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4, 2014

【云雨纷纷】~ 第一章

  清晨的鸟鸣从窗外传来,宽大的卧室里,浮着薄薄汗水的雪白酮体,在晨光下不时划过晶莹的水痕。不断扭动的诱人女体正在男人身上有节奏的跃动,她妩媚的卷发在空中甩得风情万种,如大把的黑色丝带在飘舞,两颗饱满的乳房也在男人掌中滑动,硬硬的奶头刮的男人手心发痒。

  “啊哈哈……老公,人家,人家受不了啦……”

  坐在男人小腹的成熟艳妇高叫着,她的小蛮腰磨磨似的的一圈圈扭动着,那个紧致的小穴死死的箍着男人的阴茎,好像要扭断它一样。菱形的美脐周围,小腹光滑的皮肤流下带着晶莹的汗水。

  男人一个手离开她硕大的乳房,在她下体茂密的森林里摩挲,熟练的用手指找到张开的肉缝,往里一探,在艳红的肉缝中触到一个细嫩的小豆,用力一点,“啊……”

  她的阴蒂被袭,引得全身一阵抖动,雪白的身体摇摇欲坠,只靠男人右手支撑着胸部,他掌下的满胀的雪球被挤成了肉饼,指缝间鼓出的乳肉有说不出的淫靡。

  她微张红唇,喘息着,向男人娇嗔,“呼……呵呵……老公,你弄的人家全身都软了,没力气了。”

  又绵又长的叫声,婉转千回,让男人骨头都酥麻了。

  “我以为那里是加压的开关呢?看你磨的都没力气了,想帮你一下。”

  男人一脸得意的坏笑,继续揉弄她红肿的小豆,手指上很快被湿滑的粘液沾满,小红豆也越来越鼓,越来越水亮,被男人顶在指腹上,慢慢揉搓。

  “老公……人家,人家又被你弄得出水啦,好痒,好痒。”

  她用尽所有的气力直起身子,努力的扭动腰肢,但是无力的身体也摇不出个前后左右,有一处没一处的乱拧,没几下能搔到痒处。

  两人的交合的地方都湿成了泥沼,她嫣红肉缝里渗出的浓密汁水把两人的阴毛都粘在了一起,她的小脸上露出哀怨的神情,朱唇微张,好像在努力的够着什么东西,可怎么也咬不到,只能发出挫败的娇声。

  男人放开她的珍珠小核,用手指捻起他们沾在一起下身体毛,故意羞她道,“小洁,你看,我们真算是”结发“夫妻哦。”

  “你讨厌,啊…啊…”

  趁她答话不注意的时候,他双手移到她的腰际,握住身侧凹进的曲线,胯下猛的上挺,每一下都让她尖叫连连,随着挺动摇摆着身子,胸前那两颗丰硕的奶球也荡出一阵乳波,几下后,她无力的娇躯很快就瘫软下来。

  彻底没力气的她,弯腰俯下身子,两个粉臂吃力的支撑了身体。眉头微颦,苦楚的表情中暗藏媚人的春意,性感的红唇中发出细细的娇喘。一对白皙的乳房象两颗钟乳石似的吊在男人眼前,跟着身体不住的摇摆,摇摆的雪肉透出沉甸甸的质感。他忍不住手掌从下面托住,用力一握,掌心贴在她的两个朱红的乳尖,极软极硬的触感让男人肉棒更加红热硬挺。同时他似贴非贴的滑动研磨,也挑逗着她的欲火,惹的女人全身阵阵的抽搐。

  “呼呼……老公……我要……”

  娇艳的美人用小巧的舌尖在男人脸上舔过,在他的脸上留下微香的水痕,一副妩媚的样子十足就象只发情的猫咪。

  他也忍不下去了,翻身把她压在床上,双手扣住她的纤腰,用力的前后抽插起来,哧哧的水声从两人的结合部不断的传出。

  “啊哈哈……”

  美人也放声的浪叫起来,胸前丰腴的玉球不断的随着身体摇摆,乳波阵阵。修长的美腿紧夹在男人的腰后,一对小脚的扣在一起,细嫩足跟摩擦着男人的后腰。

  “啊……啊……哈……老……”

  美人被插的眉头紧皱,媚眼如丝,红艳的小嘴微张,却吐不出一句连续的话语。

  冲刺了百十下后,下面箍紧的阴道仿佛有了生命一样,层叠的软肉裹着男人的长枪不停的蠕动。

  “啊啊啊……”

