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4, 2014

【欲望爱母】(第二十二章 淫人师表)

            第二十二章  淫人师表   对于热恋又深爱着的男女而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句话最贴切不过。苏 妍这几天脑子里全是儿子的身影,就算有时在课堂上,也时不时会走神。昨晚儿 子打电话来,说明天就考完试,让她下午去学校接他。这几天她一直想这个事, 假想着儿子的各种企图。可是到了最后,她不但没想出个结果,每次还把自己弄 得下身潮湿。   虽然儿子的学校离家不远,但苏妍也仅仅去过两次。对于儿子的那间环境优 美,人文气息浓厚的大学,苏妍还是非常满意的,更重要的是能经常看到儿子, 特别是现在,真想儿子了,母子俩可以在一起恩爱缠绵。   这几天她变得特别爱幻想,幻想着和儿子以后的生活,幻想着和儿子恩爱缠 绵的各种场景。她每每想到这些,兴奋的同时更多的是幸福。   「如果当初儿子考到外地大学,这种事会不会发生呢?」苏妍躺在床上天马 行空地想着。她回想着和儿子发生性关系之前的点点滴滴,从儿子对她的无礼, 引诱,侵犯到为了保护自己差点失去生命,而自己从开始的抗拒,幻想,慢慢接 受,然后又拒绝儿子再到感动的完全接受儿子直至沉沦,这一幕幕闪电般的出现 在她眼前。如果儿子的学校不是离家近,儿子和自己发生这种关系的机会会小很 多,甚至不可能会发生。因为即使有感情的碰撞,这种炫丽的异种火花也很容易 消失,唯有持续不断地摩擦碰撞才能真正燃起爱欲火花。   「儿子是故意留在市里的,肯定早有预谋。这个小坏蛋。」苏妍又傻傻地猜 想着,自顾自怜地抚摸着发烫的脸颊,喃喃自语道。如果不是为了她,以儿子的 成绩,完全可以考外省比较好的学校。留在她的身边就是为了她,这小坏蛋真是 爱美人不爱江山。   想到美人两个字,苏妍不禁掩口一笑。她最近越来越自恋了,每次洗澡和穿 衣服时总要对着镜子欣赏身材一番。白皙的肌肤,仍翘挺的美乳,纤细的腰肢, 微微隆起的小腹还有那高高隆起的神秘私处,再加上两条修长秀美的美腿让她颇 为自恋。以前没有男人欣赏时,她不是很在乎自己的身体。如今有最心爱的男人 宠着,爱着,在乎着,她变得越来越在乎。   「明天穿什么衣服去接儿子好呢?」她为了穿什么衣服去见儿子着实烦恼了 一番,电话里问儿子,儿子又没提出要求,只是说让自己决定。这可让苏妍为难 了,想穿运动装,又衬托不出自己的妧媚风韵,想穿及膝短裙配丝袜,又怕显得 过于成熟妖娆。   「儿子故意让我去接他,可能是想在宿舍欺负我。」苏妍脑子突然灵光一现, 几天来的无数假想被劈成碎片。她记得儿子说过,他的舍友会提前考完回家,那 这种可能性就最大了。   「要是被人撞见或者听见怎么办?」苏妍躁动的小心肝被这个刺激的想法撞 击着,跳动地十分厉害。想到在和儿子的宿舍里欢爱,外面却学生走来走去时, 突然一股酥麻的快感从阴部荡开直达大脑,肉穴深处涌出一股柔媚。   「嗯。」苏妍娇哼一声,轻柔地扭动着娇躯。她没敢去撩拨自己的欲望,这 几天她一直强忍着,不敢轻易去撩拨,她要储蓄起来,让儿子的巨大来点燃。   她坐了起来,走到衣柜前面。自从和儿子有了暧昧之后,她的内衣丝袜增加 了一些,这两天她又去买了几套,全是款式新颖,样式性感的新品。