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9, 2014

乱伦全家福

  父亲原本只是南部的一个小自耕农,没什么财产,可是就在一次的都市开发案立法三读通过之后,他那块长不出什么作物的废田,竟然在一夜之间暴涨,价值数千万。于是,父亲将这块祖地变卖,在原来的老屋旁另起了一幢三层楼的别墅。

  在乡下地方自地自建只不过花了几十万而已,而剩下的钱,父亲还来不及做任何分配,就听说被一个同乡的朋友骗去投资而一去不回了,父亲也因刺激太大而患了精神分裂。

  这一切都在我退伍前半年所发生的事,而故事真正的开始,就在我退伍回来以后……

  我从马祖回来的第一天,我头一件事就是到疗养院去看父亲。我实在不相信一向乐天知命的父亲会这么想不开,为了钱而搞到得精神病。可是当我看到原本健壮又神采奕奕、才四十出头的的父亲,变得像六、七十岁般苍老又两眼呆滞的模样,我才不得不面对事实。

  ***    ***    ***    ***

  本以为半年不见的母亲见我回来会是一阵激动的嘘寒问暖,可是我一踏进家门,她却很急切的说:「阿明啊!你去看你爸爸,他…他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这是母亲在我进门时所问的第一句话。

  「妈,你很少去看他吗?还要问?他连我都认不得了,还能跟我说什么?」
  我疲累的丢下背包就往浴室走去。

  「阿明啊!你明天再去看看,看能不能让他说说话……你听到了没有?」我没有回答,关上了浴室的门。

  母亲那种急迫的模样让我不禁纳闷,她到底在想什么?想要听父亲说什么?
  而答案,从我洗完澡后,慢慢的露出端倪了。

  晚餐时,一阵急促的按门铃声响起。

  「谁啊?」妈妈问道。

  「妈,开门啊!是我啦!」是大姐的声音,早已远嫁台北多年的大姐。
  「阿明,你回来啦!来,大姐有礼物送给你。」大姐一进门就向我递来一个银楼的红色手饰盒。我打开后,是一只几钱重的戒指。

  「大姐,干嘛这么花钱呢?又不是外人。」

  「哎呀!就是因为不是外人才要送啊!阿明,你知道我和你不是外人,这就够了。」

  我对大姐的行为有点不太习惯,从小到大,她一向没给过我好脸色,跋扈又泼辣,今天却突然转性了。我心想,也许毕竟血浓于水,都是一家人吧!

  「小青,你在台北好好的,突然回来干什么?」母亲却没给大姐好脸色看。
  「妈,小弟当了两年兵,每次回来我都没机会碰到,知道他今天退伍了,再不回来看看他,我这做姐姐的,自己都交待不过去了。」

  「阿明啊!回来有没有先去看看爸爸?」大姐问道。

  「下了车就去了。」我说。

  「那……爸爸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又是同样的问题,这时我的怀疑更深了,到底是什么事情让母亲和大姐都这么急切的想知道爸爸有没有跟我说什么?

  「别问了,还不是一样,跟死了一样,谁都不认得啦!」母亲在一旁替我回答了,但是丝毫不带关心的语气让我心里突然觉得一阵寒意。

  ***    ***    ***    ***

  当天晚上我被一阵隐约的吵杂声吵醒。

  我下了床循着声音来到大姐的房门口,门是关着的,但是听得出来是母亲跟大姐在里面,不知道在争论什么。于是我就站在门外静静的仔细听。

  「你都嫁出去了,还想要分什么?」

  「妈,话可不能这么说,再怎么说,我也是这个家的长女,我是有权利分一份的。」大姐的声调一下子高了八度。

  「你就不能小声一点吗?要把阿明吵醒是不是?」

  「妈,我很奇怪,你还争什么?你还怕阿明拿到了钱不给你吗?哦……我知道了,是不是为了菜市场那个小白脸?」

  「闭嘴!你……你胡说什么?」

  「妈,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啦!你跟那个卖菜小白脸的事大家都在传,大家都知道了,就你还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这……传……传什么?」

  「妈,我们就不要吵了,传什么不重要,我们现在只能指望从阿明那里得到那些钱的下落,不管爸爸是真疯还是假疯,那么多钱,一下子就说被骗光了,实在不可能,爸爸一定是偷偷把它藏在哪里了,最可能知道真相的只有阿明,我们现在只有合作才行了,对不对?」

  ***    ***    ***    ***

  我终于搞清楚她们在搞什么鬼了。真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所听到的事,这两个女人,一个是我的母亲,一个是我的亲大姐,竟如此冷血。而母亲竟然在外面有男朋友。我实在已听不下去,就悄悄的回房,不由得怒火中烧,很想冲进去教训她们一顿,但是我随即冷静了下来,我想看看她们能玩出什么把戏来。

  第二天一早,我再度到疗养院去探视父亲。望着两眼无神的父亲,我心里一阵难过。

  「唉,阿爸,也难怪你会精神失常了,每天面对那种女人,不疯才奇怪。」
  我无奈的对着父亲说。父亲听了我说的话,似乎有了点反应的看了我一下,但仍然是两眼空洞无神。

  ***    ***    ***    ***

  回到家以后,如我所预料的,那两个女人又连番的追问父亲有没有说什么。
  我心里有了盘算。

  「说也奇怪,今天阿爸好像认得我了,好像想说话,可是却说不出话来,我想明天再去看看,也许阿爸会慢慢好起来也不一定。」

  一听我这样说,那两个女人眼睛随即一亮,几乎异口同声的说:「对对对,应该的,太好了,太好了,阿明啊,爸爸的病能不能好就全看你了。」我心里一阵冷笑。

  这一天,母亲和大姐对我特别殷勤,而我已经知道她们的目的,表面一直不动声色,送茶倒水等一律照单全收。甚至吃定她们的对她使来唤去。而她们也真能委曲求全,不禁令我佩服,佩服得咬牙切齿。

  当晚,我在床上躺了许久仍未能入睡。

  突然,有人进了我的房间。我背对着房门,没转过身来。

  「阿明……阿明……」几声细如蚊蝇的叫唤,是大姐,我索性装睡,看她想干什么。

  等了一会儿,突然大姐将我的被子掀开,钻进我的被里,我无法再装睡,反身一转,发现大姐两眼发浪的直向我凝视。

  「阿明,大姐一个人睡不着,陪大姐睡好不好?小时候我们都是一起睡的,你记不记得?」

  我没搭理她,正想把被子掀开赶她下床,却发现大姐竟然只穿着胸罩和三角裤,地上摊着她脱下来的衣裙。

  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为了钱,竟然想用美色来诱惑自己的亲弟弟。我当下马上有了决定,闭上眼睛,来个不理不睬,看她下一步如何走。

