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30, 2014

【我姊程綝】(23-24)

               (二十三)

  「嗯…嗯嗯…」简陋的睡床上,我和綝姐抱拥缠绵。浓烈酒气从她的小嘴渗
出,却不觉异味,反如一阵香烟,令我有一种似醉非醉的迷离感觉。酒不醉人人
自醉,我和綝姐都清楚接下来做的事并非因为酒精作崇,而是我们打从心底想要
完成的事。

  「是不是很难闻?」綝姐亦察觉口腔气味,像个小女孩羞涩嚷着要去漱口刷
牙,我笑着摇头,不让她离开半刻。这个晚上我是姐的,姐也是我的,谁也不要
离开对方身边。正如綝姐所说,只一晚,只一晚让我们不是一路牵手走过来的姐
弟,而是一对纯粹的男和女。

  在月色的映照下,綝姐白皙的粉脸上呈现淡淡嫣红,好比散着班烂华彩,美
得叫人眩晕;耳根微赤,一只半张唇瓣欲语还休,恰似有千言万语要向我细诉,
但姐弟之间,是永远无从说起。

  「姐…」

  望着那一双深邃的眼眸,我胸口感到尽是说不出的悸动。这是连小依也不能
带给我的感觉,毕竟綝姐是我在世界上最亲的人,她对我关怀备至,体贴入微,
纵然我做了伤害其心的事,仍是全心全意地疼我爱我,甚至不惜把女人最宝贵的
事物交予给我。

  我俩紧紧抱着,互相感受对方的体温。过去与綝姐那一段暧昧关系,令我们
对大家的身体都不再陌生,但在这要攻陷最后界线的时刻,心情还是像第一次接
触这副娇躯那般紧张。轻轻把手放在圆润挺翘的高耸胸脯上,綝姐登时发出一声
娇啼。几个月前曾多番把玩的一双饱满奶子,相隔一段时间又添上新鲜。我但觉
丰盈乳肉彷似泥牛入海般毫不受力,然又柔中带刚的弹力无比,叫人爱不惜手。

  『真的好大…』

  我对小依说不介意乳房大小,但无可否认豪乳在手感上是更为优胜。綝姐的
肌肤很软,滑腻腻犹如凝脂,透过轻薄睡衣夹杂香汗,渗出火热烘烫,彷彿透露
着如今内心的炽灼。我的胸口与其一同燃烧,除了是情欲之火,更多是即将冲破
姐弟关系的激动。

  「姐…我替你脱衣服好吗?」我柔声在綝姐耳边询问,她没有直接回答,只
微微点头示好,像个新婚的妻子,让丈夫替其褪去衣裳。当带着女体温热的衫裤
一件一件地被自己亲手拿下,我怦然心跳。心情的高涨不会比刻前替女友的宽衣
解带为小。

  从没变过的美好身段,叫人无论欣赏多少次仍是感到赞叹。两个浑圆肉感的
乳球随着脱离衣服束缚,如像布丁花轻摆颤动,显示这是货真价实的天然巨乳。
白皙娇美的嫩肉上,翘立着有如樱桃鲜甜的蓓蕾。除了色泽优雅,整体线条和褐
色乳晕的大小比例都是无可挑剔的完美配合。

  『綝姐,好美…』

  这对美乳我曾看过很多次,但每次重遇,还是禁不住发自内心的赞叹。而綝
姐亦没有抗拒在我面前裸露身体,好好地让我欣赏其身上的春色无边。沿着平滑
白皙的纤腰而下,到达芳草丛林,再次看到姐那粉嫩娇俏的阴唇,我又是一阵感
慨,曾被理智战胜的花园,最终还是由身为弟弟的我去闯出路径。

 『是綝姐的屄…』

  一天之内欣赏两个不同美女的下体,这回我可以认真比较,论肤色小依和綝
姐同样雪白,但阴毛的生长和唇边颜色始终是姐的比较优美。在乡间时候一些好
色流氓曾说中国地大脉博,美女如云,上等佳丽却集中在哈尔滨、湖南和四川,
綝姐虽为穷家出身,但亳无疑问领得起湘北美女的称号。

