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4, 2014

紫龙棍 ~ 第八章 祖孙欢情

             第八章  祖孙欢情

  等林云麟处理完尸体回来,祖孙三人又欢聚片刻。林婉婷侍候母亲到自己房
中安息,让林云麟独自回屋休息,林云麟自功成以来,天天与母亲相濡以沫,痴
缠在一起,今日要分房而眠,心中虽万般不情愿,但也不敢反对,只能委委屈屈
的独守空房去了。

  林婉婷侍奉母亲洗漱完毕,母女脱衣上床后,林婉婷看到母亲妖娆的身材,
便赞叹道:「母亲真是太美了,女儿看了,都有些把持不住,更不论哪些臭男人
了。」

  沈云萍羞斥道:「呸,那有女儿这么说娘的,没大没小的。」

  林婉婷道:「母亲先休息,女儿去去就来。」

  说罢便下床一溜烟的来到儿子的房间。林云麟见母亲到来,以为母亲舍不得
自己,惊喜不已。林婉婷见儿子毛手毛脚,便拍了儿子一巴掌,让儿子安静下来。
把母亲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林云麟,尤其强调了姹女阴功的危害,要求林云麟主
动与外婆交媾,以尽人孙的孝道。

  林云麟知道外婆为自己受了这么多的苦,自无不允,满口答应,于是母子换
房,林婉婷在儿子房间休息,林云麟直奔母亲房间。

  来到母亲房间,见母亲床上纱笼放下,外婆正面朝墙壁侧卧休憩。透过纱笼
外婆玲珑有致的背影竟别样动人,如同薄雾中的起伏的山峦。纤腰丰臀,组成令
人血脉膨胀的葫芦形,显得分外别致。尤其是外婆的丰臀,在紧身亵裤包裹下竟
如此肥大,简直欲破衣而出。亵裤陷入深深的臀缝,将外婆的肥臀分成两个半圆,
背后看来混圆柔美,妙不可言。林云麟连忙上前,跪倒在床前,掀开纱笼,手轻
轻抚上外婆的肥臀。

  沈云萍一惊,扭头一看,见是外孙,便又羞又急的将外孙推开道:「麟儿不
可,我知道你们母子是好心,但你是我的亲外孙,我岂能如此自私,毁了你们呢?」

  林云麟道:「外婆,我知道你这么多年来为我们受了不少苦,也知道阴功反
噬的厉害,孙儿不才,也知道孝道,我如今乾元功成,请让孙儿为外婆解除这非
人折磨。」

  沈云萍道:「外婆年近六旬,而且与无数男子交合,自惭形秽,怎能沾污孙
儿,让孙儿蒙羞。」

  林云麟道:「外婆那里老呀,看起来如此娇美,便是西子玉环也颇有不如。
孙儿也知道外婆是迫不得已,为我们母子受了无数苦,爱怜外婆尚且来不及,哪
里会觉得外婆污秽。再说孙儿的乾元功也需要外婆的阴功,孙儿也需要外婆帮助,
外婆帮帮我吧?」

  沈云萍感动抱起林云麟道:「谢谢孙儿,外婆知道孙儿是为外婆好。」

  林云麟乘机紧紧搂着外婆道:「外婆,孙儿好爱你。」

  沈云萍虽然被男人抱过不少,但都是逢场作戏,从没有认真,如今娇躯被亲
外孙强壮的身体紧紧的抱在怀里,顿时情动,娇羞无限道:「外婆也爱乖孙儿。」

  祖孙俩情不自禁拥吻了起来,林云麟用大嘴把外婆的樱唇整个含在嘴里不住
的吸吮,吞咽着外婆的香涎,舌头迫不急待的找到外婆的小香舌,便与之不断的
纠缠起来,舔刮摩擦,牙齿里面轻轻咬住外婆的香舌,时而又咬住外婆的朱唇。
上面的嘴忙得不亦乐乎,下面的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手穿过胸衣抚上外婆的丰乳。
只觉得外婆的乳房是如此柔软,如此有弹性,如同捏着蓬松的绵团,感觉异常舒
适。另一只手伸入外婆的的亵裤中,不断捏揉外婆的肥臀,觉得满手柔滑,妙不
可言。