  大姐看我没理她,一会儿故意用身体在我身上摩擦,一会儿用乳房在我背上搔弄,我可以感觉到乳头沿着我的背脊,上下蠕动,很显然她已经把胸罩脱了。

  我仍不动,任她继续卖骚。一会儿她竟然大胆的将裸露的大腿攀上我的大腿,直接用她的阴部隔着三角裤在我的臀部摩擦,又用嘴在我的颈部亲吻,使我原本的不合作政策有了改变。

  「大姐,你到底想干什么?」

  「阿明……呜…呜……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大姐结婚那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小孩?你那姐夫……他……他根本就是个性无能,大姐结这个婚跟守活寡一样,鸣……」大姐的演技实在拙劣,毫无感情的假哭,一点都不像。

  「那又怎样呢?」我说。

  「阿明……虽然……我们是姐弟,可是……大姐……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当过兵真的长大了,又高又壮,又成熟……大姐……大姐忍不住……忍不住的想……想……」

  「想怎样呢?」我仍用不带任何感情的声调问。

  「哎呀……你坏死了啦……欺负大姐……人家……」大姐这不要脸的骚货,竟然自导自演的继续卖骚,说着并一手往我的裤档探去。

  「哇……阿明……你的东西好大喔……给大姐看看……」她伸手抚弄了一阵以后,就要脱我的裤子,我就任由她。她脱下我的内裤,我并没有因此而勃起。

  「阿明…你的东西……还没站起来,就这么大……要是站起来那还得了……嗯……」她说完竟低头将我的阳具含进嘴里吸吮起来。

  我再怎么说也是个正常健康的男人,经过一个几乎光溜溜且姿色不差的女人如此挑逗,想不勃起也难,一下子就涨得大姐的嘴巴几乎含不住了。

  「嗯……嗯……好大……好粗……阿明……等一下大姐一定会受不了的……嗯……嗯……」

  含了一会儿,我仍不表示任何态度。大姐一边含着我的阳具,一边拉着我的手去抚弄她穿着三角裤的阴户。

  「阿明……你坏死了……摸得大姐……好舒服……再……再进去一点……」
  她自说自话的干脆将自己的三角裤脱了下来,让我的手指沿着她那条裂缝来回抚弄,顺着她流出的淫水,发出「滋滋」的声响。

  「啊……阿明……你好坏……你坏死了……你想要大姐……对不对……」
  「想要你什么?」我倒想看看这个女人淫荡到什么程度。

  「坏死了……你想要……想要干你的亲姐姐……对不对……没关系……大姐都被你逗成这样了……你想干……就给你干吧……」

  「是吗?是你想干,不是我想,这点要搞清楚,有什么后果你自己负责。」
  我对这个无耻的女人有点忍无可忍。

  「好嘛……好嘛……坏弟弟……是大姐想干……大姐想干你……想用我的小穴……强奸你的肉棒……你满意了吗?」

  「是你自己说的,我没逼你。」

  这个女人为了想从我身上得到父亲的那笔钱,已经无耻到了极点,马上跨身拨开自己的阴户,握着我的阳具,顶住穴口用力一坐。「滋」一声,我的阳具全部吞进大姐的小穴里面。

  「啊……好……好粗的肉棒……啊……好棒……好爽……啊……啊……大姐要干你……干死弟弟……强奸弟弟……啊……好美……啊……」

  大姐疯狂的上上下下的套弄,不一会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

  「阿明……你被大姐干得……爽不爽……我不行了……你来好不好……好不好嘛……」

  「可以,是你要的,我没要求你。]

  「是……是……是大姐自己要的……要弟弟插姐姐的小穴……」

  「好。」我翻身将她的双腿抬起,将阳具狠狠的插进她的浪穴。

  「啊……啊……嗯……嗯……好……爽死了……阿明……你好会插穴……大姐……给你插死了……啊……啊……小穴不行了……啊……好棒……好哥哥……你是我的好哥哥……我是……我是哥哥的小妹……小穴……啊……小穴被哥哥干得好爽……啊……我快出来了……啊……停……停一下……姐姐泄了……不要插了……啊……」

  在我一阵狂插猛送之后,大姐泄了身,但是我没理会她的淫声浪语,仍死命的抽送,一下子她已经叫不出声音了,似乎晕厥过去的样子,我最后将精液射进她的浪穴里面,没理会她,翻身就睡了。

  ***    ***    ***    ***

  第二天醒来时,大姐已经不在床了,我梳洗了一下就准备出门。经过客厅的时候,大姐已经等在那边。

  「阿明……来……趁妈还在睡觉,大姐有话跟你说。」

  「什么事?」

  「阿明…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以后你打算怎么办?你可不能辜负大姐哦!」
  「哼!是你自己要的,自己发浪,说那么多干什么?」

  「不……阿明……昨天……昨天你射进我里面,大姐可能会怀孕,你不能不负责任。」

  「你可以到处去说没关系,我不介意。」

  「你……」大姐气得就要发作。

  「以后怎样,就要看你的表现了。」我马上接着说。

  她听了就转怒为喜,说:「好,大姐不会让你失望的,你……随时想要……大姐都可以给你……好不好?」

  「给我什么?」

  「你好坏,给你……给你插穴咯!」

  大姐的无耻我已经领教过,这种话我只当作没听到。一会儿听到妈妈起床的声音,我就出门去了。

  ***    ***      ***

  这一天父亲的情况仍然没有什么变化,近中午时我才回家。而同样的问题仍不断的骚扰我的耳朵。

  「怎样?你爸说话了没有?他说什么?」两个女人仍连珠炮似的问个不停。
  「有啊!阿爸只说什么……钱……然后就没再说什么了,我明天再去看看,也许慢慢的他会说多一点。」我的话正对了她们的胃口,两个人都露出垂涎贪婪的神情,纷纷点头称是。

  后来大姐偷偷的告诉我说,她要连夜赶回台北,跟她老公办离婚,叫我等她「好消息」,而我只是嗤之以鼻的不置可否。她离不离婚关我什么事?

