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30, 2014

【我姊程綝】(27-28)

               (二十七)

  和两个至亲的女孩子游览乐园,自然是一件赏心乐事。但忐忑的心,却令我
有不曾有过的徬徨。在得到小依付托一切的当晚,我和綝姐做了背叛她的事。在
綝姐奉献身体给我的次日,我在她面前牵起女友的手。

  我不但伤了小依的心,亦伤了綝姐的心。
  
  小依完全没有察觉我俩的表情,高高兴兴渡过了一天,晚上我们一起乘铁路
离去,来到转站点,小依表示她自行回家便可:「玩了一天你们也很累,阿天你
跟姐姐回家吧,不必送我,明天还要上学的。」

  「那你小心,到家打电话给我。」女友性格独立,我也没有担心。跟小依分
别后我和綝姐继续车程,半小时后回到家附近的车站。

  「綝姐…」沿途上我一路不敢说话,从车站步出,才勉强叫了姐的名字。

  「什么事?」綝姐笑问我,我摇摇头:「没事…」

  「是不是有事要跟大姐说呢?」綝姐扬起一个瞒不过她的表情,我垂下头,
姐拉起我手说:「累了吗?要不去码头那边散散步?」

  「好…」
  
  离家大约二十分钟有一个旧式码头,供乘客上落渡轮,两姐弟走到岸边,沿
着靠海的小路慢步而行。

  「觉得内疚啦?」我没说话,綝姐首先问我。

  「是…」
  
  「怎么说呢?」綝姐停下步伐,望着散出昏黄光线的电灯柱说:「我觉得到
了今天,已经是没什么遗憾的。」

  「綝姐…」
  
  「本来不应该得到的现在也得到了,还需要抱怨什么?」綝姐感慨道:「这
是最好的结果。」

  「姐…」
  
  「你爱我吗?阿天。」綝姐问我,我点点头,她吸口气说:「那不是很好,
你爱我,我也爱你,住在一起,还有什么不满意?」

  我不知道可以说什么,只有继续听她的话。

  「我们本来就不可能在一起,现在你找到小依,我也替你们高兴。」綝姐和
睦说:「以前不是说过吗?綝姐最希望看到的,是我弟有一个很好的妻子,生儿
育女,幸褔快乐。如果你是真的爱綝姐,就好好珍惜咏依,跟她开花结果,这是
大姐最渴望见到的一天。」

  綝姐握起我手说:「做一个光明正大的程天,这是綝姐的唯一愿望。」

  「我知道…」

  「答应大姐,好好做人,好好爱咏依,这就是你能够为我做最大的事。」

  「我一定会的!綝姐。」

  「那好吧!就这样决定,我也会努力做个好大姐,好大姑!」綝姐挥着手
说:「今天的话就到此为止,以后也不要再提。」

  「嗯…」

  「肚子有点饿了,去吃夜宵吧?」綝姐提议道。
 
  我奇怪说:「大姐你不是说夜宵容易胖,从来不吃的吗?」

  綝姐敲我头说:「只是一晚嘛,不要斤斤计较,还有你现在是不是嫌大姐胖
了?」

  我雪雪呼痛道:「这话是你自己说的。」

  「我不理,今晚小弟请客!」

  「好…」

  「去吃牛腩面吧!」

  「牛腩面不是很胖?」

  「还在说我胖!」

  「没、没有说,可不可以别打头?」

  正如綝姐所说,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
 
  自那天起,我和綝姐没有任何越轨的接触,我尽力做好本份,希望有能够报
答綝姐的一天,而她亦继续尽心地做好她作为大姐的责任,把家里一切都照顾得
头头是道。

  接下来的日子,我跟小依如胶似漆,过着甜密无比的恋爱生活。得到政府资
助和幸运地拿到奖学金,令我中学毕业后可以和小依一起顺利升读大学,为以后
的人生打好基础。

  来到大学毕业,小依进了一间时装设计公司,而我则往电脑程式方面发展,
两年后得到一间大企业的赏识,成为他们公司的一份子,算是达成了梦想的第一
步,继续理想进发。

  然后时光飞快,转眼来港已有十个年头,二十七岁的我谈不上成功,但总算
站稳了阵脚。小依亦没依靠父荫,凭自己实力拿了几个设计奖项,在同行中稍有
名声。

  至于綝姐,四年前在我大学毕业的同时,她亦拿着辛苦储来的积蓄开了一间
小小的外卖店,卖家乡煎饼和糖粥。店子位置不好,在横街窄巷,没有装修,连
供堂食的座位也没有,卖的品种亦不多,但因为口味上佳,很快便传遍街坊,每
个晚上都要排队才能买到。几年没有,綝姐已储够首期买属于自己的房子,搬离
住了十多年的狭小房间。

