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4, 2014

紫龙棍 ~ 第三章 早起盛宴

             第三章  早起盛宴

  第二天,林婉婷从沉睡中惊醒,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只见已经日上三竿了。
儿子仍头枕着自己的丰乳,如婴儿般沉沉入睡,脸颊红润,嘴角还流下涎水,将
自己的丰乳打湿一片,一股股母爱泛上林婉婷心头,忍不住低下,轻吻了一下儿
子的额头。

  林云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前是母亲娇媚的面孔和白花花的肉体。

  林婉婷见林云麟睡眼迷离,便摸着他的头发道:「宝贝,今天不用练功,你
再睡会吧,妈妈真要感谢你,是你让妈妈多年来第一次睡了个好觉,也让妈妈感
到女人的乐趣。」

  林云麟急忙道:「我是妈妈的亲生儿子,对妈妈好是我应该的。」接着脸一
红道:「这么多年来我也是第一次这么快乐,没想到钻进妈妈的小洞洞是这么的
舒服。」

  林婉婷娇羞无限的道:「妈妈已经与你有夫妻之实了,以后你就是妈妈的小
丈夫,妈妈的身体是属于我的亲儿,我的小丈夫的,今后还不是随你玩弄,只要
你快乐,就是妈妈最大的快乐。只要你不嫌弃妈妈老,妈妈丑就行。」

  林云麟道:「妈妈哪里老了,哪里丑了,我觉得妈妈是天下最漂亮,最圣洁
的,象仙女一样。」

  林婉婷被感动的热泪盈眶,抱着儿子头,把它按在自己的乳沟里,道:「谢
谢儿子,妈妈以后会天天象妻子一般的服侍爱儿,让爱儿天天感到做男人我乐趣。」

  林云麟一只手搂住妈妈的蜂腰,一只手轻抚妈妈丰满、雪白的臀肉,含住妈
妈的乳头,用牙齿轻咬起妈妈的鸡头。比妈妈还高大的儿子躺在妈妈怀里吃奶,
好一幅母子相亲的图画。

  忽然,林婉婷眉头一皱,紧盯着妈妈娇颜的林云麟忙道:「对不起,咬痛妈
妈了。」

  林婉婷玉脸一红,道:「没有,妈妈的晨尿还没有有尿,憋得好难受。」

  林云麟连忙跳下床,把尿盆递给母亲道:「妈妈快尿。」

  林婉婷下床接过尿盆,见爱儿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嗔怪道:「还不快转过
身去,你盯着妈妈,妈妈怎么尿得出来。」

  林云麟连忙转过脸,林婉婷将尿盆放到胯下,开始尿尿。

  刚听到哗哗声,林云麟就忍不住转过头,只见母亲蹲在地上,肥硕的丰臀因
为下蹲而显得特别巨大,一条亮黄色的水流推开阴唇,从母亲黑黑的肉缝中喷溅
而出,打得铜盆哗哗作响,一股温热的臊香气扑鼻而来。

  林婉婷见儿子紧盯着自己的尿尿的下体,似乎看呆了,羞的满脸通红,尿流
嘎然而止,再也尿不出来了。似怒实娇道:「你这样盯着,妈妈怎么尿得出来。」

  林云麟自从昨天与妈妈交媾后,感到妈妈阴道中出来的秽物都香甜甘美无比,
此时,这在别人看来臊臭的尿液,在他的感觉是简直如同清纯的甘露,不由自主
的想狂饮一番。便情不自禁的走过去,端起尿盆喝了一口。感觉如饮仙露,便将
尿盆中妈妈的臊尿一饮而尽。

  林婉婷当然知道儿子是因为乾元功之故,才会如此反常。看到儿子对自己的
秽物丝毫不感到肮脏,把自己臊尿如仙水般一饮而尽。即感动,又一阵情动,看
到亲生儿子抱着尿盆狂饮妈妈的臊尿,顿时混身燥热,阴道里麻酥酥如小虫在游
动,便道:「儿子快躺下,妈妈用肉屄给儿子喂臊尿喝,好不好啊!」

  林云麟连忙躺在床上,林婉婷骑坐在儿子脸上,将阴唇用手指拨开,将尿道
口对准儿子的口,第一次将要用肉屄给儿子喂臊尿喝,林婉婷有些害羞,竟然尿
不来,脸憋得通红,用力收缩尿道的肌肉,竟然还是尿不出来。

