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30, 2014

【我姊程綝】(29-30)《完》


               (二十九)

  对我来说,綝姐选择平叔绝对是糟蹋自己,但正如小依所言,这是大姐的选
择,我身为弟弟的是否应该尊重?

  我知道这是很难,可是为了綝姐,我会尝试学习接受平叔。

  次天早上,我们按照约定时间在大堂集合,綝姐看到我,脸蛋儿瞬即发红,
想必是羞于我俩听到她和平叔野外活动一事。我和小依装傻扮蠢,胡混的打发过
去。

  「这么漂亮的酒店居然有老鼠,昨晚我和阿天在露天浴缸温馨,突然跑一只
大的出来,还碰一声跌在地上,吓得我们连忙跑回房间。」小依说得口沫横飞,
平叔听见,也插一腿:「你们也听见啊?那声真的很响,吓了一大跳,那老鼠有
多大?」

  「有这样啦。」小依用手比划,平叔啧啧称奇:「有这么大?不是像只猫?
泰国的老鼠原来这么大只的,平叔增见识了。」

  綝姐知我俩逗他,作出一副责怪表情,我握起大姐的手,在她耳边小声说:
「这样不还好?笨男人才不会偷吃。」

  这是綝姐首次听见我替平叔说话,眼神怪异的望着我,我继续调侃道:「不
过拜托今晚不要在露台弄,小依听了发春的,整晚不放过我。」

  姐用力敲我额角一记。

  吃过早餐,一行人浩浩荡荡到附近的沙滩观光游览。水昨天游过了,今天尝
试其他的水上活动。我们首先看中帆伞运动,感受从高空俯瞰海滩美丽景色的乐
趣。唯綝姐看到被吊到半天高连忙说怕,我和平叔大叹可惜,试想想一双大奶被
挂到天上,举头望明月,何其壮观啊。

  上天不肯,潜水也要考虑,结果在小依的提议下大家试玩水上电单车,感受
在海中风驰的快感。

  「我不会啊。」琳姐仍是推辞,小依拍手口说:「有教练嘛,而且我和姐姐
一台,不会有事的。」

  结果在众人同意下,我们选择了这有点危险性的刺激活动。接受了十来分钟
的驾驶指导,在规划范围试玩了三十分钟,确定能够控制自如才出海畅游。

  「小依,小心綝姐。」我叮嘱道,本来两对情侣应该分两台车,但小依坚持
要与綝姐一辆,我看看平叔那大肚皮,想想超重翻车堕海的画面,为大姐人身安
全也赞同这个安排。最终两位女生一辆,我和平叔则每人一台。

  「知道啦!」小依运动神经上佳,三十分钟的试玩令她信心十足,綝姐则仍
未习惯,看到女友风驰电掣,害怕得牢牢捉紧小依腰身,不敢张眼。

  各有各玩,广阔海弯一下子便不见大家影踪,约好一小时候租车店集合,我
也没什么担心,独个享受迎着海风划破前方的刺激快感。

  一小时后,各人准时回到集合点,小依异常兴奋,意犹未尽,綝姐则犹有余
怯,脸青唇白。

  「接着去划艇的!」女友精力旺盛,玩极不累,还未坐下休息,便已经拉着
綝姐去挑战下个项目。本来木船相对,培养感情是十分浪漫的一件事,但看到小
依欢天喜地的拉着綝姐共坐一艘,我和平叔你眼望我眼,两个大男人划艇增进基
情,倒不如坐在沙滩休息还好得多了。

  「我们出发啰!」

  「小心的!」

  「知道啦!」

  看着穿起救生衣的两人出海,我和平叔到岸边一处小店,随便买两支饮料。
我按着小依意见,找些话题了解平叔。

  「平叔你平时有什么嗜好?」

  「我嘛?一把年纪了,没什么嗜好的,都是看看黄片黄书的吧。」平叔像个
猥琐老头子的毫不掩饰,我后悔没有把说话录音,让女友知道要发掘平叔优点,
是一件多愚蠢的事。

  呆坐了三十分钟,我没再跟平叔说些什么,怕再问下去,要以跟綝姐脱离姐
弟关系来强迫他们分手。

  可这时候突然传来一个消息,一位刚划艇回来的游客向小店老板说道:「刚
才有辆艇在大岩山那边翻了,两个女孩子掉水里去,不知有没事。」

  「两个女孩子?」

  这一吓非同小可,我和平叔连忙跳起向沙滩跑,大岩山是距离不远的独立小
岛,我俩走到岸边,看不到翻艇情况,平叔情急之下,说要游泳过去看看。

  「平叔你疯了?这个距离游水怎去得了?而且綝姐和小依也会点游泳,身上
又穿了救生衣,先冷静下来。」虽说距离不远,但至少也有二、三千米,即使给
你真的游得过去,只怕也无力救得了谁。

