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4, 2014

紫龙棍 ~ 第二章 初品禁果

             第二章  初品禁果

  过了良久,林婉婷把林云麟推开,娇声嗔怪道:「坏儿子,要把为娘憋死啊
!」

  看到爱儿一脸惶恐,林婉婷扑吃一笑,轻轻解下纱裙,露出自己丰满成熟的
娇躯道:「娘好看吗?」

  林云麟看着娘风情万种跪坐在床上,丰臀压在白皙的小腿上,硕大的乳房被
自重压得微微下重,中间的乳晕又圆又大,红红的乳头高高耸立。

  并拢的大腿中间是倒三角的凄凄芳草,让人瑕想无限。

  三寸金莲如同新剥的莲藕垂在床边,好一幅美人跪坐图。

  林云麟都看呆了,双眼紧盯着母亲说不出话来。

  林婉婷娇儿紧盯着自己,傻愣愣的,被自己的娇躯迷得说不出话来,得意的
一笑,把呆呆的爱儿拉入怀中,道:「你小时候,最爱吃妈妈的奶奶了,七八岁
时都还赖在妈妈怀里不肯走。来,再来吃吃妈妈的奶奶。」

  让儿子的头枕在自己大腿上,把浑圆的乳头塞入爱儿的口中。

  林云麟含着妈妈丰硕的乳头,用力的吸吮起来,还无师自通的用舌头轻轻撩
拨着乳头上的肉刺,一只手抚摸着妈妈的肥臀,另一只手也不肯闲下来,握住妈
妈的小金莲,用力揉搓起来。

  林婉婷的喉咙里发出轻轻的呻吟,随着爱儿的动作,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
娇媚,一股股电流从小脚上,从乳头上,从丰臀汇聚起来,冲向了中心的肥蛤。

  只见林婉婷胯间肥蛤的阴唇已经充血肿胀,两片紫红色的肉唇如同绽放的花
朵向处翻开,阴唇顶部的阴蒂也胀大起来,粉红色的阴蒂也变得油光发亮,并微
微战栗。

  一股股淫液随着阴道内阴肉的蠕动,溢流了出来,顺着大腿流到了肥臀下。

  当然如此美景林云麟暂时看不到,不过他闻到妈妈体下发出一股浓郁的热气
腾腾的淫水的骚香,于是便情不自禁的吐出妈妈乳头,转头抽动着鼻子去闻妈妈
胯下的淫香,还呈现出无比陶醉的表情。

  胯下的巨龙更是高耸入云,将裤子顶起成一顶大帐篷。

  林婉婷见爱儿象小狗一样用鼻子嗅着自己下体,又兴奋又娇羞。

  自己终于要把自己最宝贵,最可爱的部位展示给爱儿了。

  再看看爱儿下体撑起大帐篷,不由掩嘴一笑,道:「还不快起来,为娘为你
宽衣,你要把裤子顶破了,还是为娘来缝。」

  林云麟连忙起身,虽然明知要与深爱的娘亲发生关系,但仍羞的满脸通红。

  林婉婷轻启玉指脱下林云麟的上衣,只见爱儿虽然只有十四岁,但身体壮如
成人,两块结实的胸肌,下面则是六块突兀的腹肌,棱角分明,显示出男人阳刚
之美。

  脱掉裤子,爱儿的大肉棒颤动着跳了出来,只见大棒长达九寸有余,粗状的
大棒上肉筋跳动,冠头处,呈紫红色,晶莹透亮,冠头边上充满突出的血红色肉
刺。

  自从儿子十岁以后,每次看到爱儿的身体,林婉婷都会抑制不住的幻想,幻
想爱儿将身体压在自己的娇躯上,幻想爱儿的紫龙棒钻入自己的阴道,刮擦自己
的阴肉,因为爱儿神功未成,所以林婉婷只能强力压抑住自己的性欲与冲动,呼
喊着爱儿的名字用角先生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

  今天终于要如愿以偿了,林婉婷双手都有些颤抖了。

  她轻轻拉过枕头把它垫在自己屁股下,强忍娇羞,极力张开双腿,将自己珍
藏多年的私密之处呈现在爱儿面前。

  林婉婷见爱儿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的私处,嘴角还流出了口水,见爱儿可爱
的样子,林婉婷便道:「还不凑近了欣赏,这是女人家最宝贵之处,妈妈让你看
个够。」

