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4, 2014

母子情缘

初秋的夜,月亮又圆又亮。枣林湾西头一间平房的卧室里,皎洁的月光透过洁白的窗帘,笼罩在卧室的双人床上。此时,镇妇幼保健所的护士长柳淑兰俏脸绯红, 玉腿大张,正又羞又爱的由着心爱的儿子在她这个妈妈的分娩部位里创造着生命。   「啊!妈妈┅┅你夹的孩儿好紧┅┅」十四岁的少年小日压在妈妈柳淑兰那赤条条的雪白丰满的肉体上,胯部在妈妈肥软腻热、爱液淋漓的大腿间用力猛砸着。妈妈柔软 白皙的双腿缠盘在了儿子削瘦的臀部上,紧紧勾着已经在她两腿间猛力起伏了二十几分钟的年轻屁股。   儿子的抽插带给妈妈下体强烈的快感,尤其是儿子那个硬如石块的大龟头,不时地狠撞到妈妈娇嫩的子宫上,让已经到过一次高潮的妈妈又是痛又是爱。   淑兰忍不住搂紧了儿子,美目含情地注视着儿子如痴如醉涨红的脸庞,羞声道:「小冤家┅┅你┅┅这个样子欺负妈妈┅┅妈妈又┅┅又会到的┅┅哎!┅小坏蛋┅┅你 还故意┅┅撞┅┅妈妈那里┅┅啊!┅┅讨厌!你又撞┅┅妈妈不和你来了┅┅」淑兰嘴里这麽说,一个圆润肥嫩的大白屁股却连连上抬,将她那个妇人的羞物和儿子贴得更 紧了。   忽然,淑兰感到体内儿子的肉棒变得更加坚挺、粗大了,撑得她这个妈妈的阴道里像有个茶杯一样说不出的涨满,她知道儿子要射精了。果然┅┅「啊!妈妈!孩儿快射 了┅┅」儿子一边喘着粗气说,一边伸手捧住了妈妈柳淑兰那丰满圆大的肥臀,硕大的肉棒更加奋力地向妈妈肉体深处猛戳,几乎要进入淑兰的子宫口里。   「嗯!今天妈妈让你射进来!」淑兰羞涩地轻声咬着儿子的耳朵说着,抬高了自己的丰臀,满脸娇羞的等待儿子往她这个妈妈的体内注入生命的浆液。   儿子的大肉棒发狂似的在妈妈充血肿涨的阴道里深深地急速抽送,硬如顽石的大龟头雨点般地猛力撞击妈妈的子宫口。   「哎唷┅┅轻一点┅┅妈受不了┅┅嗯┅┅妈妈┅┅要被你┅┅插死了┅┅喔┅┅舒服死了┅┅哎呀┅┅你又要┅┅啊!痛死妈妈了┅┅小冤家你┅┅你┅坏死了┅┅」 淑兰又是羞又是痛,儿子这小冤家趁她肥臀迎凑之际,几下死命地猛戳,硬是将大半个龟头撑开了她这个亲妈妈的子宫颈。   「妈妈!我┅┅」儿子话音未落,一大股热滚滚的精液已如机关枪子弹般地在妈妈成熟的子宫里播射。   「啊!好烫┅┅好多┅┅不行了┅┅妈不行了┅┅嗯哼┅┅舒服死了┅┅」   妈妈的子宫内被儿子射入的大量精液烫得不住痉挛,「嗯哼┅┅妈又┅又到了┅嗯┅┅妈妈真快活┅┅妈要死了┅┅喔┅┅」   淑兰因为高潮的到来而将娇躯僵直地挺了起来,肥腴的阴户里一阵一阵地抽搐,子宫口一开一合的收缩,似要吐出什麽东西,却又被儿子硬涨的大龟头紧紧塞住。   儿子的粗大肉棒被高潮中的妈妈的阴道紧紧「咬」着,大龟头又受到妈妈子宫颈的夹吮,脑中早已一片空白,只觉得精液不断往妈妈的子宫里喷射。足足过了半分多钟, 儿子才在妈妈体内停止了射精,乏力地趴在妈妈的肚皮上,喘息着一动也不动了。   良久,淑兰才从高潮的快感中平静下来,感觉到儿子的大肉棒仍在她阴户里插着,只是已不像刚才那样让她「涨满」了。那捧着她肥臀的双手不知何时又抚上了她的胸部, 正抓着她两只丰腴尖耸的乳峰轻轻揉弄。   淑兰满脸晕红的娇嗔道:「小坏蛋,又欺负妈妈了,刚才那麽狠心地┅┅把妈妈欺负得┅┅死去活来┅┅还不够啊?