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4, 2014

【钢琴师母亲】

今年一月,我的母亲为家里多添了一个妹妹,家里的每个人都很高兴,而我更是欣喜,但是我欣喜的真正原因并不能告诉家里任何人,尤其是我母亲。因为只


有我知道我的亲生母亲已经为我生下一个女儿。这是一个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秘密。令母亲怀孕生下妹妹的人其实是我,我是妹妹真正的生父。




  我的母亲是一位钢琴老师,她的工作是到学琴教室教小朋友弹琴,因为工作的关系,母亲一直十分注重自己的衣着打扮。母亲原本就已经很美,清秀的容颜、典雅的气质、


白晰的肤色、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加上她一六八公分的身高,穿起正式套装与高跟鞋时更是优雅动人。在我进入青春期後我就开始对母亲产生「性」趣。每当我看见上了妆,


穿着窄裙、肤色丝袜与黑色高跟鞋的美丽母亲,我的阴茎就不禁剧烈勃起,非得打上好几次手枪不能解决对母亲的欲火。我渐渐明白自己有很严重的「恋母情结」。




  国二以後我开始大胆了起来,常常趁母亲洗澡时偷偷溜到浴室门下欣赏母亲「美人出浴」。母亲洗澡前会将隐形眼镜拿下来,所以她绝不会发现在门的通气孔下有一双眼


睛正在大饱眼福。甚至只要在母亲洗澡时,而爸爸姐姐又刚好不在家的话,色胆包天的我就会在浴室门外脱光自己全身,然後一边欣赏母亲的肌肤,一边打着手枪,全裸的母


亲和全裸的我就只隔着一道门。直到母亲的身体靠近我时,就从通气孔对着母亲一举射出我对母亲的「爱意」。曾经有几次母亲站得十分靠近门边,我从通气孔射入的精液甚


至已经喷到她小腿,幸而不断淋下的热水让母亲没有感觉到也是温热的精液正在她美腿上向下流动,虽然母亲的身体已经接触过我的精液,但是我并不满足,我心底真正的愿


望是想和美丽的母亲上床真刀实枪做一次,在她的体内留下我的精液。由於母亲的女性胴体实在性感诱人,有几次我几乎已经忍不住想闯进浴室,要不顾一切将母亲占有,但


最後我还是忍了下来。不是因为胆怯,而是理智不允许我做出这种强奸亲生母亲的事。我知道要治好我的恋母情结,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我得到母亲的身体,只要一次,让我过


进入母亲体内抽插是什麽滋味,我就心满意足了。只是我自己很清楚,我可能永远也无法得偿所愿。




  去年四月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国叁的学生,才十五岁。那一天在课堂上,我一点也不专心。因为我一直在想着今天早上看见母亲出门时的样子。母亲今天穿着一件紫色丝


