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4, 2014

妈妈的客兄

                (上)


  那一年夏至音乐节,小伟家发生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那件事情跟後来妈妈红杏出墙,抛家弃子,与黑人情夫私奔,有很大的关联,并且因而埋下日後外遇的种子。当年小伟15岁,念国三,妈妈33岁,美商保险业务员,爸爸38岁,某市立高中学校训导主任,由於当时媒体不断传播夏至音乐节的报导,再说小伟再过几天就要学校开学,所以父母亲决定,在儿子小伟开学的前两天也就是星期六,一家三口到北海岸中角沙滩,参加夏至音乐节。

  正如计画是赶不上变化的,星期六本来一家人出去玩,偏偏妈妈临时要加班,而且小伟必须在星期六到补习班上一天课,所以等到妈妈下班回来,小伟下课回来,已经是晚上五点,好在一家三口到达时,夏至音乐节开始没多久。

  爸爸停好白色裕隆轿车後,一家三口到达会场後,被人满为患的人潮差点被吓到,穿着一身红白交间的运动服的爸爸说:「老天爷,好多人。」

  站在爸爸右边的妈妈:「没错。」由於妈妈下班後直接赶到小伟家,上班时的衣服都不换,就直接坐在白色裕隆轿车的助手席,今天的妈妈跟往常一样,上半身穿着一件乳白色衬衫,再穿一件深黑色外套,下半身穿着裙子长度到膝盖的黑色短裙,纤细又修长的美腿穿着肉色丝袜,美脚穿上一双黑色尖头细跟高跟鞋。

  妈妈因为工作需要,把她的乌黑长头发全部往後面梳直,连同浏海也一起往後梳,再用几个粉红色发夹固定,最後绑马尾,从她的所穿衣着和仪表,看起来是一位专业人士,又不失气质典雅。

  至於小伟,他站在爸爸左边,也许是时间来不及或者是其他原因,他穿绿色T恤加上蓝色牛仔裤,右肩披上一个浅蓝色背包,另外还载一副黑框方形眼镜,有点像呆子似的,头上理小平头。

  一家三口这时候站在离夏至音乐节的表演舞台大概有八公尺左右,他们看到舞台上有5月天正在演唱5月天的歌曲,忽然,他们发现自己现在的衣着跟周遭人群完全不搭配,女人不是穿比基尼,就是穿泳装,而且男人不管是年轻还是什麽,都穿泳裤或短裤。

  爸爸见状後先提议大家到更衣室或厕所换衣服,说既然要来,就跟大家一样,再说这里是海边,能有岂有不穿的道理(但是爸爸现在已经後悔,当时假如没有提议,妈妈就不会因此出轨,如今已是高三的小伟,现在小伟时常看到爸爸深思的样子,小伟猜想爸爸又想妈妈)。
  
  妈妈和小伟听了爸爸的提议,母子表示没异议,那一刹那间,挂在妈妈脖颈上的手机铃声响起,妈妈二话不说,马上拿起并接手机。接通手机後的妈妈,原本的轻松愉悦的表情,急速转为严肃的表情。

  「老婆,怎麽了?」爸爸看到妈妈的情况後,关心问妈妈。

  「没什麽,只是打错了。」妈妈回答爸爸。

  「抱歉,我现在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一定要现在去办,那你们先去换,我待会在这里见面,我当然会去换。」妈妈又说,同时妈妈的右手把手机放在後背面。

  爸爸听了後又关心妈妈说道:「需要我的帮忙??」爸爸说完後,妈妈以左右摆头表示她不需要。

  爸爸一看就明白妈妈的意思,於是,爸爸离去前,走到白色裕隆轿车後车箱,打开後车箱,拿出三个袋子,分别是一家三口,接着,爸爸拿到袋子後,其中一个黑色不透明的袋子是妈妈的,爸爸先把黑色不透明的袋子递给妈妈,最後爸爸跟小伟离开现在的地点,父子两人各人拿着袋子,到处找寻可以换衣的地方。  
  当小伟离开後,觉得妈妈的举动很诡异,因为小伟看到妈妈接通手机後,说打错了,又说有件要事要自己去办,而且不让爸爸帮助,更加诡异的事还在後面,因为小伟刚刚回头看妈妈,妈妈居然往另一端比较少人的地方走去,而且刚才说打错,居然继续通话。