┅┅」   「妈妈,孩儿不是故意的,孩儿是真的太喜欢你了┅┅妈妈┅┅我┅┅」儿子亲吻着妈妈的脸颊和朱红的嘴唇,似乎有点内疚,「妈妈┅┅我爱你┅┅孩儿一辈子都爱你 ┅┅孩儿不想欺负妈妈的┅┅」   儿子的真情流露让淑兰大为感动,她爱怜的用嘴唇回应着儿子:「傻孩子,妈妈逗你呢!你像刚才那样「欺负」妈妈,其实,妈妈心里┅很欢喜的,而且,妈妈还会┅┅ 更爱你┅┅」   「妈妈,那我要你做孩儿的妻子,你薷⒍桑杪瑁俊苟右槐菊氐馈?   「小鬼头,净说这样的疯话,你是我亲生的孩儿,哪有做妈妈的嫁┅┅嫁给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做┅┅做妻子的┅┅」淑兰红着脸,低声羞涩地道:「再说,妈妈虽不是你 妻子┅┅却已被你这个┅┅坏儿子弄┅弄上了床,有了夫妻之实,你真是┅┅最不乖的儿子┅┅」   「不嘛!好妈妈,孩儿就要你做妻子!孩儿只爱妈妈一个人。」儿子搂住妈妈扭动身子撒起娇来。   「哎呀,别动┅┅」淑兰感到一股温温的东西随着牵动的肉棒溢出了她的阴道口,滑落到屁股沟里,知道是儿子的精液,就连忙在床头拿了几张卫生纸,从身底下伸过去 按住儿子和她的交接处,娇红着脸轻声道:「下来,让妈妈去洗一洗┅┅」   儿子不解地道:「妈妈,你身上又不脏,别洗了好吗?」   「傻孩子,刚才你射了┅┅那麽多的精液,在妈妈┅┅妈妈子宫里面,明天就是妈妈呐怕哑诹耍杪韬ε漏┅┗峄吃械末┅?故缋记崆岬男呱馈?   「妈妈,你怀孕给我生一个儿子,孩儿很喜欢的啊!┅」儿子傻乎乎的道。   淑兰听了,脸上一红,羞啐道:「要死了!小鬼头,胡说八道!我是你的亲妈妈呀!你┅你真坏死了!┅┅怎能要┅┅要自己的妈妈给你生┅┅生儿子?!   你再不下来,妈妈┅┅妈妈可要生气了!」   「妈妈,那你答应做孩儿的妻子,孩儿就下来,要不孩儿就让妈妈怀孕。」   儿子执拗地道。   淑兰知道儿子十分难缠,却没想到这小冤家竟会以使她怀孕来要挟她,不禁又是好笑又是羞臊,只好柔声哄道:「好了,小冤家,妈妈答应你,不过要等你满了十五岁再 说,好吗?」   「亲妈妈,孩儿好爱你!」儿子毕竟是小孩心智,还以为妈妈真的答应做他妻子了,不禁兴奋地抓着妈妈柳淑兰的双乳一阵猛吮。   「讨厌┅┅还不快点┅┅下来┅┅」淑兰娇声道。   儿子听话的抬起身子,「啵」的一声,沾满妇人骚液的肉棒牵着白色的情丝从妈妈柔软潮湿的大腿间抽了出来。儿子的大龟头和她的下体一脱离,淑兰便忙将卫生纸堵在 阴道口,两腿紧夹着挪身下了床,捂着被儿子灌满了精液的阴户赤身裸体地跑进了浴室。   第二章在浴室清洗时,淑兰看到自己乌黑茂盛的阴毛又湿又乱,两爿肥厚隆起的大阴唇被儿子的大肉棒插得已不像平时那样紧紧合拢在一起,鲜红肿胀的两片小阴唇也张 开着黏黏的平贴在大阴唇上,暴露出她那个红艳艳的阴道口,而儿子那如浆糊一样白色浓稠的精液正不断地从她这个妈妈的阴道口里流出来。   淑兰不禁脸红了:日儿这孩子,每次和她同房总是要在她这个做妈妈的身子里射很多,让她提心吊胆的不说,那条极其粗壮硕大的肉棒还往往把她的羞处插弄得好几天都 胀痛不已,有时甚至连走路也困难┅┅这孩子小小年纪就这样,要是再长大些,自己这个做妈妈的还不知道会被他在床上欺负成什麽样┅┅淑兰这样想了一会後,儿子留在她 体内的精液掺杂着她高潮时泄出的白带已经在浴室的瓷砖地上流了一大滩。   