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30, 2014

【嫂子的秘密】十八(全集完)


               第十八章

  三天后。

  那之后的三天里李薇薇都住在自己父母家,毕竟身上都是李成峰留下的吻痕
和咬痕回去之后如果和王宁则行房事被他看见就不好解释了。

  给王宁则打电话说自己父母身体不好要照顾几天,王宁则也没说什么,只好
勉强的同意了。

  星期四的早上,李薇薇懒洋洋的起床,最近一段时间内没有上班,作息时间
规律都变得懒散了。

  李薇薇的父亲在看报纸,看见女儿起来只穿着睡衣走来走去有些不满,他对
女儿要求很高,可惜从小漂亮聪明的李薇薇就很懂得讨大家欢心,每每自己想要
严厉一下就被李薇薇的撒娇弄得没了脾气,害的自己越发对李薇薇没有威严了,
这么多年来,除了李薇薇找的那个优秀的丈夫让他满意外,老实说李薇薇做的事
他没一件事满意的。

  「现在的年轻人啊」

  大概察觉到父亲又要唠叨,李薇薇搔了搔有些乱的黑长发,背地吐着鬼脸离
开大厅去厨房吃早饭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生活就是荒唐,老伴你看看,这一个30多岁的年轻大
小伙子,死在自己出租房里,据说这人没正经工作,还乱搞女人……」

  老两口看着报纸,对今天社会版的头条指指点点。

  李薇薇就当没听见一样继续吃着早饭,她知道又到了自己父亲借社会新闻给
自己上人生课了,懒得理。

  吃完早饭都10点了,李薇薇的父亲照例这时候要出去散步,母亲在看韩剧,
无所事事的李薇薇躲在里屋上网,身上的吻痕咬痕也都消褪的差不多了,后天大
概假期就到了,也要回学校上班了吧?明天就回家吧。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李薇薇被网站跳出的一跳本地新闻吓了一跳,点进去一
看内容让她大吃一惊:

  「本地出租房内惊现赤裸男尸,疑为性后猝死。」

  李成峰的事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李薇薇有点那以置信,那明明是个很
偏的地方啊。还是说这不是李成峰

  仔细读了内容,虽然用了化名,但确认了事发地址看来就是李成峰了,没想
到是房东过来说要结束租期准备拆迁时候偶然发现的,看来自己也算不上幸运,
还有点倒霉呢,本来如果拖上1个月再发现的话,自己就有充足时间准备下一步
了,看来目前李成峰的死很快林月凛就会知道了吧?自己也只能加快脚步了……

  晚上王宁则提前回家了,李薇薇不在家的这几天,他在学校也心神不宁总是
借口提前跑回来,就想看看李薇薇是不是也提前回来了。

  虽然希望不大,但是王宁则还是抱着点期待打开了门,厨房传来一阵叮叮当
当的响声,激动地走进厨房一看,发现一个倩影背着自己在处理食材。

  「薇薇姐?」

  「嗯?宁则,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心情不好,请假了。」

  「是吗?哪里不舒服吗?」

  李薇薇用围裙擦了擦手,眨巴了一下大眼睛走了过来,轻轻压下王宁则的头,
将额头靠近了王宁则的脑门贴了一会,疑惑的看着王宁则说道:

  「奇怪,也不热啊。」

  好久没有被李薇薇主动做过这种亲昵的小动作了,自从两人变成了那种姘居
的关系之后,尽管李薇薇更重要的部位都被自己碰过吻过摸过,但是她主动地像
小时候对自己做这种动作,这还是第一次。

  「不……没什么的。」

  「嗯?难道你逃学了?拿不可行哦宁则,成绩那么好,不努力掉队了多可惜,
将来考不上好学校就后悔了。」

  忽然有点类似母亲的说教,李薇薇的嫩唇翕动着,自己也好久没有像这样被
李薇薇温柔的教训了,今天是什么日子,难道时光倒流,前段时间过的都只是一
场噩梦吗?

