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30, 2014

【欲望爱母】(第二十一章 浓浓醋意)

                      第二十一章
    晚上母子俩又狂颠了一晚。尽管苏妍想控制和儿子性交的频率,
但爱欲却如行云流水般穿梭在动人的五线谱上,一个动作,甚至一个眼神都能撩
拨起那根琴弦,撩动起他们心底的情欲。他们不仅仅是为了肉欲的满足,更是为
了让彼此的灵魂更好的契合在一起。让肉体缠绵,达到水乳交融,灵魂相契的境
界。

    苏妍早上醒来时,下体火辣辣得十分难受。她知道,阴部又被儿子插伤了。
想到和丈夫结婚这么多年都不曾被弄伤过,和儿子才几天就被插伤了两次。想到
这些,苏妍就暗自好笑,这哪能全怪儿子呀,自己还不是想把以前落下的补回来。
她看了一眼大大躺在她身边的爱儿,心里全是浓浓的爱意。

    拖着浑身酸痛的娇躯,苏妍艰难的准备着早餐。早餐刚端上桌,儿子就醒来
了。

    「早啊,老婆。」沈乐乐从后面抱住母亲,吻了一下母亲的粉颈说。

    「早啊,乐儿。」苏妍秀眉弯弯,幸福地靠着儿子。

    「怎么不叫老公呢,老婆?」沈乐乐轻拍了几下母亲的翘臀,不乐意地问。

    「叫乐儿不是一样嘛?」苏妍撇了撇嘴,不乐意地说。大白天的叫儿子老公,
苏妍还真叫不出来。昨天癫狂之下动情地叫儿子无数声老公,乐得儿子在她身上
更加卖力。她都不知道儿子哪来的力气,要了又要,难道就是因为自己叫了他老
公?苏妍偷偷地想着。

    「肯定不一样嘛,我喜欢你叫我老公,阿妍。」沈乐乐把搂进怀中,舌尖挑
拨着母亲敏感的耳垂,吹气着说。

    「老公。」苏妍脸红着甜甜地叫了一声儿子老公,挣扎着逃离儿子的拥抱。
耳朵传来酥麻的快感似乎又撩动了她的情欲,再这样下去她又会陷入儿子的肉棒
之下。

    「嗳,好老婆。」沈乐乐坏笑地看着逃离的母亲,高声应道。

    早餐过后,母子俩依依不舍的分开。

    「妈妈,我爱你!」沈乐乐不忍心回头,因为他回头总能看到母亲饱含深情
的美眸尽是泪花。上了公车后,他发了一条短信给母亲。

    「妈妈也爱你,宝贝。好好考试,妈妈在家等你。」母亲回过来的短信让他
眼角挂满了泪花。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泪水,扭头朝车窗外望去,往事如初晨
下的事物出现在他脑海。他想拾起那一幕即将逝去的画面,可新的画面又重新占
据他的脑海。和母亲的点点滴滴最终能汇聚成一条记忆的长河,慢慢地流淌在他
心间,足以让他回忆一辈子。

    「妈妈,我会爱你一辈子。等我回来。」离别过后,无需太多华丽和情挑的
语言,只想表达心中的爱意。他知道,这份爱他要用一辈子来来尝还,但他从不
后悔。有些事可以重来,有些事却不能。发生了就发生了,只能一路走下去,不
管风风雨雨也要坚持走下去。

    苏妍坐在沙发上,家中又回到以前的状态,只有嘴唇间的那一抹温暖和床上
的凌乱才明白告诉她一切都和原来不同。苏妍感觉就像做了一场梦,她多么希望
在梦中一直不要醒来。可梦最终还是会醒来,人是要面对现实的,她心里一阵失
落。

    昨晚和儿子躺在床上,开始说好不做爱。可温情的相拥之下,卿卿我我之间,
母子俩自然而然地又发生了关系。不知梅开几度之后,母子俩才一动不动地拥抱
在一起。苏妍疲惫之下提议儿子明天去学校。可是儿子还想拖两天,后来在她的
反复劝说下,儿子才勉强答应。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想到儿子,苏妍又重新拾起心情,小嘴哼起流行的小调把卧室的床卷起丢到
洗衣机。阳台外的洗衣机传来轰隆隆的响声,涤净床单上的痕迹,可心中的痕迹
却永远留了下来。她细细地擦洗着昨天下午母子俩留在沙发上的痕迹。

