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4, 2014

紫龙棍 ~ 第七章 母女重聚

             第七章  母女重聚

  这一日深夜,母子俩温存完毕,林云麟的大肉棒竟留在母亲的肛门中,从背
后抱母亲,母子双双进入梦乡。

  忽然,林云麟身体一颤,坐起身来,竖起耳朵,倾听起来。林婉婷随即也坐
起来,母子对视一眼,点点头,快速穿好衣服,从门里出来,悄然跃上屋顶。原
来母子俩都敏锐的感觉到有武功高手侵入庄中,听声音轻功不弱。听衣袂飘动的
声音,似有三人。

  自林婉婷与林云麟隐匿谷中来,还没有受到的侵扰。此次,竟然一次来了三
个高手,母子俩顿时警惕起来。母子俩纵身上房,飘然向对手迎面而去。老远便
看到对面树冠上两个黑影,母子俩悄然贴近,飘至两个黑影下方,紧贴在树干上。
母子俩的功力显然高出对方不少,对方竟丝毫未能察觉。只见这两个黑影四下扫
视片刻,便攀谈起来,只听一个较瘦的人影道:「哪淫妇好俊的轻功,转瞬间便
失去了踪影。」

  另一个较胖者回答:「阴师弟不必担心,哪淫妇跑不远,前面有一座院落,
哪淫妇定是躲进去了,你我去探查一番。」

  说罢两人便向麒麟庄而去,似乎要抓什么淫妇。

  母子俩对视一眼,便紧跟着两人,两人丝毫未察觉。纵身上了麒麟庄的一座
屋顶,两人便仔细察看起庄子来。

  片刻后,较瘦的哪人道:「竟不见踪影了,这淫妇竟将掌门功力吸光,如今
成了废人一个,今日无论如何要把她找出来,否则我五台二老颜面何存。」

  原来二人竟是五台二老,胖老者叫何必,因为他经常杀完人后,还要悲天闵
人道:「何必呢?」所以江湖人称何必。一双炙阳掌还未遇到劲敌。

  瘦者叫阴风,武功是阴风掌,中者被阴毒所侵,冰寒入体,冻结全身血液而
灭,端是歹毒无比。

  俩人是五台山派的掌门师叔,五台山派硕果仅存的两名老怪物,在武林中也
是数一数二人,已经遁隐多年,此次竟出山追捕一个所谓淫妇,此人是谁,竟将
五台山掌门功力吸光,太牛叉了。

  胖老者道:「鬼阴姬纵横江湖三十年,专吸练习阳功男子的功力,淫邪至极,
即使没有与我五台山派瓜葛也要替天行道。今日断不能让她逃掉,下去搜。」

  林婉婷听到鬼阴姬三个字,身体猛然一振,以传音入密对林云麟道:「儿子,
你对付瘦子,我对付胖子,此二人武功歹毒之极,又是朝廷鹰犬,下手不必容情。」
林云麟点点头,母子二人分别向各自的对手扑去。

  胖老者正跃下房顶跳到院子里,正准备进入房间内搜索,突然心头涌上一种
不详的预感,这倒不是他发现了林婉婷,而是多年战斗经验所积累的一种自然而
然的警惕,猛然间就觉得有杀伐之气。骤然转身,将全身功力运用于掌上,一双
炙阳掌散发着热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林婉婷猛击过去。

  林婉婷倒颇为赞赏敌人这种反应能力,但做为白莲圣母什么阵仗没有见过,
何况这些日子与儿子天天阴阳交泰,功力提升不知凡几,见对方炙热通红的双掌
向自己击来,不慌不忙,运用白莲寒玉功,举起柔荑,迎着对方双掌而去。电光
火石间,何必瞥见一名女子,将纤纤玉手迎向自己的炙阳掌,不自觉的摇摇头说
出自己的名言:「何必呢?」想到这名漂亮女子在自己掌下化做一堆焦炭,怜悯
中带着得意。但当双掌对上对方玉手时,他顿时感觉不妙了,对方双掌中寒气逼
人,不但将自己掌中炙热之气化去,而且丝丝寒气如同小蛇般,竟透过他的双掌
传入体内。

  何必大惊失色,忙改击打为抓,粗糙的大掌紧紧抓林婉婷的小手。但更糟糕
的事情发生了,他感到自己的元阳竟通过对方的少商,少泽等穴位,源源不断的
流入对手体肉。何必顿时由惊异转变为恐惧,慌忙抖动双手准备将对手的小手甩
离自己的掌中。但似乎太晚了,自己的双掌如磁铁一样紧紧被对方吸住,元阳泄
出越来越厉害。双膝一软,跪倒在地,用嘶哑的吼叫道:「你竟会吸吾元阳,你
是鬼阴姬的什么人?你是她的徒弟吗?不会,你竟能用手吸我的元阳,武功比鬼
阴姬高多了,可你比她年轻,你到底是何人?」声音越来越微弱,接着便完全瘫
倒在地。

