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7, 2014

怀孕的妈妈

  我就读於北安中学初中部二年级,今年十五岁,爸爸籐井龙一靠著妈妈娘家的关系选上了国会议员,妈妈纱夜子是有名的美女,三十五岁的她非但毫无中年女人的老态,反而因為年岁的增加,更是成熟艷丽、娇媚无比,肌肤雪白红嫩,气质高雅大方,神圣懔然不可侵犯。像妈妈这种美艷高贵的佳人,当初為什么会嫁给大她十多岁的爸爸,不说外人一直弄不清楚,就连身為他们儿子的我也是如在雾中,就是不知道呐!

  半年前,爸爸宣布妈妈又怀孕了,经过医生检查的结果,是个女婴,也就是说我将要有一位妹妹了。為何在三十五岁的年纪还要怀孕,他们的解释是怕我太寂寞,再生一个孩子家裡也热闹些。

  自从妈妈怀了第二个孩子后,爸爸就常常夜不回家,偶而回来也是喝得烂醉如泥,妈妈因為怀孕的缘故,情绪上本来就变得较不稳定,為此常常和爸爸吵架,有时甚至於把他赶到书房睡觉,不让爸爸和她一起睡,爸爸本来就全靠妈妈娘家的社会关系才能当上议员,像这种小事他只有唯唯诺诺地不敢有任何异议,我看著爸爸这懦弱的表现,也真替他感到不是味道。

  这天夜裡,爸爸又喝得醉醺醺地回家,我只好帮著妈妈将他扶进门,妈妈因為怀孕的关系,挺著大肚子不好用力,所以她只是在一旁帮我搀著爸爸的一只手臂,并且引导我行进的方向。在整个过程中,妈妈因為靠近我身边,让我闻到了一阵醉人的香气由她身上传来,差点让我使不上力地把爸爸放到地上,而妈妈的右边乳房靠著我的手臂,因為走动的关系,在我臂膀上磨擦著。虽然隔了一层睡衣,但是我可以清楚地感到妈妈的右乳非常富有弹性,坚挺饱涨地在我小臂上抖动著,这货真价实的肥乳逗得我情欲高涨,一时兴奋地两腿间那支硬硬地涨了起来,光是用手臂触磨妈妈的左乳已不能满足我,所以大胆地调整手的角度,反过来用手背扶著爸爸的身体,用掌心去握住妈妈的左乳。啊!好一颗饱满结实的奶子,乳房顶端有一粒硬硬的奶头顶在我的掌心,手感好舒服,畅快地让更加粗长坚硬地顶在我的睡裤裡. 妈妈的脸上整个都红到耳根子去了,她也感觉到我在偷偷地抚摸她的乳房了,无意之间,她的右手忽然碰到了我胯下那根大,透过我掌心包著的乳房颤动的感觉和鼻息咻咻的吸气声,我可以断定妈妈这时一定欲情激动,心旌猛摇著。这时的妈妈脸含春意,媚眼瞟了我一眼,小嘴儿颤了几下,没有任何表示。

  我和她将爸爸放到床上的时后,已经累出了满身大汗,妈妈看了我一眼,我怕她兴师问罪,赶紧藉口说要去洗个澡,便落荒而逃了。

  我冲完凉后,再从妈妈的房前走过的时候,竟然隐约地听到一阵轻微的喘息声音传了出来,不久又变得急促了,我莫明其妙地兴奋起来,直觉地感到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弯下腰凑著门缝偷看裡面的情形,只见床尾妈妈雪白的小腿轻轻地左右摇晃著,偶而她会在脚尖著力,翘成奇妙的弓字形,由於门缝实在太小,角度也不对,看不到她到底在干什么,我不顾一切轻推了房门,发出「吱!」的一声轻响,吓得我心脏都快麻了,幸好裡面没有反应,大概妈妈没有听到这个声音吧!我拚命地控制著快要发抖的手指,将房门推开一公分左右,虽然是小小的一条缝隙,但也几乎足够我看清楚妈妈卧室裡绝大部份的空间了。

  只见爸爸还是醉得沉沉睡在床上,但是妈妈的睡衣已经完全脱掉了,一只手在她胸前握住雪白的乳房,那受到挤压的乳肌由五指之间露出,看起来肥嫩嫩的好不可口,真想趴在上面咬进嘴裡. 看她用这么粗暴的动作搓揉著乳房,应该表示妈妈这时的性欲冲动很大了,相对之下另一只放在她两腿之间的手,动作上就轻柔多了,只见那只手的中指好像轻轻压著什么东西,慢慢地画著圆圈般旋转著。从我站立的位置上虽然看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她的中指压的一定是阴核,而且这时那小肉芽一定澎涨到了极限,对妈妈產生了非常大的快感。不是吗?

