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3, 2014

不倫系列 ~ 愈墮落愈快樂

  小雅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挥霍起父母辛苦一生的财富,毫不手软。

  她父亲是上海如新集团董事长,母亲则负责如新中华儿童心脏病基金会,公
司年营收超过10亿美元,所以她出入都有司机用劳斯莱斯接送,家中供使唤的
佣人约十多名,生活可以说是茶来伸手,饭来张口,她的所作所为皆是随兴所至。
父亲为了弥补忙于事业而没时间陪伴的愧疚,三天两头买礼物送她,这些东西都
不是寻常的小礼物,除了如新所有的产品之外,还有各种颜色的iPhone5
C,让她搭配衣服;十几台iPadAir放在房间、洗手间丶客厅、车上;几
台iPadmini是她上学或是补习用的,各式各样的苹果手提丶桌上型电脑
丶新力音响、名牌的按摩仪器、运动器材……她的房间就好比一个小型的百货公
司,应有尽有。

  为了好好栽培小雅,妈妈从小就送她至上海国际学校就读。那儿的学生大多
来自外派家庭或者很成功的富豪家庭,条件普遍优越。学校每年会安排好几次国
内外的旅行。由于天时、地利丶运气的配合,小雅课业成绩十分优异,所有的老
师都非常看好小雅的未来,认为她一定会早日出人头地。

  暑假到了,学校在公布栏上宣布全校的露营活动,为期一个礼拜,地点是韩
国首尔近郊的大公园自然露营埸。全校有将近一半学生报名,在几名老师的带领
下,浩浩荡荡由上海飞往韩国首尔,再搭载旅游巴士到营区。

  到达之后,老师将学生安排分组,卸载装备、搭设帐棚、摆设用品,花了好
一些时间。大致妥当后,时间已过五点。升起营火后,大家开始烤肉,准备晚餐。
这个自然营地保持的非常乾净,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可以直接饮用的清溪山洁净
的溪水,尽情享受苍郁山林间的清新空气。附近还有森林浴场,沿着森林步道约
半个钟头,可以走到营区特别建造的观星小树屋,欣赏夜晚的星星。

  小雅的班上没有很多人参加。她被分配与一些高三的男女学生同组,但是那
些男生,不是长得其貌不扬,就是说话粗鲁。小雅没办法忍受,于是擅自脱队。
硬是加入自己好友莉莉那边,因为那组有个美国学生丹尼,高高帅帅的,小雅在
学校见到过几次,从来没机会多认识,今天总算可以如愿。

  吃饱喝足后,老师放任大家自由活动,有些人到溪边玩水,有些人则围着营
火唱歌、跳舞。小雅和莉莉累了,先去梳洗完毕后就到帐篷内休息。这时突然下
起倾盆大雨,他们这组的男生冲进来躲雨。

  「唉,你们刚回去你们的帐篷才对……」

  「莉莉,别不讲道理,男生的帐篷区比较远,先让我们避一避有什么关系?
我们才刚洗完澡,难道又要淋湿一身?」

  于是一羣人因为下雨被困在帐篷内,玩牌、聊天。丹尼中文说得很流利,还
讲了好几个笑话,小雅觉得自己真是爱上他了。他身材健硕,看起来比同年龄的
高三男生成熟多了,好帅气!雨一直没有停,男生们玩得累了,索性一起躺了下
来,没有回去他们的帐篷。小雅躺在丹尼身边,心里有些小鹿乱撞。这是她第一
次和男孩子的身体靠得那么近,丹尼身上传来了男孩子的阳刚味,她胡思乱想了
一阵后才渐渐睡着。