  然而在我摸着姐吹弹可破的白晳肌肤,感受其天生丽质的时候,綝姐被我像
妇科检查般细视下体,带着抱怨的道:「你不要老顾盯着人家那里好不好?又不
是没有看过。」

  我耍坏的笑说:「这可是好好欣赏的最后机会,现在大姐还是女孩,过了今
晚便是女人了。」

  綝姐一听脸红如果,慌忙的捂起下体,我早猜到女孩反应,牢牢捉紧依人手
儿,姐不及我气力,不得要领下羞得想要骂我,我脸有得色的微笑说:「不要紧
张,就交给我好吗?」

  綝姐耳根赤红,带点赌气的哼着嘴道:「对呢,这种事你经验比我多,就由
小弟来教大姐吧。」

  我看到平日成熟稳重的大姐居然流露出孩子气,觉得可爱极了,抚其秀发,
在綝姐耳边柔声说:「我今天才刚第一次,其实也不是很会,我们一起教大家好
吗?姐…」

  綝姐听我说出这话,登时心软下来,小唇轻咬,表情娇俏。我心大乐,像往
日一手抓起姐的大奶,二话不话就直接含住乳头,綝姐几个月没被光顾的奶子料
不到突然受到进攻,浑身一震,使一对丰满白奶夸张地晃动起来,波涛汹涌,肉
球间重厚的撞击,叫人心惊胆跳。

 「哟!」

  我不是第一次体会綝姐巨乳的震撼,但地动山摇的场面,还是不自觉地抓起
另一只奶子避免其过份剧烈的摇摆。指头刚落在顶端之上,顺势搓揉倏然勃起的
乳头。

  「唧唧。」

  做爱是綝姐提出的要求,她也没有反抗,任由我在自己身上进行爱抚,但不
知是否强自克制,感觉上綝姐的奶子没有小依敏感。舔吃期间大姐只闭起双眼,
反应不是很强烈,更没有往时夸张的呻吟。手不自觉落在姐的胯间,没有半点湿
润感觉,看来綝姐是紧张多于兴奋呢。

  小依已非处子,插入时尚要痛得落泪,綝姐童女一名,必然是更难摆平。我
今天才真箇销魂,从来没吃过处女,一切都是想当然尔。只是湿了才插这种事,
还是理所当然的吧?

 「啧…啧啧…」我细心舔舐綝姐的岭上樱桃,可姐却像没心情享受,急不及待
要完成任务的催促我嚷着:「阿天…大姐受不了…不要弄我…来…好吗…」

  我慢条斯里说:「这种事急不了,不好好准备会很痛的。」

  綝姐身为女子,当然早听闻初夜痛楚,有点担心的问道:「真的很痛吗?咏
依今天也有痛?」

  我没跟綝姐说过女友遭受强暴的事,綝姐理所当然以为小女孩是处子,我点
头道:「她是哭了。」

  「不会吧…」綝姐一脸惊慌,乡间女孩都怕打针,姐小时被姑母拉去打防疫
针哭了半天,留下童年阴影,今天初次给肉棒注射,自然也是紧张无比。我小弟
有责,为了要令大姐有个甜蜜初夜,决心不可急躁,小屄不湿成泽国,铁定不会
硬闯綝姐的处子玉门。

  「你、你要温柔点啊…」綝姐叮嘱我说,我笑着点头:「所以大姐就要乖乖
听话啰。」

  姐弟位置逆转,綝姐完全没我法子,只好任我驾驭,闭起双眼的任我品尝,
只是无论如何努力,两只大奶吃完右边吃左边,香软乳玉沾满唾液,綝姐仍没有
进入状态。换了往时亲她乳头,早已气喘连连,可是今天始终放不开来啊。

  「既然山路不成,就只有走水路了!」绝岭双峰攻略不果,自然想改从小溪
进发,焦点放在下体那娇嫩的花瓣之上。我那野蛮女友不给我亲,温柔如姐,我
想不会介意给小弟尝尝她的味道吧?

  再望望綝姐,一双眼眸儿牢牢闭起,心想正是大好良机,正打算亲亲美屄,
可头才刚移到下体,女性天赋的第六感忽然使綝姐察觉有异,慌忙的张眼问道:
「阿天你想做什么了?」

  其时我舌头已伸出半截,答案早已写在脸上,綝姐没想到小弟居然要吃她小
屄,带点动气的嚷着:「你打算用口亲那个地方啊?」

  我没隐瞒的说:「姐你没湿,我想给你弄弄。」

  「哪有人会亲这里的啊!」綝姐羞着大叫:「你看得太多那些下流影片了!
所以就说会教坏人。」

  好端端的又变成大姐教训小弟了,我为自己辩护说:「每个人都亲的啊。」

  「每个人?那咏依呢?咏依今天也给你亲这里?」綝姐质问道,我自知骗不
了大姐,只有直答说:「她哪里会肯给我亲。」

  「就是啊!太过份了,连女朋友都不肯给你做的事,你要大姐跟你做么?」
綝姐像找住了把柄的瞪大眼说。过往我一直觉得綝姐和小依的性格是完全相反,
原来世上女人都是同一个模样。