  这里是个充满梦想的奇妙地方,只要愿意付出努力,你是会得到成果。友善
待人,他们是会愿意跟你一起分享他们的城市。

  这段时间我一直跟綝姐同住,当然搬了新屋,我们是各有自己房间。綝姐仍
是往年照顾小弟的好大姐,而且亦是待小依有如亲妹的好大姑。

  事业渐上轨道,我跟小依亦作好计划,打算多拼两年便前拉起天窗。然而我
那可爱大姐,却早我一步说出结婚的喜讯。

  「大姐你要结婚?」这天晚饭我听到綝姐突然说这事,瞪大双眼。

  綝姐甜丝丝的笑着点头,反过来问我:「干么这样惊奇的,觉得你姐有人肯
娶很奇怪吗?」

  「当然不奇怪,但怎么从来没听你说你交了男朋友?」

  綝姐旧事重提的哼着说:「你跟小依交住时还不是没告诉我,如果不是偶然
碰见,说不定想瞒大姐一世呢。」

  「那又没打算瞒你一世…」我咕噜着。

  这些年里,我一直为綝姐的感情事担忧,她总轻轻带过,从不曾听过大姐交
男友的事。其实以綝姐美貌,很难相信她的感情生活是一片空白。间中小依亦会
替大姑作媒,介绍一些条件不错的男孩,但綝姐总以各种理由推却,试过两次真
的推不掉出来见面,最后还是无疾而终。

  「那个李先生条件这么好,姐姐你都看不上眼啊?」小依信心十足,自以为
今次介绍这个「钻石王老五」是一击必中,可綝姐还是笑着推掉:「就是条件太
好,没有安全感,你姐是个普通人,配不起太好的男人。」

  綝姐话虽如此,但说实话她在我心里就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我倒很难想
像怎样的男人可以配起我姐。

  故此今天綝姐突然提出结婚,我的吃惊程度还不是一般的小。綝姐和悦解释
着:「其实是认识了很久,但最近才交往啦,你大姐年纪不轻了,不会像你们一
拍拖便十年,遇到合适的,便趁还有市场快快嫁了啰。」

  「你不要说到自己很老的,才三十三岁罢了。」綝姐样子娇美,体态轻盈,
外表比实际年轻,就是走到街上,也不会给年轻女郎比下去,何必说到赶搭尾车
的样子了。

  「男人三十三岁是黄金时期的开始,女人就是尾声,家里同龄的老乡儿子有
我高了。」綝姐把话说得难听,但从其欢喜表情,我觉得她亦是很高兴的。

  「那你什么时候带我们见未来姐夫?」我有点好奇问。

  綝姐笑笑说:「什么时候也可以,这个男人你也认识的。」

  「我也认识?」

  虽然跟綝姐曾有过不可告人的晚上,但这十年里我俩遵守当日约定,不再对
对方有任何男女间的思念,故此我对綝姐找到归宿是十分高兴。但作为小弟一直
不知道大姐恋爱的事,始终有点不是味儿。

  次日把事情告诉小依,女孩高兴得替姐拍手欢呼:「太好了!姐姐结婚,我
要当伴娘。」

  「不要高兴那么早,我连对象也没见过呢。奇怪了,姐说那个人我也认识,
怎样一点头绪也没有。」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答案,小依教训我道:「你在想什
么了,姐姐挑的老公还要你批准啊?如果当日她反对我俩,你就跟我分手吗?」

  我托着下巴,认真思索:「这个问题,要给我考虑考虑。」

  「程天,你好唷,还要考虑的。」小依作个要追打状,两人嘻哈一会,我喘
着气说:「好吧,其实也不用多想,姐说今晚介绍我们认识,晚上一起吃饭。」

  「好啊!我要看看姐姐的白马王子有多英俊,娶到这样的好老婆。」小依又
是拍手,一副小女孩模样。

  「白马王子…吗?」

  綝姐心有所属,对大家来说都是美事,只是作为爱她的小弟,感觉是有点怪
异,我当然希望綝姐寻得佳偶,但如果条件是比自己优胜百倍,也许心里会感到
难受,那说不出的滋味一直在胸里转辗反侧,没法不想。


               (二十八)