  「我等不及了,担心綝妹有事,先过去看看,小天你去召救生员。」平叔没
有多想便跳进海里,我虽然跟他同样焦急,但也没失去理性,知道这根本不是办
法,转头跑去召当地的巡逻帮忙。怎知才刚去到出租木艇的店子,便看到綝姐和
小依两人。

  「你们怎会在这里?」我大呼惊奇,小依莫名其妙的说:「怎会在这里?租
艇不用还么?」

  「那…」我回头看,只见平叔已经游了很远,但仍没有三分一距离。綝姐知
道平叔为担心自己跳进水里大惊,我镇静说:「惊慌也没用,召救生艇吧。」

  果然不过一会,便看到平叔体力不支的在海面浮沉,小依看到没有?又给我
多找一个缺点了,就是不自量力。

  远处看着救生艇把平叔救上船,綝姐担心不已,我叹口气说:「有什么人,
可以令自己连命也不顾?」说着拍拍綝姐肩膀:「作为男人他是不合格的了,但
作为丈夫,也许勉强可以接受。」

  「阿天…」綝姐默言无语的望着我,这时候小依插一句:「对了,如果我和
姐姐一起掉进水,阿天你会首先救谁?」

  来了!我就早知会有这种问题,有备而来:「一起救,左边一个右边一个,
双腿再夹个比坚尼美女。」

  两女一同杀气满盈,唉,女人就是没有幽默感。

  把平叔救起,总算没有淹死,休息一会,被綝姐噜囌几句,一场虚惊总算有
惊无险。

  吃过晚饭,到附近的购物商场随便看看,四处畅游了一天。晚上时刻,我主
动向平叔提议:「平叔,听说这边有人妖酒吧,有没兴趣见识见识?」

  「人妖?这么远来到当然要看看,大家一起去吗?」平叔磨拳擦掌,兴致勃
勃,我向女生们摇摇手:「这种成人节目女仕不宜,我们两个男人自己去,小依
你跟綝姐去逛夜市吧。」

  小依知我用意,醒目地点点头:「好啊,我们才对人妖没兴趣,跟姐姐去做
水疗的。」

  「就这样决定,兵分两路。」我推着男人走:「平叔,听说人妖的奶子都很
有弹性,要不要试试?」

  「当然要,看看有没綝妹的那么弹手。」平叔一脸色相。

  来到酒吧,好吧,结果我们没去人妖吧,只是到普通酒吧聊聊男人话。

  平叔酒量一般,几杯下肚,已经醉醺醺的像只关帝,我问了一个明知故问的
问题:「你是真心爱我姐吗?」

  「当然是真心,说实话我现在仍未相信綝妹肯嫁给我,你知道嘛,平叔年纪
大,长得丑又胖,杂货店也不是大生意。」

  我点头同意,看来终于找到这男人的唯一好处,就是有自知之明。

  平叔继续说:「但我自问啊,是比谁都爱綝妹的,这份真心用红炉火烧也不
会溶掉。」

  「比谁都爱我姐吗?」我苦笑一声,对平叔的爱的宣言不知是否应该感到高
兴。男人按着我肩膀,感激的说:「老弟,我真的要感谢你,把綝妹交给我。」

  我摇头说:「是你的真情感动了我姐吧。」

  平叔摆摆手道:「不是的,这些年里我跟綝妹求婚很多次,她总说要等弟弟
结婚,有人照顾才考虑出嫁。」

  「我姐真的这样说?」我有点意外,没想到和小依的婚事计划,是促成綝姐
结婚的决心。

  平叔作誓说:「千真万确,这一次她也说要回家跟你商量,如果你真的很反
对,便打消念头。」

  我叹口气,如实道:「我反对了,但綝姐仍然选择嫁你。」

  平叔摇头说:「不,前几天她跟我说,这次旅行是一次测验,如果老弟你给
我不合格,婚事就告吹。」平叔握起我的手,诚恳问道:「老弟,那你认为平叔
值几分?有没资格娶你姐?」