  小雅睡到半夜,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个硬物顶在自己屁股上,她并没有多想,
以为丹尼不小心碰到她。但是接着有只手搂住她的腰身,游移向上,轻柔地爱抚
她的胸部,接着不老实地往下摸索入她的内裤……她惊醒了,转头才说声「你…
…」,丹尼马上吻上她的嘴唇,并紧紧地把她抱在怀中。他轻咬她的下嘴唇,接
着把舌头伸入她的小嘴。这是她的初吻,她不知道如何反应……丹尼接着尝试着
挑逗她,抚摸她的腰部,甚至拉下她的睡裤,把玩她的臀部,伸入她的股间……

  小雅有些口乾舌噪,呼吸急促……丹尼吻了她的唇后,又吸吮她的脖子,她
好痒,但不敢发出任何声音……还好其他同学都睡死了,没有人会发现他们的激
烈缠绵……他一把拉低她的领口啄吻她的锁骨,甚至把头埋进她的嫩乳中,小雅
紧张又羞涩,全身都酥软了,乳尖也被逗弄地挺起……突然间丹尼一翻身,把她
压在身下,扯下她的三角裤……那硬物顶入时,小雅差点失声叫出来!丹尼用手
紧紧地捂住她的嘴,继续进出她的小穴……俩个人就这様偷偷摸摸地在一堆熟睡
的同学中初尝禁果!

  接下来的两三天,丹尼只要一找到机会,就拉着小雅到溪边的树丛中或草队
里卿卿我我。每天晚上趁大伙入睡后,俩人就迫不及待地跑到观星小树屋,在满
天的星星下做爱……

  韩国露营活动结束的前一晚,两个人又偷偷约在树屋相见。丹尼一见到小雅,
就急急地伸手进去她的衣服爱抚……突然身后传来一些高三男生笑闹的声音:「
唉,这不是丹尼吗……居然搞上了本校知名校花小雅?」

  「啧啧,丹尼,不容易啊,小雅不屑跟我们同组,就是为了你?」

  小雅和丹尼看这些高三的男人来意不善,有些不和所措,想离开,却被这五
个人围上来。

  其中一个带头的男生,拿出一把瑞士刀,说:「丹尼,有句中文,叫做有福
同享丶有难同当,你懂吗?」

  「你们想干嘛?」

  「没想干嘛,就只想干干你的女朋友。如果你敢阻挠,可能会白刀子进,红
刀子出;如果你胆敢去告诉老师,我们这个帮派会对你做什么报复,可不敢保证。」

  丹尼怕了,他才高二,不想惹高年级学生,他耸耸肩,先开溜了。小雅看丹
尼居然不顾她的安危而逃跑,她错愕极了,站在原地紧咬下唇,止不住地发抖…
…那些不良学生哄堂大笑,说:「看看你的男朋友有多没用,吓一吓他就跑了,
当初你就不该抛下我们而选他那组。」

  那些人接下来开始调戏她,为首的老大,把小雅一把推到地上。她的脸撞到
泥巴里,头发上沾满了树叶,这些人笑得更开心了。他们把她当球踢来踢去虐待
她,拿树枝鞭打她的屁股丶大腿。

  倔强的她,不肯求饶,这更激怒了那些人。决定要给她好看,他们变态地强
迫她在地上像狗一様爬着。老大拿出他的瑞士刀,一件件慢慢地割??她的上衣、
短裤丶内裤,丢到地上,把她的头压到地上后,托高她的臀部插入,强迫她做狗
交式性爱。其他人在旁边鼓噪叫好,看他一边搓揉她的嫩乳,一边撞击她的屁股
……

  小雅的泪水不停的流下,她忍不住嘶喊救命,其中一个男生马上捡起她的内
裤塞进她的嘴,她只能发去唔唔声,咬紧牙关忍耐这性虐……老大上完她之后,
第二个男生兴奋地把肉棒掏出,不譲她喘口气,继续上她。然后是第三个,第四
个,第五亇人扑上来时……小雅受不住这过度的性攻击,泪眼濛濛中失去了意识
……

