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4, 2014

别人的老婆总是最有味道

我看着她牵着小男孩纤细的手腕,优雅自在的穿过几条街,小男孩不时抬头 望着她。或许是周遭不时传来陌生人异样的眼光,使他不安。换成我也会,谁都 会用钦羨略带不可置信的眼神注视这对母子,她摆动的圆臀,坚挺硕大的双乳, 加上标致的身段任谁也会被这样成熟妩媚的妈妈所吸引。而我是个心有非份之想 的人,我注意她很久了。 这女人叫侯芬,一头波浪卷的长发,一袭低胸淡绿色连身洋装,均匀白皙的小腿恰如 其分的一直延伸到白色细带高跟鞋里,尤其是胸前挤压出立体分明的乳沟,饱满 的奶子让人忍不住想捏上一把,那天她成熟的韵味深深地吸引了我,不,该说牢 牢地掳获了我。

  严格来说她算不上绝色,以38接近40岁的女人来说,她全身上下散发出 中年女人的绝妙风韵,不需要多漂亮已经充满了杀伤力,就像熟到刚好的桃子。 如果用「媚」来形容她,我想那是最恰当不过的。至此,我已经不能一刻没看到 她,心里的淫念不时涌现,就因为这么想,我总笃信终有一天这块美肉会有入嘴 的一天。

  想着想着,她脚步停在一家服装店前,略一观望,是家女性内衣专卖店…… 不知道她裙子里穿着什么样的内裤,白色蕾丝?黑色棉质?买件高腰丁字裤吧! 那最适合妳,上床前,脱光妳的衣服之后,我会用几分钟的时间要妳穿着这种内 裤替我口交,一边让手游走在妳圆弧饱满的双臀,然后注视着妳如何用那两片嘴 唇包覆我的阴茎前后吞吐。

  她在外头橱窗顿首良久,终于走进自动门,一会儿,我开始幻想她试穿的情 景。

  约莫半个小时后,她提了一包灰沉沉的袋子走出来……那里面岂不是她最神 秘的性慾象征吗?她脸上隐隐洋溢着喜悦,小男孩再次抬着头看她,真幸运,妈 妈穿怎样的内衣裤都让你看见了,无所谓,总有一天你也会知道妈妈干那一档事 时,是怎样的表情。要命!这么一个念头,裤裆都鼓起来了,于是,我逐渐缩短 我们之间的步距,等一个机会。

  正午时分,她似乎有目标的加快脚步,不一会儿带着小男孩走进一家餐厅, 我驻足一会儿跟着进去。餐厅里客人不多,在中餐时间这倒少见,侯芬和小孩选 了一处角落,我佯装平常选了背对的隔壁桌,点完餐送上饮料之后她对小孩说: 「乖乖坐着喔!妈妈上洗手间去。」

  机会来了!

  她摇曳着裙摆往化妆室走去,我拿起行动电话按了几个号码,侯芬的手机在 皮包里「嘟……嘟……」响起来。

  「小朋友,妈妈的电话响了,快拿去给妈妈呀!」我回过头来堆着和蔼的笑 脸。

  小男孩很听话的手往皮包里一捞,双手握着手机便跑向洗手间。

  自然,为她准备许久的迷药很快就倒进柳橙汁里了。

  几分钟之后侯芬跟小男孩走回座位:「奇怪?是谁打的?也不说话。」她嘀 咕着顺手把行动电话搁在桌上,然后拿起饮料餟了几口,那一刹那,我几乎按捺 不住晕过去。

  当服务生终于把餐点送上,小男孩说:「妈妈,妳生病了吗?」

  「嗯……妈妈有点闷,怪怪的……」侯芬虚弱的答腔,药效发作了。

  「那妳赶快吃饭才会好喔!」

  「乖,你先吃。妈妈瞇一下下就好。」话一说完,侯芬趴在桌上沉沉地睡着 了。

  等候许久的一刻终于到来,我假意关切:「小朋友,妈妈好像不舒服喔?叔 叔带妈妈去看医生好不好?」小男孩懵懂的不知该如回答,尽是盯着我看。

  我伸手贴着侯芬额头:「哎呀!妈妈发烧了!再不赶快就糟糕了!我们得快 点去找医生伯伯才行。」我搀扶侯芬让她倚着我,并息搂着她的腰,入手触感温 软,小男孩一手拎着皮包一手揪着妈妈的衣角,乖乖地跟着我找「医生伯伯」。