    苏妍其实想将痕迹多留几天,多一些念想,可又怕家里突然来人。无奈之下
只好擦洗干净。那斑痕水迹说明昨天的那一场战斗是多么的激烈。想到和儿子的
肉搏,苏妍的身体又蠢蠢欲动。

    自从和儿子发生关系之后,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敏感。有时甚至不用儿子抚
摸挑逗,只要儿子盯着她的身体看,她的身体就会变得灼热,下面自然而言的就
湿了。她不知道为怎么会变成这样,也许是儿子的粗大把她的身体完全开发,又
或许是和儿子这种禁忌的关系让她胴体深受刺激。可明明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
自己就受不了,难道这就是水乳交融,灵魂相契的境界吗?

    儿子的爱是那么的真挚,是那么的深沉。儿子不仅爱她的身体,更爱她的人。
她知道,这一辈子他们都无法逃脱乱伦的魔咒。即使有一天他们走出这个深渊,
但曾经的烙印也永远无法洗掉。

    「妈妈也会爱你一辈子,宝贝。」苏妍灵巧的按着手机按键回了儿子,心里
满满的。

    回到学校的沈乐乐自然受到同学们的热烈欢迎,特别是舍友们,对他的伤愈
归来更是高兴不已。中午和女友出去吃了顿饭之后,乐乐重新投入到紧张的考试
准备中。毕竟两个星期没有看书,之前学的知识都有些生疏了,唯有加紧时间复
习才能在考试中不会挂科。

    这几天丽娜刚好例假干净,心里痒痒的。可男友刚伤愈回来,学习又拉下那
么多,她不愿意自动提出去开房。每次和男友手拉手走在一起时,她就有种蠢蠢
欲动的感觉,但又不敢说出来。

    「娜娜,怎么了?」下午沈乐乐上完最后一节课和女友手牵手走在学校的林
荫大道上。见女友神色不是很自然,欲言又止的模样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丽娜神色忸怩,自然不好意思说出来。女人大多数是矜持的,
很少有女人主动向男人提出性爱,除非那个女人真的很想。

    「嘿嘿,想那个了?」沈乐乐见女友脸上羞红,一脸忸怩之态的模样,猜出
女友心里想什么,附在女友耳边小声问。

    「嗯。」丽娜声如蚊蚋地应了一声。

    「小妖精,想要也不说!」沈乐乐把忸怩的女友拉到一旁小声地说。

    「人家怕耽误你学习嘛,再说你身体刚好。」丽娜一脸委屈,羞红着脸看着
男友。

    「好啦,知道你乖。等会让你乐呵呵,嘿嘿。」沈乐乐手掌轻轻地在女友挺
翘的美臀上拍了一下,笑着说。

    小两口约好吃过饭后各自洗完澡就去老地方开房。沈乐乐回到宿舍刚洗完澡,
就接到母亲的电话。

    「宝贝。」苏妍刚从学校回来,有气无力地脱了凉鞋把包包扔在沙发上,就
拨通儿子的电话。儿子不在家,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动力,回到家中整个人都感觉
浑身无力。

    「妈妈,我刚洗完澡。你下班了吗?」沈乐乐把头发梳理了一下,准备出门
赴约。

    「妈妈刚下班,回来动都不想动。」苏妍半躺着,修长秀美的美腿放在沙发
上,素手把额前的秀发掠到粉白的耳根后面,小嘴嘟嘟地和儿子通着电话,整个
慵懒的美人儿。

    「啊,是不是儿子不在家,什么都不想做?」沈乐乐边走边问道。

    「嗯,你不在家,妈妈浑身没劲。」听到儿子声音,苏妍委屈地想要哭。儿
子在家时,她整天像个幸福的小女人,被儿子疼着宠着爱着,在床上被儿子抱着
插着,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那么幸福。如今儿子却不在身边,想到儿子,她心里
一阵难受。

