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4, 2014

【绝望的日子】

 “嘿~~骚货我日死你,操死你这浪货!”




  随着阵阵的吼声,主人公我正竭尽所能的干着身前的妇女。昏暗灯光下,雪白的屁股因我抽出阴茎而凸显出来,看着那带出来的肉瓣颜色,是我最喜欢的褐色。那裹着阴


茎的淫水让我轻松的再送了进去!




  对于我的快速运动,妇女转过头冲我喊着:“哦~~干死我了,宝贝。”




  当看见她的脸时,大家会发现她已经是四十左右的女人,而我则是二十岁的青年。爱好运动的我,身体的肌肉块紧绷而高耸。特别是那经常运动的小腹,简直就是男性战


神的代表。性机能就更不用说了。




  就从这名妇女来说吧,她的身体松软如棉花,就连那阴道也一样,从我开始用手指头捅了几下就感觉到了,不过当我插进去后,感觉还行!每次插入都如在水洞里穿梭,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特别是听到她叫我宝贝时,可怕的性倾向啊!




  也特喜欢从后面操的感觉,也许是怕见她的脸吧。




  不过我喜欢和这样的女人做,因为年轻的我也做过几次,每次就三两下就被那紧紧的阴道夹出精,惟有这种女人合我胃口,到现在已经干了她两个小时了。




  “嗯~小弟你怎么还没射~我还要回家作饭呢!”




  听到她的抱怨,我回道:“别急,等等,就快了。”心里最烦这女人催了,于是握住她的肥腰,加大力气送着。那洞里实在太多水啦,简直就是在水缸里泡着的,刚要射


的感觉,很容易就被泡消了!




  看来她等的不耐烦了,往前爬了几步,将我那湿漉漉的鸡巴甩了出来。




  “怎么了?”




  她拿起床头准备好的纸巾,一面擦拭着那一塌糊涂的胯间,没好气的回道:“都快十一点了,要回家作饭了。”




  听到这句话我就火了,想起她开始那如狼似虎的模样。现在好了,她泻了两次了,却要把我搁在这里。




  “怎么?你快活完了就走?不行!得给我弄出精!”




  这三八好象没听懂我的话,扭着屁股正找那散落一旁的衣服,也不搭理我!




  当我好嫩仔啊,我顶着朝天的鸡巴走了过去,一把将她手里拿到的衣服抢了过来。




  见没衣服穿了,这老骚货晃着胸前的大乳浪叫着:“哟,小娃子你把衣服还我!”




  “不出精,就不许走!”




  看我还是如此坚持,这女人道:“小子,少跟老娘来这套,我弟弟是公安局的,别不知好歹,要不有你好受的。”说完就扭着肥臀准备下床。




  操!想吓我,当我三岁啊。于是虎扑过去,将她掀翻了过来,首先在她那鼓鼓的小腹那来了两拳,这下她可就老实多了,哭腔怪异的喊着:“哎哟,打死人了!”




  她叫归叫,可人也老实多了,虽然就两下子,就让她知道你不好惹的,老实的将大腿挂在我肩上,任由我用力的将阴茎送进。




  也许是暴虐的快感,很快我就射了。临走的时候我冲着她那肥肥的屁股上踹了一脚,骂她是个人人操的大婊子。然后将门关上,从抽屉里拿出根烟点燃,送到口里使劲吸


了一口,爽!




  正躺着想休息的时候,外面有人敲门。我开始想不理,可是她好象知道里面有人似的,一直没停下的敲着,无奈之下我穿好短裤就去开门。看见那人我奇怪道:“婊子,


怎么又回来了?”




  她陪着笑脸,那样子真贱。开始我还以为她忘了东西,没想到她给我留下联系地址,与她的手机号码!晕,谁有这个老婆真衰!




  我叼着烟,流气十足,“骚货,好了,地址留下,快回去。你老公孩子等着你作饭了!”




  留下地址后骚货竟然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就用那过时的嗓子唱着纤夫的爱,一溜烟闪了。我一边摸着她在我脸上留下的红膏冲她丰满的背影骂着,一面恶心的擦拭着那部


位。说实在的,我喜欢干这类女人,却很厌恶和她们亲嘴!每次做的时候都小心的保护着我的初吻!