她脱下身上 的睡衣,挑了一双长筒透明免脱的肉色开档连裤袜,搭上一条黑色超薄镂空的低 腰蕾丝小内裤和超薄镂空蕾丝花边乳罩,再配上一条白色纺纱百褶及膝连衣裙穿 在身上。苏妍站在镜子前。看了又看,觉得十分满意。这套打扮既显得端庄高贵 又不失成熟妧媚,还方便儿子下手。   「明天连裤子都不用脱,儿子就可以……嗯……」下身的开裆裤袜,就让苏 妍联想到明天即将要发生的旖旎美景,芳心不禁羞涩一番。   「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淫荡了?可能是由于和最心爱的人在一起,想把最 美的东西都给对方才会这样吧!」苏妍脸红地摇了摇头,连忙弯腰脱下丝袜内裤, 再不脱,又要被爱液润透了。   「妈妈,睡了吗?」没等苏妍换好衣服,儿子的电话就来了。   「没呢,宝贝。」苏妍连睡裙也来不及穿,下身套着粉色内裤光着上身就接 了儿子的电话。   「妈妈,你明天要来接我哦,时间安排好了吗?」沈乐乐本想提前让母亲来 学校,一来有个宿友明早才回去,二来怕母亲不好安排时间,只好按原计划行事。   「安排好啦,小坏蛋。想不想妈妈?宝贝。」苏妍好气又好笑,这个问题儿 子今天就问了两遍了。瞧他紧张得,生怕不去接他。   「想,怎么不想,我天天都想我的阿妍。」宿友还没回来,沈乐乐把女友送 走之后,关了门躺在床上口花花地叫着母亲。   「啊,我到底是你妈妈,是阿妍,还是老婆呀?」儿子叫她的小名,让她芳 心一甜,不禁向儿子撒起娇来。她最喜欢被儿子疼着宠着的感觉,即便两人不在 一块,电话里的温情也能让她幸福得流泪。   「都是,你还是我的小情妇,小女人。」沈乐乐轻佻地说。他知道母亲最喜 欢听情话,特别是恩恩爱爱的话语,总会让母亲感动得泪眼汪汪。   「妈妈才不要做小情妇和小老婆呢,妈妈要做就做大老婆。」苏妍躺在宽大 柔软的席梦思上,小嘴嘟嘟地往上翘,娇声娇气地继续向儿子撒娇。粉色的灯光 如同她粉色的心情,一样温馨一样的甜蜜,正如醇酿的老酒越来越醇美。   「好好好,你是大老婆,不是小情妇小老婆。」沈乐乐笑着迎附母亲,呵呵 直笑。恋爱中的女人总是显得那么可爱,那么纯真,就连母亲这种成熟女人也不 例外。   「这才对嘛,小老公。」苏妍心满意足地说道。俏美的脸上流淌着幸福的光 彩,如朝光,如锦缎般绚美。   「啊,妈妈,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叫我小老公就行,我叫 你小老婆不行呀?」沈乐乐能想象到母亲淘气幸福的样子,也打趣着母亲。   「你不是妈妈的小老公是什么?」苏妍见儿子不服气,乐地呵呵直笑。笑得 胸前美乳波涛汹涌,花枝乱颤。   「我哪里小了,哪里都大,妈妈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哪里大了,妈妈怎么不知道。说不定这几天被你那个吃的太多变小了。」 苏妍天然呆的萌了一下,促狭地说道。   「好呀,小娘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吧,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沈乐乐假 装气哄哄地,撂下一句狠话。   「小坏蛋,你不会真的在……」出于羞涩,苏妍没法说出口来。但她已经在 想象明天在儿子的学校是如何被儿子欺负了。   「哼,现在不告诉你。