    「那我在家时,不见得你多有劲。」沈乐乐坏笑着下了楼梯,宿舍楼梯有人
来人往的,他不好意思说的太露骨。

    「啊,小坏蛋,妈妈还不够劲呀,哪次不是被你弄的死去活来的!」苏妍一
听俏脸顿时一红,她娇嗔着向儿子撒娇。一想到和儿子这几天的疯狂,芳心一动,
一股柔媚从肉穴涌了出来。

    「知道你厉害啦。想我吗,妈妈?」走到一个楼梯转角见四处无人,沈乐乐
低声问母亲。

    「想,天天想,妈妈都快想死你了。」苏妍摸着烫红的脸颊,柔声地向儿子
撒着娇。

    「哪里想,上面想还是下面想?」沈乐乐小声地挑逗着母亲。

    「那你想妈妈哪里想你,坏儿子。」儿子流里流气地挑逗,说得苏妍心儿痒
痒的。她喜欢和儿子这种和风细雨般的调情,说着说着很容易挑起她的情欲。

    「妈妈你说嘛?儿子怎么知道?」沈乐乐故意刁难母亲,要母亲说出来。

    「讨厌,哪里都想啦,满意了吧!」苏妍美眸一白,娇羞满面地告诉儿子。
手掌适时地放在饱满的乳房上,轻轻揉搓。白色的教师制服在手掌的揉搓下有些
褶皱,微开的领口下美乳若隐若现。

    「我也想你。妈妈。」沈乐乐深情地说,他隐约听到电话那边母亲的呼吸变
得粗重。

    「妈妈,你不会这么不禁挑逗吧,才说两句就娇喘嘘嘘了?」沈乐乐悄声笑
着问母亲,心里一阵得意。

    「嗯,宝贝,妈妈想你了。」家里没人,完全不担心别人听到,苏妍放肆地
解开扣子,用力地揉着胸前的美乳,向儿子大声说道。

    「妈妈,那我马上回去好不好?」母亲熟悉的娇喘声和放肆的叫声让沈乐乐
心神一荡,她知道母亲动情了。他能想象母亲现在是何等娇羞诱人模样,恨不得
立刻飞回去把母亲压在身下狠狠地安慰她几次。可又和女友约好去开房,这让他
有些为难,不知怎么办好?

    「别,好好考试,妈妈等你回来。」尽管再想念儿子,苏妍怕耽误儿子考试,
连忙叫儿子别回来。她不舍地移开按在乳房上的小手,深吸几口气强压住心底的
欲望。

    「可我现在硬了怎么办?」母亲的善解人意让沈乐乐心里一松。他得了便宜
又卖乖,故意问道。

    「那……娜娜不是在学校吗?」苏妍一听儿子的肉棒翘起来,芳心又是一荡,
差点没忍住让儿子立刻回来。可想到儿子的学业,她硬是生生忍住。儿子在学校,
还怕解决不了问题。娜娜那个小妖精迟早会勾引儿子上床,以其吃醋难受,不如
顺水推舟,买个好给儿子。

    「妈妈,你不吃醋?」沈乐乐一脸惊讶,不知母亲怎么会心甘情愿地让他去
找女友发泄。在他印象中,母亲对女友向来存在敌意的,别看那天两个女人好的
跟姐妹一样,说不定私下里龙奇斗艳也难说。

    「哼,妈妈吃醋又能怎么样,你在学校不找她,她也会找你!」苏妍说完心
里免不了酸酸的,但她也无法改变现实。自从知道儿子有女友以来,苏妍就慢慢
想开了。她爱儿子,但她不能破坏儿子的人生。儿子能疼她,爱她就已经足够了。
另外一个女人迟早会出现在儿子的生命里,以其儿子找个说不定自己不喜欢的,
还不如直接选择丽娜。

    「妈妈,别吃醋嘛?等儿子回去好好爱补偿你!」沈乐乐知道母亲难过,有
时候一个女人爱男人有多深,她的心就会痛地又多深。

    「嗯,妈妈等你回来。考得不好,妈妈可不理你!」

    「好的,妈妈。我马上去找娜娜。」沈乐乐已经看到丽娜走到他宿舍楼下在
等他,他连忙说了一句,准备挂电话。

    「啊。」苏妍惊叫一声,她刚说出来,儿子马上就想和丽娜去开房,早知这
样还不如不矜持,直接让他回来肏自己。

    「再见了,亲爱的妈妈。」沈乐乐轻轻地给母亲一个飞吻,然后就挂了电话。

    挂了儿子电话的苏妍心烦意乱地坐在沙发上,她有些懊恼自己。刚才儿子都
已经说要回来,为何自己要矜持,这几天在床上自己都不知被儿子弄了几遍,什
么淫声浪语都对儿子说过,偏偏最想儿子的时候却想矜持一番。可她心中又是释
然,自己也是为儿子好,毕竟儿子快要考试,再说雨露要均分,总不能全部洒给
自己,多少也要留点给他的女友。