正在这时,儿子全身光溜溜地走进了浴室。只见妈妈两腿分得开开地蹲在地上,裂开的嫩红肉缝里,妈妈那个让他插得通红的阴道口内不时地淌出一股股白浊的稠液,竟 足足流了有半茶杯多才渐渐停止。而後,妈妈扭动腰肢将肥白的大屁股用力摇了几下,像是要把残存在阴道口上的白色液滴甩掉。   当淑兰拿起卫生纸要擦拭阴户时,忽然发现儿子不知何时已走进了浴室,羞得她「哎!」的一声娇呼,连忙住精液淋漓的阴户站起身来,背对着儿子,娇声嗔道:「小冤 家!你┅┅妈妈还没洗完呢,你怎麽就进来了?┅┅」   淑兰知道妇人那被所爱男人交媾後沾满精液、淫水和白带的阴户是很让女人家害羞的,可是现在,她这个妈妈和儿子性交後的阴户,以及方才她扭腰晃臀的那些妇人的羞 人情状都让儿子瞧在了眼里,真是叫她这个做妈妈的难为情死了「妈妈,你那里流出来的就是孩儿射到你里面的精液吗?!可真多啊!」儿子可不懂妈妈的妇人心态,偏偏哪 壶不开提哪壶。   「哎呀!小冤家,你┅┅你羞不羞┅┅还说出来┅┅」淑兰娇脸红得就像一块大红布,「这些东西,应该是你以後送到你媳妇身子里,让她给妈生孙儿的,你却哄开了妈 妈的大腿,把这麽多的子孙浆往我这个亲生妈妈的肚子里灌┅┅┅你┅说着,淑兰转过头,似怨似爱地看了儿子一眼,羞声又道:「小坏蛋,你难道不知道┅┅妈妈被你那根 坏东西┅┅插进来欺负,又常常被你在里面┅┅射满精液的地方┅┅就是妈妈把你生出来的地方呀!┅┅小孩子家的怎麽能和妈妈说这麽羞人的话呢?┅┅」   「可是,妈妈,为什麽你可以让孩儿把鸡鸡插在你里边射精,却又不许孩儿说一下啊?」儿子有点想不通。   淑兰听儿子这麽说,羞得脸上更红了,她知道再说下去这小冤家也未必能懂她的意思,便娇声轻叱道:「小孩子家,别胡说!┅┅好了┅┅快┅┅出去┅┅妈妈要洗澡了 ┅┅」   儿子却好像没听见似的,走到了妈妈淑兰的身後,低声恳求道:「妈妈,你让孩儿和你一块儿洗,行吗?」   儿子一边说,一边伸出双手,在淑兰的腋下穿过,从後面握住了妈妈两只丰满挺拨的乳房,轻轻地揉搓着┅┅「嗯┅┅小鬼头┅┅讨厌┅┅洗澡是要摸着人家奶子的吗?! ┅┅」淑兰娇嗔着,忽觉儿子紧贴在她臀部上的肉棒竟又亢奋地勃起了,硬硬的在她的屁股沟里跳跃着。   淑兰红着脸,娇声对儿子道:「你这个小色狼,你到底是想和妈妈洗澡┅┅还是又想来┅┅欺负妈妈了┅┅?!」   「妈妈,孩儿想再┅┅爱┅┅你一次┅┅孩儿又┅┅忍不住了┅┅」说着,儿子把双手从妈妈高耸的乳房上移下来,紧搂住了妈妈淑兰那柔软的腰肢,胯部贴着妈妈浑圆 翘大的肥臀猴急地耸动着,大龟头在淑兰鲜红湿腻的肉缝里前後滑动,急切地探寻着妈妈的那个「生命之洞」。   「不要┅┅喔!┅┅小心肝┅┅别┅┅」淑兰只觉大腿间她那道肥胀、狭长的肉缝中,儿子把个大龟头像拉锯似的在里面来回磨擦,弄得她这个做妈妈的玉腿间又痒又酥 的,阴道口忍不住又淌出淫水来了┅┅膏藕擤┅┕匀斩灰拴┅┞杪枘抢锝心隳サ醚魉懒拴┅┻愆┅┡订┅┬⌒母惟┅┅┛焱O吕穿┅┠憬裉煲丫淞四趋岫喋┅┎豢梢 栽俑杪瑭┅┅┖昧拴┅┗嵘松碜拥末┅┻愆┅┖煤⒆萤┅┛焱)┅?故缋夹睦镆埠孟刖驼怊崛枚釉俑膳淮危硕拥纳硖遄畔耄坏貌豢刂谱约旱那橛?   「不嘛!好妈妈!亲妈妈!孩儿好想要你┅┅」儿子撒着娇,两手把妈妈的腰肢搂得更紧了。   