  我望望平叔喝了啤酒后显得更大的肚皮,想说负五十,但最终还是多问一遍
:「你先答我,你爱我姐有多分?」

  平叔坚定的望着我说:「一百分。」

  我没有小依聪明,不会看看别人眼神便知道真相,但望着眼前男人,其实也
不是太差,应该…会有负四十分吧。

  这时候,我忆起女友的说话:「你就不要看不起你姐的爱情,以为只有自己
的爱情才轰烈,人家的就是无聊。」

  「信任綝姐的爱情吗?」我轻叹气,喝一口啤酒,拍拍平叔的肩膀说:「放
心,你合格了,以后好好对我姐。」

  「老弟,谢谢!平叔真的谢谢你!我会好好对綝妹。」平叔感激流涕,这个
表情很恶心。说实话如果可以,我会劝綝姐重新考虑清楚。

  「我活了几十年人,没有什么作为,就只有认识了綝妹。她是我人生的全部
,我一定会好好对待她,老弟,谢谢你,我会好好照顾你姐。」

  这晚我们聊得很晚,谈了很多,让我更认识平叔这个男人,到差不多半夜一
点才回去酒店,谁知发觉两位女仕仍没回房间。

  「去哪里了?不会有什么意外吧?」我担心不已,在这里又没有电话可以联
络。终于等了接近半小时,一脸满足的小依才拖着脸红红的綝姐回来。我问怎么
弄到这种时间,小依眉飞色舞的说:「我们去的水疗原来是有特别服务的。替我
们按摩的男技师都很英俊,我和姐姐脱光给他们按,按完就用手让我们舒服。后
来男技师说我俩漂亮,还免费的给我们做了全套,真是很刺激唷。」

  綝姐脸红耳热的拉着女友:「咏依不要再说了。」

  「怕什么,他们都去跟人妖玩了。」小依活灵活现的形容说:「那两个技师
十分温柔,花式也多,我还想跟姐姐交换来玩玩哩。」

  綝姐羞得想哭:「求你不要说了…」

  「都说没关系啦,到外地玩当然要放开一点,阿天他们不会介意的!不过原
来姐姐做那个时真是很性感的,还不断说爽不够,还想要的…」

  「咏依啊…」綝姐双手掩脸,不敢直视我俩。

  「愈想愈兴奋,很想再回味。姐姐,我们明天再去啰,下次我要找你那个三
十八号跟我玩的!」

  女友说得兴高采烈,我跟平叔相视一眼,懊悔去说什么男人话,搞得都无端
戴了绿帽子。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放开怀抱,好好玩过痛快,享受难得假期。平叔很丑,
但看出来真的很疼綝姐,看着他牵起大姐的手,我忽然有种这个男人也许可以一
信的感觉。

  綝姐,你会幸福的。

  这次的旅行,让我放下了对平叔的成见。旅程完结归家当日,回到家里各自
把行李放好,綝姐便像等候老师审批试卷的学生,坐在客厅等我答覆。

  「觉得怎样了?」綝姐嘟着小嘴问。

  我没好气说:「可以怎样?大姐你是长辈,小弟管得了什么?」

  綝姐听我说话有点诲气,以为我仍是反对她的婚事,脸带失望,我上前握着
大姐的手,真挚地说:「綝姐眼光这样好,还用小弟给意见?相信你自己的选择
,我亦相信我的大姐不会挑错。」

  「阿天…」

  「而且啊,连蜜月也预支了,想不嫁也不行,说不定已经怀上了。」我亏綝
姐说,她满脸通红的大叫:「你乱说!」

  没挑错的,我知道我的綝姐不会挑错人。

  但世事往往就是很爱弄人,你不喜欢一个人时他会碍眼地出现你面前,到你
开始接受他,他又会突然消失在你身边。

  回港的一星期后,平叔遇上车祸,离开了綝姐。


               (三十)

  「姐,小心。」离开殡仪馆,綝姐跟我回到家里。平叔的父母早已不在,这
段时间姐以未亡人的身份替未婚夫打点身后事。她一身黑色衣裳,接受平叔亲友
的慰问,几天以来没睡一觉,我和小依担心綝姐健康,强行要她回家休息。