  当然,小男孩很容易打发的,我只需交代柜台的小姐一声给些小费,饭店服 务总是可以出人意表的周到。当我搀扶侯芳走进电梯,我迫不及待的想轻浮的摸 她圆臀一把,不过游戏刺激的地方就在这里,不管我多想要也必须克制自己,到 了该冲刺的时候力道才会越大,力道大快感就越高,到了兽慾满到就要溢出来的 时候,它就会像溃堤一样不可收拾,而我就变成野兽。

  想到这里,胯下的肉棒已经硬得让我难以站立。电梯这狭窄的空间里已经充 满她身上的香水味,侯芳身躯虚软毫无抵抗力的倚着我。走出电梯,我索性把她 抱起来,找到房间费力的把她搁到床上,回过头快速关起门。

  侯芳玉体横陈在白软的床上,双峰挺立的曲线隆起两处山丘,透过纤细的腰 肢往下延伸到女人的秘处,那里微微隆起,但柔纱的裙子自那里开始往中间陷下 衬托出大腿匀称的轮廓。没关系,女神已经是我的嘴边肉,越是美好的时光越要 细细品味。我注意到方才她自服装店拎出来的纸袋,那里面当然就是她性慾的象 征,我希望是高腰细带丁字裤。

  随手一探,是一条枣红色丝质丁字裤,前后透明镶花大量镂空设计,但包覆 着阴户的布料比我想像中稍多。新的底裤卖相淫荡但没有生命,我对它提不起兴 趣,随手一抛,我的视线回到侯芳沉睡的脸庞,腾出一只手拉开裤裆的拉链费力 的掏出硬挺的肉棒,在她面前这么做是我梦想已久的事,亵渎女神的感觉令人飘 飘欲仙。

  我靠近她,搓揉着青筋缠绕的阴茎,并将它贴近她的唇,马眼渗出的淫液滴 落在她的双唇上,我把龟头在她唇边轻拂画着圆圈,然后将手指探进两片唇之间 稍用力拨开牙齿,腰往下沉,肉棒滑入她的嘴中,温暖湿润而美妙的电流旋即窜 上脑门。(啊……这就是让男人销魂的酥麻感……)

  我缓抽深进,侯芳紧闭双眼吭也不吭一声,她的脸因为口中异物的侵入而扭 曲变形。我胯下ㄧ边动作一边抚摸她的乳房,近40岁的女人奶子居然这么有弹 性,这令我像捡到宝一样赞叹。稍使劲,一团美肉旋即充满手掌,此刻纵有千般 理由我也不会放手。虽然她睡得很沉,但我希望她有点反应,于是我增加手部的 力量,浑圆酥软的乳房在我手中变形的不成样,她眉头皱都不皱一下,这让我有 点失望却又快感交集。

  (如果粗鲁一点她会怎样?)我很好奇,将手伸进V字领里撑开胸罩掏出她 雄伟的双乳,既白净又硕大的酥胸映入眼簾,豪乳上还留有我顿足的痕迹,她的 乳晕颜色稍深,喂过奶的女人乳头也稍大些,这个地方除了她的儿子我想他丈夫 也爱不释手吧,那么亵渎它将会是充满乐趣。我张口就吸吮起来,舌尖围绕着乳 头四周,不一会它已经坚挺无比。

  此时放在她嘴里的阳具胀得更厉害,我按捺不住掀起裙摆,肉色丁字裤将她 的下体包得紧紧的,我真喜欢肉色的内衣裤,它让胴体衬托得更性感,就像女人 身上多了一层伪装的皮肤。我环伺眼前的猎物,发现秘处已经湿润,肉缝渗出的 淫液将那部份底裤染成深褐色。

  伸出中指隔着内裤轻压肉蕊,缓缓地划圈圈,我嗅到女人准备好进行性交的 气息。阴户像是对我招手,我抽出她嘴中的阴茎,双手拨开玉腿,山谷中隐蔽的 洞口大剌剌的呈现眼前。不过我犹豫了一下,我该就这样卸去她最后的防卫还是 让她俯着身好?

