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8, 2014

《乡下记忆——我的表嫂》~ 二、嘻戏

               二、嘻戏

  上床和婶婶躺在一起,我就会抓着她的乳房,一边和她说话一边象揉捏汽球
般的揉捏她的乳房,这已经成了我和婶婶在床上从小到大的习惯,对婶婶乳房的
玩耍她是丝毫就不介意的!现在我有意的捏弄她的奶头,腿跨在她腿上,故意用
膝盖去摩擦顶触她的阴部她也没有丝毫的察觉,尽管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母子亲昵
行为,而是男女间情人般的爱抚调情了!

  农村那时还没电,吃完饭天刚黑就基本上洗澡上床了,所以每晚都会缠着婶
婶东说西说的,其实就是想多在她身上揩揩油,婶婶也很喜欢我这样亲昵她!她
以为城里的娃儿都这样娇生惯养,总爱倦恋母亲的怀抱。却不知我是怀着淫邪的
目的,有时忍不住故意用手装着无意的碰触去摸她阴部,她都不以为然!

  婶婶晚上睡觉就穿一件汗衫,下面是那种自己缝制的四角内裤,裤脚敞得很
大,经常都会走光让我看到毛耸耸的下阴,婶婶的阴部毛多遮掩得严密,里面啥
样子我还没有仔细的看到过,有时在地里就我们两人时,她背转身就脱裤撒尿,
屁股微微向后翘起,我就能看见一股尿水从婶婶胯档里毛茸茸的一个缝隙中冲出
来,但婶婶的麻批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我一直就非常好奇!

  婶婶睡着了会睡得很死,大概是白天农活做累了,其实乡下人睡眠都是这样。
有时我缠着她玩晚了,她也会说:婶婶累了要睡了,我不干仍然握着她乳房说还
要玩,她就会干脆将汗衫往上一撩,将两只挺翘的乳房露出来说:「小六儿,要
玩你自己玩,婶婶睁不开眼睛了,明天还有活干。」说完就睡着了,怎么摇都摇
不醒。

  这时候我就能大胆的做一些更猥亵的事情,我将全身脱得光光的,骑在她身
上用挺起的阴茎去摩擦她奶头,有一次还将龟头放在她嘴唇间扫来扫去,然后全
身压在她身上用阴茎隔着她内裤顶住她阴部动来动去的摩擦,有一次还射了一股
精水在她内裤上,幸好一早起床她就来了月经没被发觉,其实那也不叫射精,就
是发育前的前列腺分泌夜,清清的比尿浓一点,据说是男性成熟了要产生精子的
前兆!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最终我还是忍不住在一天半夜,趁婶婶熟睡之际,拿出
电筒对婶婶的阴户做了一次仔细的研究,婶婶还是穿着那种四角内裤,这样扯开
婶婶的四角内裤宽敞的脚口,不用脱她内裤也能将整个阴户露出来,然后用电筒
照着,掰开婶婶的大阴唇观察里面,婶婶阴户黑黑的很多毛,大阴唇很平,小阴
唇还吊在两片大阴唇外面,也是黑黑的,比张姐的阴户难看多了!

  我感觉难看就有一丝失望,所以也没想到要去舔一舔什么的,用手指分开那
两片卷缩粘贴在一起的小阴唇,就看到了婶婶的阴道口,洞口分泌出一些蛋清样
的分泌物,我凑近闻了闻,一股尿骚味!虽然婶婶在和我的打闹中并未带性的成
分,但我在她乳房上的搓揉,以及对她阴部的触碰,还是让她的生殖器官产生了
自然的反应。

  我用龟头抵近婶婶的洞口并在分开的阴唇间划拉了几下,龟头上就粘上了一
层亮晶晶的液体,但我内心并没有想要插进去,虽然往前轻轻一顶就能插进婶婶
的阴道,但我没这样做,那时也就是好奇带一点恶作剧而已,睡梦中的婶婶可能
感觉到了阴户上的骚痒,屁股无意的扭动了几下,我慌忙从她阴唇间扯开了阴茎,
翻身躺在一边,渐渐地也睡去了!

  第二天晚上洗澡时,我说要帮婶婶洗,婶婶也高兴的脱了衣裤蹲在地上让我
洗,打香皂时,当抹到她两腿间她就不让我抹了,说她自己来抹,我不干坚持要
给她抹,她还是不让,说那里脏,男人摸了要走霉运!

  我就贴着她耳朵说:「婶婶,你那里我昨天晚上都看过了!」

  她一惊,联想到早上起床见我全身赤裸,立即警惕的问我:「小六儿,昨晚
你对婶婶做了什么?」

  我说:「我想看看婶婶尿尿那个地方的毛毛嘛!你又不让,我只好等你睡了
再看啰!」

  「你脱没脱我的裤子?」

  「没有,撩开裤管看的!」

  「难怪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亮光,那你还做什么没有?」可能是手电筒的光晃
着她了!

