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7, 2014

和妈妈打扑克

  我的父亲是一个勤奋的工人,习惯了长期在烈日暴晒下工作,皮肤黝黑,样貌粗犷。在单位他是工作的模范,但在家里却时常酗酒,脾气时会变得很坏。一喝醉他就会莫名的发火,不仅仅是冲着我们,而且是冲着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大打出手。最终,父亲为此付出了代价,由于一次酒后恶意伤人被判入狱两年。临走前他握住我的手唏嘘的说,现在是我是这个家的主人了,我要负起照顾妈妈和弟妹的责任了。

  我不顾妈妈的反对,放弃了学业,也进了厂子里当起了杂工,由于杂工必须连班倒,一周里我总有四五天要住厂里,但这样子能多赚些钱。

  家里实在太穷了,还要供弟妹上学,我拿的这些薪水只刚够抵家用的。所以我几乎没有什么娱乐,也不交女朋友,能回家的日子总是早早的回家,然后帮妈妈做这做那,妈妈是个很柔弱的小女人,以前弟妹中她就最疼我,现在就几乎把我变成她的依赖。

  日子很快过了半年虽很艰辛,却充满温暖,对我来说回家的感觉真好,教育弟妹规划家里的用度,慢慢的我觉得我和妈妈就象两夫妻,在一起努力的维持着家计,满带温情。我对家越来越依恋,对妈妈也越来越依恋,我也感受到妈妈对我也越来越亲热。

  记得那是父亲入狱的第七个月,设备大修停工一周,那晚妈妈看我总无聊呆坐,就心疼的提议和我打牌,"好啊"我高兴的站起来准备去拿牌,忽然瞥见妈妈的领口半敞,她那对坚挺的丰满的乳房欲蹦欲出几乎全裸着,我的脸忽的涨的通红感觉从没有的燥热,妈妈顺着我的眼光也瞬的明白过来,脸上一片糙红着掩住衣襟,房间里顿时弥漫起一种令人紧张躁热的气氛。拿牌的时候我和妈妈的的手不小心碰到一块,我和妈妈的身体都像触电似的颤抖,隐约间妈妈胸前的乳房颤巍巍的十分诱人。于是我的手总是不经意的碰向妈妈,我的体温迅速臌升。

  牌几乎是乱打的,我出错了好多,妈妈也出错了好多,弟弟妹妹只喊没劲,到了十点多,都要去睡了,妈妈开始忙里忙外的帮着他们收拾,我则呆呆的坐着不停的理牌。终于看着妈妈停下来了。

  "妈妈,我们……再打两付吧"我鼓足了十万分的勇气,"好啊"妈妈的脸始终泛着红潮不敢正视,"两人打啥?" "双……双人桥吧"我几乎快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心里紧张万分,眼角瞥见妈妈早已双颊红 "随……随你"妈妈也声如蚊蚁。

  我们这,双人桥是穷人的牌,输了不输钱一件件脱衣,谁脱完了谁输,所以又叫蜜月桥,说新婚夫妇或恋人打这牌是性交前戏的一部分。我感到说不出的温暖,妈妈答应了,我的阴茎涨膨膨的,我想要妈妈。天虽然很冷屋里却热的象锅炉,可能心有旁顾,我一路的惨败,身上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惹的妈妈偷着嘴笑,气氛又轻松起来。于是我定了定神专心的打将起来,这下时来运转,接下来我一直赢,眼看妈妈的脱下上衣、短裙、丝袜……妈妈脱的时候我心直乒乒跳,只感用眼角偷偷看。

  我又赢了一把,隐约看见妈妈把头低的很低很低,慢慢地妈妈的胸罩落在了地上。我鼓起勇气抬起头,尽管灯光昏暗,我仍可以清楚的看见妈妈那对浑圆的乳房,尤其是那两颗樱桃般的乳尖完全赤裸着,我的心跳越加急速,双手也微微的发颤,"妈妈……你真美" "傻子"妈妈娇嗔的声音象磁石般。我的脑嗡嗡乱响,心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我再也忍不住,几乎颤抖的站起来,一把将妈妈抱进怀里,妈妈"嘤"的一声,我的嘴就已经迫不及待地盖住了她火热的樱唇。妈妈象化了一样的无弱,热烈但生疏的回应著,任我勾出她的嫩舌肆意的吮吸,手渐渐揽住我的脖径,妈妈的身子始终在轻颤、在轻吟着“不……不能……的”人却完全偎进我的怀里。