  该不会是妈妈打给别人还是又有一通,算了,也许妈妈真的有要事,需要自己去解决,怎麽有爸爸叫我的声音,原来爸爸已经找到换衣的地方,要我去。**********************************************************************
  「果然是妳,蔡淑媛。」一位穿着一套鹅黄色比基尼的年轻辣妹,她正坐跨坐在长相其貌不扬的黑人大腿上,那位黑人体格十分强壮,全身只穿一条茶色短裤,光是他的上半身,都是壮硕的肌肉,年轻辣妹和黑人两人在沙滩上的石椅正在卿卿我我。

  「没有错,是我。」这位年轻辣妹叫做蔡淑媛,是妈妈的学校学妹,今年6月底从学校毕业,大概有24,25岁左右,由於她穿着鹅黄色比基尼的关系,让她的曼妙火辣身材完全暴露出来,该凸的地方就凸,该凹的地方就凹,而且还带些青春气息。

  至於这位黑人叫做艾莫斯,是妈妈全心全意争取的新开发客户,本来妈妈对此已经有十足的把握,绝对可以得到这张保单,但是过去的「心血」,现在全被蔡淑媛破坏了。

  妈妈向蔡淑媛辱骂着:「可恶,没品的家伙,妳明知艾莫斯是我负责,妳为什麽抢走别人的苦心!!」

  蔡淑媛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心,她对於妈妈的辱骂根本不在乎,反而依然故我,继续跟黑人打情骂翘,就在此刻,妈妈亲身看到蔡淑媛的举动後,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黑人的黑色双手在此时,竟然正在摸蔡淑媛的丰满的酥乳,蔡淑媛居然不旦不去阻挡,而且她还表现出这件事是个很正常的事。

  蔡淑媛回头跟妈妈说:「那妳是否知道艾莫斯是我的新交的男朋友,他的黑色肉棒实在是太棒了,既长又粗,光是进出我的小穴,让我爽歪歪,快要受不了,因为他的关系,我要跟现在的男朋友分手,我决定跟他同居,那麽,每天晚上将是很棒的一晚。」

  妈妈听了蔡淑媛的回答後,妈妈不知道为什麽,竟然在吃醋,妈妈从心里的深处传来一个声音:「混蛋,艾莫斯之前追我那麽紧,不嫌隙我是已结婚的人妻,他照样追我,现在竟然欺骗我,跟别的女人造爱。」,妈妈听到心里的声音,本来不介意,只是,妈妈又听到那个声音:「亲爱的,不要再骗自己的感受,其实妳很想跟蔡淑媛一样,让艾莫斯干妳。」

  妈妈还是不理会那个声音,只是妈妈不明白的是,那个声音是自己真正的心声,打从在妈妈从主管那里,接受主管指派这案子的那一天起,妈妈在每一天,必须到艾莫斯工作的英文补习班里,介绍妈妈公司保险产品,只是艾莫斯相当有女人缘,妈妈始终找不到机会,正如皇天不负苦心人,妈妈终於找到一次机会,介绍保险产品,介绍完了,妈妈看艾莫斯一脸疑惑,还装出要买不买的样子,妈妈在这次也是第一次(跟艾莫斯)推销保险产品挫败。

  由於妈妈所服务的美商保险公司属於外商企业,所以时常有外国人士进出,有时外国人士偶尔会有崇洋媚外的西餐妹陪伴,然而,这家公司有一个不成文的内规,就是每位外籍主管有跟本国女性员工有一腿,而且还不分已婚还是未婚的,甚至成为升迁的跳板或攀关系,不过妈妈是其中的「异类」,完全不跟外籍主管发生工作以外的关系,妈妈用自己的力量,屡次创造极棒的业绩,让公司高层给予肯定。

  上个月是妈妈又夺得业绩的冠军,可是妈妈一点都不开心,因为妈妈现在遇到事业的瓶颈,妈妈负责的所有保险保单都一切没问题,唯独「艾莫斯」的保险保单并没有成功,於是,妈妈今天下午又去艾莫斯那里试一试。妈妈到了一栋外表满新颖带时髦的白色商业大厦,跟上次一样,妈妈把骑来的白色125机车停在停车场的机车格子,走进停车场旁的电梯,按了「20」的数字按钮。

  「B~B~」一个电梯关闭声音响起,妈妈在想如何摆平「艾莫斯」,大约五分钟,「B~B~B」一个电梯开启声音又响起,妈妈走出电梯後,走了约五分钟左右,妈妈走近英文补习班时,意想不到,艾莫斯在英文补习班门口外等她,最令妈妈惊讶的是平常包围艾莫斯的年轻辣妹们,如今不见人影,实在不知道她们在那里,对於妈妈而言,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良机。