  小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人在韩国首尔医院。脸上鼻青脸肿,全身伤痕累
累不在话下。老师和同学们大概都结束露营回上海了,只有家里的司机陈叔面色
凝重地坐在床边陪她。医生过来检查后,说她因过度惊吓而昏迷,全身被性虐的
伤势已检查治疗了,也喂了她吃事后丸,碓保没有怀孕。现在已无大碍,可以飞
回上海的家休息。小雅不明白为什么发生这种事,自己的父母没有过来看她?她
询问司机张叔,他只摇摇头,没多加解释,就去办退院手续。

  回到上海的家,一进门,爸妈俩人都鉄青着脸坐在客厅。爸爸没等她哭诉,
劈头就说:「小雅,你太令我们失望了。」

  「爸爸……那些高三的学生连合起来强暴我……我……我……」

  「小雅,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我们的家族名望都给你破坏了,不必再多说,
学校也不用去了。我已经帮你办休学。」

  小雅哭叫起来:「不要。为什么我被欺负,却要受惩罚?」

  「忘了这件事!就当做从没发生过!」

  爸妈不想再解释,交待佣人把她带上楼,就出门赴晚宴去了。小雅被佣人押
回房间,绝望地倒在床上,一直到哭湿了枕头才睡着。她希望一向疼爱她的父亲
正视她被凌虐件事,她不明白父母到底在怎样的心理状态下,可以忽视她遭遇的
惨事?这种冷漠的反应带来的心灵创伤,远远大过她肉体上受到的折磨……

  接下来的几天里,小雅待在家,睡不着、做恶梦、整天坐立不安、眼睛一闭
起来就想起当时的情景、她不敢看到跟强暴相关的字眼和新闻。随着时间的延长,
持续担心及害怕,她变得脾气暴躁,开始乱摔东西,把佣人们都吓坏了。小雅的
爸妈不得不询求心理治疗,医生要求一星期三次见面,他们烦不胜烦,于是又拜
托司机陈叔代劳。

  心理治疗三个月后,小雅的情况转好,医生交待每月回来复诊即可。爸妈仍
不许她去学校,请来不同的家教老师在家上课,准备送她去英国念大学。小雅对
这种每日在家的生活十分厌倦。还好最近爸妈的应酬增加,她就用这个机会偷溜
出去,她不想见到其他的同学,只身到一些酒吧或舞厅找乐子,因此认识了一些
不三不四的朋友。她们教她抽烟喝酒,化妆打扮。

  有时小雅喝醉了,开始发酒疯、跳艳舞。于是总有一些男人趁机搭讪,上下
其手。小雅根本不在乎,邀约到洗间去做爱。有时人太多,她就拉那些男孩子去
暗巷里干。她喜欢他们狂野地插入,甚至要他们用力搓揉她的乳房,啃咬她的肩
膀,这种自残式一夜情给她身心带来很大的快感,仿佛就是经由这样的作践自己,
她的灵魂才能够得到真正的解脱。

  一天晚上,酒吧被临检。警察发现小雅年纪轻轻,居然已是酒吧的常客。告
诫一番之后,联络小雅的父母把她接回去。不料小雅的爸爸一听是警局打来的,
生气小雅又丢尽家里的脸,不肯来接她,把电话挂了。

  小雅很无奈,刚才临检的时候,大家匆匆忙忙地想逃跑,她的皮包被挤掉了,
家里的钥匙丶信用卡丶钱都丢了。她知道今天是司机陈叔的休假日,但是不得已,
也只能打给他试试看。所幸,陈叔没有怪她,马上就赶过来接她。小雅有些感动,
这几个月来,只有陈叔关心她,出事后一直在她身边照顾她。陈叔到了警局之后,
小雅马上投到他怀里哭泣。他也很伤感,他高中毕业就到小雅家中工作,看着她
长大。小雅虽然有些骄纵,但是她的本质并不坏。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就这样给一
些下三滥的学生遭塌了,偏偏董事长和夫人又没办法接受这种丢脸的事实,无法
原谅自己的女儿。

