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30, 2014

【妈妈,所谓爱情(续)】(第十六章)


    火车站之后,几个扮演群众演员的小伙伴就把我的故事在班里和校园给传了
开,再加上八卦新闻的大肆渲染,我无辜的被冠上孝子的美称!

    好烦,我又火了一把。

    现在同学们见面就聂大孝子聂大孝子的叫我,搞得我无言以对,只好点点头,
表情呆滞:呵呵。

    还好同学们没有叫我豪大孝子,不然很容易被理解成是豪大大鸡排……⊙﹏
⊙b 汗!

    这件事唯一庆幸的是,自此林新月童鞋看见我就跟没看见一样,视若无睹,
不再来烦我。

    前两天还好,耳根清净了不少,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但是,到了第三天,
我就不对了,开始想念林新月在我耳边唧唧歪歪的日子。

    没有了她的声音,生活就像一块残缺的月饼,被人咬掉了一块,虽然无关紧
要,但是不再完整。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感觉呢?有些怅然若失……

    刚好这天有三节战略管理课,李老师穿着一条黑色的长袖蕾丝花边连衣裙走
了进来。她那拉直的头发披散在肩上,一条白色的项链知性甜美,小蛮腰层次丰
富,线条柔美典雅。修长的大腿上一条黑色的丝袜不禁让人垂涎欲滴,七厘米黑
色尖头高跟鞋让这个女人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

 

    李老师英语顺溜,啪啦啪啦不知讲的什么说得飞快。她转过身在黑板上写字
时,我已经忍不住悄悄的拿出手机偷拍她曼妙的身姿,特别是她那上翘的臀部,
我给了一个特写,打手枪专用。

    她转过身时,把正在赶坏事的我吓了一跳,手机没稳住,啪,掉在地上。Oh
my god!眼泪花花,心都摔碎了,妈妈从北京给我买的6 哇。

    小豪,把手机给我放到讲台上,强调过多少遍了,我的课上,不准玩手机!
李老师目光凛冽的盯着我,语气严厉有老师风范。

    我无奈,捡起手机,幸亏没事。锁了屏幕,颤抖着手,心不甘情不愿的交了
上去。李老师继续讲课!

    突然,一阵毛骨悚然在我背后油然而生,右后方一回头,林新月那一双要吃
了我的眼睛死死的瞪着我。完了,被她发现了。

    我再也没有任何心思听课了,连看一眼李老师都觉得心虚得不知所措。我低
着头,低着低着就睡着了。

    刘彦推了推我:小豪,小豪。

    我睡眼朦胧:干嘛呀……

    看你口水流的,做春梦了吧。你看李老师在放什么。

    在放什么?还不是波特五力模型。我抬了抬头,没好气:啊?又是这个视频!

    我瞬间无语,只感觉自己是头待宰的羔羊。是哪个乌龟王八蛋偷拍老子的,
还能不能给人留点隐私啦。荧幕里,我正在对亲爱的女神妈妈说:我很想给你幸
福!

    教室里,浪漫孝子话题的讨论,在同学们人声鼎沸中再次炸开了锅!

    蛇蝎美人,蛇蝎美人,李老师你还真是响应了古代成语的号召,一点都没差,
你的知性,是假的吗?

    大家先静一静静一静。李老师拍了拍手说:还有几分钟下课,我有几句话想
说。

    童鞋们都知道我们班的小豪童鞋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好孩子,看了他网上的这
段视频,我很感动,大家都应该向他学习才对,尊敬父母,孝顺父母。

    你们应该不知道吧,其实老师是一个孤儿,从小就非常渴望自己能有妈妈疼
有爸爸爱,可惜,这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我是多么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完整的
家。

    所以,大家一定要珍惜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光,带给他们开心,带给他们快乐。
子欲养而亲不在,是无数说出这句话的人多么痛的领悟啊!