  「嗯?宁则,怎么不说话了?」

  看了看沉默的王宁则,忽然李薇薇媚笑着过去,踮起脚跟主动亲了他脸颊一
下:

  「一会吃饭吧,以后可不许在提前回家逃学了。」

  看着李薇薇的媚态,王宁则心中涌出一股激流,忽然上前一把将自己嫂子柔
软的香躯拥在怀里,直接吻住了李薇薇的小嘴。

  「唔……」

  撬开了嫩唇,两人的舌头熟悉的纠缠在了一起,李薇薇一开始大眼睛里还闪
着惊讶,不一会就好似适应了一样,两只藕臂从后面抱住了王宁则宽阔的后背,
闭上眼睛,和他湿吻起来。

  慢慢的将李薇薇抱住,压在了沙发上,王宁则手开始向着她的下体探去。

  「不要,现在还没有完全黑天呢。」

  「没关系的。薇薇姐。」

  又亲了一下李薇薇,王宁则褪去了李薇薇碍事的衣物,掏出肉棒,轻车熟路
的进入了李薇薇的体内。

  「嗯……塞得好满。」

  李薇薇长腿裹着黑丝缠绕在王宁则的虎腰上,大眼睛里闪烁着欲望,这样的
李薇薇和以前给王宁则已经完全不同了,记得第一次和她发生关系的时候,李薇
薇虽然是醉酒状态,可是眼神里的那份清澈完全不同于现在。

  是周靖平那个混蛋把自己的薇薇姐改造成这副模样的么?进入了李薇薇的体
内,一面运动着,王宁则开始有些胡思乱想着。

  「宁则,好厉害,再往里点……嗯……轻点……」

  没想到薇薇姐已经开始指挥起自己的肉棒,遵循着自己的欲望在引导性爱了,
这样的李薇薇除了自己在偷看和王宁言做爱的时候外,还从未出现过。

  「怎么了?宁则?」

  「没什么。」

  低头亲了一下李薇薇,王宁则一只手握住了李薇薇温暖坚挺的巨乳,用手指
有点重的捏住了乳肉,让整个硕大的乳球被勒成了几乎一个葫芦状。

  李薇薇眯着大眼睛,只是媚笑着吐着嫩舌,今天的薇薇姐和过往全部不同,
放佛刻意讨好自己一样,做着往日里没有的痴媚神态给自己看。

  肉棒又狠狠地顶了一下李薇薇蜜道深处的子宫颈口,让她的子宫受不住刺激
痉挛收缩,反而吸住了自己的肉棒口开始裹吸起来。

  「薇薇姐,你和我哥怎么这么多年还不生孩子。」

  「嗯……哦……不要说这个了……」

  「告诉我。」

  顶了一下李薇薇的里面,熬不住的李薇薇只好皱着柳眉说道:

  「宁言他说忙,没时间,而且不想因为多了孩子没时间照顾你,怕你感到委
屈。」

  「……」

  顶着哥哥的女人,没想到得到的是这样的回答。王宁则看了看身下娇媚的李
薇薇,心中第一次有了一丝罪恶感。即是对王宁言的,也是对李微微的。

  「即便这样我也想和你结婚,薇薇姐。」

  「嗯……」

  模糊的回答了一下,两人的交合处已经响起了清澈的水声,看来李薇薇身体
已经产生了化学反应,开始享受起性爱了。

  感觉到膣内收缩带来的温暖逼仄感,王宁则低下头,把李薇薇压在沙发下,
开始含着她淡粉色的娇嫩乳头,乳球上白腻的乳肉已经布满了刚才自己蹂躏她乳
房时候留下的通红指痕。

  「宁则……啊……宁则……这样顶……我要受不了了……」

  「薇薇姐,你这样夹,我也要……出来了……」

  「嗯……那就射吧……今天我是……安全期的……」

  「真的吗?」

  「啊……不是的话,难道不想让我怀上的你孩子么?」

  看着李薇薇忽然媚笑着对着自己,王宁则一瞬间内心邪恶的欲望膨胀到最大,
脑子里浮现了一副李薇薇怀着自己的孩子,挺着大肚子,裸体在床上等待自己插
入的景象。

  「那好,薇薇姐,让我干穿你下贱的子宫吧。」

  忽然一声低吼,王宁则将虎躯彻底压在李薇薇身上,胸膛压在她的入秋上,
感受着李薇薇那对巨乳的柔嫩,下身开始加速的挺动。

  「啊……嗯……宁则……进来吧……射进来吧……」

  「薇薇姐……我来了……」

  亲吻着李薇薇的长颈,王宁则的肉棒完全被李微微的子宫颈口咬住,再也没
有犹豫,怒挺了几十下,扑哧一声,大股的浓稠精液便射入了李薇薇的子宫内
……

  两人相拥在沙发上躺了好一会,谁也不愿离开,晚饭也就此被遗忘掉了。

  「宁则,你真的想以后娶我么?」

  「当然。」

  忽然被李薇薇问了一句,王宁则笑呵呵的亲了李薇薇一下表示肯定。

  「和我在一起不是一条平坦的路。」

  「哥哥那边我会去说的,即便是哥哥,即便是对不起他,即便是成为一个鬼,
我也要得到你,薇薇。」

  看着王宁则那还有些稚嫩却很坚毅眼神,李薇薇微微眯起了大眼睛,对方的
这个态度,看来自己必须要做最后的决定了,不过现在其实也没什么回头路了,
李成峰不都已经杀了吗?不要在乎那么多了。

