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4, 2014

【岳母情未了】

(一)




  那年高考前夕,我到当时是同学的妻子小怡家借书,上楼时,第一次见到她的母亲就被她的美艳所惊叹!我现在的身高是一米七三,算不得高大,而当时看上去岳母差不


多和我一般高,她的身高大概在一米六左右吧,丰姿绰约,风骚无比,在以后的作爱中,我曾多次和她调笑过:「岳母大人啊!我真喜欢你高高大大的样子,觉得我的那个东


西放在你那里面有温暖感,好像安全又踏实!」




  那时,我的双手几乎总是抱着岳母那白玉瓷盘般的屁股,用嘴细细品味着那使我掉魂的的秘洞。那里实在是太迷人、太白嫩了!再说,当时白里泛红的秘洞里还流着不尽


的淫液呐!可以说,我岳母的屁股举世无双,也是当初最吸引我、最使我惹火的地方,那里的肉感,连克林顿夫人希拉里、性感影星蒙当娜都半点不能比!




  当时,她对我望了望,便很快转身下楼,我却忍不住回过头去,只见她那丰腴的屁股结实浑圆、蠢蠢欲动的样子,我一下子就陷入了想入非非。当然,后来终于梦幻成真,


我再也没想到,我后来能够与岳母是那样惊人、那样紧密地合为一体,我雄壮有力的阳物后来果真进了她那迷人的秘洞。一切是那样地出人意料,一切又是那样地自然,那竟


是我十分难忘的好去处,就是现在年轻的妻子小怡也比不得岳母的骚情和她下体的绞动有力。




  太年轻有时就是没经验,我之所以写这篇小东西,就是实在难忘我美丽成熟的岳母,我的肥肉肉啊!你是我全方位的性伴侣!你是我床上的最好搭档!我美丽的岳母!我


嫩嫩的岳母啊!




  岳母多次私下对我说:「哪一天你如有新欢,只是要永远记着我,不要忘记我就行!」




  我摸着她那迷死人的小洞洞说:「哪能呐,有你这样的好东西,我怎么也舍不得!」




  一听这话,她往往又把丰腴白嫩的屁股整个儿的压在我身上,当然,那时,我是一次又一次地进入。




  第一次与岳母发生性关系是在大学一年级,其实,那时我和妻子的恋爱并未完全定下来。妻子比较任性,我有些矛盾,但又有些理亏,因为已与她有了多次的性关系。再


说,当时我对她的家庭也有些敬畏,小怡的爸爸是一家公司的财会总管,妈妈在文化部门工作,后来才知道她早年还报名参加过报考演员。




  其实,我是个比较保守的人,直到现在,我也只有过两个女人,就是她们娘俩。做爱时,我曾和岳母说过,我之所以和小怡结婚,其实就是为了和你丈母娘上床!说真的,


今生今世,我只要拥有我肥嫩雪白、性技巧花样繁多的岳母,就她一人就足够了,我不知道这世上,还能有谁比我能在岳母身上享受的性快乐还要多?




  那天,我本与小怡约好去看场电影,可巧得很,我到她家时,岳母告诉我,小怡刚被公司召去开紧急会议了,估计要三、四个小时后才能回来,我便准备告辞。岳母笑着


说:「你坐下吧!陪我谈会儿,她爸爸又出差了,家中没人,挺冷清的。」




  我想也是,反正,说不定小怡很快就会回来的。




  岳母去给我倒茶时,我发现,她黑真丝下(也有可能是乔其纱吧)浑圆的乳房清晰可见,可能是刚洗过澡,当她把茶水端到我面前时,身体似乎轻轻一晃,两颗诱人的乳


房也跟着摇摆、抖动起来,当时,我就被她那迷人的乳房所吸引。




  这可是两颗与众不同的迷人乳房啊!可要比小怡的大得多得多啊!当下,我的下身就坚挺翘硬紧顶住裤头,我只好假装低头喝水,目光却时不时瞄向她丰满的胸前。




  没有什么能比这还巨大、还更漂亮的东西了,简直就是两座肉做的山峰,更像我手中漂亮的玫瑰色杯子倒覆着,我暗暗地想。乳头就像是点缀着的两颗紫葡萄,在黑色的


乔其纱下鼓鼓的突起。我从未与一个如此成熟美艳、身材如此玲剔透,屁股和乳房极度惹火的女人接近;更没没想到,小怡会有这样漂亮的妈妈!




  我是一个喜欢高大女人的男人。可以说,我岳母在中国女人当中算是个高个儿,我总觉得,女人的身体太小,上床好像有不能承受、弱不禁风的感觉。我想像着岳母黑乔


其纱下那我从未曾见过的硕大的屁股,雪白吗?肥嫩吗?手摸上去会是怎样呢?




  「要是能把白嫩的她抱在怀里,该是怎样的啊?」我胡思乱想。




  但再也没料到,我心目中美丽典雅的岳母竟很快坐在了我的身边。




  我永远记得岳母家客厅的那件红色真皮**,一坐下,岳母就将丰腴的屁股挨紧在我大腿边。我穿的是件西装裤头,此时,下身早已无遮无掩地顶了起来。她笑了,并看出


了我的难堪表现。




  「你还没跟小怡上过床啊?」




  我吃了一惊,没想到她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这时,她已将她细长的手有力地按住了我的裆部。




  「上过!上过……」我语无伦次,不知说什么好。




  「不要害怕,让我来教你,你不是要做我的女婿吗?家中没人,小怡要到十点以后才能回来呐!」




  这时,我发现,岳母已气喘吁吁了。紧接着,她一把将我搂住,嘴立即凑了上来,两人一起倒在了那红**上。当她把我的手牵引到她的阴部时,我发现那里早已是一片水


淋淋的了!小怡可从未有过这样多的水啊!我感到岳母好像是个不寻常的女人。




  红**上,很快瀰漫出一股成熟女人的浓烈体香,岳母那肥白的屁股、那硕大的乳房,是我在小怡身上从见得到过的。整个作爱过程大概只有十来分钟,可能是我太紧张的


原因,白色的精液还沾到了岳母的黑色乔其纱上。




  岳母柔声细气地说:「你第一次到我们家来,我就看上你了,我真的好想你啊!做我的女婿吧!你们的事,小怡都跟我说了。她任性,我以后多说说她,行吗?」




  她还再一次地摸了摸我的阳物,感叹地说:「真是小伙子,太有力了!下次你要是想我,你尽管找我噢!」




  我受宠若惊,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我何乐而不为呐?再说小怡也跟岳母一样,是个标准的美人胎子,有个这样将来和我暗地里有一腿子的漂亮岳母,小怡的任性又算


什么呐!




