不哭哈,过几天就不疼了!”

  奶奶还在责备自己,林涛看见奶奶还在这样说,以为奶奶还在生气,就急得把下午和邓婷和李婧“日麻痹”的事全说了。奶奶停止了哭泣,一巴掌打在林涛的小屁股上,故意生气地道:“你个小坏蛋,小流氓,干出这种缺德事,我明天要去找你们老师。”

  林涛顾不上小鸡鸡的疼痛,一下子转过身,两只小手紧紧地抱住奶奶的脖子,整个身子都偎在奶奶的怀中。以前调皮,奶奶生气打他,他都是用这招逃避的。奶奶也停止了骂声,紧紧的把林涛搂在怀中,不停地在他光滑的身上亲吻着,嘴里不停的说:“你个小坏蛋,下午回来就知道你干了坏事,害得奶奶为你担心,以后千万别这样干了。”林涛知道奶奶没有生气了,也不哭了,两只小手还是紧紧地把奶奶抱住。很久,躺在奶奶的怀中抽搐着进入了梦乡。

  奶奶关了灯,抱着林涛,想着,自己这是怎么了,他爷爷走了快五年了,有好几个人都在给自己说媒,叫自己再嫁,自己才42岁啊,但又考虑到自己孙子都有了,又只有一个儿子,自己走了又没有人来照顾小林涛。再说,自己再嫁会被村里的人戳脊梁骨的。这几年都熬过来了,再熬几年又怕什么呢,这一生的希望就是自己这个孙子了,与其说是孙子,还不如说是儿子,从两岁就跟着我,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的儿子呢!

  再想想那两个在南方的“小畜生”,快有两年没回家了吧,信也不经常写,想到这些都是气。再一想到今天晚上的事,下面开始又有感觉了,再一看怀里的这个臭小子,居然干出这样的事,年纪这么小就学玩女人,跟他爷爷一个样。今晚居然还插到里面去了,虽然隔了一层布,但也是……想到这些,下面越来越有感觉了,下面的水流得越来越多了,我这是怎么了,他可是我孙子啊,他还这么小,我……

  奶奶一边沉思着,左手伸到了下面,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剧烈,呼吸越来越急促,“涛……涛”,奶奶长叹一声后,身子绷得紧紧的,胸脯上两个饱满坚挺的乳房不停的起伏……。

  当清晨的第一缕光线照进卧室时,奶奶已经醒来,看看那张还在梦中的小脸,脸上还有昨晚的泪痕,嘴角不停地动着,不时还皱皱眉头。奶奶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亲,然后轻轻地将林涛放到一边,看了一下他的鸡鸡,还是有些肿大,看来这几天是不能让他去上学了,但愿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

  想着想着手不经意的抚摸起林涛的小鸡鸡来,一声呻吟声将奶奶从沉思中拉回来,手赶忙缩回来。低声骂了自己一句“淫妇”,居然打起小孙子的主意来了。还是起床做饭吧,等会小心肝起床肯定要吃饭的。想着就起身下床,等站起来时才发现自己下面粘粘的,肯定是昨晚留下的,想着脸又红了起来,又自己骂了一句,为林涛盖好被就出去开始忙活了。

  林涛在家休息了三天,鸡鸡的肿消了,奶奶才带着他回去上课。回到教室,大家都围着他问这问那。特别是邓婷和李婧,知道他今天回来上课,偷偷的从家里带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全塞进了他的课桌里。中午午休的时候,班主任陈容老师叫林涛到他家里去吃午饭。

  等林涛到李婧家里时,发现邓婷也在,李婧的爸爸不在家。林涛是有点怕李婧爸爸的,特别是那张脸,很少能见到笑容,那时林涛认为,可能所有当官的都是这样吧!李婧的妈妈陈容为他们三个小家伙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午餐,这是林涛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这么丰盛的东西。

  林涛看着一桌好吃的东西,伸出筷子的手又停了下来,然后眼巴巴地望着陈容说到:“陈老师,奶奶还在家里等着我回家吃午饭的。”说完低下了头,陈容把林涛拉进怀里,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说:“乖,林涛,你奶奶不会怪你的,这么多我们吃不完,现在我们把这些好吃的盛些出来,放学后你给你奶奶带些回去,好不好?”

  说完,陈容眼睛里的泪水在不停地打着转,多可爱的孩子啊!她把林涛搂得更紧说到:“以后没人的时候你叫我容姨,我就是你妈妈,有什么就给容姨说!”林涛听完依偎在陈容的怀里哭了起来,两个小女孩看到林涛哭了,也跑过去抱着陈容哭了起来……

  林涛就在奶奶和陈容的爱护下慢慢长大,林涛就像陈容的儿子一样得到陈容无微不至的爱,弄得有时李婧吃林涛的醋。林涛中间也免不了与邓婷和李婧之间继续着爸爸与妈妈的游戏,他的小鸡鸡也再也没有出过血。

  随着年龄的增长,三人之间的关系也慢慢的变化起来,邓婷和李婧还是像以前那样成天粘着林涛,但她们比以前多了一份应有的矜持,三人的“友谊”更加牢固……转眼间,林涛他们就小学毕业了,他们迎来了精彩的初中生活,等待他们的又是什么呢? ……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