  过了许久,祖孙俩才依依不舍的分开,沈云萍娇羞无限,慢慢的脱下胸衣和
亵裤,动作异常优雅,看起来充满女性的柔美和性感,脱完后,便搂了搂乱发,
跪坐以双腿上。沈云萍与女儿林婉婷不一样,她纵横江湖三十余年,与之交合的
男人恐怕连她也数不过来了,对如何吸引男人早就驾轻就熟了,不自觉间表现出
来的熟妇魅力林云麟如何抵挡,当时就呆住了,觉得外婆比母亲更加性感,有女
人味。

  林云麟只见外婆面如玉盘,长长弯弯的黑睫毛下是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眼睛
中春波荡漾。小巧可爱的琼鼻下是樱桃小嘴,额头上有些鱼尾纹但使外婆显得更
加成熟妩媚,外婆面部看起来没有母亲的高贵气质,而是充满熟女的媚惹风情。

  沈云萍见林云麟呆若木鸡的盯着自己,感到非常骄傲,没想到自己已近六旬,
竟然还能吸引十四岁的少年,便轻启朱唇,柔声道:「乖孙儿,外婆这些年虽然
阅人无数,但都是为练功所需,从未动过真情,自从你外公去世后,外婆也常常
感到空虚、寂寞、冷。外婆也是女人,也需要男人呵护,也需要男人爱怜,可真
情难觅,你是外婆唯一动心的,不仅有外婆对外孙的爱,也有男女之爱,请象小
男人一样好好怜爱外婆吧!」

  林云麟见外婆吐露真情,心疼道:「外婆,孙儿会永远爱外婆的,象男人一
样给外婆做女人的快乐的。外婆屁股性感,孙儿想好好欣赏下,可以吗?」

  沈云萍娇羞道:「外婆的整个身子都是乖孙儿的,随孙儿喜欢。」说着,便
跪在床上,将丰满肥大的肉臀高高撅起,好让孙儿玩弄。

  林云麟毫无顾忌的欣赏起自己的亲外婆来,只见外婆臀部非常宽大,臀肉光
滑雪白,而且肌肉松软,稍微一动,便臀波荡漾。黑黑的臀缝将两片雪白的圆臀
分成两个半月,如同一个大大的水蜜桃,令垂涎欲滴。

  雪白丰腻的一双乳房业已下垂,由于爬在床上,软绵绵的两个奶袋子随着身
躯移动而荡来摇去,如同摇晃的风玲。乳房上的乳晕又圆又大,黑黑的乳头如同
桑椹,充满诱惑。

  外婆的腰肢异常纤细,柔若无骨。而且小腹上已经有了缀肉,显得小腹肉囊
囊的,充满成熟妇人的美感。

  尤其是外婆的外阴,丰满的肉缝异常宽大,而且竟然是白虎,外阴部光光的
没有一根毛,让外阴显得特别光滑。阴唇一点都不象母亲挡在肉洞上,黑黑的,
肥厚的阴唇向外番卷着,将宽大的肉洞曝露在外,一览无余。肉洞张得大大的,
里面是紫红色的阴肉,软软的滑腻腻的,还在不停的蠕动。随着阴肉的运动,阴
道肉流出丝丝蜜汁,一股热烘烘的臊气便弥漫在空气中。突兀的阴核竟然在后面
都清晰可见,鼓鼓的有豌豆大小,呈紫黑色,上面还布满肉蕾,微微颤动着。