  「你好好休息,明天还要上山。」我叮咛说,綝姐点点头,眼神忧伤。我着
她上床睡觉,自己则打电话给小依汇报情况:「姐还好,心情看来平伏了点,放
心,你那边怎样?好的,那辛苦你了。」

  挂线后,我去厨房煮些米粥,让綝姐起床时可以吃点饱肚。

  「可以了。」煮好后盛到小碗,回房看看綝姐,原来她一直没睡,呆呆地看
着平叔照片。

  「姐。」我拿起热粥推门而进,綝姐见我,幽幽地说:「阿天,你说我是不
是在做梦?认识阿平的事,他走的事,全部都是一场梦。」

  我叹口气说:「这些都不是梦,你爱的人是真实的,平叔对你的爱,亦是真
实的。」

  「我…我…」听到这里,綝姐忍不住握着照片打震,激动落泪:「我真是很
爱阿平的…」

  「姐…」

  「阿平…阿平……」

  綝姐放声大哭,哭声淒惨,这段日子姐不知哭了多少遍。次日送别平叔,更
是呼天抢地的声撕力竭。

  小依说得不错,我过住是看不起琳姐的爱情,以为她是逼于无奈,以为她是
不愿意的,但其实她是真心爱平叔。

  平叔走后,綝姐没有再谈过恋爱。

  然后一转眼又是两年,我和小依本有在三十岁结婚的念头,但因为平叔的过
身,打算暂缓婚事,可是綝姐表示自己过往没读几年书,想到外国进修,顺便出
国逛逛,见识外面广阔的世界。希望临走前可以看到我俩的婚礼,当我和小依的
主婚人。

  我本想留住綝姐,但正如小依所说,綝姐渴望有自己的人生,我应该尊重她
的决定。留我身边,也许反而是一道枷锁。

  「快四十岁才去读书,会不会太晚?」这天綝姐笑着问我俩,小依摇头说:
「不会啦,学习不论年龄,可以看多一点,学多一点,令生命也丰富起来。」

  「但我还是不舍得这里,不舍得你们。」綝姐和蔼的说。平叔离开后,为免
触境伤情,綝姐把甜品店转让别人,自己则做些小手作。已经置业的她储了一笔
钱,加上我亦出身,生活方面不成问题,故此萌起了出国读书之念。

  我和小依明白綝姐心意,决定顺从姐的意思,在她离开前举行婚礼。

  那段日子我和小依一面忙于婚事,一面亦尽可能陪伴綝姐,和她一起去以前
没有去过的地方游玩,因为大家都明白今次与姐一别,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再
见。

  「住在这个地方有二十年了,是我们的第二个故乡,真的很不舍得。」来到
山顶游览,綝姐看到美丽景色,感慨地说。

  小依笑道:「现在交通那么方便,姐姐你想回来随时可以,而且我和阿天也
可以去探你的。」

  「对呢,姐,我会经常去探望你,什么地方也没关系。」

  「谢谢,我家的小弟。」綝姐像小时候的摸着我头,纵使今天的我比她高出
很多,那份感觉仍是没有改变。

  到了婚礼当天,我们准备好一切,由于我和綝姐在这边亲友不算太多,一切
从简,连接新娘等项目也在简单下进行。然而本来作我们主婚人的綝姐突然不见
踪影,连电话也联系不上。我担心不已,但看到妻子小依神态自若,便知道小丫
头一定又在弄什么鬼主意。找个机会旁敲侧击的试探问道:「小妮子,綝姐到这
个时候还没出现,你却不闻不问,是否有什么内情?」

  小依呼冤说:「才没啦,我爸妈也不断问我,我才是最想知道的呢。」

  我想想也有道理,结婚大事,再顽皮的人也不会拿来玩,可小依一脸轻松,
说她毫不知情,恐怕连半分说服力也没有。

  『她一定是和綝姐夹好,先让我担心一轮,最后关头才像电影情节的出现,
这小妮子连人生大事也拿来玩的。』我心知必然是小依诡计,一直没有担心,但
婚礼开始,接受来宾祝贺、晚宴、与亲友合照,时间一秒一秒的过,我的心亦一
秒一秒的向下沉。

