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4, 2014

紫龙棍 ~ 第一章 秘密

              第一章  秘密

  太行山脉,群峰罗列,气象万千。在其东有麒麟沟,风光秀丽,沟中约百户
人家,民风淳朴,犹如世外桃源。时为明永乐二十年,白莲之乱已经结束,天下
承平。

  麒麟沟南的麒麟峰上有一巨大瀑布飞流而下,落在下面的平台上,溅起的水
花形成一道彩虹,非常美丽。

  瀑布下的平台上,此时竟正盘坐一名赤裸上身的少年,这少年,更是天上金
童,瑶池仙品,只见他面如银瓶,鼻如悬胆,唇若涂丹,身体极为强壮,上身肌
肉棱角分明,给人一种力量的美感。此时,他双目紧闭,似乎忍受着无比的痛苦。

  在他身前站着一名约三旬美妇,瓜子脸,丹凤眉,一袭布裙掩不住绝美秀色。
双峰混元,鼓傲而出,肥腴凸翘的臀部更是似乎破衣而出。气质高贵典雅、双目
精光四射,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慑人气度。

  少年名叫林云麟,十四岁,但身体已经象十七八岁了。气质美妇是他母亲,
林婉婷。

  此时林云麟正在练功,他的乾元功已经进入第八重,离九重天只一步之遥了。
此时,他体内燥热无比,乾元功越到后来越燥热,练习时要坐在瀑布下散去体奇
热。但饶是如此,他体内燥热之气仍让他痛苦不堪。

  云麟不明白为什么娘从小就让练习武功,也不明白乾元功有什么用。只记得
三岁时,娘就把他放入热水桶中,水中加满各种难闻的药材,一泡就是一个时辰。
以后药材越加越多,水也越来越热,说是洗筋。后来,每隔一年还有一个老人,
将一股股热气注入头顶百会,如今已经整整九年了,说是伐髓。

  云麟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一股股热气自丹田而出,流入百脉。忽然,一股
热流自丹田冲上百会,云麟啊的一声,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云麟醒来时一睁眼便看到白色的纱帐,鼻中闻到一股馨香。母亲正抚摸着他
的头,关心的盯着他,见云麟醒来便高兴的说:“麟儿,醒了,你的乾元功终于
练成了,娘好为您高兴啊!现在不要说话多睡会,等会娘叫你吃饭。”

  原来自己已经回到麒麟山庄了,云麟只觉得身上燥热似乎更盛了,但又充满
力量。林婉婷将手按在他的百会上,一股清凉直冲身体,便迷迷忽忽睡着了。

  林婉婷喂爱儿吃完晚饭,自己也匆忙用了些晚饭,便回到卧室在浴桶中痛痛
快快的洗了个澡。洗浴完毕就赤裸着娇躯在铜镜前打扮起来。

  面对铜镜林婉婷顾影自怜,只见镜中的美妇,一张白皙俏丽的瓜子脸,弯弯
的柳眉下是圆圆的杏核眼,眼中春光荡漾。琼鼻下是红艳艳,肉嘟嘟的嘴唇。再
往下是一对浑圆的大乳房,可能乳房太大太重了,略微有些下垂。乳房上有一片
圆圆的的黑紫色乳晕,粉红色的乳头高高耸立,如新剥的鸡头,上面布满肉刺。

  林婉婷想起爱儿对自己乳房的依恋,儿子七八岁的时候都还是含着自己的乳
头才能入睡,想起爱儿当年吮吸乳房的情景,林婉婷不由用纤纤玉指摸了摸自己
的乳头,一股电流瞬间划过,林婉婷不由娇呼一声,下身也一阵酸麻。

  林婉婷再看向自己下身,因为练武的缘故,小腹上没有一丝缀肉,光洁而平
坦,细腰下是浑圆宽大的丰臀,一条黑黑的的臀缝将白白的肥臀划为两片,臀肉
弹性十足,轻轻一拍,肉波荡漾。细腰丰臀,形成一个令男人喷血的葫芦形。弹
性十足的大腿下是白白净净的三寸金莲。尖细嫩白的小脚如新剥的莲藕,香滑软
糥,只要是男人都想一口吞下。

  再下面就是一片黑森林,倒三角形的黑森林覆盖在水帘洞周围,包裹着女儿
家最珍贵,最神秘的所在。

  大明朝“存天理,灭人欲”的理教认为女人家的私处是污秽之所,可人都不
是从女人家的阴道里面出来的吗,又有哪个男人不想拼命钻进这里来,女人家的
阴部应该受到臭男人的顶礼膜拜,男人都是伪君子。

  林婉婷想到今天晚上要告诉儿子的大秘密,想到自己要与亲生儿子做爱,想
到从自己阴道里钻出来的亲生儿子又要将他的小鸡鸡放到亲生母亲的阴道中,甚
至想到儿子听到的消息的惊骇与忐忑便不由自主的一阵兴奋,水帘洞里产生一阵
麻酥酥的,骚痒难耐的感觉。感觉一丝液体从洞中涌出,流到大腿上,冰冰凉凉
的。