  傍晚时我去找老同学叙旧,原本预定会晚点回来,但是同学有事外出了,所以八点多就回来了。进门后听到屋后几声轻微,像是在呻吟的声音。我循声探头到厨房,发现母亲正被一个背对着我的男人撩起裙子,抚摸着她的私处。

  「啊……不可以……会被看见的……你快走啦……阿明回来就完了!」很显然这个男人就是母亲的奸夫了,我随即退出,并躲到屋外,我想看看这个男人是谁。

  一会儿大门被打开,这个男人出来了,我从远处藉着门口的灯光看到这个人的脸,顿时怒火冲天。原来母亲的奸夫,那个市场卖菜的,竟然就是我今晚去探访未遇的小学同学。

  我抄了一根棍子,随后跟他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时,我叫住他。

  「啊……阿明啊……哈……好……好久不见了……听说你退伍了……」他一时做贼心虚的不知所云。

  「是啊!哼,好久不见了,你…好…啊!」我随即一棒挥过去,只听到「咔嚓」一声,他的右手骨被我一棒打断。

  「啊!」他一声杀猪似的惨叫。

  「或许你不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刚刚去你家找你,可是你不在,我就回家了,接下来的事,要我说吗?」

  「阿……阿明……你不要误会……我跟你妈……没什么……」我又是一棒往他的小腿敲过去,又是「咔嚓」一声。

  「啊……」又是一声惨叫。

  「你最好说点我想听的,怎样?」

  「啊……我……我……阿明……你放过我吧!我保证以后不会了。」

  「真的吗?你拿什么保证?」我高举起木棒做势又再挥过去。

  「不要……不要……好……阿明,我明天……明天就离开这里……到我山上亲戚家去,保证不会再看到我了,好不好?」

  「要是不小心再让我看到呢?」

  「不……不会……保证不会……我现在就消失。」他为了保命,不顾疼痛,拖着骨折的手脚就要离开,但是力不从心。

  我把他扶到村外一家国术馆门口,把他丢下。

  「你是怎么受伤的啊?」我语带威胁的问。

  「我……我是被一群小流氓打伤的。」他确实反应很快。

  「很好。」我扬长而去。

  ***    ***    ***    ***

  回到家以后,母亲看见我这么早回来,似乎有点惊慌,仿佛奸夫还在在屋里似的。

  「妈,你别紧张,我去找我的好同学,可是他不在,就回来了。不…过,巧的是刚才竟然在门口碰见他了,他说正好来拜…访你,我为了感谢他这么有心,就打断了他的手脚谢谢他的关照。」我语气平淡的说着,母亲的脸上已是一片惨白,无言以对,楞在当场。

  「我想我这个做儿子的当兵时,没能好好孝顺妈妈,由好同学来代替,那也是应该的,所以好好的谢谢他是必须的,妈,你说是不是啊?」

  「是……是……」母亲已经被我吓得一阵哆嗦。

  留下吓得两眼发直的母亲,我迳自洗澡去了。

  在浴室里,我反复的想着这件事情,不知道我是不是对母亲太残忍了点。毕竟再怎么样都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我洗完澡后离开浴室,发现母亲已经不在客厅。

  我蛮怕母亲会想不开,所以上了二楼母亲的房间,敲了门并没有回应,我应声将门踹开。结果发现母亲好端端的坐在床沿,仍是不发一言。

  「妈!」我走了过去。

  「阿明……妈……妈对不起你!」妈低泣着。

  「妈……别想了,事情过去就算了,我不会怪你的,唉……我也不对,你才四十岁而已,你有你的需要……算了……妈……别再想了。」见母亲似乎已经宽心,我才离开。

  ***    ***    ***    ***

  晚上,我正准备睡觉时,母亲来敲我的房门。

  「妈,什么事?]

  「阿明……你……你大姐回台北了……」

  「我知道,怎样呢?」

  「其实……你跟你大姐昨晚的事……妈妈都知道……」

  「这……」

  「妈没怪你,妈知道是你大姐自己引诱你的。妈是想说……如果……如果昨天……引诱你的是妈妈……你会怎样?」

  「妈……你……你胡说什么啊?」

  「妈不是胡说,妈现在就……」母亲没说完就开始脱衣服。

  「妈……你……你干什么?」我企图抓着她的手,不让她脱下去,可是已经来不及。母亲身上的连身裙,一下子就掉落下来,母亲里面只有一件三角裤,丰满的乳房,隆起的阴户,茂盛的阴毛已从三角裤边缘跑了出来,看来母亲是有备而来。

  「阿明……妈……好不好看?」

  「好……不……妈……不可以这样?」

  「为什么不可以?你跟你大姐已经乱伦了,你还在乎多一个妈妈吗?」
  「这……」

  「阿明……抱我……」母亲赤裸着身体往我身上靠。

  「妈……不行啊……我……」

  「我不管,你要赔我一个男人。妈很空虚,需要男人,你难道希望妈再去找别人?」

  「当然不……」

  「那就好了,肥水不落外人田,别考虑了,来……」母亲说着就开始脱我的衣服。我不知所措的任其摆布,最后母亲终于脱下了我的内裤,而我的阳具,竟不知在何时,已经勃起到极点。

  「嘻……小鬼……还装,你看你的肉棒已经变这么大了。」母亲一手握住我的阳具,往她的小腹摩擦,淫态毕露无遗。到这种地步,我也豁了出去。

  「好,你这骚货,来吧!让儿子来满足你吧!骚妈妈,想干吗?说啊?想要儿子干你吗?」我肆无忌惮的握住她的双乳说。

  「啊……这就对了……想……妈好想……想要你来干妈。啊……昨天在你门口……听你大姐干你的时候……妈就想了……也让你干……听你大姐的声音是那么舒服……妈也想要……」

  「那你还等什么?」

  「好……来吧!插进来……趁你大姐不在……也让妈享受一下……」母亲说着就往床上一躺,并自动把双腿高举,露出肥大的阴户,等我提枪上马。我看到母亲如此淫荡,也毫不客气的就握着阳具,狠狠的「噗」一声顶进母亲的淫穴。

  「啊……好……果然美……难怪你大姐……会叫得那么……舒服……啊……再来……好儿……用力干吧……」

  「你这大浪货,不插白不插,今天就让你爽个够。」我死命的狂插,直干得母亲浪叫不停。

  「啊……啊……嗯……插死妈了……好儿子……你干得妈好爽……啊……」
  母亲一直放肆的浪叫,我为了怕引来邻居的怀疑,就用三角裤塞住母亲的嘴。
  「骚货,你想叫人来参观是不是?」

