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7, 2014

母亲的另类惩罚


  从今天下午收到儿子传给我的图片开始,心里就开始忐忑不安。我跟儿子各自拥有一部最新型号的3G电话,电话‘哔哔’的响起,看见手机画面上儿子傻更更的笑容,嘴角不禁微笑。

  他发了一个加密的MMS给我,用只有我俩才知道的钥匙打开后,不自觉地吓了一跳,这小鬼给我发送了一张性感的女装内裤照片,我一看便知是他一个月前死缠烂打的要我从网上购回来的款式。

  这是一条黑色半透明的蕾丝内裤,感觉神秘而高贵,我也暗赞儿子的眼光,虽然要六百多元,也顺从他的意思买回来。穿过数次之后便跟一般的内衣裤没大分别,只是随便的放到衣柜里去罢了!儿子突然的传这张图片给我有着什么意思呢?是想我今天晚上穿着它来跟他做爱吗?想着儿子火热的肉棒,心里就是一阵乱跳,面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不能自己。整个下午也是心不在焉,想着这小色鬼究竟打着什么主意,放学后匆匆主持过教务会议便赶回家中。

  回到家中我也不按门铃,掏出钥匙把大门打开。只见地上满布着我的内衣裤,干净的,扔到洗衣篮的。我看我的宝贝儿子是想要妈想得疯狂了!

  走进客厅,儿子大字型的摊在我面前!以后不说沙发上,上身赤裸,下身只穿着那条黑色蕾丝内裤!勃起的阳具把那大码女装内裤撑得快要裂开,硕大的龟头被那窄窄的内裤包裹着,纤亳毕现。

  内裤的前端湿润反光,是儿子的润滑液还是我的分泌,都不重要了。我被眼前这情景吓得呆了,冷不防儿子突然跳起来,用力的把我按在我无聊!以后不说沙-发上,跨坐在我身上,硬绷绷的阳具正顶在我的鼻上。儿子气呼呼地把蕾丝内裤向侧一拉,坚挺的肉棒应声弹出,肉棒带着淫靡的气息及精液的腥臭味,强行塞向我的嘴唇。

  难得的半天假期,学校下午举行教务会议。下课钟声响过,跟妈妈交换了一个眼色后便一溜烟的跟同学去吃午饭,这是妈妈跟我的默契。虽然同学和老师们都知道我们母子的关系,但在学校里我们还是很低调,不常的走在一起,午饭也是各自各的。

  妈妈是我的班主任,也是我的中文及历史老师。她在学校里注定是一个风头趸,五尺七吋高,40、25、38的身材无论走到那里都是众人的焦点。

  妈妈也常埋怨着说,生育之前她可拥有更标准的37、23、36的胡籚身形,但怀孕再加上喂哺母乳(妈妈总是说我婴孩时比别的小孩要吃更多人奶,令到她的乳腺增生)乳房就大了三吋!遇到这情况,我通常都会把头埋在妈妈的胸脯撒娇,

  「如不是我当天的努力,妈妈今日就不会拥有这对杀死人的肉球了!」

  她总是给我气得无何奈可。

  在学校里,我当然听过很多难听的说话,什么爱美神、波霸、碧波妖姬等等,我也懒得跟他们吵闹,只要看见他们那淫邪的眼神,那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愤狠,对比我可以恣意的搓弄妈妈白晢的豪乳、随意的在她性感的小口射精就有得乐了!

  老实说,妈妈对这种情况也要负上很大的责任,她的衣着不算暴露,只是很简单的针织上衣,但天啊,她这种爆乳身材,普通一件针织衫也会变成超低胸贴身,冬天时候还好加以掩盖,但一到夏天就是挡也挡不住,深深的乳沟总是在有意无意间诱惑你!妈妈在课室里一边授课,一边走来走去,丰满的肉球随着她的步伐左右摇晃,好像随时要破衣而出似的。

  妈妈的课堂特别多男生需要上厕所,我试过几次偷看他们,只见他们在厕格里拿出手提电话,口中喃喃有词,轻呼着妈妈的名字在自渎,电话里正是播着偷拍回来妈妈性感的影片!我将这个情况告诉妈妈,她总是吃吃笑地说,你们年轻人就是精液过盛!

