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4, 2014

【夜晚的诱惑】

某城,一条繁华的街道上,四五名少年正骑着自行车飞奔着,一路上嬉笑不断。其中一名年约十二、三岁的少年,面如莹玉,前卫的短发根根竖起,一身黑兰


相间的校服,左肩处绣着“十六中”的字样,虽然脸上的稚气未脱,但也可看出此子长大定是一名美男子。




  少年眉头紧蹙似乎在为什么事情烦恼着,本来骑在前面的一个长发女孩突然减速与那名少年并行,长发少女与少年年纪相仿,皮肤白皙,清澈眼神,小巧的瑶鼻露出细微


的汗珠,粉嫩的樱唇启齿道:“李寓哲你在想什么呢,看你眉头邹的。”满脸的关切之意。




  听到了萧谣的话,我浑身一震,醒悟道这是在大街上啊,有些慌张道:“没什么,只是有些累了。”




  汗,自己居然在大街上意淫自己的母亲,看来今天早上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对自己的影响实在太大了。我怕萧谣继续追问下去,急忙道:“萧谣我到家了,明天见。”话毕,


用力的登着脚踏,窜进了一栋小区内。




  我家住在三楼,是复式的房间,大概有两百多个平方面吧,什么时间搬过来的我也不清楚,我出生之后便一直在这里住着。




  我们是典型的一家三口,家里比较富裕,爸爸是一家知名企业人事部主任,爸爸因为为人比较圆滑,又懂得揣摩上司心思,所以给了他这么一个肥差。工资不算,光油水


就够我们一家的开销了,(注:有些读者可能觉得不是肥差,但是我亲眼见过,我的一个朋友为了进入一家大企业里,送了一个红包,整整两千五百块)妈妈最轻松了,是一


个教插花的老师,天天搬弄些花花草草的,工资虽然不高,但是挺清闲的,爸爸老早就劝妈妈不要做事了,毕竟爸爸有经济能力养活我们,不过妈妈却振振有辞,美名其曰:


陶冶情操。




  英俊帅气的脸,高大的身材,言谈举止优雅大方,富裕的家庭,成绩在学校又名列前茅,自然成了学校里小女生追求的对象了,我就是她们梦中的白马王子,而且我又乐


于助人,深的老师与同学们的喜爱,在老师面前我是乖巧听话的三好学生,在同学面前我就是孩子王,从小我就与打架无缘,因为他们都不敢惹我,凭借的就是——人缘,不


管你有理无理,当所有的人都站在我一边的时候,你就成了众的之矢!




  以我这么好的条件几乎可以说不应该有什么烦恼的啊,可惜的是自从十二岁接触到性知识后,我慢慢的变了,从书店中的第一本黄色武侠小说,第一次在影像店买走一盘


光碟时,我已经变了,虽然表面上我还是一名好好学生,但是本质上已经在我接触性知识后慢慢改变了。




  长达一年的时间对于性,我可以说很了解了,对于女性身体的任何部分我都能准确的分辨出来,但是到现在为止,除了母亲外我没有拉过任何一个女孩子的手,大家会想


凭我的身世加上外貌得到一名女孩子的垂青那还不是手到擒来,错!




  错!错!大错特错了,倒追我的女孩绝不在少数,但是我不敢碰,我宁可在电脑面前看着色情文章打手枪,我也不敢去碰看似轻易到手的女孩,那样不但毁了女孩的一生,


更毁了我辛苦建立起来的名誉,都说人怕出名猪怕壮,现在的我就是被名誉所累而不能向普通的男孩一样与女孩在一起手拉手。




  有时候我甚至想如果我默默无名的话,现在应该和其他同学一样有了一个“老婆”了吧。可是现实就是现实,给了我几乎完美的条件,却同样失去了很多,怪不得前辈们


经常叹息:“有得必有矢!”




  想起昨天晚上看到的经典乱派文章,不由心跳加快,身下的肉棒紧紧的顶在裤子上,涨的都有些疼了。




  接触乱派小说,是去年五月份,当时最喜欢的就是玄幻类的色文,看着主角到处猎艳,收罗美女,看着主角每收一名美女我都兴奋,好像我是主角似的。后来接触了一本


乱派的武侠小说,主角把师娘给奸了,当时我就有些厌恶,有一定的排斥心理。当我无意中看到了一本与姐姐做爱的乱派小说后,我感到的就是震惊,无比的震惊,这本书所


写的内容完全超脱了我对性理解的范畴,我根本无法想象和亲人也能做爱?