  林婉婷将双条腿放在化妆台上,使劲张开,便看到自己的私处。鼓鼓的紫红
色的阴唇左右站立,遮挡住她的小洞洞。上方的阴蒂红亮亮的象棵刚刚采摘的樱
桃。林婉婷用指甲轻轻一划,一阵战栗的电流传遍全身,她不由自主的哼哼了起
来。翻开阴唇,里面是粉红色的阴肉,因为阴液的滋润晶莹透亮,一碰阴蒂,阴
道内便感到骚痒的厉害,好象千百只蚂蚁在爬,又好像阴道内有小蛇在游动,粉
红色的阴肉便轻轻蠕动起来,乳白色的淫液便从阴肉间流出。

  林婉婷不由自主将二只手指伸进阴道抽擦起来,一边脑子中幻想着与儿子做
爱的情景。房间内顿时响起,扑吃扑吃的声音,随着手指的抽动,淫液随着手指
如瀑布溅起的水花,四下喷溅。房间内传来林婉婷的呻吟与娇哼。一股令人陶醉
的淫香在房间内扩散。

  如此令人血脉澎张的情景只持续片刻,林婉婷猛然停住。想到自己要于爱儿
发生关系,没想到自己竟然手淫起来,顿时感到有些好笑,忙停下擦干净双手,
再用干净的绵布将下身的淫液擦洗干部,便又打扮起来。

  打扮完毕,又欣赏了下自己的近乎完善无瑕的娇躯,林婉婷顿时信心十足,
她想信凭自己的美貌与风骚,儿子一定会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的。最后,她穿
了一身白色的纱衣,纱衣没有遮挡作用,反而使她的身躯更加动人,有了一种神
秘感与朦胧的美感,甚至是对女性身体重点性感部位的强调。朦胧的黑色乳头,
下身黑乎乎的倒三角,哪个男人能不动心。

  林婉婷扭身又看了看自己,满意的晃动着肥大的乳房,扭动的丰满的屁股,
去儿子房间了。

  对勾引自己的亲生儿子,林婉婷一点也没有道德上的愧疚与不安,她是大明
朝最大的反贼,大明朝所谓的道德礼教在她看来就是垃圾,儿子是我亲生的,是
我身上一块肉,让自己的肉插进自己的阴道有什么关系,自己十月怀胎把他生出
来,费尽心机教育培养,与自己耳鬓斯磨十四年,与这个男人恐怕是最有感情的
了,为什么不能更亲密,而要与其它更寞生的男人亲昵呢?

  来到儿子的卧房林婉婷推门进去,儿子正坐在床上,眉毛紧皱,正运功抵御
体内阳热之气。听到有人进来,云麟睁开眼,显然是被眼前衣着曝露的娘亲给吓
了一跳,只见母亲娇美的身躯上披着白色纱衣,白馒头般柔软而富有弹性,硕大
的乳房,随着柳腰轻扭,丰臀款摆而上下跳动。乳房上黑色的,又大又圆的乳晕
和突出的乳头隐约可现。下腹部是一片倒三角形的黑色,白嫩的三寸金莲上挂着
红色的绣鞋,上面还还绣着金色的鸳鸯。母亲正袅袅婷婷的向自己走来。

  成熟女人的肉体香骚味直入林云麟鼻中,林云麟只感体内热气翻绞不已,他
埋藏在裤裆下的肉棒自然而然的产生了生理反应,胯间的大肉棒急速充血,迅速
膨大起来,最后变成一根长达九寸,粗大而又炙热的大杵,硬梆梆直愣愣地冲天
勃起,像根旗竿一般高高向上,耸立,向母亲来了个敬礼。

  林云麟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对母亲的生理反应让他觉得颇有罪恶感,她是自
己的亲生母亲,母亲含辛茹苦把自己养大,教自己武功,教自己读书,慈母对自
己的恩德,自己用一生也报答不完,怎么可能对母亲产生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
怎么可以对母亲如此不敬呢?

  林婉婷对儿子的想法却一无所知,看到儿子冲天而起的大肉棒不由掩住自己
的小嘴,兴奋不已的惊呼一声“啊”,心中惊喜万分,想到:“好厉害的乾元神
功!这么多年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竟被爱儿练至如斯境界!我有福了。”

  林云麟见母亲掩嘴惊呼,顿时羞愤自责不已。心中只是想:“我怎么可以对
母亲不敬,我怎么可以有如此龌龊肮脏的举动,我是个不孝的逆子,我还有什么
脸活着。”于是大声道:“我这个逆子竟然对母亲如此不敬,万死不足以赎罪,
请娘恕孩儿不孝了。”说完,便一掌拍向自己的脑门。

  林婉婷没想到爱儿误会自己的意思了,竟然要自载谢罪,大吃一惊,连忙一
把抓住儿子的手,道:“你这是干什么,你就这么讨厌为娘吗?你要是死了,娘
能独自活下来吗?”说罢,杏眼中已是雨雾濛濛,潸然泪下。

  林云麟见母亲泪光莹莹,不由得心中绞痛道:“孩儿对母亲心中唯有敬爱,
母亲在孩儿心中犹如圣女一般,今天竟然在母亲如此举动,真是不孝之极,孩儿
唯有一死,才能心安。”

  林婉婷一把抱住林云麟,吻了一下他的脸颊,心痛道:“呸,什么敬不敬的,
娘只要儿子爱我,你无论对妈妈怎样,妈妈都爱你,千万不要再干出这样的傻事
了,你有个三长二短,妈妈也不活了。”

  母子俩温馨的相拥片刻后林婉婷又道:“今天你的乾元功已经练到第九重,
神功已成,娘今天来是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林云麟抬起红润的脸颊问道:“娘,是什么?”