  说真的,要不是道德约束的话,我一定会与我那肉肉性感的岳母同床共枕、结为夫妻的!有时在床上我与岳母作爱说这话时,岳母总是开玩笑说:「你还不知足啊?天下


有几人能睡上母女俩的?」




  我总是说:「有你一个就足够了!」




  事实也是如此,直到现在,妻子小怡的性享受在我眼里也只是一般的感觉,也许是岳母的床上功夫太惊人、太令我迷恋了吧!




  那天红色**上的初遇就这样注定了我与小怡的姻缘,再说白点,是我那屁股雪白、水泽淋淋的岳母改变了我本有些动摇的念头。实际上,我当时的真实想法就是什么时候


与岳母再能有上第二次,毕竟第一次太仓促,与我年轻的功夫完全不相称。因为我岳母雪白高大,我想下次一定要把她抵在墙上,双手捧着她的屁股,好好吻她的下体、吻她


的小穴,那里面的味道真的好香,看看她到底能流出多少水来?




  读者们千万不要以为我是个绝顶的色情狂,我也仅仅是个一般的凡夫俗子而已。其实,我非常反对目前网上的一些小说,都是些什么啊?太假了!有妈妈与儿子作爱时那


样大呼小叫的吗?那是写作者胡乱的性发洩,再者是写作者素养极其低下的表现。




  当然,我水平也高不到什么地方,但绝不会无根据地瞎写。可以说,我与岳母作爱,直到现在她也从未大声叫床,只是在这当中她会一个劲地耸动下身,当然,我岳母摆


动和绞我阳物的程度也绝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她一声不吭,只是面色泛红,低声本能地哼哼唧唧着,我直觉得舒畅、过瘾,觉得今生没白活,遇见这样一个好岳母。直到


现在,小怡也没有岳母这样的本事。




  **性交后的一星期左右,我要到省城上学的前三天,我到岳母家打招呼,岳母的神情显得很留恋。那期间,岳父虽然一直不在家,但我毕竟有些心虚不敢上门。其实,我


是多么地想与岳母重温性爱啊!我是第一次尝到如此成熟女人的滋味,实在是丢不开的。但我坚信,来日方长,我那阴户肥嫩、屁股雪白的岳母将来在床上肯定会加倍补偿我


的,她所积蓄的淫水肯定会淹没我的相思之苦的!