  只听妈妈的小嘴裡洩出:「啊……啊……亲……亲爱……的……」一心一意地活动她的手指,湿淋淋的黏膜受到中指的摩擦,那扭曲的指头和黏膜旁鲜红的嫩肉,构成一幅淫荡的画面,喉咙裡发出骚浪无比的声音,这情景这声音,对我而言是多么陌生和刺激呐!也成為我这时最刺激快感的兴奋剂,有谁又能知道妈妈独守空闺的寂寞,现在她喊叫的是她心裡的真心话,我不禁对她这些日子来对爸爸晚醉不归的态度感到同情了,没有爱的日子对女人而言,尤其是在她怀孕的时候,更是让她难受。

  「啊……啊……太……舒服……了……」

  妈妈淫荡的声音又传进我耳际,几次扭动翻转之后,她身体的位置移动,正好把胯下转向我的眼前,对我来说,这真是求之不得的最佳角度。这时我看清楚了有一堆浓黑色的阴毛围绕在她鲜红色的肉缝边,这是有生以来我用这种角度看到妈妈的下体,只是距离上还是远了一点,对於復杂的阴部构造还不能看得很仔细,不能不说有点遗憾,又有点不满的感觉,但至少能从正面看到自己亲生母亲的下体风光,也是我的幸运呀!

  妈妈的中指不停地搅动玩弄著那粒叫阴核的小肉球,好像在一点上抚抚揉揉著,大概对她是很舒服的感觉,只见她的大屁股向左右摇晃,偶而还会抬起来迎向她的中指。不过我对那条鲜红的肉缝还是感到惊讶,如真的要形容的话,只能说好像从小腹底下一直切割到她的臀缝,微微隆起成小包子的嫩肉形成非常淫猥的画面,看上去有点油滑滑的光泽,可能是湿润的关系吧!说到湿润,妈妈的中指也是湿淋淋的,而且连她肛门那稍带点咖啡色的花蕾般的东西也是湿湿的。

  这时妈妈又把原来放在乳房上的手往下腹的位置移动,除了拇指以外的四只指头并拢著,在她浓密的阴毛上面抚摸著,然后紧压著她的耻丘向上拉,使她的整条肉缝好像抽搐似地伸得长长的,原本藏在肉缝裡的小肉芽吐了出来,肿涨涨地看来快要爆裂似的。妈妈另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沾著流出来的黏液,就在那颗小肉芽上摩擦著,刹那间她的身体猛烈地震动,大屁股也跟著一直拋著,可见这样使她很舒服。

  对这种活色生香的自淫场面,我从门缝中窥视著,不知不觉间,我的手也伸进了睡裤裡,玩弄起勃起来的大,龟头上也渗出透明的黏液。我為了尽量避免射精,只好强烈地握住我的大,不让它太放纵,以免错过了眼前这幕好戏,何况女主角是我一直爱慕著的妈妈呐!

  可是看到妈妈那种贪婪的样子,我感到很惊讶,手淫是我一年前就会了的发洩方法,但是每次洩精后总有一股无力的虚脱感,事后恢復的时间至少要好几个小时,可是现在看妈妈的身体变化,发觉她应该已经洩过几次了,那种把腰部抬成拱状,娇躯抖颤时,或是全身像一根木头般地僵直不动时,很显然地是达到了性高潮的顶点,奇怪的是女人的性高潮到底何时才算终止呢?

  「啊……啊……亲爱……的……太……太好了……」

  妈妈又发出娇浪的吟声,两只手想拥抱著什么,可是却抱了个空虚的假像,四肢猛烈摇动后,达到不知是第几次的高潮,肉缝中溢出大量的蜜汁。

  妈妈躺在床上抖了好一会儿,却见她从床头柜的小抽屉裡拿出一只黑色的电动假阳具,放在一旁,又见她从小抽屉裡拿出了一面小镜子,这时她把两只小腿屈起,大腿张得开开的,用手拿著小镜子往小腹下面照,原来怀孕的妈妈因為肚子太大了,档住了她的视线,让她看不到自己的肉缝,因此想出了这种办法,只见她的小镜子伸进张开四十五度的两腿间,瞬间,她看见了那浓密的黑色阴毛,那毛茸茸的样子映入她的眼裡,娇靥马上涨红了起来,吞咽著口水张大媚眼仔细地观察她自己湿淋淋的肉缝,呼吸声越来越大,深深地喘息著,这时她看起来有点為自己如此淫荡的行為感到很害羞,全身也都热红了起来。