  「那好,即然这样,宁则,你知道林月凛喜欢你吗?」

  「啊……为什么提这件事……」

  王宁则有些尴尬,似乎做错了事一样侧过脸没有看李薇薇。

  「你也知道是她威胁我回到你身边的吧。」

  「嗯……」

  王宁则知道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只好含糊应了一声。

  「你知道她雇人偷拍我的照片的事么?」

  「啊?什么?」

  「当然她让人拍了好多照片,就是拿着个威胁我我才会回来。」

  是什么照片,王宁则自然也大概清楚,不过他一次也不知道,不,是从来也
没想起过问林月凛究竟是用什么方法让李薇薇甘愿回来的,原来是这样啊。

  「是那些照片吗?我让林月凛把那些照片换回来吧。」

  「呵呵,宁则,你不知道么?她雇佣的那个无赖已经照过来了。」

  「什么?」

  「就是在用那些照片威胁我,让我做他的情妇,还要定期拿钱给他。」

  「你……你说什么?」

  「不过没关系,我已经把他杀了。」

  短短的几句话,实在太震惊,威胁,情妇,杀人,这些词语可不像是自己嫂
子过往能说出来的东西。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新闻已经报道了。」

  「可是薇薇姐,为什么要这样。」

  王宁则不知道表情面对李薇薇,干脆不看正视对方那双迷人的大眼睛,别过
眼睛红着脸。

  「还不明白吗?我想和你在一起。」

  「啊?」

  「经过这一切我明白了,我想和你在一起,所以干扰这一切的因素我都会下
决心排除,即便是杀人。」

  「薇薇姐你……」

  有些惊讶,这还是原本清纯妩媚,温柔可人的薇薇姐说的话吗?为什么经历
了一场周靖平风波,感觉李薇薇已经完全换了一个人,犹如原本带着乡下青草味
道的泥土,经过砖窑里大火的历练,已经完全称为一个坚强夯实的红砖,那种带
着工业之美,却褪去了天真纯真色彩的,城市里随处可见的混领土下积累的红砖。

  「怎么,不敢相信吗?」

  「不……只是……」

  「你知道吗,我们在一起的困难还远远不止这些,李成峰可以来威胁我让我
做他的情妇,你想过没有林月凛可不可以拿这些来去告诉王宁言?」

  「告诉就告诉,我不怕,迟早要和哥哥摊牌。」

  「就现在吗?凭借你还是一个学生?」

  「我……」

  王宁则不说话了,他知道,自己现在还是一个高中学生,根本没有资格像一
个成年人一样去向哥哥摊牌,连自己的生活费都是哥哥在出,自己有什么资格和
哥哥站在相同立场上去谈感情问题呢?不错,薇薇姐是有自己的收入,但是自己
难道还要追求自己心爱的人之后还要靠对方来养么,那不就是社会上的废物没什
么区别了么。

  「我会想办法的。」

  「什么办法?」

  「我……」

  又是语塞,王宁则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所以在你真正有能力立足社会之前,你是无法和我在一起的,如果你现在
就想和宁言摊牌,我们只会输的很惨,我也不会呆在你身边了。」

  「薇薇姐……」

  「所以为了我,为了我们的未来,你能做到隐藏我们之间的秘密吗?隐藏我
的秘密?」

  「隐藏住嫂子的秘密吗?」

  「嗯。」

  「当然。」

  「即使不择手段?」

  「即使这样。」

  「甚至杀掉林月凛?」

  「什么!?」

  「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更何况是一个喜欢你喜欢到不得了的人,只有
她死了我的秘密才不会暴露,只有这样我才能和你一直在一起,一直等到你能立
足社会。

  「不,薇薇姐,我……」

  「我已经为了我们去杀人了,你根本做不到这点吗?」

  看着李薇薇那双咄咄逼人的大眼睛,王宁则无处可躲,真的要杀掉林月凛吗?
他已经进入要疯狂崩溃的状态了。

  「果然吗,你还是没有选择我。」

  「不,我只是……」

  「你只是下不了手?」

  「不……」

  「算了,我们还是分开吧,你这样是不可能和你哥哥摊牌的。」

  李薇薇想要推开王宁则,忽然被他反过来紧紧抱住,重新压在了沙发上。

  「宁则,不要闹了,我们结束这样的恋爱游戏吧,我累了。」

  「薇薇姐,不,薇薇,我会的,为了你我什么都会去做的,我要让你看看,
我要让你知道,我才是你真正的男人,要做你一辈子的男人的那个人。」

  「宁则,你……」

  「相信我,给我点时间,大概过几天她姑妈可能不会在家,那时候……」

  看着王宁则的眼睛,李薇薇点点头,重新的甘愿的被王宁则压在身下,一面
继续承受着对方肉棒侵入自己的体内,一面眯着眼睛露着娇媚的神色,听着对方
谈着自己恐怖的杀人计划。

