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8, 2014

我的妈妈李彤彤——苏暮雪篇

  「李翔,一起去网吧吗?我们好久没有去网吧了。」我对着李翔说道,希望
他能够跟我一起去玩英雄联盟。

  「蒋干,不行啊,今天我老妈一定要我回家。如果我不能按时回家她一定满
世界广播了,去网吧还是改天吧。」李翔有些遗憾的对我说,看来今天我只能一
个人去了,想想一个人玩真没意思。

  这时放学的铃声响起,我跟李翔一起走出教室,途中我看到我们班的女神季
欣然走在校园的小道,她今天真漂亮,修长的乌黑秀发披在两肩前面的刘海拂过
洁白的额前。修长的睫毛下那双水灵灵的美眸里满是愉悦,小巧玲珑的琼鼻下那
两瓣朱红的小樱唇,嘴角掀起一个弧度洁白的小虎牙露了出来,微尖的下巴,形
成了白嫩无暇的瓜子脸。粉嫩的鹅颈下,那纤细的腰身披上一件上等丝绸缝制而
成的粉色圆领衫,那对裹着文胸坚挺的椒乳耸立在胸前。

  纤细的腰身下那富有弹性的臀部以及修长的美腿被淡蓝色的牛仔裤紧紧裹住,
美足上穿着潮流的白色帆布鞋,勾勒出一副富有青春气息的美少女形象。

  轻迈脚步,那紧勒住富有弹性的翘臀也跟着跳动起来,看得我和李翔一阵火
热。

  可惜美景不长,季欣然渐渐地从我们的视线消失。

  我在心里赞叹一声「真美」,我在看看李翔。他好像也很是心动的样子,我
必须先下手为强,欣然你是我的!我的内心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占有一个女人,
虽然我跟李翔在野人俱乐部里也操过不少女人。但是我最迷恋的还是熟女人妻,
不过季欣然却让我也有迷恋的感觉。

  「季欣然真的很美,你觉得是不是?」李翔看着远走的季欣然跟我说道。

  我点点头,正打算说下去的时候妈妈跟李翔的妈妈一起从办公室里出来,两
位绝色的美熟母顿时让我眼前一热。

  妈妈的美让我感到一阵窒息,此时李彤彤也比不上妈妈美!完美的心型脸像
个熟透的桃子一般,修长的秀发盘起,刘海拂过右侧脸,身材高挑,鹅颈中系着
一条绣着百合花的丝绸丝巾!身穿着黑色半敞开女式小西服里面是深紫色纽扣衬
衫,那深紫色衬衫的纽扣只扣到心房部分。露出一片雪白细嫩的皮肤,仔细一看
衬衫边缘处还露出黑色蕾丝文胸的边角,那对硕大的乳肉被蕾丝文胸托起形成引
人眼球的弧度。这绝对有D 罩杯的胸部!小西服那紧窄的装束把妈妈那火辣的身
材勾勒出来。性感的肥臀被黑色包臀裙紧紧裹到大腿20公分处,那双修长的美腿
上穿着一对黑色超薄的丝袜,美足上那双13公分的黑色RU鱼嘴高跟鞋走路时不停
的发出清脆的「哒哒哒」的声音。完美的勾勒出前凸后翘那种极品美熟母风情万
种的姿态。

  李彤彤也让我着迷,古典的鹅蛋俏脸上的刘海随风飘动,长发齐腰。身材高
挑,胸前一对比妈妈的还要大一点的乳肉被一件黑白条纹纽扣衬衫遮住了视线,
还是看到里面的粉色蕾丝文胸,不过只看到形状,那纽扣也跟妈妈一样,扣到心
房处露出一小半的白嫩肌肤。纤腰下的浑圆臀部和修长的美腿被一条白色女式长
筒裤裹着,美足上穿着一对12公分白色细跟高跟鞋,充满了俏皮干练的样子。

  两位风情万种的美熟母一同穿着不同风范的OL装,一同走在一起顿时吸引住
校园内的所有目光。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妈妈跟李彤彤走到我们身边,妈妈看着我轻柔道:「小干,跟妈妈一起回家
吧。不要老是出去玩,妈妈担心你,你现在要以学习为重知道吗?」

  我心里还是很想着玩游戏的刺激,我有点不想回家,尽管妈妈对我的诱惑很
大,但是再风情万种,她也只是我的妈妈啊,我可以操自己的妈妈吗?真的操了
妈妈会怎么看待我?老爸怎么看待我?

  所以游戏才是我的乐趣,玩完游戏我还可以去野人俱乐部里面找熟女幻想着
那些熟女变成妈妈,又可以角色扮演,那种感觉真的太棒了,于是我没有说话。

  妈妈对视一下李彤彤,李彤彤好像领悟到什么,美腿分开双手叉腰便对着李
翔道:「小宝,最近你的学习很不理想,跟我回家补习补习。如果你考试不及格,
哼哼……」

  李翔连忙谄媚低笑道:「老妈,我这就跟你回去。我保证考试及格,为了通
过艰难的考试…我凿壁偷光…我悬梁刺股一定保证完成首长下达的任务……」

  李翔对着我耸了耸肩,示意他老妈管的严他也没有办法的样子。李翔的眼睛
在我妈妈身边逗留了一下,我总感觉他的眼神有些怪异,但又说不出来。

  随后李翔跟他妈一起离开学校,我看着李彤彤的背影,那两瓣挺翘的浑圆臀
部撞击起来肯定很过瘾,我有些恋恋不舍的收回眼光,妈妈并没有看到我眼里那
一抹淫秽的目光。妈妈走到我旁嫩白的玉手挽在我的右手弯内,美眸汪汪的看着
我轻柔道:「小干,我们回家吧。」