  我和妈妈如合逢般的搂着,慢慢地慢慢地一起倒入雪白的沙发里。妈妈紧闭着眼满脸红晕。我左手紧握住她的手,将唇缓缓地顺著妈妈的手臂,爬上她业浑圆光润柔若无骨的肩头,右手则偷偷从她的腰侧爬上妈妈的胸前,握住妈妈丰满的乳房。妈妈睫毛轻颤双唇微张也不可抑制地颤抖,身子仿佛不安似地蠕动,时而交互地曲起又伸直光裸的长腿。

  我快炸了,手变的急促贪婪的搓揉着妈妈浑圆秀丽的乳房,近乎粗鲁地拉扯下妈妈的短裤。妈妈嘤咛一声,两手遮住了脸。双腿夹的好紧。我的阴茎在妈妈那浑圆柔嫩的大腿上来回的摩擦,原本早已硬挺得它更是涨得难以忍受。我开始热烈的亲吻妈妈的胸脯,妈妈也疯狂了起来,只一个劲的娇喘著:“嗯,…嗯…”

  我顺势把妈妈的两条雪白大腿分开,妈妈的屁股完全抬离了沙发,黑黑的阴毛在我的呼吸下微微的飘摇,神秘的阴道口却仍然关得紧紧的,只现出一道沁满晶莹露珠的红线……

  我全身肌肉象绷起来一样,阴茎滚烫地插入妈妈的阴道里。"啊"当我进入的妈妈体内的一瞬间,妈妈一声娇呼,羞得身子烫极,两条光滑的大腿死命的夹住我的身子。

  我饥渴的吸着妈妈小蛇似的舌头,下身挺挺直直地继续向前缠进。阴茎一分分进入了妈妈的体内,充满的温热湿润的感觉。

  空气中凝结着性爱的眩昵,我和妈妈在沙发上不停的抽动交合缠绵。 忽然 "妈妈,妈妈我睡不着" "啊!"我和妈妈快速的分开,手乱舞着随地抓衣服,只见弟弟揉着眼从屋里出来,妈妈脸上布满着红潮,拿着我的汉衫挡在胸前喃喃的"宝……宝贝怎了……妈……妈陪你" "哈哈哈,哥哥羞羞光屁屁"我和妈妈脸都烫的通红,"不许胡说"妈妈打了弟弟一个头粒,忽又"嘤"的一声娇羞的转过去,原来刚这一刻我熬不住射精了,我随手抓着的是妈妈的内裤,一阵急流射在妈妈的内裤上又流到沙发里,我看着妈妈的阴部也是湿漉漉的。

  几乎是混混噩噩的回了房,我倒头就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第二天我要开班,起来却很失忘没有看见妈妈,显然她躲在里屋,早饭早放在桌上了,沙发也清理过了只留下一块明显的黄渍。

  这次一上班就要十天,真不知这日子是怎么过的,我从没有这么乱过,好多的部件不合格还挨了训。做完第六天,我倒完班回宿室,那时刚过了十点,我困极了倒头就想睡。

  突然有人敲门,八个床铺的宿舍只小权还躺着,不过睡的很死,是谁这时敲门真讨厌。 开了门我忽觉得象晕了头,呆傻的,是妈妈。

  妈妈很憔粹很无助的样子,我们都没有说话,我把妈妈一把抱进了怀里,妈妈轻轻的抽泣,温软的身体和身上的体香了让我充满了怜爱。"妈妈……""小……杰……"我不由分说地把妈妈一把抱起,偷偷搂进我的被窝,拉笼蚊帐。

  "是谁呀!"小权迷糊的。 "没……没人……"我不待话说完,嘴就含住妈妈的嘴唇,温柔的流着泪吻着她,我不知道怎么会流下泪来,可能是太兴奋了吧,那时感觉似乎是欢喜得整个人都快要飞了。妈妈还在昵昵的抽泣,但明显带着甜蜜。我一面吸吮着妈妈的香舌,一面手从妈妈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毫无障碍的摸到了妈妈翘翘的乳房,妈妈的乳房是那样的柔软那样的尖挺,随着我的动作,妈妈的喉部也发出了轻轻的吟声。