淑兰的腰部被儿子在背後这麽紧紧搂着,上身不由地微微弯了下来,她扭头娇媚地瞟了儿子一眼,强忍着情欲道:「小鬼头,把妈妈的腰都要搂断了┅┅快点放开妈妈┅ ┅嗯哼┅┅好孩子,妈妈知道你最乖了,听妈妈的话┅┅」   淑兰哄着儿子,并没意识到她现在的姿势已使她那个肥腴膨大的阴部在玉臀间暴露出来。儿子不失时机地找到了妈妈的身体入口,硬硬的大龟头顶在妈妈那湿腻腻的阴 道口上使劲往里一插。   「哎哟!」淑兰身子往前一冲,只觉两腿间一阵胀痛,儿子竟从她屁股後面把她这个妈妈的分娩部位又一次狠狠的冲击填满了。   「哎唷┅┅你┅┅小坏蛋,怎麽可以┅┅这样!你┅┅你┅┅别┅┅」淑兰娇嗔着,儿子却将已尽根而入的粗大肉棒在她这个妈妈的阴道内抽插起来,并且还弯身又从背 後抱住了她的酥胸,爱抚起她两个白嫩柔软的乳峰。   「嗯┅┅唔┅┅不要┅┅坏儿子┅┅喔┅┅还从人家┅┅人家的屁股後面插进来┅┅小冤家┅┅你┅┅你这是┅┅强奸妈妈呀!┅┅嗯哼┅┅」   C 善U ?銲y 淑兰又是羞臊又是无奈,只好弯着腰,双手扶住浴缸边缘,翘着个雪白丰满的肥臀,任由宝贝儿子在她身後和她这个做妈妈的强行进行交媾。   而儿子这小冤家一边欺负她,一边还喃喃地道:「妈妈!┅┅孩儿爱你┅┅好妈妈┅┅亲妈妈,孩儿真的是好爱你、好爱你┅┅」!   淑兰听到儿子对自己说这样的深情话语,不禁很是动情,原本要克制情欲不与儿子短时间内交媾的念头,也被「小冤家┅┅」淑兰羞声道:「我知道你爱妈妈,可是你 也不能┅┅强奸妈妈呀┅┅还用┅┅用这麽羞耻的姿势,在┅┅在後面┅┅奸淫妈妈┅┅你这坏儿子┅┅妈妈这样翘着屁股被你欺负,和那正在交配的发情母狗又有┅┅又有 什麽两样了?你这孩子真是┅┅真是让妈妈羞死了!」   说着,淑兰转过头,嗔怪而又羞涩地看着儿子,这小冤家用胯下那根粗硕的肉棒在她当初分娩他的部位里极其有力地抽送着,不断地把她这个亲生妈妈的情欲和快感变成 从阴户里潺潺流出的淫水。   儿子的下体紧贴在妈妈淑兰那高高翘起的肥白屁股上,双手握着妈妈胸前两只柔软饱胀的乳房大力地揉搓,胯部挺动越来越快,肉棒也越插越深,龟头尖端不停地顶到妈 妈的子宫口里。   此时的淑兰已被儿子在阴道内抽送的快感和乳房上的爱抚弄得快活异常,子宫颈又受到儿子大龟头的击打和侵入,淫水早已如春潮泛滥般浸满了阴道内壁,每当儿子的肉 棒插入抽出,就混着空气发出「扑滋、扑滋」的淫声,令她听得怪难为情的。   儿子却在此时道:「妈妈,你下面象自来水一样流出这麽多水啊?都流到孩儿蛋蛋上来了。」   淑兰听着自己阴户被儿子插得不断发出怪声怪响,本来已经羞红了脸,现在被儿子这麽一说,更是羞臊万分,娇嗔道:「讨厌┅┅妈妈下边流这麽多水┅┅还不是让你这 个坏儿子┅┅┅欺负出来的┅┅┅不晓得帮妈妈擦擦,还来取笑妈妈┅┅你┅┅真坏死了┅┅」   「对┅┅不起,妈妈┅┅孩儿这就帮你擦┅┅」儿子不好意思地道,说着便取过了毛巾。   淑兰见儿子当真要给她擦阴户,臊得慌忙把毛巾抢过来,羞道:「傻孩子,妈妈自己会来┅┅你先把它┅┅拨出去┅┅」   「妈妈,什麽拨出去?」儿子一楞,一时没有会意妈妈的话。   「小傻瓜,你那个┅┅东西在妈妈那里面,妈妈┅┅怎麽好擦?┅┅」淑兰红着脸斜乜了儿子一眼。   儿子这才明白妈妈的意思,不禁有些羞赧,忙从妈妈的阴道里拨出了他那条又粗又长的肉棒。   