  「明明说我跟小依上床使你肝肠寸断,可却总问这问那了。」我咕咕噜噜,
綝姐气还没下的把枕头抛向我:「还好意思提起这个啊,大姐在家里等你一个晚
上,你就只顾着跟女友上床,一点也没把我放在心里。」

  「怎么又拉回这头上去,不是已经道歉了嘛。」我十分无奈,可是在再次提
起小依的献身,脑海便很自然浮现出其可爱笑脸。这时候她大概已经进入梦乡了
吧?今天才海誓山盟的说话,才几小时就要背叛她了,还真是对不起小依啊。

  「你在想起咏依?」在我心神游离的一刻,綝姐的娇声忽然把我带回现实世
界。她脸带失望,表情显得暗淡。我明白抱着一个,想起另一个是很伤别人心的
事,抱歉说:「对不起,綝姐…」

  姐摇摇头,体谅说道:「没事,你在第一次跟她做的日子背叛她,我明白是
会感到内疚…」

  「姐…」

  綝姐像清醒过来,吸一口气说:「刚才是喝太多了,想清楚我们这样其实是
很不对的,不但对不起爱你的人,也是有违伦常,是世间不容许的。」

  「对呢…」这时候大家的激情都缓和下来,我叹口气说:「而且姐的处女,
亦应该留给日后的丈夫。」

  綝姐脸上一红,我问道:「那我们不要做了?」

  綝姐没有答话,脸上表情异常羞涩,眼眸儿牢牢的盯着我,良久才以从未有
过的娇嗲声线道:「我爱你,阿天。」

  这句话令我心头一震,霎时间,整个人像失去气力,倾倒在綝姐的身上,吻
在她的唇边:「我也爱你,綝姐…」

  我们知道事情至此,是不可能停下来的。这不是一时冲动,亦并非妒忌心作
崇,而是发自我俩内心想要做的事。我和綝姐都知道一切是不可以的,亦是不对
的,但实在不想失去,这使我俩今后人生缱绻萦绕的晚上。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我们都不再理会。明明是最接近、却又最不可以走近
的两个人,此刻放开了所有的道德规范和伦理常识,只尽情以身体倾诉着天下间
最复杂的情感。


               (二十四)

  有人说,接吻和落泪一样,是人类一种很奇妙的举动,唇边的触碰,可以在
一瞬间把所有溶掉,包括两个人的心,包容不可冲破的枷锁,亦包括从不敢显露
的感情。到此一刻我俩不再顾忌什么,尽情向爱的人做想要的事。

  「啜…」

  綝姐柔软的唇瓣叫人迷醉,接下来的时间我俩没再交谈,彷彿心有灵犀,一
切的话都尽在不言中。我发觉姐好像放开了,身体变很软,不再有刚才的绷紧。
犹如无骨生物的依附在我的身上,软绵绵的毫无力气。

  我低下头,张嘴再次含住胸前一双樱桃。姐的嘴角摇曳着叹息,是舒适,忘
我的官感。一双长腿不安份的扭动着,引领我把手徐徐放在她的两腿中央,缝隙
间现出一种湿润感觉,指头很自然地埋没在那幽闭之所。

  「嗯…嗯嗯…」这是我第二次接触綝姐身上最私隐的部位,和纤瘦的小依相
比,綝姐的阴阜较为饱满,两片娇嫩得有如婴孩肌肤的肉瓣充满弹性,幼滑白腻
,犹如凝脂。我在缝隙间轻轻抚摸,撩动女孩内心情欲,酒气刚散的粉脸顿时又
亮起一片酡红,烫比火烧。

  『姐开始有感觉了,在流水…』

  虽然早上有过跟小依的缠绵经验,但对女人爱抚我毕竟还是新手,技巧无疑
是很糟糕。我一面学着在色情影片上得到的知识,一面回忆过往綝姐自慰时的手
法,尽力希望为女孩带来快乐。指头在娇嫩的阴唇间滑动,偶尔作试探式的往当
中探索,滑腻的爱液,很快便随着抚摸从小屄里渗出,跟刻前的紧张生硬不可比
拟。

  「啊…啊…」强行忍耐快感的綝姐喉头间漾着动人音韵,把我亦弄得血脉沸
腾,加快抚屄的动作。窄小的房间内充斥着两个人的粗喘气息,彷如交响乐的相
互串连。我双手一只放在胸脯顶峰,一只埋在桃源小溪,但觉仙境处处,寸寸均
为人间乐土。