  「哇,好漂亮的女人,请问有荣幸,跟我去喝一杯咖啡?」,妈妈瞧见艾莫斯一改上次见面时的嘻皮笑脸,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换成风度翩翩的绅士,妈妈稍微瞄一下艾莫斯现在所穿的衣着,他穿起一套黑色西装,还打一条红色领带,脚上穿起黑色真皮皮鞋,让妈妈吃惊一会儿,跟上次见面时不一样,妈妈只记得眼前的黑人,他在上次穿着白色T恤加上蓝色牛仔裤,怎麽这次改变??
  妈妈不疑有他,立刻回应:「抱歉,没有那个空档喝咖啡,我是来谈保险……」妈妈的话还没说完,艾莫斯二话不说,单脚跪下来,以深情的眼神看着妈妈,说:「我喜欢妳,请和我交往。」

  妈妈当场吓一跳,因为被艾莫斯突兀的话吓到,妈妈很快回神回来,又说「我很抱歉,谢谢你的真心表白,但是我已经结婚,所以没办法接受你的心意。」
  艾莫斯听了後,显得有点失望,又说:「好吧~既然美人这麽说,那麽跟我去喝一杯咖啡,然後谈保险如何。」,没想到艾莫斯的国语不只是标准而已,也会说出人话。妈妈本来不想喝咖啡,但是一想到「艾莫斯」快点结束,因此勉强答应艾莫斯的邀请。

  妈妈心不甘情不愿地先走一步,不料,妈妈中了艾莫斯所设下的阴谋。走在前面的妈妈,让走在後面的艾莫斯的眼睛吃冰淇淋,由於天气炎热,所以妈妈今天特地穿着清凉些,上半身穿着一件蓝色半开襟无袖衬衫,下半身穿着不能再短的浅黑色迷你裙,纤细笔直又修长的一双美腿裹着黑色网袜,脚踝穿上一双银灰色细跟高跟鞋。

  艾莫斯从妈妈的水蛇腰到美臀,再到大腿和小腿,看得十分入迷,尤其是妈妈不时扭动的美臀,更让艾莫斯看得心痒难耐,「我靠,好美的腿型线条,好棒的身体,我先不和小芬和小琳(时常跟艾莫斯乱搞的年轻辣妹)搞,赶紧把她(妈妈)弄到手。」艾莫斯心想。

  艾莫斯跟妈妈之间的距离大约八步左右,从英文补习班到电梯只有五分钟的走路路程,但是两人不知道为什麽走得特别慢,是妈妈先诱惑艾莫斯,让艾莫斯享受视觉上的飨宴还是其他,不管如何,而现在,两人总算到达电梯门口,看到妈妈按下「下去」的按钮,说起来很神奇,本来落後的艾莫斯,现在,跟妈妈同时走到电梯门口。想把妈妈的艾莫斯,把握等电梯的空档,跟妈妈闲聊。

  「B~B~B」一个电梯开启声音响起,「哇~好多人。」刚刚和妈妈谈笑风生,讲些爆笑的笑话给妈妈听,让妈妈一直笑的黑人艾莫斯说,「是的,哈哈哈。」妈妈被艾莫斯讲的笑话,差点笑掉大牙,仍在继续笑,艾莫斯见状後,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他认为差不多可以进入下一阶段,「漂亮的女士,妳先请。」,艾莫斯还用黑色大手以垂直手势朝向电梯门口,来展现女士优先的绅士风度,不过妈妈对艾莫斯,本来只是有点敬谢不敏,看艾莫斯的诚意,只好接受。
  当妈妈走进电梯的过程中,别有用心的艾莫斯,居然偷瞄妈妈胸前的事业线,心想着:「妈的,好深的乳沟,真想现在干她。」,妈妈好像知道艾莫斯正在视奸她的身体,令人出乎意料的是,似乎妈妈故意让艾莫斯看的过瘾,接着,妈妈进了电梯门後,艾莫斯随即进入电梯里。

  又听到电梯关闭声音「B~B~」响起,由於搭乘电梯的人太拥挤,粗略估计这个二尺半乘以二尺半的正方型空间,大概有20人左右,本来已经很拥挤,如今再加上妈妈和黑人艾莫斯两人,显得更加拥挤。进来电梯後的妈妈,现在站在电梯门,而且刚好是电梯门门缝正前面,至於艾莫斯站在离妈妈三步的距离,同样的是平行地方。