    「儿子会怎么插丽娜呢?」想到儿子等会要和丽娜在床上做爱,苏妍的芳心
又砰砰乱跳。她很想知道小两口在床上是怎么玩的,会不会也跟她们母子俩那样?
想着想着,苏妍的身体又热了起来。

    小两口刚亲完对方,正准备进入状态,母亲的电话就来了。

    「妈妈。」沈乐乐示意女友不要说话,故意大声地叫着母亲。刚和母亲说要
和女友去开房,母亲这时刚好打电话过来,难道是想偷听他们做爱?沈乐乐暗忖
着,心里偷乐着。

    「乐乐,吃饭了吗?」苏妍刚洗完澡,身披一件紫色丝绸低胸睡衣躺在床上。
洗澡时,脑子就想着儿子事怎么和丽娜做爱的,刚一躺下她估摸着儿子应该在和
丽娜亲热,本不想打扰他们,可脑子控制不住心底的那份偷窥的刺激,不由自主
地拨通了儿子的电话,故意问道。

    「吃了,有事吗?妈妈。」沈乐乐刚说完,女友随即从后面抱住他,光滑如
蛇般缠住他,嫣红的小嘴吻着他的背脊,沿着背脊往上移动,娇小坚挺的椒乳也
在他的背上磨蹭。

    「没事,妈妈只是想听听你声音。」电话那边没有传来粗重的喘息声让苏妍
有些失望,她兴趣索然地想挂掉电话。

    「妈妈,我有点事,先挂了。」沈乐乐假装把电话一挂,把手机扔在床边,
反手将女友拉了过来,压在身下,他抬头看了一眼还在通话中的手机,嘴角闪过
一抹狡黠的坏笑。

    「啊,老公插我,老婆想要。」丽娜惊叫一声,媚色漫脸地扭动着娇躯,忙
不迭地把湿滑的肉穴往男友肉棒上凑,哀求道。

    「好,老公来了。」沈乐乐把女友双脚架在肩膀一直压到女友面前,肉棒轻
车熟路地找准门洞一下戳了进去。

    「啊……」没想爱人戳进来的第一下就深入花心,另丽娜措手不及的倒吸了
一口冷气,热辣辣的感觉由肉穴散漫到全身。

    「砰」电话那头的响声吓了苏妍一跳,她正想挂掉电话,耳边却传来丽娜的
求爱声,听得苏妍心儿一酥。没等她的心松下来,丽娜的尖叫声直接把她击倒在
床上。她知道儿子的肉棒肯定深入丽娜的肉穴,她相信只有儿子的粗大才会造成
这么大的效果。儿子插入肉穴带来的二重效应就是苏妍的阴道也荡起一阵酥麻,
传遍全身。

    跟母亲深邃的阴道相比,女友的阴道略显短浅,每次一插就到底。每次和母
亲做爱时,母亲幽深的阴道就如层峦叠嶂的深山,他的肉棒要历尽千辛万苦才能
享受那销魂的美景。而和女友做爱则是下下见底,直至子宫口。深有深的好处,
浅有浅的妙处,如果将两个人间极品名器摆在一起品尝,那应是人间最极乐的事
情。

    「爽吗?老婆。」沈乐乐把女友折成一团,浑圆的臀部悬空在床上。每抽插
个三五下,总有溅出来的淫水沿着臀缝滴落床单上。

    「爽……啊……爽死老婆了……老公……再快点……」丽娜大声地呻吟着。
男友一开始就大起大落的力道,每次插进来就有被顶到喉咙的感觉,抽出去的时
候又似乎连心都能带出去,整个儿被他插得魂飞魄散。