  次日我很早就起来,开始在外面晃荡。到处物色着那深闺怨妇,昨天那位我是在菜市里勾到的,说真的我勾引她们也没什么惊人的技巧,无非就是胆大了。




  看见目标后,就接机在她们身边,以各种角度将那鼓鼓的鸡巴去磨蹭。好的女人自然是眉头皱了,甚至会睿宦畹呐四匾膊淮砭褪牵鞘粲谂率碌哪侵帧?br /> 真


正让你弄的就是那种磨蹭后,会对你笑的!




  言归正转,在菜市里找了半天都没发现面容还好,或身材好的妇女。失望之下我正要走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喊抓贼,接着我就看眼前的人群骚动起来,忽然里面窜出一


青年,不偏不倚正好撞在我怀里。




  算他该死,当时撞的我是眼冒金星,想抱着撞疼的肚子却把小偷抱在怀里,他可能以为我多管闲事,想做英雄!于是给我脸上,鼻子上,肚子上连续几下勾拳摆拳。妈妈


呀,把我打的满地乱转。那小子正准备抬脚再给我一下时,正好碰到了巡警,将他给制服了。




  看着散去的人群,我一边摸着满头包的脑袋,暗骂着今日真倒霉,遇见这么个鬼事!




  正当我怨声四起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随着一张小手帕出现在眼前,我疑惑的看了看那主人,一个漂亮的女孩,她正冲我笑了,笑的是那么甜!她是谁?




  从我的样子就看出我的疑惑,她笑了笑解释她就是那喊抓小偷的人!嘿~这就是那个害我挨打的女人,当时我想的就是找她出点钱补偿下我受伤的身子。




  边拿手巾擦着脸上的脏东西,边开始装疼:“哎哟,疼死了!”




  女孩子见了紧张的扶住我的胳膊,好柔软的小手啊,“那我们去医院!”




  “不用了,给我三百元,我自己去看。”




  听我说完她那美丽的大眼睛睁的更大了!看样子不同意,我忙改变主意正要开口说二百也行时!她拖住我的手道:“三百怎么行,要拍CT,要不头打坏了就不好了!”




  CT,晕!小姐真好有钱啊,那一张就要三百,现在才后悔钱要少了。没料到这女孩那么有钱。




  正后悔欲跳河死了时,女孩叫了的士,将我拉上车子前往医院了。




  嘿,倒霉,挨了打就算了,还要折腾一天,都因自己想贪钱。结果被这姑娘带着我拍CT,照X光啊,看中医推拿,那中医推拿真好,把我的骨头都要拆散了,还有那西


医给我打破伤风的针,我最怕打针,也在那少女可爱的眼神下屈服了,其实是她那手里的钱包,老是有一张张的百元钞票拿出来。




  终于结束了,少女塞给我五百元钱,我的眼神顿时就亮了。想着今天不用在那破屋子里住了,也不用满街找怨妇了,有了这钱今天可以好好爽一下。感激之下我开始礼貌


的伸手过去准备接钱,口里却推让的说:“这是干什么,见义勇为是公民应有的义务,拿回去!”




  她听见我大义凛然的话后,将钱收回去了。我那要钱的手就在空中,心里骂自己的家人,怎么出了我这号笨蛋。正懊悔的时候,那正凝固在空中的手里传来一张纸条。我


惯性的接住一看,又是张电话号码和地址!




  林夏夏,电话号码13752621314(假电话号码,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地址富贵花园城A楼。




  哇!住富贵花园的女孩,家里一定很有钱啊。想到这里决定不放过她,今晚立马就行动。




  七点半电影院见。她知道是我很爽快的就应承下来了,于是狼就出发了。是个爱情片,我这好熟妇的男人可没半点兴趣,包括这个一路上让人注意的美女也不感兴趣。因


为我爱的是那成熟妇女,那水汪汪的肉洞和那软软的大奶子。




  所以今夜的约会很礼貌的结束!




  于是我就这样和她看了第一场电影,第二天我从一个卖白菜的妇女身上爬下来后,打电话约她出来吃夜宵,就这样一来二往着。开始我还出出钱,后来一切开销就由她一


起出了。还有生病的那段时间,她经常打电话要我记得吃药,还有几次是在和其他妇女上床。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清晨五点的时候有个习惯就是去女厕所大便。原因嘛,就是我变态么。一般很少人会这么早去公厕的。可是我一进去看见里面一名妇女蹲在那小便,