  女人向上反弓起身子,在床单上扣成十只白玉小结的手指猛的松开,扬起的一对粉白藕臂死死的抱住了男人的颈脖,软香的娇躯颤抖起来。

  环住男人的两条美腿也用力的勾住,想要把男人整个人挤进她的身体里。

  男人的后腰传来一阵酥麻感,他咬紧牙关,加快的抽动,喉咙里也发出低吼。

  一股浓精喷进了火热的涵道里,同时在里面和另一股冲出热流撞在一起。

  无数的火花在两人的脑中爆开了。

  *********陆志远穿着棕色的睡衣坐在玻璃餐桌前,津津有味地享用着面前的热牛奶和煎好的荷包蛋。在他的斜对面,客厅里液晶电视里正播放着高清的节目。

  “贾心洁小姐,你这次荣获汉城影展的最佳女配角,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金黄色的华丽舞台上女主持人正把话筒对准一个身着黑色露肩礼服的美艳女星。她发髻高绾,香肩外露,白皙的肩头显得珠圆玉润,是个典型的东方古典美人。

  她微笑着手捧奖杯,仪态优雅的面对着主持人的访问,只是眼角还挂着的泪珠暴露了她此刻激动地心情。

  “这次能够获奖,我要感谢我的导演和共同努力了9个月的同事们,这个奖是属于《危城时刻》全体的。还有,我要感谢我的家人,老公,女儿,我爱你们!”

  “这段无聊的录像你还要看多少遍啊?”

  美人娇嗔的话语响起在客厅中,正在画面里面向镜头,眼含热泪古典美人活生生的出现在了男人的面前,白色的毛巾包裹着绾起的秀发,露出的发丝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粉扑扑的脸蛋上腾着沐浴后的温热气息,棉质的白色睡衣领口半开,秀美的锁骨下隐约能看见半遮半露的雪白乳沟。

  “呵呵,”

  陆志远开心的笑着,“看多少遍都看不够呢。”

  虽然这生香活色的美景已经看了十几年,但是他还是津津有味的欣赏着妻子芙蓉出水的样子,脑中不觉的回想起早上两人抵死缠绵的画面,妻子的粉臂玉腿,还有丰满的……“贫嘴,呀…”

  贾心洁先是媚笑着接受老公的夸奖,突然发现他的视线故意在沿着自己领口的曲线向下瞄,连忙用白皙的小手拉住领口,掩住外泄的春光,脸上嘟起红唇,装出生气的样子。

  我就是爱死她这性感可爱的样子了,而且,这是只属于我的。陆志远看着妻子的美态,心中不由的得意起来。

  “爹地,妈咪,早安。”

  就在他欣赏妻子的娇嗔美态时,一声清脆的声音回响在他的耳畔。身穿月白色衬衫的少女已经从二楼楼梯的拐角处跳了下来,双手握住旁边的扶手,穿着白袜的小脚丫轻盈的接地。在她腾空的一瞬间,飘起的水蓝色短裙下闪过了细嫩的臀儿和一抹白色布料的边角。

  “你干什么啊?小祖宗,吓死我了,这里不是你的练功房。小心摔到。”

  家中的美妇把白皙的小手按在丰满的胸前,安抚着自己被吓到的神经。随手把牛奶从大杯中倒出,吩咐道,“快过来吃早点。”

  “妈咪,我去学校了,早餐可以在食堂吃。”

  女孩拎着书包快速的溜向玄关。

  “陆思雨,”

  大美人双手掐腰,盯着女孩的背影,眼中燃起不悦的火焰,“我出了一个月的差,昨天晚上才回家,你就不能陪妈妈吃个早饭吗?”

  小美人一手抓着书包,偏着头,嘴角微微的撇向一边,不情愿的转过身来。

  用可怜巴巴的目光望向坐着的男人,好像是只被母猫逮到的小老鼠,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包含求助的水光。

  陆志远看着对峙的两个大小美人,不禁“嘿嘿”的笑了出来,对着还气鼓鼓的妻子说道,“算了,我陪你吃早餐不就行了,让思雨去上学吧。”

  说完调皮的对着女儿眨了眨眼睛。

  听着爸爸的话,女孩用余光偷看了一眼妈妈的脸色,可爱的小老鼠如蒙大赦一般,转身快跑到屋门前,穿鞋开门的动作一气呵成。临走还不忘捏住鼻子,回头做了个俏皮的鬼脸,“妈咪,你和爹地两个人享受甜蜜的时光吧,电灯泡去也。”

  望着古灵精怪的女儿,贾心洁无奈的摇了摇头,白了旁边的男人一眼,说道,“你看看你,都是你宠出来的丫头。”

  “呵呵,我的女儿不宠她,还要虐待吗?”

