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4, 2014

我与姊的真实经历

    我是小槐,曾经有过乱伦,强烈的罪恶感,不安与难堪,曾经陪伴着我,因为我知道那是错的,禽兽不如的行为,但个中滋味非笔墨得以形容,明知不可却忍不住??有经验的人知道我在说甚么??   

    那是以前读国中时候的事,我国二,姊国三,,那时还是跟姊同睡在一张床上(小孩都睡通铺)。

  其实已经有好几次偷窥姊姊洗澡的经验了,但一直无法真正近距离看清楚那撮阴毛底下的秘密,越是看不清楚就越是好奇。

  有一次机会来了,那天晚上要准备明天的考试读书读得的很晚,大家都睡了,准备好躺在床上又睡不着,恶作剧的想叫醒旁边的姊陪我,摇半天竟然没醒,突然心生歹念。

  摇着摇着就故意碰触姊的胸部,后来干脆手放在她的双峰上轻轻抚摸,竟然没反应,感觉好爽好舒服。

    得寸进尺,故意将手伸到她的裤裆上按着,隔着薄薄的内裤感受一下那儿的形状,甚至于故意将腿跨上姊的大腿上,压住放在那里的手以免姊醒来后可以装睡脱罪。

  边摸边看着姊,似乎没甚么反应,渐渐的已经有些不能满足了,手指头偷偷的从裤档的边缘伸进去,在阴埠上划了几下,感觉一下柔软的穴肉,伸进去滑半天没反应,开始觉得不过瘾,突然想到有支准备台风用的手电筒,于是拿着手电筒,掀开姊裤裆的一角,天阿~我总算看到了她的私密处。

  稀疏的阴毛加上饱满有绉褶的阴埠,继续再拉开一些,总算看到了那条缝,这时我已经紧张到呼吸有些急促,喉咙干渴,手竟然在发抖...

    我想有干过这种事的人一定知道,此时的感受,比干啥都刺激,因为危险所以性奋,如果被姐发现跟爸妈告状,我一定会被打死,之前就是偷看她洗澡被她发现告妈,当然这种事很丢脸,打死都不能承认,但最后还是被骂了一顿还挨了打。
  那一晚就这样看着姊的私密处,手放在下面打手枪,打完终于爱困的睡着了,这是第一次对姊做这种接近乱伦的事。

  以前看了很多色文,有关乱伦方面的文章,有些内容是跟亲人说没几句,甚或很容易的说做就做了,有的竟然还能直接进入肉戏,「好爽,我要」叫个不停,多半会跳开不看,因为太假了。

    乱伦的发生不可能一次就完成,除非当下当事者不知道那是乱伦,或者在非清醒的情况下,否则你会想很多,至少还得对方愿意合作才能让你达阵。

  就是因为有很强烈的罪恶感,而且经不起失败,只要一方不愿意或抵抗,几乎不容易成功,而且一旦失败,自己在这家庭里要如何自处?而家人又要如何跟一个禽兽不如的人一起生活?这是你会考虑而且可能会发生的事。
  
  很报歉我以「禽兽不如」这种字眼来形容乱伦者,说真的当时的感觉就是如此,事后会觉得自己禽兽不如,怎会对亲人做这种事,可是当下精血冲脑,禽兽本能远胜于道德约束,当下的感觉,真的比跟女友的第一次,还来的刺激爽快。
  所以不管怎么约制,都会情不自禁,做了再说,先写到这儿,偷偷的将这秘密往事打出,可不能让家人或老婆知道,有时间再继续写完。

*********************************************************************

想尽办法终于让我跟姊性器官接触,第一次在姊身上挺动,尝试在姊身上射精
    后来食髓知味,常常故意睡在姊旁边,姊是那种睡熟后就没感觉的人,就是这样,我先睡在她旁边,摇一摇没反应,再慢慢的故意用脚跨在姊身上,还是没反应就更大胆的手伸进去内裤用摸的,或把内裤裤档那里拉开一角,看着幼鲍,闻着体香意淫打手枪。
  