  沈云萍见孙儿好长时间没有动静,着急道:「快来爱怜外婆吧,外婆需要乖
孙子好好爱外婆。」

  林云麟听到外婆已经动情,连忙把上前,把脸贴到外婆的肥臀上,蹭来蹭去,
接着,张开嘴,用舌头划过外婆的宽大的臀缝,把外婆肥厚的阴唇吞入嘴中,不
停在吸吮,舌头,毫不费力的钻入外婆宽大的阴道内,左摇右晃的舔着外婆的阴
肉,门牙轻咬外婆的急速膨胀的大花生。双手捏着外婆松软的乳房,享受丰腴的
快感。

  沈云萍见孙儿一点不嫌弃自己,竟用上面的小嘴来怜爱外婆下面的大嘴,激
动异常,便不由自主的大声呻吟起来:「孙儿,外婆快活死了,亲孙子给外婆口
交了,外婆的肉穴好舒服,用力,外婆的小穴……好痒……好难过……用力啊…
…」边说边晃动肥臀,顿时臀波如海浪般,击打着林云麟的脸颊,宽大的肉缝把
林云麟的鼻子都包进去了,沾稠的淫液蹭了林云麟一脸。

  沈云萍呻吟越来越大,逐渐变成嘶吼:「小宝贝,小孙子,外婆肉洞好痒,
使劲吸,使劲舔,……啊……」说着,还伸出手,抓住外孙的头发,将外孙的脸
使劲按向自己的阴部,以增加摩擦的力度和快感。

  林云麟依言更加卖力的舔吸咬摩起外婆的肥屄:「啊!外婆肉洞儿里的淫水
好多啊,好香啊!外孙好爱喝。」

  沈云萍道:「小孙子,外婆的屄汁就是专门为孙儿准备的,外孙越用力就越
多,孙子快接住,外婆好想尿……啊……不行了……要尿了……」林云麟感觉到
外婆湿滑柔软的阴肉急剧抽搐痉挛起来,但因为外婆的阴道太宽大了,所以夹不
住自己的舌头,但阴道中源源不断的泄出大量沾稠的淫汁,一股腥臊热气也随着
淫汁喷出。林云麟感觉外婆的淫汁更加臊,更加滑稠,如同酸奶一般,特别可口,
便大口吞咽起来,吃得畅快淋漓。边吃还边嘟囔,「外婆的淫液太好吃了,孙儿
从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沈云萍见孙儿在自己的肥胯下,卖力的吞咽自己的淫汁,便道:「孙子,外
婆的屄汁香吧,以后孙儿想吃就给外婆口交,外婆保准让孙儿吃饱喝够,外婆的
屄汁就专门留给我的乖孙子。」

  沈云萍撅着屁股,等到外孙将自己的淫汁涓滴不剩的吞入口中,回头便看到
孙儿怒气冲冲的大肉棒,便大吃一惊。只见外孙的肉棒长有十寸有余,粗壮得自
己一只手都握不过来,冠头晶莹透亮,如紫葡萄一般。光滑的棒身上,青筋毕露,
还突突的跳动着,显示出非凡的活力。

  沈云萍连忙让孙儿躺倒在床上,自己跨坐在外孙身上道:「宝贝孙儿,外婆
泄得好舒服,好快活,你累了,乖乖躺着,现在让外婆侍候我的小丈夫吧!」说
着,丰臀下滑,将丰腴的宝穴凑近林云麟高耸的大肉棒,肉棒嗤溜一声,毫无阻
碍的滑入外婆湿滑的阴道。

  这时祖孙双方都感到对方的不同来了。林云麟感觉外婆的阴道内非常宽松,
而且里面温暖湿润,使肉棒整个舒展开来,能够尽可能的膨胀,不再有拘束。抽
插起来,顺畅无比,阴肉如同春风般轻拂着肉棒,使敏感的肉棒无比畅快。

  沈云萍感觉外孙的大肉棒竟能无限膨胀,紧贴自己的阴肉,肉棒恰如其分的
摩擦着阴道壁,即不疼痛也不感到空阔,十分舒服。如同贴心的仆人,把主人侍
候的恰到好处,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