  陈叔扶着小雅上车。她心情很不好,说不想回家。于是陈叔开车载她兜兜风,
开到了外滩,小雅提议一起上去金茂君悦酒店的酒吧唱些饮料看夜景。陈叔想,
如果能让小雅开心,去看看也无防,自己的老婆和儿子应该已睡了,他告诉他们
董事长临时找他有事,不用等门。

  陈叔不淮小雅再喝酒,只帮她点了可乐。俩人看着窗外,浦江两岸的美景一
览无余,从高空俯视而下,万家灯火辉煌的夜上海,美不胜收,点点繁星、闪闪
霓虹衬出浦江夜色,一时之间所有的烦恼都消失了……

  三个月之后,小雅挺着大肚子,和陈叔步入结婚礼堂。

  神父正在证婚的时候,突然陈叔的老婆冲到新人面前,狠狠的伤了小雅两巴
掌。所有的来宾都被这举止吓到,上前要帮忙制服这个疯女人。

  她大声吼叫:「你这个不要脸的小妖精,抢别人的老公,我诅咒你和肚里的
孩子不得好死!」小雅的父母急了,想找人帮忙把这女人拉出去,她不肯住囗,
继续破口大骂:「老陈告诉我,你肚里的孩子根本不是他的。他是同情你、可怜
你、才跟你结婚。连你都不知道你肚子里的是哪个野男人的贱种!」

  老陈看自己的老婆前来闹场,还在众人面前把真相说出。他跌坐在地上,止
不住的流泪,后悔自己为什么受不住金钱的诱惑,离开自己的老婆和儿子。小雅
的父亲,受不了这种羞辱和打击,突然心脏病发昏倒在地上,头撞地流血。小雅
的母亲大叫救命,哭倒在老公的身上,一时之间鸡飞狗跳,所有的来宾都慌张成
一团。

  小雅独自站在礼台上,她笑了。被轮暴后,这是她第一次露出灿烂的笑容。
潜意识里,她觉得在极致的痛苦与堕落中,她已获得了重生……


***********************************


[ 不倫系列 ]- 愈墮落愈快樂

小雅從小含著金湯匙出生,揮霍起父母辛苦一生的財富,毫不手軟。

她父親是上海如新集團董事長,母親則負責如新中華兒童心臟病基金會,公司年營收超過10億美元,所以她出入都有司機用勞斯萊斯接送,家中供使喚的傭人約十多名,生活可以說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她的所作所為皆是隨興所至。父親為了彌補忙於事業而沒時間陪伴的愧疚,三天兩頭買禮物送她,這些東西都不是尋常的小禮物,除了如新所有的產品之外,還有各種顏色的iPhone 5C,讓她搭配衣服;十幾台iPad Air放在房間、洗手間丶客廳、車上;幾台iPad mini是她上學或是補習用的,各式各樣的蘋果手提丶桌上型電腦丶新力音響、名牌的按摩儀器、運動器材…她的房間就好比一個小型的百貨公司,應有盡有。

為了好好栽培小雅,媽媽從小就送她至上海国际学校就讀。那兒的學生大多来自外派家庭或者很成功的富豪家庭,条件普遍优越。学校每年会安排好几次國內外的旅行。由於天時、地利丶運氣的配合,小雅課業成績十分優異,所有的老师都非常看好小雅的未来,认为她一定会早日出人頭地。

暑假到了,学校在公布栏上宣布全校的露营活动,為期一個禮拜,地點是韓國首爾近郊的大公園自然露营埸。全校有將近一半學生報名,在幾名老師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由上海飛往韓國首爾,再搭載旅遊巴士到营區。

到達之後,老師將學生安排分組,卸載裝備、搭設帳棚、擺設用品,花了好一些時間。大致妥當後,時間已過五點。升起營火後,大家開始烤肉,準備晚餐。這個自然營地保持的非常乾淨,工作人員告訴他們,可以直接飲用的清溪山潔淨的溪水,盡情享受蒼鬱山林間的清新空氣。附近還有森林浴場,沿著森林步道約半個鐘頭,可以走到營區特別建造的觀星小樹屋,欣賞夜晚的星星。