  『綝姐没来我的婚礼…』

  结果最终綝姐还是没有出现,结婚的日子大姐没有在场,我感到十分失望,
也向岳父母致歉。酒席过后和新娘子来到新居,忙了一天,大堆繁文俗节,又要
照呼客人,小依早已叫累,回家便立刻更衣沐浴,而我则坐在盖好龙鳯被的新婚
床上,默默看着贴满綝姐照片的相册。

  『姐今天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吧?』本来我以为是小依搞怪,给我在婚礼上
一个惊喜。但最终綝姐没有出现,令我不禁假设是否出了意外。

  「老公,我洗好啦,你去的。」呆看了一会,老婆从外面呼我,我拿起睡衣
,到外面不见人影,奇怪问道:「小依去哪里了?」

  妻子从厨房大叫道:「肚子饿,拿吃的,哎哟,怎么半点可以吃的也没有?
老公,去便利店给我买点可以吗?」

  「晚宴吃那么多还饿啊?不会是刚结婚便有孩子给我惊喜吧。」娇妻有命,
也总不能饿坏新娘,仍然身穿礼服的我咕咕噜噜地给她购置乾粮。回家后小依从
睡房冒出头来跟我说:「姐姐刚才打电话来了,说今天有急事,所以来不了。」

  「姐打来了?怎么不叫我接?」我气得七孔冒烟:「她有急事?有什么事比
我结婚重要?」

  小依没好气说:「好老公,都说你只是她弟弟,其实不是那么重要的,姐姐
也有自己的人生,有更重要的事。」

  「但更重要的事,也可以在别的日子…」我气急败坏,想要跟妻子理论,但
刚进睡房,却看见一个不可相信的情境。

  是綝姐!身穿雪白婚纱的綝姐,站在我的睡床前。

  「姐?」

  綝姐满脸通红,大叫道:「不关我事的,是小依一定要我…」

  小依靠在衣橱哼着说:「你们就不要什么事也说是我,那天是谁跟我试婚纱
时说很漂亮,很想试试穿的?」

  「我是说过,但…」綝姐想作辩白,小依上前,以指头闭着大姐的嘴:「好
啦好啦,如果你们全部人都要算在我头上,我就吃了这只死猫,不过还是姐姐你
穿得好看,奶子大还是有好处。」

  我完全无法弄清两个女人的意思,小依扬起一边眉毛问我:「好老公,你宁
可姐姐今天当主婚人,还是当新娘的?」

  我对妻子的不可思议惨呼大叫:「你到底在说什么了?」

  小依挥着指头,满有道理的解释:「我是女人,很明白女人想要的是什么,
如果我是姐姐,便情愿穿上白色婚纱,也不会想穿那老气横秋的主婚人礼服。」

  我对妻子的自把自为感到气愤:「就是这个原因,你就安排綝姐今天不出席
我们的婚礼吗?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我姐来参加我的婚礼!」

  小依一脸无辜的挨近我道:「老公,不要生气啦,其实婚礼是还没完的,应
该说是现在才开始。」

  「你说什么?」

  「我知道我这样是很荒唐,但我觉得今天并不只是属于我俩的,也是属于你
和姐姐的。」小依默默说。

  我开始明白小依的心思,望向綝姐,虽然一脸尴尬,但晶丽眼眶中,仍是闪
耀丝丝喜悦,女人,一生还是渴望穿一次婚纱,当一次漂亮的新娘子。

  小依抬起头,望着天花的说:「我知道呢,我今天的安排一定很多人不能接
受,会觉得很可耻,但如果真正爱一个人,为什么要介意他人的目光?」接着又
对着綝姐道:「姐姐,你知道我那时候为什么会突然跟阿天走在一起?」

  「小依?」我猜到妻子要说什么,这十二年来从没说过的话,她要在今天告
诉綝姐。

  「那时候我给人强奸了,掉进人生的谷底,但阿天很支持我,他没理会大家
的指指点点,说是乘人之危才泡上了我,也没在意别人说他拾破鞋子,只一心一
意的对我好。」小依真心道:「既然我的丈夫是这样对我,那当我知道他跟姐姐
是相爱的时候,为什么我也不可以站在他背后,全力的支持他?」

  「咏依…」綝姐哭了,她感动于小依的谅解。那个与我的晚上,姐一直觉得
是亏欠了小依,多年自责的罪错,在今天得到了宽恕。

  小依握起我和綝姐,柔声说:「我们是在一起的,无论明天身处何方,永远
都是一起的。」

  「嗯。」我和綝姐点头,从出生那天开始大姐便照顾我,她用了她的一生,
来照顾我这小弟。

  「所以今天,就让姐姐来代替我当新娘子吧,成全你俩,一晚那么多啦。」
小依调皮的说,我和綝姐被妻子的古灵精怪吓得发呆,你的意思是要我和綝姐…
洞房?