淑兰直起腰来,一转头,只见儿子那粗大的肉棒恶形恶状地挺立在胯下,上面亮晶晶的沾满了她这个妈妈阴户里的淫水,看得她一张俏脸愈发得红了,连忙用毛巾先给儿 子擦了,然後才微微扭过了身子,忙忙地将自己那骚水淋淋的妇人羞处擦拭乾了。   而後,淑兰回过头娇羞地瞟了儿子一眼,便背对着儿子重又弯下腰去,用两手抓着浴缸边缘,叉开双腿,羞羞答答地撅起了她那个白嫩圆大的肥臀,准备儿子的重新进入。   儿子见妈妈把个浑圆的大屁股高高撅起,向他暴露出她那肥凸似双半球的阴户,不禁又是兴奋又是好奇,忍不住在妈妈身後跪了下来。他还是第一次这麽近的从背後看妈 妈的下身,以至清晰地闻到了妈妈那成熟妇人的阴户所散发出的特殊气息。   只见妈妈的整个阴部肥美地隆凸着,一片黑黑的阴毛丛中,两爿纵长丰肥的深色大阴唇微微地分开,形成一道鲜红凹陷的肉沟,两片玫瑰色的小阴唇含羞地从肉沟中翻露 出来,因为刚才的热潮未退,所以还肿涨地张开着,露出了通往妈妈肉洞的入口处,奇怪的是妈妈那粘有淫水和一些白色阴道分泌物的肉洞口上有一圈满是肉芽的不氲谋撸 幼匀徊恢勒馐锹杪璧拇εて屏厌岬牟泻郏驼怊峥醋怕杪栌裢渭淠敲匀说囊趸В柘碌哪歉獍艟俚酶吡拴┅?   淑兰翘着丰臀等了一会,觉出两腿间并无异状,忍不住回过头去,只见儿子这小冤家竟跪在她屁股後面,傻乎乎地瞧着她的下体出了神。   女人家到底脸嫩,淑兰见儿子这麽瞧着她这个当妈妈的下身,不由得大为羞臊,连忙伸手掩住了她那暴露在臀间的肥美娇嫩的阴户,轻声羞嗔道:「讨厌!?   你这小坏蛋,有什麽好瞧的,还不┅┅快来┅┅」   儿子这才回过神,红着脸站了起来,用一只手抓着妈妈柔软的臀肉,另一只手扶着怒挺的大肉棒往妈妈的阴户靠去。   淑兰则娇羞地从羞处挪开了手,只觉儿子那个坚硬的粗圆硕大的龟头挤开了她的两瓣阴唇,热辣辣地抵在她这个妈妈的阴道口上,却又并不插进去,而是轻轻地在她的肉 洞口磨了起来┅┅「哦──!你┅┅嗯!┅┅坏儿子┅┅又这┅┅这样子┅┅对妈妈┅┅你、你好坏┅┅」淑兰忍着阴道口的酥痒羞嗔道。   儿子有意想逗逗妈妈,只见他把个鸡蛋大的龟头用力地送入妈妈的阴道口,让大龟头的肉伞没入洞内,却又随即抽出,这麽只进出了几次,便将妈妈的肉洞口又弄得水汪 汪的了。   淑兰只感到阴道口一会儿被撑得似要裂开,一会儿却又是空落落的,真是说不出的骚痒难耐,便频频移动着她的臀部向後顶着,想要让儿子深深地插入。而儿子却总是适 时的把肉棒後退,使妈妈的阴道口套住了他的大龟头,却又无法将之整根吞入。   「好儿子┅┅乖┅┅不要再逗妈妈┅┅妈妈了┅┅我要┅┅亲儿子┅┅妈妈想要你┅┅」淑兰向後挺动着肥臀荡声道。   「好妈妈,你想要什麽?说清楚一点好吗?┅┅」儿子佯装不明白。   「哎!┅┅坏儿子你┅┅你好讨厌┅┅还装作不知道┅┅妈妈┅┅妈妈说不出口啦┅┅」淑兰羞道。   「可是,妈妈你不说清楚" 「你坏┅┅┅日儿你坏死了!┅┅┅你欺负妈妈┅┅妈妈以後┅┅再也不和你┅┅不和你┅┅好了┅┅」淑兰羞声娇嗔着,只觉儿子的大龟头 越发起劲地在她这个妈妈的阴道口进进出出,偏又并不插入,净是用大龟头上的肉楞子狠刮她那个几欲被撑裂的窄小的肉洞口。   淑兰知道儿子是故意在逗她,想让她说出要儿子和她这个做妈妈的性交的羞人话,一时间又是羞臊,又是难耐体内高涨的情欲。   淑兰今晚虽已经历了两次高潮,但她现在正处在妇人对床笫之需极强的虎狼之年,方才她这个当妈妈又被儿子强行交媾了一会,早已情欲透体。PV见浯乏 !?- 趕TR?   