  果不所料,在小怡一家为我送行的那天晚上时,好运来到了我的头上。




  我到阳台的厨房盛饭时,岳母也走进来,我猜想,她肯定是有意识的。




  她对我轻声说:「你们的学院是在XX路吗?」




  我说:「是的。」




  她用手急促地摸摸我的前裆,看得出很有力:「过不了一星期,我一人去找你!」




  我喜出望外,腾出手来,在她肥嫩的屁股上轻轻搓揉了两下,她无言地笑了。




  在看网上小说时,其实我是比较讨厌那些过于色情的字眼的,所以,我也不想在这里出现这些有碍文明的词语,但我又非常理解那些写作者,那是表达了他们的情绪,尽


管,这种情绪有时确实下流甚至无耻。我在与岳母十三年的性交史里,作爱的次数自然是数不胜数,但真正她让我在床上对她乱说什么,她是坚决反对的。其实,我内心是很


想对她说出的。




  就在第二次性交时,岳母说:「你能不能不说啊?你不说,我反倒能使你更快活!」




  当时我是一边抽送,一边说:「我死你啊!我的岳母大人!我死你啊!我的丈母娘!」




  其实,我说这话,正是表明我的真正性快乐、讨好岳母的,但岳母却说:「你把我死了,你再去找别人啊?」




  于是,我便不再吱声了。




  这时,我明显觉得岳母下身的力度开始加大,她极度诱惑而风情地对我说:「你不要多说话,我保你满意。」




  当时,我以为这是在宾馆,以为她怕床上的性交声被别人听见,可后来的许多性交事实证明,岳母是把切实的性行为落实在了行动上,即不说空话,多干实事。最后,她


给我定下了一条规矩:性交中使劲干活,高潮后可以乱说,这也叫插叙插议了。




  在我妻子出差的一段时间里,家中只有我和岳母时,她与我的多次作爱也是从不吱声。当然,我家中床上所发出的声音可能一般的人也达不到,我岳母气喘吁吁的美妙声,


在这人世间也绝少能有人享受到,还有她那肥白的屁股,鲜嫩的阴户,和被性快乐带来的泛红的脸庞,按照我岳母的说法,我岳父也很少遇见。




  想到这,我那肉感无比的岳母确实是我命中注定的桃花运,她那白嫩泛红的秘洞确实就是我的世外桃源。




  岳母说过岳父:「不要提他,他只知道把那个软不溜秋的东西放进去!」




  我想,这也许就是岳母要在我身上寻求快乐的真正原因。




  故事讲到这里,我不得不告诉你们这样一些情况:第一次与岳母在**上交欢时,我刚二十岁,岳母那年是四十二岁,可能有人说我那亲爱的岳母太老了,那他就大错特错


了。其实,我岳母这样的女人最有滋味、最成熟、最性感。




  我今年三十岁,近年来与岳母发生性关系的次数更是日渐增多,在一般人眼里岳母五十二岁,已是老了,可我的岳母仍是那样年轻、床上的功夫仍是那样紧凑有力,阴户


里所流出的水也丝毫不比年轻女子少,相反,还要多得多,因为,小怡的床上表现就可以证明。




  噢!交待一下,我岳母的模样与第一夫人希拉里长得几乎如出一辙,就是头发不同,黑发如瀑,有时披肩,有时还风骚激荡地烫起来,实际的年纪确实看不出来。




  上一次,可能是前两个月吧,我在岳母家的床上作爱时,岳母说:「小强,我已经老了,你可以找人,妈妈不说你。再说这些年来,你已经给了我非常多的快乐了!」




  我说:「不,不!我将与你一直作爱,直到永远!」




  岳母笑了起来:「到那时,我下面可能已经没有水了!」




  「是啊!」我也笑了起来,「没有水可就太乾涩了!」




  我说:「丈母娘,你以后就节约些水吧,细水长流,不要每次流这么多,女婿还被你淹死了呐!」




  岳母的媚笑好色而又煽情:「不给你这么多水,你不真的说岳母老了吗?」




  那时间,我仿佛受到了感动。是的,我的岳母在每次作爱时,都给了我许多快乐的回忆。那一次,我双手紧紧端住她雪白肥大的屁股,把她仍然潮湿的阴道再一次插入我


的巨大的阳物。




  「这么说,多年来,我下面的水已经把女婿给喂饱了,让我再多给些你!」




  岳母的阴道仍是那样新鲜肥嫩,一点也不像老妇人的宽大,我顿时想起了一个话题:「妈妈,你为什么这么紧凑有力啊?」




  「你这个坏女婿,那是你岳父无能,要是天天像你这样昏天暗地的搞,早就宽大了!」




  「难道我也无能吗?十多年了,你也与我作爱有不少次了,难道就没给撑大吗?」




  「小强你说说,我们作爱有多少次了?」




  我开玩笑道:「一百次吧!」




  岳母好像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之中,紧紧抓住我的阳物,丰满洁白的乳房隐隐起伏:「好女婿,我替你记着呐,有五百多次了!哎,你真了不起,我要是小怡多好啊!」




  「不对,其实,我每天都在岳母啊,每次我与小怡作爱,都把她想像成你啊!有一次我叫漏了嘴,我说:「妈妈,你快活吗?」小怡起了疑心,说:「你把我当成我妈妈


了?」我说:「哪能啊,那不是乱伦吗?」小怡说:「小强,你有没有看出来?我妈妈年轻时很漂亮的。你看,她像不像克林顿夫人希拉里?」我说:「像,真的像!」」




  我已经讲了,我岳母的模样确实像希拉里。




  「那天,我又想起你的白屁股,又把小怡抱到**上,死命干了一通。小怡说:「你今天怎么了?是疯了?」其实,她一点也不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你,我直觉得身子底下就


是你,每戳一次就感到是在戳你。小怡长得是不错,但是屁股还是没有你的大,也没有你这么白,更不要说床上功夫了!」我一边摸着岳母多汁的肥,一边赞叹着岳母。




  「噢!你真有福气,还睡了总统夫人!」岳母风情地把我搂紧。




  「对!我是总统,你就是希拉里!」好了,就此打住。




  岳母找到我,是在学院的传达室,当时,同学说有位女的找你。其实,我心里知道,是岳母来了,我早就等待着这一天了!于是,我对同学谎称我的一位同乡病了,请三


天假,回去一趟。天知道,我正在南方那座城市的宾馆里,给我的岳母大人昏天暗地的看「病」呐!




  时令正是九月,夏季的炎热使我和岳母的情欲都达到了极点。我真不明白,天下竟有这样风情的岳母,岳母说:「我可是冒着风险、送货上门来找我的好女婿的!」




  望着夕阳中岳母裙中款款扭动的肥硕屁股,我想,幸福的时光快要到来了。




  噢!有个小插曲,在离开学校找宾馆时,我的心里有些犯难,这机会固然难得,但和岳母作爱总不能在一般的客店里,那儿风险太大。没想到在登记前,岳母对我说:「


我们可是夫妻住店啊!」




  随后,她竟大大方方挽住我的胳膊到了一家宾馆,并且还拿出了所谓的「结婚证书遗失的结婚证明介绍信」。




  天哪!我岳母何止是床上功夫了得?她是早有准备,我真不知道晚上会是怎样的情形?挽着一个比自己大二十二岁的女人以夫妻名义住宾馆,真是够刺激!




  况且,她还是已跟我上过床的岳母!她柳腰款摆,丰臀有致,四十二岁的岳母浑身上下洋溢着急需我无限情欲滋润的性感。




  我猜想,别人的感觉,很有可能把我看成是个傍有钱半老徐娘的奶油小生。




  在宾馆的镜子前,我望了望,我稍微年轻了些,而岳母仍然是丰盈楚楚、美艳动人。我想,她可能下面早已出水了吧?人们谁也想不到,我的岳母要急不可待地她的女婿


呐!




  下面的过程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中。进了宾馆的房间,岳母便把我紧紧抱着抵在门上,充满香津的嘴唇紧对着我的嘴,这可是我朝思暮想的姿势,我也激动得不能自己。




  「你准备好了吗?阿姨。」




  「嗯……嗯……」她已无力地发出声音。我用手撂起她的黑裙,迅捷地向她的阴部探去,那里早已是一片湿润,白嫩的大腿上也已流出了淫液。我飞快地扒下岳母的内裤


和裙子,上衣也顾不得脱掉,立即将阳物抵了进去,一切是那么的润滑,阴道里面的感觉热流一般,那可是小怡从未给过我的感觉。




  「我操死你!我操死你!」我已找不出任何表达自己性快乐的语言,开始死命地用起劲来。




  「嗯……嗯……嗯……」岳母的呻吟性感而压抑。




  「我操死你!我操死你!」我激动地呼叫着。




  岳母却紧紧用嘴吻着我的嘴,大声喘息着:「别说!别说!」




  是的,说的不如做的,我终于梦想成真了,我放开手大干起来。捣了大约有二、三百回合,我把岳母雪白的大腿舒展开来,正面向我,我从后面用手紧紧箍住她肥硕的屁


股,把她整个人抱在怀中,两只手几乎接近潮湿的阴户,捧在手上轻轻地抽插起来,我发现,岳母肥嫩的红润而有亮泽。




  大约又有百余回合,我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抽插,已经使岳母几乎在我的怀中昏厥了一般。我吓了一跳,真以为把她给昏了,正准备把岳母放到床上,谁知岳母却说:


「怎么不动了?」




  我立即感到她的下身开始猛烈地使劲抽搐,并发出一阵一阵的绞动。




  天哪!她哪里被我昏了,她正在充份地享受着呐!望着面色潮红的岳母,我说:「你还行吗!」




  「行!行!你尽管使劲!尽管使劲!」




  我的激情又被充份调动起来:「我操死你!我操死你!」




  岳母说:「你不要叫,要叫就叫轻点,叫我妈妈,叫我妈!」




  叫妈妈?这是我未曾想到的,岳母没有儿子,难道她有乱伦意识?再说我也叫不出口,我犹豫了下:「阿姨!我的好阿姨!我的美阿姨!」




  「不!不要这样叫,你叫我妈妈!妈妈!」




  「噢!妈妈!妈妈!妈妈!」这时我仿佛已处在了被动。




  岳母从我的怀中反客为主,用手轻轻拍了拍床,示意我躺下,并一边飞快地脱去上衣,露出两只粉嫩硕大的奶子,和我紧紧亲了几下嘴后,两手拿着我的阳物,自己将其


用力地抵了进去!




  天哪!我真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滋味?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幸福时光?小怡可从来就没这样过。也许是我太激动,在岳母下身不断地扭动,阴部奋力绞动的厉攻势下,我终


于一洩而出,而岳母肥白粉嫩的屁股仍在意犹未尽的扭动着。




  见我已经停息,岳母这才躺在我的身边,我发现岳母的下身简直如水洗过一般,我摸上去,那肥嫩光滑的感觉如同是在丝绸上。




  岳母仍喘着气:「你还好吧?」




  我这才想起,我还一直没亲过她的乳房呐!




  于是我把岳母抱起,她的一身白肉又立即压在我的身上。




  我的手轻轻从岳母肥肥的屁股后面趟过去,屁股沟里满是她那无穷的津液,水淋淋的,我心不禁一动,想到该如何准备下一波的到来。我用手指伸进岳母的阴穴里,岳母


竟有些害羞的笑了,我觉得,她虽然后过四十,仍笑得那样性感。




  我把湿湿的手指轻轻抽出,开始搓揉起她那雪白肥嫩的屁股。




  啊!那简直是天下第一尤物!我敢说,那绝对是天下第一美丽的屁股!那么地白!那么地嫩!那样地富有弹性!丰满之极,圆润无比,就像是个白瓷般的大玉盘!




  岳母啊,我现在正在写与你的一生情缘,我是多么想立即摸着下你的肥嫩屁股哟!我等不及了,小怡下个月又要出差了,你快点来啊!五十二岁的我的亲亲岳母啊,我一


点也不会嫌弃你!你的容颜仍是那么艳丽,你的津液仍是那样充满芳香。更使我魂牵梦绕的是你那肉肉的屁股,你那水淋淋的肥嫩的阴部!我在家中把什么都准备好了,你快


点来吧!还记得那次在厨房吗?岳母啊!我美艳鲜嫩的岳母!你和我永远是天造地设的一双!




  我开始品味岳母的雪白乳房。白得无法形容,这么说吧,就像是白种人,真的,一点也不像四十二岁的女人,仍是那样坚挺有力,肥嫩的洁白中,隐隐露出一丝丝青色。


乳头就像可爱的紫葡萄,我紧紧地吮吸着,岳母又开始呻吟起来,我觉得,她的一只手又摸索起我的阳物,另一只手紧紧抱着我的头,拚命地吮吸着我的嘴。




  「阿姨……」我也开始动情。




  「不!不要叫阿姨,叫我妈妈。轻点!轻点!妈妈!」




  我两手紧紧勒住岳母那肥白的屁股,又用嘴猛吸岳母鲜嫩的乳房,「呵……呵……」又是一阵呻吟,这时我的另一只手感到岳母那粉嫩的大腿间又有润滑的津液流出。




  那三天,我和岳母就基本上是这样渡过的:除了吃饭,就是做爱,就是互相搂抱抚摸、亲吻。整整三天两夜啊!回想起来,真不简单,我与小怡自结婚直到现在也从未有


过如此的作爱。我真不明白,大我二十二岁的岳母何以调动起我的疯狂情欲?这难道就是我一直迷恋岳母的原因所在吗?




  我们俩疯狂地交欢,尝试着能够想到的所有的姿势。有时是我在上面,挺着粗大的阳物一下一下狠狠地著岳母的骚,直到两人都洩出来;有时是岳母趴在地毯上,把肥白


的屁股朝着我,让我从后面猛捣她的肉;有时是岳母用自己丰腴的乳房夹住的我的阳物,并使劲地挤揉;有时,岳母采取上位的姿势,坐在我的怀中,主动套弄我的阳物,使


自己迅速达到高潮;有时是我双手端着她的大屁股,在宾馆的房间内一边走动一边进……偶尔也会停下来,喝杯水,再相互亲吻。当然,这当中最多的,是我紧紧端着她雪白


的屁股,一边用手指进入她的肥逼,一边吮吸她的肥嫩的乳房,这之后,又接着积蓄疯狂的肉体结合。




  在南方那座城市的宾馆里,那三天我和岳母简直不知道什么叫做疲倦,只知道这样的疯狂在家里是很难做到的。我们都知道,机不可失!只有多办事,多插入!我要多射


精,岳母要多流出水来。




  就这样,我和岳母结合的部位湿了又乾、乾了又湿,流出的淫液在剧烈的摩擦下泛起一丝一丝的白色泡沫。




  (二)




  我是在二十六岁那年和小怡结婚的,这其中与岳母作爱的故事可以说是太多太多。岳母说作爱有五百多次,我想是肯定有的,因为,这还包括我与小怡婚后岳母在我们家


以及在岳母家的日子,那些都是我与岳母今生的美好回忆。




  我曾经问过岳母多次:「你为什么几乎从不叫床?」




  岳母说:「若有叫的劲,还不如在里暗暗使劲呐!」




  我想,这倒也是,难怪岳母每次在我射精前,下身总是紧紧绞动而一声不吭的,原来她正在使劲呐!