  陆志远笑着把报纸放在餐桌上,走到她的身后,双手环抱娇妻的纤腰,把头贴在她优雅的颈边,口鼻间满是女人浴后的芬芳,于是忍不住低头在她脖子上吻起,一直吻到妻子光洁的脸蛋,用嘴唇一寸寸的品味着上面嫩滑的肌肤,就像舔到了刚剥壳的蛋白上,不觉得刚发泄完的欲望又在胯下挺起。

  “你,你干什么啊?”

  感到自己翘挺的臀瓣上的触感,贾大美人娇羞的扭着身子,可怎么也摆脱不了丈夫的臂膀。反而在她丰满后臀无意识的扭动下,男人的肉棒变得更加火热巨大。

  “老婆,”

  陆志远的声音变得低沉沙哑,“你真美。”

  “你讨厌了,都老夫老妻的了,你还……啊……”

  就在她娇声嗔怪的时候,男人的一只手掌已经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一边感受美人大腿内侧的滑嫩,一边向上努力前进,修长的手指很快就摸到了女性最私密的花瓣儿。

  “小洁,浴后不穿内衣的习惯真好。”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用舌尖舔舐着她小巧的耳垂,品味着美人每一寸的肌肤,嗅着她身上独特的芳香。

  本来夹紧的双腿被一点点的分开,男人宽大的手掌夹在大腿中,麻麻的。特别是当他的手指触到自己敏感的阴唇时,一股过电似的感觉从下体传来。本来还在抵抗的贾心洁一下倒在老公的怀里,对方用肩膀抵住她的脊背,另一只大手在她的柳腰上摸索,把睡衣盘着的腰带轻轻一拉,她顿时感到身前一凉。

  浑圆饱满的乳房一跃而出,还带着水汽的嫣红乳尖在空气中微微的发颤。陆志远的手掌抚过妻子纤细的柳腰,以及那平坦诱人的小腹,这里光滑的线条丝毫不像生过两个孩子的样子。

  “啊……”

  当手掌上抚,略显粗糙的手指贴着她饱满的胸部曲线拂过乳尖时,贾心洁终于忍不住低吟出口了。她的身子就像被电流窜过般一阵酥软,修长的双腿不住的发抖。

  “小洁,喜欢吗?”

  一手捧着爱妻沉甸甸的乳球,陆志远开始用中指逗弄着那两点早已昂扬的乳尖。轮流轻扯、捻动那两颗小小的樱桃,指下滚动的红豆越来越大,越来越硬,而老婆的俏脸愈来愈红,呼吸愈来愈促。

  “嗯嗯嗯……”

  心洁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成熟女人的欲望再次涌起,胸脯被老公爱抚的火热,下身却更显得空虚。他的一只大手只是在洞口扫弄,不时的揉捏下已经微微分开的花瓣阴唇,却不更加深入。她想尽力夹紧双腿,但怎么也办不到,只能任由一阵阵的冷空气和偶尔扫过的指尖侵袭自己火热的腿心。

  左手用力的揉捏着绵软丰厚的乳房,掌下的雪白乳肉轻轻的一捏就陷下五道印痕,任手掌感受着她滑腻细柔的肌肤所带来的舒爽与诱惑。同时在爱妻耳边轻轻的述说,“小洁,你看电视里,那个女人多端庄啊。”

  “恩……”

  身上欲火越烧越旺的心洁,睁开有些迷离的眼睛,发现电视里的女人衣着端庄,正仪态大方的接受主持人的访问,而自己现在衣衫凌乱,浴袍大刺刺的敞开,外露的雪白身体上已经开始泛起性爱的潮红。就在电视里无数的闪光灯在对着自己拍照,老公的手指也正好点上了胀大的阴蒂,好像无数的照相机都在拍自己被男人指淫一样。

  “啊啊啊……”

  异样的羞耻和兴奋瞬间贯穿了她的全身,红肿的肉缝深处猛的抽动了几下,一股急流从中喷出,直射到志远的手上。

  身前的美人已经两腿发软,瘫在了自己怀里,白色的浴袍都已散落在地上。

  看着自己手掌上透明的粘液,听着她又甜、又腻、又满足、又性感的娇啼,陆志远满足的笑了起来,同时下体的昂扬早已高高的撑起。他也忍不住了,用带着老婆温热体液的手掌拉开裤头,亮出粗大的肉棒,马眼上已经渗出透明的液体。

  突然墙边的落地钟响起,“铛铛铛……”

  已经满心沉在欲海的心洁突然像是被惊醒一样,支起身子,离开男人的扶持。站直,快速的转过身来,在地上拾起掉落的白袍抱在胸前,说道,“哎呀,都八点了,你要迟到了。”

  “嗯?”