  很快,我就把妈妈上衣完全腿下,妈妈婴儿般白皙的胸部随着起伏在泛黄的柔和光线下明暗变化有致,那一刹我心神为之颤栗不已。妈妈还很难为情,发现自己半裸的样子,娇羞极了,双肘拼命地想遮挡胸部。但是她那娇羞妩媚的神态更深深的吸引了我,我几乎是拉般的扯掉自己的衣服,很快再次压上妈妈的玉体,勃起的阴茎隔着睡裤抵着她的小腹,重新搂紧妈妈,再次吮出她的香舌,然后是她的耳垂,玉颈,妈妈不时轻轻腻声吟着,吟着。

  亲呢的缠绵中,我慢慢吻到了妈妈平坦的小腹,抬头一看,妈妈已经闭上了眼睛,娇娇的喘气。

  我轻轻退下妈妈的内裤,妈妈含露待放的阴道在稀疏的逼毛掩映下出现在眼前,妈妈白皙的脸色愈发发红了,呼吸也明显变得粗重起来。我愈加兴奋起来,坚挺的阴茎对着仍在不断颤栗的妈妈很快顺利的滑入了阴道深处,妈妈这时也一改刚才的矜持,开始主动吮吸起我的舌头,并且睁开了眼睛娇羞的看着我慢慢开始抽动,随着我抽动的加快,妈妈的呼吸更粗重起来。

  渐渐的我开始加大插入的深度,妈妈的小腿反缠上我的膝弯,双手始终紧紧搂住我的后背,我们几乎融在了一起,渐渐的我感觉到阴茎似乎碰到了什么阻碍,而妈妈的哼声也响了起来,小腹不断抬起迎合着我的抽插,我知道快插到妈妈的子宫了,那就是孕育我的圣地所在呀,想到这里,不禁阴茎一阵酥痒,我知道自己快要泄了,妈妈双手撑在床单上,努力的迎合着我的抽插,娇吟声一度几乎失控,但是因为担心被住在旁边的小权听到,又很快压住了声音,突然我失控般的低喝一声,阴茎几乎是笔挺地直立在妈妈的阴道内,妈妈娇吟的声音也突然为之一拔,双腿则紧紧夹住了我,妈妈的阴道开始剧烈的抽挤,一股股热流冲击着我的玉茎,我觉得玉茎一阵电击般的感觉,开始在妈妈的子宫内开始喷射。那一刻概不长,但感觉真是天长地久一般:拥吻着强烈喷射。

  我第一次在女人的体内射精,精液射入的是妈妈的体内。

  好一阵子,我才无力的慢慢放开了妈妈的双腿,阴茎也慢慢的退出了妈妈的体内。但我还是俯伏在妈妈身上不停的吻着妈妈,妈妈也回吻着我。

  忽然,妈妈想要起来清理污物,我不让。妈妈羞涩的"会很脏的,沙……沙发上就留下了"。"没事的,我要留着"“嗯……”

  我和妈妈就这样甜蜜的躺在床上诉说起衷肠。父亲入狱后那半年,妈妈真觉得对不起你,你长大了,给妈妈完全的依靠,妈妈觉得现在的生活真好,可妈妈没钱连媳妇都没法给你娶。那天妈妈……妈妈感觉你想要我、、、妈妈很高兴,你要妈妈,那妈妈就是你的……妈妈的……妈妈的身子都是……都是你的……

  妈妈,我要你……我要你成为我的妻子……我感到无比的的甜美  妈妈轻轻笑了一声说,“傻的,我们哪能结婚,但……但妈妈给你……是你的女人……"灯光下妈妈娇媚的神情再次触动了我,我轻轻搂住妈妈道:”妈妈,我爱你。“妈妈柔顺的靠在我怀里,任我爱抚着她的全身,一番缠绵之后,妈妈挣脱了我说:”太晚了,关了灯睡吧。“我一看钟,竟然十二点多了,自己也吓了一跳,不过搂着妈妈温热的裸身,我又怎睡的着,不一会儿又兴奋了起来,一定要拧开灯,让妈妈对着灯光让我饱览春色,娇羞的妈妈发现我挺起的阴茎愈发尴尬起来,一定要去拧灭灯。我恋恋不舍的关灭灯,便已经迫不即待的又一次插进入妈妈的身体,妈妈瘫软着任我恣意的轻轻的在我耳边呢喘∶「别急,今晚┅┅还长得很呢┅┅」