  到了晚上我俩依时应约,期待哪位幸运儿能够配上綝姐,但结果是叫人意外
非常。

  「阿天,咏依,快点过来坐,等了你们很久。」

  「平叔?」

  这个平叔是綝姐甜品店旁边的一间杂货店老板,我不知道他实际年龄,但外
表看来四十过外了,不要说是白马王子,就是连公主身边的随从也谈不上。

  「阿平,我跟他们说我俩的事了。」坐在平叔旁边的綝姐笑着跟他的未来丈
夫说,看到我和小依目盯口呆,咪咪嘴笑的介绍:「我不说你们早认识的。」

  「哈哈,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来来来,先点菜。」

  我自问早作心理准备,无论对手是谁也一定要綝姐高兴,但这顿晚饭,我实
在笑不出来,我姐竟然要嫁一个这样的糟老头,完全是癞蛤蟆吃天鹅肉!

  晚饭后我送小依回家,途上看到我一脸愠色,担心问道:「阿天你怎么了?
整晚都不说话的,也不跟平叔多沟通,他快是你姐夫啊。」

  我带着怒气道:「他不是我姐夫!这种老男人怎配得起綝姐?姐搞什么了,
怎么要嫁一个这样的人?」

  小依替平叔说好话道:「也不是那么差啦,有自己的店子,而且人看来也老
实。」

  「这样还算不差?那大叔和綝姐走在一起简直是父女。」我咬着牙说:「是
我不好,綝姐一直为照顾我没交男朋友,错过了婚期,现在连这样的男人也要嫁
了。」

  小依劝我说:「你只是弟弟啊,姐姐的选择也没法给什么意见吧,她欢喜就
好。」

  女友说话无意,却触动了我的神经线:「什么只是弟弟?在这里我是她唯一
的亲人,为什么不可以给意见?」

  「干么那样生气了?」小依嘟着小嘴,我俩交往十年,少见我动怒,女友也
不多言,让我好好冷静。

  送别小依,我回到家中,綝姐亦是有点不悦问道:「你今天怎么了?好像在
生气的。」

  我没有隐瞒,直接说出自己的不满:「应该是我问你怎么了,怎么找一个可
以当爸爸的男人?」

  「什么当爸爸?阿平只比我大十年,今年才四十三的。」

  「四十三?都过了人生的一半,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嫁给头发都快秃光
的老男人。」我愈想愈气,说话有点难听,綝姐听我把她的未来夫婿说得一文不
值,也动气起来:「什么老男人?你以为你姐就很年轻了吗?我喜欢他,觉得他
对我好,有什么不行?」

  到这时候我已经失去冷静,说话毫无理性:「你会喜欢这种丑男人?说实话
姐你是不是给他弄大了肚子,不嫁不行?」

  「啪!」綝姐怒上心头,掌掴我脸,我自知说话过份,没有做声。这个晚上
两姐弟再没半句话说,直到洗澡后回睡房前在小走廊碰头,我才忍不住冷冷的问
了一句:「做过没有?」

  綝姐藐一藐嘴,伸舌头说:「做了,不但做了很多次,还怀上了!」

  我咕咕噜噜,果然跟我是同一个老妈,连性格也一模一样。

  因为平叔一事,这段时间我跟綝姐不太咬弦。小依夹在中间,当然知道有些
争执,经常找机会来开解我:「你就不要看不起姐姐的爱情,以为自己的爱情才
轰烈,人家的就无聊。」

  「我没有这样想!」

  「你有啦,你是觉得平叔配不起姐姐,但你有没想过我俩当初也是不被看好
的,爱情是不是一定要门当户对?是不是一定要天生美丽,才值得勾指发誓?」
小依和颜悦色地跟我解释,当年我跟她交往亦被大家叫作鲜花插在牛粪上,到了
今天,我是否也该用这种眼光去看平叔?

  冷静下来,我也会细想,如果不是心底对綝姐还有眷恋,我是否会对她有对
象而这么动气?