小雅的班上沒有很多人參加。她被分配與一些高三的男女學生同組,但是那些男生,不是长得其貌不扬,就是说话粗鲁。小雅没办法忍受,于是擅自脱隊。硬是加入自己好友莉莉那邊,因為那組有個美國學生丹尼,高高帥帥的,小雅在學校見到過幾次,從來沒機會多認識,今天總算可以如願。

吃飽喝足後,老師放任大家自由活動,有些人到溪邊玩水,有些人則圍著營火唱歌、跳舞。小雅和莉莉累了,先去梳洗完畢後就到帳篷內休息。這時突然下起倾盆大雨,他們這組的男生衝進來躲雨。

「 唉,你們剛回去你們的帳篷才對…」

「 莉莉,別不講道理,男生的帳篷區比較遠,先讓我們避一避有什麼關係?我們才剛洗完澡,難道又要淋濕一身? 」

於是一羣人因為下雨被困在帳篷內,玩牌、聊天。丹尼中文說得很流利,還講了好幾個笑話,小雅覺得自己真是愛上他了。他身材健碩,看起來比同年齡的高三男生成熟多了,好帥氣!雨一直沒有停,男生們玩得累了,索性一起躺了下來,沒有回去他們的帳篷。小雅躺在丹尼身邊,心里有些小鹿乱撞。这是她第一次和男孩子的身体靠得那么近,丹尼身上传来了男孩子的陽剛味,她胡思乱想了一阵后才渐渐睡着。

小雅睡到半夜,迷迷糊糊中觉得有個硬物頂在自己屁股上,她并没有多想,以為丹尼不小心碰到她。但是接着有隻手摟住她的腰身,遊移向上,輕柔地愛撫她的胸部,接著不老實地往下摸索入她的內褲…她驚醒了,轉頭才說聲「你…」,丹尼馬上吻上她的嘴唇,並緊緊地把她抱在懷中。他輕咬她的下嘴唇,接著把舌頭伸入她的小嘴。這是她的初吻,她不知道如何反應…丹尼接著尝试着挑逗她,抚摸她的腰部,甚至拉下她的睡褲,把玩她的臀部,伸入她的股間…

小雅有些口乾舌噪,呼吸急促…丹尼吻了她的唇後,又吸吮她的脖子,她好癢,但不敢發出任何聲音…還好其他同學都睡死了,沒有人會發現他們的激烈缠绵…他一把拉低她的领口啄吻她的锁骨,甚至把頭埋進她的嫩乳中,小雅紧张又羞涩,全身都酥軟了,乳尖也被逗弄地挺起…突然間丹尼一翻身,把她壓在身下,扯下她的三角褲…那硬物頂入時,小雅差點失聲叫出來!丹尼用手緊緊地摀住她的嘴,繼續進出她的小穴…倆個人就這様偷偷摸摸地在一堆熟睡的同學中初嚐禁果!

接下來的兩三天,丹尼只要一找到機會,就拉著小雅到溪邊的树丛中或草队裏卿卿我我。每天晚上趁大夥入睡後,倆人就迫不及待地跑到觀星小树屋,在滿天的星星下做愛…

韓國露營活動結束的前一晚,兩個人又偷偷約在樹屋相見。丹尼一見到小雅,就急急地伸手進去她的衣服愛撫…突然身後傳來一些高三男生笑鬧的聲音:「 唉,這不是丹尼嗎…居然搞上了本校知名校花小雅?」

「 嘖嘖,丹尼,不容易啊,小雅不屑跟我們同組,就是為了你? 」

小雅和丹尼看這些高三的男人來意不善,有些不和所措,想離開,卻被這五個人圍上來。

其中一個帶頭的男生,拿出一把瑞士刀,説:「 丹尼,有句中文,叫做有福同享丶有難同當,你懂嗎?」

「 你們想幹嘛? 」

「 沒想幹嘛,就只想幹幹你的女朋友。如果你敢阻撓,可能會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如果你膽敢去告訴老師,我們這個幫派會對你做什麼報復,可不敢保證。」