绒套装,配上铁灰色的丝袜与黑色的高跟鞋,这样的妆扮让母亲在高贵典雅之中又带有一点神秘、火辣的性感,也让我这个儿子看得不禁怦然心动,真想将眼前的母亲搂进怀


里温存。




  那天傍晚我一上完辅导课就赶紧跑回家。因为我已经好几天没有机会在母亲洗澡时对她打手枪,希望今天有机会。当然,那时的我怎麽也想不到,在半小时之後我竟能紧


紧地搂抱着母亲,还让母亲接纳了我的精液而受孕。我回到家不久,母亲也回来了。已经想了母亲一整天的我不觉开始心怦怦地跳。略施脂粉的母亲,轻声细语地问我爸、姐


回来了没有。「都还没回来。」我回答着。由於心中充满对母亲的爱意,我忍不住鼓起勇气对母亲说:「妈,你今天好漂亮。」「真的吗?」




  听到儿子的赞美,母亲显得很高兴地说:「怎麽今天嘴巴那麽甜?」母亲当然不会把我的话当成挑逗,毕竟我是她的孩子,她只会觉得我孩子气。但是母亲并不知道我在


那样说时,阴茎已经在勃起。母亲在脱高跟鞋时,我刻意站在她身後,以便欣赏在紫色窄裙下那双穿着丝袜的长腿。我不禁了一下口水:「妈妈35岁了,她的腿还是那麽修长


漂亮。」我对母亲的欲火又被触发,今天不对着母亲打手枪是不行了。过了一会,母亲果然换上浴袍进了浴室,我知道我的机会又来了。我身上仅穿着内裤,悄悄从自己房间


来到浴室门外。




  我从通气孔往内看去,母亲正将她的发髻解开,云涡般的发丝一下散了开来,秀发披肩的模样让母亲看起来更妩媚动人。接着母亲缓缓卸下浴袍,美丽的一幕再一次映入


我眼。我感觉我那剧烈勃起的阴茎几乎就要穿破内裤了。母亲又解下颈子上的项,当我正在期待着母亲脱下她的胸罩、内裤时,那条项忽然不小心掉到地上,於是母亲便蹲下


身来要拾起那条项。我吓了一跳,赶紧躲开,要是被母亲发现就糟了。过了一会,我再大着胆子往内看,母亲正在检视那条项坠有没有摔坏,然後她才站起身来。




  但是母亲刚一站起来,整个人就突然软倒,随即晕倒在浴室地板上。母亲以前也曾经在起床时晕倒过,医生说母亲是「姿态性低血压」,再加上贫血,所以不能突然太快


起身,否则就有可能会昏厥。看见母亲晕倒,我也吓了一跳,但我随即想起母亲一直有「姿态性低血压」的毛病。我连忙转着浴室的门把,门虽然锁着,不过是那种用硬币就


能转开的喇叭锁,因此我很快就进入了浴室。我叫了母亲几声,母亲并没有醒,於是我扶起母亲,再将母亲整个人抱起来。当我怀抱着母亲那光滑柔软的的女体,我心底突然


有一种「美人在抱」的满足感。看着怀中的「美人」,母亲彷佛就是我的猎物一样。我顿时起了淫念。我抱着母亲来到她的卧房,轻轻地让母亲躺在床上。看着眼前近乎全裸


的亲生母亲,我已经忍不住要抱上去一亲芳泽。记得上次母亲起床时晕倒,好像二、叁十分钟才苏醒,如果我把握现在这个机会,母亲就是我的人了。美人当前,即使是自己


亲生母亲也很难克制色心。可是这样做是乱伦,母亲这麽疼我,我怎能冒犯她?而且如果母亲突然醒过来我要怎麽收场?情欲和理智在我的内心交战着。她不是一般女人,她


是对我有生育之恩的母亲;但是欲火炽烈的我,此时若不将涨满的精液发出来怎麽行?仅剩的一点理智始终不允许我对母亲乱伦,於是我对自己说:我不会「进入」母亲体内,


我只爱抚、拥吻一下母亲,将精液喷在她身上。




  我终於伸出略带颤抖的双手,先解下母亲的胸罩,露出了母亲那对浑圆丰硕的乳房,我又伸手拉下母亲身上仅有炕B 薄薄的内裤,我从没想到有一天我能亲手为母亲脱下


她的胸罩与内裤。当那粉红色的绵质内裤由母亲腰际拉下,乌黑发亮的阴毛就映入我的眼,在那阴毛丛中我看见了我朝思暮想的地方。那是我出生的地方,十五年前我就是从


这里生出来。当母亲的阴户一出现在我眼前,理智就开始节节败退。我从来没有仔细看过母亲的阴户,以往每次偷窥母亲洗澡,母亲那神秘的禁地总是「犹抱琵琶半遮面」,


现在我不但看见了,而且还是在那麽近的距离。我将已经褪至母亲膝盖上的内裤脱掉,丢在一旁,母亲那明亮雪白的女性胴体已经完全展现在我眼前。「你不是一直很喜欢母


亲,现在你就可以得到母亲,你怎麽可以错过?况且你对母亲是爱慕又不是兽欲。」「妈!我真的好喜欢你,我一定要得到你!」在我眼中,亲切和蔼的母亲已经变成一个风


情万种的女人,我迅速脱下自己的内裤,露出我硬挺耸立的男性象徵,对着母亲。我们母子已经袒裎相对,看着母亲曼妙迷人的女性曲线和柔嫩细滑的肌肤,我忍不住了,我


上了床,要开始侵犯母亲。接下来的几分钟是我一生最快活、最难忘的时光。




  我性冲动地大胆伸出双臂拥抱住母亲,抱住她那火辣辣、充满女人味的玉体,我压上了母亲,我的阳具也压在她的阴户上,正对母亲的阴道虎视眈眈。我紧张得直发抖,


既担心爸、姐会突然回来,又担心母亲现在会苏醒。母亲如果现在苏醒,我不管有没有插入一样都无法向母亲解释,事已至此,再无回头的馀地,只有勇往直前,让生米快点


煮成熟饭。我开始狼吻母亲,由脸颊、粉颈、香肩到双乳,洁白又光滑的肌肤,太爽了。我的嘴又盖上母亲的红唇,和母亲接吻,闻着她的发香。我的双手也开始爱抚她,享


受着母亲的肌肤温柔,左手揉着母亲的乳房;右手上下抚摸母亲那双令我垂涎已久的长美腿,好滑手。我又亲吻着母亲嫩白的玉手,当我用母亲那弹钢琴优雅的手指轻抚我那


火热的肉棒,我的肉棒霎时涨得更粗大。我不插入不行了。色欲攻心的我要入侵母亲最珍贵的玉门,我将母亲两大腿打开,双腿抬起靠在我的左右肩膀上,让她的阴户大开。


我的阴茎来到母亲的阴道口,我和母亲的生殖器终於第一次接触,我一用力,巨大的龟头就将母亲的小阴唇向左右两边撑开。插入了!刚开始有一种「滑入」的感觉,很快我


的龟头就已经被母亲的阴道吞入。母亲的阴道好紧,我必须用力才能继续插入,龟头继续往内挺进,直抵子宫颈,阴茎终於完全进入,我和母亲已经紧紧地交合在一起。我进


入母亲体内了!我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透过阴茎我感受着母亲的体温,原来阴道内是这样的柔软温热。