  林云麟连忙爬向妈妈的腿胯间,将头靠近妈妈的阴部,脸上已经能明显感到
阴道内的热气了,妈妈胯下淫水的腥骚味更是扑鼻而来。

  第一次如此之近的看到女人的阴部,而且是自己亲生母亲的阴部,林云麟感
到母亲的阴部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可爱,如此的动人,自己一生一世都看不够


  女人阴部对男人来说本为就是最美的东西,何况是自己母亲的阴部,那对任
何男人都是巨大的刺激。

  林婉婷看爱儿如此痴迷自己阴部,感到十分高兴,向爱儿仔细介绍起自己的
阴部来:她先抚摸着自己的阴唇道:「宝贝,这是妈妈的阴唇,原先是软软的两
片肉,因为妈妈对宝贝动了真情,所以它充血膨胀了。」

  接着用手指拨了拨阴蒂,娇哼道:「这是妈妈最敏感的地方,一动便全身颤
动,麻酥酥的说不出的舒服,爱儿一会可以抚摸它,好好的让妈妈舒服一下。」

  接着用玉指掀开阴唇,露出里面粉红色的阴肉,道:「这里便是妈妈的阴道
了,里面是阴肉,女人家一动情,阴道里的阴肉便会蠕动,便会产生淫液,润滑
阴道,以便阴道能容纳爱儿的紫龙。」

  林婉婷说着便使劲让阴肉蠕动了几下,挤出几滴淫水,然后又道:「乖儿子
,阴道后面是妈妈的子宫,当年你就是在妈妈的子宫中长大,然后从妈妈的阴道
中出来的。难怪你哪么喜欢妈妈的阴部,今天妈妈就让儿子踏上回归之旅。」

  林云麟傻傻问道:「这里这么小,儿子这么大,怎么会从这里出来呢?」

  林婉婷娇笑道:「傻儿子,你刚生下时可小了,只有七斤重,但也把妈痛的
死去活来,今天就让你的大紫龙进来你的出生之地,好好报答妈妈的养育之恩吧
!来,先用嘴亲亲你的出生地,孝顺一下妈妈,让妈妈舒服下。」

  说着便把儿子的头拉到自己胯下,用滑嫩的大腿紧紧夹住儿子的头。

  林云麟见亲生妈妈湿滑的阴唇贴上了自己的嘴,连忙张开嘴含住妈妈的阴唇
吸吮起来。

  男女情事不用人教,似乎是人类的天性,林云麟虽然第一次给妈妈口交,可
是竟显得非常熟练和精通,他一边吸吐着妈妈的阴唇,一边用上门牙摩擦着妈妈
充血鼓起的阴蒂,一边还把舌头灵巧的伸入阴道,搅动着里面的阴肉。

  林婉婷激动的大声的呻吟着,一只手伸入儿子的头发,把儿子的头拼命压向
自己的阴部,另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激情澎湃之下,林婉婷似乎觉得再怎
么用力,也难以让自己的阴部与儿子的嘴唇接合的更紧密,便猛得坐起来,骑坐
在爱儿脸上,丰臀大力的扭动,让自己的阴部在爱儿的嘴上,脸上狠狠的摩擦,
发泄自己性欲。

  林云麟感到都快喘不气来了,母亲的淫液涂了自己一嘴一脸,随着母亲激烈
的扭动,淫液四溅,甚至落到自己胸膛上,腿上凉丝丝的非常舒服,自己下体的
肉棒,更是肿胀的难受。

  忽然,林云麟感到母亲停止的动作,双退一僵,紧紧的夹住了自己的头,阴
道内的阴肉剧烈的蠕动起来,甚至夹痛了自己的舌头,母亲大声呼喊道:「我要
泄了,舒服死了,我要泄了……妈妈要泄到儿子嘴里了……。」