丹尼怕了,他才高二,不想惹高年級學生,他聳聳肩,先開溜了。小雅看丹尼居然不顧她的安危而逃跑,她錯愕極了,站在原地緊咬下唇,止不住地發抖…那些不良學生哄堂大笑,說:「 看看妳的男朋友有多沒用,嚇一嚇他就跑了,當初妳就不該拋下我們而選他那組。」

那些人接下来开始調戲她,为首的老大,把小雅一把推到地上。她的脸撞到泥巴裏,头发上沾满了树叶,这些人笑得更开心了。他们把她当球踢来踢去虐待她,拿樹枝鞭打她的屁股丶大腿。

倔强的她,不肯求饶,这更激怒了那些人。决定要给她好看,他们變態地强迫她在地上像狗一様爬着。老大拿出他的瑞士刀,一件件慢慢地割䦕她的上衣、短褲丶內褲,丟到地上,把她的頭壓到地上後,托高她的臀部插入,强迫她做狗交式性愛。其他人在旁边鼓噪叫好,看他一边搓揉她的嫩乳,一边撞击她的屁股…

小雅的淚水不停的流下,她忍不住嘶喊救命,其中一個男生馬上撿起她的內褲塞進她的嘴,她只能發去唔唔聲,咬緊牙關忍耐這性虐…老大上完她之后,第二个男生兴奋地把肉棒掏出,不譲她喘口氣,继续上她。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亇人撲上來時…小雅受不住这过度的性攻擊,淚眼濛濛中失去了意識…

小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人在韓國首爾医院。臉上鼻青臉腫,全身傷痕累累不在話下。老師和同學們大概都結束露營回上海了,只有家里的司机陳叔面色凝重地坐在床邊陪她。醫生过来检查后,说她因過度驚嚇而昏迷,全身被性虐的傷勢已檢查治療了,也餵了她吃事後丸,碓保沒有懷孕。現在已無大碍,可以飞回上海的家休息。小雅不明白为什么發生這種事,自己的父母没有过来看她? 她詢問司机張叔,他只搖搖頭,沒多加解釋,就去辦退院手續。

回到上海的家,一進門,爸媽倆人都鉄青著臉坐在客廳。爸爸沒等她哭訴,劈头就說:「 小雅,你太令我们失望了。」

「爸爸…那些高三的学生連合起來強暴我…我…我…」

「 小雅,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我们的家族名望都给你破壞了,不必再多说,学校也不用去了。我已经帮你办休学。」

小雅哭叫起來:「 不要。为什么我被欺負,却要受惩罚?」

「 忘了這件事!就當做從沒發生過!」


爸妈不想再解释,交待傭人把她带上樓,就出门赴晚宴去了。小雅被傭人押回房間,絶望地倒在床上,一直到哭濕了枕頭才睡著。她希望一向疼愛她的父親正視她被凌虐件事,她不明白父母到底在怎樣的心理狀態下,可以忽視
她遭遇的慘事? 這種冷漠的反應帶來的心靈創傷,遠遠大過她肉體上受到的折磨…

接下來的幾天裏,小雅待在家,睡不著、做惡夢、整天坐立不安、眼睛一閉起來就想起當時的情景、她不敢看到跟強暴相關的字眼和新聞。隨著時間的延長,持續擔心及害怕,她變得脾氣暴躁,開始乱摔东西,把佣人們都嚇壞了。小雅的爸媽不得不詢求心理治療,醫生要求一星期三次見面,他們煩不勝煩,於是又拜託司機陳叔代勞。