  我还问过岳母:「你为什么总要我叫你妈?」




  岳母说:「听到这话,我就特来劲,下身的水就特多!」




  我说:「如果你真的有儿子,你肯定乱伦了?」




  岳母说:「我与你现在就是乱伦啊!」




  「不是的!我与你怎么能说是乱伦?如果不是小怡的话,我还可以娶你呐!你看一个半老徐娘把她的女婿都骗上床了,如果是光明正大的夫妻,你可能会更加风情无比的。


你是我的大骚、大肥!紧紧有力的大嫩!」我一阵激动。




  这样的话有时下流到了极点,说这些话时,我都是一手用力搓揉岳母又肥又嫩的屁股,一手深深进入她又湿又滑的洞穴。




  我还问过岳母:「我不明白!你都四、五十岁了!为什么还这么骚?」




  岳母说:「你不是说我的有滋味吗?有这么多水,骚难道不好吗?」




  我说:「好极了!」




  「是吗?难道我真的老了吗?」




  「不!不!」那时,我直觉感到措词不当,「不是的,我是说,你的太好了,太叫我过瘾了!」




  「我的逼真的很嫩吗?那是因为和我的好女婿疯狂地!你喜欢我这样的嫩逼吗?其实,我跟你,你是亏了,我大你二十岁,确实是个老了……嗯哼……」岳母笑得既风骚


而又灿烂,真是一个美艳绝顶的半老徐娘!




  「不!你是我的好肥、好嫩,我就喜欢你这样紧而小的大骚!」




  「饶舌!」每到这时,我那肉肉的岳母又会主动坐到我怀中,用她那两条肥嫩雪白的大腿和红润欲滴的阴唇紧紧凑到我嘴前:「嗯哼……可以开始了吗?」




  你说,我还等什么呐?