    记得那件内裤特别紧,每次要拉开都得很用力,不但困难也特别紧张,怕把姊弄醒。但我发现这样效果反而特好,搞得自己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刺激程度破表,等我发泄完后简直跟虚脱了一样。

    就这样一直在晚上找机会,用这种方式奸淫了姊一段时间,后遗症也渐渐浮现,我上课时精神不济,上课不专心,成绩也落后许多,虽然被打被骂,却觉得甘之如饴,深知不该如此,想归想做还是照做,一到晚上看到姊熟睡的样子,又受不了重施故技。
          
    不知是血气方刚,初尝性高潮的滋味,还是那种乱伦的刺激感,那种方式打手枪比自己独自一人来的刺激很多,就算十年后跟女友发生关系也达不到这种境界,射精前几秒有种异常酸麻的感觉充满丹田,一发泄,精液一泄如注,接着一片空白,感觉难以言喻,甚至多年后用尽苦心与姊发生关系,也没那么刺激了。
    这样大概过了半年,晚上常因为要等姊熟睡后伺机而动,也渐渐计算出姊何时会进入熟睡期,胆子越来越大,也就更无法满足这种打手枪的模式。

    最难过的时候是姊月经来的时候,一方面姊很容易醒,一方面也是穿了安全裤后,根本无机可乘。有次姊用的卫生棉厂商,送了试用的卫生棉条,我发现姊竟然没穿护垫,偷偷的用手电筒偷看,想了解棉条插的洞在哪。

    结果才翻开裤档,姊就惊醒了,还问我在干麻,我赶忙说在找东西,还好姊只是露出奇怪的眼神,模糊中并没想到说找东西干麻要翻她的内裤,害我吓出一身冷汗,还好她没真醒,倒头又睡了,这才知道姊在月经来的时候是碰不得的。
    那时候在国中有解剖青蛙的生物课,用乙醚麻醉青蛙,让青蛙昏迷,这让我想到可用它来麻醉姊,这样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对姊动手,于是我在学校实验室,用装眼药的瓶子偷偷装了一小瓶回家。

    等姊睡觉后,用卫生纸沾上一些乙醚,放在姊的鼻子前让她闻,想说等半个小时后没知觉再动手,后来证明我是错的,迷药跟体型有关系,青蛙体积小可以,但人的体型大多了,那些是根本不够的。

    可能是运气好吧,姊这次没被我弄醒,还以为是乙醚发生效用了,在摇一摇确认姊不可能清醒后,我把姊的内裤拉下拉,露出了上方稀疏的耻毛,可是就是无法完全拉下,无法一窥秘穴全貌。我又不敢大胆的把她内裤全脱了,只好改变方式。

    我把姊的双腿打开,从裤档旁拉开一条缝,看不过瘾,再把靠近自己这边的腿弯曲,总算看到了肉缝里的世界,还闻到了一点酸酸的腥味。

    当然不只是为了偷看而已,我脱掉自己的内裤,跪在姊两腿中间,把早已硬到发痛的大鸟,慢慢的从拉开的裤缝里伸进去,靠!那时不知是兴奋害怕还是刺激,真的感觉整个人在发抖,还腿软。

    终于完成我的美梦,让我的性器官跟姊的碰在一起了,热热软暖的好舒服,说实在的接下来要怎么做根本没打算,也不知道要性交是要插进去(还是不知道好,不然肯定把姊痛醒) ,就这样在洞口跟内裤间磨了起来。

    大概是太刺激了,约十几二十下竟然一阵酸麻,下半身不由自主的一震,挺了几下,全数精液倾巢而出,脑筋一片空白,就射在姊的洞口跟内裤里,射完差点将酸软的身子趴在姊身上,过了好久才清醒过来,赶紧清理战场。