心理治療三個月後,小雅的情況轉好,醫生交待每月回來複診即可。爸媽仍不許她去學校,請來不同的家教老師在家上課,準備送她去英國唸大學。小雅对这种每日在家的生活十分厌倦。还好最近爸妈的应酬增加,她就用这个机会偷溜出去,她不想见到其他的同学,隻身到一些酒吧或舞廳找樂子,因此认识了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她们教她抽烟喝酒,化妆打扮。

有时小雅喝醉了,開始發酒瘋、跳豔舞。於是總有一些男人趁機搭訕,上下其手。小雅根本不在乎,邀約到洗間去做愛。有時人太多,她就拉那些男孩子去暗巷裏幹。她喜歡他們狂野地插入,甚至要他們用力搓揉她的乳房,啃咬她的肩膀,这种自殘式一夜情给她身心带来很大的快感,仿佛就是经由这样的作践自己,她的靈魂才能够得到真正的解脫。

一天晚上,酒吧被临检。警察发现小雅年纪輕輕,居然已是酒吧的常客。告诫一番之后,联络小雅的父母把她接回去。不料小雅的爸爸一听是警局打来的,生气小雅又丟盡家里的臉,不肯来接她,把电话挂了。

小雅很无奈,刚才临检的时候,大家匆匆忙忙地想逃跑,她的皮包被挤掉了, 家里的钥匙丶信用卡丶錢都丟了。她知道今天是司機陳叔的休假日,但是不得已,也只能打给他试试看。所幸,陳叔没有怪她,马上就赶过来接她。小雅有些感动,这几个月来,只有陳叔关心她,出事後一直在她身边照顾她。陳叔到了警局之后,小雅马上投到他怀里哭泣。他也很伤感,他高中毕业就到小雅家中工作,看着她长大。小雅虽然有些骄纵,但是她的本质並不坏。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就这样给一些下三滥的学生遭塌了,偏偏董事长和夫人又没办法接受这种丢脸的事實,無法原諒自己的女兒。

陳叔扶著小雅上車。她心情很不好,說不想回家。於是陳叔開車載她兜兜風,開到了外灘,小雅提議一起上去金茂君悅酒店的酒吧唱些飲料看夜景。陳叔想,如果能讓小雅開心,去看看也無防,自己的老婆和兒子應該已睡了,他告訴他們董事長臨時找他有事,不用等門。

陳叔不淮小雅再喝酒,只幫她點了可樂。倆人看著窗外,浦江兩岸的美景一览无余,從高空俯视而下,萬家灯火辉煌的夜上海,美不胜收,点点繁星、闪闪霓虹衬出浦江夜色,一時之間所有的煩惱都消失了…



三个月之后,小雅挺着大肚子,和陳叔步入結婚礼堂。

神父正在证婚的时候,突然陳叔的老婆衝到新人面前,狠狠的伤了小雅两巴掌。所有的来宾都被這舉止嚇到,上前要帮忙制服这个疯女人。

她大声吼叫:「 你这个不要脸的小妖精,抢别人的老公,我诅咒你和肚裏的孩子不得好死!」小雅的父母急了,想找人帮忙把这女人拉出去,她不肯住囗,继续破口大骂:「 老陈告诉我,你肚里的孩子根本不是他的。他是同情你、可怜你、才跟你结婚。連妳都不知道你肚子里的是哪个野男人的賤種!」

老陈看自己的老婆前来闹場,还在众人面前把真相说出。他跌坐在地上,止不住的流泪,後悔自己為什麼受不住金錢的誘惑,離開自己的老婆和兒子。小雅的父親,受不了这种羞辱和打擊,突然心脏病发昏倒在地上,頭撞地流血。小雅的母亲大叫救命,哭倒在老公的身上,一时之间鸡飞狗跳,所有的来宾都慌张成一团。

小雅獨自站在禮台上,她笑了。被輪暴後,这是她第一次露出燦爛的笑容。潛意識裏,她覺得在極致的痛苦與墮落中,她已獲得了重生…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