  这时候,妈妈不知道正在想什麽,在深思什麽似的,反看艾莫斯,他正在想如何骗妈妈上床,然後,随着搭乘电梯的人进进出出,最後还是维持22人,现在妈妈在电梯正中间,艾莫斯居然在妈妈的正後面,而且艾莫斯的黑色西装裤裤挡不断磨蹭着妈妈的美臀,当然,妈妈已经发觉到有一个很大的物体在自己的美臀上磨蹭着。

  妈妈连想都不用想,因为前不久,艾莫斯才站在她身後,身後的艾莫斯实在是胆大包天,磨蹭的地方竟是妈妈的股沟,还是上下左右的方向,「我的老天爷,他的东西真长又粗,跟老公的东西尺寸相差得太悬殊,如果跟他做爱,一定会很爽。」妈妈心想。妈妈要不是有道德以及伦理和婚姻的束缚,搞不好从此出轨,用不着拖到相隔三个月後的夏至音乐节,再来红杏出墙;妈妈想归想,却不敢去做。
  
  只是,妈妈的立场十分矛盾,因为妈妈只为了一张保脸保单,个性好强的妈妈只好委屈,牺牲自己的美丽胴体,让长相丑陋的黑人艾莫斯占尽便宜,但是,艾莫斯到底不是省油的灯,妈妈的这般想法,早就被艾莫斯看穿了,他乾脆将计就计,如果事情发展顺利的话,搞不好今天之内,就可以和眼前的黄种婊子上床,到时,将要在自己的台女猎艳簿上,再写下一名台湾女性名字了。

  爱好台女女色的黑人艾莫斯,他已经知道眼前的女人已经是餐盘中的佳肴,不吃她就是愚笨的呆子,於是故意把高大壮硕的身高蹲低一点,还不到半蹲的姿势,同时,不再磨蹭妈妈的美臀,他先把黑色皮带松开一些,再把白色西装衬衣摆出来放在外面,并顺手把黑色西装裤拉炼拉下一点。

  另外,艾莫斯为了快速顺利达到目的,先破坏之前的绅士风度,他在妈妈耳朵旁,以细声细语的语音说道:「妳如果当我的女人,我保证让妳满足,就算妳是别人的人妻,我绝对比妳老公还要出色,更勇猛,并且让妳了解到当女人的乐趣,如何?」。

  连妈妈自己不知道自己正在想什麽,心中有了争扎,也责备自己有了淫邪的想法,但是事实上,刚刚艾莫斯在磨蹭自己的美臀时,当时就让妈妈心猿意马,魂不守舍,妈妈已经开始犹豫和动摇,现在又听艾莫斯说的话後,心中的「道德」和「伦理」神主牌开始动摇,剩下「婚姻」,依然稳如泰山。

  艾莫斯以经验来看,可以看出妈妈现在的情况,让艾莫斯有了机不可失的想法,但是抬头看显示楼层的灯,灯光显示的数字越来越少,如果艾莫斯再不进行下一阶段,意味着他将要心血白费了,艾莫斯为了方便作业,於是,艾莫斯左看右看周遭的人,不是正看前面就是做自己的事,艾莫斯刚才想出极快速又有效的方法,事到如今,姑且去做。
  
  艾莫斯从黑色西装裤里,掏出软趴趴的黑色肉棒,名为软趴趴,但是事实上,它的长度超过台湾男性的两倍,粗如台湾男性的拳头,这难怪妈妈在片刻前,着实被小鹿乱撞,艾莫斯现在很有技巧地,不要让人看到,并用白色西装衬衣盖住,然後把它放在妈妈的美臀上,才放不到三秒,妈妈就有立即的反应,「那个怪物又来,咦~怎麽往下走??」,艾莫斯的目标并不是妈妈的美臀,而是妈妈的黑色网袜大腿。

  本来妈妈有所期待(可见妈妈的「道德」已经在崩溃中),黑色肉棒在妈妈的美臀上往下摩擦,瞧见妈妈对艾莫斯的非礼不旦没闪躲,反而翘起美臀,艾莫斯低头看一看妈妈的美臀,发现臀部的曲线美极了,比起分别就读国中,高中的小女友小芬和小琳,更加浑圆翘挺,艾莫斯再次抬头看显示楼层的灯,又看一看电梯里的20人,显示楼层的灯的数字都已经快要3F,电梯正要往3F,看样子,他们不是2F就是1F走出电梯,身旁的20人对於艾莫斯而言,是帮艾莫斯作出掩护,这和像似日本痴汉总是挑出电车拥挤时,对落单的女孩子的私处乱摸或藉机揩油。