  妈妈的娇躯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茉莉香水的味道,给妈妈增添了一股恬静淡雅
的魅力。

  我一时间给妈妈那成熟淡雅的姿态迷住了,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我不由自主
的跟着妈妈回家。

  我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得到妈妈了,只能在心里意淫妈妈,每次想到妈妈迷
人的娇躯,修长的美腿,硕大的乳肉,成熟淡雅的俏脸。我的肉棒就开始膨胀起
来。

  在幻想中尽情驰聘的我,连回到家都没有发觉。

  我坐在客厅沙发上,努力的不往妈妈那边看去,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走到厨房
里,看着妈妈系着围裙连衣服都没有换就跟女佣一起忙碌炒菜的样子,女佣也是
美貌成熟的轻熟女,可是在妈妈面前她都是黯然失色。

  女佣转身去拿洗好的菜,就看到我双手交叉抱胸倚靠在门边静静地看着她们。

  「少爷,需要什么吗?」漂亮的女佣对我轻柔道。

  我轻轻道:「不用,我就是想看着你们。」

  妈妈切好西红柿后放下手中的菜刀,拧头看着我:「小干,要不要进来帮帮
忙?帮我打打下手。」

  「好啊」

  「你帮我把胡萝卜洗洗,青岚你出去打扫卫生,这里有我跟小蒋就可以了。」

  我拿起胡萝卜开始清洗,妈妈边切菜边对着我轻柔的说:「小干现在你也长
大了,再也不像小时候调皮捣蛋的你。妈妈只想说,你的路需要你自己走,我们
家虽然富裕,可是你也要有自己的想法,不能总是混吃等死这样没什么意义。」

  现在我还能想什么?我只想要妈妈!你知道吗?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你…


  我心里尽管这样想,表面还是说着:「我有想过这些,妈妈不要担心。我会
处理好,争取让你们高兴。」

  妈妈对我这个态度感到高兴,轻笑露齿,美眸尽是笑意:「我就知道我们家
小干是不会让我失望的,真是我的好儿子。」

  我也笑起来,厨房里充满了温馨的母子之情,妈妈打开煤气,点火炒菜。厨
房里只剩下炒菜的声音和菜在锅里「嗞啦,嗞啦」的声响。

  吃过饭后,妈妈放在沙发上的LV包包里的手机响起,妈妈拿出手机看着屏幕
上的来电显示,然后拿着手机走到房间里接听起来。

  我有些疑惑,妈妈一般接听电话都不会回避的,这次怎么又会回避了呢?

  可能是有重要的事情不方便在这里说吧,我暗暗想着。

  我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脑子里想的全是妈妈的身影。我的鸟黑般
的肉棒开始在内裤里膨胀起来,我用手摸了摸,开始握住肉棒撸动着。

  想着妈妈今天性感的OL装,妩媚动人的俏脸,被文胸紧紧托着的硕大乳肉,
没有赘肉的小蛮腰,挺翘的肥臀,穿着超薄丝袜的美腿……我的肉棒被我撸的更
快了。

  嘴里不停地说着:「啊,妈妈你的肥臀好挺翘我每次撞击都让它股浪滚滚,
你的大奶乳好软我忍不住要揉捏了……我最爱的美腿,啊……妈妈你的屄唇好肥,
好多毛,啊……妈妈的骚屄里流了好多水,我要肏死妈妈,让妈妈高潮……啊…
…肏烂妈妈的多毛屄,来了来了……啊……」

  我的肉棒在我手中变得黑红黑红的,射精的感觉越来越近,我的手却没有停
止的意思,快速撸动着,不一会儿鸟黑的肉棒射出一股微烫的精液。射完精后,
脑子里全是射精后的舒爽。我拿起纸巾擦干净粘着精液的手,然后再擦干净床上
遗留的部分精液,把纸巾丢到垃圾桶里。

  带着满足的表情,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睡眼惺忪的爬起床,光着身子来到浴室里,洗刷起来,洗了
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胸前的黑毛似乎又涨长了一点。又看看自己的多毛腿,
如果连手上也有长黑毛的话,自己就像一个活脱脱的大猩猩一样。

  看来我要弄点脱毛膏了。

  我穿戴整齐后,窗台外的天气有些转冷,我顺手在衣柜里拿了一件在裁缝店
里定做的轻薄型羽绒外套穿在身上。

  来到客厅里的饭桌上放着妈妈早已做好的早餐,妈妈呢?

  没有看到她,可能是回学校了吧,昨晚的电话好像挺重要的。

  我拿起早餐吃起来。

  呃?!我顿时愣住了,忘记咀嚼口中的食物。妈妈在楼梯上走下来,15公分
的紫色尖头高跟鞋穿在小巧玲珑的美足上,两条超薄肉色丝袜套在美腿中,美腿
的肌肤跟丝袜衬托出一种若隐若现的诱惑感,黑色紧致的包臀裙把大腿的二分之
一包住跟肉色丝袜交相映衬。娇躯上披着一件淡蓝色的衣领衬衫,紧绷的衬衫把
妈妈的胸部突显的更大,俏脸上略施粉黛还戴上了一副无框眼镜,长发盘起只留
了一扎刘海在洁白的额前。