小娘子,你最好早作打算,不然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嘁,谁怕谁,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见儿子狐假虎威的样子,苏 妍被逗得咯咯直笑。   「妈妈,不对吧,应该是儿来妈挡枪来穴迎才是。」沈乐乐一脸坏笑,得意 地说道。胯下的那根阳物不知何时已翘的半天高,顶得裤子往外撑。   「坏小子,你敢嘲笑老娘,看老娘明天怎么收拾你。」苏妍被儿子羞了个大 红脸,气得两脚乱蹬。   「妈妈,你千万别说老。我们还要相亲相爱几十年呢!」母亲说了个老字, 沈乐乐怜爱地说道。   「宝贝,如果妈妈老了,你还会爱妈妈吗?」老字也勾起苏妍的伤感,她知 道岁月正无情的侵袭着她的身体和美貌,终有一天她会老去,那时儿子还会爱她 吗?   「傻妈妈,即使你再老,你也是我最爱的女人,这辈子儿子都会像现在这样 爱着你。」沈乐乐见母亲有些伤感,安慰着说。   「谢谢你,宝贝。妈妈今生能和你在一起,不知是几世修来的福分。」苏妍 幸福地落下泪珠,哽咽道。   「妈妈,别哭。该感谢的人是我,能得到妈妈的两份爱,不知是我几世修来 的福分。」沈乐乐也感动着说,他发誓要和母亲相守这份来之不易的爱,珍惜这 份来之不易的情。   「也许上辈子我们就是情人,这辈子才会成为母子,变成爱人。」苏妍擦了 擦眼泪,不想破坏这份温馨,笑了笑说。   「肯定是,上辈子我是相公,你是娘子,我们男耕女织。」沈乐乐也呵呵直 笑,伤感的气氛随之散去。   「那你肯定是个色色的相公。咯咯。」苏妍被儿子逗得直笑,满脸愁容烟消 云散。   「相公不色,娘子哪来的性福。」沈乐乐接着母亲的话说下去。   「讨厌。宝贝,明天最后一科考试吗?」苏妍娇嗔了一声,问道。   「嗯,我明天十点多考完试,你明天早点过来好吗?」沈乐乐回答着母亲, 他希望母亲能早点过来。上午十一点,隔壁宿舍的同学不是回家就是还在考试, 正是他和母亲欢爱的好时刻。   「好,妈妈上完两节课就过去。你到校门接妈妈好吗?」苏妍欣喜道。   「好。妈妈,我爱你,真的很爱你!」   「妈妈也爱你,宝贝。今晚你早点睡,明天还要考试。」苏妍看了一眼床头 的闹钟,已经是十点多,便让儿子早点休息。   「好的,妈妈。一起睡,梦里见。」母子俩说完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上午,刚考完最后一科,沈乐乐就收到母亲的短信。沈乐乐回信息让 母亲在校门口等多几分钟,他就过来。丽娜说她家里有点事,早上就回去了。沈 乐乐心里更是没有尴尬和负担的直往校门口跑去。   沈乐乐一路上和准备回家或考试回来的同学打着招呼,小跑着奔向校门。已 经好几天没见母亲了,相思之情日渐加深,虽然两人天天通话,但相闻不如相见。 他迫切地想见到母亲,想将母亲那柔软的胴体揽入怀中,想沉入母亲那温情的热 海。   离校门很远的地方,沈乐乐就看见母亲静静地站在校门口的梧桐树下。他特 地放慢了脚步靠着路边走了过去。远远望去,母亲犹如一朵纯洁的莲花在绿茵上 飘呀呀,高贵而纯洁。走近一看,母亲却如一个绽放的白玫瑰,成熟艳丽,浑身 上下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韵味。   