  后来又接触了许多这样的文章,渐渐的不在排斥了,反而看的时候有种另类的兴奋感,特别是母子相奸系列的,那种兴奋感实在太强烈了,比奸姐姐,妹妹,姑姑,舅母


等等一些有血缘关系的要强的多了。




  因为在我的理解里,姐姐,妹妹,嫂嫂,姑姑,大姨,岳母等等都比不上母亲,因为论血缘关系最深的,只有母亲与儿子,儿子从妈妈身体里出来,十几年后在回到母亲


的身体里,这是任何血缘也比不了的。




  从去年五月份到现在,我侵淫乱派小说已有一年了,接触的经典也不在少数,可惜往往都是一些志同道合的狼友意淫出来的,有很多都失真之处。我也只当是发泄欲望的


一种途径,根本没有想过如何去得到母亲的身体。可是昨天晚上在飘渺山庄(打打广告 ^_^)看的一篇色文却颠覆了我对母子相奸真实性的理解,当天晚上我也只是把它当作


一篇经典观赏而已。




  当早上醒来后,我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昨天的那篇乱文,经过反复思考后,我得到一个结论,母子乱伦真的可以!我立刻想到如果我把这个方法用到母亲身上呢,前思后虑,


想象这如果我真的侵犯了母亲,母亲会怎么样,种种因素全部考虑了一遍后,得到的答案是可能性高达40%,想着想着,不由满脸的兴奋,好似母亲真的被我侵犯了似的。




  过了一会我才醒悟,不由被我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那可是我妈妈啊,我怎么能这样想呢,连忙摇摇头,把这个龌龊的想法抛之脑后。而我却不知道,虽然我压下了这股


念头,但是这种念头却如恶魔的种子般,正在我心里慢慢发芽……




  …………




  从小到大,母亲在我眼里永远都是慈祥的温柔的,不会让我受任何委屈。是我的避风港湾,不管我做错什么事,妈妈总是第一个护着我,不让我受到伤害。




  是我最尊敬的人,发自内心的尊敬。




  即使接触了乱派小说,我也从未做过偷看妈妈洗澡,换衣服,偷内裤之类的事情,因为我感觉做出那样的事情是对妈妈的一种亵渎。




  命运之神似乎有意捉弄我们,本来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悄悄的发生了……




  …………




  酷热的夏天如猛虎出闸般袭来,身上的衣服在一件一件的减少着,人们纷纷躲在家中享受着空调带来的凉爽,而如猛虎般的夏天似乎并没有因为人们的逃避而降温,反而


不断的升温似乎在发泄它对人们的不满…………




  虽然今天很热,温度高达49度,但是却影响不了我愉快的心情,因为今天我们全家要向张家界出发,去欣赏那里的名胜风景。




  因为期末考试,我考的比较好,爸爸为了奖励我,便准备一起出去旅游,这让我怎能不兴奋呢,毕竟我的玩性还是比较重的。




  刚踏上去张家界的汽车,爸爸的电话便响了。爸爸急忙下车接电话,而妈妈本来挂着笑意面庞却多了一丝担忧,我本来愉快的心情在看到爸爸包涵歉意的脸后,心也慢慢


的深入低谷。




  因为我很清楚爸爸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脸色,以前已经有过几次了,但是我还露出期盼的眼神,希望爸爸能跟我们一起去,果然不出我所料。爸爸叹道:“美珍,公司里有


事如要我去处理,又不能陪你们去玩了……”




  看着妈妈满脸的阴沉,我知道妈妈生气了,爸爸看着妈妈本来想说什么,嘴动了动却没说出来,转过脸来摸摸我的头道:“小哲,路上要听妈妈的话啊,不要乱跑,可不


要把妈妈弄丢啦!”




  听着爸爸说着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爸爸深深的看了我们一眼,叹了口气,没在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就这样我和妈妈原本愉快的心情被爸爸的话弄的糟糕透了,一路上我和妈妈都没说话,随着汽车行驶到高速公路,被汽车里充斥的汽油味熏的昏昏沉沉的我慢慢的靠着妈


妈睡了过去。




  当我睡的正香的时候,感觉脸上痒痒的,下意识的用手挠了挠,感觉不痒了继续睡。可是过了一会又痒痒的,我又挠了挠。在过一会又痒,我又挠…………




  …………。




  终于我忍无可忍,因为我已经意识到是有人故意挠我痒痒,愤怒的我睁开了眼睛,心里盘算着如何惩罚严重打扰我睡觉的人。




  当我抬起头来的时候迎接我的是一对充满笑意的大眼睛,如弯月的眉毛,挺直的琼鼻,嫣红的小嘴,吹弹可破的肌肤,雪白的粉颈。高耸的乳房,纤细的柳腰,丰腴的翘


臀。这不是我的妈妈吗?