  看着妈妈缓缓走来,虽然OL装看起来很普通,但是妈妈穿上后给我一种极度
诱惑的感觉,尤其是那俏脸上戴着眼镜,知性端庄又为妈妈增添了一股知性的诱
惑美…

  「小干,吃完早餐没有?等会我送你去学校。」妈妈手里拎着LV包包来到我
身边说道。

  「吃好了,我上去拿书包。」我离开椅子,走过妈妈身边的时候,妈妈的娇
躯里散发着百合香水的味道。

  我的内心有些加快,我不得不赶紧上楼拿着书包走下来。

  车上弥漫着淡淡的百合香水的香气,诱人的体香以及那成熟腻人的魅力。这
几股熏香混合在一起,形成一股诱人犯罪的魅惑。

  我目不转睛的望着妈妈的侧脸。

  「小干,妈妈的脸上有花么?」

  我有些羞怯的扭过头望向车窗外心跳有些快,说道:「没,没有,妈妈今天
很美。」

  「妈妈都人老珠黄了,还美什么美哦,哪像现在那些青春美少女那么有活力。」
妈妈开着车说着,但是被儿子赞美的言辞美眸里也闪过一些满意之色。她对自己
保养的效果也是十分满意的。

  「那些所谓的青春美少女根本就不能跟妈妈比。」我又扭头看着妈妈微微激
动的说道。内心里其实不是青春美少女不好只是她们没有熟女那种风情万种,风
姿卓越的姿态。这是需要时间沉淀才能够散发出来熟女的独特魅力。

  「嗯~还是小干懂得赞美妈妈。」妈妈笑起来很好看,还带着细细的酒窝。

  「那是,我可是妈妈最疼爱的儿子。」我有些幸福的说着,不过我的眼神移
到妈妈肉色丝袜美足下的紫色高跟鞋,虽然性感但是不免有些担心道:「妈妈,
你穿那么高的高跟鞋很容易出事的,以后尽量不要穿那么高的高跟鞋了。」

  「少见喔,小干也会关心妈妈了。妈妈会注意的,以后妈妈尽量少穿。」

  我点点头,对着妈妈笑了笑。

  来到教室里,看到李翔坐在座位上疯狂挥动着手中的笔,头不停地左右摆动。

  我走到他的旁边碰了他一下,李翔听下手中的笔抬头一看,对我笑了笑然后
站起来让我进去。

  我坐到位置上把书包一放,便对着他道:「李翔,今天你怎么这么勤奋,是
不是昨晚回家被你老妈训了一顿,才发奋图强的?」

  李翔垂头丧气的摆摆手,说道:「没办法,你也知道我老妈她就是这么彪悍
的女人。在家里她可是老大,说一不二的我老爸也要让着她,我在家里都是被欺
压的份。」

  我内心暗自偷笑道:「你老妈也是个美艳的熟女,可惜脾气古灵精怪的,有
时让人欲火难耐,有时让人感觉就像个小女生一样俏皮,真是诱惑的百变魔女。」

  这些当然不能说出来给李翔听的,我开口道:「你老妈管的这么多,难道你
就没有应对的战术?」

  「没有,我老妈精明的很……我跟我老妈互相明争暗斗之后,最终我还是败
落在她手上。我也死心了,将就着过吧……」

  「可怜的娃,愿上帝保佑你。嘿嘿……」我对着李翔开玩笑道。

  一阵上课铃声悄然响起,李翔开始装模作样的认真听老师讲课,李翔的书桌
里传来手机的振动声,他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我发现他的嘴角上扬了一下。

  李翔把手机放回口袋,走到老师面前说了几句后然后离开。

  过了一会我的手机振动起来,一看原来是秦笑笑的电话。

  我也跟老师说了一声,我看到她尽是无奈的眼神,我觉得有些好笑,一般上
课是不允许出去的,尤其是在贵族学校里更是如此,校规很严,不过谁叫我是校
董的儿子呢?

  我来到厕所接听秦笑笑的电话,对面传来秦笑笑那柔媚动人的声音:「主人~
想我了吗?」

  「嘿嘿,非常想。」我想着秦笑笑火辣放荡的风骚,销魂扭动的娇躯。身体
也忍不住有些颤抖,说道:「我想你的迷人风骚的身体,白虎屄,你身体的一切!」

  「坏主人~」秦笑笑媚笑着说道:「还想和我再玩么?我怕主人受不了哟。」

  「我就是喜欢你风骚的样子!真是迷死人不偿命啊,嘿嘿……」

  「那笑笑奴就等着坏主人咯~」

  我霸气道:「嗯,我一定把你肏晕!」

  挂上电话尿意袭来,走进其中一个厕所。

  撒起尿来,突然旁边的一个厕所里传来一句话:「宝贝儿,你真棒!嘿嘿…
…」

  这是李翔的声音!我顿时有些好奇他在说什么了,尿完后我就听着李翔想要
说什么。

  「那个闷骚熟女真不错,我等会再去找她,哈哈……外表女强人,内心淫荡
不堪。到高潮的时候还会喷潮……」

  哇,李翔几时找了这样的熟女了?还会喷潮这么极品。

  「嗯,我现在就去。你要不要来一起玩?」

  「那好吧,改天我单独操死你。」

  我心里痒痒的,我是不是跟踪一下李翔呢?看看什么样的熟女会喷潮。顺便
看看李翔跟那个熟女玩的怎么样,我中途再加进去……那一定很好玩。打定主意,
等李翔打开厕所门的时候,我也跟着他,为了不让李翔发现,我只能找着遮掩处。

  我越想越不对劲,李翔怎么会走这栋楼呢?难道所说的熟女是在这栋楼?我
心里越来越兴奋了。偷窥的刺激让我的心脏快速跳动起来。

  走过一些办公室,李翔都没有停留。他上了顶楼那层楼那不是……难道……
我心里有股非常不安的感觉,正待我验证的时候。

  他进了一个办公室,大理石铺成的走廊,洁白如玉墙壁上挂着一些欧美风格
的画,也有中国画风的画,每隔着一段距离就有一盆万年青。

  走廊尽头是校董的办公室,这!!!那不是妈妈的办公室吗?!