  妈妈的阴部那卑猥、淫亵的样子,长长浓密的阴毛,好像一堆杂草一般茂盛地长在她的小腹底下,而那鲜红的肉缝和裡面的阴蒂就长在这堆阴毛中间,这时她一定在想著,这裡就是她快乐的泉源,也是她欲求不满的地方,使她的娇靥羞得更加红润。接著妈妈一手拿著小镜子,另一手把包著膣口的鲜红色肉唇压了开来,在两片肉唇之间,流著一些透明而滑腻腻的液体,裡面的嫩肉,顏色美艷,因為沾上那种液体的关系,看起来也是油亮亮的,在她媚眼裡映出那泛著光彩的肉膜,就像挑逗著她的情欲一般。光亮红润的肉膜中间,就是那开著凹字形口的密洞,妈妈用指尖拨开那个膣口,伸出中指去捅著那个肉洞,一下子洞口便流出了乳白色的汁液,那应该是妈妈身体裡的爱液啊!

  空气好像要被吸进那个腔口似地两片阴唇不停地往裡面缩,随著中指的插动一直往她的肉洞裡钻,妈妈的手指再往下揉去,阴部下方是她的会阴部分,再裡面一点则是她屁股肉包著的浅咖啡色肛门,她的手指现在压著屁股的嫩肉,露出长著稀疏的阴毛,而有点红色的小肉洞,那个洞在她的阴户底下显得很鲜明,原本闭合著而带些皱摺的小洞口,被妈妈的手指压了开来,她竟也插入一根指头,只听她糊地叫了两声,中指的关节就消失在小洞口裡了,妈妈的动作有时弯弯地插弄著,有时轻轻地勾动起来,随著肉缝裡淌出来的淫液流到小肉洞裡润滑的结果,中指的动作越来越快,那个屁股洞就好像紧紧地吸住了她的手指,让她有一股淫乐的喜悦,妈妈因為全身的兴奋而尖叫了一声,娇躯配合著中指搓揉的速度不停地扭动著。

  妈妈又狂扭了一阵子,大概觉得不太过瘾,抽出卫生纸仔细地擦乾湿淋淋的淫水,然后把放在一旁的电动假阳具轻轻地靠近胯下,开始又在流著淫水的肉膜上揉擦著。

  那两瓣花蕊般的小阴唇因完全充血而敏感,本来渐渐平息下来的快感又开始侵袭著妈妈的神经系统,只见她稍稍用力地压下假阳具粗大的头部,逼开两片小阴唇,黏稠的汁液马上浸湿了假阳具的顶端,妈妈又轻轻拉出假阳具,把湿淋淋的头部在她小阴唇附近摩擦著,刹那间使她產生了刺痛般的快感地:「啊……」了一声,妈妈发出满足的快感后,接著叹息一声按下了假阳具的开关,只见假阳具的整根本体產生了小幅度的震动,大概那种震动的接触使妈妈非常美妙,妈妈的娇靥上又显出淫浪的表情,眯著媚眼享受著它带来的乐趣。

  震动拨开了妈妈下体浓密的阴毛,原来被围绕著的小肉芽也吐了出来,像是发出流水声般地溢出了大量的淫液,在肛门部位也產生了一紧一缩的现像,妈妈闭著媚眼喃喃地哼著:「啊……啊……我……我不……行了……快……插进……来……吧……」

  妈妈那三十五岁柔媚丰满的女体开始在床上狂乱地晃动著,那假阳具随著她的哼声慢慢地推开了小肉缝,原来的震动变成了更猛烈的S形扭动,像一条游动的蛇般钻进了她的阴户裡。受到异物入侵的刺激,妈妈原来张开的洞口,马上开始做出欢喜的收缩性蠕动。窄小的肉洞裡,假阳具和淫媚的嫩肉互相推挤著,从小肉洞的缝隙旁溢出了一波波的淫液,好像在增加著润滑的效果。