  林婉婷娇声道:「妈妈尿不出来了,快将舌头伸进妈妈的尿道舔舔。」

  林云麟见刚刚的臊尿仍沾在妈妈的阴毛上,如同小草上的露珠,闪闪发亮,
发出腥臊的热气,妈妈用玉指掀开阴唇,粉红色的肉洞一张一合,淫香四溢,似
乎向他发出热情的邀请。林云麟迫不急待的用嘴巴盖住妈妈的肉洞,舌头如小蛇
一般灵巧的伸入洞中,用味蕾用拨弄妈妈柔软阴肉,用嘴唇不停吸吮妈妈的阴唇。
发出唏溜唏溜的声音。

  林婉婷见儿子把舌头伸进自己的阴道,于是笑道:「傻儿子,你弄错洞了,
下面的是妈妈的阴道,上面才是妈妈的尿道。」于是挪动雪臀,好让儿子的舌头
回归正途。

  林云麟用手搂住妈妈的臀肉,舌头从下向上滑动,哧溜一下滑入妈妈的尿道,
一股熟妇胯下媚臭与热烘烘腥臊之气扑鼻面来,妈妈尿道中的肌肉没有阴道中的
褶皱多,但又窄又热,弹性十足,包夹的舌头十分舒服,口舌间酸酸涩涩充满晨
尿的淫香与腥臊,情动之下,便抱住妈妈的肉臀下压,舌头拼命向妈妈尿道深处
探索。

  林婉婷胴体一阵战栗,娇喘着轻呼道:「心肝儿,把妈妈的尿道穿透了……
妈妈要尿了……尿了……」

  林云麟听到妈妈的呼喊,更加买力的埋头猛吸。林婉婷顿时觉得尿道内酥痒
难耐,尿意难耐,随着一声长长的呻吟一股水箭直喷出来,滚烫的臊尿直灌入林
云麟口中。林云麟屏住呼吸,喉头滚动,咕噜咕噜大口吞咽,喝得痛快淋漓。

  林婉婷还调皮的扭动着雪臀,看着黄黄的臊尿灌入儿子的口中,流到儿子的
脸上,头发里,胸脯上,看到儿子跟着自己丰臀摇摆,摆动着头,如同承接圣水
般用嘴接喝着自己的臊尿,高耸的喉头不住滚动,喝得畅快淋漓,顿时屄内花心
感觉到酸麻涨痛,阴肉不由自主地有节律地收缩起来,一股热流哗地涌了出来,
又泄身了。林婉婷腿一软,整个臀部便坐在儿子脸上,肉缝便贴到了儿子嘴上,
剩余的尿液与淫液同时灌入了儿子的口中,甚至把林云麟呛的咳嗽起来,随即打
起精神,奋力吞咽起来,他可不愿意浪费妈妈的恩赐。

  等到林云麟吞咽完毕,林婉婷也渐渐从绵软无力中恢复过来,见林云麟一身
一脸的臊尿,便道:「快去洗洗,臊死了。」

  林云麟却道:「妈妈的尿一点也不臊,太好喝了,以后妈妈有尿都要喂给儿
子喝,儿子不在也要尿在盆中留给儿子,儿子要当水喝,一滴也不愿意浪费。」

  林婉婷羞嗔道:「哪里有做儿子的,不许母亲随便尿尿,要把亲生母亲的臊
尿天天当水喝的,羞死个人了。」

  林云麟道:「妈妈不是也说儿子是妈妈身上的一块肉吗?爱喝妈妈的尿也很
正常,儿子恨不得变小,钻到妈妈的肉缝里不出来呢。」

  林婉婷咯咯笑道:「呸,妈妈的肉缝现在连你的大肉棒都容纳不下了,哪容
得下你。既然这么喜欢妈妈的臊尿,妈妈便每天用屄喂亲儿喝,妈妈每天的晨尿
又臊又多,只要你不嫌弃,就当每天早上的豆浆了。只是每天喝的有了,吃的呢,
总不能吃妈妈的大便吧!」