    李老师感慨的说完,情绪有些低落,就宣布下课了。

    之前热闹的课堂,在李老师的真情流露中变得十分安静,这是老师的心里话
吧。刚开始听见李老师说要向我学习,我还有种以为她是在幸灾乐祸的感觉,现
在,我觉得她的身世好可怜。

    那她?她和她男朋友?她和王叔叔?甚至是老爸,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决不
允许有任何人伤害她,不管他是谁!

    下了课,我第一次主动去找林新月:小月月,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和她结伴而行的同学秦萍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咋舌:大孝子,你恶不恶心
啊?还小月月呢?啧啧……我没回答秦萍的话,因为我也觉得真的很恶心。

    秦萍很识趣的把林新月挽在她手上的手,挽到了我手上。天哪!这样的速度
是不是太快了一点,我们好像连手都没牵过吧,这是直接跨越了多少个阶段啊?

    林新月没有抗拒,只是沉默的跟着我一起向食堂踱步。以前活泼的她到哪里
去了?我想问她,但是不敢,所以只能自己想想了。

    吃饭的时候,我们面对着面,林新月大大的两个眼珠圆溜溜的一直盯着我,
看得我浑身发麻。

    班长,你干嘛不吃啊,这可是你最喜欢的香辣排骨。她没说话,我低下头嗟
米。

    突然,一句为什么冒了出来。

    我怎么觉得有人在我的耳边吹了口气,酥酥麻麻的。赶紧抬头,额,这个调
皮的小姑娘啥时从对面坐到了我身边?跟妹妹叶琳还真是一模一样有得一拼。

    我看着她,伸手把她的餐盘移到了她现在的座位上:姑奶奶,吃饭。

    不吃!你不跟我说为什么我就不吃!林新月慷概激昂。在食堂吃饭的同学全
部都看向我们这边,一个个鄙视的眼光宣判着我在欺负女生的罪行,我这人怕的
事情很多,但最怕的还是误解。

    小姑奶奶,什么为什么呀?你先吃饭,等会儿我们边走边说。我答应你,绝
对言无不尽!

    还没等我把说完话,林新月就低下头吧唧吧唧吃得倍儿香,骨头一根接一根
的往外吐,看得我瞬间石化!哪里冒出来的饿死鬼?

    好了,我吃饱了,我们走吧,边走边说。林新月拿着纸巾擦了擦嘴,对着我
说。

    可是,光顾着看你吃了,我还没吃好呢。我说。

    小豪,嘿嘿。林新月这一笑,我觉得特别诡异,她傻痴痴的:要不要我喂你
呀?

    走,其实我已经饱了!但实际上肚子没有一分饱。

    路上,林新月居然又不知廉耻的主动挽着我的手。推开,不推开,推开,不
推开……我的心里矛盾,一片又一片的剥落着花瓣。

    你叫了那么多同学去当你的演员,为什么不叫我?林新月义正言辞的质问我。

    哦,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原来就这个啊!小家伙还真挺爱为我
乱七八糟的事情上心的:那天不是太早了一点嘛,我怕你起不来,想让你多睡会
儿。

    林新月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头轻轻的靠在了我的肩上:真的吗?真的吗?
谢谢你,这么体贴我。

    我被林新月百年难得一见的温柔吓得汗毛直立:我还是喜欢你粗鲁的样子…


    什么?你说什么?林新月顿时活泼了起来,和我面对着面,在期待着什么:
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我说,我还是喜欢你粗鲁的样子。我再次无语!

    哇哦!耶耶!你终于说了你喜欢我,你喜欢我,欧耶欧耶……噢噢O (∩_
∩)O~~ 毛主席说,做事情要抓重点,为什么我说的这句话的重点,就和林新月
所理解的重点不一样呢?奇怪!

    我不想反驳面前的这个姑娘了,作为好朋友,我是真的喜欢和她在一起吵吵
闹闹。我也不想解释,上一次就是因为跟妈妈解释此喜欢非彼喜欢,被一脚踢下
了床……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