  看着妈妈眼中的戏谑眼神,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妈妈搞的鬼,不由赖在妈妈怀中撒娇道:“老妈啊,我睡的正舒服呢,干嘛弄醒我,快到了么?”




  妈妈可能觉得我撒娇的样子挺逗的,噗哧一笑道:“看你那熊样,快起来,马上就到了。”




  看着妈妈充满笑意的面庞,我也开心的笑了笑,不愉快的心情也被冲淡了不少。




  汽车缓缓的停在了一家宾馆里面,司机让大家都下车,休息一晚上。我纳闷了,开夜车也是很正常的啊,为什么要停下来休息呢?后来妈妈告诉我,在我睡觉的时候发生


了一个小插曲,原来汽车在行驶的途中有个零件坏了,司机检查了一下,那个零件必须换掉,所以他把车开到最近的一家宾馆让我们休息一晚,然后联系其他的车来载我们。




  虽然正个车上的人都在叫嚣着,抱怨着,可惜更多的是无奈,只好跟着司机来到这家宾馆。




  可是更郁闷的事情发生了,这家宾馆的房间居然不够,根本住不下这么多人,宾馆的老板一边道歉一边让我们大家挤一挤,我和妈妈没有去争,因为我们打算换一家,可


是当老板说这附近三十里内没有第二家宾馆的时候,我和妈妈真是有种绝望的感觉。




  因为我们没有去和其他人争,所以老板给出了我们两个选择,第一个是,一间单人间,床比较小,只能睡一个人,另一个是双人间,两张床比较大,可以挤下两个人,但


是却要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住一起。




  我毫不犹豫的就选了第一个,因为我知道妈妈就洁癖,除了我和爸爸之外,妈妈根本不可能和其他人睡一间房间,同样我也有这样的洁癖,我想就算床在小也能容下我和


妈妈吧,毕竟妈妈是属于那种江南女子,娇小型的,而我虽然是男孩,发育正常,但是现在还没妈妈高,又很瘦。




  妈妈估计想的和我一样,也没有反对我的做法,跟着宾馆老板来到了房间里。




  可是一到房间里,我和妈妈都傻了眼,这还叫床吗?那么小?长两米,一臂宽,老板也很尴尬,说了句,不打扰你们休息,便一溜烟的跑了。




  我和妈妈都叹了叹气,还能怎么样,只能将就着了,本来我打算让妈妈睡床,我睡地板,可是妈妈不依,怕我睡地板受凉了,虽然现在是夏天,但也只是初夏,所以睡地


板还是不行。




  我洗完了澡,躺在床上看了会电视,一阵疲倦袭来,慢慢的睡着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从梦中惊醒,猛的睁开眼睛,如目的是一片黑暗,慢慢的适应了黑暗后,丝丝月光从窗帘中透过照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心里暗估时间,现在应该是两


点到三点之间吧,可能在车上睡过了,现在不断没有一点困意,反而精神的很。




  妈妈睡在我身边,一股浓郁的体香不断的向我袭来,让我感觉一丝异样。听着妈妈均匀的呼吸声,嗅着妈妈的体香,我感觉脑中一阵恍惚,一股热气不断的在身上流动,


最后聚集在丹田之上,身下的阴茎不安分的硬了起来,顶着内裤隐隐作痛。




  霎时间,一篇篇乱伦文章的情节不断的回荡在我脑海中,最后锁定在我最近看过的一篇文章,蓦然间心跳骤然加快,呼吸开始急促。




  我到底要不要做,心里不禁犹豫着,可是脑中不由自主的回想当中的情节,我能感觉到,我的理智正在慢慢的被欲望所瓦解,一步一步走向欲望的深渊……




  ……




  终于欲望战胜了理智,我的心不安分的跳动起来,慢慢的向母亲伸出了魔爪…………




  既然决定了要侵犯母亲,我反而冷静了,慢慢的开始平复黑暗中如同钟鼓般的心跳声与混乱的呼吸声,深吸一口气,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大脑飞快的运转,分析当前的