等得有些焦急的素雅,俏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她看到日思夜想的儿子 正快步向她走来。儿子那高大的身躯,俊俏的脸庞和迷人的笑容越来越清晰。苏 妍笑了,激动之下,不值钱的泪水差点没忍住从眼眶中滑了下来。为了来儿子学 校,她和其它老师说尽了好话才调好课程。早上起来时,她穿上昨晚挑好的衣物, 然后上个淡淡的妆才去学校。上午整整两节课,苏妍的心一直不在课堂上。想到 等会去儿子学校,她心里多少有些忐忑。等会在尽是青春少男少女的大学校园里, 她和儿子走在一起多少回有些自卑或者失落,毕竟她一个年近四十的女人,即使 身材容貌再好也找不到年轻人那种朝气蓬勃的气质。   「妈妈。」沈乐乐快步迎了上去,拉住妈妈的小手,温柔地叫着母亲。   「乐儿。」苏妍脸上掩不住心中的欢喜,又有些尴尬的想抽回手来。却被儿 子紧紧抓住,心中一阵感动。   「妈妈,你今天真漂亮。」沈乐乐拉着母亲,上下打量着母亲。母亲将长长 的头发披在肩后,略施粉黛的俏脸上显得俏丽妧媚,白色纺纱百褶连衣裙将母亲 傲人的身材包裹得凹凸有致。饱满高耸的乳房将胸前两个蕾丝花边的蝴蝶结高高 隆起,纤细的腰肢显得更加娇小,丰美的美臀向上翘起。下身是穿着黑色的丝袜, 不知是吊带还是连体的。黑色丝袜将母亲修长秀美的两腿紧紧裹住,性感诱人。 穿着高跟鞋的美足,更让母亲显得亭亭玉立,如风中新荷。   「还看,学校那么多人。」苏妍被儿子打量的有些不好意思,娇靥羞红地白 了儿子一眼。眼里尽情深情一片,缠缠绵绵。   「怕什么,我看我老婆,关他人何事?」母亲娇羞的模样看得沈乐乐心中一 荡,他凑在母亲耳边轻轻地说。   「乱说什么,也不怕你同学听见。」苏妍芳心一喜,脸上大囧,脸红到耳根 处,连粉颈都是一片羞红。   「本来就是,我没有乱说。妈妈,我们先回宿舍。你累坏了吧?」沈乐乐伸 手揽着母亲柔软的腰肢就往宿舍走去。   「不累,你宿舍远吗?」儿子亲昵的动作,苏妍虽然喜欢,但脸上却十分尴 尬。没走几步,迎面走来一年年轻的男女,苏妍更是尴尬的要推开儿子的拥抱。   「妈妈,你怕什么?」沈乐乐将母亲重新揽着母亲的腰肢,疑惑地问。   「那么多人,妈妈不好意思。会被人笑话的。」苏妍尴尬脸红地说。   「不怕,我才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呢,再说我抱着妈妈,别人能说什么?」沈 乐乐一脸真挚地看着母亲上,犹如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不在乎外来的闲言碎语, 为自己心爱的女人遮风挡雨。   「可……可终究不好。」苏妍十分感动,但终究还是觉得不好,怕影响儿子 的形象。   「妈妈,我都不在乎,你怕什么。好了,就快到我宿舍了!」沈乐乐拥着母 亲,手指前面一栋五层楼的楼房说。   「嗯,你住几楼?」苏妍乖巧地应了一声然后问道。儿子都不在乎,她还怕 什么呢?再说别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只是自己心虚作怪而已。   「五楼,宿舍就我一个人在,其它同学回家了。我周围都是大四的师兄,都 出去找工作了,没人在宿舍。」沈乐乐揽着母亲边走边说,他是要告诉母亲,宿 舍里非常安全,没人会打扰他们母子俩。   「嗯,娜娜回家了吗?」苏妍脸红低低地嗯了一声问道。