    「憋坏了吧,想不想老公的大肉棒?」沈乐乐看床头的手机,想到电话那头
偷听的母亲,嘴角荡起一丝坏笑。他能想象得到此刻正在偷听他们做爱的母亲会
是一幅怎样荡人心魂的姿态。

    还真被沈乐乐猜对了,落日余晖透过粉色的窗帘铺洒在宽大的席梦思上,身
披紫色绸质睡衣的粉妆玉琢胴体大大的躺在床上。玉人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探入
修长秀美的两腿间在摸索,脸上满是绯红之色,精巧诱人的小嘴一张一合地发出
哼哼声。

    「哦……老婆想……天天都想……啊……你都不想老婆的……。」丽娜被男
友插的魂都差点不见了。可能这就是久别胜新婚吧,已经经常做爱还没这种感觉,
今天被男友一摸一插才那么几下,就想高潮。

    「不想你还能想谁啊,小妖精。」沈乐将全身力道送入女友的深处,龟头顶
住女友的花心一阵研磨。

    「谁知道呢……噢……」丽娜抬头看了一眼两人的交合处,一片萎靡。突然,
她想到男友帮他母亲晾晒那些性感内衣的画面,脑海里又闪过男友母亲那张容光
焕发俏脸。

    「老公又没别的女人。」沈乐乐知道女友想说些什么,这正是他要的效果。
于是卖力地抽弄着,整个房间都是两人做爱的扑哧扑哧声。女友阴道短浅的妙处
就是每次抽插大腿还没和她臀肉碰撞,肉棒就插到她的花心。

    「你妈妈……啊……」丽娜想到那些,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酸甜苦辣咸
皆有。

    「妈妈。」两个字无异于一声惊雷,把正在一边偷听一边自慰的苏妍吓得惊
醒过来。这小妮子怎么知道我和儿子的事,难道让她发现什么蛛丝马迹?苏妍又
快速的思索了几遍,脸红摇了摇头。

    「怎么扯到我妈妈身上。」沈乐乐也是一脸惊愕,放下女友压在胸前的两腿,
手抓着女友的乳房边摸边插着。

    「嗯……哼……除了你妈妈……还……还能有谁……慢点……啊」丽娜被男
友疯狂抽插,插得连话都说不完整。勾魂似地凤眼水汪汪地看着俊俏的男友,心
里一阵酸楚和无奈。其实她也知道触物生心隐约觉得男友和他母亲关系不是一般
的母子关系,似乎亲密的有些过头。

    「小妖精,你胡说些什么。」沈乐乐一怔,没想女友真的怀疑他和母亲的关
系。

    「嗯……老公,你当我是小孩子呀,那我问你……嗯……真深……」男友一
愣之间,丽娜就如水蛇般翻身坐在男友身上,扭摆着柔软的腰肢,窄小的肉洞在
上面吞吐着男友的硕大。

    「老公插死你,小妖精。」沈乐乐见女友没有羞恼之意,淫心不由自主地转
了起来。如果女友真的知道又不介意他们母子俩的事,说不定能来个双凤朝阳!
可他又摸不清女友的真实想法,一旦真的被女友知道,而女友又无法接受传了出
去,母子俩将会身败名裂。

    「啊……哦……嗯……嗯」丽娜美眸含春,妧媚地看着男友。娇美的胴体在
捣弄着,扭摆着,旋转着,起起伏伏。

    苏妍的身体也在她手指抽插肉穴下起起伏伏。紫色的睡衣已经向两边分开,
她左手用力的揉搓着膨胀的美乳,右手快速地抽插着窄小的蜜穴,打开扬声器的
手机发出淫声浪语,一次紧似一次地刺激着她的神经。娇美的胴体如紧的神经,
弯曲着,挣扎着,向上拱着,刺向天穹。

    「啊……啊,好老公,你想插死老婆再去插妈妈呀……哦……啊……我的天
啊……」回答他的是男友突然的翻身,狂风暴雨在他身上撞击起来。阴道内的肉
棒伴随着抽插的速度跳动地越来越快,大有一泄而下的趋势。肉棒摩擦阴壁的快
感越来越强烈,令丽娜有种快奔溃的感觉。她银牙紧压,死死顶住男友的疯狂攻
击,娇小的乳房荡起了一小浪一小浪的乳波。