形势。




  因为床比较小,所以两个人睡在一起非常的拥挤,而我是平躺着睡,几乎占了床的一大半,而妈妈在右侧背对着我,只占了三分之一的位置,而且床比较软,如果我动作


过大,可能会惊醒妈妈,那就得不偿失了。




  分析完现在的形势后,我开始慢慢的转动,非常小心的转动,慢慢的将手臂抬起,腰臀开始用力旋转着身子,左腿用力慢慢的移动着。




  当转过身子后,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豆大的汗珠不断的从额头上流下来,虽然空调不断的吹出冷气,但是却无法消弭我心中的欲火。




  我并没有在动了,因为我明显的感觉到在我转动身体的时候母亲均匀的呼吸有一丝凌乱,我静静的等待着,大气也不敢出一口,耳朵发挥出听力的极限,心里不断的数着


数字,慢慢的妈妈的呼吸节奏恢复了正常,我心里暗呼侥幸,如果不是我够小心,听到了破绽,说不定就前功尽弃了。




  静静的等待了几分钟,确定呼吸节奏没有任何变化后,我屏住呼吸,慢慢的伸出左手向妈妈的翘臀伸去。




  我现在要确定妈妈穿的是什么睡觉的,手指的尖端传来的触感表明,是滑软的,还有一丝丝小线条,我心里开始分析,这是什么,可是分析了半天,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暗叹,如果我是学裁剪的,就能知道这是什么布料了。




  既然无法分辨,就只好兵行险招了,心里开始模拟我手所在的位置,估计在腰与臀接壤的部位,我必须向下探,如果是滑嫩的肌肤,那便表示妈妈穿的是三角内裤,如果


还是软滑的触感,便是睡衣了,我的手慢慢的向下滑去,心里暗暗祈祷一定是内裤…………




  手指慢慢的触摸到了一种稍硬的物质,慢慢的在向下滑了一点,明显的有汗毛的感觉,那稍硬的物质应该是内裤的边缘,心里一激动,心跳就骤然加快了,我急忙深呼吸,


平静自己激动的心情。




  仔细聆听妈妈的呼吸声,默默数了几下,呼吸节奏正常,还是一长一短,可是怎么在不惊动妈妈的情况下把内裤给脱了却让我犯难了,看着窗帘后的朦胧月光,估计快四


点了吧,心里暗暗焦急,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好办法。猛的把心一横,暗道:“这样做本来就是错的,做了之后妈妈肯定知道,还不是一样要面对,既然错了,就继续错下去吧!”




  下定决心后,我没有任何犹豫,慢慢的把手移动到妈妈的腰部,触摸着那滑嫩的肌肤,心跳更快了,此刻我也顾不得那剧烈的心跳声了,慢慢的顺着滑嫩的肌肤向下移动,


当触摸到较硬的物质时,我暗想应该是内裤了,慢慢的把食指插进内裤中,确定是内裤后,在把中指插了进去,然后微微的用力向下拉,手指表皮那冰凉滑润的触感不断告诉


我,我无耻的手指正在侵犯母亲最神圣的地方,当我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手指上的时候,妈妈混乱的呼吸声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




  继续用力向下拉,渐渐的遇到了阻力,在加大了点力度,内裤有被拉下了几分,在向下拉的时候阻力更大了,我猜想应该是妈妈的腿压着的部位了。我放弃了被压的一面,


转移目标,把手伸向了另一面。




  当另一面拉不动的时候,我停止了扯拉,而是慢慢把薄毯慢慢的掀开,让月光透露进来。




  在我期待的目光中,我看到了一大片的雪白肌肤,那是妈妈的背脊,在向下如目的是被拉扯了一半的白色内裤,妈妈白嫩的屁股已经露出了一半了,一条黑色的股沟半遮


半掩的露了出来,另一半的则被内裤所遮挡着,无法窥其容貌。




  我接着月光慢慢向另一半内裤伸去,我心里开始嚎叫,只要拉开了这一半,我就成功了!手不断的颤抖着捏住了内裤开始向下拉,一点一点慢慢的拉着……




  ……




  黄天不负有心人,我成功的把内裤拉到了大腿间,圆滑雪白的丰臀展现在我面前,我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内裤脱掉,握住挺直的肉棒慢慢的向目标前进着…




  ……………




  当龟头触碰到一股软滑的肌肤时,我差点兴奋的叫了起来,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前进着,当肉棒慢慢的消失在臀缝中后,那充满弹性的肌肤,冰凉的表皮刺激的我差点一


泄如注。




  我的肉棒紧紧的被妈妈的屁股缝夹住,享受了一会后,我不再满足就这么夹住,身体慢慢向下移动,根据脑中模拟,我必须向下移动,让肉棒成45度角翘着,然后在向前


进攻。




  调整好角度后,我深吸一口气,腰部慢慢用力开始向前插去,随着慢慢的前进,龟头碰到一股散发着热气的柔软地方,我不敢确定这是不是妈妈的阴道,但是我却感觉那


个地方不断的在呼唤我,让我进入里面。




  我没有犹豫开始向上顶,当龟头进入一个异常温暖的地方后,妈妈的屁股却紧紧的夹住了我,任我怎么使劲都无法在前进一步,我心里一惊,妈妈知道了!