  「嗯……嗯……嗯……」被我塞住嘴的母亲仍然极尽能事的呻吟。

  在最后冲刺的时候,她突然把口中的三角裤拿掉,高呼一声。

  「啊……妈泄了……好儿子……停……不……妈受不了了……啊…啊……」
  我也终于将精液射进母亲的肉穴里面,然后母亲如释重负的抱着我猛吻个不停。
  早上醒来时,我的肉棒仍然插在母亲的小穴里面。

  这一天去疗养院看父亲,有了新的发展。父亲的眼神已不像之前那么呆滞,曾有很长一段时间凝视着我端祥,似乎认得我,却又很竭力的在想我是谁。几度欲言又止,但只是张着嘴,发不出声音。

  我想这是好现象,也许父亲会像我骗妈妈和大姐一样,一天一天慢慢好起来也不一定,所以这天我一直待到傍晚才回家。

  回家后发现大姐已经回来,而且客厅里还多了几个人。

  「阿明啊!你回来了,还记得姑妈吗?哎唷!都长这么大了。」

  姑妈?我仔细的看了眼前这个打扮入时的女人,确实有点印象,是在我很小时就嫁给了一位华侨、后来就没有消息的姑妈,父亲最小的妹妹。

  「哦……姑…姑妈,好久不见了,怎么……」我眼睛扫向旁边的两个女人,我认得,我的阿姨,一个是妈妈的姐姐,一个是妈妈的妹妹,妈是是排行第二,所以一个我叫大姨,一个叫三姨。

  「大姨,三姨,你们怎么也来了?发生什么事了?」

  「什么发生什么事?我们听说你退伍了,赶紧来看你啦!」大姨妈说。
  「唷!阿明,才两年不见,都变了另一个人了,又成熟又俊俏。二姐啊!什么时候要我们替阿明找个对象啊!」妈妈和大姐坐在一旁,一直不发一言,脸色不是很好看。

  「对啊!大嫂,该给阿明找个对像啦!我们家就这么一个单传,早点成家,就不用挂心了。」姑妈也在一旁说。

  「不用急啦!让阿明自己决定啦!」妈妈这才用好不客气的语调说。

  看看妈妈和大姐的脸色,我才想到……莫非,这几个女人也是为了父亲的钱而来的?要不,哪有这么巧?若是如此,那其实凭姑妈的身份,想分钱的机会已经不大了,两个姨妈的机会更是遥不可及,她们凭什么关系从我身上拿钱,甚至连第一关,妈妈那边就过不了了,妈妈怎会答应分她们一毛钱。还是她们另有手段?

  于是我故意问:「阿姨,姑妈,我想你们大老远的跑来,想必不会那么快就走吧?多住几天好了。」

  「当然,当然,我跟你三姨这一阵子没什么事,在家里待着也是无聊,就住一阵子吧!」大姨妈说。

  「那姑妈你呢?」我问。

  「我就难说了,我从国外回来,还没找到房子,现住在这里一阵子,我想大哥大嫂不会介意吧!」

  「哪会!爸爸如果还认得姑妈的话,高兴都来不及呢!」本来妈妈要接话,但我看这几个女人说了半天,提都不提父亲一下,于是故意抢着说。

  「哦!对了,姐夫现在情况怎样了,有没有好一点了?」三姨这才开口问。
  接着大姨,姑妈也才跟着问起,但是我已经有在疑心,很容易就感觉出来她们的关心,并不在父亲。于是我仍然用和妈妈大姐一样的说辞告诉她们,也同样听得三个女人眼睛亮了起来。我心里又是一阵冷笑。暗道:「如果你们也想学妈妈和大姐一样,用肉体来诱惑我,这回恐怕要赔了夫人又折兵了,哈!我身上现在一毛钱也没有。」

  ***    ***    ***    ***

  当夜,大姨和三姨睡在三楼客房,姑妈则睡在楼下另一个房间。

  我想,今天大姐一直想找我说话,但是苦无机会,晚上一定会来找我。果不其然,我才一进房,大姐就随后跟了进来,并把门反锁。

  「阿明,大姐好想你啊!」大姐飞身往我身上扑来。

  「大姐,怎么?你大概没离成婚吧!姐夫会这么轻易的就答应吗?」

  「他说除非我能给他一百万,否则休想,阿明,这就要看你了。」

  「我说大姐,其实呢,你自愿跟我上床,为的不就是爸爸的那笔钱吗?大家心知肚明,你跟姐夫离不离婚,根本不重要,不过,你可以放心,再怎么说,你都是我的亲姐姐,如果我有钱,还少得了你吗?你用身体来诱惑我,其实是多余的,我又没说有钱不给你,是不是?只不过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你慢慢等吧!」

  「这……阿明,听你这么说,大姐把身体给你,也不算白给,算了,既然都发生了,还在乎什么,来吧!大姐从前天给你干了以后,一直很想,你就算帮大姐的忙,再陪大姐玩玩。」

  「骚货!」我说着就伸手往大姐的裙内一探,顺手将三角裤直接拉了下来。
  「嗯……你好坏啊……」大姐衣服也没脱,就往床上一躺,张开大腿,露出小穴,等我长驱直入。

  我也毫不客气的就脱掉裤子,举起阳具往大姐的小穴「滋」一声插了进去。
  「啊…啊……嗯…啊……啊……嗯……啊…啊……嗯……啊……啊……阿明……慢点……大姐受不了。」

  我打算速战速决,尽快打发她走,所以一开始就狂插猛送。

  「啊…啊…嗯……阿明……好弟弟……你好厉害……姐姐不行了……啊……啊……嗯……出来了……啊……」

  没几分钟,大姐就举白旗泄了出来。

  「好了,满足了就快回房去吧!我这里,等一下可能还会有好戏上场呢!」
  「你是说……」

  「你也很清楚那些阿姨姑妈,目的在哪里的,对不对?」

  「可是……」

  「可是什么,这一家子的女人都是天生的淫荡,你以为她们跟你有差吗?告诉你吧!昨天妈妈已经让我干了。」

  「甚……什么……那你到底……」大姐原本自以为得天独厚的占尽优势,可是经我一说,又多出了许多对手,不免担心起来。

  「赶快回房去吧!有好处少不了你的。」

  我心里已经有了盘算,这群女人自愿的送上门来,我先照单全收,至于父亲是否真有钱留下来,到时候再说了。

  大姐走了没多久,果然有人来敲门了。

  「阿明啊!你开一下门,姑妈有话跟你说。」姑妈捷足先登了。

  我门一打开,看见姑妈身穿一袭半透明粉红色薄纱睡衣,里面的内衣裤若隐若现,也是有备而来。

  「姑妈,什么事。」

  「也没什么啦!只是姑妈很久没看到你了,很想多看看你。」

  「好!姑妈,进来再聊吧!」姑妈一进门同样把门反锁,就往床沿坐。
  「阿明,你记不记得你小时候,姑妈常抱你?」姑妈一手伸过来,轻抚我的脸,一副随时要扑过来抱我的姿态。

