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4, 2014

紫龙棍 ~ 第六章 前后夹击

             第六章  前后夹击

  母子俩人旦夜征伐,甚至有时整天林云麟的紫龙都停留在母亲的肥穴中,须
臾都不曾离开,母子俩人俱陶醉在乱伦的快感中,不知不觉间已是两月有余。

  这一日,林婉婷与林云麟恩爱完毕,云收雨歇,母子偎依在一起,正在说着
绵绵情话,忽然间林婉婷一阵干呕,看过无数国产电视剧的银明们当然清楚这是
怎么回事,可林云麟才刚刚十四岁,而且跟妈妈自小在谷中长大,哪里清楚这是
怎么回事,急忙关切的拍着妈妈光滑脊背问道:「妈妈怎么了?病了么?」

  即使林婉婷这种视俗视如粪土的魔女也不由得俏脸一红,风情万种的白了儿
子一眼,嗔怪道:「小冤家,都怪你,硬把你的肉棒棒塞进娘亲的屄中,整天都
不离开,在娘亲的肉穴中安家落户了似的。现在可好,闯下祸了,把你亲娘的肚
子都弄大了。等娘亲生下孩儿,看是该叫你父亲还是哥哥。」

  林云麟大喜道:「妈妈怀孕了,怀上我的孩子了,我要爸爸了,还要当哥哥
了,我太兴奋了,我竟然让亲生妈妈怀了我的孩子,我真是天下幸福的男人。孩
子以后叫我哥爸好了。」

  林婉婷娇羞不已,轻拍了林云麟一巴掌道:「呸,什么哥爸,难听死了。妈
妈十月怀胎生了你,现在又要怀胎生你的孩子,你真是妈妈的小冤家。」

  看到林云麟依旧兴奋不已,林婉婷故意道:「现在妈妈怀孕了,你以后不许
再把大肉棒塞到妈妈的屄里了,你的肉棒太大,能径直穿入妈妈的子宫,会伤到
我们的宝宝的。」

  林婉婷看到儿子的脸顿时变成了苦瓜脸,娇笑道:「现在作茧自缚了吧!看
你以后还敢欺侮妈妈。」随后一丝母爱涌上心头,便抱着儿子的头,把儿子的头
按进乳沟里道:「虽然大肉棒不能进了,但你仍然可以用嘴巴来亲妈妈的臊穴。
还有再过段时间就又可以吃到妈妈的奶了,高兴吗?妈妈又可以奶我的小宝贝了。」

  林云麟盯着妈妈的肚子,似乎可以看到肚子鼓了起来,把脸紧贴着在妈妈的
丰乳,兴奋的点点头。

  此后,林云麟果然严格遵守了与妈妈的约定,整天给妈妈口交,委屈的大紫
龙经常爆怒,而且时不时热泪盈眶,但林云麟为了自己与亲生母亲的爱情结晶竟
然忍住了。

  林云麟是忍住了,可林婉婷却忍不住了。怀孕后,身子感觉异常的敏感,子
宫内的胎儿逐渐成长,刺激着林婉婷的子宫壁。阴道内温度升高,经常感到麻酥
酥的奇痒难耐,如有虫食蚁咬般,难以忍受,虽有儿子天天用舌头,用嘴来为她
止痒的,但毕竟没有儿子热热大肉棒来得实际。

  这一日中午,林婉婷混身燥热,便叫儿子把床搬到花园里,赤裸着娇躯,慵
懒的依在床上。这时的林婉婷小腹已经稍微隆起,俏脸更加丰润,脸颊上两团红
晕,显得更加成熟妩媚,散发的母性的光辉。丰乳更加混圆,丰硕。乳晕变得更
大、更黑而且更圆了,其上两颗乳头象成熟的葡萄,泛着紫黑色的光芒。乳头顶
端还时不时的分泌出沁香醉人的乳汁。小腹下阴毛更加丰盛,两片阴唇由紫红色
变成了紫黑色,而且充血肿胀,显得肉肉的,高高隆起,便肉屄显得非常丰满,
非常圆润。阴道肉阴肉更加麻痒,令林婉婷双腿绞紧,紧紧的夹着肉穴,摩擦起
来,不一会,一丝乳白色的淫液便渗出肉缝,散发出淫糜的臊香。淫液滑过阴道,
让林婉婷肉屄骚痒难耐,如坐针毡,双腿夹得更紧了,可是却一点也没有减轻穴
肉的难受,林婉婷柳眉紧皱,心里抱怨道:「都怪那个小冤家,害得老娘如此难
受。」

  这时林云麟端着一盘冰镇雪梨,屁颠屁颠的跑到母亲床上,坐在母亲床上后,
小心的用牙签插上一块冰镇雪梨递到母亲面前道:「冰镇雪梨好,请母亲大人品
尝。」

  这些日子,林婉婷因为怀孕和情欲未发泄,时不时的给儿子使小性子,当然,
其中也有很享受儿子如至宝般对自己的百般呵护感觉的成分,这段时间林婉婷真
正感到自己是爱儿的小妻子而不是母亲,这种感觉让林婉婷着迷,也更加动情。
但是林云麟不了解母亲细腻的感觉,母亲一使小性子,他使诚惶诚恐,不知所措。