苏妍知道儿子说这 些话,就是想和她在宿舍里做爱。但苏妍又担心儿子的女友丽娜,所以才问。   「娜娜回家了,别担心,妈妈。」沈乐乐低头坏坏地看了一眼母亲,手指在 母亲的掌心轻轻撩拨一下。   「哦。」苏妍被儿子手指撩地娇躯一颤,身体不如得有些酥软。幸好儿子揽 着她的腰肢,不然她都有些走不动了。走进儿子的那栋宿舍楼,真没见到几个学 生,除了零零星星见到几个拖着大包小包回家的学生外,很多宿舍的门都是紧闭 着。   好不容易爬到五楼进了儿子的宿舍。一进宿舍,沈乐乐把门反锁,窗帘被儿 子早早拉上。母子俩对视了几秒钟,嘴咬嘴,唇贴唇地吻在一起。   「妈妈,我想死你了。」好一会儿,沈乐乐才把亲得透不过气来的母亲松开 低声说道。   「妈妈也很想你,宝贝。」苏妍双颊绯红,娇喘着小声道。   「唔。」母子俩又吻在一起。这次母子俩和风细雨地吻着,相互舔舐着对方 的口腔,吮吸着彼此的舌头,津液交汇,久久不愿分开。   「妈妈,我想要你。」沈乐乐抓着母亲柔嫩的小手放在坚硬滚烫的肉棒上, 气息粗重地压低着声音。   「在这里?」苏妍一碰到儿子那根滚烫的粗大,心中一荡,小声问道。   「嗯。」沈乐乐让母亲的小手伸到裤裆里,握着他的肉棒轻轻套弄。他则抓 住母亲胸前的美乳用力揉搓,嘴唇吻着母亲的粉颈,粉颈上淡淡的幽香是他熟悉 的味道。   「妈妈怕!」苏妍边套弄儿子的肉棒,担心地问。手心传来的温度和乳房传 来的酥麻快感交织在一起,点燃了她压抑多天的欲火。   「别怕,妈妈。没人发现的。我想在这里肏你,妈妈。」沈乐乐咬着母亲的 耳垂,右手卷起母亲的裙子,手掌按在母亲的阴阜手抚摸。   「嗯。」儿子刚说完肏,苏妍就娇哼一声瘫在儿子身上。平时在学校偶尔听 到学生说这个字眼时,苏妍都会脸红耳赤,怎么如此下流的字眼在儿子口中说出 来,却如天籁之音。   沈乐乐闻言大喜,把母亲整个儿抱在书台上。他蹲在地上,把母亲的两腿扛 在肩上就想脱母亲的丝袜内裤。   苏妍两手撑在书台上,害羞带怯地看着儿子,充满欲火的媚眼柔情万千,花 容羞涩。见儿子动手要脱她丝袜,她掩口一笑,白嫩的手指点了一下儿子的额头, 然后把裙子卷到腰间,两手扶着大腿,把腿张得开开呈M字形的对着儿子。   「哦,妈妈。」沈乐乐看着母亲呈M字形的两腿间美景,夸张地张着嘴巴, 一脸的惊讶。母亲今天竟然穿着开档的连体丝袜,丝袜开档中间清晰可见一条蕾 丝镂空的小内裤紧紧裹着饱满的维纳斯之丘。   「喜欢吗?」苏妍松开一只手,把内裤挤在一边,露出濡湿艳美的肉穴。   「喜欢,你什么时候买的,妈妈?」沈乐乐满眼欲火地看着目前濡湿的肉穴, 急色地将嘴唇凑到母亲肉穴上,用舌尖轻轻舔了一下。母亲肉穴独特的味道让他 说不出的沉迷,他最爱母亲肉穴咸咸中有股沁人心扉的熟女幽香。   「啊,前天买的。」儿子火热的舌头刚碰到阴唇,苏妍全身就一阵酥麻,差 点没控制住大叫起来。爽得她整个头想往后仰,紧紧靠在书台格子上。娇躯又是 一颤,一股淫水从肉穴深处涌出来。   「妈妈原来早有准备。」沈乐乐手指定住母亲的内裤,张嘴接住流出来的淫 水。然后舌尖开始在母亲濡湿娇嫩的肉穴各处游走舔舐。   「嗯……哦……妈妈还不是为了你,早猜到你想干嘛,哦……再来……」苏 妍俏丽娇腻的玉颊红霞弥漫,水汪汪的美眸满是欲火地看着儿子,低吟着说。   「妈妈,你真好。」沈乐乐舔了几下充血凸起的阴蒂后,满嘴淫水地抬头看 了一眼母亲又继续埋头苦干。