  我也劝过她要注意衣着,但反被妈妈埋怨,说她的身材在香港很难买到合身的衣服,这也说得是,她的胸围全是我们到欧美旅行时或是到外国的内衣网站才买到的。

  两个星期前,我们又在浏览内衣网站,我看中一条黑色半透明的蕾丝内裤,款式高贵性感,幻想着妈妈慢慢褪下这条内裤和我做爱就亢奋无比,因为价钱稍贵,妈妈最初不允购买,还说我常常在兴奋性急时就会把她的内衣裤撕烂,但最后她还是经不起我的苦苦哀求,买了回来。

  这天回到家中,如厕后经过洗衣篮,看见这条内裤放在正中央,脑海忽然记起妈妈前天正是穿着这条内裤。

  当天晚上做爱时,妈妈全身赤裸,成熟的阴户仅仅被这条内裤包裹。她背向着我,慢慢的跪下,用浑圆丰腴的臀部对着我,双手从容的把内裤褪下,雪白的屁股、粉嫩的蜜穴尽现在我眼前。妈妈还轻摆柳腰,两团肉球上下晃动,我的阳具坚硬如铁,扶着妈妈丰满的臀部,把肉棒直插到妈妈湿润的阴道中,忘情地抽插着。

  想到当晚的情景,阳具不知不觉便涨满起来,我把内裤拿到鼻子嗅索,嗅到阵阵熟悉的味道,仿佛正在舔弄着妈妈的阴户一样。

  我走到大厅,坐在沙-发上,一边舔着妈妈的内裤,一边套弄着肉棒,但好像总差了一点。我忽发奇想,先用手机替内裤拍了一张照片传给妈妈,要让她来猜她儿子现在的心思。然后勉强的把肉裤穿上。幸好妈妈有着38吋半的下围,纵使肉棒硬绷绷的挺着,也没有撑烂那条内裤。龟头正磨着内裤的前端,好像奸淫着妈妈又暖又湿的阴道一样。

  我隔着内裤不断的玩弄着肉棒,幻想着妈妈正在和我疯狂的做爱,一睁眼看见我性感的妈妈就在跟前!我突然发狂似的把她按在我沙发上,从黑色蕾丝内裤抽出火热的阳具,用力的撞向妈妈的小咀里去。

  妈妈无可奈何,只得张嘴把我的肉棒吞没,我按着妈妈的头,再也按捺不住,开始粗暴地在她口中抽送起来。妈妈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叫声,但我没有理会,继续加紧的抽插妈妈的樱桃小嘴。

  一阵阵兴奋的感觉从下身传来,阳具不断涨大,我知道就快要射精了。妈妈也好像知道一样,头部前后耸动地配合着我。突然一阵紧抽,我双手用力的把妈妈的头贴近下体,大股浓稠灼热的精液哔滋哔滋地从龟头射到妈妈口中,这样维持了好一阵子,直到我发射完毕,妈妈才把我的精华全部吞下,吐出肉棒,然后用舌头舔弄残留在龟头顶端上的精液。

  这时我才清醒过来,嗫嗫的说:「妈妈,对不起,是我一时太兴奋了,没有顾及你的感受,你没事吗?」

  妈妈本来正怒视着我,听到我跟她道歉后便消气了,说:「这次就算了吗,下次至少要跟我说一声吧,刚才真的把我吓死了。」

  跟着便指着那条蕾丝内裤说:「你看,把妈妈的内裤搞成这样子!」

  妈妈温柔地替我把内裤褪下,想到妈妈对我是这 好,但我却只顾自己的欲望,心里歉疚,轻轻的搂着妈妈,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妈妈,我真是顽皮,你责罚我好了。」

  妈妈并没有作声,温柔的看着我,头部逐渐往下移,最后停留在她最深爱儿子的肉棒上,妈妈把那软软的阳具含在口中,慢慢的吞吐着,有时又用舌头在龟头打圈。妈妈用左手拨弄着我的阴囊,右手却绕到我的身后,轻轻地刺激我的肛门!我被妈妈弄的欲仙欲死,口里呀呀的叫着,妈妈加快口部的动作,

  「嗯,唔,啧!啧!」津津有味的吸得滋滋作响。

  妈妈左手套弄我那涨得快要爆炸的阳具,右手突然在屁眼一按,我的精液便如喷泉般涌出。妈妈咪着眼睛,默默地承受着,喉咙轻轻起伏,从我玉茎中奔腾狂射而出的那些爱液全部被她一口一口吞了进去。等妈妈细细的「品尝」完余精后,我轻喘着气慢慢抽出玉茎,犹有几丝粘液从她口中牵了出来。