  林婉婷娇媚的横了儿子一眼,轻启朱唇,吃下儿子递过来的冰镇雪梨,看到
儿子满头大汗,心中十分感动,也为自己的小性子而有些歉意。抱过儿子的头,
吻了吻儿子汁津津的额头道:「谢谢,妈妈的小丈夫。」

  林云麟低头看到母亲沉甸甸的乳房,紫葡萄般乌黑发亮的乳头微微颤抖,一
股乳香味扑鼻而来,再也忍不住了,一口含住母亲的乳头吸吮起来。

  林婉婷紧紧抱着儿子的头,把它紧紧按在自己的丰乳上,抓起另一个乳头,
把丰硕的乳头蹭着爱儿的脸颊,大声呻吟道:「妈妈又有奶了,可以奶我的大宝
宝了,快来吃妈妈的奶,妈妈的奶子好涨,啊……」

  林云麟听到妈妈的呻吟便更加买力的了,用牙轻咬着妈妈的乳头根部,用舌
尖来回拨弄乳头顶部的肉刺,还拼命吸吮着。不一会,一丝丝甜香的乳汁便从林
婉婷乳头中流出,涌入林云麟口中。另一只乳头在林婉婷的挤压下,也从黑红色
的乳头中喷射出几丝乳白色的,细细的乳汁,不断喷到林云麟的脸上,空气中顿
时充斥着浓郁的乳香味。

  林婉婷更加激动了,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嘶吼:「用力,儿子,用力咬妈妈的
奶头,妈妈要好好奶奶我的孩子,宝贝儿子,要把我孙儿的奶奶吃光了。」

  林云麟听到妈妈的要求便用门牙,轻轻的挤压起妈妈的乳头来。乳汁更多了,
林云麟狠狠的吞咽着,吮吸着。林婉婷紧紧按着儿子的头,呻吟着,嘶吼着,双
腿时而绞紧,时而乱蹬,下身痒得厉害,而且越来越厉害,再也忍不住了,便道:
「小坏蛋,别光顾着喝妈妈的奶了,妈妈的肉屄痒死了,儿子快把你的舌头伸到
妈妈的阴道里来给妈妈止痒。」

  林云麟听到妈妈的要求,依依不舍的吐出妈妈的奶头,用妈妈淋在脸上的乳
汁洗了把脸,便躺在了床上。

  林婉婷急不可耐的分开双腿,骑坐在儿子的脸上,肥臀紧紧压着儿子的头,
肥肥的肉屄压在儿子的嘴上,便使劲摩擦起来,边摇动丰臀摩擦边呻吟道:「妈
妈的屄痒死了,儿子,妈妈的肉穴需要你的舌头,快快,用舌头给妈妈止痒。」

  林云麟急忙伸长舌头,让它钻进妈妈的阴道,一伸一缩,用舌头摩擦妈妈炙
热的阴肉。同时,还用门牙咬住妈妈紫红发亮的阴蒂。鼻尖也没有闲着,被充分
利用起来,用鼻尖摩擦钻探妈妈的菊门。

  不过片刻,林婉婷便忍不住了,阴道猛然收缩,淫汁如洪水般倾泄而下,流
入林云麟嘴中。林婉婷倒在床上,呼呼的喘着粗气,叉的双腿间,两片如香肠盘
的阴唇分得开开的,中间是一个红红的小肉洞,里面的阴肉隐约可见,还不停的
颤动,沾稠的淫汁从肉洞中流下,沾满整个阴部,淫汁还形成一条晶莹的丝线,
把林婉婷的肉洞与儿子的嘴唇连在一起。

  林婉婷因为怀孕分外敏感,高潮去得快,来得也快。看到一根亮线把自己沾
乎乎的阴部与儿子的嘴连在一起,肉洞中骚痒感又来了。便爬起来,撅起自己雪
白硕大的屁股,扭动了两下,娇笑着对儿子说:「呸,你把妈妈的阴部弄得湿乎
乎的,妈妈要罚你,要罚你……把妈妈的湿阴部舔干净。」

  林云麟心道:「还不是你要求的,怎么又要怪我。」但看到妈妈的把臀正在
自己面前扭来扭去,粉红色的肉洞一张一合,似乎向自己发出诚恳的邀请,不愿
意违背妈妈意思,便毫不犹豫的把脸贴到妈妈的丰臀上,用舌尖划过妈妈分开两
片雪臀黑黑的臀缝,嘴包住妈妈整个肉缝,如喝琼浆玉液般将妈妈淫汁喝下肚。
还用舌头舔干净了沾在妈妈阴毛上的汁液。