  我心里「轰隆」一声,那是妈妈的办公室……我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丝
毫没有发觉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着。

  「妈妈……」好一会儿我才回过神来嘴里喃喃自语:「李翔所说的熟女,会
喷潮的熟女……是……居然是……妈妈!!!」

  我心里有股想要冲进去看看的冲动,我知道办公室的门一定被关上了。我该
怎么进去?难道我就在这里静静地等待吗?

  我心里有些焦急,在办公室门口前走来走去。心里还有一丝的刺激感……

  对了!办公室上面的楼顶,我从楼顶爬到阳台上不就可以了吗?

  我立马跑到楼顶往下看,好高!都是光滑的墙壁,没有一点细缝或者能够爬
到阳台之物。

  我在楼顶上看着四周,除了地板还是地板,突然向左边一看挂在铁围栏上的
一条粗绳进入我眼球,我走过去拿着手指大小的粗绳估量起来,有十几米的长度
适合把我吊到阳台上。

  我心里有些疑问,楼顶一般没有绳子的,也没有杂物。难道是其他老师拿上
来放在这里的?想想也是,学生谁会那么无聊拿绳子来玩?

  我把系在围墙中间突出的一条三指粗的钩子形状的钢筋里,用手试量了够不
够紧,用衣服包住绳子慢慢地滑下去。我心里紧张的要命,害怕自己没有抓紧绳
子掉下去阳台,让他们听到声音。

  怀着这样的想法,我小心翼翼的慢慢滑动,当脚轻轻踏在阳台的地板上我松
了一口气,但是两手十分酸痛,没有任何工具辅助,只有一双手和绳子。

  我微微的甩了甩酸痛的手,一面巨型的窗户在里面拉起了珍珠白的窗帘,让
对面的教学楼看不到里面的情景,在这个窗户里我看不到里面,但是侧面不是有
个对着外面小树林的窗吗?那里一定是开着的!

  我蹲下来蹑手蹑脚的走过L 形的阳台,妈妈有时候很喜欢一个人坐在这个阳
台中看着静谧的小树林。

  果然没有拉上,我来到窗子边,微微伸头一看!

  妈妈在和李翔在四人长的黑色真皮沙发上亲吻!李翔抱着妈妈,一只手伸进
妈妈淡蓝色的衬衫里,衬衫的纽扣被解到一半,蓝色的蕾丝花边胸罩被李翔扯下
一只硕大的乳肉抓在李翔手中。食指跟拇指捏着妈妈如樱桃般红润的乳头!乳晕
还是如青春少女那般的粉红。李翔另一只手侵入到妈妈黑色包臀裙里,不停的抚
摸着美腿之间的部位,妈妈那双丝袜美腿微微闭拢好像要阻止李翔那只色手的抚
弄。

  妈妈那戴着无框眼镜的美眸微闭,李翔的休闲裤上妈妈那双嫩白的纤手正在
隔着裤子摩擦着李翔肉棒的地方。

  不,妈妈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突然想到李翔口中所说的极品喷潮熟女
居然是妈妈!那个精明能干的女强人的妈妈在哪里…眼前的一切好真实…突然间
我的心很痛,想要冲进去把李翔打一顿,但是脚步始终迈不出去,心中又有些刺
激……心跳的很快。我偷偷地望着妈妈,微闭着眼享受的样子,灵巧的舌头跟李
翔的舌头搅拌在一起,李翔捏着妈妈的乳头,肉棒开始有了膨胀的感觉……

  李翔停下舌吻,邪笑着对妈妈道:「暮雪阿姨,自从那次把你肏了之后,你
越来越放浪了。我太喜欢了,就是喜欢你风骚迷人的样子!」

  「臭小翔,还不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你真是变态哦。」妈妈貌似妩媚的对
着李翔说道,但是眼里的痴迷始终诉说着一些事情。

  「你不就是喜欢我变态的样子吗?来把你最喜欢的大肉棒含一含。」李翔捏
着妈妈的乳头淫笑道,还用力把乳头向前一扯,整个乳房耸立着,乳头被李翔拉
着就像气球一样,还上下摇摆了几下,妈妈娇声呼喊了一声:「疼,小翔轻点~
这可是肉啊……」

  李翔淫秽一笑,松开抓着乳肉的双手,妈妈把另一只胸罩扯下一对硕大乳肉
被蕾丝胸罩托着挺立起来,跪在沙发前双手解下李翔的裤子和内裤,微软的肉棒
被妈妈握在手中撸动了几下,臻首低下把肉棒含在嘴里,随着妈妈吸允李翔的肉
棒开始变粗变大,小嘴里已经塞不满李翔那粗大的肉棒,婴儿臂般的龟头,粗长
的肉棒上布满青筋,吸着肉棒的小嘴两腮凹了下去。

  「暮雪阿姨,你的小嘴吸得好棒……你戴着眼镜那种知性美加上淫荡的放浪,
真是致命的诱惑啊。」

  妈妈痴迷的看着李翔,听着李翔的话妈妈吸允的更加卖力了,灵巧的舌头在
龟头上画着圈圈,然后又含在嘴里。

  「暮雪阿姨,给我深喉一次。」李翔说完,把手放在妈妈的臻首上用力按下
去,小巧玲珑的小嘴居然把李翔粗长的肉棒全根含在嘴里!