  阴风的故事与何必竟出奇的相似,这里也不用再重复,当何必完全瘫软时,
阴风已经倒地了,一身阴功全便宜了林云麟,林云麟武功比母亲又高出一截。

  林婉婷将何必放倒,扫了一眼林云麟,见阴风干瘦的身材倦缩在爱儿脚下,
本来就瘦小的他似乎更小了,一身阴功看来已经为爱儿所用,见爱儿正关切的看
着自己,便赞赏对爱儿笑笑,忽然大喊道:「孩儿已经将麻烦替你清除了,戏也
应该看够了,还不出来么?」

  话音刚落,只见从对面屋顶上飘落一名女子。只见这名女了四旬年纪,穿着
一身黑色劲装,将异常丰满的娇躯包裹的玲珑有致,凹凸曼妙。丰满硕大的胸部,
在女子迈步间,如水波般抖动,显得尤其柔软动人。纤纤细腰,感觉只手可握,
腰肢扭动,柔若无骨。细细的蛇腰映衬得臀部异常丰满肥腴,竟比林婉婷还要大
几号。一双大腿在紧身裤的包裹下,显得笔直而弹性十足,似乎要破衣而出。咋
看之间不如林婉婷闭月羞花之美,但更加成熟性感,媚眼勾魂,顾盼生姿,浓浓
熟妇风韵更加令人销魂。

  这名女子轻移莲步,袅袅婷婷走到母子二人身边,惊喜道:「十年未见,没
想到你的武功进步如此神速。」接着又对着林云麟道:「麟儿长这么大了,武功
竟然如此之高,我太高兴了。」

  林婉婷忽然扑到这女子怀里,娇声道:「娘,这十年跑那里去了,想死女儿
了。」

  林云麟听到母亲喊了一声娘,不由大吃一惊,原来这名女子竟是自己的外婆。

  林婉婷对林云麟道:「傻孩子,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拜见外婆。」

  林云麟回过神,赶紧上前,跪倒在地:「孙子见过外婆。」

  鬼阴姬连忙拉起林云麟道:「快起来,麟儿已经这么大了。」

  祖孙三人坐下,详述别情,忆起往事,唏嘘不已。

  原来鬼阴姬名叫沈云萍,出生时恰逢元末天下大乱,中原更是乱上加乱,义
军起义加上元军互攻,民不聊生,易子相食。沈云萍父母在沈云萍出生后便死于
战乱,尸堆中的沈云萍运气特好,正好被一名女尼遇到,见沈云萍骨骼清奇,便
将其收为徒弟。这名女尼非同一般,是明教(白莲教前身)长老之一的布袋和尚
周颠的师妹,练就一身姹女阴功,比布袋和尚武功都高出不少。女尼把沈云萍当
女儿一样,悉心照料,把一身功力全传给爱徒。沈云萍很快便成为明教中数一数
二的高手,在驱除鞑虏的战场上为明教立下赫赫战功。所有阴功很适合少女练习,
功力增长都很迅速,但功力达到一定程度都会产生功力反噬的现象,使练习者痛
不欲生。这时,就需要吸取元阳,化解丹田之中的阴戾之气。沈云萍与明教大帅
刘福通副手唐姚结婚刚刚怀上唐赛儿时,便遭到阴功反噬,功力大损之际,又遇
到朱元璋突然翻脸,屠杀明教兄弟,唐姚遇难,沈云萍只得躲入山中,等到生下
唐赛儿之时,大明已经建立,明教变成了邪教,隐匿于江湖,改名白莲教,沈云
萍更是被锦衣卫当成头号通缉犯。沈云萍心灰意冷,深受姹女阴功之害的她也不
愿意再将姹女阴功传给女儿,便将女儿交给师妹第一代白莲圣母抚养,只是没想
到师妹的白莲寒玉功与姹女阴功本出同源,女儿终究没有逃过命运的捉弄。将女
儿交给师妹后,沈云萍便游走江湖,行侠仗义,姹女阴功发作之时便找哪些朝廷
鹰犬、淫贼败类吸取元阳,竟被所谓正派人士称为鬼阴姬。