  『太棒了,綝姐的身体太棒了…』

  「嗯…啊…啊啊…」綝姐也显得十分投入,滋滋的爱液把指头沾湿一片,我
一阵惊喜,很想尝尝亲姐的滋味,也就自然地离开岭上双梅,把头转移到綝姐的
两腿之间。

  这一次没有刚才的断然拒绝,只见闭起双眼的綝姐咬着唇角,顺从地张开大
腿,让那点缀着晶莹剔透的阴唇展现我面前。我如被邀进宝洞的入幕之宾,满心
喜欢地深入綝姐最奥妙之处,伸出舌头舔舐她的处女小屄。

  「啊!啊…」两片唇瓣被舔舐时,不知是出于羞涩,还是器官传来的快感。
綝姐发出了比刚才更激动的呻吟。即使是身体流着相同血缘的姐弟,也没有想像
过大姐的味道原来是如此鲜美,清如甘霖,甜似蜜饯,叫人一试,永不忘怀。

  「嗦…嗦…」我像初次吃到珍味的饿鬼贪婪地舔吃汁液,如采摘花蜜的蜂儿
攫取美味的蜜糖。一时间小房里只余女性动人的喉音和津液横流的声响,浓郁的
春水刺激着我的官能,早已硬至快要顶穿裤裆的肉棒怒胀如铁。

  我不忍离开綝姐的境地,但亦无法控制要替自己解除束缚。被汗水沾湿的衣
服凌乱地抛掷地上,两个全身赤裸的男女在床上以肌肤磨蹭对方,交互纠缠,感
受对方的热力和激情。

  「嗄…嗄…」当身体那最私隐的体液都被我尝过之后,綝姐可说是再没底线
可言。她和我激烈拥抱,准许我做那一切过份的事,包括让我翻转身子,欣赏那
浑圆的翘臀,甚至是她最不愿给我看到的肛门。

  『綝姐连背脊也这样漂亮呢…』白滑的玉背早已渗满汗水,我细心吻遍寸寸
肌肤,来到充满弹力的屁股,臀缝间找到恰似羞闭菊花的眼儿,也没放过地以舌
尖挑逗舔舐。

  「啊!啊!」对女人来说这大概是比小屄更为羞耻的地方,一直没有反抗的
綝姐到此亦禁不住作出抗拒的本能,两个白桃般的股肉一夹,菊眼便沉在里面不
能亲到,我也不勉强大姐,只卖力在雪肌般的臀部流连,直把整个香臀都吃得毛
孔扩张,张起了鸡皮疙瘩,是在羞耻间得到快感的酥爽。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仔细地感受綝姐的每一寸,比过往的每一次都要细腻,简
直可以用无孔不入来形容。玉琢的粉肩、修长的股胫、柔弱无骨的小手、秀气可
爱的脚踝,全部被我亲过透彻。

  当把綝姐身子再次翻转的时候,我看到她的眼眶溢起泪水,眼帘一眨,即划
两行泪珠在动人的脸庞上。

  「姐?」

  綝姐抹着泪儿,摇头不语,只含情脉脉的望着我。眼眸里带着的,我不知道
是喜悦还是伤心。但姐没有给我答案,她轻轻伸手抚着我的肉棒,以几不可闻的
声线说:「阿天,来…」

  綝姐从来没有以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是第一次,亦是唯一一次。

  我点点头,兴奋的心情忽然一阵沉重。我没法解释这是否一些不应该发生的
事情在终于实现时的矛盾,但正如綝姐说,她希望成为我的女人,而我,亦希望
成为她的男人。

  我扶好綝姐在睡床,她柔柔张开双腿,在一轮攻势下,身为处女的她私处溪
谷泛起不相称的泥泞,两片犹如花瓣的褶皱,透现出兴奋充血时的灼热火红,顶
端上的阴蒂赤如珍珠,完全从包皮冒起,透着纯洁美丽的色泽。

  「嗄…」我知道时候到了,喘着粗气把硬直的肉棒递向洞口,像今早跟小依
的交合一样,龟头顶在阴毛下的凹陷之处。再看綝姐一遍,两个人四目相投,在
确认一切后,被爱液烫热的龟头便开始向前推进。

  「姐,我来了…」

  等待了多少的时间,曾以为永远不可能实现的事,在龟头感到被一种柔软所
包围的这一秒变成了真实。

  我和綝姐在做爱!两个人的性器官,在这时候成为了一体。

  「呜…」

  但超乎想像的,是一种不可置信的紧窄,彷如被钉上了「前无去路」的门槛
一般,完全无法再进。

  「怎么会这样?」我早从网络上知道处女初夜是不容易的事,但有过今天和
小依的经验,也没想到第一次和第二次原来是有天壤之别,单凭器官带来的感觉
,甚至不能说是一件舒服的事。