  我停下了没有在动,大脑还是疯狂的转动思考着种种可能,妈妈的屁股依然紧紧的夹着我的肉棒没有丝毫放松。




  我心里不断的想着,妈妈醒了,代表她已经知道了我的行为,我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我插对了,不是屁眼是妈妈的阴道,是生我的地方,不然妈妈不应该有这么激烈的反


应,虽然我没试过插屁眼,但是龟头传来的微微的湿润感则告诉了我答案,自由阴道会有润滑液。




  所以妈妈才阻止我,可能想让我知难而退,妈妈不出言阻止我说明她也很尴尬不敢开口,而是用行动表示。我会放弃吗?不会,绝对不会。




  到了这种关头在放弃,那前面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力气了,最重要的是机会只有一次,如果我放弃了这次机会,就算在出现这样的机会,那妈妈也有戒心了,不可能在给


我机会了。心思电转机心里暗道:“会只有一次,我决不能就这样放弃。”




  冷静下来后,立刻分析了当前的形势,如果想在前进,只有把母亲的腿给抬起来,或者向上推,我马上否定了前者,只要把我好时机,在推开妈妈的腿后腰部同时用力,


妈妈啐不及防一定能成功。




  当我抓住妈妈的腿向上推的时候,妈妈已经发现了我的意图,可惜当她想出生阻止的时候,便感觉到一根如烧红的铁棒一样的东西,深深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妈妈浑身一


震,嘴张的大大的却发不出声音,面色如宣纸般苍白。




  当我推开妈妈的腿后,腰部同时用力向前顶着,深深的进入了一个我从未体验过的地方,我第一个感觉就是很烫,温度很高,肉棒好似在海绵力似的,一种软软的东西不


断向肉棒挤压过来,而且肉棒好像被什么东西吸住了好像一个一个圈圈似的不断的笼罩过来。




  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耻骨紧紧的贴着妈妈的屁股,肉棒深埋在妈妈的身体里,心里不断的问自己,这就是妈妈的阴道吗?这就是女人的身体吗?好舒服啊,好暖和,


好软!




  享受着温暖的阴道的按摩,我忍不住原始的冲动,握住妈妈丰满的大腿,开始最原始的动作,最简单的动作,慢慢的蠕动。




  一次一次的抽出,一次一次的插入,心中的欲火越来越旺盛,整个身体如火烫般,在一次抽出,感觉棒身一凉,在刺进去,一股深深的灼热感从龟头传达到脑中,无比温


暖的包裹着我的肉棒,腰部不断的用力向前顶着………………




  随着一次次的抽插,肉棒越来越硬,身体越来越烫,一股尿意冲肉棒上传来,我知道快要射了,但是我很不甘心,我不想就这么快就结束,我还想继续,我多么想在里面


呆着永远都不出来了。




  我拼命的忍住要射精的欲望,就在这时妈妈突然说话了,声音很小,但是我还是听到了:“别射在里面。”我本来就忍不住了,听到妈妈的话更加刺激了我,低吼一声紧


紧的贴住妈妈的屁股,用力把肉棒插入阴道的最深处,一股股精液不断的从马眼中倾泄出来,随着射精的节奏,我的身体不断的痉挛着,颤抖着……




  ……




  当一切归于寂静后,软化的肉棒从妈妈的阴道里滑了出来,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慢慢的爬会原来的位置,心里非常的后悔刚才所做的一切,我实在不想因为这样影响到我们的母子关系,如果妈妈以后不在理我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半了。




  过来一会,妈妈下了床,从背影看应该蹲了下来,过了一会传来“沙沙”的声音,我感觉到手里好像被赛了一团软软的东西,我摸了摸,是卫生纸,我拿着卫生纸愣了一


下,然后就赶快擦了擦软化的肉棒。




  后来又听到了“沙沙”声,我想妈妈也在擦吧,奇怪的是妈妈怎么不骂我呢,这样我心里会好受些,妈妈到底怎么想的呢?一阵疲倦袭来,带着疑问我沉沉的睡去……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