厕所的灯光那么亮,自然是将她那黑红的肉穴照了个够。




  小弟弟自然起来了,那女人看见我并没慌,两眼瞪着俺的鸡巴,咽着口水。




  看见后我心下大爽,掏出鸡巴走了过去,将鸡巴往她脸上靠着,蹲在那的女人也不多话,配合的张嘴含着我那宝贝。




  爽了一下后,我喊停!她就乖乖的停下,只是那看我的眼神实在是饥渴哦。




  这时我才注意到她,那胸前的乳房是那么的大,她那衣服根本就罩不住乳头啊。




  我淫淫的望着她那里,将手摸了去,她也不吃亏的握住我的鸡巴。




  没摸几下她就喊着要我插她,本来想多摸下奶子,可是时间不等人。于是我要她转过身子,我正扶着她的腰时,她就迫不及待的用手握住阴茎,后臀往后一耸手微一扯,


阴茎就顺着她那流着水的肉瓣插了进去。




  这女人真淫荡,我还没插她就开始迎送了。干了将近半个小时,亢奋的男女都没有射的感觉,但时间不早了,于是相约离开这臭熏熏的厕所,往我那满是精液的屋里去了。




  在那小床上尽情的舞弄着,弄累了就躺着休息。她跟我说着好玩的事,一次她钱包被抢了,有个傻瓜帮她抓了贼。听到这我忙问是什么地方。




  “就北城菜市,就一月前的事情,是个姑娘帮我喊抓贼的!”




  我的脑袋里轰的炸了一下,我看着她正得意的说着,忽然有股厌恶的感觉,我推开她那满是肉的身体,吼道:“滚。”




  从此后我的心开始改变了,那个姑娘的高尚情操与我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一个是阴沟的臭虫一个是美丽的天使。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看了看电话号码,1375


2631314,心里顿时一颤。是她的电话,心里竟然兴奋起来了。于是打开翻盖将手机放到耳边,好听的声音在耳朵边响起。




  半响后,我都没吭一声。很快那头就传来她急切的声音,问我怎么了。




  我如痴了般的回道:“找我有事么?”




  她说要我去她家玩,带我去见她父母,这句话告诉我她喜欢我,听后我兴奋的连连答应!




  一路小跑,我追上辆公车。脑海里还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我四处观望着。




  这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看了一下,是曾经做过的女人,她亲昵的将胸脯顶着我,原本风韵性感的女人,如魔鬼般的看着她。她那淫荡的笑意,在告诉我曾经是什么


人。




  不论她怎么用那我曾经迷恋的肉体磨蹭,不但没引起兴趣,却让我看明白了自己。那一幕幕往事,不堪回首。成天在肉欲横飞的日子里的我,怎么可以和天使在一起了,


我脑袋里一切都空白了。车子停了,不知道是哪站,我就下了,身后那妇女正用恶毒的话咒骂我。




  一切对我都不重要了,这里才是属于我的。一个人静静的喝着酒,手机一直没停过。可我却没去接。因为我接不起,那是林的电话。这个爱情不属于我,属于我的只能是


这阴暗淫秽的角落。




  不知何时,透明的酒杯里泡着的手机依然震动着。而他的主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绝望的日子别传醒来后当我看着酒杯里的手机,那静静的样子,就如过去的我!




  酒醒后用着特有蹒跚步子开到窗前,随着吱呀一声。和煦阳光照射透过窗户沐浴着阴暗的卧室,清新的空气扑鼻而来,脑子里的混沌气息随着一扫而空。都市就在眼前,


望着楼下密集人群。他们都在为生活忙碌着!




  虽然失去爱情,但我还要生活。于是我猛吸了几下空气后,穿好衣服准备为自己的生活去忙碌!




  在街上忙碌了一天后。我终于联系到一家送矿泉水的差事,虽然辛苦却是自己劳动所得的。




  送完了最后一瓶矿泉水后,汗流浃背的我,正努力的扒着快餐。前面的大银幕广告牌子上是一个药品广告,美丽的妈妈微笑抱着三岁举在空中,小孩欢快的将小腿乱蹬的


模样!




  好温馨的图画啊,想着想着就回忆到,自己已经离家三年了,不知道爸妈还好么!虽然爸爸好赌,可是妈妈一直都很关心自己。也许上天安排的吧,当想到几年来与家里


没联系过时,不远处有个电话亭子。




  我拿起电话,拨通了家里的号码。嘟~嘟的响了起来,等了一会后,那边响起了妈妈的声音,虽然多年没有见面,但我能肯定那是妈妈。




  “催什么催~我马上就搬。”听到那声音后,知道妈妈认错人了!忙拿着电话喊道:“妈妈~是我~我是小军。”电话那头的妈妈听道我的声音后,沉默了无声。




  随着那边的沉默,我也沉默了。许久才传来妈妈声音:“真的是小军么,在外面好么?”声音里带有哭腔,我想妈妈哭了!