    「啊……啊……就要插烂你,啊……我来了……。啊……」沈乐乐一阵猛插,
龟头酥麻,全身一酸,精液如机枪子弹般射进女友的阴道里。

    「啊……插我,快插我……啊……啊……」阴道褶皱的快感和滚烫的阳精浇
灌之下,丽娜再也忍不住了,她使出最后吃奶的力气收缩着括约肌,下一瞬间就
是阴道深处喷涌而出的热汁。

    与此同时,电话那边的苏妍听着儿子驰骋声,也想象着儿子趴在自己身上猛
插,随着一声高哦,畅快地达到高潮。频频弓起的胴体随着喷涌而出的淫液终于
落下。夕阳的余晖洒落在潺潺而流的淫液上,闪着亮光。

    「老公,你真棒。」丽娜香汗淋漓地抬头亲了一口满头大汗的男友,赞赏着
说。

    「爽了吧,小妖精。看你还胡不胡说。」沈乐乐也心满意足地吻了女友白腻
的额头,心想电话那边母亲也达到了高潮吧!

    「我才没胡说,我是有证据的。」丽娜推开男友坐了起来。她低头稍稍一翻
被男友插得有些红肿的阴唇,一股稀浊的精液从阴道口流了出来。

    「平时男友的精液都是很浓稠的,即使做爱频繁时也不会稀浊到这种程度,
怎么这次这么稀少的?」看着流出的精液,丽娜陷入了沉思。突然一个成熟艳丽
的身影从她脑海里闪过,丽娜不禁哆嗦了一下,心中的那份猜测更加坚定。

    「怎么了,宝贝?」沈乐乐见女友一呆,以为她在想刚才的事,于是他又将
女友扑倒在床上,笑着问。

    「啊……还来呀?」丽娜惊叫一声想躲开,一下又被男友擒住,如待宰的羔
羊般,动弹不得。

    「那敢不敢胡说八道?」沈乐乐装腔作势地把半硬的肉棒顶在丽娜湿哒哒的
阴道口上作势要插进去。

    「我怎么胡说八道了?你们在电话里你想我,我想你的。还有,你还帮你妈
妈晾性感内衣。」丽娜酸溜溜地说,小嘴嘟得高高。

    「很多母子都这样的啦,妈妈想儿子有什么的?」沈乐乐见女友酸溜溜气嘟
嘟的样子,心里摸不准她的态度,假装气恼地说。

    「那你妈妈让你晾那些性感的内衣呢?就算你妈妈对你没那个意思,你敢说
没意淫过你妈妈?」丽娜刚滋润过的俏脸又是一红,整个人如黄鼠狼偷了鸡般得
意洋洋地看着男友问道。

    「才没呢,什么乱七八糟的。」沈乐乐起身坐在床上看了一眼活色生香的女
友。

    「才不信呢!你妈妈那么漂亮,你会没一点那种心思!」

    「不信拉倒。快上课了,准备走吧!」沈乐乐一看床头的手机,手机不知什
么时候结束了通话。他又看了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回头对女友说。

