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4, 2014

紫龙棍 ~ 第四章 春色满园

             第四章  春色满园

  下午麒麟庄的院子里,不但阳光明媚,而且春风轻拂,花香阵阵,沐浴在这
春天温暖的阳光里,真是感到无比的舒服。

  林婉婷此时正在花园里,拿着一把宝剑,正在舞剑呢。她穿著一身黑色的纱
裙。在春风的吹拂下,林婉婷的衣裙飘动,林婉婷竟完全没穿内衣,双乳跳动,
肥臀款摆,抬腿间下面肥美的肉屄完全露出,红黑相映,真是万分惊艳。

  林云麟盯着妈妈舞动旋转的身躯,母亲的艳丽深深震撼着他。如此天仙般的
美人,自己的亲生母亲,竟把自己艳丽无比的身躯完全交给自己,甚至不知羞耻
的用生下儿子的阴道,为爱儿喂食喂尿,林云麟为能够得到母亲包括慈母之爱与
情欲之爱在内的全部的爱而感到幸福,为能占有眼前这位美艳动人的女人的胴体
而感到兴奋。看关她那裹在黑色纱裙里的正不停摆动著的圆臀,他立即就热血沸
腾起来,再也无法静静的欣赏下去了。

  他掠到林婉婷的身后。轻轻的从后面抱住这个让自己深深爱恋的美丽的母亲,
道:「妈,你好美,跟九天玄女一样。」

  林婉婷娇笑道:「你呀,就会逗妈高兴,你见过九天玄女吗?怎么知道妈跟
九天玄女一样漂亮,就会乱说。」

  林云麟一只手攀上母亲的圣女峰,用手指夹着母亲的乳头,用手掌轻轻揉搓
着妈妈的乳房,另一只手从林婉婷的衣摆下抚摸着妈妈的臀肉,手指顺着臀缝,
从后面插入妈妈的阴道,道:「妈,我在十四年前就见过玄女了,你就是我的小
玄女。」

  林婉婷回过头来,白他一眼,微嗔道:「油嘴滑舌,妈知道你刚尝到女人滋
味,又因为乾元功没有尽兴,但妈老了,你这么老缠着妈,怕很快就烦了。」

  林云麟把她抱得紧紧的,双手更加用力运动,道:「妈,儿子永远不会离开
妈,儿子一辈子就爱妈妈一个人,儿子要和妈妈白头到老,生一大堆子孙。」

  林婉婷感动道:「好儿子,妈妈也爱你,妈妈要为儿子生一大堆子女。」

  林云麟抱起妈妈将她放到花园的石桌上,自己坐在石凳上,抓起妈妈的三寸
金莲,捧在手中轻轻揉搓起来,小脚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小脚被爱儿如珍宝般
捧在手中揉来揉去,林婉婷如何不动情,忍不住娇喘吁吁,不住呻吟起来。

  林云麟揉搓了一会便脱下妈妈的弓鞋,剥下妈妈的裹脚布,把裹脚布凑到鼻
前,深吸一口气,一股小脚的淫臭冲鼻而来,令林云麟神清气爽,不停扶摸着妈
妈的小巧软滑的莲足,慢慢把妈妈的脚抬到眼前,莲足被裹的小小的,盈盈可握,
淫香四溢,林云麟伸出舌头,舌尖带着唾液在妈妈的足弓上舔舐扫弄,妈妈小脚
上的脚汗的酸涩滋味让林云麟林云麟欲火如焚,用口吸嘬妈妈圆滑细嫩的玉趾。

  一边还盯着妈妈充血胀大的紫红色阴唇。

  林婉婷的小脚被儿子舔的酥痒异常,一种电流传遍全身,尤其是身下的肥蛤,
更是麻痒难耐,淫液便顺着大腿内侧滑流了下来,刺激得林婉婷的下身仿佛千百
只蚂蚁在爬动。

  「麟儿!坏,吸得妈妈的臭脚好舒服,来!好好用你的嘴给妈妈洗臭脚,爱
死麟儿了。」

  听到妈妈的呻吟林云麟更加兴奋了,如小狗一般伸长舌头在妈妈的莲足上不
停的用力舔弄起来,里里外外整个将妈妈的小脚全都舔遍了,舔一口便吞咽一口,
将洗妈妈莲足的唾液一点都没有浪费全部吸入肚中。舔完右脚又将左脚如法泡制
一番。