  每当有一种微弱的变化时,就对妈妈產生强烈的甜美快感,「啊……啊……好……好爽……喔……喔……」淫浪的哼叫声使妈妈扭腰摆臀地变成了思春的浪妇。妈妈不停地变换著假阳具插入肉洞的角度,有时向左右扭转,偶而也前后抽插著,深深插入时假阳具根部的突起正好顶在发涨的小肉芽上,这时妈妈的媚眼中一定会闪出火花般的快感,由肉缝裡流出来的淫液,不仅溢满了她的会阴部、小屁眼,也流到了她大肥臀下的床单上,沾满黏液的床单也產生波纹般皱成一团。可是对已经陷入疯狂的快感裡的妈妈来说,那已经不重要了,现在的她只求获得更甜美的喜悦,妈妈的身子充满紧绷著的感觉,挺直地像根木头般,好像由榛首到脚尖的所有肌肤都绷从她小嘴裡发出浪荡的哼声,在火热的娇躯上出现了最激昂的快感,使她抖颤颤地闭著媚眼享受著。飘荡在快感连连的激情世界裡的妈妈伸出了玉手摸到她胸前,使她奇怪的怎会有凉凉的感觉,摸起来又是黏黏的,啊!那是我的精液喷洒所造成的结果,猛然张开媚眼,看到我色迷迷地褪下睡裤,握著大把精液洩在她的胸脯上。

  「啊……」妈妈的声音像卡在她喉咙裡无法喊出来,激情过后的她还以為这是在梦裡而显得一付呆呆的模样,直到我开口叫道:「妈妈……」才明白这是在现实世界裡发生的事。妈妈羞得慌急地扯起床单盖在她赤裸的娇躯上,把娇靥转向旁边地道:「出去……俊介……你……出……出去……」

  她只能说出这种话,刚刚那淫浪的激情不意被她自己亲生儿子的我看到了,做為一个母亲没有比这更使她羞耻的事了。

  我慢慢地在她床边坐了下来,口中说著:「妈妈!我全看到了,可怜的妈妈……一个人玩是太寂寞了。」

  妈妈躲在被单裡的娇躯,一直微微地颤抖著,从被单下传来:「出去……求……求求……你……」妈妈用快要哭出来的声音求著我。

  我伸出手掌在被单上,对著应该是她的双乳部份轻轻地抚摩著,妈妈羞得恨不得有个地洞马上让她钻进去。轻轻揭开床单,妈妈的娇躯赤裸裸地背对著我,「妈妈……」火热的手在摸著她的削肩,妈妈的娇躯保持硬直地僵著,任由我爱抚她的胴体。我将她的娇躯强迫性地翻过来,妈妈的脸娇羞地像块大红布,像发烧时地淌著汗珠,我的指尖碰到她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娇乳上,这才发觉妈妈的乳晕因為怀了身孕的关系,扩散成一圈带点浅咖啡色的肿涨浮岛,乳房的周围涨满满的,摸起来坚实实、鼓涨涨地好不过瘾,我把整个手掌盖在一颗乳房上,还露出一大堆肥嫩的乳肌在我掌缘边呐!

  我边插干边欣赏著妈妈这付淫浪的骚态,把原来对她稍存的一点尊敬和畏惧都拋开了,又狠又急又快地挺动屁股,挥著我的大,次次都硬插到底,每次又都顶到了她的花心,一边还捏著她的大乳房,道:「妈妈……大……儿子……会……插穴吧……美不美……舒……不舒服呀……妈妈……奶的……小浪穴……又骚……又紧……又浪……又多水……让奶……儿子……干得……爽死了……妈妈的……小浪穴……以……以后……还……要不要……儿子的……大……经常┅来……插插……替……妈妈……的……小穴……止痒啊……」

  妈妈舒服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娇躯颤抖,肥美的大屁股努力地挺动著,迎接大的插干,这时她已顾不得一旁熟睡的爸爸是否会听到,大声地浪叫著道:「好……俊介……妈妈的……小……浪穴……被……被你……插得……美死……了……啊……唷……大……又……顶到……小……穴穴心……了……小浪……穴……妈妈……以后……还……要亲……哥哥……的……大……来插……小浪穴……啊……才……才会……过瘾……喔……喔……又插……插进……小穴穴……心了……好大……力唷……小浪……穴……妈妈……会……会被……大鸡……巴……亲……哥哥……干死……的……哎呀……小浪……穴……又……又不……行了……大……哥哥……快……再用……力……插……对┅对……就是……这样……大力……插……干死……妈妈……的……小浪穴吧……我的……大……亲哥……哥……呀……亲亲……啊……小浪……穴……又洩……洩了……一次……了……大……亲……达达……妈妈……的……好儿子……亲丈夫……妈妈……的……要命……的……大……哥哥……呀……哟……哟……妈妈……的小浪……穴……要被……你……整死……了……喔……喔……喔……」