    「嗯,老公,我浑身发软使不上劲。」丽娜娇慵地妞了妞娇躯,撒着娇说。

    「谁让你刚才那么贪吃?呵呵。」沈乐乐扶着女友做了起来,手掌轻轻拍了
一下女友的翘臀,笑着说。

    女友要回宿舍拿东西就先走,沈乐乐则借故留在小旅馆里。

    「妈妈。」见女友下了楼梯后,沈乐乐回房关门拨通母亲的电话。

    「嗳,宝贝。」修长秀美的两腿大大张开躺在床上的苏妍仍回味着刚才手淫
带来的快感。

    「妈妈,你什么时候挂了电话的?」沈乐乐躺在床上不解地问。

    「你射了之后我就挂了。」想到刚才偷听儿子和丽娜的淫言浪语,苏妍粉脸
不禁爬起两朵红云。

    「怎么那么早挂呢?」

    「切,我才不想听你们的第二次呢!」苏妍酸酸地说道。

    「没做第二次啦,她回宿舍了。」

    「谁知道你们有没有,我又管不着。」苏妍语气里酸味更浓。

    「才几分钟呀,你儿子有那么差劲吗?哪次不是半小时以上,你又不是不知
道?」沈乐乐嘻嘻地笑着安慰母亲。

    「谁知道呢!」想到儿子每次在她身上驰骋,苏妍身体又热了起来。

    「不知道?不知是谁每次都爽的哇哇乱叫。」沈乐乐取笑着母亲。

    「人家才没有呢!」苏妍被儿子说的羞美不可方物,芳心砰砰乱跳。

    「妈妈,刚才听得刺激吗?」

    「嘁,刺激有什么用,听得到又吃不到,哼。」苏妍慵懒地翻转娇躯,慢腾
腾地支起身体靠在床头小嘴哼了一声。

    「怎么会没用,等会我让妈妈听得到又看得到。」沈乐乐狡黠地笑了几声,
随即挂了电话。他放下手机,一手撸着半软不硬的肉棒,直至龟头狰狞,青筋缠
绕才用手机拍了下来发给母亲。

    听了儿子那句话,苏妍以为儿子要回来,没想话还没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正
当苏妍猜测着儿子是不是要赶回来时,儿子发来的彩信让她闹了个大红脸。虽然
和儿子做爱时,什么淫言浪语都说过,全身上下也被儿子舔了个遍,但突兀之下
收到儿子的大肉棒照片还是让苏妍羞得俏脸酡红,心如鹿撞。

    「妈妈,收到了吗?儿子也想看你的。」苏妍看着手机里儿子的那根粗壮坚
硬的大肉棒,正要细细品味,又收到儿子的短信。

    「啊,小坏蛋竟然要我拍那里给他看。」看着儿子的壮硕,想到自己淫靡的
肉穴拍给儿子看,苏妍羞得一双美目媚出水来。手掌摸了摸发烫的脸颊,羞态醉
人的靠在床头上。

    「不拍,羞死人了。哪有女人自己拍自己那里的?」儿子总说她下面漂亮,
苏妍也好奇,想看看自己下面是什么样子。可一想到做母亲的用手机拍下面,还
发给亲生儿子看,她心中又是羞赧。

    「妈妈,你就拍给我看嘛!如今很多你这个年纪的女人去影楼拍裸照要留住
青春呢,你拍给你男人看怕啥,别人又看不到。」沈乐乐知道让母亲拍,母亲一
时难于接受,唯有慢慢劝导。

    「可要是给别人看到了怎么办?」苏妍看了儿子的短信,心想也是。可她有
担心相片被别人看见,那还不得羞死人呀。

    「妈妈,怎么会被别人看见呢,儿子看完就删,你放心吧。」沈乐乐见母亲
态度松动,乘胜追击,信誓旦旦地说相片的保密性很好。

    「那妈妈试试,拍不好你可别抱怨啊!」得到儿子的保证之后,苏妍才放心
来。她调准好光线的角度,然后张开两条修长白腻的美腿,反着方向拿着手机低
头看了几眼自己潮湿的肉穴,然后轻轻暗下拍照按键。

    「啊,看不清。」苏妍拍了一张一看,手机摄像头都不知对到哪里去,好像
拍到大腿上了。她轻轻删掉,调准角度继续拍。

    「啊,原来自己的是这般模样,羞死人了。」苏妍看着自己拍下的照片,傲
人的娇容一片酡红,秋水盈盈的媚目含羞带怯,嫣红的小嘴半张娇嗔道。手机屏
幕上,萎靡诱人的肉穴看得一清二楚,两边肥大饱满的大阴唇高高凸起拱护着娇
小秀气的肉洞,两片微微张开的湿漉漉的小阴唇围着一个鲜红窄小的肉洞,嫩红
的肉洞口上依稀可见透明的淫液缓缓流出。

    苏妍有些兴奋,又连拍了几张,然后挑了一张拍的最好,清晰度最高的用彩
信发过去。按完发送键,苏妍早已粉腮热红,媚眼含春,热盼儿子的回复。

    沈乐乐焦急地等着母亲的照片,他又不能催促母亲,此时母亲肯定在拍着。
好不容易才等来母亲的彩信,虽然他把母亲的肉穴里里外外都看了个遍,吃了个
遍,但彩信中的照片还是十分惊艳。看着母亲发来的肉穴照,沈乐乐的肉棒又狠
狠地翘起来。这可是他以后要耕犁无数遍的良田沃土,这可是他要日夜穿梭徘徊
的圣地,这可是他至爱的人间美景,是他的,都是他的。