  这十五年前熟悉的地方,十五年後的今天我又回来了,用我已经长大茁壮的阴茎回来了。我的腰部开始出力,用我那强悍粗大的阴茎抽插着我最心爱的母亲,和她做着生


物最原始的本能——性交。当我和母亲的生殖器开始相互磨擦,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直升上来,我不禁暗骂自己以前实在太呆了,有这样的人间享受,我竟然忍到今天才付诸


行动。我紧紧抱住母亲,狼吻着母亲,大力抽插着母亲的阴道,我越插越快、越插越猛。我的龟头不停地猛力撞击母亲的子宫,我的阴囊也不断的打在母亲的大阴唇上,欲火


爆发的我已经顾不得母亲会不会被我「撞」




  得醒过来。甚至在我的潜意识里还有点希望母亲会在这时苏醒,因为我也很想让母亲知道我有多麽爱慕她,若能当着母亲的面抽插她、宠幸她,那一定会更加的快活。抽


送抽送抽送抽送,我的阴茎不断极快速地进出母亲身体,狠狠抽送近百下後我感觉我快要射出来了。我更出力,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插她,丝毫不怜香惜玉。亢奋到极点的


我终於喷向母亲,射出了我在母亲体内的第一炮精液,尽情、痛快地把我处男的精液射入母亲的阴道深处。温热的精液一发一发喷打在母亲的子宫颈和阴道壁上,每一次的射


出都是一次更激亢的高潮。我打到最後,精液终於变成流出的了,我全部的精液都已经射给母亲。「我和母亲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母亲已经是我的人了!」想到这里我不禁露


出满足的笑。我在母亲脸上轻轻地亲一下,就像丈夫对妻子的宠爱一般。然後我松开母亲,让阴茎退出母亲体内。我看见母亲的阴道口有一些白色黏滑的液体,那是我的精液,


我赶紧拿卫生纸来擦拭,母亲已经昏厥二十分钟,她现在随时会醒,我动作必须快点。突然我心里产生一个念头,母亲如果知道我已经占有了她,她会有什麽反应?我只要现


在继续搂抱着母亲,等她醒来自然知道我对她做过什麽,我也就能顺势向母亲倾诉这些年我一直深藏在心底的话。可是母亲会明白吗?她会接受我对她的感情吗?




  甚至她会不会从此不认我这个儿子?原本以为在我「得偿宿愿」之後,我的「恋母情结」会就此解开,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因为我的「恋母情结」并不只是对母亲肉体


的渴望,拥有了母亲只是让我获得些许「慰藉性」的满足,我对母亲的爱恋不会有任何的改变。许我真正想要的,并不只是想得到母亲的人,更想得到的是母亲的心。「要不


要让母亲知道?我要不要对母亲表白?」这是相当冒险的,可是我却很想冒这个险,因为我真的有很多话想对母亲说。




  但是这时我听见楼下有声音,似乎是有人回来了。我不禁开始着慌,赶紧将母亲的胸罩、内裤穿回,再替她盖好棉被,然後抓起自己的内裤就冲回房间穿衣服。回来的人


是姐姐,我听见她在找母亲。过了一会她就走上楼来。几分钟後,我再到母亲的卧房,母亲已经醒了,而且姐姐也在。姐姐一看见我就说:「你怎麽可以这样?」我看着母亲,


母亲也看着我,这下糟了,难道母亲已经知道了?




  在母亲和姐姐的注视下,我着实感到困窘,正要抵死否认,姐姐继续说:「妈妈昏倒了,你竟然也不在妈妈旁边照顾。」原来是说这个,吓了我一大跳。母亲显得有些虚


弱,她问我说:「是你扶妈妈回房间的?」我的声音还有点发抖:「喔,是、是、对。」不过我不是用扶的,我是用抱的。母亲诧异地问:「你怎麽好像很慌张的样子?」「


喔,我、我是在担心妈妈。」我说。[ 不用担心,妈妈没事,妈妈只是血压太低了才会这样。」母亲说:「我昏过去多久?」我说:「可能有半小时。」我开始编故事,说我


因为发觉母亲进浴室很久了都没出来,敲门也没人应,才将浴室的门打开,却发现母亲已经晕倒,所以就扶母亲回到房间。不知道刚才我那一番「横冲直撞」有没有让母亲感


到身体有异样?我试探性的问:「妈,你现在觉得怎样?」「还是有点晕晕的……」母亲又轻按自己小腹说:「肚子也有点怪怪的。」我想母亲即使觉得自己的私处会痛也不


会好意思在自己儿女面前说,母亲当然不会想到她小腹和私处的疼痛感是我的杰作。




  自从那一天以後,我一直想找机会向母亲吐露爱意,告诉母亲我和她已经有了母子以外的关系,然而母亲怀孕的事让我打消了念头。在一个多月之後,母亲开始有了害喜


的现象,一直想吐。後来爸爸跟我陪母亲去医院检查,母亲果然是怀孕了。虽然爸爸在生完姐姐和我之後就已经做结扎,可是医生说结扎并非百分之百安全,并不值得奇怪。


但是我心里却在想:「母亲怀的会不会是我的孩子?」




  在爸爸陪母亲离开诊间後,我听得护士问医生:「已经结扎十五年了,十五年都没生,现在反而还会生吗?」医生想了一下说:「……这……的确是相当少见,我也是觉


得很奇怪。」这麽说母亲怀的的确是我的孩子,我让我的母亲怀孕了!