  「呕……呕……」妈妈微微的呕吐声从鼻子里传出,两手撑在李翔的腿上似
乎想要把臻首抬起来,但是李翔紧紧地按住不让妈妈抬起来。

  「暮雪阿姨,你的口腔真棒,喉管紧缩挤压的我的肉棒好爽……嗯……真厉
害。」李翔双手抖动几下后松开手,妈妈抬起臻首急促喘息咳嗽着:「呕……咳
咳咳……呼呼……咳咳咳……你想呛死我是不是?你真是够忍心的!小坏蛋!」

  美眸给了李翔一个白眼还带着一丝的兴奋和情欲,拍在胸膛,嘴里的唾液从
流到下巴一滴一滴的掉到胸部中。一手微微用力在李翔大腿上一拧,李翔配合着
妈妈大呼喊痛道:「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

  李翔把妈妈拉到他怀里,抱着妈妈那娇柔的身躯亲着她的侧脸。

  「暮雪阿姨,你真美怎么玩你都玩不够!」

  「那是不是该让阿姨也爽爽了?」

  「嘿嘿,那就来吧。」李翔把妈妈放在沙发上把黑色包臀裙拉到腰间,美腿
岔开一条性感的紫色蕾丝内裤包裹着妈妈的神秘地带!被李翔使劲一扯「撕拉」
的一声紫色蕾丝内裤被撕毁,李翔拿着妈妈的内裤闻了一闻,说道:「暮雪阿姨
的内裤真香……一点都没有那种腥骚味,反而有股清淡的茉莉香味。」

  妈妈掩着嘴笑道:「那你继续闻呗……嘻嘻~我这里还有两条备用的哦~」

  「算了,暮雪阿姨才是最重要的,一个内裤算啥?」李翔把内裤丢到地上,
看着妈妈丰满的耻丘处那茂盛的阴毛,说道:「暮雪阿姨,肏了你这么多次,你
的阴毛真是又茂盛又多!真性感!真风骚!」

  李翔用手覆盖了两瓣丰唇上下滑动几下,妈妈的蜜穴口顿时流出一些水迹,
李翔坐到妈妈的旁边,揉捏着硕大柔软的乳肉,美腿分开我第一次看到妈妈阴唇
的全貌!

  妈妈的两瓣阴唇不是很厚但是有些偏黑,茂盛的阴毛沿着阴唇边一直长到耻
丘处,两瓣的形状就像一个蝴蝶,难道这是蝴蝶蜜穴吗?

  看着妈妈那孕育了我的神秘地带暴露在我的眼前我的肉棒膨胀到最大!感觉
内裤要给我撑爆一样……看到这种情形我情不自禁地裤子内裤脱到大腿中间,手
握着肉棒看着里面刺激的情形,我撸动起来。

  「暮雪阿姨,想做女骑士吗?」李翔淫光大盛看着知性美熟女发情的苏暮雪
说道,苏暮雪二话不说一对美腿分开纤手扶住布满青筋的肉棒,一坐而下,妈妈
的臻首用力一甩盘起的秀发全部散开,上下抛动着娇躯,一对硕大的乳肉随着妈
妈扭动的躯体变得乳浪翻滚。一双纤手按在李翔的胸膛上,妈妈每次浮动一下小
蛮腰微微弯曲着,臻首向上仰。我看着妈妈的光滑细腻的后背,散发狂舞的妖媚
状态,早已不是知性恬静的女强人,而是一个风骚无比的美熟母!

  看着妈妈跟李翔肏屄的情形,我的肉棒撸动的更快了,开始幻想着自己就是
李翔,正在跟妈妈肏屄的情形!

  「暮雪阿姨,你的蜜穴好棒,夹的我好爽啊,你的蜜穴好会吸我的肉棒……」
李翔双手捏着妈妈那肥美洁白的丰臀,时不时的不重不轻的拍打着。

  「啪啪啪……」妈妈的丰臀被李翔打的满是红手印,妈妈眼神开始痴迷丝毫
没有喊痛的意思,反而上下抽插的更加用力了,妈妈把头发甩到光滑的后背,再
次重重坐下,娇声呻吟道:「小翔你的肉棒也好棒哦,每次插入都挺进阿姨蜜穴
的最深处……花心都给你顶到了。啊……好厉害……坏小翔的大肉棒正在插着阿
姨的蜜穴,骚逼……啊……」

  「暮雪阿姨你也好棒,再快点,我要肏烂你的骚逼!打烂你的淫贱大屁股!
操死你这个外表斯文恬静内心淫贱的骚货!」李翔双手滑到妈妈的腰间握紧,然
后他也开始迎合着妈妈的抽插,蜜穴里的淫水被李翔的粗长肉棒磨成了白色泡沫
状,溅到妈妈丰满耻丘处的郁郁葱葱阴毛上,蜜穴里的白带缓缓流到李翔的大腿
上。