  眼前的綝姐亦是紧皱眉眼,我想她亦一定十分不适,但我知道这种时候不能
停的,要突破障碍,才能获得快乐。

  『一定是这样,今早开始时小依也痛,后来就舒服了。姐,你给我忍耐。』

  我心里安慰自己,然而綝姐亦没有叫停的打算,她牢牢捂住嘴巴,尽力忍受
破身的痛楚,我明白这种事长痛总不如短痛,缓缓抽出一点,心神一定,冒死把
膨胀至最大限度的肉棒狠狠向前猛力一顶,怒胀的龟头犹似冲破障碍,直闯到女
性的器官里。

  「呜!」

  这一声是属于我和綝姐的,我俩一起叫了。龟头刺穿处女膜的痛楚比想像中
强烈,我但觉身体极敏感的器官正被利针刺着。可是毫无疑问綝姐所受的痛楚是
比我高出很多倍,纵使她是咬牙强忍,但两条泪水,还是忍不住从眼角迸出,沿
着扭曲的脸庞滑流而下。

 「姐,你还好吗?」我担心问道,綝姐勉强作个微笑表情,任由泪水流落,轻
轻摇头说:「没事,没你说的痛,大姐受得了…」

  骗人的,明明是痛得连说话也抖震了,看到綝姐这个表情,我知道我欠她的
是一生也偿还不了。

  然而男女本来就是不公平的,在綝姐仍痛楚不堪的时候,我肉棒的刺痛逐渐
变成舒适,狭窄的阴道在充分爱液的滋润下,把阴茎的每一寸都包得很紧,像千
千万万个完美女神,在呵护我那今天才告成年的器官。

  『綝姐的屄,太舒服了…』

  那是一种无可形容的感觉,被层层花瓣包围的快感,不是我一个青年人可以
抵抗,更何况那是亲姐的器官。有过初吃禁果的经验,我知道一切都只是开端,
只要抽动肉棒,那快感是可以在一瞬间擢升百倍。

  可是在望着綝姐紧皱的眉头,我是如何做不出加害她的举动。大姐在不断大
口吸气一会后,像是稍稍适应了痛楚,才勉强张开眼盖,看到我正牢牢望着自己
,两个人双视无言,对望了半分钟,一起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们…乱伦了呢。」綝姐一来就是刺耳的字眼,我柔柔点头:「是呢,我
和大姐乱伦了。」

  「但…做这种事好像不只是这样的吧?」綝姐明知故问的说,我关心反问道
:「綝姐你受得了吗?」

  「还可以吧,也没想像中的…」綝姐又是一副大姐模样,我试探性的轻轻抽
动肉棒,女孩登时「呜呀!」的叫了出来。

  「还嘴硬,痛就说啊,我也不想姐你辛苦。」我没好气说,綝姐抹抹泪儿,
嘟着嘴道:「你突然来我才痛,给我心理准备就没事了。」

  「为什么要勉强自己?这样不就好了吗?」

  綝姐摇摇头说:「我要跟阿天你做一次,是完整的…一次。」

  我对姐的说话大为感动,和小依一样,她们做的都只是满足我的快乐,自身
的苦从来没有放在首位。面对这位感情,我没有可以再说半句的余地,只有以心
去接受她们对我的爱。

  「那么…我开始动了…」

  「嗯。」

  缓缓地向前进入,没有了肉膜的阻碍,前面的路走得很顺。肉棒上的每个神
经,都被温暖的阴道带来无比快感,处女屄的包裹,是一种带着神圣不可侵犯的
至高享受。

  『太舒服了…』

  理所当然地綝姐感到的仍然是只有痛楚,口里说受得了的她,在肉棒进入时
多次流露出痛苦表情,屁股亦不断无意识的向后退。我尽量尝试放轻,但同时又
没法抗拒世上最大快乐的挑逗,在逐点前进下,终于到达了尽头。

  『都插到底了…』

  全根没入,有一种真正成为一体的喜悦,我俩忍不住相拥接吻。我以脸颊抹
着綝姐的泪水,仍带着余温的眼泪告诉我,这个大姐为我付了出这么多,是一整
个人生的这么多。

  「我爱你,綝姐。」

  「我也爱你,阿天…」

  用心抱着綝姐,那份幸福的感觉,是世界上没有一个别人可以代替。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