  看见母亲从怀孕初期频频害喜,到後来她肚子一天一天大起来,我心中就有一种相当自豪的成就感。母亲又开始孕育新生命了,距离上次母亲生下我已经相隔十五年。在


母亲怀孕的期间,我曾陪着母亲去挑选一些婴儿用品,也常常陪在母亲身边听着母亲对腹中胎儿做胎教。




  到今年母亲已经为我生下一个女儿,从怀孕到哺育,这一年多来,看着母亲细心呵护着自己孩子的慈母形象,我的恋母情结虽然没有完全解开,但是起码不会再满脑子肉


欲思想。真的爱恋母亲,就不要让她知道那一天傍晚发生的事,这个秘密就一直藏在我心里吧


  




  【恋母密语】




我能顺利地娶到我母亲,这完全得益於老天的巧妙安排。




  我的妈妈名字叫做苏美雪,她真可说是天生尤物,虽然今年37岁,但丝毫没有岁月留下的痕跡,动人的长卷髮,把妈妈的高贵和女人味完全演绎,同时也为这个经歷曲折


的女人增加了些许神秘感,让她静静的散发光芒。有如明星萧蔷的艷丽。而她也一直是我心中最爱的女人。记得汉高祖刘邦在不得志时曾说:「娶妻当娶阴丽华;为官当作执


金郚. 」我虽不像刘邦那麼伟大,但我也希望〞娶妻能娶我妈妈;我俩今生共白头〞。只可惜,我知道我对妈妈的爱是古代允许的,因此我满腔炽烈的爱意一直都深藏在我心


底。我知妈妈一直很孤单,有一段时间,情绪很低落,我知道这是因为缺少爱造成的,因为妈妈这个年纪的女人是离不开爱的。在我的内心深处。不过,我常常感到妈妈彷彿


有一点忧鬱. 我们家的环境,比起其它的家庭还应当说是贫穷的,妈妈才有时候忧心,我会隐隐的听见妈妈在她的房间裡面偷偷地哭,我的心裡就会很难过,我知道她觉得很


辛苦,所以我想尽一点我的能力,想要让她开心一点。因为妈妈的确是一个国色天香的好女子。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父亲便因为另有新欢而和妈妈离了婚,是妈妈独立抚养著我。妈妈独立支援一个家庭,日子过得相当贫苦,一家人亲密无间。我俩因此培养患难与


共、互相慰藉的感情,一直到长大后,仍未改变。




  我从小就养成一个习惯:每天离家前都要吻一下妈妈的脸颊。现在年龄15岁,但每天仍然这样做,大家都习以为常。最近我发现,她看我的眼神有些异样,格外明亮、亲


切,充满一种我无法表达的神韵。每次吻她时,她身子有些颤抖,有一次她甚至搂住我的腰,要我再多吻她几下。




  还有一次,她甚至搂著我的脖颈,颠起脚尖,主动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我自己也感觉对妈妈的感情与以前不同:我开始注意她的美貌和红润细嫩的肌肤,特别希望多


吻她几次。




  世上没有怀才不遇,只看你有否百份百争取过。爱,并不是说说而已,它还要用实际的行动去表达、去体会。所以,为了妈妈的爱,为了爱妈妈,我要改变,一定要改变!




  为了追求真正的爱情,我超越了世间的规范和常理。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将自己的全部青春无私的给予了自己至爱儿子的母亲,她的明天将会是什样的,她从没有关心过。但她的儿子关心,因为我知道,如果这是一场赌


博,那我的母亲正是在用自己的青春赌儿子的明天!




  所以,我暗下决心,这场赌博绝不能输!为此,我也要参与这场赌博,我要和自己的母亲一起把这场赌博进行下去,我也要用自己的青春赌母亲的明天!──但上天会让


我们赢吗?




  从偷偷炒股到现在已经有一年了,开始,我还不敢用真钱买卖股票,只是进行模拟炒作。也许我天生就是炒股的天纔,也许是妈妈多年来对我的严格教育,一个月的实验


期结束时,当我看到自己的模拟炒股的结果时,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於是,我毅然用妈妈平时给的零花钱作为股本开始了实现理想的冒险。




  可前些日子我用自己新拿到的身份证开了一个新户头后,却因证券所打来的确认电话而露了马脚。




  妈妈显然不讚成我炒股︰「苍天,你可知道,炒股带有太大的风险性,而且家中也不富裕,根本玩不起股票啊!」




  我没有辩驳,但当我将自己的银行存摺拿给妈妈看过之后,妈妈一下子看到存摺上那170 万时,也懵住了。也许炒股真的改变了我的性格,也就默许了。但她要我保证,


炒股绝对不能影响身体和学习,而且还要多学一些金融方面的书──在炒股上,只有一时的运气,不会有永远的运气。




  我一一答应了。妈妈微笑著告诉我,其实妈妈知道我的想法,而且见到儿子长大了、成熟了、懂事了,她的心中也很欣慰。




  也许别人会说是炒股改变了我,但我知道,真正改变我的不是炒股,而是妈妈,因为我接触得越多,越能体会妈妈的爱的伟大,她为付出了太多、太多。我如果还要继续


封闭自己的心灵,我又如何对得起妈妈的爱呢。




  「妈妈,这些年辛苦你了,让你一个人撑起这个家。为了我,你受了多少苦忍受了多少寂寞,我都知道。妈妈,我要你知道,我真的非常爱你,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我动了感情,深情的望著妈妈,而妈妈也很感动,眼中又留下了泪水。