    「妈妈,你拍的真好,你的肉穴真的好美没诱人。可不可以拍一张翻开阴唇
的?」

    「坏人,得寸进尺,尽想欺负妈妈!」苏妍迫不及待地打开短信,看了儿子
的信息后红霞漫天,桃腮粉红。嘴里嗔怪一番后,心中又是十分得意。儿子对她
身体的迷恋让她十分欢喜,从儿子在床上对她的迷恋就可以看到,她虽然没有年
轻女孩的青春,但成熟女人的韵味也不是年轻女孩可以比的。

    苏妍含羞带怯,又惊又喜地用左手拇指和食指翻开潮湿细薄的小阴唇,用手
机对着连拍几张。有着上一次的经验,这次苏妍拍的角度和清晰度更好,完全把
整个肉穴都拍了下来,就连肉洞深处的肉芽也看的清清楚楚。

    「不是要看嘛,妈妈让你看个够,小坏蛋。」想到儿子那色色的样子,苏妍
一股脑的把所拍的照片全部发过去,满足自己心爱的小色狼。

    「妈妈,你的肉穴太美了,儿子忍不住要舔几下。」沈乐乐看着母亲发来的
美穴照,压抑不住心中的狂喜,连忙拨通母亲的电话,色急地说。

    「色儿子,你别舔手机,回来舔妈妈啊,妈妈现在张得开开等你来舔呢。」
苏妍一接到儿子的电话,刚刚褪去的春情就被儿子点燃。她只感觉自己如置身熊
熊烈火之中,口干舌燥,欲火攻心。她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拨弄着濡湿的花瓣,
诱惑着儿子。

    「妈妈,儿子这就回去,你等着我,下面别洗,让儿子回去好好吃过够。」
沈乐乐听到母亲淫荡诱惑的娇声浪语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胯下的欲火,只想回去对
着母亲长毛朔日和母亲沉沦到底。

    「啊,宝贝,别回来。妈妈这几天忍住,回来给你弄个够好不好?」苏妍俏
脸潮红,春意弥漫,娇喘着说。

    「妈妈,可是你现在怎么办?」

    「小坏蛋,妈妈刚才泻过一次了,不要紧的。」苏妍羞赧着,不想儿子担心
自己,尽量让呼吸平静。

    「嗯,妈妈,我放假时,你来接我好不好?嘿嘿。」沈乐乐转移了话题,如
果再这样下次,母子俩真的要真刀真枪实干一场才能把欲火泄出来。昨天他看了
考试时间安排,同宿舍的三个同学比他提前一天考完,到时候让母亲来学校,嘿
嘿,说不定在宿舍能上演一场活色生香的肉搏秀。

    「小坏蛋,又想什么坏事了?」苏妍好不容易控制自己的欲望,听到儿子嘿
嘿直笑,就知道儿子没想好事。

    「妈妈,儿子还能干什么坏事,你来就知道了。」

    「你不是想……」想到去儿子学校,儿子又考完试,儿子不会是想和自己出
去开房吧?难道是想在宿舍和自己干那种事?这个念头一冒出来,苏妍芳心荡漾,
大羞地摇了摇头。

    「不告诉你,你来就有惊喜。」沈乐乐嘿嘿直笑。

    「记得把照片删掉,小坏蛋。」临挂电话时,苏妍不忘叮嘱儿子。

    「马上就删,我的好妈妈。」沈乐乐随口应了下来。他哪里会舍得删掉妈妈
如此美艳的肉穴照,他要把照片存到手机相册里去,有空就偷偷拿来欣赏欣赏。

    母子俩又甜言蜜语,郎情妾意地说了一会,彼此才挂了电话。随后几天沈乐
乐都忙着复习和考试,苏妍也忙着将之前请假的落下的课程补上,母子俩甜言蜜
语的通话自然少了。但每天睡觉前都会在电话里相互倾诉对对方的思念,如此一
来,母子俩的感情不但没有变淡,而且加深了许多。

    非常感谢狼友,特别感谢宅男。这一章特地为宅男发的,再次感谢宅男。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