  我不想浪费时间听太多废话,就说:「姑妈,我看我们到你房里去聊好了,不然等一下妈妈进来就扫兴了。」

  「对,对,好,到我房里去聊吧!」

  我一进姑妈房间,就从姑妈背后抱住她,「姑妈,很想再抱我,是不是?」
  「是……这……」姑妈显然被我突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也许她本来准备一步一步来诱惑我的,但一下子,所有的准备都用不上了。

  我更大胆的握住她的双乳。

  「阿…阿明…你干什么……不可以……我是你姑妈啊……不可以这样……」
  我没答话就脱下了她的睡衣,再把她的胸罩解下,两个肉球跳了出来。
  「啊…啊……阿明……你……你太乱来……太大胆了……」姑妈嘴里说着,可是却又一副淫荡饥渴的神态。

  「姑妈,我要谢谢你从小对我的照顾。」

  「怎……怎么谢……嗯……嗯……」我的手已经探进姑妈的三角裤里面。
  「陪你睡觉,插你的小穴来谢谢你。」我在她的耳边轻声说。

  「你…你好大胆……我是你姑妈……你怎么……啊……可以讲这样的话……啊……不……」

  这时我已经脱下下姑妈的三角裤,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蹦出粗大的阳具。
  「姑妈,喜欢吗?」

  「这……这……你……好大……姑妈怕……」

  「怕什么?」

  「怕姑妈的小穴装不下这么大的肉棒。」姑妈这时也不再假装了。

  「那就试试看罗!」

  「你……你要轻一点哦!」姑妈说着就往床上一躺。我将姑妈的双腿往肩上一架,「噗」一声就插进姑妈已经湿淋淋的小穴。

  「嗯…啊……好久没尝到……啊……这么好的肉棒了……啊……滋…滋……啊……好……好孩子……姑妈好舒服……」

  「姑妈,你是不是也在想,如果我拿到爸爸的钱,不会点给你?所以才献身给我?」

  「啊……你……」

  「别紧张,姑妈,这屋子里的每个女人想的都跟你一样,奇怪的是,这个家的女人,好像都不在乎乱伦这件事,每个都为了钱而自动对我投怀送抱,哈,我要是没拿到一毛钱的话,你们岂不是亏大了?」

  「啊……嗯……你是说……啊……你妈妈她们……也……」

  「没错……妈妈和大姐都给我干过了……而且是心甘情愿的,跟姑妈你现在一样。」我仍没停止强力的抽送。

  「啊……啊……怎么会……这样……啊……」

  「你不用紧张,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有好处不会少你们一份的,但是,至于这一份是大份还是小份,就要看你们的表现了。」姑妈一听我这么说,马上更努力的表现,不断扭动肥大的臀部,浪叫连连。

  「啊……好……姑妈不会让你失望的……啊……嗯……好……干我……干姑妈……好孩子……以后你随时都可以干姑妈……啊…啊……快……快……快……不行了……啊……啊……啊……啊……去了……」

  姑妈泄了出来,我连续干了大姐和姑妈,仍没有射精的感觉,但是为了给这几个贪财淫荡的女人一点教训,我打算制造让她们怀孕的机会。所以我终于在一阵狂插之后,就将精液射进了姑妈的小穴里面。

  休息了一下之后,我离开姑妈的房间,回二楼自己房间。我推开门以后,发现妈妈已经等在里面了。

  「阿明,累了吧!刚才看你跟你姑妈正打得火热,只好在这里等你了。」
  「妈,你也想了吗?」

  「妈当然想,只是,你连续和你大姐和姑妈干过,还有精神陪妈吗?」
  「我是还好啦,如果妈很需要,我当然要好好的陪陪妈了。」

  「呵,好孩子,你真体贴,不过,别把身体搞坏了。」妈说完就偎到我的怀里,开始抚弄我的阳具。但是,刚刚射过,没那么快勃起,于是妈妈拉下我的睡裤,一口含入我的阳具,吸吮了一下就又坚挺起来了。

  「孩子,帮妈脱衣服,好不好?」妈妈有点撒娇的说。

  「好。」我慢慢拉下妈妈的睡衣,她里面穿着一件极尽挑逗的黑色性感三角裤。
  「喜欢吗?这是妈特别为你买的。」

  「很好看,我喜欢。」我来回的抚摸着这件内裤,然后伸进里面,抚着妈妈的阴毛。

  「嗯……孩子……好……」妈妈一腿跨在床上,一脚站在地上,让大腿张得更开,好让我的手能更深入。我顺着阴毛往下,进了那条裂缝,揉捏着妈妈的阴核。

  「啊……啊……好……好棒……孩子……你好棒……」一会儿妈妈已经全身趐软的躺下了。

  我脱下妈妈的三角裤,抬高她的大腿,「噗」一下,应声插入妈妈的肥穴。
  「嗯……啊……爽……啊……早知道……儿子有这么……好的肉棒……妈就不会找外人了……啊……好……嗯……妈好爽……干得妈好爽……啊…啊……」

  我任凭妈妈大声的淫叫,不再阻止她,反正这一屋子的女人心里想的都是一样。
  抽送了几分钟之后,我听到门口有一阵轻微的声响。我猜想大概是大姨妈或者三姨妈,因为大姐和姑妈刚刚才被我插过,已经满足的睡了。于是我暂时停止对妈妈的抽送,拔出阳具,悄悄的来到门边,突然用力将门打开。一个同样身着性感睡衣的女人跌了进来,是三姨妈。