    第一次跟姊肉体接触,第一次在姊身上挺动,第一次跟姊性器官接触,第一次在姊身上射精,为甚么我一直强调这一次,虽然没有真正的插入,却是我这辈子除了跟姊那一次真正的插入以外,快感最强,感受最爽的一次,不知道其他有乱伦的人感觉如何,我只是很坦白直率的表达出来而已。

    有如心理学家所说的,快感源自于罪恶感。如果有一天乱伦无罪,乱之有理,可以一家人,父母兄弟姐妹光明正大的性交,或许就没有这种乱伦的快感了。
    没有修辞排版,就是怕想写的冲动及感觉消失了,如有不顺畅或错别字请别见怪,今次就暂时写到这儿了,感谢象大的捧场。

**********************************************************************

   为了能跟姊达成真正的性交,享受真正插入的快感,想尽办法不择手段
    有了第一次当然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而且每次都会想办法改进,要怎么才能让自己更舒服,更接近真正的性交,虽然没有真正进入,却总想体会那进入的感觉,结果发现姊裤子穿得越紧,摩擦带来的快感就越强烈。

    其中有一件内裤大腿裤缘有橡皮筋的松紧带,翻开内裤边缘进入时候,与大腿内侧凹陷间,形成一个刚好紧紧包覆的空间,敏感的龟头进入几乎整个被箍住了,紧裹住的感觉容易有快感,却也很容易让姊清醒或作出反射动作。

    就是那种无意识下觉的不舒服的抗拒,翻身或用手拨开肉棒,刚开始被吓得屁滚尿流,赶紧抽出正舒爽中的肉棒跳开,可是几次后判定无碍后就只有暂停动作,双手撑住趴在姊身上,等一下再缓缓抽动,冒着可能被发现那种惊险刺激,反而让我更加陶醉。

    这样玩了不到十次,原本射精前都还不忘把肉棒拔出来,免得把内裤弄脏,最后也懒得抽出,玩得更加放肆,干脆在姊内裤里洞口前射精,只是尽量射在洞口,不要把内裤弄脏了,不好清理,只是玩腻了也渐渐无法达到快感。

    记得以前偷看爸妈做爱,爸喜欢把妈的双腿弯曲,然后在两腿间正面进入挺进冲刺,我想应该这样才可以真正进入姊的蜜洞,也应该会更舒服,这种想法已让我渐渐迈入危险边缘。

    老是从大腿跟内裤间,斜着插入已经不好玩了,如果正对着洞口,或许就可以一竿进洞,享受进入的乐趣,姊睡得这么死,一定不会发现吧?那时懵懂无知,不知到破处对女孩子的象征意义,更不知道破处会让女人痛醒,如果我知道,当然不会轻易尝试了。

    好不容易准备好了剪刀等到晚上,算算姊进入深层睡眠的周期,时机成熟了,我拿起剪刀在姊内裤中间剪了一个破洞,大小刚好可以容纳我的肉棒进入,稍微拉开姊的双腿,拿起手电筒照了照,可以看进肉洞里面,红通通的小洞口,好久没有的兴奋感又上来了。

    发抖的手,窘迫的呼吸,狂跳的心,紧咬着嘴唇,口干舌燥,紧张程度破表我想应该就是今天了,自觉可能犯下的滔天大罪,兴奋到无法掌控燥热的身体,天真以为,就是今夜,可以尝尝传说中真正"相干"的滋味。

    控制着微微发抖的手,拿着肉棒,对准了内裤的破洞,好不容易对准挤了进去,用龟头感觉到了凹进去的肉缝,轻轻的往缝里面钻,臀部往前压,应该是可以了吧,可是总觉得没有那种被肉洞包覆的感觉,难道还没到位吗?再前进点还是没感觉?

    抽出肉棒用手电筒照了照,看了看姊的密洞,肉缝里有个红红的小洞,没有很深才对,再把肉棒伸进内裤的破洞,用龟头剥开了肉缝,调整好角度深入,隐约的感觉到了洞口的温暖跟阻挡,用了一沉??         
        