  看到儿子还稍显幼稚可爱的脸,林婉婷小心的捧着儿子的头,把他放到自己
丰满的乳房上,道:“娘的真名叫唐赛儿,白莲圣母就是我。”

  云麟顿时大吃一惊,白莲圣母这名气太大了。白莲圣母当年起事,纵横半年
华夏,阵斩锦衣卫指挥使高凤,大将柳升,斩杀官兵不计其数,连永乐天子都骇
怕不已,集全国之力,调动数十万兵马才将白莲教镇压下去。结果白莲圣母竟不
知所踪,直到今天大明仍在全国不遗余力的抓捕白莲圣母。没想到母亲竟然是白
莲圣母。

  林婉婷(唐赛儿)见林云麟惊异不已的,满脸疑问,得意的笑笑道:“当年,
我的白莲寒玉功练至九层后,自觉天下无敌,便毅然起事。谁知不久后,我发现
白莲寒玉功虽然天下无敌,但寒气对女儿家的身体有大害,每月月事来临时竟痛
苦不堪,需要至阳之气驱寒,且几天内会功力大损。而且随着功力加深,需要的
阳气越来越多,你父亲已经支持不住了。你父亲因此功力大损,被锦衣卫暗算。
我也已经怀上了你,便急流勇退,隐匿于此。”

  “麟儿,娘叫你练的功正是天下至阳的乾元功,经过九年洗精伐髓,且每年
都有一位长老将他的数十载练就的至阳之力注入你的体内,在短短九年内你就练
成了乾元功,你的乾元功练至九重后,便经常需要至寒之气将丹田之内的至阳之
气驱入百脉,否则元阳燥气将会烧损你丹田。娘也正好需要你的元阳来镇白莲寒
玉功寒气,你我阴阳交泰,合为一体后,你我的功力都将大进,而且阴阳互补再
也不怕寒热之害,天下再也没有人是我们母子的对手了。”

  云麟大惊失色,结结巴巴道:“哪娘为什么不选择别人?你我是母子,我是
你的亲生儿子,我们怎么可以……,这是乱伦,是大逆不道,不可以的,儿子不
能冒犯娘亲”。

  林婉婷吻了一下林云麟额头大笑道:“因为一则我不放心,如此神功,岂能
便宜外人,乾元神功练成,再加上我的寒玉功辅助,我也不是对手,只有自己的
亲生儿子才最可靠。另外,儿子与我血脉相连,交融后,功半事倍。”

  林婉婷又用力抱了抱林云麟,把嘴凑到云麟耳边嗔道:“乖儿,娘是白莲圣
母,世俗之礼都是狗屁,娘就是礼,你的身体都是娘子宫中的肉,你当年从娘的
阴道中挤出来,已经算屌过娘一次,你的整个身体都把娘操了,你的肉棒再插回
娘的肉洞算什么?再说,你的乾元功成,若没有女人的阴气,你会被阳火烧毁的。
娘在你眼里很丑,是不是?你就这么讨厌娘,宁愿与别的女人交媾也不愿意要娘
亲吗?”

  林云麟急忙辩白道:“我……我当然喜欢娘,我也敬爱娘亲,娘亲在我眼里
是最美,最漂亮的,我愿意为娘亲做一切事,但……”

  林云麟话未说完,便被母亲哪张红润的小嘴堵住,母亲香甜的津液一注入林
云麟的嘴中,林云麟再也抑制不住对母亲的爱慕之情了,母子俩热吻在一起,母
子俩的舌头相互交缠舔弄,交换着彼此的唾液,交换着母子乱伦的爱恋。不知过
了多久,母子俩喘息着互相分开,林婉婷道:“麟儿,娘好爱你,娘会让你今天
成为天下最幸福的男人。自从你父亲死后,娘一直守身如玉,白莲寒玉功的寒毒
发作,娘就让几位长老输入阳气,强力压制体内寒毒,娘很痛苦,也很寂寞。娘
生下你后,便知道你是娘唯一的男人了,娘的身子只有爱儿你能动,你愿意接受
为娘吗?”

  林云麟被娘亲的表白感动的热泪盈眶,把母亲的娇躯紧紧的搂在怀里,道:
“孩儿也爱娘,孩儿会用自己的一生来爱护娘亲的,孩儿不会再让娘受一丝委屈。
娘亲也是孩儿唯一的女人,孩儿没有爱再分给别的女人了。”

  说完母子俩又紧紧的拥吻在了一起。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