  「反正姐姐选择平叔,就一定有他的优点,与其抗拒平叔,不如找找他的好
处,想办法去接受他吧。」

  「那个男人会有办法令我接受他吗?」我自问没甚可能,小依掩嘴笑说:
「不接受也得接受,不然你要姐姐一生不嫁吗?还是你把姐姐也娶做老婆?」

  我没有话说,每次跟女友讨论,我总是被她说服。

  结果在小依的安排下,大家决定来一个「四人同游泰国团」,女友说想发掘
平叔优点最好就是跟他多接触。去一次旅行,便可以大概知道那个人的性格了。

  「找到平叔的优点,你便可以接受他啰。」小依如是说,我反问:「找到平
叔的缺点,是否可以劝綝姐甩掉他?」

  小依心思细密,安排自然周到,什么公司抽奖抽中酒店和动物园入场卷全部
包办,总之给随便一个藉口,她还是有办法把你拉上飞机。

  「跟姐姐一说便答应了,看来她也想你跟平叔好好相处,找点共同话题。」
小依欣喜说,我嘴哼哼道:「共同话题就是介绍他去哪里买生发水。」

  綝姐答应成行,平叔当然亦没反对,看到两人以情侣身份外游,手牵手的走
在前面,我才明白当年我认识小依时綝姐的感受,原来真是不好玩的。

  偶尔綝姐回头,也会向我嘟嘟小嘴,好啦,我知道自己也牵着一个,而且更
比你牵早了十年。

  「綝妹,行李很重,我来拿。」平叔表现亲切,处处照顾綝姐,小依看到,
也替男人说话:「平叔很绅士呢。」

  「杂货店老板,可能天生爱搬货呢?」我冷笑。

  到达酒店办入住手续,我才惊觉自己做了最错误的事,我要眼巴巴看着綝姐
和平叔同房!

  「是不是应该我们两个男人住一间,你跟綝姐同房会好一点?」我作提议,
女友神情古怪的盯我一眼。

  「哗!好漂亮,还有露台,阿天,好像去了渡蜜月耶。」小依来到充满异国
风情的房间兴奋大叫,我则没啥表情,心想为什么要看着綝姐跟那老男人来预支
蜜月。

  「我们换泳衣去游水吧?」女友蹦跳跳的活跃不停,我们四个换上泳衣来到
海滩。看到綝姐骄人胸脯和平叔怀有身孕的大肚皮,完全是美女与野兽的组合,
小依的妙计毫无效果,平叔在我心中现在是负五十分。

  綝姐当然亦知我想法,每每当我盯着平叔肚皮叹气,姐就嘟小嘴哼响半声。
我知道不应该以貌取人,但对手实在太差。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强逼小依
每天介绍不同男孩给綝姐相亲,当中随便一个,也比平叔好上百倍。

  每当想到晚上綝姐要跟这种人睡,头便不其然痛起来,只可惜不想发生的终
要发生。老实说綝姐都要出嫁了,我当然不相信他们不曾好过,但要想着心爱的
大姐就只在一墙之隔遭受蹂躏,心就不自禁的有种想要干掉那男人的戚戚然。

  各自进房,小依完全陶醉在外游的兴奋心情,我觉得女友完全是以发掘优点
为名,旅游为实。她没有在意我满不是味儿的表情,看到房间每项事物也大叫一
番:「老公你看,原来露台有个开放式浴缸,可以望海,还可以浸浴的,来啊,
我们来一起洗。」

  我说不过女友,只有照她意思,两个人脱光衣服,浸在开放式的浴缸里,享
受周围舒适的怡人景色。

  綝姐和那老头子,现在也这样一起抱着吧…

  「好浪漫啊。」小依全情投入,依偎我的胸膛,小手儿轻轻抚弄我的乳头,
一副春情荡漾的表情。

  「老公,要做吗?」女友像只无力的猫儿,娇羞地向我作出动情的求欢。我
的心思全放在綝姐之上,一时间也应对不了。忽然间,在寂静的环境中,我俩听
到一阵彷似是微弱的呻吟,细耳倾听,是由邻房的露台传来。

  「阿平,不要这样子…」

  「难得来到这样漂亮的酒店,不是应该好好浪漫?来吧,琳妹给我抱你。」

  「不要,不是说好结婚才做那种事。」

  「别扫兴,反正都快是我的人了。」

  「不,不要…」
  
  我和小依都没有想过会在这里听到平叔跟綝姐的淫声浪语,呆了一阵,女友
在我耳边小声窃笑:「结婚才做,原来他们蛮乖的呢。」

  「来吧…綝妹,给我操你…」

  「阿平…不要这样子…我求你不要这样…」

  「嗦…嗦…綝妹你好香啊…抬高腿…给平叔干你…」

  「不…你一定要的话…到里面…我…我给你好了…」
 
  我听得整个人发呆,心里只重覆一句:綝姐答应给别人干!綝姐答应给别人
干!!綝姐答应给别人干!!!