此时儿子的这般撩弄,真是让她浑身难受死了,再也顾不得做妈妈的矜持,撅着肥白圆大的屁股,娇媚的羞声道:「好儿子┅┅哦哦~┅┅亲儿子┅┅妈妈要┅┅要你的 粗大肉棒插进┅┅插进妈妈的阴道里┅┅啊!好羞人┅┅」   儿子听妈妈把这些话说了出来,一颗顽皮的童心才满足了。当下,儿子双手捧住了妈妈的腰,胯部猛地向前一挺,将抵在妈妈阴道口的大肉棒深深地整根插了进去。   「嗯──!」淑兰的阴道终於得到了儿子大肉棒的充实,舒服得哼出声来,头向後仰起,臀部翘得更高了,阴道内的肉壁紧夹着儿子的宝贝,一前一後的动了起来。蜡儿 子也不甘示弱,紧抓着妈妈的腰部,一次次的把肉棒猛烈地尽根送入妈妈那湿热充血的阴道内,每一下都将那大龟头的尖端顶进妈妈娇软的子宫口里。   「啊┅┅小冤家┅┅轻┅┅轻一点┅┅噢!┅┅啊┅┅这麽深┅┅要插┅┅插死┅┅你妈妈了┅┅」淑兰娇吟道,银牙咬紧,只觉她那个曾经孕育过儿子的子宫,现下就 像被儿子那根粗长的硕大肉棒刺穿了一般。   儿子感受着妈妈火热潮湿的阴道里的每一寸的嫩肉,大肉棒在妈妈屁股後面不停地抽送着,把妈妈肉洞口的两片阴唇带得一会卷入一会翻出。   透明的、如蛋清一样的爱液,从妈妈的私处不断渗出,沿着她的两条大腿内侧慢慢地流了下来┅┅这麽抽插了一会儿後,淑兰喉咙里开始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儿子觉 得此时妈妈的阴道好像变得更加窄了,他那根深入妈妈体内的大肉棒被整个的紧紧裹住。   儿子总算尝过被妈妈那个妇人羞物「裹」住的滋味,多少有了点经验,连忙放慢了动作,这才没有立时就射出来。儿子深吸了一口气後,将硕大的肉棒缓缓地但是极其有 力地抽插着妈妈的分娩部位,「哎唷!┅┅都顶┅┅顶进妈妈┅┅子宫里了┅┅啊!┅┅嗯哼!┅┅坏儿子┅┅你┅┅你插死┅┅妈妈吧┅┅」淑兰俏脸潮红地娇哼着,赤裸 的肉体被身後的儿子顶得不住前冲,两手费力地撑着浴缸的边缘。儿子每顶一下,妈妈就发出一声又似痛苦又似舒服的闷叫。   「妈妈,你还┅┅舒服吗?」儿子关心的问道。?   淑兰扭过头来,一对美目水汪汪地瞧着儿子,似要滴出水来,羞臊的娇喘着道:「小冤家!┅┅和妈妈┅┅都好了这麽些天了┅┅还来问人家┅┅你那┅┅那麽大的一根 东西┅┅在妈妈那┅┅那里面┅┅还┅┅还觉不出来麽?┅┅妈妈白疼你了┅┅」淑兰话虽这麽说,可儿子的询问,到底让她心下欣慰,轻轻的羞声又道:「傻儿子,你有没 有觉得妈妈那里┅┅把你的东西┅┅裹住了┅┅女人抑挥性诤苁娣氖焙颟┅┎呕嵴庋拥末┅??   「是的,妈妈┅┅你那里像有一只热热的小手把我握住了,很紧的┅┅好妈妈┅┅孩儿真┅┅舒服┅┅」儿子有点腼腆的道。   「好孩子┅┅你在┅┅妈妈里面┅┅妈妈也很┅┅很舒服的┅┅嗯哼!┅┅好儿子┅┅你┅┅你快┅┅快点动┅┅别管妈妈┅┅妈妈又┅┅快要到了┅┅」   秹iu厍Qr嶕淑兰急促的娇喘道。   闻言,儿子加快了动作,将他的大肉棒又猛又深地频频喂给了快到高潮的妈妈。妈妈则扭着细细的腰肢,把个圆大的屁股拚命的向後直顶,用她那个妇人的分娩部位不断 地接纳着儿子的大肉棒。   儿子只听到妈妈的喘气越来越急,肉棒被妈妈的阴道裹得更紧了,当下强忍着射精的冲动,狠劲地猛乾妈妈那极度充血肿胀的阴户。   忽然间,妈妈挺直了腰,双腿紧紧地并在了一起,娇颤着道:「啊┅┅小心肝┅┅用力┅┅插死┅┅妈妈吧!