  大弹簧床由於我和妈妈激烈的性交,被我们的汗水和妈妈的淫水流湿了一大片的床单,床底下的弹簧也发出嗄吱嗄吱的震动声,连睡在一旁的爸爸身体也被我们干穴的激烈动作震得移来移去地变换著位置,真怕他如果突然醒来了,看到我们这母子相奸的插穴场面不知会有多生气呐!不过现在正在紧要关头,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妈妈满头乌黑细长的秀发都散乱掉了,娇靥红咚咚地,小嘴儿裡不时叫著淫声浪语,媚眼裡喷射著熊熊的欲火,两只大腿开得大大的紧夹著我的腰部,大肥臀不停地起伏摇摆,怀了六、七个月身孕的大肚子贴紧了我的小腹,一双玉手紧搂著我的脖子,大乳房不时被我摸著、揉著、捏著、按著,有时还被我吸著、咬著、舐著、吮著,一会儿呼痛,一会儿又叫痒,头也随著我的插动摇来摇去,很有韵律地呻吟道:「哎呀……大……哥哥……干死……妈妈的……小……浪穴……了……小浪……穴……妈妈……又要……洩……了……大鸡……巴……亲……达达……快用力……插呀……妈妈……好……爱你的……大鸡……巴……插……小浪……穴……啊……哟……哟……小浪穴……已经……洩……洩了……五……五、六次……了……大……哥哥都……还没┅洩过……大……亲亲……妈妈……的……好哥哥……亲丈夫……小浪……穴……好美……喔……妈妈……的……小浪……穴……被大……哥哥……干得……魂都……散了……妈妈的……亲丈夫……亲……儿子……只有……你这……支……妈妈……生的……大……才能……干……干得……妈妈……这么……美……又……舒服……啊……啊……亲亲……大鸡……巴……哥哥……妈……妈……又要……洩一次……了……啊……又……上天了……别……别在……小穴心……转呀……喔……喔……大鸡……巴……哥哥……妈妈……又……不行了……我的……亲……丈夫……饶……饶了……妈妈……的小……浪穴吧……哎呀……真爽……美死小……浪穴……了……我的……亲……哥哥……嗯……嗯……呀……啊……哎……哎唷……喔……喔……」

  妈妈这又淫又骚的小穴穴真是浪透了,由於妈妈连先前手淫一共洩了将近十次了,要是一般情形下,她早就该昏死过去了,但她太久没有性交了,积存的浪劲在这时一下子都发洩出来,才会这么神勇地连连挨插还没昏过去,而且我刚刚才在她的胸乳上洩了一次,所以才能干她这么久还没洩精。但是妈妈的浪叫声也小了一些,可见她还是有些疲累了,不过她大屁股逢迎的动作可没慢下来,小肉穴裡的淫水也一直流个不停,女人真是用水做成的,不然她的泪水、汗水和淫水怎么会这么多呢?

  我的大挺直地抵紧妈妈的小穴心,享受著她阴精的冲洗,突然妈妈的穴心子活了起来,子宫口张开,一吸一吮地夹著我的大龟头不放,难到是妈妈肚子裡还没出生的妹妹在恶作剧?我美得紧拥妈妈的娇躯,在她耳边道:「好妈妈,你的小浪穴真好,还会给我吸吮,是不是妹妹在奶肚子里帮忙呀?」

  妈妈喘著气道:「大……哥哥……不……不是……妈妈……肚子裡……的……小东西……在吸……而……而是……妈妈……爽得……不得了……的……时候……自然……会有……这┅种……反应的……好哥哥……大……实……实在……太……厉害了……能干……得……妈妈……这么……爽……嗯……让……妈妈的……小……浪穴……替……大鸡……巴……哥哥……夹……夹嘛……嗯……妹妹……还没……出……生……你就……干得……妈妈……这么……爽……嗯……等妹妹……将来……长大后……和……妈妈……一起……给你玩……好……不好……我们……母女……兄妹一……起……在……床上……性交……一……定……很过瘾……嗯……好不……好嘛……大鸡……巴……哥哥……」

  我听妈妈说以后一生一世都要和我做夫妻,而且将来妹妹长大了还会和她一起让我插弄,这母子乱伦、兄妹通奸的异常刺激惹得大又在她子宫口涨大不少,我的屁股也一耸一耸地又插干起妈妈来了。