  「阿明……你……啊……」三姨妈我到我全身赤裸,阳具高高挺起,上面还残留着妈妈的淫液。

  「三姨,进来吧!」我将三姨妈拉了进来,并将门关上。三姨妈进来才发现妈妈也赤裸的横躺在床上,阴户大开,淫水沾湿了阴毛。

  「二姐……你……你们……天啊……」

  「乱伦是不是?三妹啊,大家都一样啦!你穿这样来找阿明,还不是想诱惑他跟你上床,大家心里有数啦!既然你来了,那就省了那些不必要的过程了,一起来吧!」妈妈在床上说。

  「姨妈……」我从后面环抱着三姨妈,开始搓揉她的乳房。

  「啊……阿明……不……不要……」三姨妈大概还不能接受,挣脱我就要往门外跑。我一把将她抱住,撕开她的睡衣,一副美妙的胴体马上呈现在我面前。

  「啊…天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阿姨显然已经放弃了抵抗。
  「三妹,你放心吧!阿明如果拿到钱,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就让我们姐妹一起来伺候阿明,你不知道阿明的肉棒有多厉害,连我这做妈的都忍不住想天天让他干个痛快,你试试看就知道了。」

  「真……真的……」三姨妈已经被妈妈说服了,我随即扶着姨妈躺在床上,跟妈妈并躺在床上。

  「妈,你等一下,我先喂一下姨妈,等一下再让你爽个够。」

  「没关系,先让你三姨尝点甜头,妈会在旁边帮你。」妈妈说着就脱去了姨妈的三角裤。三姨妈是屋里所有女人中最美丽时麾的,大姐固然年轻,却没有她的美貌。全身赤裸的三姨妈,令我迫不及待的抱住她狂吻一番。

  「啊……嗯……阿明……嗯……嗯……二姐……不要……」妈妈正用舌头舔弄着三姨妈的阴户,上下夹攻之下,弄得三姨妈浪叫不停。

  「啊…嗯……啊……啊……好……快……阿明……姨妈……要……给我……快……」

  我看差不多了,握着阳具就要挺进姨妈的小穴,可顶了半天,仍顶不进去,妈妈在旁就帮我把三姨妈的阴唇拨开,握着我的肉棒抵住三姨妈的穴口。

  「可以了,阿明,干吧!你三姨的穴天生就紧,要插进去比较费力。」我用力一挺,「滋」一声进去了。

  「啊……痛……轻点……」姨妈的穴真的又窄又小,我的阳具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整个被三姨的阴道包夹得紧紧的,相当舒服。

  「嗯……三姨……你的穴好紧……好棒……」我慢慢的抽送,体会这种被夹紧的快感。

  「嗯…姨妈也……好充实…好美……啊……太好了……好舒服……二姐……你有这么好的儿子……都不告诉我……啊……自己享受……啊啊……好……」

  妈妈在一旁看得也开始春心荡漾了,没让我闲着,拉着我的手去挖弄她的小穴,自己捏着自己的乳房,也一副陶醉的样子。

  「阿明……姨妈……快……干我……用力……快……我要……」姨妈愈来愈舒服的样子。

  我就奋力的快速抽送,不知道抽了几百下,姨妈已经快不行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出来了……」姨妈一阵快速的浪叫之后泄了。

  妈妈在一旁看到我还没射精,马上拉出我的阳具。

  「快……好儿子……给我……给我……妈等好久了。」

  妈妈的淫荡模样实在令我难以想像,她握着我的阳具就死命的往自己的小穴里塞。「滋」一声,又进了妈妈的小穴。妈妈的饥渴真是如狼似虎,我被她这种模样逗得忍不住就要射精。

  「妈……快……我要射了……」

  「好……妈就……快到了……快……啊……射进你三姨里面去……」

  我马上从妈妈的小穴抽出阳具,拨开三姨妈湿淋淋的小穴,就插了进去,刚好射了出来,射得三姨妈又是一阵浪叫。而我实在太累了,倒头就呼呼大睡,不管她们了。

  隔天早上醒来时已经中午了,家里没半个人。只剩下大姨妈在客厅坐着。
  「大姨,人都到哪里去了?」

  「谁知道?一大早一个个都神秘兮兮的,一个接一个地出门,也不告诉我,对了,你也该准备一下去看你爸爸了。」我应了一声,回房间去换衣服。

  一会儿,电话响了。大姨妈在客厅先接了。

  「阿明啊,你接一下电话,是你妈啦!」我从房内分机接过电话。

  「阿明啊!我把你三姨、姑妈、大姐都叫出去了,现在家里就剩下你和你大姨妈,该怎么做,你明白了吧!你大姨妈不太好搞,保守得要命,这次是被你三姨硬拖来的,所以你如果想搞她,就要多费点心。

  厨房锅子里有一碗汤,妈放了几颗安眠药,真的不行的话,再拿给她喝,但是尽量不要,因为妈妈跟你三姨她们都商量好了,都决定跟你了。你大姨能够加入就好,不行也只能找机会打发她回去了。」

  原来妈妈她们今天想设计大姨妈一起加入她们淫乱的行列。

  于是我离开房间来到客厅。心里盘算着,大姨妈只大妈妈一岁多,感觉并不比妈妈大,也正是狼虎之年,性的渴望与需求一定不比妈妈少,况且妈妈和三姨都是天生的浪货,我想大姨妈大概不难上手吧。