嫩红濡湿的阴肉在他灵活的舌尖下颤抖,淫水一股 股从肉穴深处涌了出来,又被沈乐乐卷进嘴里。敏感小巧的阴蒂在舌尖的拨弄下 翘立,如打不死的小强在一次次打击下又重新站起来,永不屈服。   「妈妈的好吃,还是娜娜的好吃?」苏妍被儿子舔得热血沸腾,心旌摇荡, 忍不住抬臀将肉穴凑近儿子的脸前,想被儿子尽情地舔舐一番。如今,苏妍正已 经放开两腿,两手撑在书台将淫靡的肉穴拼命往儿子嘴巴上凑,半个雪白的粉臀 已经腾空,随着儿子的舔舐来回挪动。   「妈妈的好吃,我最爱吃妈妈的了。」沈乐乐张嘴将母亲整个肉穴咬住,用 力的吸几下,就站起来。如果再舔下去,母亲非高潮不可。   「真的吗?」苏妍感觉肉穴一空,儿子已经站起来。她双眼迷离,渴望地看 着儿子问。   「真的,妈妈的最美味。」沈乐乐脱下裤子,扶着青筋缠绕的肉棒对准母亲 微张的穴口。硕大的龟头上下撩拨了几下母亲的阴蒂才准备插入。   「进来吧,宝贝。」苏妍被撩拨的难受,秀美的小脚勾住儿子的屁股想让儿 子插进来。   「我来了,我的好妈妈。」沈乐乐抄着母亲的两腿,屁股往前一送,巨大的 龟头撑开母亲濡湿紧窒的阴道慢慢插了进去。肿胀的肉棒如进入温暖的泥潭,温 热且粘稠,仿佛有千万只小嘴吸住他的肉棒,不让它前进。   「啊……」随着母亲的一声惊叫,沈乐乐将肉棒全部没入母亲的肉穴。肉穴 深处,硕大的龟头和娇嫩的花心如牛郎织女七月初七相见般如胶似漆地纠缠在一 起。滚烫的茎体也彷如被千万只温热的小嘴紧紧吮吸着,通体俱爽。   「妈妈,大嘛?」沈乐乐忍不住抽动起来,附在母亲耳朵低声问道。   「人小鬼大……哦……轻点。」苏妍闭上眼睛,仔细感受着儿子在她体内的 抽动。儿子每次抽插都带给她一次悸动,她感觉儿子的肉棒在膨胀再膨胀,整个 肉穴塞被塞得毫无缝隙。   「人小……龟大吧,妈妈。」沈乐乐附在母亲如玉的耳朵把鬼子的上声念成 阴平,整个词都变了味。在母亲的娇颤中,他抄着母亲的美腿拼命抽插。   宿舍内静悄悄的,除了两人的交合声之外就是苏妍的闷哼声。外面的走廊偶 尔有人走过,但有谁知道,他们的身边有一对情深意切的母子真放荡地交合呢?   「妈妈,几天没和做,你的肉洞又变紧了。」沈乐乐边插边凑过去亲母亲。 母亲如兰似麝的香气让他十分沉醉。才几天没和母亲做爱,感觉母亲的阴道紧了 不少,插起来有些费尽。   「啊……嗯……你的肉棒也……变大了!」苏妍闷哼着,断断续续地回应儿 子。整个肉穴在儿子的抽插中被摩擦的酥麻不已,快感传遍全身,身体上下所有 的细胞走畅快地享受着。随着儿子的速度加快,母子俩的私处发出「啪啪」的响 声,在做活塞运动的男女性器官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扑哧扑哧」声。两人交合 处早就白涅涅一片,不知是儿子的还是她的淫水。   「真紧,好爽。」沈乐乐快慢有致,轻重有度地抽插着。沈乐乐低头一看, 随着肉棒的进出,母亲鲜红的阴肉翻进翻出,两个小鸡蛋般的睾丸随着肉棒在母 亲肉穴进出而不停撞在母亲的臀缝上,母亲的臀缝下早就湿成一片,沿着桌沿滴 在地板上。   「哦……哦……宝贝,妈妈累了。」苏妍就坐在窄小的书台上,又被儿子连 续不断的撞击弄地有点痛,整个人兴奋之下显得有些难受,抬头仰脸,美目迷离 地看着儿子说。   「嗯,妈妈你在上面。」沈乐乐抽出肉棒,一股白色的淫液喷了出来,射得 他满腿都是淫水。沈乐乐嘿嘿一笑,把母亲又弄个大红脸。   「还笑,都是你。」