  星期日。晚上十一点。

  这是城西一个夏实房地产开发公司正要准备拆迁的老国企职工宿舍楼,已经
拆了一半,还有一半没有完工,在深秋的晚上居然王宁则会约自己到这里来,这
有点出乎林月凛的意料。

  深秋的这个时候已经有点冷了,林月凛骑着自行车来,谁也没告诉,不如说
也告诉不了谁,她姑妈去外地处理一些酒店分部的情况没有在家,这几天就她一
个人。

  「宁则,怎么在这里?」

  骑车到了这只有几分钟,她就看见了约她来的王宁则。

  「你是自己骑车来的?」

  「嗯。」

  「没看到别人吗?」

  「这么晚了能看到谁啊,好冷啊,再说为什么要骑自行车?」

  林月凛有些娇嗔的看了看王宁则,这一段时间李薇薇回家后两人的关系也好
了不少,王宁则也愿意理她了,大概是感谢她帮他找回了自己的嫂子吧,虽然在
林月凛看来不是个滋味,但是这样就够了,她觉得自己能帮心爱的男孩子尽一份
力就足够了。

  「这个你一会就知道了,跟我来。」

  王宁则没说什么,只是带着林月凛一步步向着无人的空房子里走去,拆了一
般的宿舍楼在野外奇黑无比,显得有些吓人,一半已经残破,一半还保留着原本
的建筑构造,从没被破坏的那半还是可以上去的,林月凛有点害怕,但是想到是
跟着王宁则后面,心里又安心了不少,她伸出一只小手拽着王宁则的衣角,慢慢
的跟着他上了楼。

  到了六楼,这是这栋楼的最高层,这里刚好一半已经被破坏掉了,王宁则带
着林月凛走到了墙已经被完全破坏的一个屋子内,月光洒了进来,反而比在楼里
好多了。

  「宁则,干嘛啊,把我叫到这里来,而且这里不太安全吧。」

  林月凛向着脚边不到一米处的地方望去,那里就是楼房的边缘了,下面就是
呆着瓦砾的空地,从这里要是不小心摔下去……林月凛不敢想了。

  「没什么,想问你点事。」

  「电话说就好了嘛。」

  「这里说不是有情调么。」

  王宁则忽然笑了,让林月凛觉得怪怪的,虽然在笑,让她有点毛骨悚然的感
觉。

  「你再说什么笨蛋话啊。到底什么事?」

  「嫂子,也就是薇薇姐,你当初是雇李成峰去偷拍她和周靖平的?」

  「啊?你知道了啊?」

  「嗯,薇薇姐说的。」

  「原来她也看到了李成峰。」

  「是真的,你生气了?」

  「那倒没有,其实我还挺感谢你的,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办法。」

  「没什么,托我姑妈的一个熟人认识的李成峰。」

  「你姑妈知道这件事?」

  「怎么会,我是瞒着姑妈的,我和那个熟人认识,你放心,那个熟人也不知
道是要办什么事,我只说过是一点私事。」

  「也就是说除了你和李成峰,我,薇薇姐之外,这件事没人知道了吧?」

  「嗯,当然,我也不会把这种事在外面随便说啊,再说有必要么。」

  「那就好。」

  「怎么了啊你,怪怪的。」

  林月凛带着点苦笑看向王宁则,她觉得他今天一晚上都不对劲。

  「说实话,我很感谢你,我也很感谢你对我的帮助,我也知道你对我的感情。
总之,真的很谢谢你,认识你真好。」

  慢慢的靠向林月凛,忽然将她一把抱住,美少女先是惊讶,而后身子软在了
王宁则怀里,她没想到过心上人会主动抱住自己,尤其是王宁则爱的是李薇薇并
不是她。

  「笨蛋,现在说这样的话,太狡猾了。」

  稍稍向后退了一步,林月凛没有注意到自己离楼的边缘处只剩下半步的距离
了,她还沉浸在被王宁则抱住的温暖感觉里。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也许选择你也是不错的。」