  「啊……好厉害,小翔肏烂我的骚逼了,阿姨的骚逼……嗯……被火热的大
肉棒在里面翻江倒海……快要融化我的大骚逼了,又来了……嗯……阿姨要飞了~」
妈妈闭着美眸,臻首随着李翔大力的抽插而疯狂扭动起来,秀发再次飞舞起来。
嫩白如玉纤手抓着自己那一对饱满的乳肉捏着各种形状,我看到妈妈欢快的肏屄
声,刺激的偷窥妈妈跟李翔肏屄……我再次加速的撸着管,李翔把妈妈的娇躯拉
下来,紧紧地抱住饱满硕大的乳肉压在李翔的胸膛上成饼状,妈妈抱着李翔的脖
子,俏脸埋在李翔的头部旁边呻吟着,任由李翔摆弄。

  我在这个位置正对着妈妈的屁股后面,她的屁眼暴露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橘
黄色的皱褶的屁眼,正在紧缩着。娇躯被李翔抱紧,每一次上下浮动都会带着一
股肉浪。

  「暮雪阿姨,我们来玩一点好玩的吧?嘿嘿……工具带来了吗?」李翔边插
入妈妈的蜜穴里边说道。

  「拿来了,坏人……就知道作贱我。啊……好棒……」妈妈呻吟着说道,还
抬起大屁股「啪啪啪」的跟李翔撞击了几下,庄严的办公室里充满了淫靡的风情。

  「我边肏你的骚屄,边去拿工具你说好吗?」

  「小坏蛋……嗯……」李翔让妈妈插着逼转身,这个高难度动作居然被妈妈
完成了!然后李翔握住妈妈的腰,妈妈弓着腰每走一步就被李翔狠狠地全根插入
蜜穴深处!妈妈一对硕大的乳肉垂吊着就像两个木瓜一样的形状,随着撞击的力
度和走路的速度而左右晃动起来,15厘米的尖头高跟鞋踏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
「哒哒」作响,穿上高跟鞋的妈妈高挑的娇躯还要弓腰前行,每走一步都是艰难
行走,一个不小心可能会扭到脚。边插边弓腰走这种高难度动作再次被妈妈完美
演绎出来……

  「小坏蛋,大肉棒又插到阿姨的骚逼里了……啊啊……」妈妈被李翔插着走
路舒爽的呻吟着,走的很慢俏脸上的红晕越发厚重,来到我旁边的办公桌上,李
翔坐在妈妈的鳄鱼皮老板靠椅上,妈妈光滑洁白的后背贴在李翔的胸膛,套着紫
色蕾丝花边的丝袜美腿岔开蜜穴吞吐着粗长的肉棒浑圆的丰臀坐在他的大腿根部,
15厘米的紫色尖头高跟鞋正发出清脆声响,我跟妈妈的距离只有两步路的距离,
妈妈居然毫不知道,还边迎合着李翔的抽插边开办公桌里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了
几样东西……红色的滴蜡!狗项圈……一条火红的粗绳,还有一对黑色丝绸的长
手套。

  我近距离的看着妈妈享受的俏脸,美眸痴迷的看着她手中的SM工具……她迎
合的更加用力了。娇躯的细汗从无数毛孔流出,洁白无瑕的额头上布满香汗,妈
妈把无框眼镜取了下来丢在诺大的檀香木办公桌上,从知性风骚的熟女变成彻底
淫乱的淫荡女。

  「暮雪阿姨快戴上手套,戴上狗项圈我要亲自调教你,让你高潮到喷潮……
嘿嘿嘿嘿……」李翔伸手到妈妈的胸前,蹂躏着木瓜般的乳肉淫笑道。

  妈妈俏皮的把用力把秀发甩到后背,打到李翔淫荡的脸上扭头看着他,当妈
妈一转头的时候,我立马把头缩了回来,怕被妈妈发现的刺激使我心跳急剧加快!
手中的肉棒瞬间刺激的射出精液!洒在阳台上的盆栽上……

  「小翔我感觉有人在偷窥我们……就在这里……嗯嗯……我们还是不做了吧?
好像有人……我们去检查一下吧。」妈妈停下动作对着李翔说道,李翔看了看外
面除了小树林之外找不到半点人影的地方,于是道:「暮雪阿姨,这里可是十楼
……谁可以进来?怎么偷窥?你太多疑了。要说偷窥者,那我不是么?嘿嘿……」
李翔说完看向窗外,在我这个位置停留了一下,嘴角毫不察觉的翘了翘……

  「你啊……小坏蛋!要是你妈妈知道你这么作贱我,她一定活活剥了你。」
妈妈白了李翔一眼,站起来戴上黑色丝绸长手套一直延伸到一节手臂的关节处,
纤手上的玉指灵动的动了动。尽是高贵的诱惑。再把皮质的狗项圈套在鹅颈上,
侧身坐在李翔的大腿根部,亲了亲李翔的嘴唇。

  高贵堕落的贵妇人,像母狗一样的性奴……这就是我的妈妈……

  妈妈美眸挑逗着李翔,李翔拉着妈妈走到檀香木办公桌前面,拿起红绳把妈
妈按在上面,开始捆绑起来,胸前的乳肉被李翔双重捆绑,玉手配合着反绑在后
背,娇躯被李翔绑成了粽子状。一股淫虐的美感在妈妈的娇躯上体现出来,我刚
刚射精软下的肉棒又有抬头的趋势,绑好后李翔拉着红绳把妈妈拉起来。