  可能是没有了灯光下的尴尬吧。

  很快在妈妈非常自然的配合下我们又再度交欢。那一晚我和妈妈几乎都没有睡,连做了四次,最后一次乱摇的床都把小权吵醒。

  第二天天不亮妈妈就走了。我则更加归心似箭。好不容易熬到回班那时,我几乎是飞样的回家,我要赶快回家,妈妈在家里,赶在五点前到家,弟弟妹妹还没回呢,我疯一样的跑,到家时我几乎气都喘不上了。

  “杰!”一看到我,妈妈一跃而起,「想死妈妈了…」话到语末,妈妈脸上已是红如泄布、语若虫蚁了。淡淡的脂粉发香,加上充满关怀的爱意。我们象久别的新婚夫妻一样,紧紧地搂住,当我们四唇相接的那一刹那间,几乎同时觉得一阵天翻地覆的晕眩。在热吻中妈妈几乎是无力地将整个身子都加诸於我的身上,她丰满的奶子也因压力而变型,而这种压迫让妈妈也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畅,而不由自主地蠕动起来。

  我的嘴唇再度移动,滑过妈妈的嫩腮,停在她的粉颈上,无法遏阻的淫情欲望∶「妈┅让我们把衣裳脱光了┅好不好┅我要操你。」也不待妈妈应允我就摸索着她的裙带。

  「嗯┅不┅不,晚在┅弄不┅他们要」妈妈羞怯的说着,半推半拒着∶「┅不要┅┅嗯杰儿┅要放学了呀┅嗯┅」

  我还是解开了妈妈的衣衫,妈妈一片晶莹剔透的肌肤逐渐呈现眼前,白里透红的肤色显得那麽地光滑细致,妈妈…。你好美┅好美┅┅」

  「嗯┅┅羞死人了┅」妈妈只手横胸,还是羞涩得不敢正视。我轻轻地挪开妈妈遮掩胸口的手,欣赏着丰硕如熟透果实般的玉乳,峰顶一圈粉红中充胀挺立着蓓蕾,正随着呼吸起伏中在微微的颤动着。妈妈既疼惜又酸劲的说着∶「还没看够啊┅又不是没看过┅前个┅你不是有┅嗯┅」 「不够┅娘的┅我喜欢看┅真的好美┅」我看得如痴如醉,随着一股冲动,忍不住一低头便叼住妈妈的乳尖吸吮起来。

  “┅啊┅”妈妈突然被袭,但随即从乳间传来的趐痒快感,却令她又是一次激烈的震撼,她紧扣着我的後脑,娇喘呻吟也随之而来∶「呀啊┅杰儿┅不要┅会┅嗯┅嗯┅痒啊┅喔┅不┅嗯嗯┅┅」

  我紧抱着妈妈顺势翻身一带,让她仰躺到沙发上,嘴唇如胶沾似的仍然黏在乳峰上,空出双手忙着她解除身上所剩无几的衣物。随着衣裳尽除,只见得妈妈平坦的小腹下一处突兀的耸丘,乌亮又卷曲的逼毛,宛如一片柔嫩如茵的绿地动人。经不得我手心轻微地划过柔嫩的阴唇,与敏感的阴蒂,妈妈难以自忍地呻吟起来∶「啊┅呀嗯┅不要这┅杰儿┅痒┅喔嗯┅┅」娇吟中妈妈体内的一股暖液,如排尿般地顺着阴道往外汨流。

  "娘┅好暖和┅好柔嫩┅"我一面说着,一面牵引妈妈的手握我的鸡巴∶「这里┅娘┅我这儿胀得难受┅帮我┅我揉揉┅┅」 妈妈手触鸡巴含羞带怯的她不知道要怎麽揉动,而仅是轻轻的握着捏着,我喘着粗气,压伏在妈妈身上,稍稍撑开妈妈的大腿,便急着挺腰插送鸡巴地挤入寸许之地。「啊」妈妈娇吟一声。

  “嗯┅哼┅嗯┅呼┅”我的阴茎正紧紧地被包覆在妈妈的身体内,湿的、暖暖的。轻轻的抽送只觉得妈妈的阴道还像有一股吸吮的力道在吸汲着,妈妈呼吸也越来越急遽、紊乱∶「嗯┅嗯┅我、、不知道动┅啊嗯┅会这麽舒┅嗯嗯┅舒服┅┅」