    「喔~痛~」姊突然爬了起来「弟你干麻啦,走开~你压到我了,你手上甚么东西弄得我好痛?」姊真的是痛醒的,一直揉着被我插痛的密穴问我,我吓出一身汗,也吓软了,我故意拿起一旁的手电筒重施故技说:「我在找东西,不小心碰痛了姊,对不起!」

    「不对?怎觉得你怪里怪气的,半夜不睡觉跑来压着我,把人家那儿弄得好痛,不睡觉在干麻,人家明天还要上课呢」姊半信半疑,看看我又看看内裤那里,还好没看出内裤破了个洞,感觉不太相信我说的,可是又困得很,懒得理我,倒头又睡了。

    第二天放学时,发现姊在客厅被妈骂哭了,因为妈怪姊是怎么玩的,会把内裤弄破,还说姊女孩子家要小心一点,不要玩这么疯,那里要是弄破了以后怎嫁人?

    我不知道姊听懂了没,看她一付无辜的样子,看了想笑,不过害姊被骂,真的让我心虚,良心不安了好一阵子,姊看了我一下,我作贼心虚的赶紧逃开,这也让我乖了好一阵子。
  
    暑假时同学介绍到一家工厂打工,赚点零用钱花,里面都是大我好几岁的大哥哥,姊有次忘了带家里大门的钥匙,到工厂来找我,男同事突然发现一个身材苗条的女人进来找我,知道是我姊后都露出羡慕的眼神,还引起一阵骚动。
    「吼~看不出来你有这么漂亮的姊姊,怎样~介绍一下,我当姊夫一定会对你很好的」教我的师傅拍着胸脯保证。
         
    「不行不行,千万不要,他女友一堆,可以选我,英俊多金,错不了」旁边小陈也凑上了。

   「小弟~只要你介绍我认识你姊??我请你」靠~这才发现姊这么有魅力。
    姊有真的很漂亮吗?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称赞,第一次沾姊的光,也发现原来姊也算是美女一枚,听他们这么说,发现自己好幸运,有个美女姊姊,而且还偷偷的奸淫了她好几次了,心理突然产生了醋意:「有我在~你们休想」    
    好久没有对姊怎样了,姊被骂那一次,瞪了我一眼,我感觉姐心里好像有数,只是没有证据,大概也不想把我这亲弟,想得这么坏吧,但睡觉时好像有些故意的,睡离我远些,这让我有些忐忑不安。

    后来终于让我想到了那瓶还没用完的乙醚,我想用它来迷昏姊,不成功便成仁应该可以成功,想想可以再次享用我那美女姊姊,不禁兴奋了起来,下面也蠢蠢欲动,硬起来了,那时期的我,为了搞自己的姊姊,变得好邪恶~~。

    有点懒得写下去了,不是因为响应的问题(愿意发表感想也算非常捧场吧),
只是刚开始有股冲动,想把自己的「曾经」,历程写出来,或许可以发抒一点闷在心里的秘密,借着回忆,可以感受一下当时的兴奋与快感,自己也颇受用。
    可是,用说的快些,要转成文字就难了,当时的情境与心理的复杂度,难以刻画言表,渐渐的感觉钝了,也自觉无味,在敲字的过程中兴奋之情也逐渐冷却,还得防着突然被人发现,尤其是老婆??

**********************************************************************

    那是一个酷热夏天假日的午后,热到风扇吹出来的风都是热的,外面太阳毒辣,只能在家睡午觉,室内温度也比体温低些,不是热到睡不着就是昏睡。
  我是睡不着那一个,可是姐是那种嗜睡型,只要环境条件不要太差,她都可以睡得很甜,就是因为这样才让常我有机可乘,也间接造成我的淫姊历程。
    跟姊睡同张床上睡不着自然闷得慌,不安份又开始动起歪念,可是现在是大白天,做这种事总是觉得怪怪的,本来是打算要出去,到学校打篮球发泄一下精力,就在下床穿鞋子时回头看了一下姊。