  妈妈像是极為赞赏我的耐力,媚眼柔情万千地注视著我的眼睛,被我大直捣黄龙的攻击干得浪叫道:「好……哥哥……妈妈……的……大……情夫……啊……喔……哎……哎呀……又……顶到……妈妈的……小穴……心……了……妈妈……会……会死……在……亲……哥哥……的……大鸡……巴……下的……嗯……又干……到……小穴……心……口了……大……哥哥……轻点……嘛……哎唷……别……别这么┅用力……嘛……妈妈……酸死……了……呀……又……嗯……小穴穴……要……大鸡……巴……哥哥……的……精液……吃……嘛……妈妈……骚……骚给……大鸡……巴……哥哥……看嘛……哎唷……妈……妈……给……大鸡……巴……夹夹……让……大……哥哥……丢……丢精……嘛……嗯……嗯……呀……妈妈……又……又不……快……行了……快……嘛……妈妈……要洩┅了……大鸡……巴……哥哥……和……妈妈……一起……洩……嘛……啊……啊……」

  这时我也感到非常兴奋,大涨得更粗大地在她的小穴中一跳一跳地刮著她的阴壁,多年的性交经验使妈妈知道我可能快要丢精了,也就更浪得扭腰摆臀来迎合我,好让我舒服地在她小穴穴裡丢出来,淫叫道:「嗯……大鸡……巴……哥哥……妈妈……的……小浪……穴……又浪……得……出水……了……小浪穴……妈妈……舒服得……快要……爽死……了……亲亲……大…………哥……哥呀……快……插插……妈妈的……小……浪穴……吧……妈妈……就是……被……大……哥哥……插……死了……也……甘愿的……快……再……大力插……我的……大鸡……巴……哥哥……亲达达……你真……会……干女人……嗯……嗯……呀……大鸡……巴……哥哥……你真……好……干得……妈妈……的……小浪……穴……都要……破了……哎……哎呀……哟……哟……不……不行了……大鸡……巴……哥哥……妈妈……就要……洩……了……你……怎么……还……不丢精……嘛……妈妈……要你……快快丢……出来……让……妈妈的……小浪……穴……吃吃……你的……精水……嘛……」

  我再狠狠地插了她四、五百下,再也忍不住大传来的酥麻感,又急又多的阳精,像箭一般射向她的小穴心子裡,妈妈也被我这股火热的精液烫得娇躯又抖、肥臀又甩地又洩了一次,小嘴裡喃喃叫道:「好……好热呀……大鸡……巴……哥哥……妈妈又……又洩……了……真美死……小……浪穴……了……好哥哥……妈妈……爱┅死你的……大……了……呀……真得……爽死了……妈妈……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啊……啊……都……都是你……的……大……带来的……喔……喔……」

  她边抖边紧搂著我的脖子,还献上她的红唇让我吸吻,等她渐渐平息下来,不再抖动的时候,我才在她耳边道:「妈妈!奶的小浪穴美吗?嗯!奶刚才真是浪透了,又骚又淫地我差点就要被奶拋下来呢!」

  说著,平静下来的妈妈却抽抽咽咽地哭了起来,起先我还觉得奇怪,后来才恍然大悟,原来激情过后的妈妈,又想起以她母亲的身份竟然和我有了性关系,良心上受到谴责,所以只有藉著哭声来找台阶下。

  我吻著她的泪珠道:「好了好了,妈妈!奶别哭了啦!当心把美丽的眼睛哭肿了,别伤心嘛!平常奶是我的妈妈,在床上我是奶的大哥哥,没有其他人会知道的呀!我不是插的奶爽死了,这样奶还不满意吗?」

  我连哄带骗地抚慰著妈妈,终於好不容易她才收泪。其实我知道妈妈怕我玩了她,以后就不再找她了,经过我的保证她才安下心来。女人呐!还没弄到手之前扭扭捏捏地不让插穴,干过了就怕你不再找她。

  我们觉得身体黏著汗水和淫水,想去浴室冲个澡,从她娇躯爬起,「波!」的一声,大从小穴穴裡抽出,只见妈妈那原本红嫩的小阴唇,这时整个向外翻出来,浓白色的精液混著她的淫水往外淌著,丰肥的小肉缝肿得像个小笼包,她用手按住小腹撒娇似地叫了一声,我忙帮她扶起来,并和她洗完澡后才回房裡睡觉。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