  「呵呵,终于答应了,很刺激呢!」小依亦是被这种淫靡气氛所带动。在女
友看来,已有婚约的平叔和綝姐上床是早晚的事,又睡同一间房,大姐的不要只
是女儿家的欲拒还迎。小依情不自禁地握着我的肉棒打圈转动,在我耳边娇憨的
说:「想要啊,我们也做好吗…」

  我心早已被牵到綝姐的房间里,根本无法正确应对女友的要求。听着过往曾
深爱的大姐快要给别人操,有种说不出的痛心。小依得不到我的回应,肉紧地拍
着我的肩膀:「阿天…人家受不了…来…干我好吗…」

  「来吧…綝妹…綝妹…」

  「不要这样…真的会给听到的…回里面好吗…阿平…老公…」

  终于在听到綝姐说出老公一词时,我的忍耐有如断掉絃线,再也控制不了,
愤怒地向旁边木制的隔壁用力一拳轰去,发出碰然响声。

  「阿天?」正沉陶于浪漫中的小依被我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邻房的动静也
一瞬间停了下来,我想綝姐两人亦知道我们听到了他们的声音。

  「我在做什么了?」一秒间,我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并且在小依面前失态,
抱歉道:「对不起,我一时控制不了,但平叔不应该这样对綝姐,要尊重她的感
受。」
  
  小依摇一摇头,着个不介意的表情,随即倚偎在我身上,不发一言。

  隔了很久,邻房半点声音也没有,我想綝姐和平叔已经从露台回到房间。我
望着满天星星的夜空,小依突然柔声问道:「阿天,我以下问的问题,你可以答
我,也可以选择不答,无论答案如何,我也一样永远爱你。」

  「小依?」

  「你是否…很爱姐姐?」

  「我是她亲弟,当然爱她。」

  小依从水中弓起身子,望着我说:「你是知道我在问什么的。」

  我无法回避,点一点头。

  女友满意一笑,继续推算下去:「你很爱姐姐,所以当知道她跟别人…于是
就很不开心?」
 
  我否认:「不是,我只是认为綝姐应该有更好选择,而不是平叔这种。」

  小依以指头按着我嘴,笑笑说:「即使是什么人,你也觉得他配不上姐姐,
因为在你心里面,姐姐是最完美的。」

  「小依…」

  女友面带笑意,和睦道:「还有一个问题我猜了很久,但一直不敢问你…」

  小依的这个问题叫我忽然心跳了一下,我们之间无话不说,有什么问题是女
友不敢发问的?

  「你和姐姐,曾经…做过?」良久,小依才说出这的确难以启齿的问题。

  「小依?」我浑身一颤,犹如被戳破最不可被知道的秘密,整个人呆住当场
,惊恐之情尽显脸上,小依看在眼里,轻轻一笑:「阿天你很可爱,什么也不会
装的。」

  我答不出话,小依举头望星,语气平淡说:「其实我早猜到了,你和姐姐一
起时的眼神,不是普通姐弟的眼神,我知道你们之间一定有些什么。」

  「小依,对不起…」事到如今,我知道再也没法隐瞒最爱的人,只有低头承
认,女友笑道:「没事啊,谁人心中没有潘多拉盒子?你对我好,不就已经够了
,我不介意你心里面还有别人,更何况那是我也爱的姐姐。」

  「小依…」

  小依微笑说:「只是,爱一个人不是永远霸占,适当时候要放开手,就像姐
姐当年放开你。」

  小依望着我,用力拍打我额道:「那天我不是问你,如果当日姐姐反对,你
是否还会与我一起?其实答案不用问也知道。你这个小弟,姐说一,你怎敢答二
,但结果姐姐放开了手,让你认识别的女孩。只有真正爱一个人,才会愿意放他
投入别人怀抱。」

  我低头不语,这段时间的幼稚,令我明白自己没资格说爱綝姐,我很自私,
找到了自己需要的,就不想綝姐有她自己的人生。

  「不要自责啦,放手不是容易的,慢慢给时间适应吧。」小依摸着我的头,
真挚说:「我会努力,做个可以代替姐姐在你心里面的妻子。」

  「傻瓜,你早是我最重要的妻子。」我牢牢抱着小依,泪满眼眶:「小依,
对不起,我已经拥有最好的了,还嫉妒别人得到我的姐,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
綝姐。」

  「嘻,知道对不起我,就以后都爱我,作为对我的补偿啰。」

  「我爱你,小依,我爱你…」

  「阿天,我也爱你。」

  十年前的那个晚上,我答应綝姐永远不会再对她有男女间的遐想,但到今天
,才终于学会需要放下这份爱念。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