  而妈妈轻轻地对我说:「我知道你喜欢妈妈,从小就知道,可是你知道在正常的社会裡,这种感情是不被接纳的。妈妈愿意给你信心和力量,你可以对妈妈做任何事情,


只要你好。妈妈又何尝不对你有特殊的感情,儘管这种感情超出了正常的范围。因为你童年时就开始充当妈妈的保护神。」




  「不,妈妈。因为有你。这个世界变的精彩,今生最幸运是爱上您这世界我什麼都可以失去,就是不能失去你。就是不能放弃你。什麼都可以不在意,就是身边不能少了


一个你。因为我爱你!如果爱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愿意用生命来证明。因为你是我心中最美丽的女神……」妈妈张开了嘴,让我深深的吻下去。时间似乎停止,这漫长的一


吻融化了相拥著的我们。




  我们的唇终於分开,彼此喘著气,妈妈的脸红得像第一次接吻的少女。




  我们凝望著对方,许久,妈妈在我耳边像呼气一般的低语说:「妈特别为你喷了香水哦!」。




  我忍不住又吻下去,妈妈轻笑著躲开,更忍不住伸手抚摸她的乳房,妈妈竟然不阻止,并且羞红著脸向我说:「我的好儿子,不要著急,妈愿意给你,妈的身体早就给你


……不会食言的,不过对男人来说,每天性交的话,长久下来对身体不好,况且妈需要你是永远,而不是短暂的,你能瞭解吗?」




  这一天,我和妈妈不停的性交,妈妈了一次又一次,也因为妈妈告诉我今天是安全期,所以也毫无顾忌的将精液射进妈妈的阴道裡面,浇烫著妈妈的子宫,那个曾经孕育


我的地方。妈妈大胆的淫叫声似乎从没断过,喊出她所知道的所有淫荡字汇,加上我的引导,更是淫靡到了极点。




  这样的女人,自己的亲生妈妈,完全解放的性爱伴侣,我心裡已经篤定,至极的性交快感全部在这裡,我还求什麼天仙美女?




  我们母子的性交,一直到晚上十点才告一段落,我们的淫液都快流乾了,梳发上,地板,妈妈和我的床上,到处都是淫乱的痕跡,尤其在我的床上散落著我和妈妈激烈性


交后掉落的阴毛。




  吃过点心之后我们母子相拥而眠。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副丰满的臀部,穿著一件窄小的粉红色三角裤,紧紧的包裹著中间凸起的肉片,肉片中间深陷成一条裂缝。




  「哦……妈……早……安」妈妈用手不断的套弄我的阳具,时快时慢,逗得我快忍不住的想抱起她大干一场。




  看见妈反而闭上了眼,一副陶醉的模样,接著用脸颊在我的阳具上摩擦,最后看她缓缓伸出舌头,开始舔著龟头,接著又张开口将阳具整个含进口中。




  哇!好舒服的感觉,妈妈的嘴像吸盘一样,上下的吸吮。




  「滋……滋……」从妈妈的口中不断发出吸吮的声响。一会儿她又往下含住我的睪丸,时左时右的吸进吸出,没几分鐘我再也忍不住了,趁著妈妈又含住阳具时,一股精


液射进了她的口中。




  只听到咕一声,妈妈把它吞了进去,又在我的阳具周围舔了乾净,然后我们又是狂乱的性交以后才吃早餐。




  特别新闻报告2008年xx月10日,该日晚上6 时15分出发的士,由41岁男性王xx司机驾驶,载著2 名乘客从丽瑶邨驶往海天皇宫。於晚上6 时30分左右,该辆的士於屯门公


路的汀九高架桥近3 号干线入口的慢线行驶,準备进入3 号干线往大欖隧道。同一时间,一辆由53岁男司机李xx驾驶,并没有拖有货柜的货柜拖架沿中线驶至。李声称因闪避


尾随快线切入的轻型客货车而急速剎车,货柜拖头向左失控与的士尾部发生碰撞,的士车尾的保险桿被扯脱,继而撞向高架桥的护栏。虽然的士短暂停在高架桥边,但最后车


头向地直堕35米下的汀九村山坡翻侧。的士损毁严重,2 名乘客被拋出车外或被压在残骸之下。由於衝力猛烈,的士司机和1 名乘客当场死亡,另外李在医院抢救无效中身亡。




  「为什麼?。。。为什麼?。。。为什麼老天要这样捉弄我?」




  我趴在一张医院的病床旁边不停的哭喊著。




  「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走下去的吗?我们不是说好要永远在一起的吗?我们不是说了好多好多的梦想吗?。。。为何妳先离我而去了?。。。为什麼老天要开这种玩笑给