  「大姨,我不想去了,今天有点不太舒服,可能感冒了吧!」

  「啊,那你快回房去休息,大姨帮你买药去。」

  「大姨,不用了,我坐一下就好了。」我说着就坐到大姨妈身边。

  「来,大姨看看。」大姨妈伸手摸着我的额头。

  「嗯……还好,没有发烧。」

  当大姨妈的手要伸回去时,我握住她的手,说:「大姨,你的手好细,好漂亮啊!」

  「呵……大姨老了,唯一能看的就剩这双手了。」

  「才不呢!我说妈妈和三姨看起来都没有你年轻。」我开始灌她迷汤。
  「真的吗?小鬼,嘴巴真甜,呵……」姨妈笑得花枝乱颤。

  「大姨,今天你就在家陪陪我好不好?」

  「当然好啦!大姨来就是要看你的嘛!」

  我大胆的突然在大姨的脸颊亲了一下,「大姨,你真好。」

  「呵,怎么跟小孩一样撒起娇来了。」

  「我才不是小孩呢!我已经很大了。」

  「什么很大呀?在大姨看,你什么都小。」

  「是吗?好,给你看大的,你把眼睛闭起来。」

  「小鬼,说你小你还不服气,你看,又玩起小孩的游戏。」

  「哎呀,大姨,你闭上眼睛,我保证你看到以后,就不会再说我小了。」
  「好好好,我闭上眼睛就是了。」大姨说完就闭上眼睛。

  我偷偷的解开裤带,将阳具拉了出来,因为期待着大姨妈的肉体,一下子就勃起了。我并且站起身来,将阳具放在大姨的面前。

  「大姨,你可以张开眼睛了。」

  「啊……你……这是干什么……太乱来了……快把裤子穿起来。」大姨妈口气似乎有点生气,可是眼睛却仍盯着我的阳具。这让我更大胆的伸出手扶着大姨妈的头,往我的阳具靠。

  「啊……阿明……住手……不可以……」大姨的脸颊碰到了我的阳具,显得相当激动。

  「谁叫你要说我小,我就给你看大的罗,大姨,你说,我的大不大?」
  「大……不……阿明……不可以这样……」大姨把脸转了过去。

  我这时候已经决定,刀已出鞘,岂能随便就收回去。我不断的用阳具顶向她的嘴唇,大姨妈说也奇怪,我并没有压着她的手脚,她大可以起身逃离,但是她只是左右的摇摆着脸,一直在躲避我一直在她脸上摩擦的阳具。终于在我一波又一波的逗弄之后,大姨妈停止了抵抗,但是仍然紧闭着嘴唇。

  我握着阳具,把她的嘴当做小穴一样,左右的挺进,不过仍然被大姨妈紧紧咬着的牙齿挡住。我龟头的前端已经分泌出黏液,在大姨妈的嘴上拉出一条透明的细丝,这景像淫靡至极,大姨妈最后终于屈服的张开牙缝,我就顺势的将肉棒挺入她的嘴里。

  「嗯……嗯……嗯……」大姨妈虽然含进了我的阳具,但是仍然保持被动,我只好像插穴一样的在她的嘴里抽送起来。

  「大姨,你动一下嘛!」我拉起她的手来握我的肉棒。大姨妈已经被我的肉棒抽送得有些失神的样子,握着我的阳具开始主动的吸吮、吞吐起来。

  「嗯……嗯……滋……滋……嗯……嗯……」从大姨妈的口中不断发出舔弄时淫靡的声音。我一手扶着大姨妈的头,享受这种快感,一手隔着衣服握住大姨妈的乳房。

  「啊……啊……嗯……嗯……啊……阿明……啊……」

  我兴奋得差点射精,幸好及时将阳具抽出,抽出时我不让大姨妈有喘息的机会,马上将她压倒在沙发上,开始在她脸上狂吻,并让阳具摩擦她的大腿。

  「啊……阿明……你……你好坏……欺负姨妈……」大姨妈杏眼含春的说。
  「大姨,喜欢我坏吗?」

  「讨厌死了。」

  我一手已经偷偷的探进了她的裙子里面,大姨妈忽然一声惊叫:「啊!」
  我碰触到了大姨妈的三角裤,已经是一片湿润了,我随手整个贴在她的阴户上面,并掀开她的裙子一探究竟。

  哇!大姨妈穿的是一件黑色的窄小蕾丝三角裤,小得连阴毛都露出一大半来了。大姨妈果然跟她两个姐妹一样,骚劲十足。

  「不……不要……不要在这里……阿明……到楼上去……」

  「大姨,你放心吧!跟才妈妈说了,她们要晚上才会回来,今天这个屋子是属于我们的。」

  「这……」我没等她说完就开始脱光了她的衣服,只留下那件性感诱人的三角裤。

  「嗯……阿明……你……也要脱吧……」我这才恍然大悟的也把自己脱光。
  大姨妈这时已浪态毕露,猴急的再度含入我的肉棒。

  「嗯……好大……嗯……嗯……滋……滋……」

  被大姨妈主动的含了一会儿之后,我再也忍不住的将大姨妈压在沙发上,抬起她的双腿,掀开三角裤的蕾丝边,露出小穴来,就用力往里面一顶。「滋」一声,很轻易的就全根没入大姨妈的小穴了。

  「啊……嗯……好……好……好久没……干穴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爽了……阿明……姨妈的穴……美不美……嗯……」

  「美……大姨……你的穴好美……夹得我好爽……」

  「啊…啊…啊…啊…啊……姨妈也是……你好厉害……啊…啊…啊…啊……姨妈让你干得……也好爽……啊…啊…啊…啊……二妹要是知道……她儿子有这么好的……肉棒……一定不会放过的……啊……」

  「大姨…告诉你吧……我妈……她已经享用过了……不但是她……三姨……姑妈……大姐……她们也都享用过了……只剩下你而已……」

  「什么……好哇……三妹……竟然不告诉我……太自私了……」

  「大姐,你这不是已在享用了吗?」门口传来三姨妈的声音,接着,妈妈,姑妈,大姐都陆续的进来了。而我仍然持续的干着大姨妈,并没有因为她们进来而停止。

  「啊……啊……好哇……原来你们……串通好的……啊……」

  「哎唷,大姐,我们若不给你机会,你哪能像现在这么欲仙欲死啊,不喜欢的话,我们叫阿明别干了,好不好?」

  「不好……啊……我要干……我还没爽够……啊……好……啊……来吧……阿明……用力干姨妈……干死姨妈……让她们眼红……啊……二妹…你可好了…有这么好的儿子……想每天干都可以……大姐真是羡慕死了……」

  「我们一起来吧!三妹,怎么样?」妈妈说。

  「可以啊!反正大家都开诚布公了,没什么秘密了。」

  「那怎么少得了我呢!」姑妈在一旁已经脱下了她的洋装,露出了新的性感内衣裤。

  「唷,有备而来哦,阿明,你看看三姨的吧!」三姨妈也褪下了她的衣服,里面是一套红色的情趣内衣裤,包住阴户的部份只是一块小布块而已,而且是全透明的,阴毛毕露无遗。

  「我的也不差吧!」接着妈妈也褪下她的裙子,脱掉上衣,她没有戴胸罩,下身只着了一件粉红色的高腰性感三角裤,一样窄小得摭不着阴毛。

  「大姐……你呢……」我仍奋力的干着大姨妈。

  「我……」大姐也缓缓的脱下衣服。是一件半透明的白色三角裤,仍是不失性感的那种,唯一不同的是大姐的胯下已经湿得淫水渗出了三角裤。

  「啊…啊…啊…啊…啊…啊……阿明……快…快……姨妈……要出来了……啊……啊……出来了……」大姨妈已经泄身了。

  「呼……呼……好爽……你们谁要接手啊?」大姨妈说。

  「我是阿明的亲妈,当然是我先来了。」妈妈说完就主动的坐在茶几上,张开她的双腿,下面已经有些湿了。

  「好,骚妈妈,我就先干你吧!」我立即从大姨妈的小穴抽出阳具,一样拨开妈妈的三角裤,不脱下就插进妈妈的小穴。

  「嗯……嗯……好……好儿子……不愧是妈妈的亲儿子……啊」

  在我转换目标、干着妈妈的时候,大姨妈泄了以后仍意犹未尽的搓揉着自己的乳房,享受高潮后的余韵。姑妈则在我插着妈妈小穴的时候,不断用她的乳房在我的背上摩擦。大姐则拉着我的左手伸进她的三角裤里面去摸她的小穴。而三姨妈则抓我的右手去挖弄她的小穴。