  接着一股滚烫,腥臊的淫液便冲入林云麟口腔,冲击力甚至击打得林云麟的
口腔生痛不已。

  林云麟连忙吞咽起来,但母亲积攒多年的淫液如同瀑布一般源源不断。

  林云麟怎么都吞不完,白色的淫液从林云麟嘴边流出,流了林云麟一脸一身


  林婉婷瘫软的坐在林云麟脸上,竟感到没有了一丝力气,手指都不能动了,
口中娇喘吁吁。

  因为练习白莲寒玉功之故,林婉婷非常不容易高潮,随着功力增高,几乎没
有享受过高潮的乐趣。

  今天竟被儿子用口交弄得一泄如注,多年的性压抑终于一扫而光,心中的舒
畅无以言表。

  林云麟则仍在母亲胯下,不遗余力的吸食着母亲的淫液,甚至将母亲阴毛上
的淫液都舔食的干干净净,林云麟对母亲腥臊的淫液一点都不反感,反而显得香
甜无比,甘之如饴。

  这一则是林云麟对亲生母亲的敬爱,觉得母亲身上一切都是美好的,另一主
要是因为练习乾元功之故,乾元功是至阳至刚之力,练成后,需要阴气将丹田之
内的燥阳之气驱入七经八脉,化作强劲的功力,所以练成乾元功之人要不遗余力
的吸收阴气,即使夜御数十女也不成问题,当然一般女人也抵受不住九成功力的
乾元功,会被吸干阴元而油尽灯枯的。

  而且女人阴秽之物平常人认为非常肮脏,但练习乾元功者会甘之如饴,因为
女人越污秽之物,阴气也越重,正是练习乾元功者所急需之物,所以他们不会觉
得肮脏,反而非常喜欢,因此乾元功也被一些正道人士认为是邪功,其实只要不
危害别人,何来邪字一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干你鸟事。

  林婉婷回过气来,看到爱子仍在自己胯下吸食自己的淫液,感动不已,只有
自己的爱子,只有自己子宫中孕育的活肉儿才能给自己如此大的快乐,让自己充
分享受到一个女人的乐趣,他简直是上天恩赐给自己最好的礼物。

  见爱儿脸上涂满了自己阴道中喷发出来的乳白色的淫液,林婉婷连忙抬起丰
臀从爱儿脸上下来,毫不犹豫的伸出舌头舔下爱儿脸上臭臭的淫液,混和了自己
的香津后,又度到爱儿嘴里,道:「谢谢宝贝给了妈妈如此美妙的高潮,来妈妈
喂儿吃,让宝贝儿即吃到妈妈的淫液,又吃到妈妈的唾液,香吗?」

  林云麟吸食着妈妈香甜的淫液加唾液混和的香液,感动道:「谢谢妈妈,太
香了,真是太好吃了。」

  林婉婷更加买力的哺喂起儿子来,直到把儿子脸上的的淫液都用嘴度给儿子
,才长出口气伏在儿子身上,突然她看到儿子的大肉棒,更长更大了,还在微微
跳动和颤抖,似乎在抗议这对母子对它的忽视。

  林婉婷哑然失笑,歉意道:「对不起,我光顾自己快乐了,忽视了宝贝的大
肉棒了,你看,它在向我抗议呢?妈妈会让你快乐的。」

  说着便又跨坐在林云麟身上,将充血膨胀到极至,儿子滚烫的大肉棒握在手
中,林婉婷觉得自己的纤纤玉手竟然握不住儿子的大肉棒。

  她用一只玉手紧紧握在肉棒中间用力的搓揉捏抚,来回撸动。

  低下头张开自己鲜红欲滴的朱唇,一滴香津滑落,滴在晶莹透亮的肉冠顶上
,接着用玉指尖将自己滴在冠头的香津用力揉搓均匀,接着又吐了几口唾液,润
湿肉冠,用玉手来回搓动。

  让儿子的龟头变得更加湿滑。

  忽然,她张开小嘴,吞进了儿子炙热的大肉冠。

  接着用贝齿轻较着肉冠,用舌头在儿子的肉冠上不停的舔弄,用舌尖挑动着
肉冠顶端的缝隙。

  听到儿子轻轻的呻吟,林婉婷更加买力了,贝齿轻轻滑过儿子的肉冠,推进
到肉棒中间,让儿子的肉冠顶到自己的喉咙,收缩喉咙的肌肉来刺激儿子的肉冠


  林云麟果然被刺激的兴奋不已,大肉棒似乎又增大几分,增长了几分,肉冠
紧顶进母亲的喉咙,呛得林婉婷不由自主的咳嗽起来。

  林云麟只觉得肉棒涨的厉害,涨得非常难受,便低吼一声,从母亲的嘴里将
肉棒抽出,母亲的丰臀此时正蹶在自己面前,林云麟从后面看看到自己出生的地
方,紫红色的肉唇向外翻卷着,肉缝中白色淫水仍在向外分泌,散发出诱人的热
香。