我?。。。」




  在病床上躺著的是妈妈,真可说是绝色美女,正值她人生中最灿烂的一段时光,可惜的是,配著她的,不是红润的肤色,而是无生命的惨白。。。




  这时一名老先生走到我身边。「你就别再伤心了。。。人死不能復生。。。我知道你很爱我女儿,我也一直将你看成我的儿子。。。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的心中都不好


过,但我相信我女儿不会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的。。。」




  「我知道。。。我知道。。。但。。。我想先一个人静一静。。。我想多陪陪她。。。多陪在她身边。。。她最怕到医院了。。。她最怕打针跟看医生。。。真像个小孩


子。。。」我苦笑的说著。




  「嗯。。好吧。那你自己的身体你也要顾好,知道吗?」老人家知道是不可能劝我离开的,也只好让他继续留在她的身边。




  「我会的。你别太担心。」我回答著。




  就在老人家缓缓走出病房外,慢慢的将房门关上。




  外头的护士在看到老先生走远后,便在一旁滴滴咕咕的咬起了耳朵。




  「妳知道那间病房的是怎麼一回事吗?」




  「不太清楚!妳知道吗?」




  「嗯!那天就是我接急诊的。」




  「是喔!那到底是发生什麼事啊?妳快说啊!」




  「嗯!那天是大约十一点多的事吧,那时外面正在下大雨,突然就电话响起,说有救护车要送急诊病人进来,结果载回来的是一名女子,好像是出车祸吧,不过没什麼外


伤,结果是脾臟破裂,在来不及抢救后,失血过多而死了。」




  「喔!原来是这样喔!那那个男子和刚那老先生是??」




  「那老先生是女子的爸爸,而那男子像是她的儿子,不过好像在一起很久了,已经要论及婚嫁了,听说好像就是在他们去挑完婚纱后,在路上被撞的。」




  「啊!那不是很惨?」




  「是啊!很讽刺啊!都已经要结婚了却发生这种事。。。真的让人很无奈。。。」




  两名护士说完后,也就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了。




  在病房内,我温柔的握著妈妈的手,亲亲的在自己脸颊旁摩擦著。「妳为什麼要走?。。。为什麼走的不是我呢?。。。妳可知道我多希望能代替妳吗?至少我没有父母


要担心啊!但妳就这样不管我和妳父母就走了。。。不过放心吧!妳父母我会好好照顾他们的。如果能让妳再起来看我一眼,抱我一下,就是要我死,我也甘愿啊!」




  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悄悄的打开了。某位人士像是怕去吵到床边的人,而刻意的减小自己的脚步声。




  这时我也像是发现了对方的到来,但,并不想将头转过去看对方,依旧默默看著床上的女子。。。




  「医生,我知道是你,咱们几年交情的朋友了,你别担心我,我只是想在今晚,再多陪陪她。。。放心吧,我会顾好我自己的身体的。」




  我头也不回的说著。




  「唉!。。。发生这事大家都不好过,这。。。大家都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我。。。我也只能说,如果连你也倒下,那大家真的会更不好受,你。。。那麼多年的


老友了,我相信你也懂我的意思,我今晚值班,有什麼事你就请护士通知我一声吧。」站在男子背后的医生也颇为无奈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改天,我们哥俩再好好喝一杯吧。」我仍是头也不回的答著,能佔据他目光的,只有床上那容顏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很快的,窗外的天空从午后的黄昏转变成闪闪星空,房间之人的姿态却不曾改变,这时,病房的门再度的打开了。




  「是你吗?放心吧,我没事的,别担心我,你没事要忙吗?晚上医师不是应该要再寻一下房的吗?」我依旧和下午的反应相同,没有回过头去。




  「呵呵!这位先生,看得出来,你真的很爱她对吧?」但后头传来并非医生的声音,而是一种飘飘渺渺、空空洞洞,像是回音一般不真切的声音。




  我也发现不是好友的声音,连忙转过头去。




  我回头一看,发现站在我背后的是一名身高不满150公分的人,一张甜甜的娃娃脸,但却有著不合称的成熟眼神,一双像是能看透人心的诡异双眼。脸上虽然掛著微笑,


却有一种让人不寒而慄的感觉。




  身上穿著一套合身的西装,露出在外的双手,一手是如孩童一般的稚嫩,另一手却是像百年老朽般的枯瘦,在在的让人感觉整体的不协调感,但又有一种莫名的一体性。




  「你。。。你。。。你是谁?」一同每个人碰到他的情况一样,我结巴的问著每个人都问的问题。




  「呵呵!你别太紧张,我是来帮助你实现你心中最希望实现的事情的人啊!我很清楚你现在最希望的是什麼. 」神秘人物说著。




  「好!你说你知道我最希望的是什麼!那你就说出来给我听啊!」我也不知为何的吼著眼前之人,或许是本能之下,觉得不想被看透的关係吧。




  但,再怎麼不想被看透,眼前这神秘人物仍旧缓缓的说出了他心中的愿望。




  「你现在希望的是床上这位你的妈妈能活起来对吧!另外你心中还希望能有帮助你的阳具渡过难关对吧!」




  「你。。。你怎麼知道?」我本来听到关於妈妈的事时,还不是那麼的惊讶,毕竟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但当眼前之人说出关於我阳具重伤的事情时,我真的吓到了,


毕竟知道的,就那寥寥几个人罢了。




  那眼前之人又是从何得知此事的?还是八卦新闻的狗仔队?




