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4, 2014

我給嫂子接種

  我認識嫂子還是在堂哥的婚禮,因為自己工作很忙,所以之前對堂哥要結婚
的事情一點都不知道,還是在結婚前父母通知我來參加婚禮時才知道的。婚禮時
看到了她,人長得很不錯,應該屬於中上水準,身材在婚紗的襯托下顯現出來,
我當時就想,堂哥真有福,娶了個這麼漂亮的老婆,以後晚上可要很辛苦了。

  婚禮完後才知道堂哥的新家就在我住的小區裡,這樣我們接觸的機會就多了
起來。經過幾次來往才知道嫂子不是上海人,她和我的身世很相像,我們的父親
都是上海知青,我們都是按政策回的上海,雖然都是上海戶口,我們都感覺自己
不是上海人,在上海都遭到過歧視和不公平待遇,所以共同語言很多。到後來竟
然發現我們還來自同一個城市,那以後我們的來往就多了起來。

  漸漸地我對嫂子有了好感,有幾次對她有了動手動腳的動作,她都表現得很
自然,沒有對我的反感,但我們彼此都在控制自己,因為我們畢竟是親戚。

  一般都是我去找她,如果堂哥在家我就說來走親戚,然後給他們帶些單位裡
的東西;如果堂哥不在,我就和她像戀人一樣的談心。我們倆彼此都把對方當成
了知己,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了什麼不如意的事都會告訴對方,然後互相想
辦法或者安慰對方。一次談心中她說我堂哥在性方面好像不是很好,問我堂哥是
不是有什麼病?因為我回上海也才六年,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

  慢慢地一年多過去了,嫂子一直沒有懷孕,大伯家給她的壓力很大。我知道
他們沒有採取避孕,所以我懷疑他們其中一個身體有問題!

  那段時間嫂子老和大伯家的人吵架,心情很差,經常來找我吐露心聲,好幾
次她都是哭著來的。我勸嫂子和堂哥去做檢查,她說她也讓她丈夫和她去醫院檢
查,但堂哥不肯。其實這幾年和大伯家的人打交道,我早知道他們全是很要面子
的人,有時為了要面子經常幹出一些讓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最後我陪大嫂偷偷去
醫院檢查,結果是大嫂在生殖方面根本沒有問題。

  回來後嫂子哭了好長時間,她邊哭告訴了我這幾個月來大伯家對她非人的待
遇,因為她一直沒有懷孕,大媽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一些偏方,對她來說那些偏
方根本就是虐待,有幾個要把什麼東西塞到她陰道裡,而且要塞一晚上,有的東
西塞到陰道裡又痛又癢,把她折磨得死去活來。

  我只好安慰嫂子說:「問題已經找到了,不是你的問題,你可以放心了。」
她馬上接過話說:「你大伯家的人你也知道,他們會承認嗎?」我想也是,不知
道他們又會幹出什麼事來。

  嫂子看著我很害羞的說:「要不我給你生個孩子,反正你們家就你們兩個孫
子,生你的孩子還是你們家的基因,也不算對不起你們家族。」我想想也是,大
伯家的人要是知道自己兒子不能生孩子,還不知道要怎麼對待大嫂。而且我也很
喜愛大嫂,於是答應了她,我們選了一個時間準備去外面偷情。

  某天大嫂騙堂哥要去出差,和我來到了離家很遠的一家旅館,一進房我就忍
不住抱著大嫂,我們親吻起來。我脫了她的衣服,她也脫我的衣服,我把大嫂按
到床上,脫了她的褲子和內褲,掏出已經漲起的肉棒,對準她的穴就頂了進去,
她的陰道很濕,看來她也迫不及待了。

  我開始緩慢地抽插起來,嫂子自己脫了胸罩,我這才知道,她的大奶原來是
真的,我馬上伏下身子把臉埋在了大嫂的乳房裡,用力掐、捏、撓著她的乳頭,
大嫂的雙乳在我用力之下改變著不同的形狀。然而我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
雙手的力氣越來越大,彷彿把大嫂的雙乳當成了兩個皮球一樣,大嫂的痛苦只有
她含糊不清的喊聲能表達:「啊……嗚……嗚嗚……嗚……啊……嗚嗚……」

  過了一會我鬆開雙手,用牙齒咬住大嫂已經變硬了的左乳,左手繼續蹂躪大
嫂的右乳,大嫂渾身顫抖起來。在我玩弄她的乳房時,肉棒並沒有停止抽插,大
嫂顫抖得很厲害,我馬上用手按在床上,支撐起身體,加大抽插的力度,大嫂沒
有幾十秒就高潮了,陰道裡流出了白色的黏液,看來大嫂是個淫女啊,這樣一搞
就洩了。

  我沒有拔出肉棒,繼續抽插,只是不太用力,然後扛起大嫂的雙腿,抬起了
她的屁股深插長出,大嫂終於忍不住了淫叫起來:「好爽啊……幹……你幹死我
了……啊啊……啊……痛……求你……不……不要插這麼深……啊……」

  大嫂已經語無倫次起來,但我知道她已經沉浸在肉慾裡,於是也開始刺激自
己,我邊幹她邊說:「大嫂好棒啊!爽死我了,我要插死你個騷貨!」她也配合
著我:「幹我……插我……我是騷貨……啊……是你的……啊……啊……騷……
騷貨嫂子……啊……」