  听到妈妈的声音,话里没有半点责备,却关心着我在外面的生活,泪水也禁不住流了下来:“妈妈我是小军,我在外面很好。您身体好么,还有你刚才说要搬家,去搬哪


啊?”




  “妈妈好着了~!”话还没说完妈妈哭了起来。意识到家里的变化,想起那好赌的父亲,我对着电话喊道:“妈妈,是不是爸爸把房子输掉了?”电话那头没有回音,我


意识到妈妈不啃声就是默认了。




  “妈妈,你今天坐火车来Q市。我明天去接你?”得到妈妈的应承后,我挂下了电话。有什么大事还是明天在说吧!




  “妈妈你坐了一天车,先休息一下吧!”我一面放着妈妈的行礼,催着妈妈休息。进屋以后妈妈看了看,眼睛最后落在那张床了。今天这床单被我洗的干干净净的,自从


与林夏夏分手后。我的生活规律也改变了,自己的小空间也收拾的整洁清楚。




  见妈妈的眼神到处看着,我不好意思笑道:“妈妈这里太小了,我等会去找个大的~~”




  没等我说完妈妈就插话道:“小军这很好。”然后微笑的望着我,就算是她的亲身儿子我也被看的低下了头。“妈妈怎么了?”




  “我儿子长大了,把自己的房间收拾的这么干净!”妈妈已经躺到床上了,那身子将床压出个窝形,想起今天还有工作,我跟妈妈说了几句话,就出门了。




  晚上我带来了草席等打地铺用的东西。刚进屋我就丢下手里的东西,囔着妈妈弄的菜好香啊!妈妈微笑的用手指点了下我的额头,说我油嘴滑舌的。




  今晚是个快乐的日子,自从与小林分手后,我就没这么开心过了。白天劳累的我竟然与妈妈话家常聊到深夜两点,才依依不舍的睡去!




  这段时间我白天上班,妈妈在家做饭。日子倒也过的舒适,不过为了妈妈过的好点,记得有几次路过服装店妈妈总是羡慕的看着透明玻璃里的衣服!那渴望的眼神引起我


强烈的感触,暗暗发誓要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于是我有兼了送煤气,下货车的事情。这样下去终究会吃不消的,终于劳累到半夜回家后,疲惫的睡在草席上后。第二天却爬不起来了。我知道我病了,看着妈妈的焦急


心疼的模样,她怎么劝我就是不肯去医院!




  坚持躺了一天后的我,在半夜的时候全身发冷。




  守护着我的妈妈看着嘴巴冻紫的我,眼睛里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我哆嗦着身体冲她笑着:“妈妈没事,您也休息吧!”浑身却不听使唤的颤抖着!




  妈妈含泪的笑道:“孩子妈不累,你睡吧!”我张开口想说些什么时,忽然眼睛一黑睡着了。昏迷中感觉掉进了冰窟了,好冷啊~!就在自己彷徨的时候,身体忽然被热


气包容了,是那么的舒服~!




  温暖的包围下,昏迷中的我真正的睡着了。




  昏迷中的我渐渐回复意识了,先是感觉到胸前有团火驱着体内的寒气,舒服的下身的小弟也硬了起来。漫漫恢复的意识让我感觉到散发热量的物体是个人,是个女人一个


丰满光滑女人身体。




  “哦~是妈妈!”想到这我忙张开眼睛,看着熟睡中的妈妈正睡的香了,想起她一夜的辛苦,我忍不住摸了下她年微乱的秀发,将其拢到背后去。露出妈妈因热而红仆仆


的脸蛋。




  静观了会妈妈的容颜后,下身被妈妈的小腹摩擦了一下。




  “该死!”自语了一句后。连忙捂住驳起的鸡巴,生怕那东西不听话。过会后终于被我按消了,我慢慢站了起来,微掀起的被子,让我看见妈妈的身体,那半圆的乳球,


一点也不安分的挤着那白色的乳罩。向要跳了出来样了,令我忍不住赞了几声后,慢慢的替她盖住被子。




  “小军~小军!”听到妈妈的叫声,我忙端着弄好的早点进屋。




  看见我能做好的早点,妈妈笑了笑:“小军刚好就帮妈妈做早点,快点上床休息?”