  窄缝上是母亲的菊门,皱皱的菊门一张一合,显示淫糜的美感。

  林云麟内火涌动,无师自通的从母亲背后双手捧住母亲的丰臀,不停揉搓抚
摸母亲的肥臀,紫龙笔直的刺向母亲润滑的肥穴,巨龙毫无阻碍的插入到自己出
生的阴道中。

  林婉婷只觉得一条炙热的肉棒冲入自己的阴部,刚刚泄身酥麻的阴道又被充
实了、又被填满了。

  林婉婷感到自己阴道柔嫩的肉壁被摩擦的恰到好处,非常舒服。

  原本以为儿子的大肉棒进去后会非常痛的,但却并没有发生这样的事,似乎
儿子的肉棒是为自己的阴道量身定做的,竟无比合适,无比默契,原来乾元功本
来就是为吸女人阴精而准备的,此种武功练到极处后,肉棒会根据妇女的阴道大
小而自动调整,即能做到摩擦到位,让女人得到充分的快感,又不会让女人感觉
疼痛,产生不适。

  练习乾元功的男人都非常有女人缘。

  林婉婷感到爱子的每次抽动,都能让阴道内柔嫩的阴肉被摩擦的畅快淋漓,
令自己快感涌动,而林云麟的每一深进,带着肉刺的冠头都能深插入子宫痉口,
肉刺对子宫痉口嫩肉的刮擦,让林婉婷快感达到了极至,整个阴道的膣肉都在不
停的收缩,涌动,拼命的想去包裹爱儿的冠头和肉棒。

  林婉婷伸出手,极力的掰开自己圆润的肉臀,想让爱儿抽擦的更加顺利,更
加畅快。

  感到没什么作用,林婉婷又用玉手去抚弄儿子低垂的卵囊,象揉铁球一样,
揉动着儿子的卵蛋。

  不知道有没有增加林云麟的快感,反正林婉婷感到快感又增加了,忍不住放
浪形骸,疯狂娇啼起来:「不行了,又要来了,又要泄了,泄死老娘了!」

  林云麟听到妈妈的叫声,知道妈妈又到高潮了,他双手用力抓住林婉婷的臀
肉,拉向自己怀中,同时用力向前挺,加大了耸动的幅度,记记猛撞林婉婷的花
心子宫,猛然间他感到妈妈屄内的肉壁剧烈收缩,嫩肉紧紧裹上自己的肉棒,子
宫痉腔突然打开,冠头直冲入妈妈的子宫,一股热流浇在自己的冠头上。

  林云麟再也忍不住了,一股从未有过的,畅快淋漓,无以言表的快感如潮水
般蜂拥而来,肉棒也剧烈的抖动起来,精关大开,儿子的精子便激射而出,冲入
妈妈的子宫,炙热的精液击打在林婉婷的子宫壁上,让林婉婷感到前所未有的快
美,母子俩竟同时达到高潮了。

  林婉婷喘着粗气双手支撑着爬到床上,林云麟搂着妈妈的丰臀,把滚热的脸
颊贴在妈妈汗津津的背上,呼吸出来的热气让林婉婷的后背痒痒的。

  随着母子俩的同时高潮,林婉婷感到一股热流汇入丹田,将丹田将淤积多年
的寒气一扫而光,把寒气挤出丹田,顺经络涌入七筋八脉,小腹中暖洋洋、热烘
烘的无比舒服,全身真气涌动。

  随手一抬,用玉指一点,一股寒气竟破空而出,将挂在墙上的一把宝刀震得
粉碎。

  林婉婷明白有儿子助力自己的功力已臻化境,今后再也不怕寒毒的折磨,天
下恐怕再无敌手了。

  更高兴的是可以与爱儿天天共效与飞之乐,天天享受夫妻恩爱,云雨之情,
又可以提升功力,简直两全其美。

  成功喜悦与性欲的欢悦让林婉婷喜不自禁,同时也感到一阵困乏,感到眼睛
都睁不开了,便倒在床上,玉体横阵,香甜入梦了。

  要知道林婉婷因为练习白莲寒玉功之故,受到寒毒的侵害,每当夜间寒气来
临,便小腹剧痛,常常不能入眠,令她痛苦不堪。

  每当此时,就要用教中长老为她输为阳气,但时间长了,谁也受不了,甚至
让数位长老元阳尽失,她只能经常忍受剧痛折磨,现在竟然睡得如此安详,简直
是奇迹。

  林云麟同时也感到一股寒流汇入丹田,将丹田将淤积的酷热之气逼入全身经
脉,身体中一片清凉,好舒服啊!多日的燥热再也不见,而且泄身后巨大的困乏
感袭来,便头枕着妈妈的丰乳,呼呼大睡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