  与岳母最煽情的一次做爱,是在家中的厨房,那还是在小怡的产假之中。




  那天,岳母正给小怡烧鸭汤,我在厨房帮岳母洗菜。小怡在卧室说:「鸭子不要烧乾了!锅里的水多不多?」




  我回话说:「水多呐!」




  岳母听到这,立即蹲下来对我悄悄说:「小强!我的水正多着呐!」




  岳母如此调情,引得我当时就不能自控。岳母说:「我真的现在就很想要你啊!我要!我要!你快点!」




  说着,飞快站起身来,从黑裙子里脱下三角裤,并把揣在碗橱里。我一时性起,二话没说,连忙抱起岳母肥硕的屁股,把岳母抵在厨房的墙上,原来,岳母的下体早已是


水汪汪的了。




  「什么时候有的?这么多水!」我一边使劲深深地抵入,一边对岳母轻轻耳语。




  「嗯……嗯……」此时岳母只有扭动屁股,拚命绞动的份了。




  我想,这样太危险,小怡要是一进来就难堪了,便用力地抱紧岳母的屁股,连捣了五、六十下,企图将水淋淋的阳物放回裤头。可岳母正在兴头上,她用手把我紧紧箍住,


主动地起我来,一下、两下、三下……我直觉得岳母的性技巧是那样地丰富、那样地骚情。小小的阳台,成了我和岳母无比快乐的性爱花园。




  可能是岳母怕小怡听出破绽,她一边用下身猛烈地回应着我,一边故意地大声说:「小强,我再多放点水,把鸭子煮烂!」




  是的,当时我的「鸭子」正被岳母开水锅一般的阴户煮着呐!那沸腾的淫水早已将我的「鸭子」溶化了。




  大约又了二百多个回合,我使劲地掐了下岳母那肥白的大腿,岳母阴户里的嫩肉仍然丝毫没有放我归山之意,我只得轻声说:「好丈母娘,这次你饶了我吧,下次我保证


连本带利,让你过瘾!过足瘾!」




  岳母这才松开那迷人的嫩逼,我连忙将阳物放回裤头中。尽管这样,但我仍想像着岳母黑裙下光溜溜的下体和浓黑的阴毛,满眼是岳母那白花花的嫩肉和水汪汪的肥 .「


今天的鸭汤真是别有滋味啊!」吃饭时,我故意说道。




  「是吗?下次岳母再好好地给你烧一顿!」岳母的色情是那样地不动声色,真是迷死我了!而小怡在一边正吃得津津有味,她一点也未看出我与岳母刚在厨房进行的一场


短平快的墙壁之战。




  岳母与我的第一次口交是在岳母的卧室,也是我结婚前的十天左右。其实,那段时间是我与岳母作爱最频繁的时期。岳母知道,今后的我将有一个最终的性归宿了。我相


信她是深爱着她女婿的,怎么能不利用一切可趁之机呐!因此,那期间,我也是力所能及,奋力享受着岳母肥嫩而又雪白红润的迷人肥 .那天,我独自一人,本是去岳母家运


电视机到我们新房的。岳母帮我搬电视机时,对我说:「小强,岳母对你好吗?」




  我一时摸不着头脑,连连说:「好!好!」




  岳母说:「我有句话憋好多天了,却没对你说,今天行吗?」




  我不知她到底要说什么,便上前紧搂着她,随后抱着她丰腴的屁股坐到我的腿上。




  平时,我和岳母不作爱时,我最喜欢的动作就是抱着岳母,一边热烈亲她的芳泽,一边搓揉她的丰满屁股和乳房了。紧接着,岳母很自然地回应起我,并强烈地亲吻起来。




  那时,正要进入夏天,我外面只穿着一条短裤,岳母立即把我的裤扣解下,我的阳物正勃勃有力。岳母说:「小强,今天让丈母娘来好好地亲亲它!」




  噢!在这之前,我与岳母的性交姿势虽然千姿百态,但岳母却从未为我进行过口交,其实,我早就想提出了,但怕岳母反感,没想到,岳母这时是这样的体贴和主动,不


请自来地爱抚起她的女婿。于是,她把我的阳物先是轻轻地含在嘴里,接着又吞进吐出,顿时,我的阳物涨大得惊人。




  岳母边吮吸边说:「你可不能娶了媳妇,忘了丈母娘啊!」




  我正被岳母这新奇的口交技艺感动得欲仙欲死,连说:「我怎么也不会忘记你的。还是你教会了我怎么性交的呐!哪能忘本!」




  岳母说:「你要做个好女婿、好孝子,要常抽空回来看我哟!」




  之后她便不再言语,开始拚命大口大口地吞吐起我的阳物来。我仿佛要爆炸了一般,下身涨大得不能自己。




  也许是岳母看出了我的高潮将至,她迅速地脱下裤子:「走!到外面**上去!」




  是的,真难为我可爱的岳母还记得客厅张红**,那可是我们第一次作爱之所在。我一把抱起肉肉的岳母,把她雪白的身躯轻轻放在**上。




  那天,岳母的情欲可以说是到了极点。红色**上,赤裸性感的岳母显得无比的风情,一点也不像四十八岁的女人。在整个作爱过程中,她丰乳肥臀,柳腰款摆,花心滴水


不断,尤其是我把她倒挂在**上时,她那雪白的阴户和丰腴的屁股如月光一般迷人;还有那如瀑的黑发和细软的阴毛,红得鲜嫩、紧密而有力的洞穴,「哼哼唧唧」的叫床声,


使我禁不住一次又一次地长驱直 .我深信,岳母那声音、那媚态,这世上没有一个男人不会不动心,我一点也想像不出岳母那火热身躯里蕴藏着的无限情欲和惊天骚情,我也


无法想像她那四十八岁的肥嫩洞穴里何以有这样多的淫液!




  可谓是天翻地覆!虽然,我与岳母的整个作爱过程只一个多小时,但性交的力度和质量,一点也不低于当初我们在宾馆里的那三天。我知道,这将是我与小怡婚前与岳母


的最后一次性交大战,岳母肥嫩洞穴流出的无限蜜汁,也将是她送给我珍贵的新婚礼物,我和我那白嫩而又风骚的岳母能不珍视吗?




  最惊心动魄的一次作爱,是我二十八岁那年,那时,儿子刚两岁。妻子说:「叫妈妈过来住几天吧!」




  我当然是心中暗喜,求之不得。




  前面我已说过,我的岳母较为高大,我喜欢把她抵在墙上猛掀横翻、长驱直。




  其实,在我与岳母五百多次的性交中,我感到最愉快的就是这种方式了,因此,在岳母刚过来的那几天里,我一直利用着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下手。




  头几天上班,我总是提前两小时回家,随便找个什么藉口,就把小保姆支到了街上,我想,小保姆绝不会很快就回来的。这时,我就与我亲爱的岳母开始那刺激的「赤壁


之战」了。




  岳母虽说身材高大,但柳腰纤细,她的两条肥白的大腿,我可以很轻松地把它架在我的腰间甚至脖子上,那时,岳母迷人的肥便直对着我热烈的嘴唇。一般说来,我这种


抵墙战术,如果不捣足岳母的小三、四百回合,我是绝不满足的。




  当然,岳母也对这种作爱方式入了迷,在我到她的嫩深处时,她常常是连声音都变了调,只是面色潮红、连连喘息:「使劲!再使劲!」




  于是,我只有更加努力的份。




  然而,这样的姿势我虽然能得到满足,可岳母的高潮却有时难以到来,岳母总是说,时间太短了!我只好说:「她们可说回来就回来啊!」




  岳母就总是笑着说:「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好好大干一番!」




  「还是到外面的宾馆好!」可能是她又想到了几年前我们那场疯狂的「三日战役」,这时,她那白嫩的洞穴内总是一阵紧似一阵,我知道她又开始发情地绞我的阳物了。




  那天夜里,我正在床上熟睡,忽然感到下身被一只手有力地捏着,我以为是小怡的,就转过身,但没想到,小怡正沉浸在熟睡之中,我立即意识到是岳母。




  她真是太大胆了,我几乎惊出了一身冷汗,小怡就在我的身边,如果发现,那场面真是不好收拾。




  岳母的手忽而轻柔、忽而有力,我的性欲一阵阵地高涨,但不知后戏如何是好。很快,岳母的手又牵引着我的手去到她的肥里,那里早已是淫水淋漓了,我感到岳母小洞


里火热得惊人,于是,我悄悄下床,把浑身温热的岳母轻轻地抵在了墙上,一下、两下……




  四周悄无声息,只有我和岳母的性器发出有节奏的响声,我们的嘴在拚命地亲吻,无声有力地吮吸,下身拚命地绞动,我感到岳母嫩内的阵阵热流,我的情欲又禁不住一


阵无限地膨胀。




  美艳的岳母真是太大胆了,而这场面也太刺激了,我被岳母带给我的意外快感而生出一阵欣喜。我使劲地在岳母肥硕的大腿上有力地掐了两把,又用手在她丰满的屁股上


使劲地箍紧再箍紧,并将我的阳物齐根尽没,一到底。岳母可能也知道我的用意,用她的芳唇紧紧吮吸着我的嘴,并用力扭动着她那厚实肥硕的屁股,一下一下迴旋绞动着我


的阳物以示回应。




  大约只有十分钟,我便感到了岳母洞穴内的一洩如注,我直觉得她滚烫的蜜汁很快流湿了她的整个大腿根。我想今天我真是太兴奋了,更难得的是,在这样短的时间内,


岳母的高潮我也已明白无误地感觉到了。




  惊险就是刺激,刺激就是快乐!我想,我那肉肉肥嫩的岳母,今晚可以说是一万个满足了!