  「小依,别闹了,怎能有这种事?」我有点动气,小依自有主张的说:「难
得你老婆一番心意,就不要辜负我了,我俩来日方长,什么时候洞房也可以,姐
姐快要走了,你就给她一个美丽的晚上。」

  「但也没可能…」我正想反驳,可是綝姐却握起我手,脸带感激的望着小依
说:「谢谢你,咏依…」

  「不用谢,女人知道女人想要什么嘛,那你们温馨一点,我去客房睡的。」
妻子摇摇手,作个不介意表情,说完便嘻嘻笑的走出睡房,临行前更不忘回头做
个胜利手势,像是替綝姐加油。

  「不会吧…」小依的想法固然荒唐,綝姐愿意接受更不可思议,两个女人,
不是开放到在结婚之夜来个让夫嘛?

  望着身旁的大姐,我一脸不知所措,綝姐嘟嘟嘴说:「怎样?跟大姐洞房很
不满吗?嫌綝姐老了?那时候天天要把人家脱光跟你摸,现在却不愿了。」

  「不是不愿,但今天…」我乱成一团,不知怎把话说,綝姐哼一声道:「我
不理,反正是咏依提出,我也接受她的好意,今晚就好好跟小弟洞房!」

  「姐你开玩笑吧…」我满头是汗,綝姐扭我耳说:「别的事也没那么听大姐
话,叫你好好对咏依,你就真的对她那么好,连大姐投怀送抱也不要了。」

  「不是不要,但今天始终…」我望望门外,又望望大姐,在这左右为难的时
候,綝姐突然「噗哧」的笑了出来,轻拍打我脸说:「是逗你啦,看你怕得这样
子。」

  「逗我?」我松一口气,綝姐脸红说:「这么荒谬的事,你肯我也不肯耶,
怎么小依会说这些,你把那天的事告诉她了?」

  我连忙解释:「我没说!是她自己猜到的…」

  綝姐掩着脸嚷道:「呜!羞死了,被小姑知道我跟她丈夫乱伦。」

  「没事,小依已经原谅我了。」我安慰道,綝姐反过来哼着嘴说:「我才不
会原谅!」

  「不会原谅什么?」我不明问,綝姐不满说:「当然是咏依,明知道这不是
光明事,却说让我们今天洞房,不是分明亏我这位大姑?」

  我替妻子说话:「我想她没有这种意思…」

  「我不理,反正要教训!」綝姐倔强道。

  「怎样教训?」我开始心惊,綝姐望着挂在墙上大钟说:「多等五分钟才出
去。」

  「多等五分钟?」我一头雾水,不明綝姐用意,但也顺她意思稍作等待。期
间看到身穿婚纱的她美艳动人,忽发奇想的说:「姐,反正闲着,我们合照一张
吧?」

  「什么?」綝姐想不到我作此提议,大吃一惊,绯红满脸的连忙说不,我拿
起手机,强行拉着大姐拍一张,相中我俩礼服婚纱,俨如一对新人。

  「卡擦。」

  「不是很好看嘛?」我满意说,綝姐娇嗔道:「哪里!快删掉,被别人误会
就不好了。」

  「当然不可以删!是难得大姐穿婚纱啊,留作纪念也要!」我点着头说,向
綝姐诚恳说:「被别人误会那又如何?我们知道不就可以了吗?程綝永远是我最
爱的大姐。」

  「阿天…」

  两姐弟互相对望,我们都很清楚,程綝和程天,并不只是姐弟之缘,今生今
世,也是世界上最爱对方的一个。

  五分过后,大姐拉起我手,偷偷摸摸的推门出去。我俩鬼鬼崇崇,放轻脚步
,只见小依没进客房,而是坐在沙发上咽呜饮泣。綝姐着我一个:「看吧,又要
让夫,又要哭。」的表情。