  我們倆在念「嫂子」時都用很重的鄉音,這樣的叔嫂偷情讓我們有非常大的
快感和刺激感。我們幹了好久,大嫂已經是香汗淋漓,臉上是淫蕩的表情,嘴裡
不停地淫叫,身體配合著我的抽動,不虧是美女少婦。

  我感覺要射了,抽插的速度快了起來,每一下都頂到最裡面,爽得大嫂抓狂
起來。猛插了幾分鐘後我終於射精了,這是我玩得最暢快的一次性愛,大嫂已經
有氣無力的躺在床上,而我好像還有體力。

  我拔出肉棒,爬到嫂子身邊,把肉棒抓在手上在她嘴邊摩擦,她知道我是什
麼意思,張開嘴讓我把肉棒塞進去,然後用舌頭舔了起來,把從龜頭縫裡流出的
精液都舔進了她嘴裡。

  我抓著大嫂的頭,肉棒在她嘴裡抽插起來,她很順從地接受著我的口姦,還
用手套弄我的肉棒。我乾脆坐在床上,讓她趴在我的胯下給我口交,看著她的頭
一上一下,還扭著大屁股,我的性慾又被挑逗起來,我一把按倒大嫂,再一次把
肉棒插入她淫穴裡,高速地抽插,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音,睾丸撞擊著大嫂
的會陰「啪啪」作響,我粗硬的體毛與大嫂柔軟的陰毛磨擦著,絞纏在一起。

  大嫂畢竟是一位有性經驗的少婦,她移動了一下臀部,兩腿稍微蜷曲以使大
腿分得更大,陰道有了更充份的空間,這樣可以避免陰道受傷。我繼續抽插著陰
莖,龜頭像一隻大功率的高速活塞在大嫂的陰道中不停進出。

  十多分鐘過去,我們兩人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肉棒在陰道內橫衝直撞,大嫂
不由自主地扭動著腰肢,收緊陰道口,迎合著我的抽插。突然,大嫂的雙腿猛然
攏住我的下身,兩臂緊緊摟住我的背部,指甲掐入皮肉,全身痙攣著發出一陣悲
鳴。我大吼一聲,一股熱流噴射到大嫂的子宮裡,我們兩人同時達到性高潮。

  射了兩次精,我終於感到累了,躺在床上看著大嫂的陰部,只見洞口大開,
一片狼藉,我的精液與大嫂的體液混合著淌了下來,兩側陰唇已是紅腫不堪,觀
來豔若桃花,令人慾火焚身,心動不已!

  我們倆休息了好久才起來先個澡再出去吃了些東西,回來已經是晚上7點。
我問大嫂肛交過沒有,她說沒有,表示堂哥連小穴都照顧不週,哪還有餘力去幹
她的後庭。我說:「你已經把你的處女給了我堂哥,能不能把你的屁眼第一次給
我?」她半天沒有說話,最後紅著臉答應了。

  我先給大嫂灌腸,然後利用洗髮水當潤滑劑,用手指姦她的屁眼,先插入一
根手指,等大嫂說不痛了就再加一根手指,最後四根手指在她屁眼裡往復著。我
拔出手指,大嫂的屁眼已經變成了一個大洞,我馬上往裡又倒了些洗髮水,把肉
棒插進去,一插進去馬上就有一種非常強烈的擠壓感。

  第一次嚐到了肛交的感覺好興奮,我開始抽插起來,動作很猛,我的下身碰
撞她的大屁股發出了「啪啪」聲,大嫂爽得「嗷嗷」直叫,不時地還用手摳自己
的穴。我搞了三十多分鐘才在大嫂的屁眼裡射了。

  我和大嫂在旅館裡渡過了快樂的三天,我們玩盡了所有能想到的性交姿勢和
方法,大嫂還喜歡上了肛交,我也喜歡上了吸大嫂的乳房。

  那以後我們只要一有機會就做愛,六個月後大嫂終於懷孕了,醫院檢查說已
經有了三個月,回來我們倆還計算是哪次懷上的,最後估計是在我單位樓頂電梯
間裡那次,或者是在公園森林深處的那次野戰。

  大嫂最後生了一個兒子,大伯家對她的態度大變,喜歡得不得了。我本想我
們之間的偷情應該結束了,但大嫂好像已經離不開我了,生完孩子半年後又主動
找我做愛,我也很喜愛大嫂,於是就繼續了下去。

  後來我也結婚了,大嫂很不高興,不理我了半個月,但最後還是有參加我的
婚禮。婚禮晚上,客人都散了,她也沒有走,因為我老婆喝大了,醉得跟頭死豬
一樣,大嫂先幫我操了迷迷糊糊的老婆,然後再和她大幹一晚,直到凌晨5點她
才離開。

  大嫂臨走時才告訴我,是她在我老婆的酒裡下了迷藥,所以我老婆才「醉」
成這樣,結果這晚洞房花燭夜是我和大嫂當了主角。婚後我們繼續保持著這種性
關係,甚至後來我去玩換妻遊戲也是帶著大嫂去的。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