  还有一次印象很深的是我大学毕业那年,那时,我与小怡已经定婚。本来讲好了,小怡全家带上车子到省城玩上一天,之后到学院接我。不巧的是,因为车子的缘故,岳


父和小怡在中途抛了锚,岳母便搭了一个熟人的便车先过来帮我收拾行李,他们父女一等车修好,便立即赶到。




  那天真是天助我也!因为车子有大的问题,后来他们掉头回家了,从而,也就成全了我与岳母的一段情。因为,回家还需要三个小时的路程,所以,一上车我就断定,风


骚的岳母和我在车上一定有戏。




  我们租的面包车一共四排,我和岳母都心照不宣地坐到了最后一排。司机是个一声不响的四十多岁的男子,一上车就见他只顾抽烟。上了车,不到十分钟,岳母就用她那


细嫩的手开始摸索我的裆部,因为天黑,车上又只有我们两人,岳母就更加大胆起来,不一会,她的手就彻底伸进了我的裤头内,一个劲地捏起我的阳物来。




  摸了大约有二十多分钟吧,岳母在我耳边轻声说:「我要!我要!」




  于是,我便把手伸到她的裙内,谁知,她的内裤早已湿透了。我想,怪不得岳母如此之急呐!




  窗外是一片黑色,岳母的下体是一片沼泽。我想,我总不能和岳母躺在坐垫上无遮无掩地作爱吧,那样实在是太不成体统。我正想着怎么办?这时,岳母水唧唧的内裤已


被她脱了下来。




  那时是七月,岳母见我发愣,便一手将我的西装裤头钮扣迅速解下,露出我那勃勃有力、坚挺向上的阳物,随后,轻轻移动她那丰腴的屁股,整个儿地端坐到我的腿上,


我掀起她的裙子,岳母雪白的屁股在夏夜的星空下轻轻一晃,我感到这个世界真是太美妙了!




  简直是天造地设,也许是我和岳母都已在床上久违了的缘故,加上岳母早已是淫水汪汪的肥,我的阳物立即随根而没,接着就是岳母先是轻柔,继而是强有力的上下套弄。




  大约被岳母套弄了三、四百回合,我觉得按捺不住,便强行扳弄下岳母肥硕的屁股,这时的岳母早已是气喘吁吁,浑身发烫,她一手抓住我的阳物,一边仍哼哼唧唧,真


是骚情!我在为岳母的风骚感到欢快的同时,也为自己没有射精的自控力感到庆幸。因为我知道,三个小时的路程,我肉嫩的岳母绝不会就此罢手的,我必须养精蓄锐,整装


待发。




  车子在黑夜中行驶,司机仍在一个劲地抽烟,他压根儿没有瞧见我们刚才的举动。一时间,我大胆起来,轻声对岳母说:「我要捧着你漂亮的屁股……我要亲你!」




  岳母知道,我的情欲高涨了。




  随后,我把岳母从屁股后面整个抱起,把她白色的裙子全部撂起,并在她的背部打了个结,这样,她那肥白的奶子和一览无余的下身全部拥在了我的胸前。




  尽管在夜色中看得不真切,但我闻到了岳母份外好闻的体香,感受到岳母一身的肥嫩。我要感谢这夜色,要不,我要到哪里寻找这样的作爱情境呐!




  我搂着岳母的款款细腰,将她的头枕着前排的靠背,轻轻展开她的大腿,我的手开始在她湿润的肥里游移。那迷死人的乳房是那样富有弹性,那肥里是那样地滋润,那样


的温热,我对岳母说:「你能行吗?」




  岳母兴奋得头直点,屁股在我的腿上用劲地晃动,我知道,她这是在呼唤我的阳物立即进去。




  我捧着岳母肥嫩的屁股,用龟头轻轻地在她的阴门上磨擦,我分明感受到岳母那潮湿的肥之口正一个劲地蠕动。太美妙了,我美艳的岳母竟是如此风情地爱着她的女婿,


我抱着怀中丰满肉感的岳母,一时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车轮在飞速转动,岳母肥嫩的屁股也在我怀中上下不断地激烈套动,一切是那样地滋润,我觉得我美艳的岳母就是我的全部。我抱着岳母肥嫩肉感的屁股,彷彿是神仙一


般。




  因为这第二次是有备而战,我想,我得把这难得的车上别恋进行得更长。岳母也像疯狂了似的,迷人的嫩时而收缩、时而绞动、时而用力、时而轻柔,我被她无可比拟的


骚劲深深折服。




  这期间,岳母的高潮肯定已有过两次,因为,有两次她的呻吟绵长而沉重,只有我才能听见她压抑的哼哼唧唧。那时,她丰腴的屁股出现过短暂的绞动和停止,而且,我


分明感觉出她烫人嫩里的滚滚热浪,我知道,那绝对是岳母肥今晚的最快乐时光!




  就这样,套弄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岳母见我仍是虎虎有势,便在最后加大了幅度。我想,我亲亲肉肉的岳母虽说是丰姿绰约、风骚无比,但也毕竟四十多岁了,我要好


好地爱惜着,将来好好受用呐!于是,很快,我便紧紧捧着岳母的屁股,一到底。终于,岳母在我阳物强而有力的抵入下,彻底陶醉地瘫入我的怀中……




  那天到家时,小怡和岳父格外地惊讶,他们还以为我们第二天才能回来呐!




  岳母说:「破车把人簸得累死了!」




  我想,是的,一个多小时的肉搏大战,连我这样的小伙子也到位了,更何况岳母多汁多水的花心,今天在车上确实被我捅坏了,她能不累吗?