  「呵呵!你别太紧张!更不是那些无聊的狗仔队!我说过了,我是来帮你实现愿望的人!」神秘人物如同看穿了我的想法说著。




  「你。。。你。。。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我更是讨厌那种赤裸裸的感觉,更是不安的吼著。




  「别那麼紧张,来,这是我的名片!请多指教!」神秘人物从胸前的口袋中拿出了一张黑色的名片递给了男子。




  「Ominous ?!」我看著名片上方的名字念道。




  「呵!一点也没错!我是人生交换公司的公关经理!很隆兴能接到您这位客户!」Ominous 透露出诡异的笑容。




  「人生交换公司?!不用付任何费用,即可交换想要的人生?!代价是人生的一部份?!」男子拿著名片,唸著对於公司的简短介绍。




  「没有错!您唸的都很正确!代价要人生的一部份是因为我们会给您一个新的人生,但一个人不能同时拥有两个人生,所以,您需要将您旧有的人生当做代价。」Ominous


解释著。




  「嗯!好!我决定换!」听完后,我马上做出了决定。




  「嗯!您不再考虑看看吗?」Ominous 说道。




  「不了!反正没有她的日子,跟死没什麼两样!要是能换回她!要我付出什麼代价都行!」我十分坚决的回答。




  「好的!那。。。您这边请。」说完,Ominous 迴身做了个邀请的动作,将男子引导往病房门口的方向。




  这时病房的门外,已不再是平常可左右转的走廊,而是变成了一条向前行的暗紫色的诡异隧道,而四周的隧道不知是否是错觉,感觉上好像有在做著蠕动的感觉。




  当我跟著Ominous 走出隧道之后,处身在一处十分古典的欧式茶房,上好精美的傢俱和茶俱组,一壶清香的水果花茶像是刚泡好的放在桌上,如同主人早已预知今天会有


人来一般,但这对我而言,已不是去在乎的事了。




  「来!您请坐。这是上好的水果花茶。」Ominous 替我拉开椅子并倒上一杯花茶,一杯看起来鲜艳似血的花茶。




  「不用了,我只想赶快交换人生,赶快去陪她。」我并不领情的回著。




  「呵呵!您不用急,因为有些事情我要先和您说明一下。」Ominous 不急不忙的说著。「就是关於您这件case因为牵涉到一位已经去世的人,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可


能会有些改变。」




  「改变?什麼改变?变成不是同一个人?」我不解的问著。




  「呵!这到是不会,只是因为某些原因,需要将时间倒回一个月前,不然您的妈妈会记得她死亡的情况,而四周的人也不能接受。」Ominous 回答著。




  「是!这可以。但她这样一个月后就不会死吗?」我问道。




  「是!您会记得一切,只要您记得当天的情况,不要让照著同样的情况再发生就可以了,也就是说是什麼原因让她在那天会去那个地方,只要不发生那个原因就可以了。


还有要用你自己的精神和内臟以及血浆换取她生命喔!」Ominous 微笑的回答著。




  这时的我顾著思考酌磨著那天的情况,并没有看出Ominous 这时的微笑是多让人感觉可怕。。。




  「好吧!那天她会去到被撞的地方的原因就是我和她求婚后,她去看婚纱,大不了过阵子再和她求婚就好了。」我最后也接受了这个条件。




  「呵呵!本公司为了表示歉意,所以在您得到您想要的人生外,额外多给予您做再生阳具,让您能够令妈妈性福人生,财色两得。」Ominous 说完便从身后拿出了份契约。




  「请您看看这份契约的内容是否都能接受,如果都能接受,请再将注意事项的部分看一看,如果都没问题,就请在这签名吧。」




  我看了看契约,觉得一切正确,就往注意事项看去。




  「一、顾客不可在交换过人生后又再来要求交换回原本的人生,交换后的原人生将为本公司所有,本公司有著所有的使用权。二、此次顾客不可对其所爱之人始乱终弃。


三、如有违背以上事情,则顾客需自行负担所发生之责任与问题,而一切发生的责任和问题皆与本公司无关。」




  我看了看,除了第二点有特别要求些什麼外,其他的都很正常,而想想自己都希望和她走一辈子了,而对她也没什麼怨言,应该也是不成问题,一切看看后,便在签名栏


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及血手印。




  「呵呵!很谢谢您的惠顾!那麼,就请您好好享受您的新人生吧。」




  Ominous 说完之后,我只觉得昏昏欲睡,就倒在桌上睡著了。




  等到我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是躺在套房的床上,立即确认日子,真的变成了一个月前。妈妈和四周人的反应都十分正常,没有一个人有表现出曾有时间被倒回的样子,一