啊!快┅┅快点┅┅妈妈要来了!┅┅啊┅┅妈┅┅妈妈到 ┅┅到┅┅到了┅┅」   随着高潮的来临,妈妈阴道里的嫩肉紧紧地缠绕在儿子那根深入她子宫的肉棒上,子宫口牢牢地含住了儿子侵入的半个龟头,开始剧烈地收缩。此刻,儿子的肉棒已被妈 妈高潮中的私处和紧紧合拢的大腿夹得几乎无法抽动,只觉得妈妈的阴道如同一只肉乎乎的温暖的小手握挤着他的肉棒,他那卡在妈妈子宫口的大龟头则受到犹如婴儿吃奶般 的阵阵吮吸。   「啊!┅┅妈妈,孩儿┅┅忍不住了!┅┅」儿子受不了妈妈体内的刺激亢奋地道,同时两手抱紧了妈妈的柳腰,那已经紧贴着妈妈屁股的胯部又狠狠地朝妈妈屁股上一 顿,竟将个鸡蛋大的龟头整个儿挤入了妈妈的子宫颈。   「哎唷!┅┅啊┅┅」淑兰涨痛而又舒服的一声娇叫,头猛地向後一抬,随即便觉一团沸腾的岩浆在子宫里爆发开来。   「哦──!」妈妈被儿子灼热的精液烫得娇吟了一声,双手回过来一下子紧紧抱住了儿子的屁股,浑身哆嗦着,娇羞地让儿子在她这个亲生妈妈的成熟子宫里播洒年轻的 种子┅┅儿子用力的挺着胯部,粗壮的大肉棒不时地朝妈妈柔软的屁股间猛顿,将凝聚着爱和生命的精液一股接一股的强有力地喷射进妈妈挛动的子宫内。   「哦──亲儿子┅┅烫、烫死妈妈了!┅┅你的┅┅怎麽┅┅还这麽多┅┅射得妈妈┅┅妈妈美死了┅┅」   淑兰快活地腻声叫唤着,她的粉脸通红,杏眼半睁半闭,连接着儿子肉棒的大白屁股不住地颤抖,显然已经处在高潮的颠峰。   这时,儿子把扶着妈妈腰部的双手伸到了她的胸前,从身後抓住了妈妈的两只胀鼓鼓的乳房,腹部紧紧地贴在妈妈微微颤动的屁股上,感受着妈妈身体的温暖,继续在妈 妈的子宫里强劲地喷射着。   淑兰两只紧绷绷的奶子被儿子抓着,一根坚硬硕大的肉棒又从屁股後面将她这个妈妈肥腴的阴户里塞了个满满实实,更要命的是儿子那滚烫浓稠的精液仍在源源不断地注 入她的子宫里。儿子这持续的激情让淑兰快活得舒畅难言,娇颤着的玉体酥软得似乎要融化了,止不住地随着儿子在她体内喷射的频率发出「哦──!哦──!哦──!」   妈妈由着儿子这麽肆无忌惮地射了一会儿後,才觉得射进她子宫里的洪流渐渐地变成了热辣辣的雨点,最後雨点也终於停了,只剩下儿子那根大肉棒兀自胀缩着。妈妈这 才长出了一口气,环抱着儿子屁股的双手放了开来,无力地撑着浴缸边缘,以免跌倒。   儿子半躺着贴在妈妈的背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妈妈扭过头来,微微娇喘着看着汗嗒嗒的儿子,娇红的脸上,满是幸福的表情和母爱的温柔。   浴室里静悄悄的,母子俩都从高潮中平复了下来。儿子的肉棒还没有完全缩小,仍然插在妈妈温暖的阴道里没有拨出来,还可以感觉到妈妈得到满足後的阴道壁的轻微跳 动。   淑兰疼惜儿子,让儿子在她背上休息了好一会,才站起身来。儿子的肉棒「噗」地一声,从妈妈的阴道里油光水亮地滑了出来,半软半硬地垂在了胯下,红通通的龟头上 还在滴着精液。   淑兰转过了身子,怜爱地替儿子拭着身上的汗珠。儿子则搂住了妈妈一丝不挂的成熟肉体,抚弄着妈妈丰满柔软的乳房,说道:「妈妈,你刚才好不好?」   淑兰粉脸微红,轻声羞嗔道:「你这麽猛,妈妈还不好吗?!小馋猫!今天又欺负了人家两次,你年纪还小,当心身体,知道吗?」   「妈妈,谁让你这麽好看,孩儿忍不住嘛!」儿子说着,笑嘻嘻地亲了妈妈一口。?O 哤 傭C ?   