  (三)




  毕业那年夏天,我和岳母全家到杭州旅游,是岳父单位的面包车,从那边回来已是晚上九点多了。之前我们请司机吃饭,因为司机和岳父、小怡他们都未吃完,岳母说:


「我和小强上车先收拾行李,你们也快点来!」




  之后的事,就那样很快地发生了。




  一上车,岳母就说:「快!抓紧时间,他们很快就要来了!」




  我知道这次不可能尽兴和从容,只能速战速决了。当时,岳母只把内裤脱到膝盖,我把阳物从西装裤头内挺出,岳母用裙子罩在腿上,后背向我,整个丰腴的屁股就坐在


我的腿上。




  也许是岳母早就对我有心思,她的逼在插入我的阳物时,我明显感到里面的暖流和极度湿润,插入过程非常的润滑和顺畅,没有做一丝的准备工作。作爱过程大约只有十


来分钟,基本上都是岳母一人上下套动,这期间,岳母气喘吁吁、边边说:「小强啊!你把我想死了!把我想死了!」




  那次,我们在杭州、金华等地共玩了四天,其实,我何尝不想多点我那迷人的美艳岳母呐?可实在没有机会。总体说来,那次性交太短促,但我最深的感受,就是岳母里


的水特别多,多得把我的裤头都弄湿了。




  在岳父他们远远走来时,岳母立即起身,把肥嫩的屁股抬起来,飞快地把裤头拉上。他们上车时,我和岳母装着正收拾行李的样子,岳母还说了句:「怎么才来啊!」




  另外,我再补充一些十年来我对岳母的真实感受。




  我已说过,我最喜欢比较高大的女人,这一点岳母一米六的个头正合我意。




  其实,也许有人在说一米六的个头不能算高大,我知道这一点,但我岳母确是一米六,如果写得不实,我觉得,那她就不是我的岳母了!因为,这毕竟是我与岳母的真实


情史。




  我岳母的最大特点就是「白」和「肥」,请别误解,这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胖,而是丰盈多姿,肥在妙处。我的岳母肥在两处:一是她的屁股,二是她的骚。




  岳母的屁股可以说是天下第一,就是平时我俩不作爱时,只要有机会,我都会去用力地抱和搓揉,尤其是在岳母衣服穿得少的时候,可见那两团肥肉对我的诱惑,有时人


多眼杂,我也常找机会去在搓磨,譬如在厨房、卫生间、楼梯等。




  因为,我和岳母毕竟不是总在一起的夫妻,所以,我们双方见了面,谁也不想放过谁。




  作爱过程中,她的屁股更是我最多触及之所在。我经常把岳母丰满肥嫩的屁股抱在怀中,用嘴热烈地亲吻,直至她那迷人滚烫的洞穴。岳母的非常之白,鼓鼓的极为丰满,


在浓黑阴毛的衬托下,雪白粉嫩,时时引起我一次又一次的猛。




  可以说,这两处的白,表现得是那样地淋漓尽致和尽善尽美。




  不得不说明的是,也正因为是我岳母的细腰,才更加明显衬出了她的身段。




  因此,诸位千万不要以为我岳母就是胖,她可是真正的纤腰婀娜!我所说的「肥肥的」,其实,就是特指她的美和屁股!




  我岳母今年已经五十二岁,可以说,如果不是她眼角那点鱼尾纹,她确实像是四十岁左右的女人,甚至还可以说是更年轻些。而当初,我与岳母第一次作爱时,她才四十


二岁。




  另外一点,我个人丝毫没有乱伦的倾向;再说,我一直认为与岳母发生性关系也算不得乱伦。我之所以与一个比我大二十二岁的女人上床,实在是因为我的岳母是天生尤


物,非同常人,不知对不对?因此,我反对那些年龄悬殊太大的人相互作爱。试想日常生活中,真的像我岳母这样的一个五十二岁的女人,怎么也不可能与一个小她二十多岁


的男人性生活如此和谐、如此风情吧!




  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而已,或许也不是我想像的这种情形。因为,到今天为止,我毕竟也只了一个我岳母这样的半老徐娘。




  我自今年春天和小怡落户青岛以来,心中常有些后悔,这对我的事业毫无疑问是件好事,但与岳母的情事确实将有所影响。在来青岛前,岳母其实表现得非常不满,但因


为我学的计算机,在同行中又有一定影响,在青岛的发展要明显出色,所以,岳母的一些理由也无法成立。当然,对这些记谓的理由,岳母和我都心照不宣。其实,那段时间,


我非常担心与岳母会有所争执、有所磨擦,但我体贴的岳母仍然顺从了我,我想,这也是岳母深深爱我的表现吧!




  最使我感动的是,在那段频繁的作爱期间,岳母常常是紧抱着我,一个劲地说:「小强啊,你把我操死算了!省得妈妈老想着你。死算了!死算了!」




  我从岳母丰腴屁股的强烈扭动中,确实感受到了岳母对我疯狂的爱恋。我也动情地说:「妈啊!你也把我操死算了!」




  我和岳母都知道,以后,我和她一次也就少一次了,她能不猛烈、不使劲而轻巧地放过我吗?当然,我也把岳母得淫水流了一次又一次。




  在我来青岛前,我与岳母每月总有五、六次快乐的作爱,而现在我已近两个月没有将阳物进岳母的肥逼了。与岳母的最后一次性交,还是两个月前在岳母的床上。那次,


我回原来的那座城市办齐所有的调动手续,在两天的匆忙中,和岳母共渡了两次不到两小时的美好时光。




  当时,岳母笑着说:「这下早了,要等到春节我才能开荤呐!」




  我说:「很快的,到时我一定好好用我的「鸭子」补补你!」




  听到这,岳母又紧紧抓住我的阳物,猛烈地吮吸起来……




  时令正是九月,夏季的炎热使我和岳母的情欲都达到了极点。我真不明白,天下竟有这样风情的岳母,岳母说,我可是冒着风险、送货上门来找我的好女婿的!




  望着夕阳中岳母裙中款款扭动的肥硕屁股,我想,幸福的时光快要到来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