  “妈没事的!”没当回事我将盘子摆在桌子上。




  “哟~你这孩子!”知道我脾气的妈妈,摇了下头后,就站了起来!随着滑落的被子,美好的身材顿时暴露在我眼前,我连忙转过头去。




  背后传来妈妈的抱歉声,话里还带着几许轻笑:“不好意思啊,忘了没穿外衣!”然后就是妈妈稀索的穿衣声。




  自从我生病后,我们母子的感情日渐好了起来。




  过年拉,满街的红灯笼。喜庆的样子让我们来两个外地人很快就溶入其中,今天我特意为妈妈买了套新衣服。刚送妈妈的时候,妈妈还说要我去退拉,后面经不住我软磨


硬泡便收好了。




  穿上新衣的妈妈,透露着一身的贵气。真是三分长相七分打扮啊,如今妈妈走出去,别人一定会以为是哪位女明星了!开始妈妈说衣服太那个了点!刚穿那高级的羊毛衫


时就说,这衣服不好!




  “怎么不好,我看穿的不错!”妈妈听我说着,也没有回答只是朝胸脯看了下,随着她的眼光我才发觉的匀称的毛衣,为何感觉会好看,原来能把人穿的那么性感,那浑


圆的乳行勾成形态,是那么的结实圆润。小腹也勾的那么性感,那牛仔装包容下的臀部是那么性感!




  哦~美就是这样形成的,欣赏下我的小弟竟然起来了。妈妈瞧我那盯她的样子,竟然羞了起来,要脱衣服还囔到:“不穿拉!”




  “妈妈你穿的很好看!”我掩饰了下自己的丑态继续道:“这衣服完全是为您定制的!”




  “真的么?”眨巴眼睛的妈妈。




  “真的。”“不骗妈妈么”“肚子饿拉!”




  新年过后就是春天了,春天的雨季特别长,由于春天容易让人得关节炎,所以在妈妈的坚持下,我与妈妈睡床上了。开始几天真有点不习惯,因为自己有晨驳的习惯,所


以自己早早就逼醒自己,将正要晨驳的鸡巴弄消!