  我没考虑太久,奋力将她转过身,饱满双臀构成的画面让人眼睛就快冒出火 来。我接着往上使劲拉扯她的底裤,内裤顶端深深地陷进肉缝,我已经可以清楚 的看到她黑亮的阴毛,此时她动了一下。

  「唔……」

  难以忍受吗?我的女神。

  她纤细的手指揪着床单,我想她很快就会恢复意识,但好戏才要开始而已。 我把中指放进嘴里沾满口水然后将指头轻轻按住穴口的底裤,手指接着顺着穴口 不断上下游走,侯芳双臀颤动的更厉害。有反应的女人总好过没有,我用手指勾 起挤成一串的底裤再狠狠地放掉,底裤弹回拍打肉蕊,她鼻息逐渐粗重。我再次 重复这个动作,直到她的大腿根处僵硬起来,然后我停止顿了一会。

  「妳知道,如果妳老公知道他美丽妻子的这里……」我把脸凑近两腿之间, 细细的端看着眼前销魂的洞口。「已经湿得可以让很多男人享用……他会不会感 觉到另一种快感?妳不认为男人潜意识里都希望老婆当自己的面跟别的男人苟合 吗?」

  她没有回答。我想她还出不了声,看看她的皮包里我找到她的行动电话,脑 海里闪过一个极为刺激的动机。我在通讯录里找到『老公』的电话号码,然后按 下拨话键等待一场游戏。

  「嘟……嘟……喂,亲爱的,找我什么事?」

  我把行动电话搁在侯芳嘴边。

  「跟丈夫打声招呼吧!他一定想知道妳现在在做什么。」我在她耳边细声的 说。

  接着我脱下她的丁字裤,引人入胜的蜜穴泛着珠光,我将脸凑上,鼻子狠狠 地深呼吸,不禁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成熟女人独特的腥香扑鼻而来,我伸出舌 头如轻舟过水般滑过肉蕊,舌尖沾满湿滑的爱液,我不假思索在嘴里品尝她的味 道。

  滑腻滑腻的熟妇滋味难以言喻,我往上舔着她紧闭的菊门,她臀部冒起鸡皮 疙瘩,现在,好戏要上场了。我再也无法慢条斯理,大口的吸吮着密穴,并发出 「啾、啾、啾」的声响,最后索性轻咬外阴唇,侯芳身体微震「嗯」的一声。

  「芳,妳怎么样了?怎么不说话……?喂……喂……」

  现在我就想要她,我疯狂的想要她。在这之前,我在她耳旁说:「大美人, 尝尝我的肉棍后,妳就不会想要妳老公的了。」她身体绷紧起来,她比我想像中 甦醒得更快,不过一切都太迟了。

  我把她翻过身来,她双眼仍然紧密但呼吸沉重,我粗暴的分开她的腿,龟头 顶着肉缝,稍一迟缓然后使劲的往里面挺进,侯芳登时眉头深锁紧咬下唇忍住不 敢出声,身体僵硬的弓起来。

  「啊……真紧啊……」

  肉棒整根尽没之后,很快的再抽出再深入,现在我已化身为野兽。行动电话 的另一端传来急躁的声音:「芳,到底是怎么回事,妳现在在哪里?我怎么听到 男人的声音?」侯芳眼角滑下泪珠,她吃力的用手捂住口鼻。

  看到她欲盖弥彰的模样,我环抱她的双腿搭在肩上让她肥臀提高,以便我插 得更深入,当龟头几乎直抵子宫颈,她忍俊不住「唔……嗯……痛……」发出声 来。

  「这……这……妳……妳这个下贱的女人,他妈的,妳在干什么?」

  这真是一场别开生面的Live秀,观众不需多,重要的一个就够了。

  侯芳听到丈夫的怒斥精神已经恢复一大半,她终于睁开眼拾起行动电话,张 口想说些什么,但胯下骚穴里我的肉棒进进出出,她额头冒着斗大的汗珠娇怯怯 的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抬手就往她的圆臀使劲的一拍,她悽惨的「啊」出 来。

  「侯芳!妳这不要脸的女人,妳告诉我,妳在哪里!妳给我说!」

  「老公……我……我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呜……」

  「操!做这种事妳还敢打电话给我,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怎样?!」

  我ㄧ边听着她跟丈夫的对白,一边卖命地插穴,她一下子要去抑制抖动的声 音,一边又要分神腾出手推开我的下腹,过程中,她的一对奶子在眼前剧烈地晃 动,阴户更分泌出大量淫液,性交额外刺激让她的身体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快感。