    这一看又起了邪念,姊脸朝内侧躺着,那天穿了一件宽松的内裤,我从床边看过去,刚好可以从姊后方,顺着内裤与大腿缝隙,看到一点鲍鱼的皱折,平常晚上都要打着手电筒偷看,现在几乎光线充足看得非常清楚。

    害我整个老二又硬了起来,彷佛在告诉我说有机可趁不要走,我爬上床用手轻轻拨开内裤边缘,张大眼睛看着,姊整着饱满的粉色鲍肉看的一清二楚,简直比看图片要刺激一百倍,心脏激烈的快跳出了胸口。    

    算算姊睡了半个多小时,记得书上说90分是一个熟睡周期,我想再忍耐一下
应该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而且在大白天,爸妈又不在,一定很刺激。

    等着无聊,偷偷看着姊的身体,有点婴儿肥的脸,侧面看起来轮廓还不错,眼睛闭着,鼻子不挺但鼻尖有些翘,嘴唇因为熟睡微微张开露出齿贝,明显的虎牙有些尖凸,那时不知到美与不美的定义,只感觉很像日本漫画里的人物,长得可爱就是了。

    大概是时候了,我故意摇了摇姊,仍背对着我侧睡没甚么反应,我跪在姊的后方,掏出硬得发痛的肉棒,拉开裤缘轻轻的顶了进去,第一次清楚的看到肉棒与姊的鲍肉接触,感觉有说不出来的爽,龟头处整着涨红着特别的亮。

    一边担心着姊会不会醒来,一边看着龟头在姊的处女私密处摩擦,没一会功夫一阵酸麻就射了,这时我才知道,原来看着性器官接触的画面,刺激程度是那么的强,舒爽度更不用说,我还一度以为自己是不是传说中的"早泄",前后摩擦不到3分钟就缴械了,而且还没有真正的插入。

    对~就是这个想法「还没有真正的插入」害了我,我想要一个真正的「性交」
尤其在这种白天,可以看着肉棒插入姊的蜜洞,一想到又硬了。

    刚清理干净射在姊腿上的精液,感觉意犹未竟,我又开始打算做真正的插入,可是姊可能会醒来,万一醒来了我怎么办,要怎么解释,这让我刚硬了起来的肉棒又软掉了。

    这时想起了我那瓶乙醚,太棒了,有了它不就可以把姊当成青蛙一样,当然不是解剖,怎么舍得我那美女姊姊,只是要打开那双迷人的大腿,露出蜜洞,然后,把肉棒插进去??,随便我怎么奸弄都不会醒来,想到计划可以圆满达成,而且就是现在,不禁要欢呼起来!     

    找到那瓶乙醚,我用卫生纸沾了些放在姊的鼻子前,让姊吸进去,可是没多久我手就酸了,我想到一个办法,我轻轻板了一下姊的身体,让她仰躺着,然后滴了两滴在姐的人中??

    「弟~~你干麻~~这是甚么东西~~弄得人家痒痒的」姊醒来用手擦着那被我滴
到乙醚的地方骂着,我差点吓到从床上滚下,姊又睡着后,我试着滴两滴到自己人中那里,果然痒痒的,难怪姊被我弄醒。

    看着姊迷人的大腿,还有那大腿间的迷人处女地,我思考着要不要继续做下去,理智终究不敌色欲,我决定无论如何,今日一定要成功。

    感觉姊又熟睡后,我蹲在床上,手靠在膝盖上顶着,手拿着沾了乙醚的卫生纸,悬空的放在离姊鼻头一公分的地方??

    趁着家人都睡了偷打了一段,太晚了先去睡了
*********************************************************************

    对于爱恋的姊,除了爱也有欲,明知不可侵犯,却总让欲望先行,深信恋母恋姊或恋妹者,真乱者大有人在,只是东窗事发后,像我这么幸运的人几许?