  林婉婷知道儿子喜欢自己的三寸金莲,便伸开腿用玉足包夹住林云麟的紫龙。

  林云麟只见母亲的玉足在自己的大棒上夹磨不停,张开的双腿中间,红黑色
的阴唇更是充血肿胀,阴蒂随着母亲的呻吟变得透明起来,突突的跳动。白色的
淫液顺着阴唇流到母亲丰满肥硕的屁股下。

  林云麟伸手摸向母亲的阴部,将母亲的蜜汁沾满手指,然后将手指放入口中,
林云麟感觉母亲的淫汁真是天下美味,真是好吃极了。林婉婷见爱儿沾着自己的
蜜汁吃的津津有味,更加兴奋,双腿更加张开,将整个骚穴展现在儿子面前,屁
股更是不停的扭动,将玉指伸入自己的骚穴手淫起来。蜜汁随着玉指喷涌而出,
已经是大洪水了。林婉婷将沾满自己骚穴淫液的手指伸到儿子嘴里,哼哼道:
「妈妈的骚水好吃吗?快来吸,妈妈的骚水就是为儿子流的,妈的骚水要灌满儿
子的嘴了。」林云麟将沾满母亲的淫液的玉指含入口中,边舔食边道:「妈妈的
骚水太好吃了,儿子真幸福了。」

  林云麟见母亲的丰臀都被淫液浸透了,便对母亲说,「儿子想亲亲妈妈的丰
臀,可以吗?」林婉婷自无不允,便起身爬在石桌上,将一个肥硕奇大的丰臀蹶
起来。林云麟见母亲白花花的丰臀在自己眼前晃动,黑色的臀沟将两片玉臀分开,
肥蛤在后面看起来更加迷人了,紫红色的肥美阴唇向双腿处翻卷,中间的肉缝上
布满亮晶晶的淫液。粉色的菊花一张一合,黑色粉色相间,美艳无比。

  林云麟便扒在母亲的肥臀上,伸出舌头先将阴唇掀起,将舌尖挤入肥肥的肉
缝中,卷食母亲的淫液。只母亲的肉洞不停的耸动,淫液不断涌出,如同泉水一
般,尽管吃了不知道有多少,但怎么也舔食不完。一会儿便泄气的放弃了,用舌
头在母亲的肥臀上舔起来,先把母亲肥臀上的淫液舔光。

  接着林云麟便被母亲的菊花吸引,不断收缩张开的菊花中散发出阵阵淫香,
对林云麟是个巨大的诱惑。林云麟舌尖刚接触到母亲的菊门,只见母亲的菊门一
紧,便将林云麟的舌头拒之门外。林云麟却不放弃,将舌尖伸出不停的在母亲的
菊门上来回划圈。在唾液的浸润下,母亲的菊门慢慢张开了,林云麟抓住时机,
毫不犹豫的将舌头挺直,伸入母亲的菊花当中。一股酸酸咸咸浓烈的大便的臭味
充满舌尖,热烘烘的肛门扩约肌紧紧夹吸着林云麟的舌头,使林云麟非常兴奋,
舌头不停的在母亲的菊花中抽插。

  林婉婷见爱儿竟用舌头抽插自己的菊门,顿时兴奋的大腿乱颤。丰臀极立向
后,压向儿子的脸。肉缝中的淫水滴滴搭搭的落在石桌上,如雨天的房檐水,清
脆悦耳。

  林婉婷回身一把抓住儿子高耸滚烫的大紫龙,腻声道:「乖儿!……妈受不
了!妈的屄痒死了,快把你的大肉棒塞到妈妈的逼里来,给妈妈止痒。」说着便
把儿子按在石桌上,接着便骑在爱儿身上,把胯间湿淋淋的肉缝,对准儿子的大
紫龙,一坐而下。