  「你在说什么呀,我并不期待你能选我,只要心里还有我一个位置,我就满
足了。」

  抬头望了一眼王宁则,林月凛闭上了眼睛,交出了嘴唇,王宁则犹豫了一下,
还是俯身吻上去了。

  「嗯……宁则……」

  「月凛,谢谢你,那么,再见了。」

  似乎没搞懂这句话的意思,不过林月凛忽然发现自己离王宁则越来越远,王
宁则帅气的脸在月光的夜下似乎越来越远,啊,好像自己是浮在半空中,啊,明
白了,自己原来是摔下楼了去了。

  刚刚明白过这一点的林月凛还不及喊出一声,就带着不解与诧异摔在了一片
瓦砾的空地上,脖子拧在了一边,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只感觉生命的气息从身体
里渐渐溜走,慢慢的,她闭上了眼。

  「薇薇姐……」

  羞愧的看了一眼阴影处,原来刚才那一幕一直被李薇薇暗中监视,现在她出
来了,这让王宁则为刚才的动情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没想到你还真的和她接吻了。」

  「对不起。」

  「原来说好的可没有这些啊。」

  「对不起我……」

  「没想到在最后还是对她温柔了。」

  「是我的错。」

  「不要紧哦,宁则,我就是喜欢温柔这点。」

  「这次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吧。」

  「嗯,是呀。」

  过来拥住了王宁则,李薇薇翘起脚跟,和王宁则拥吻在一起,不过王宁则没
有注意到,李薇薇的今天穿的是一副普通的平底鞋,上面还包裹着牛皮纸。

  「薇薇姐,那么,我们回家吧。」

  「呼呼,我要给你个惊喜,转过去。」

  搞不懂李薇薇要做什么,王宁则只好转过去,面朝着林月凛刚才被自己推下
去的地方,有点阴森森的。

  不一小会儿,李薇薇的小手忽然伸进了自己的裤裆内,开始把玩自己的睾丸。

  「薇薇姐……」

  「这是对你的犒劳哦,舒服吧。」

  「嗯。」

  李薇薇解开了王宁则的裤子,虽然在深秋这样有点冷,但是能被自己喜欢的
薇薇姐手交,王宁则也就忍下来了。

  趴在王宁则的耳边,李薇薇小嘴里吐着热气轻轻说道:

  「宁则,喜欢吗?」

  「嗯。」

  「我爱你,宁则。」

  「我也爱你,薇薇。」

  「那么,再见了。」

  忽然听到这句话,王宁则心里一惊,不过还没有搞明白的时候,自己也如同
林月凛一样,直接被李薇薇推了下去,摔在那一片收纳林月凛的瓦砾里。

  李薇薇看了看王宁则摔下去的地方,就在林月凛的身边。小心的确认地点后,
重新下楼在黑夜里摸索着,老实说她现在真的想一跑了之,但是还有重要的是要
去做。

  她下去重新确认了林月凛和王宁则,确定两人都断气之后,小心翼翼的挑着
瓦砾走了出去,她也是骑着自行车来的,但是自行车停在另一片的小区旁,最后
一段路是王宁则骑车载她过来的。

  终于这一切都结束了,她确信自己没留下什么证据,不在场证明只要说自己
睡觉就好,模糊没有关系,在学校的关系大家都以为宁则和林月凛是在交往,王
宁则还脱了裤子朝下,而林月凛是脸朝上摔下去的,大概大家都会以为两人是晚
上幽会不小心摔下去的吧……但愿如此。

  一个月后。

  深秋的雨水总是让人觉得冰冷,尤其是在肃穆到令人窒息的墓园之中。

  「宁言,回去吧,雨大了,感冒就不好了。」

  「我再陪陪宁则吧。」

  王宁言没再说话,盯着眼前泛着灰色的墓碑,上面是王宁则开心的笑脸。

  「宁言,别这样了,不是你的错。」

  李薇薇从后面抱住了王宁言宽阔的后背,和宁则像比,宁言的后背有着他所
有没有的成年男人的厚实感觉。

  「没关系的,就是有点不想把宁则单独扔在这。」

  李薇薇没有继续说话,将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从王宁言的后背中抬起,眼角慢
慢划过一丝泪线。

  「对不起了,宁则,请带着嫂子的秘密永远的长眠在这吧,我不会忘记你的,
也不会忘记我们之间度过的时间的,但是,为了我和宁言的爱,就此别过吧。」

  心里默默的念着最后对王宁则的悼词,李薇薇慢慢的又把翘首埋下,这一次,
在寂静的墓园里,她与王宁言两人都不再说话了,只剩下死一般的寂寞……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