苏妍在儿子的搀扶下站在地上,小手轻轻地拍了一下儿 子,脸红耳赤地娇嗔道。   「嗯,真的好大。」苏妍两腿跨在儿子两侧,左右抓着儿子的右手,右手伸 到胯下扶住儿子湿滑的肉棒对着自己湿漉漉的肉穴缓缓坐了下去。巨大的肉棒慢 慢撑开紧闭的阴肉,让她下体有种被慢慢撕裂的感觉。虽然不痛,但那种充实的 感觉让她刻骨铭心。   「妈妈,动一下。」沈乐乐躺在地板上,抬头弓身对母亲说。母亲刚坐下, 肉棒犹如被关进一个紧闭的火炉,需要母亲动一下才能得到宣泄。   「嗯。」苏妍娇靥嫣红如花,艳唇微张,两手握着儿子的手掌抬臀耸动。肉 臀起起落落,将儿子的擎天柱吞进吐出。随着肉臀的起来,空虚也充实交替着。 刚刚盘起的长发也散开凌乱散屁在肩头,随着她的动作波浪一样起伏。   「妈妈,你再快点,你正在肏儿子呢。」沈乐乐说着淫荡的话刺激着母亲。   「啊……啊……」苏妍正找到自己的G点,被儿子说得血涌心头,狠狠地起 落几次就无力的趴在儿子的身上。   「妈妈,再动一下,我们一起高潮。」沈乐乐托着母亲的美臀,屁股拼命往 上顶,不让自己的肉棒停下来,继续鼓励着母亲。   「嗯……哦……妈妈……真不行了。」苏妍本就被儿子插得浑身无力,刚才 又在上面一番捣弄更是软烂如泥。儿子一再鼓励之下,她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地 撑着身体前后扭动起来。   沈乐乐知道母亲到了紧要关头,挺起身体往上迎,母亲被他插得花枝乱颤如 迎风摆柳。母亲阴道一阵密过一阵的收缩让他感到母亲就要高潮,他坐了起来和 母亲掉了转把母亲压在身下。抄着母亲的两条美腿如狂风暴雨般地抽插,身下的 母亲被她撞得如一叶扁舟在怒海滔滔的大海飘荡,胸前的美乳波动不止。   地板上,两具活色生香的肉体交叠在一起,春色无边。上面的男人不停地冲 撞,下面的女人不停地移动,伴随着的是肌肤相撞的声音,满屋都是情欲的味道。   「哦……宝贝……妈妈要来了。」苏妍其实早就要高潮了,只是她舍不得那 越来越接近高潮的快感,死死忍住。最终,强烈的快感一波又一波地袭上心头, 她再也控制不住阴道收缩的频率。滚烫的阴道紧紧夹住儿子的肉棒,娇嫩的花心 死死吸住儿子的龟头。她娇呼一声,半掩住嘴巴,身体一僵大股大股的阴液对着 儿子的龟头兜头洒下,烫的儿子龟头在她花心深处一阵乱跳。   「妈妈,我也来了。」极度敏感的龟头被母亲滚烫的淫液兜头洒下,沈乐乐 再也控制不住。沉声一吼,牙关紧咬,精关大开,精液喷涌而出,胯部死死顶住 母亲的胯部,一股有一股的精液射进母亲子宫深处。   「来吧,射给妈妈,射给妈妈,啊……啊……」苏妍紧缩的阴道还没一松, 儿子的火热的肉棒就在阴道深处乱跳,接着一股股滚烫的阳精噗噗直射,射得花 心绽放,直射子宫深处。苏妍被儿子的阳精烫得哇哇乱叫,又不敢太大声,压抑 着娇叫几声,颇不尽兴。   母子俩软趴地纠缠在一起,一时间谁也不想说话。苏妍娇羞地用小手推了推 儿子的压在自己身上的身体,示意儿子起来。   丽娜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奇怪的声音,心中一惊:怎么屋里还有人?不是 都回去了吗!她走到门口,那声音有消失了。她贴身侧耳地细听,又听不到声音。 她犹豫了一下,伸手敲了敲门。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