  我叹一口气,来到妻子面前,小依见我,急忙抹泪,强颜欢笑问道:「怎么
了?还没洗澡吗?」

  身穿婚纱的綝姐自嘲说:「我这个小弟啊,说年轻貌美的老婆,换一个老欧
欧的大姐不划算,还是要换回来。」

  小依信以为真,回头望我,我也不多言,拥着妻子说:「傻瓜,这种事怎么
可以让?我已经欠了你一次,还想要我欠你一世?」

  「就是啊,没那么大量,就别勉强自己,知道小弟老婆在哭,綝姐也不好意
思夺人所好呢。」綝姐笑说,大姐跟小依相处十二年,熟知妻子性格,再大量的
女人,也有没法大量的时候。

  綝姐的教训,就是要小依以为我们真的洞房哭过痛快。我这个妻子顽皮,想
不到大姐一样顽皮啊。

  老婆扁着小嘴,一脸孩子气,綝姐拉起她的手,和蔼的说:「咏依你的心意
綝姐心领了,我很感激,也很感动。小弟娶得你这样的妻子是家山有福,綝姐再
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姐姐…」

  「那么好啦,也不阻你们,好好休息,早日为程家添个宝宝。」綝姐站起来
作告辞,小依握起她的手,不让綝姐离去:「姐姐不要走!」

  「咏依?」

  小依默默说:「我刚才说了,今天的婚礼不只是属于我和阿天的,而是属于
我们三个人的。如果今天缺了一个,我觉得就真是太遗憾了。」

  「小依…」

  綝姐明白妻子意思,闷哼一声,以手扬起裙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那你
又想怎样了?我的好小姑。」

  小依嘟着嘴说:「我要姐姐跟我们一起睡。」

  「你这小女孩老想些奇怪事。」綝姐咕咕噜噜,语气中带着责怪。我抹着额
上的汗:「不会是新婚之夜,来玩两女一男那么刺激吧?」

  两女同时满脸通红,一起骂道:「是睡一张床!没其他的,别想多了!」

  我无言,明显她们是不理解洞房的意义。

  只是三人同床,还是十分尴尬,不知为何被推了上床的綝姐满脸绯红,向我
投诉道:「为什么要这样?」

  我耸耸肩:「小依的性格就老爱强人所难,姐你应该习惯了吧?」

  「喂喂,这两位先生小姐请不要在背后说人坏话,如果你们不想,是谁也脱
不了那套麻烦的婚纱。」老婆指着我俩投诉,的确在綝姐是在半推半就被脱掉婚
纱,兼被推上大床。

  綝姐嚷道:「是我怕弄脏婚纱,那是你们很值得纪念的东西。」

  小依哼着说:「别多解释,反正这是我们三个的大日子,好好珍惜,谁也不
要投诉什么!」

  「知道了…」很明显今后我家,万事由女王作主。

  结果这个晚上我和綝姐小依三人大被同眠,不要想歪,整个晚上就只是聊天
说笑,没有半点越轨行为。

  之后的日子綝姐每天跟我们一起,整个新婚几乎都没离开半步。我们回到旧
居、学校后山、旧同学家里饭店,和米老鼠乐园等叫人留下记忆的地方。每个晚
上,两位女生更一起为我煮出拿手美味,叫我怀缅过去之余,亦今世难忘。

  很快过了一星期,是綝姐起行的日子,我驾车送她到机场,照顾我多年的大
姐,还是终需一别。

  「阿天,咏依,以后要相亲相爱,早日添丁,为程家继后。」纵然早有准备
,离别前綝姐仍是禁不住滴下泪来,小依眼眶红透,强装镇静说:「不要说得像
生离死别的,现在科技那么先进,明天下机,不又可以视频了?」

  三个人中,唯独我一个没有说话,全程脸带微笑,要对綝姐说的话,就是说
一生一世也说不完。小时候带我到村子探险的日子、离乡时分别的泪水、再见时
的喜悦笑容,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亦是我往后人生的无价之宝。

  我爱你,綝姐,我永远爱你。

  「姐姐,再见了,我们会去探你的,保重!」

  「你们也保重,再见…」綝姐挥着手进候机室,看着手持行李的她我感慨万
千,有上前制止她离去的冲动,但最终仍是默然目送,我爱綝姐,应该放手让她
找寻自己的灿烂明天。

  直至遥望飞机升空,我和小依仍是没有离开机场。两人十指紧扣,忽然一阵
清风拂过头上,舒爽心弦。我的下半生无疑是跟小依渡过,只期盼我这辛劳半生
的大姐,也能早日找到她的心中所托。