  这是一幅我做梦都想不到的淫靡景像。

  「啊…啊……好儿子……穴死妈了……干坏了……妈妈的小穴给你插翻了…啊……好棒……好棒啊……来……再来……用力……干……我……啊……」妈妈不断的浪叫。

  一会儿后我想将妈妈调整成背后姿势,想从后面插入妈妈的浪穴,可是就在我将阳具从妈妈的阴户中抽出来时,还没来让妈妈从桌上下来,大姐就迫不急待的握住我的肉棒,一口含了进去,上面还沾满了妈妈的淫水。

  「哎呀!乖女儿,别急啦!先让妈一下,等一下就轮到你了。」妈妈翻过身抬高臀部说。大姐不舍的将肉棒吐出来,我随即挺进妈妈的肉穴里面,妈妈又是一阵夸张的狂叫,仿佛故意向其他几个女人示威似的。

  十分钟后我终于忍不住将精液射入妈妈的小穴深处,但是姑妈和大姐、三姨妈则不断的抗议,我不得已休息了一下之后又连干了姑妈和大姐、三姨妈,从中午到晚上八点多,这五个女人让我连番的插了又插,最后我在三姨妈的穴里射了精以后才拖着疲累的身体回房休息。

  而在客厅里则留下一幅叫任何人看了都会心神荡漾的淫靡画面。

  五个女人赤裸裸的七横八竖的躺着,大姨妈躺在沙发上,阴户红肿的摊开;姑妈则靠在大姨妈的肚皮上,一只腿放在桌上,淫水沾满了大腿,三角裤仍挂在腿上;三姨妈则大剌剌的躺在地板上,淫水正因高潮刚过而不断涌出;妈妈则躺在桌上,一只腿垂在地板上,阴户仍不断的收缩着;而大姐则媚眼含春的坐在地上,靠着沙发边直望着我,一副满足的神情。

  这一屋子,五个女人都让我干得心满意足,我现在要开始担心的是以后要如何收场?我回房躺在床上,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接到疗养院的通知,说父亲已经清醒,想要见我,我急忙的赶到疗养院去,我看见父亲坐在病床上,尽管形态清瘦,但是神采奕奕,根本就不像有病的样子。

  「阿爸……你……」我惊讶的问。

  「阿明,阿爸没事,来,听阿爸慢慢说。这半年来,阿爸一直在等你回来,忍得好辛苦。」

  「阿爸……你……你果然没疯,她们也都这么认为。但是……阿爸,你为什么今天才说呢?」

  「阿明,我是想给你几天时间去多了解一下你妈和你大姐。」

  「其实在半年以前,我就知道你妈背着我在外面有男人,一直想要我的钱去贴小白脸,你大姐也是为了钱,竟然想用肉体来诱惑阿爸,呵,可惜阿爸很早就不行了,你大姐愈是诱惑我,愈是让我受不了。我实在不想把钱给这样的两个女人,所以就装疯躲到这里来了。

  刚开始那一个月,那两个女人还是每天来这里烦我,逼我把钱的下落告诉她们,我一直装疯,她们也拿我没办法,后来就没再来了,这段时间我倒也过得很清静。以后你自己看着办吧!要怎么处理阿爸不过问,阿爸已经把钱存到你的户头,这是存折和密码,里面有五千万,你想怎么分配,我不干涉,我自己留了一些,我已经决定离开这里,到国外去住,顺便治疗一下我的毛病。」

  「阿爸……」父亲这一番话听得我目瞪口呆,只是他不知道我不但跟妈妈、大姐都搞上了,连姑妈和姨妈们都为了这笔钱也一并给我干了。

  「好了,你回去吧!我下午就走了。你回去就说送我到国外去治疗好了,钱的事你自己决定要不要给她们。我心愿已了了,不再过问。」

  ***    ***    ***    ***

  我离开疗养院以后,一直在想着如何处理家里那一群女人,她们都已经知道父亲醒过来的事,想必也猜得到钱有了下落,瞒她们也没什么用,不如让她们自己决定吧。

  进门以后,果然是七嘴八舌的连番追问。

  「好啦!你们就只知道钱,就没人关心一下阿爸怎么样了,实在让我失望。
  老实说吧,阿爸的确给了我一笔钱,至于到底给我多少,我不说,而要不要给你们,我还没决定,那也许要看你们的表现了。谁要是再跟我吵钱的事,我第一个就不考虑。」

  几个女人听我这样说,再也不敢多问。

  只是后来,这五个女人,每天都使出浑身解数的淫浪来讨好我,各有各的美妙,干这些女人都有一种乱伦的快感,尤其是妈妈摆出一副媚态,要求我干她的时候,快感更是强烈。

  大姐则是有年轻女人的活力,似乎永远都喂不饱似的。三姨妈则活泼淫荡,我特别喜欢她发疯似的浪叫,总是引起其他女人的忌妒。姑妈则喜欢用各种不同的性感内衣裤来制造情趣,我喜欢不脱她的三角裤,从旁边插入她小穴的感觉。

  大姨妈是我最怜爱的,因为她是唯一单纯在和我享受性爱乐趣,而没想要钱的人。

  就这样生活了几个月之后,如她们所愿的,五个女人全都怀了我的孩子,而且都没有想拿掉的意愿,除了妈妈之外,其他人我都给了她们一笔钱回去办理离婚。

  而事情都很顺利的处理好之后,我另外买了一幢房子,跟她们全搬了过去,远离了家乡。

  搬家后的第一天,我和她们再玩了一次团体游戏,我让她们全脱掉内裤,在客厅排成一排,翘起臀部,露出小穴,让我一个个插过去。如果我射在谁的小穴里,就赏她一笔奖金,结果第一回合射进了三姨妈的小穴,后来经不起她们的要求,又继续的玩下去,最后是通通有奖,每个人都让我射过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