  看着妈妈的娇吟,我简直无後顾之忧地猛力一顶,把鸡巴全根尽入,还重重地撞上了阴道尽处。

  “┅娘┅喔┅你的里┅里头┅喔┅好紧┅喔┅好温┅温暖┅喔喔┅好娘┅喔┅好舒服┅痛快┅喔喔┅┅”

  老旧的沙发不堪负荷,吱吱嘎嘎地抗议着;妈妈胸前挺立的双峰也随着冲撞馀劲,如地动山摇般晃荡着,房间里回响着「霹霹啪啪」的拍打粘合声。

  我用尽让人窒息的力道紧抱着妈妈,也使尽穿盔破甲的疾劲冲刺着,喘息中更夹带着几近疯狂呐喊的呼声∶「┅娘┅我┅我要┅了嗯去了┅嗯嗯┅啊┅┅」

  妈妈热烈地回应着我,勉力地挺起腰臀,有如要抗拒强敌压境,更有如要尽根吞噬鸡巴∶「嗯┅要┅啊嗯┅要┅嗯嗯┅来┅啊啊┅┅」

  激情的极限藉着我一股股强劲的精液而发泄,射精的快感让我如登仙界般飘飘然,一切动作就在刹那间乍然停止,只有紧绷的肌肉不自主地抽搐着,只有深置在妈妈体内的的鸡巴意犹未尽地跃动着。

  激射而出的精液如阵阵浪潮袭岸地拍打着,那股炽热也让妈妈如置烘炉中地迷眩,而力乏瘫痪、松软。

  汗水聚集滴落、脂粉扩展弥漫、淫液满溢肆流,让房间里充满一股淫靡浪漫的气氛。 随着喘息、梦呓逐渐微弱而无声许久┅┅许久┅┅隔了好久我从梦中醒来,弟弟和妹妹还没有回来,此刻妈妈横卧在零乱的沙发上,衣不蔽体娇羞可人。

  我就象个登徒浪子,又一下子就褪去被子,把肿胀得如精刚硬棍的鸡巴给释放出来。悄悄地掰开妈妈的双腿,再一次将鸡巴尽根而入。

  「啊┅呀┅」高潮後的妈妈连呻吟无力而为,但那种娇柔喘息中夹带的嗲声鼻音,简直让人听得魂销骨趐.湿润滑腻的阴道沾满了我刚释放的体液,让我的鸡巴插送得毫不费劲,龟头遇阻的刺激让我触电般的发颤,妈妈的蜜穴紧裹得通体舒畅,失魂中彷佛又回到娘胎里那麽温暖与恬静。

  我只抽动十来回,一股热精便又冲泄而出我毕竟年轻气盛,在一泄之後鸡巴并无消退的迹象,仍旧在妈妈的阴道内跃动着,更何况妈妈还紧缠抱着我,湿暖的阴道还时缩时张的,就像一股吸吮的力道在催促着我有所动作。我理所当然的又抽送起来了,一时间精液、淫水还夹带着血丝,便随着鸡巴的进出而恣意肆流,伴随而来的便是此起彼落的娇吟与喘息声。

  这天真是快乐的日子,我和妈妈就这样在沙发上性交了三次,直到又是弟弟敲门回来。 我们的家实在太小,弟弟妹妹回来后,我就没法和妈妈做爱。

  于是我和妈妈只能在我休息的白天,呆家里做爱,很少妈妈也会来单位,被我藏在被窝里解解谗,每次妈妈来过后我的被褥床单总是湿湿粘粘充满爱液。

  那年我秋天拼命的工作,到了寒假多攒了五百块钱,给弟弟妹妹都缴了寒营费。 他们兴高采列的野游了。我也难的请了十天假。这样我和妈妈就有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过两人世界,我感觉就像是一个已婚男人一样,和自己心爱的妻子一起享受着人生的甜蜜。

  那几天我和妈妈睡在大床上,只要我喜欢,妈妈就会一刻不停地让我做。为了取悦我,妈妈整整一星期不着片缕。我特别兴奋是妈妈雪白丰满的乳房上布满我的唾液和咬痕,肥美的阴户里流出我的精液的样子。

  的确,看着我射出的精液一点一点地从自己妈妈的阴户里流出来,是一种极大的满足。我真的变成了一家之长,不仅是家里的经济支柱,教育弟妹,照顾家庭,还和妈妈睡觉做爱,妈妈完全的属于了我成了我的女人,我是真正的家长。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半,突然家里接到了通知,父亲表现好,提前释放了,这个周末就能回了。