  三月七号夜十二点,屋子外面狂风大作。我忙爬了起来,抓将那被风吹的乱摇的窗子,忽然一道白光照亮着正个屋子,接着轰的一声炸雷由天际响彻大地,本以睡熟的妈


妈几乎可是用跳的弹了起来。




  我这会已经将窗子关好了,并且拉上了青色窗帘,(以前的黑布在就被我换了)当我看见妈妈惊怕的样子,正想安慰她。青色窗帘被闪电印亮了,以常识来说又要打雷了。




  妈妈意识到这点后,扑到我的怀里将那柔软秀发蹭着我的下巴。身子扶在我的胸脯上面将我死劲的抱住,那两团棉花班的乳房狠狠的挤压着我的肌肉。




  轰~雷声响了,在我怀里的妈妈这下没有惊的跳起,不过那抱着我的手臂正颤抖着。感觉到身体上颤抖的妈妈,我的手轻轻在她背上抚摩了着,那滑滑抖动背肌经过我大


手后,马上就平静了。




  对于这有效的一招,我将手抚摩妈妈的抖动的脖子、手臂、手心。那每一寸颤抖的地方,都平静了下来!一切都平静的时候没,我的双腿间却不平静了,怒起的阴茎已经


将裤子支的高起,以小腹压着那里的妈妈也感觉到了。




  伏在怀里的妈妈慢慢抬起了头,在妈妈那温柔询问班的眼神下,我尴尬的低下了头,妈妈放开了我的身子,丰满的身子正离我而去,忽然惊雷炸响。刚要了离去的身子又


扑了过来,怀抱着惊秫中的妈妈,静待着连续不断的雷声一个个响起。




  当密集的雷声结束了,妈妈将蛇样的身子离开着我,看着那双眼睛。我感觉到灵台一空,猛的扑了过去。将身子压在妈妈丰满的躯体上面,用自己的每寸肌肤磨蹭着软如


棉花的妈妈。




  也许真的变态的我,吻上了妈妈的面颊,手也按在软软的乳房上使劲的揉搓着。每次用力妈妈总是会将小腹向上挺起,嘴唇边上的面颊以是那么的火热,透过我干燥的嘴


巴,炽热的烧着我的心。




  干渴的嘴唇,印上妈妈的朱唇。如疯狗般的咬着,吸着她口里的气息。唯一能诉说妈妈音调,就是鼻子里的轻哼。舌头敲击妈妈牙龈许久后,她鼻息里透了声叹气后,张


开了嘴巴迎接着我那含唾的舌尖。




  妈妈的手臂也随着攀上了我的背肌,小心的抚着那一块块的肌肉。妈妈的配合,另我更加坑奋双手绕到光滑的背后,将那胸罩的扣子解掉,然后随着热情的拥吻将手摸到


妈妈丰满的屁股,并且深到内裤里面触摸臀部柔软的肌肤。




  一双小手也跟了过来,轻轻按住我那肆虐的手。兴奋中的我怎么能停止了,胯下的鸡巴偷偷的从裤子边溜了出来,真实的在妈妈光滑的大腿里面游动,我的手也甩开妈妈


的无力的手,勾到吞股间,当指头探到那幽幽峡谷时。妈妈忽然睁开了眼睛,眼里不在有迷茫之色,而是坚定看着我。




  虽然妈妈的力气不大,但我却被推开了。我爬至高峰的性欲也跌下峡谷。望着妈妈的眼睛,我喃喃道:“妈妈,对不起。”




  “小军,不全是你的错!”




  忽然雷声又响了,妈妈没有扑过来,而我却因为这雷声发狂的抱起妈妈的身子,疯狂的恳咬起来,没有扣子的胸罩早因我疯狂的动作而不知所踪,乳前的硬奶头,在我胸


肌里变形。




  妈妈甩了下秀发,推着正在她那雪白脖子上乱啃的我,轻声娇哼道:“小军停下~小军!”窗外的雷声大作,我也许听不到吧,不但没停下,揉着需要的身子在床上滚了


几下后,右手多了一条女人内裤,是妈妈的。




  没有了那点保障妈妈张口大声的喊着:“小军~不要啊……”窗外被连续不断的闪电印的白芒芒,我的小腹与妈妈柔软的小腹摩擦在一起了,阴毛随时都在达结,鸡巴也


在圆润的大腿间滑动。




  “妈妈~我要!”性的驱使下,我如狼鸣的嘶出这句话时。身下的阴茎正好点到那那双腿间的阴户。那里已经湿润了。




  感觉到我的意图,妈妈呢着:“不要~小军……停……”可是晚了,当我双手用力托住她那肥臀的时候,那等候的鸡巴顺着那里插了进去,每点的前进我都可以感觉到深


入骨髓的快感,先前也许是为了女人的身体乱性的。可是这分接触的快感却是隐含着禁忌么。




  “啊~停~~呜~~~~!”妈妈随着我的侵入,只能做的就是这些了。




  我的身体开始在妈妈面前晃动了,随着我的晃动妈妈的牙齿,慢慢的咬着厚厚朱唇,玉鼻轻哼了起来。




  看着妈妈因我的晃动而晃动着,也因我的插入而悲戚着。我的抽插始终是那么轻,那么想每分的感触那肉穴包容的肌肤。龟头不时的轻触到妈妈的花心后,总会引起柔软


的身子紧绷,屁股轻摇!




  “嗯~~~~~!”“轰~~~”雷声!上天要惩罚我么,看着窗外又来的白光我吼了起来,“来吧,将我劈死吧!”




  正在我咆哮的时候,妈妈的手摸着我的脸郏。温馨的指香令我回看着妈妈,那泪水未干的眼睛,看我还是那么的慈祥,还是母亲的眼神。




  “妈妈~!”




  “小军,不论你做错什么,都由妈妈来承当罢!”




  我楞楞的看着妈妈,说完这句话后将脸朝另一反向看去,我只能看到的是那美丽轮廓的半张脸蛋,她将手放在嘴里。由鼻子里发出轻哼,身体轻轻的摆动,那运动的震撼


着,她柔顺的发丝,白皙的脖子摇。尖削的玉肩颤抖着,浑圆的乳房晃动。还有那里~~~正摩擦着浸泡在母亲子宫的阴茎!




  “哦~~~~!”男人的力量爆发了,那结实的腰狠狠的摆动了。胯下那粗长的阴茎开始急速抽插起来了。




  身下的女人放开嘴了,“~~啊~啊~~~!”大叫起来,胸前的大乳房也上下跳动起来,那红艳艳的阴穴套着那年轻的命根。




  这对望的眼神里究竟有什么!




  三月八号,我和妈妈到底会怎么了,那不重要了,现在的我忽然加速了,猛的抽动几下后,阴茎静静的贴着阴道里的嫩肉。这时插子宫里的马眼因睾丸的收缩,而兴奋的


喷发出精液。




  浓密而灼热的白色液体,注满了大声呻吟女人的子宫,朝那曾经~~~~!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