  林婉婷见儿子盯向自己的菊门,急忙道:「呸,你要敢吃妈妈的大便,妈妈
便再也不理你了。」想了想又道:「妈妈想到怎么给宝贝做最爱吃的早饭了。」
说完便赤身裸体下了床,柳腰款摆,肥臀以晃的出去了。

  等到林云麟换好床单,就见妈妈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对林云麟道:「麟
儿,你躺好!妈妈喂你吃早饭。」林云麟依言躺下,等着看母亲变什么戏法出来。

  林婉婷站起身来,两腿分开,露出刚刚泄身,沾满臊尿与淫液的肥屄,然后
从食盒中取出一个煮熟的鸡蛋,剥去蛋壳,露出白白的蛋白,然后把新剥的鸡蛋
塞进了阴道,然后收缩阴肉,让鸡蛋在阴道里滑来滑去,不一会鸡蛋便沾满了阴
液。林婉婷把淫臊的阴部凑到林云麟的嘴巴前,道:「乖儿,快吃,妈妈给你做
合包蛋,你还满意吗?」

  林云麟目不转睛盯着妈妈的美屄,只见母亲的的阴部阴毛上还沾满尿液与淫
液,使阴毛变得湿碌碌油光光,而且沾成一缕一缕的,黑红色的阴唇向外翻卷着,
随着林婉婷阴肉的收缩,粉红色的水帘洞一张一合,红红的肉缝中一会露出一个
雪白的鸡蛋头,一会鸡蛋又缩入洞中,如同探头探脑的乌龟,雪白的蛋白和翻出
来的黑红屄肉相映成辉,美不胜收。鸡蛋被淫液滋润的闪耀着亮光,散发出阵阵
淫香,如同刚出壳的鸡子。

  看着鸡蛋在妈妈的屄中动来动去,林云麟情不自禁张开大口含住母亲的美屄,
使劲儿吸吮起来,舌头还灵巧的拨弄着滑滑的鸡蛋,一会儿把鸡蛋推进阴道,一
会又大力的把鸡蛋吸到阴道口,偏就是不肯老老实实吞咽下去,用鸡蛋代替自己
的大屌来抽擦妈妈的阴道,乳白的淫液顺着鸡蛋淅淅沥沥、源源不断地流进了林
云麟的口中,让林云麟吃的酣畅淋漓,痛快不已。但却又弄得林婉婷柳腰款摆,
肥臀乱颤,屄心酥痒酸麻五味杂陈,作茧自缚了。

  「坏麟儿,欺侮死妈了,妈妈又不行了,妈要出来了……」林婉婷大叫一声,
屄内阴肉急剧收缩,一阵抽搐,淫液竟冲击夹裹着鸡蛋,直接滑进了林云麟口中。
「麟儿,好吃吗?」林婉婷软软的骑坐在爱儿脸上问道。

  林云麟被妈妈的阴道堵着嘴,说不出话来。林婉婷忙把丰臀挪到儿子的胸上。
林云麟道:「太好吃了,我不是说鸡蛋,是说妈的淫水,真香啊!」说着抱起妈
妈的丰臀,把嘴堵到妈妈嘴上,将口中一颗咬了一半的鸡蛋用舌头推入妈妈口中,
道:「我要用半颗鸡蛋换妈妈的唾液吃。」

  林婉婷见爱儿这么惦记自己,非常感动,把爱儿度过来的,沾满自己淫液的
半个鸡蛋吞入口中,然后道:「想吃妈妈度给你吃个饱,快张开嘴,妈妈让你好
好吃妈妈的香香。」一大口唾液从林婉婷嘴中落下,林云麟连忙接住妈妈的唾沫
吞入口中。

  于是这顿早饭,林婉婷不停的用阴道给儿子喂菜,有些菜林婉婷嚼碎了,充
分混和母亲的唾液后,再由母亲度到儿子口中。还把蜂蜜干脆涂抹在林婉婷臊臭
的阴部,灌入阴道中,混和淫液后,由爱儿吸食,短短一顿饭,林婉婷泄了又泄,
林云麟菜没吃多少,母亲的淫汁唾液恐怕吃了足足有半盆,吃得腹涨鼓,母子才
结束了这场盛宴。林婉婷泄得瘫软在床上,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了,又倒头呼呼大
睡。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