切都是那样的自然,但我却是当中最开心的人,因为我记得这一个月来股市和国际贸易之间的大略变动,而我的户头当中,依然有100 万现金,这让我更是开心,决定这一个


月好好的用这笔多出来的钱来大赚一笔,这样一个月内就能够给妈妈一个更好的家庭。




  听到妈妈正在厨房做早餐。我轻轻走进厨房,偷偷的从妈妈后面猛然的亲了一下她的脸颊。




  出门前我仍不放过妈妈。妈妈如一个仙女一般同时更多的是展现她的成熟女人味我再次将存摺从口袋中拿出,交到妈妈手中,恳求道︰「妈妈,你收下吧。这些年来,你


辛辛苦苦的养育我,实在太累了。这些钱虽不是很多,但都是我自己挣来的。我相信,今后我会挣得更多的。妈妈,你以后就别再上班了。看看这些年来,您白天要工作养活


我,晚上还要给我做饭、洗衣,而且您还要教我学习,真的,您虽然还是那美丽漂亮,但却失去很多,我长大了,他再也不会让妈妈受苦了。」我的声音有些震。这时我又把


嘴贴向妈妈的嘴唇,妈妈闭起了眼睛,我压在妈妈身上,我们唇贴著唇,就这样静静的对持著,妈妈突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舌头吐向我的嘴裡,我感到一股滑滑的甜甜的


味道进来了,忙也把舌尖送过去,当我把舌头送去接触妈妈的舌头时,她却把舌头收回去了,这更挑起了我的兴奋,就把舌头更深的送入妈妈的嘴裡,终於碰到了妈妈的舌头,


甜甜的,我们甜蜜的吮吸著,两根舌头就这样搅在一起……吻到我满意为止。妈妈答应我不上班了!




  我站在妈妈公司楼下,拿著一束花等她下班。妈妈喜欢百合,我那束花裡面有很瞩目的纯白百合花,我站在那裡,西装毕挺地等著她。那些来来往往的年青人都投以慕的


眼光,到底这束漂亮的花是要送给谁的呢?




  电梯门一开,妈妈和她的同事走出来。「哇!好漂亮的花!」发出惊异讚叹之声的不是小慧,而是妈妈身边一个女同事。妈妈只是微微笑,来到我身边,拉著我的手,然


后和她的同事说再见,匆匆把我拉出来。




  「天,你呀,别这麼夸张行不行?我公司裡面还有很多人过了三十没结婚的。」妈妈责备我,但我可以看出她心裡是很甜很甜,从她不经意露出甜蜜的笑容已经可以看出


来。




  「虽然是我的生日,但其实我们随便庆祝一下就行了,不要那麼隆重吧。」妈妈挽著我的手,爱不释手地摸著那束花。




  她口头虽然叫我别隆重,但她自已却穿得很漂亮,最流行名牌(叫POLO吧)红色格子衬衫和深棕色束腰长裙,她的腰细小,上围下围挺丰满的,穿起这种衣服更衬托


出她骄人的身裁。




  百合花,只是第一个惊喜而已。很快她又得到第二个惊喜。




  我们来到皇都五星级酒店裡吃著烛光自助晚餐,是昂贵了一点,但是食物很美味,特别有妈妈喜欢吃的日本寿司和鱼生。而且我大献殷勤,帮她拿来食物,她只需要像淑


女一般,静静地坐在那海景的位子上,欣赏著那黑漆漆裡衝来的海浪和沿岸楼房发出闪烁灯光的夜色。




  经过我们「大战五回合」,已经吃饱了,我们静坐在位子上,互相看著对方的脸。略加强眼部紫色眼彩,让双唇如麦芽糖般晶莹透亮的唇蜜。腮红选用橙红色,淡淡地轻


扫在脸颊两侧。在下眼瞼内添加白色眼线,突出眼部的神採,让他被你的气场紧紧围绕。著重睫毛的刻画,让睫毛丰盈卷翘。换上我为她买的紫色鏤空透视的纱裙示人,坐在


我身上的她酥胸半露,摇身变成性感浪漫,看著她因坐下而掀起了一截的裙子,露出雪白光滑的大腿,匀称的小腿衬托著高跟鞋显得更加修长而迷人。气质独特而雅緻的曲线


造型,还有令人心动的罗马领设计,转身超性感的美肌露背,令人完全无法招架的背影,诱人动心不已,完全无法移开视线喔!




  我伸手去解开她衬衫领口的钮,使她的胸口更为敞开,可以隐隐看见乳沟。




  「天?这裡是公眾地方,你庄重一点好不好?」妈妈推开我的手。




  我从公文袋裡拿出一个首饰盒,打开拿出一个闪闪白金底部还有一颗红宝石项链。




  「妈妈,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我轻轻地对她说。




  我走过去,把项链戴在她的粉颈上,那颗红宝石落在她胸口雪白的肌肤上,和她那件紫色鏤空透视纱裙特别相衬。我低头在她脖子上轻轻吻了一下,感受她散发出的那香


水的幽香……。妈妈良久才说︰「谢谢,你真好。」说完就搂著我的脖子,张开嘴亲吻我的嘴。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