  妈妈为着刚才的口交动作弄得披头散发,我轻轻的为她整理一下,妈妈又细心的呵护着刚射精的阳具,在我耳边说:「儿啊,刚才舒服吗?」

  我感动得大力点头,妈妈一边的继续在我耳边吹气,有时又轻咬我的耳珠,一边用手加快套弄着我的肉棒,虽然已经射了两次,但在妈妈熟练高招的手淫技巧下,我的肉棒再次勃起,妈妈大力的上下摇动着阳具,在我耳边不断的说:「射吧,射吧,尽情的射给妈妈吧!」

  我下身一阵麻痺,火烫的精液源源不绝的啧射,妈妈连忙把我的肉棒含住,贪婪地吞下儿子为她射出的甘露。

  我筋疲力竭的躺在沙发上喘气,妈妈吃过我三次的精液后也到洗手间清理。她梳洗了一会,又把头发整理好,坐到我的身边,「儿啊,你这般的想着妈妈,我心里真是高兴。刚才收到你的MMS时,我恨不得立时便要从学校回来陪你,我现在要加倍的宠我心爱的儿子!」

  妈妈向我无聊!以后不说沙- 发的另一端躺下,双手把她正穿着的内裤从短裙中褪下,把双腿一字擘开,毛茸茸的阴户淫荡的显露在我眼前!

  妈妈看见我着迷的样子,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走过来环抱我,在我的唇上轻吻了一下。然后把那条刚除下的内裤套在我的头上!

  内裤的前端湿了一大滩淫水,带着浓烈的阴户气息,还有妈妈下体的余温。

  我用鼻子猛索,伸出舌头轻舔妈妈为我预备的爱液。

  此时,妈妈抱着我的头,隔着内裤跟我接吻,大家的舌头在那滩淫水上交缠着!我兴奋得透不过气来,要用力呼吸,妈妈才把我放开。

  她拾起那条黑色蕾丝内裤从新穿上。这条高贵又性感的内裤跟妈妈才是最配合的。

  妈妈再次坐在我面前的沙发上,把双腿擘开,隔着内裤自慰起来。

  她的手指在那条裂缝上下搓揉,口中娇喘连连。

  我一路看着妈妈在我面前自慰,心里有一点兴奋,但毕竟之前已经射了三次,肉棒还不是在状态。此时妈妈却用她的脚趾挑逗我的龟头,妈妈真是一个天生的尤物,连脚趾都是那 性感而灵巧!

  妈妈最后用两只脚掌把我勃起的阳具夹着,上下有节奏的摇动着,我闷哼一声,精液又不受控的射出来了。这次妈妈没有用口把精液接下,只是用纸巾把散满在我无聊!以后不说沙发上的精水抹掉。

  我发泄了四次之后已经累得半瘫在我无聊!以后不说沙- 发上,妈妈这时站起来,双手温柔地替我按摩。过了一会,妈妈突然双手往上一伸,把那件贴身上衣除掉,一对豪乳在胸罩的包裹下像要破衣而出似的!妈妈反手把胸围脱下,两个硕大无朋的玉球弹出,骄傲地耸立着!

  妈妈移动着身子,将我那软弱无力的阳具夹在那对充满弹性的乳房当中,上下的摩擦着。

  但我真的是很累了,肉棒也因为射精太多有点疼痛,

  「妈妈,我真的不行了,今天晚上再继续吧!」

  妈妈好像没有听到似的,加快的用那白晢丰满的玉球为我的肉棒套弄,有时又会含住我的龟头吸吮,在妈妈不断的刺激下,我终于在半硬半软的状况下射精了,妈妈张口小嘴,把全部的精液吞下,她还意犹未尽,用舌头把那残余在龟头上的甘露小心地舔掉。

  这时,妈妈站起身来,把那黑色蕾丝内裤除下,向我抛了一下眉眼,

  「来,我们现在开始做爱吧!」

  「妈妈,我是真的不行了,我,我下身现在很痛,做不了。」

  此时妈妈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说:「不会吧,刚才还是朝气勃勃的!」还用玉手来套弄我的肉棒。

  我的下体真的痛得厉害,面容也有点扭曲,最后,妈妈看我是真的不成了,这才停止,面上露出胜利的笑容说: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样对妈妈!」

  天啊,原来妈妈的怒气都是未消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结果我在短短的两小时射了五次,这也算是妈妈对儿子的另类体罚吧!

  结果我足足休养了三天才恢复元气,妈妈在这段时间也乐得清闲,不用受那小色鬼儿子的骚扰!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