    忍着手酸,看着床上睡熟的姊,均匀的呼吸,姊胸前的两座山峰,跟着呼吸起伏着,以前只是偶而瞄瞄它那里,一直都没兴趣,现在看到那刚发育的双乳,突然有种莫名的感动。

    白天光线充足,在薄的睡衣底下,隐约可以感觉到中间两点颜色较深的部份,虽然是顶起上衣的两个小点,却引起了我的兴趣。

    我俯下身子好奇的在上方闻了闻,没有奶香,倒是有闻到姊身上肌肤的香味,不知道是否有飘散出温馨的气味,突然感觉心理温暖激动起来,放掉了沾有乙醚的卫生纸,在上面肆意的抚摸,还隔着睡衣用嘴唇找到了她的乳尖,在上面吻着。

    「唔~」姊的身体动了一下,我赶紧将凑在那儿的嘴跟手抽回来,心想都十几分钟了,要是青蛙早就迷昏了,怎么还有反应?再换一块忍着,又等了十分钟。

    喊了两声姊,摇摇她的肩膀,没反应!太好了,我脱下自己的裤子,将姊的内裤往下拉到小腿,第一次这样明着看姊腰部以下的胴体,又白又丰润的腹部,真的是像A书上形容的一样,洁白凝脂有如无瑕的瓷器,忍不住用手抚摸,感受那皮肤细致滑嫩。

    这不是我的终极目标,享用了一下,跟着目光继续往下,看到了那迷人的两片凸起与中间的凹缝,上面铺着稀疏的细毛,我特别用手在上面摩娑着,好柔软舒服,像是柔软的羽绒。

    很自然的,我将脸贴近姊的小腹,鼻尖靠近中间凹缝上方,闻着嗅着,试图吸取姊那儿的味道,虽然我知道那儿是尿尿的地方,却一点都不会感觉脏,反而让我有很奇妙的感觉,不知道为甚么?

    之后我看到Discovery或动物频道,看到动物有这种举动、这种画面突然让我豁然开朗。当然那些动物不能跟我那仙女般的姊姊相提并论,我也不是非洲大草原上的野兽,可是我想那儿可能会散发出性费洛蒙,动物本能吧。  
    闻着闻着不过瘾,用鼻尖挑进肉缝里闻着,一点点腥味跟香味,又吻又亲的在姊的私密处玩弄了起来,有些难以自制,手伸到下面,开始搓揉安抚一下自己的肉棒。

    可是似乎有种感觉,就在我鼻尖偶而碰触到姊的蜜洞上方时,姊的大腿内侧会抽动一下。

    我不放心赶紧抬头看了一下姊的脸,眼睛还是闭着的,还好,安慰了一下自己,如果姊真的醒了,应该会生气才对,不会容我对她如此轻薄胡闹。

    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一不做二不休,难得姊昏睡中,我大胆的将姊的内裤整个脱下,欣赏了一下,靠!太完美了,好感动,终于一饱眼福,细细的品尝着姊的下半身,丰腴的小腹,修长白皙的腿,还有迷人纤纤细毛的神秘小山丘。
    该是时候了,这时头晕气喘口干舌燥,感觉到心脏的突跳与砰砰声,下腹部灼热难受,久违的兴奋感充满整个身体,说是难受却有着欲火焚身的快感和激动,真想大声狂啸。

    我将姊的大腿轻轻拉开,然后跪在姊的两腿间顶住大腿往两边撑开,那画面简直让我喷血,因为大腿内侧的蜜洞一览无遗,我的肉棒似乎也感觉到了,不但刚硬无比,还随着心脏的搏动而跳动着,跃跃欲试,这时姊突然一个大动作??
    姊睡觉时腰际其实是有盖着一件小凉被的,这时姊突然用双手拉起小凉被盖住脸部,几乎在同时,我整个人很敏捷的从床上跳了起来,轻声无息的跳落床边地上,不知哪来的力量,就像是武侠小说里的轻功,飞檐走壁不出声音。