「讨厌!」淑兰娇羞地白了儿子一眼,「小孩子家的这麽油嘴滑舌,不知道学好,却去学了公狗和母狗交配的样子,从┅┅从屁股後头弄妈妈,还没命似的又把那麽多的 ┅┅东西灌在了妈妈子宫里,让人家┅┅┅人家肚子里胀死了┅┅你┅┅你这个坏儿子!」淑兰想起刚才儿子与她这个亲生妈妈犹如动物交配般的交媾和射精的情形,仍自羞 臊不已。   儿子虽然刚刚和娇美的妈妈云雨过,却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和妈妈亲昵的机会,这时仍依依不舍地吻着、轻咬着妈妈的乳房和奶头,双手上下抚摸着她光滑的肥臀和背脊。 当儿子将手移到妈妈前身,想去摸妈妈的阴户时,却被妈妈伸手轻轻捉住了。   「别摸!都是你的东西,已经┅┅流出来了┅┅」淑兰脸红红地说道。   「什麽?」儿子从妈妈胸前抬起头来,楞楞地说道。   「还有什麽呀?!坏小子┅┅你刚才射在妈妈身子里的子子孙孙,现在从人家里面流出来了┅┅」   淑兰满脸红晕地轻声娇嗔道。   儿子松开妈妈後退了一步,向她的下身看去,只见许多乳白色粘稠的液体正从妈妈那条肥肿鲜红的肉缝里流出来,顺着她的两条大腿内侧向下流淌,一直流到地面成了小 小的两滩,宛如一块块的豆花。   「小坏蛋!你在妈妈里边流了多少呀?!」淑兰见她那被儿子配过种的阴户里流出这麽多白花花的「种子」,不好意思的娇嗔着,一把拉过儿子,将他搂到了怀里,不让 儿子再看了。   儿子趁势也搂住了妈妈的腰肢,又在她的脖颈和耳垂上亲吻着,惹得妈妈痒得不住躲闪。   「小坏蛋,你还闹!你射进去这样多,妈妈真担心会被你弄得有了小孩。」   淑兰红着脸轻轻地道。   「妈妈,真的会有小孩吗?不是流出来了吗?」儿子停下吻,疑惑地问。   「小冤家!明知故问呀?!」淑兰羞声微嗔道,「说过明天就到妈妈的排卵期了,还要在人家肚子里干坏事,你这样子直接射在妈妈子宫里,哪里会都流得出来呀?有好 多还留在妈妈里面呢!┅┅说不定你┅┅你这次真的会让┅┅让妈妈有小孩的┅┅」   「妈妈,你有了我的小孩,那孩儿不就可以当爸爸啦!」儿子开心地道。   「啊呀!死小鬼!」淑兰被儿子闹了个大红脸,娇羞地嗔道:「不害臊!妈妈肚子里要是有了自己亲生儿子的小孩,让妈妈还怎麽见人呀?你、你这小冤家倒好,竟想着 要当爹了?!┅┅小坏蛋,这次要真地弄┅┅弄大了妈妈的肚子,看妈妈还饶不饶你┅┅」   「好妈妈┅┅」儿子委屈道:「可孩儿是真的很喜欢你呀!」   「好了,妈妈知道了。唉~你这孩子!妈妈可怕了你啦!」说着,淑兰怜惜的在儿子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乖孩子,不早了,妈妈帮你洗一下就去睡吧,好吗?」   儿子应了一声,跨到了浴缸里。淑兰拧开花洒,麻利的给儿子洗了澡,让他先回房睡了,然後用水冲掉了地上那些母子相奸後留下的秽物,才自己洗起来。   因为害怕怀孕,淑兰把被儿子插得有些红肿的阴唇大大的掰开,用花洒强劲的水柱仔细地冲洗满是黏乎乎精液的阴道,而後又用软布浸着「妇洁」洗液塞进阴道里擦洗了 一番。   虽然如此,想到她这个妈妈的子宫里尚有儿子那些没流出来的精液,淑兰心里仍不免有些不安。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