  林婉婷雪白的肥臀上上下下,屁股上的淫液拉着晶莹的长丝,把母亲的肥臀
与儿子大腿连接起来,温湿的阴肉褶皱包夹着儿子硕大的肉冠,紧贴着儿子肉冠
边缘的肉刺,享受着摩擦的快感。

  成熟妇人胸前两团雪白的肉馒头不停的抖动,又圆又大的乳晕上,粉红色的
乳头因充血更加突兀,上面肉刺林立,充满诱惑。林云麟起身,脸颊贴在母亲软
绵绵的丰乳上,一口含住母亲的乳头,嘴唇夹着乳头,舌尖不停的拨弄着乳头上
的肉刺,如婴儿吸奶般,不停抽吸。吸完左边吸右边,将母亲双乳弄得沾满了儿
子的唾液。林云麟的手也没闲着,抱着母亲的肥臀,用力搓揉捏,将母亲雪臀弄
得红红的。

  「屄太痒了!痒得受不了,使劲儿操妈妈!不要怜惜妈妈,使劲操,把妈妈
操死算了!」林云麟听到母亲的呻吟,马上加大力量,用力挺耸,抱住妈妈的丰
臀,使劲操起来。进出之间,挤得母亲屄内水花四溅,卟吃卟吃的声音四起。

  「哦……啊!……小坏蛋……肏得妈妈好……好舒服啊!大棒棒穿进妈妈的
子宫了……噢太爽了,儿子又回到妈妈的子宫了……呜呜……」林婉婷亢奋地呻
吟着,那声音听起来无比的销魂。

  林云麟也感到大肉冠突破了一个窄窄的管道,冲入了一个广扩的空间,硕大
的肉冠要再抽回来便很不容易了,肉管紧紧的卡在肉冠边缘,如同膨胀螺丝一般,
摩擦着敏感的肉冠边缘的肉刺,让林云麟感受到异常强大的刺激。

  林婉婷感觉儿子的肉冠碰到了自己子宫的花心嫩肉上,一股股电流通过子宫
的嫩肉传心中,又酸又麻,又酥又痒,又热又爽,酣畅至极。子宫内的肌肉急剧
抽搐,一丝一丝凉凉甘霖浇打在林云麟滚烫的肉冠上,林云麟再也忍不住了,肉
棒急速颤动,千百万精子落在母亲的子宫里,母子紧紧的相拥在一起,同时泄了。

  林云麟缓了一会道:「今天,妈妈的淫液好像与以前不一样,凉丝丝的好舒
服。」

  林婉婷抚摸着儿子的后背娇声道:「今天你的肉棒穿到妈妈的子宫里了,当
然与阴道中的淫液不一样,你射了妈妈一子宫精液,妈妈恐怕会怀孕的,羞死了,
如果妈妈怀孕,生出来的孩子是叫你哥哥,还是叫你爸爸。他是妈的儿子还是孙
子。」

  林云麟叫道:「太好了,妈妈能怀上儿子的孩子,儿子高兴死了。不管是妈
妈的孙子还是儿子,都是我们爱情的结晶,我一定要好好养护的。」

  林婉婷异常美丽的秋水双瞳之中,闪烁着一种奇异的光彩,脉脉含情地凝视
着爱儿,怜爱地捧起儿子晕红的双颊,深情地吻上他红红的双唇……「我的宝贝
儿,妈妈也愿意为宝贝儿子生孩子,想到要为我的亲生儿子生孩子,想到我们乱
伦的结晶,妈妈就无比兴奋。妈妈曾经生你出来就是为了与你交媾,你是妈妈子
宫孕育出来的,如今再把精子撒满妈妈的子宫,让妈妈为爱儿再生孩子,妈妈好
幸福。」林婉婷喃喃地倾诉着。不一会儿,花园里再次传来销魂的喘息和扑哧扑
哧的水声,母子俩又在爱爱了……这样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响了几乎整整一下午!

  直到天色昏暗,才彻底平息下来。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