    我低着头准备挨姊的骂,我想这下玩完了,我没穿裤子,姊的内裤被我脱了姊再笨也知道我在干嘛,这下人赃俱获,不用辩解了,只是在想着万一她告诉爸妈怎办。

    在床边低头蹲着等了半天没任何动静,我抬头偷看了一下,哈哈~~自我解嘲
的笑了一下,自己胆子怎那么小,这样就吓得屁滚尿流怎么奸淫姊。

    看了一下床上的姊,太美了,现在露得更多了,之前还没看到肚脐眼,现在姊的纤腰还有接近胸部的排骨都露了出来,一整个苗条曲线映入眼帘,太诱人了,只可惜还看不到姊的双乳,不过从姊的排骨中间瞄进去还隐约看到白泡泡的下半球。

    色欲熏心,恶从胆边生,如果平时我一定会思考说,姊为何会这样,是不是醒了,然尔此时只是庆幸机会难得,姊可能是怕光吧,把脸盖住,竟然还把凉被掀起露出更多,那还等甚么,提枪上马,上床再努力。

    一上床发现姊的双腿又合了起来,只是凉被还是盖住脸,那岂不更好,不然我看着姊的脸也会心虚。

    再度拉开姊的双腿弓起,那景象再度让我肉棒苏醒,姊的蜜洞微微敞开着,光线充足下洞口明显且有些粉粉亮亮的,再也忍不下去了,二话不说我跪着提着肉棒调整好角度,往姊的肉缝顶去。

    姊好像有感觉的双腿夹了一下,其实如果这时我注意一下姊的脸部表情跟有些紧绷的大腿可能就不会如此做了,我当是自然反应,只专注着令人兴奋的插入画面,再靠近一点,拨开档在洞口两边的鲍肉,确认对准了洞口再顶了下去??
    「小弟~你干嘛,太过分了,竟然对我做这种事,我是你姊欸,我要告诉爸妈,看你做了甚么」姊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喊着,我吓呆了愣在那哩,说实在的,我真的傻住了,不知道要怎样,我只知道这下不被打死才怪。

    「姊~不要啦,会被打死的,下次不敢了,你不要告诉爸妈啦」我害怕的想要死,真的是这样,姊平常很照顾我疼我,我不应该这样欺负她,而且这种事发生在很传统的家庭,简直是晴天霹雳,不但会被吊起来毒打一顿,搞不好还会被送到警察局去。

    记得那时已经忘了还光着屁股,那剑拔弩张的肉棒早已垂头丧气,只是胡乱拉着姊嚎啕大哭拜托她不要声张,甚至我还说了不想活的话(当时已经失去思绪胡言乱语),姊看到我这样子也吓到了,终于心软。

    「你拉着我,怎么穿衣服,还不赶快把裤子穿起来」姊羞红着脸穿着自己的衣服,还把裤子丢给我,这才发现我还光着屁股,姊最后还是不忍心告爸妈,之后再也没冒犯姊了,只有偶而还会偷看姊洗澡打手枪,不过没敢让姊发现。
    发生这件事之后,姊都刻意的防着我,譬如说居家的衣服都不随便穿了,应该说会在意穿得不会太露,睡觉时也都穿着长裤睡衣,就是怕引起我的歹念,我也尽量跑出去参加户外运动,不去幻想姊的胴体,免得想犯罪。

    别以为乱的历程都是很美,搞不好就上社会头版新闻,很庆幸姊这么疼我,没有举发,也没怎么恨我,不然真的很难堪。其实有人说乱伦只是为了要发泄性欲,没有真爱,我不这么认为。

    我一直都没有交女友,不是没有合适的对象,也不是没有机会,只是我没有办法找到跟姊一样的女人,如果哪一天我没娶姊没嫁,而我们都将这样老去,我会跟姊说我要娶妳,跟你一起携手偕老,再怎样都比娶别的女人好。