  「暮雪阿姨,你觉得怎么样?是不是有种受虐的刺激感?享受吗?」

  妈妈美眸迷离娇声道:「小坏蛋,就知道作贱我……嗯……」

  「阿姨,你现在是我的性奴,你要服从我~我是你的主人。」

  「小坏蛋主人……」妈妈瞄了一眼李翔,嗲声道:「奴奴的蜜穴好痒,坏蛋
主人快给奴奴止痒吧~」妈妈趴在台上美腿自然分开,丰臀尽量翘起,扭动屁股
诱惑着李翔。

  李翔摸了摸正在流水中的蜜穴,妈妈娇躯顿时一颤。

  「雪奴,你帮我个忙我就用你最爱的大肉棒插烂你的骚逼,你说怎么样?」
李翔继续挑逗妈妈的极限,让妈妈失去理智的答应他。

  「嗯……什么忙啊……坏蛋主人。不要摸了,快进来吧……」李翔摸得妈妈
的蜜穴淫水直流,从大腿一直流到丝袜上,晶莹剔透的淫水的水珠没有被丝袜吸
收,反而挂在丝袜上尽显诱惑撩人。

  「帮我把刘淑媛升职到校长的职位,你说好不好?」

  「刘淑媛不是才上任嘛,升那么快下面的人会有意见的……」

  「那我不能操你的骚穴了,嘿嘿……只要你答应我,我就把你高潮无数次哦~」

  李翔加大力度的抚摸着妈妈的蜜穴,很有技巧的挑逗妈妈的耐性,蜜穴现在
的淫水泛滥,妈妈的美眸开始迷离起来,理智正一点一点的被性欲所代替……妈
妈不要这样!快醒来吧……妈妈!!不……妈妈你不是这样的,你不是一个被性
欲支配的母狗……不……我在心里狂喊着,但是妈妈却处在情欲两难的境地。

  李翔见妈妈有些松动了就把怒狰的肉棒给妈妈看,妈妈看着粗长又布满青筋
的肉棒眼神的情欲完全打败理智闭着眼不再犹豫的下决定道:「坏蛋主人,你赢
了……快操我,不然刘淑媛休想升职~快操我的骚逼。」

  「来了!」李翔的肉棒挺进妈妈的蜜穴中,开始抽动着,妈妈微眯着眼嘴角
上扬的享受的模样,俏脸正在对着我隐藏的位置!妈妈迷人的俏脸让我的肉棒再
次坚硬起来,我的手再次撸动着鸟黑的肉棒……

  「雪奴,爽吗?我的大肉棒是不是比叔叔的厉害啊?嘿嘿……」

  李翔抓着妈妈后背的红绳,另一只手按在丰润的肥臀上快速抽插着妈妈的蜜
穴。

  「别说了~快操我……我要坏主人的大肉棒~热乎乎的肉棒又挺进花心里了
……啊,啊……嗯……」

  李翔把妈妈的右腿抬起来,妈妈知趣的勾住李翔的腰间,我看着李翔把妈妈
的右腿抬起,方向正对着我!近距离的蜜穴的全貌再次刺激着我的眼球……

  「主人,插的好深,雪奴的骚逼就要给你插坏了……坏主人看看我的骚逼肿
了没有,啊……啊……快点,操死我,操死你的淫贱大骚奴……操死你的乖乖小
母狗……啊……」

  看着妈妈被李翔肏得红肿的阴唇就像肥美熟透的贝肉诱惑着我来吃一口那般,
淫浪发情的叫声更加刺激了我的性欲,撸着撸着精液再次喷涌而出。

  办公室里的战斗还在继续,好像还没有达到高潮的样子,我继续偷窥着妈妈,
淫声浪语充斥着整个严肃的办公室。

  「雪奴宝贝儿,想要再刺激点吗?」李翔把妈妈的蕾丝边丝袜从大腿撕开一
个小口露出雪白的皮肤,全身赤裸着迎合着粗长肉棒的入侵孕育过我的地方。

  「有什么战术都使出来吧~坏蛋主人~」妈妈发出猫儿那般魅惑的声音,水
汪汪的美眸勾引着李翔。

  李翔拿着一根红艳的滴蜡,拿起旁边准备好的打火机,点燃!火焰慢慢融化
了蜡。

  妈妈把头一甩,妖媚的俏脸看着那根红火的蜡烛……眼里满是兴奋的刺激!
我心里难受的一颤……

  一滴红艳艳的滴蜡滴在妈妈的肥臀上,美艳的俏脸有些难受的表情,如画般
的柳眉紧皱娇柔雪白的皮肤霎时间微微颤抖,一对美腿向下蹲了蹲,妈妈顿时呻
吟的叫喊道:「坏蛋主人~好烫……啊……又滴下来了,好烫啊……嗯……我受
不了了,主人~奴奴受不了了……」妈妈第一次玩滴蜡游戏,受不了那滚烫的热
度,想要挣脱李翔的束缚,可是李翔紧紧地按着她动弹不得,妈妈只能默默地闭
着眼感受。

  「雪奴,你的骚逼里又在紧缩了!夹着我的肉棒好爽……花心在吸允着我的
肉棒。好厉害……我要射精了……要我射进去吗?嘿嘿……」李翔把滴蜡倒放的
更加快了,妈妈雪白的大屁股上渐渐地被裹上红装。

  滚烫刺激的快感让妈妈突然全身痉挛着尖叫道:「啊,啊,坏蛋主人~我要
尿尿了……啊……喷了喷了!射在我雪奴的体内吧~我要坏蛋主人的精液……滚
烫滚烫的……」

  一股从尿道喷出来的液体急射而出!从办公桌的木壁流下来!妈妈喷潮的好
厉害!我两眼瞪得老大!