  谢谢你,綝姐,再见了,我的姐姐。

  这日情空万里,碧天无云,飞机在蔚蓝天色划出一条白线,象征我家程綝,
在她的人生旅途上绘下新的一页,谱上其生命另一乐章。

               《全文完》

===================================
  后记:

  『我姊程綝』一文原为2013年的春之文祭而写,但在写作期间发觉过于
冗长,兼且内容沉闷,加上作者疏懒,最后终于放弃投稿,成了一篇文祭的「弃
文」。

  我本人对乱伦题材不大感冒,会写姐弟恋,纯粹是回应当时的主题「禁忌之
恋」,写到一半才发觉上当,「禁忌」的意思,是叫你千万不要碰。

  对綝姐的结局,也许会有朋友感到不满,但这是从一开始便打算的安排,作
者只是按着人物的取向而走,没有刻意把故事写成伤感,我想在不知道的哪个地
方,我这位女儿已经找到幸福之所。

  那么,感谢阅读本文的朋友,各位辛苦了。

  谢谢。

                          小鸡汤敬上


    ***   ***   ***   ***   ***

  以下一段为弃用情节,有段时间我曾忽发奇想,试把两人写成一对,最终还
是转回初衷,用回最初期的构思。

  姐笑而不语,像个小女孩的踱着轻松脚步,回到家里,我竟有点想逃避的不
敢面对,作个藉口说先去洗澡,从房间拿出睡衣,没料到却被綝姐挡住去路。

  「綝姐?」我心猛跳,傻呼呼的不知所措,綝姐星眸转动,忽地间,往我脸
颊轻亲一口,我傻住片刻,女孩娇憨低头,隔了好一会儿,才低声说:「阿天,
我爱你…」

  「姐…」这有如把心揪动的说话,姐说爱我!綝姐说爱我啊!

  几个月前对綝姐说过的话,她今天作出回应了。我不可置信,眼定定地看距
离不到一寸的綝姐,她眼带和蔼,相视几秒,正想说些什么,但女孩没给我机会
,因这秒间,她已经再次扑上前来,烈炎红唇,牢牢吻在我的嘴间。

  「嗯…」

  火热的感觉,不知道是来自本身的体温,还是綝姐的热吻。她像吻着青蛙的
公主,双手抱着我的头,这一吻大家都很肉紧,两个人像失去气力,互相依靠对
方支撑自己,一步又一步向后退,终于我去重心,仆倒在姐的睡床上。

  「嗯…嗯…」这一跌不但没有分开我俩,反使炽烈的拥吻更添激情,我和綝
姐都没有试过舌吻,但这刻同时把脷头伸出。舌与舌的交流,把我们带到另一个
境界;脷和脷的重叠,令双方陷入发情状态。如果说这只是家人间的亲嘴,无疑
是个自欺欺人的说法。

  「嗯嗯…」恍恍惚惚之间,我俩迷失在情欲的汪洋里面,身上的血缘,已经
不足以禁制感情的奔流,我但觉压在身上的一具纤巧娇躯柔若无骨,香软玲珑。
使本来已经不清的神智彷如断线之弦,再也无法控制理性,双手不住在綝姐身上
探索,那丰盈饱满的酥胸压于胸前,稍一触碰,姐登时嫀首低吟。我被这声触动
情绪,更是放肆揉搓,虽然隔着衣服,但綝姐亦激动得娇躯颤抖,喘气连连。

  这一吻超过了十分钟,在胡乱爱抚下綝姐的上衣被掀至胸脯,露出整个光滑
的肚皮,两唇离开后,姐彷彿清醒了一点,嘟着嘴道:「都说我是你大姐,有些
地方是不能摸的。」

  「我不是故意,她们太大了,无意间碰到的。」我装傻道,綝姐白我一眼:
「无意间?我觉得你揉得很有劲呢。」

  「那的确是十分好摸。」

  「小色狼!」綝姐小嘴哼哼,不满之间,却再一次吻在我唇上。

  「嗯…」

  也许在另一个平衡世界,綝姐和阿天是冲破了障碍,幸幸福福地活在一起。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