  我伸手捏住她的乳头,凑近她耳边:「我要妳告诉他,快!不然老子捏断这 里!」话说完,我更使劲捏她乳头。

  侯芳表情痛苦,眼里露出哀求的眼神拼命摇头。

  「还是妳想让你儿子看看作母亲的怎么跟男人玩穴?」我不得不停止动作来 警告她。女人可以对不起丈夫,但却不能在儿子面前失去母亲的尊严。道理很简 单,丈夫可以再找,儿子却不行。

  她露出悲悽的神色,闭起眼别过头,一会儿之后,睁开眼然后表情渐渐转为 奇异而坚定。接着她把行动电话放下按下免持听筒键,神秘的看我ㄧ眼。

  「老公……你真的想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

  「废话!下三滥的淫妇,妳……妳给我老实说!」

  我忘了肉棒停留在她火热的骚穴里,并息听着她发出性感诱人的声调,然后 心里催促着(说……说出来……)。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除了你,别的男人是不是也想操你老婆吗?」

  太爽了!她真的说了!这下换我脑袋一片空白,她真的说出来了!

  「喔……你不是想知道,别的男人插你老婆两腿中间,是不是会跟你一样爽 吗?」

  她不但语带淫荡,还唱作俱佳的用舌头舔着嘴唇,然后双手捧住胸前两团肉 慢慢搓揉起来。我也不管她怎地前后转变如此大,显然她儿子对她的重要性起了 出乎意料的作用,马上疯狂的抽送。

  「亲爱的……我眼前有一个男人……我不认识他……但……但是他粗暴地扒 开我的腿插着你老婆的骚穴……喔……他好用力……」

  她丈夫一反常态并没有出声。我继续鼓动腹部进出他美艳妻子的私处,心里 想着她老公大概没命听她说完。

  良久,不知历经了多少次狂暴的交合,行动电话传来虚弱细微的声音:「他 ……他有摸妳的奶子吗?」

  「有……他的手也玩弄了那里……唔唔……还……还……」

  「……还有哪里?」

  「还……还有我的屁眼……喔……」

  侯芳跟丈夫的对话过程中表情越加纷乱。

  「贱女人……妳……妳舒服吗?他现在在做什么?」

  (当然是猛干你老婆!)

  「啊……啊……插穴……」

  「妳喜欢他的棒子吗?啊……」

  我发觉她丈夫的声调有异样,该不会……

  「……我……我喜欢……唔……比你的还大……亲爱的……你……你现在在 做什么?」

  这对夫妻怪异的癖好是绝无仅有的催情剂,我拔出肉棒,迅速地将她抱坐起 来,侯芳的肥臀配合的扭动起来,胯下的阴茎煞是舒服极了。

  「我……我把肉棒握在手中,幻想妳被玩弄的样子……啊……妳真下贱…… 淫荡……」

  我和她越加猛烈的撞击发出「噗噗」的声响。

  「用力……用力给我干她……我要你干死她……干死她……」

  侯芳纷乱的头发散落肩上,跟今天在街上的贵妇模样判若两人,她环抱着我 的手深深的陷入我的皮肤,刺痛、酥麻感让人欲罢不能,今天应该是活不了了。 既然要死,这样倒也算愉快,心一横,双手托住侯芳的肥臀,发狂地上下挺送做 最后的冲刺。

  「啊……啊啊……老公……我……我快死了……」

  「……喔喔喔……我……我也……」

  「我的洞……要穿了……」

  啊啊……啊……快了快了!我紧紧地抱紧她,已经,已经……

  「射进去……啊……把你的浓浓的精液射进她的子宫里……射……射……射 啊……」

  马眼一松,输精管阵阵的抽动,灼热的精液笔直的射进侯芳的肉蕊,她感受 到的同时也达到了高潮不断的抽搐。不,应该说三人同时都到达了顶端。

  「……啊……」侯芳往后一倒,整个人失了魂的躺在床上喘息。而我也顺势 趴在她胸前,将脸埋在一对豪乳之间。就像从天堂刚掉落地狱一样,现在,有种 死了的感觉。

  「她的身体很不错吧……」不知过了多久,侯芳的丈夫透过行动电话悠悠的 说。

  「别人的老婆总是最有味道……上别人老婆都是男人的梦想,不过不会有下 一次了。」

  说完他就结束了通话,最后只剩下「嘟……嘟……」的声响迴荡在空气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