  「雪奴!你喷潮好厉害……我脚下全部沾满你的作品哦……好多啊,嘿嘿…
…我就射进去,干翻你的骚逼!」李翔用力快速冲撞着妈妈的大屁股,粗长的肉
棒全根没入妈妈的蜜穴内,「坏蛋主人,我又要高潮了,快点射进来。好棒哦,
好热……啊,啊……啊……啊,浅了!好烫……坏小翔的精液好烫……子宫要被
烤熟了~」李翔两腿抖动几下喘息着把肉棒退出妈妈的蜜穴,妈妈娇躯上粉红色
的肌肤变得更加红艳,全身痉挛无力平趴在办公桌上,美腿笔直矗立抖动着,樱
唇大口呼着香气,俏脸尽显高潮后的余韵!一股浓精从蜜穴中流出,一滴一滴地
落到大理石地板上。

  妈妈美眸吃惊的望着射精后还在坚硬布满青筋的肉棒,诧异的说道:「小坏
蛋~你的怎么还这么硬!是不是吃药了?」

  「吃药?」李翔有些不爽的说道:「我这么强悍还用吃药吗?我从不吃那种
药,我能这么硬……嘿嘿……机遇呗。」

  机遇?什么机遇?我对于李翔的话嗤之以鼻,明明就是吃药,还要装作自己
很厉害的样子。

  「雪奴~还玩吗?是不是很享受啊?嘿嘿……」

  「嗯,继续滴蜡,坏主人那些蜡我适应了,好棒,好刺激~我要,我还要,
滴满我的淫贱大屁股吧~」妈妈兴奋的对着李翔发骚道,大屁股再次扭动起来勾
引着李翔。

  李翔的肉棒再次插进妈妈早已红肿的蜜穴,手中的滴蜡又开始蹂躏妈妈的大
屁股。

  「宝贝儿,你好激动啊,蜜穴又开始紧缩起来了,吸允着我的龟头肉棒啊,
好厉害……」

  「主人我要高潮,再给我一次高潮,主人~奴奴要高潮。」

  「好,我操死你这个淫贱的骚熟母!」李翔把妈妈翻了一个身,躺在办公桌
上李翔爬上办公桌,摊开裹着蕾丝丝袜的美腿,滴蜡滴在妈妈的一对乳肉上!李
翔怒狰的肉棒再次捅进妈妈的蜜穴中。

  「啊……坏蛋主人!我的奶子啊,你真狠心,奶子被滴蜡烫死啦~好烫,主
人快把蜡烛拿开啊……嗯嗯……好多好烫的滴蜡,奶子受不了了。」

  妈妈美眸中充满了泪水,但是眼神始终兴奋无比,高潮到哭了……

  看着妈妈硕大的乳肉上全部都是被滴蜡摧残过的痕迹,那种暴虐的美感让我
心里有一丝的快感!

  李翔来回抽插蹂躏着妈妈肥美红肿的鲍鱼,七八十下后李翔再次喘息道。

  「雪奴,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的骚逼里……」

  「来~奴奴要坏蛋主人的滚烫滚烫的精液,烫死奴奴的蜜穴吧,把蜜穴烫熟
去。啊……啊……」

  李翔听着妈妈淫荡无比的话语,把滴蜡吹灭,抓着满是滴蜡的奶子,快速抽
插起来。

  「我操死你,死骚货……操死你……」

  「啊……来来,坏主人,你的肉棒在我的骚逼里又大了,龟头又又膨胀了,
好厉害……快快给我~我又要高潮了,坏小翔,坏主人……高潮了,浅了,浅了
……」

  坚持不住的李翔,狠狠地挺进妈妈的蜜穴深处,全身一颤倒在妈妈娇躯上微
微喘气。

  李翔拔出还在抖动的肉棒,解开妈妈背后的红绳,肉棒在妈妈的俏脸前抖动
着,马眼沾满了精液跟蜜穴混合物,戴着长手套的纤手拿着半硬的肉棒,张开樱
桃小嘴把肉棒上面的残留物吸允干净,然后吞进肚子里。多毛的蜜穴里流出大量
的精液……

  高潮几次的妈妈尽显风情万种,极尽诱惑的迷人姿态,娇躯上的淫虐过的激
情更把风情推向一股极尽淫虐美……

  妈妈指着自己的身体娇嗔道:「坏蛋主人,你看看我身上都是你的杰作!绳
子绑那么紧干嘛,都红了!」

  「雪奴你太棒了,我情不自禁的就玩了重口味~」李翔抱着妈妈,亲吻着她
的樱唇道:「雪奴,爽吗?答应过我的事不要反悔哟~宝贝儿。」

  「我会是反悔的人吗?我去洗澡了,你看看……都是被你弄的!」

  妈妈说完走下办公桌,脱了紫色高跟鞋光着脚丫子走到办公室里浴室中。

  李翔望着妈妈玲珑娇躯「嘿嘿」一笑,也跟着走进去……

  我看着李翔走进浴室,我眼里满是报仇的目光!走进刚刚大战过后的办公室,
我看了看浴室门紧关着,李翔!你操我妈很爽是吗?我就操你妈……

  带着杀人的眼光从办公室里走了出去。李翔从浴室中走了出来,脸上诡异的
笑了笑……然后又转身回到浴室,一时间浴室里又响起妈妈的呻吟声……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