  同时,身为贞淑人妻的妈妈,由於就在前不久,无意接触比丈夫那话儿尺寸还要大的怪物,让她的心中起了涟漪,再者,妈妈并不是阳具崇拜者,妈妈记得第一次遇到艾莫斯时,瞥了一眼艾莫斯的蓝色牛仔裤裤挡上,看到他的胯下有一个长型凸出物,妈妈一看就知道它是什麽,再加上她观看日本色情影片中,黑人和日本女优的妖精打架画面,黑人如何干日本女优,看得屡次让妈妈惊讶又惊奇,如今,眼前的黑人不是电视画面的黑人,而是真实的黑人,妈妈很好奇,有意加上无意,偷看一会儿。

  不知道为什麽,当时妈妈有了跟艾莫斯一夜情的念头,只是婚姻的束缚,不能越过婚姻的危险红线~一夜情,妈妈现在跟当时的念头差不多,要不是婚姻自我束缚,妈妈现在跟艾莫斯一夜情,不是没问题,妈妈随便找个理由,再跟老公说一下,只要过後,不要被老公知道或发现,如果一切顺利,顺便把艾莫斯的保险保单签约。

  妈妈和黑人艾莫斯,这两人有了各自的目的,妈妈的双腿原本紧密地站着,张开微微的一点空间,艾莫斯的黑色肉棒肉冠刚好在浅黑色迷你裙底部边缘,妈妈的性感身体忽然往下蹲,又往上顶,黑色肉棒恰好滑到妈妈的两腿中间外面,,已经在夹在穿着黑色网袜的双腿中间,而且,妈妈的动作很意外地让艾莫斯的黑色肉棒硬一些。

  「哇~黑人的东西真的很大。」妈妈邪淫地心想,艾莫斯见状後打铁趁热,身高一米七九的艾莫斯本来在半蹲,再次弯腰向妈妈的耳朵说:「怎麽样,我的东西是不是比妳老公还要大,还要粗呢?是不是想要它?它进入妳的身体麽?不要再压抑妳的感觉,来吧,保证会让妳无法忘怀。」艾莫斯边说边把黑色肉棒往双腿中间间缝里面插去。

  真的令人意外的是,妈妈的艳丽脸庞居然回头,以含情脉脉的神情看着艾莫斯,并用右手手指插入妈妈的樱唇代为她对艾莫斯的回答,艾莫斯一看就狂喜,狂喜的原因是漂亮的妈妈愿意跟他发现进一步的关系,後来身高一米六八的妈妈再次回头并把脚丫子垫高,妈妈设法跟艾莫斯同高,很勉强只差一个头的高度。最後,妈妈竟然主动跟黑人艾莫斯热吻,让艾莫斯着实吃惊。

  经妈妈热吻後,艾莫斯认为妈妈已经主动上路了,接下来是狂干妈妈前的亲热,於是,他的黑色双手向前,去环抱着妈妈的纤纤柳腰,艾莫斯的黑色肉棒仍在继续在妈妈的两腿中间空间前後抽插,艾莫斯从自己的黑色肉棒那里,感觉到黑色肉棒跟黑色网袜的皮肤触感,艾莫斯之所以这麽做,是要向妈妈展示黑色肉棒是多麽长,是多麽粗,事实证明妈妈是被艾莫斯的黑色肉棒吸引的。

  妈妈拂了拂额边的头发,漂亮双腿比刚刚的更加并拢并夹紧黑色肉棒,是因为不要让黑色肉棒滑掉,妈妈感觉到一个很长又粗的物体在自己的两腿中间磨擦,她总觉得两腿中间特别热,此外,妈妈知道艾莫斯正在干她的美腿,妈妈没有空闲管它,因为妈妈现在正在忙着跟艾莫斯热吻,现在艾莫斯比妈妈更「忙碌」,他除了跟妈妈热吻外,瞧见他的小腹急剧抽动妈妈的两腿中间,另一方面,他的黑人双手正在摸妈妈的丰满胸部。

  由於妈妈跟黑人艾莫斯的动作过大,让搭乘同一个电梯的人们已经注意到,比如说站在妈妈的右边的中年女人,她本来正在闭目养神,没想到被妈妈跟黑人艾莫斯之间的「好事」吓到,她起初是惊讶,现在是瞧不起,再看站在艾莫斯正後面的年轻女性,打从一开始,就发现艾莫斯正在对妈妈的「事情」,她没有因此被吓到,她反而观赏一部黑人跟台湾熟女的亲热戏。

  忽然,「B~B~B」再次听到电梯开启声音,电梯里的20人们一个接一个走出电梯,是的,1F到了,如今的电梯,剩下妈妈跟黑人艾莫斯两人。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