  我回家已经是周五了,弟弟妹妹都喜滋滋的告诉我,妈妈呢,我发现此时的她,眼睛有些微肿,虽强打着笑脸,但看的出很疲粹。我也不想说话,父亲的回来表示着我和妈妈现在的生活结束了,我和妈妈的性生活也结束。

  一顿饭大家无语,我一直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给弟弟妹妹讲些厂里的笑事。

  到了八点多,妈妈突然对弟弟妹妹说,杰儿上班好累的,今晚你们都在客厅睡吧,杰儿,妈妈把你床铺好睡吧。从妈妈微红的脸上我读懂了一切,我站起身慢慢地走进里屋,妈妈忙慢慢把弟妹的小床和睡褥都搬了出去。我站在里屋中央不知该怎样,妈妈也始终没看我,最后出门时她关了灯把门带上。

  过了好一会儿,我听到蟋挲的门声,立刻从床上起来,借着月光,妈妈开门进来,随手她反锁住门,我和妈妈一下子就搂在一起倒在了床上。我压在妈妈的身上狂吻狂吮,妈妈紧揽住我的头,我们的舌头互相缠绕着,我的手急切地伸进她的内衣里,搓弄妈妈饱满坚挺的乳房,接着我把妈妈的衣服脱了下来,顿时两只雪白浑圆的乳房就蹦了出来。我用嘴巴轻轻地吸吮着她的乳头,那是一种我熟悉的感觉。妈妈两眼紧闭,嘴里发出轻轻的呻吟声。

  我的手又移到妈妈的腰部,很轻松地把妈妈的短裙和内裤一起脱下,此时妈妈已在我面前一丝不挂了,我只觉得欲火中,把龟头对准妈妈的阴道,用力顶了进去,阴茎顿时感到一种紧密的包覆感,妈妈"噢“的呻吟很响又赶快压低喘息的声音。”妈妈怎么了“妹妹大概听到了妈妈的呻吟。”没……没……“妈妈含糊的应着,她的嘴始终被我含润着,我的鸡巴一刻不停地在她身体里抽动,每一次抽动都可以感到鹅绒般的肉壁摩擦龟头的酥痒。妈妈双眼半开半合慵懒无 力的在我怀里,那似痛又痒的神情使我加快了抽搐的速度。我却越战越勇,把她一双美腿搭在自己的肩上,加快抽送猛戳妈妈的花心。妈妈被插得浑身酥麻,她双手紧抓床单,白嫩嫩的纷臀不停的扭摆向上用力配合着我。"喔——-喔——-"妈妈开始放肆地呻吟"——喔——————-"我更加卖力了,更加奋勇地抽出插入,旋转着臀部,研磨着花心的嫩肉,直弄得妈妈娇喘吁吁,汗水淋漓,我又一次猛的狂泄,把精液水注般的注入妈妈的体内。高潮过后,妈妈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还充分享受着还停留在体内的那份喜悦和快感。我凝视着身旁的这位美人,说不出的心酸,妈妈潮红的脸上粘满了散乱的发丝,一丝不挂的玉体上沁出了些许汗珠,而那迷人的阴道口正缓缓地流着我的精水——-我爱怜地把她搂进怀中,轻抚她的脸蛋和秀发。

  然后我们一起赤裸地躺下,妈妈像一只温驯的小羊羔头枕在我的臂弯。我们什么也没说,只是尽情的享受这种甜蜜与温馨。那夜妈妈没有出去照顾弟弟妹妹睡觉,弟弟妹妹虽然拍了几次门可妈妈都没理,夜里里屋的灯亮了三次,我和妈妈又做了三次,妈妈不再压抑自己愉悦,放声的吟喘完全忘了弟妹的存在。

  父亲回来的那天下着雨,他和激动,一家子就聚到门口的小店吃了顿接风饭,父亲一个劲的说不再喝酒。对弟弟妹妹来说生活是乎没什么变化,对我确真真的不同了,妈妈又要重新回到爸爸的怀抱,我是无法面对这样的事实。不管你信或是不信,我很高兴爸爸回家,即使这意味着我将失去妈妈,但我十分爱我的爸爸,他从小就是我的偶像,没办法了,以后只能顺其自然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