  命运有时候很会捉弄人,母女俩的命运竟出奇的相似,女儿起兵反明后不久,
竟然也遇到丈夫被杀,阴功反噬,沈云萍便不顾一切,帮助女儿杀出重围,护送
女儿到麒麟谷,直到林云麟四岁,因姹女阴功需不断吸取元阳,沈云萍迫不得已
重出江湖,一别竟又是十年。

  此次,五台派掌门人投身锦衣卫后,骄横跋扈,搜捕白莲弟子,竟然公然奸
淫进香女子。沈云萍于是扮作贵妇进入五台山烧香还愿,五台派掌门人哪里抵挡
得住沈云萍的魅力,合欢之时,一身功力被沈云萍吸得一干二净。在五台派合围
之下,竟毫发无伤,冲出重围。可是最后也将五台派的两个老怪物惊动了。沈云
萍深知不是二人的对手,便远遁而去,这两人竟能紧随其后,不即不离。沈云萍
深知以自己一人之力对付二人胜算不大,但与女儿合力,拿下这两人不成问题,
情急之下,沈云萍便将两人诱入麒麟谷。没想到女儿功力竟进步如此地步,外孙
也不遑多让,一个回合便将二名老怪物拿下。

  当然,谈论之中,母女俩将沈云萍练习姹女阴功的事隐去了,只是大概将前
因后果告诉了林云麟,便让林云麟去处理尸体。

  见林云麟提着两人尸体远去,沈云萍便急不可耐的问起林婉婷怀孕之事,这
么明显之事怎能瞒过沈云萍。

  林婉婷也不隐瞒,将母子俩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沈云萍。

  沈云萍先是反元,后来反明,纵横江湖数十载,吸食男子元阳,被江湖称为
第一淫妇,绝对称得上离经叛道之士,对女儿的作为竟也不反感,反而为女儿由
衷的高兴。「赛儿,为娘纵横江湖多年,阅人无数,男人多为见异思迁,负心薄
幸之辈。一个好男人可遇而不可求,你能得到麟儿的真心,也是造化。至于所谓
礼教大伦,都是伪君子的遮羞布,那些道貌岸然之徒,表面上仁义道德,背后哪
个不是男盗女娼。所谓的世家大户,诗礼之家,哪个家里不淫秽乱伦,扒灰偷汉,
污秽不堪。只要你们幸福,礼教算个屁,反正我们是邪教反贼,难道还要大明朝
的贞节牌坊不成。」

  林婉婷凑到母亲耳边,悄悄道:「麟儿如今乾元功已经练至九重天,与麟儿
交泰以来,孩儿不但没有再受到阴功的反噬,反而功力大进,周身舒畅异常,如
沐春风。母亲的姹女阴功与白莲寒玉功本出同源,我知道阴功反噬后哪种痛不欲
生的感觉。麟儿正好可以帮助母亲去除阴毒,再不受姹女阴功的反噬之苦,也不
用再至江湖奔波了,可以安定下来,我们同享天伦之乐。」

  听到林婉婷这番话,即使鬼阴姬沈云萍也羞得娇脸通红,娇斥道:「呸,我
是麟儿的外婆,怎能与自己的外孙发生苟且之事,我已经声名狼籍无所谓,但风
声泄漏,让麟儿何以自处,绝对不行。」

  林婉婷笑道:「母亲,你不是说世人俗礼都是狗屁么?怎么遇到自身,反而
扭扭捏捏起来了,阴功反噬之苦你还要受到几时。再说,我们祖孙三人从此隐入
谷中,与世无争,世人如何得知,即使知道又如何,天下大得很,何处去不得。」

  沈云萍道:「为娘已经五十五岁了,麟儿才十四岁。再说为娘已与无数男子
交合,身体早已经污秽不堪,麟儿如何看得上为娘,为娘如何配得上麟儿。」

  林婉婷见母亲虽然依旧坚决拒绝,但口气已经松动,倒有八九分是担心外孙
看不上自己,娇笑道:「母亲,你看上去哪有五十,顶多三十而已。以母亲的天
香国色,便是女儿也自愧不如。如此大美人,便宜那个臭小子了,他还能不答应。
再说没有你,哪有我,没有我,哪有他,没有母亲的养育与救护,哪有我们母子
的今天,就让麟儿来尽孝道,报答母亲吧?」

  沈云萍无言以对,只是红着脸不依。林婉婷知道母亲心中定是千肯万肯,只
是面子上抹不开。便不再纠缠这个话题,顾左右而言它,不过在心中打定主意,
母亲辛苦多年,定要让母亲晚年享受到性福,绝对不能让母亲再受那惨绝人寰的
阴功反噬之苦。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