  这时林云麟看到妈妈黑黑的菊花上也沾满了妈妈淫汁,浸润得妈妈的菊花亮
亮的。便伸出舌尖轻轻的在妈妈的菊花上开始舔弄,林婉婷见儿子用舌头舔弄自
己的肛门,菊门上感觉凉凉的十分舒服,菊花便悄然绽放,林云麟的舌头便如灵
巧的小蛇般,哧溜一下,钻进了妈妈的肛门。林婉婷不由自主的菊花一紧,紧紧
夹住了儿子舌尖。

  林云麟舌头的味蕾先是感觉到一种咸咸的,酸涩的滋味,紧接着自己的舌头
便被感觉圆圆的,燥热的,光滑的肉壁夹紧,鼻端闻到一股浓烈的臊臭味,这让
林云麟更加兴奋,便拼命转动舌头,舔弄起妈妈肛门的肉壁。

  林婉婷见儿子的舌头竟然侵入自己的肛门,用舌头舔弄着自己腥臭的肛门,
顿时兴奋的不能自己。边努力伸缩着肛肠的肌肉,夹紧摩擦儿子舌头。边哼哼道:
「不知臭的坏儿子,竟把舌头伸进妈妈的肛门了,舔得妈妈的肛门好舒服,用力
用力啊!」同时阴道肉又是蜜汁横流。

  林云麟此时也兴奋不已,胯间的大紫龙早已是杀气腾腾,大紫龙多日未能释
放,此时更是龙头高昂,急得都冒出汗来了。因为怕伤害自己的孩子,林云麟已
经多日未能尽兴了,此时见妈妈屁股上原来还有个洞,更圆更小更可爱,便掏出
紫龙凑向妈妈的菊门。紫龙多日未能钻洞,此时见一肉洞冒着热气正在自己面前,
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诱惑,便扭动身躯,迫不急待的钻入洞中。

  林婉婷忽然感到一条巨大的肉棒塞入自己狭小的肛门,肛门内先是一阵疼痛,
没想到片刻间,便感到肉棒在收缩,紧贴着自己肛门肉壁,热热的肉肉的感觉十
分舒服。前文书说过林云麟的乾元功本来就是为吸女人阴精而准备的,肉棒会根
据妇女的阴道大小而自动调整,即能做到摩擦到位,让女人得到充分的快感,又
不会让女人感觉疼痛,产生不适。所以肉棒进入旱道也一样,紫龙感觉到林婉婷
肛门的狭小,便自动调整大小,以适应肛门。

  林云麟感觉插入母亲的肛门比阴道竟更舒服,肛门更狭小,肉壁滑滑的,圆
圆的,里面十分燥热,肛肉也比阴肉更硬些,夹得大肉棒异常舒服。便不顾一切
大力抽擦起来。

  林婉婷顿时感觉阴道和肛门内都骚痒异常,便用力收缩肛门,狠狠夹住儿子
的紫龙,大声呻吟道:「用力,儿子用力,把妈妈的肛门捅得好舒服,儿子把肉
棒日进妈妈的肛门了,坏儿子,把妈妈的肛门捅穿了。」

  林云麟柔软的肚皮紧贴妈妈的肥臀,双手从后面抓住妈妈的乳房,用两根手
指夹住妈妈的乳头,狠狠的揉搓着,运用腰部的力量,狠命的抽擦,挺耸。林婉
婷一手撑在床上,一只手则用玉指时而夹摩充血的阴蒂,时而将手指插进阴道,
不断娇呼道:「儿子用力,把妈妈插死了,妈妈不行了,妈妈又要泄了,又要被
坏儿子干泄了。」

  猛然间,母子双方同时停止了动作,一股电流从母亲肉棒与肛门肉壁相接处
冲入母子的脑袋。林云麟的紫龙口中,喷吐出千千万万个小精子,争先恐后的向
着母亲的肛门冲去,没想到没有见到卵子,竟然看到了大便,不过退是退不回来
了,只能冲进去了。这批精子只能哀怨自己不公的命运了。林婉婷的胯下又是一
片狼籍,看来今天是无论如何干不了了。一头栽倒在床上,星眸迷离,娇喘吁吁
了。

  林云麟把头凑到林婉婷耳边,讪笑道:「原来插入妈妈的肛门里竟这么舒服,
早知道也不用我的紫龙受这么长时间委屈了。」

  林婉婷娇斥道:「呸,哪有儿子妈妈的肚子搞大,还不罢休,要插妈妈肛门
的。」

  林云麟讪讪道:「这还不是为了我们孩子吗?」

  林婉婷卟嗤一笑道:「等我把我们孩子养大,给妈妈报仇,看你还敢欺侮妈
妈。」

  林云麟笑道:「我倒希望妈妈生个男孩子,长大了和我一起用肉棒孝敬妈妈。」

  林婉婷感动道:「谢谢儿子如此惦记着妈妈,妈妈的肛门连你爸爸都没动过,
妈妈觉得总算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了儿子,妈妈好幸福,以后,还不随你的意,
妈妈难道真会委屈你不成。」

  说完,母子相拥在一起,便沉沉入睡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