    当然不可能这样,姊对我可能只有姊弟之间的亲情,这是我后来感觉到的,只好找了一个很像姊的老婆,之后每当有人跟我说你老婆怎么跟你姊有点像,我心里还蛮高兴的。

    而跟姊真的有发生过一次关系,是在几年之后,某种情境下我刻意让它发生的,我很感谢有这么一次,一偿宿愿,虽然也只有那么一次,发生后姊明白告诉我,她后悔做了,那是不对的,我也知道,以后不可能再有了,所以我才积极的去找一个女人,可以取代姊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很抱歉没能以写色文的方式呈现,也早知道会有不叫座的情形,随性而为吧,反正不是为了要掌声或积分,真不真实在我,信不信于你,写完后我自己看了一遍,若真实性有90%,不真实的那10%,是为了连接流失的记忆,反正也不重要。
    象大回的 "那种「心跳回忆」比真正干炮还要叫人沸腾","刚刚睡着发出鼻
鼾的时候是最沉的,为什么我会知道?" 呵呵~~这点我暸解,心照不宣。 
**********************************************************************

    用尽心机,只为了一偿宿愿,让姊跟我发生关系。赤裸裸的,暗藏私心与邪恶,反正就男人为了要女人上床耍的手段,重点在于我是她弟??

    会不会把跟姊发生关系的那段写出来?我是写了,可就是不对味,我不知道?是真的没办法把感觉写得尽致,只知道过程很爽很舒服,可能是心理仍觉龌龊罪恶吧,后来跟老婆做却找不到那种感觉,纵然她有些地方像姊??。


  曾几何时,姊跟男友(未来姐夫)恋爱时,我好失落,曾偷偷问过姊,第一次的感觉如何,姊摇头忙说他们没怎样,可是跟姊在一起这么久了,姊根本不会说谎,看她的表情即了然于胸

  经不起我一再追问,姊点点头算默认了,脸红透了,那模样好可爱迷人。  
    我再问:「舒服吗」

  「哦~那一次好痛,我??」突然闭口,姊警觉不该跟我说这些。

  「干嘛问这些,羞死人,不理你了」故作生气样,其实只有羞涩。

  「姊~我还没女友,只想了解一下,干嘛这么神秘」激激她然后生气走人。
  「不是~好啦~不要生气~乖~听话喔~~」犹豫中??

  「好啦~你想知道甚么~很羞人耶,赶快问,,不然我要后悔了」哈~这招果然奏效!就知道利用姊疼我的弱点。 

  「然后呢?」其实我也不晓得要问甚么,潜意识只想知道姊的闺房蜜事
  「然后甚么?」姊脸色更红润了,靠~好美,这未来姊夫,太便宜他了。
  「就之后的感觉?」怕姊后悔赶紧问,底下的小弟也禁不住开始硬了。
  「就刚开始有些痛,几次之后就舒服了,有时舒服得想叫出来,可是又不好意思,唉~羞死了,以后你自己问你女友就知道了」

  姊说得羞怯,我听得抓狂,脑海中浮现出姊躺在床上被插时的陶醉样,姊说的时候给你一种感觉,就是心目中美如天仙,有气质的姊,在床上另一种淫荡样,好想跟姊,跟她做爱,享受禁忌的爱,想着底下硬的难过,进厕所狂打枪。
    也曾问姊,甚么时候发现我的企图,知道我快逾矩了,又为何不阻止我?
    姊想了想:「当发现内裤破洞是你用剪刀剪的时候,就已经猜到,只是不想承
认,我可爱的弟竟会对我做这种事,也不知道怎跟妈说,总不能说你剪的吧,再者,妈会奇怪你剪我内裤干麻?我只好加工撕成勾破的样子」

    接着说:「还有那次,我醒过来发现你骑在我身上,内裤被你脱了,我一时不
知该怎办,很羞人,只好用被盖住脸,一方面也是想让你知道我醒了,不要再做下去,没想你还继续,而且弄得我好痛,我无法在装下去,只好??」

    「哦~姊~对不起~对不起~」我就知道姊疼我,一直忍耐我对她所做的一切,
难道她也爱着我?我问姊,对我有没有一丝丝男女的爱,姊只笑笑要我别胡思乱想,天啊,如果可以重来,我选择要当她男友。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