  「没做啥,就是看了看啊,你那里怎么是这个样子啊,两片皱巴巴的肉,还
有一个洞洞,是做什么的啊!」

  「呵呵,傻瓜,女人下身就是这个样子啊,是女人用来屙尿的!」

  「没有鸡鸡怎么屙?」

  「就是从那个洞洞里屙嘛!」

  「难怪你洞洞口口上还有水水,你尿都没擦干净!」

  「没出息,女人那东西看了要倒霉运,以后不许看了!那你为啥要脱光衣服?」

  「昨晚热啊!在家要是很热我都会脱光了睡。」

  婶婶所担心的,是以为我醒世了趁机日了她,见我这样傻傻的样子,知道我
并没有把鸡巴放进她阴道里,也就是说我还是个孩子还不知道日批,按她的经验,
象我这样年轻气盛的小子,要是醒事了,在看到女人神秘阴户时,没有人控制得
住不插进去日的,而我翻弄了她的阴户都没日她,证明我还没长醒,只当是我一
时的好奇,所以她也放心了!因为平时间我在她身上摸摸抠抠惯了的也就没怎么
放在心上!

  即然都玩耍过她的阴户了,所以婶婶也不再阻止我帮她洗了,给她胯下抹香
皂时腿还分得开开的,任由我的手在她下面那堆软肉上揉搓抓挠,清洗时我疏理
着她一束束的阴毛她也只是笑盈盈的看着我,全当是我一时的顽皮!只是说:
「小六儿,以后别这样了,哪有男子八叉的给女人洗下身的!婶婶那里又脏又丑
的,以后也别折腾婶婶那里了,听话哈!」

  「婶婶你不丑,也不脏!」我假装生气!

  「好好婶婶不脏也不丑,以后你要帮婶婶洗也随你,呵呵!」

  回到床上,我脱得精光的抱着婶婶,小棒棒顶着她大腿:「婶婶你亲一下我?」

  「城里的小子就是花样多,电影上才有的,婶婶都难为情死了!」说完偏过
头还是在我嘴上戳了一下。

  我翻身又压上了婶婶的身子:「有什么难为情的?我爱婶婶嘛!婶婶不爱我
呀?」

  婶婶脸都有点红了,半晌才摸着我的脸说:「婶婶爱你呀?婶婶不说也是爱
你的呀!小祖宗!」

  我低头含着婶婶的嘴唇象张姐教我的那样用舌头舔着吸着,一只手还握住她
一只乳房揉着,将婶婶弄得迷迷糊糊,分不清这是母子亲情还是男女之间的亲昵
行为,只得任我摆布!

  亲了好久我才放开婶婶躺在她身边,婶婶昏昏欲睡:「小六儿,睡了哈!」

  「再等会嘛!婶婶,我问你一个问题好不好?」

  「小六儿,什么问题啊?」

  「你奶奶为什么这么大啊?比我妈的大多了!」我揉捏着婶婶的乳房问道。

  「小傻瓜,婶婶天生就这么大呀!」

  「还有……」我顺势将手滑过婶婶的腹部,从婶婶的四角内裤裤腰处摸进去
捂在她阴户上:「你尿尿这里是不是就是你的麻批啊?」

  婶婶吃了一惊,推开我:「小坏蛋不学好,听谁说的?」

  「那些大人经常说日麻批、日麻批,我也不知道女人的麻批在哪里,是不是
就是日你这里?」

  「小六儿,别听那些坏叔叔的话,那是骂人的。」婶婶又将我抱住:「以后
你长大结婚了就什么都知道了!」

  「那你这里究竟是什么嘛?」我又伸手在她裤内摸着阴户!

  「女人尿尿的地方就叫麻批!小坏蛋,不准问了,睡觉!」婶婶将我的手从
她内裤里抽出来转过身再不理我了!

  从那以后,只要在床上,我都会将婶婶全身上下摸揉个遍才会睡觉。婶婶知
道我从小就爱在她全身抓挠这个德性,也就由着我了,盛夏酷热,婶婶睡得早又
睡得死,加之习惯了我的骚扰,放松了警惕,常常被我扯下裤衩露出屁股,再把
我鸡鸡贴在光屁股上睡到天明,最剌激的也就是扒下婶婶的裤衩后趴在她身上,
要是婶婶这都不醒,我就将硬硬的小鸡鸡贴在婶婶毛耸耸的阴唇中间,也就是阴
缝里,学着偷看到的大人日批的样子屁股一翘一翘的耸上几下,然后又赶紧翻下
来,当然没有插进去,只是在外面耸耸而已,最多也就是射点象蛋清一样的东西
在她阴户上,也不多,婶婶的阴户时常都是湿漉漉的,所以她也没察觉到是我射
的东西,只当是她自己流的白带,这次下去我就是抱着一定要真正插进去日一次
婶婶的目的,将我的初精献给婶婶的愿望去的,却不知今年家里就多出了一个年
轻嫂嫂!

               未完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