  沈云萍本身阴道十分宽阔,男人的肉棒粗壮者有几个,不用姹女阴功便毫无
快感可言,用了姹女阴功虽能夹紧对方的肉棒,但那时都把精神集中在吸取对方
阳元上了,也没有丝毫快感可言。这么多年虽然阅人无数,但都是味同嚼蜡。如
今孙儿的肉棒竟如此贴心,给了沈云萍难以言状的快感。

  沈云萍便在孙儿的身上,拼命抽插起来。祖孙交合如同马车在大路上狂奔,
没有约束,没有阻碍,有的只是纵情欢乐,有的只是男女情欲。尤其沈云萍如久
旱的田地恰逢甘露,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畅快与欢乐,多年压抑的性欲得到了充分
释放,快乐得歇斯底里地乱叫起来。

  「啊……好舒服……孙儿……你把外婆的肥屄伺候得好畅快,唔……唔……
好美……太美了……爱死我的亲外孙了……干的外婆好爽好舒服……干得外婆的
骚穴太美了……唔……唔……」

  胸前白皙丰满的两个奶袋子左摇右晃,乱嘣乱跳,看得林云麟血脉膨胀,心
动神移。忙抬起身,一口咬住外婆硕大的乳头,疯狂的吮吸起来,舌尖还不停拨
弄着外婆的乳头。

  沈云萍捏起另一只乳房的乳头,边在林云麟脸上摩擦,边喊道:「乖孙儿吃
外婆的奶奶了,外婆的奶子香不香?」肥臀用尽全力不住的上下挺耸,如同骑马
做战的大将军,驰骋在疆场上,不,比哪更卖力,更疯狂,也更激动人心。

  淫汁如同溪水般从穴中流出,流到林云麟的大肉棒上,流到林云麟的肚子上,
甚至流到床上,将身下床单,印湿了一大片。

  突然间沈云萍感觉孙儿炙热的肉棒如同如意金箍棒般,骤然长长了数寸,火
热的冠头随着自己猛烈的冲击竟然冲破关口,突进了自己的子宫花蕊。热热的冠
头碰到子宫壁,子宫已经多年未有异物进入,肉壁自然十分敏感,此时被林云麟
滚烫的肉冠头撞击,顿时再也忍不住了,阴道急剧收缩痉挛,子宫花蕊紧紧的包
裹住冠头,温热的肉壁不住夹缠、摩研,吮吸着冠头,紧接着一股股阴精奔涌而
出,浇在冠头上。林云麟的大紫龙顿时怒了,钻个洞洞还被淋了一身臭水,顿时
怒气喷发,喷出无数的精子。祖孙俩同时泄了,孙子把精子全部喷进了外婆子宫。

  沈云萍畅快淋漓的瘫软在孙子身上,自练习姹女阴功后,便从没享受过这种
舒畅的高潮,今天自己的孙儿让自己享受到了做女人的快乐。

  这时她感到一股热流汇入丹田,将练习姹女阴功聚集于丹田中阴寒挤出,顺
经络涌入七筋八脉,全身功力充沛,小腹中如太阳升起无比舒服,沈云萍喜极而
泣。孙儿不但让自己享受到前所未有的高潮,而且驱除了自己体内的阴毒,自己
终于不用再忍受阴功反噬的无穷折磨了,再也不用低三下四的吸取臭男人的元阳
了。激动之下,气喘吁吁的凑到孙子耳边道:「外婆今天太高兴了,宝贝孙儿不
但让外婆第一次享受到女人的欢乐,而且阴毒尽除,外婆太感激孙儿了。」

  林云麟忙道:「你我是祖孙,外婆何必言谢,孙儿承受不起,以后孙儿会让
外婆天天高潮的,孙儿要好好报答外婆。」

  祖孙俩说着绵绵情话,赤裸的相拥在一起,沉沉的睡去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