  陆志远先是一愣,然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兄弟,笑道,“不要管什么时间了,小洁。”

  “不要,”

  贾心洁一手抱着遮胸的浴袍,一手抵住老公的胸口,看了对方一眼,语调变得娇媚,“好了,晚上好不好嘛,先去上班。”

  “可……”

  陆志远还是不死心的想争取下丈夫的福利。

  “好啦,”

  大美人娇嗔着推开了他,“去换衣服吧,老板上班迟到就是给员工偷懒最好的机会啊。”

  “我知道了。”

  陆志远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妻子性感诱人的胴体和半遮半掩的动作,重重的吻在她娇艳的红唇上,给自己讨得最后一点甜头。

  *********“陆总早。”

  “陆总早。”

  “陆总早”一路回应着公司下属的问候,陆志远心情好好的走进去了三楼的办公室。晨间的欢爱和出门前的偷香让他格外舒爽,虽然没有和老婆再战一场,但是想来这个也许就是女人欲擒故纵的小把戏吧,心洁真是个可爱的小女人。

  “陆总早安”刚进办公室,一个身着天蓝色套装的女子,优雅的走到陆志远桌前,“这是您今天的重要安排和这个月的生产报告。”

  她递出一摞文件来。

  “谢谢”接过了这些蓝色的文件夹后,他刚要翻开,突然发现对方还是没有出去的意思。

  不禁抬头问道,“还有别的事情吗?李秘书?”

  “那个,陆总,恭喜您夫人获得汉城影展的大奖。”

  一向干练的李秘书突然有些奇怪。

  “呵呵,谢谢你。”

  看样子老婆终于变成人人知晓的大明星了,他开心的笑容又加了一分。这样的美人可是我专属的哦,他眼前不由得再次浮现起那个赤裸着全身,只用怀抱毛巾在胸前,欲盖弥彰的爱妻。

  “还有,我弟弟是夫人的影迷,他一直拜托我要个签名。所以……”

  看着她的笑脸,心情大好的陆志远爽快的回答,“没问题,我回去给你要来就是了。”

  “那就谢谢您了,我出去了。”

  说完,她对男人感谢的笑了笑,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她的背影,陆志远不由把目光集中到那摇摆的香臀,虽然外貌不如妻子,不过那圆鼓的屁股还真是一直瘦身的心洁所不及的。

  “我都在想什么鬼东西。”

  发现自己目光不对的陆志远忙移开自己的视线,心中暗暗地自我检讨,一定是心洁那个小妖精出门前遗留的恶果,晚上回家一定要好好教训她。

  他的目光转到了办公桌上的棕色相框里。里面嵌的是他们一家四口的去年新照的全家福。中间意气风发的男子就是陆志远,略显干瘦的他右手边挽的就美丽的妻子贾心洁。她三十五岁的脸庞上丝毫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明艳的身材展示着成熟女人的绰约风姿。

  他左手边的是早上那只调皮的小老鼠,还显青涩的脸蛋上,镶嵌着一对顽皮的大眼睛,照相都没有个样子,抱着爸爸的脖子,半边身子吊在他的肩上。

  最右边是一个长发飘逸的女孩,他们的大女儿陆思云。娴静的外貌已经有了几分其母的风韵,曾经单薄的身体多了些婀娜的曲线,现在就读在本市的东都大学文学系一年级。

  看上去多么幸福的一家啊,可是当年他们的组成是何其的艰难。现年34岁的陆志远并不是两个孩子的亲生父亲,她们的母亲曾经是中土当年有名的童星,也是陆志远儿时的偶像。

  年少貌美的贾心洁十八岁怀孕嫁人,前夫也是那时有名的一个动作片明星。

  在生了两个女儿后,那个家伙意外的在一次特技中意外失手坠地,不幸身亡。

  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了寡居的心洁后,刚在天京大学电子机械专业刚毕业的陆志远,发疯一样爱上了这个昔日梦中的情人。

  回忆起往事,他自己都觉得当时的自己是很幼稚的可以,不过如果让他再选择一次,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心洁。

  在冲破重重阻碍后,23岁的陆志远成为了25岁的贾心洁的丈夫,也成了当时七岁的思云和5岁的思雨的继父。

  婚后的他在一家大企业当了几年的工程师后,靠着几个小发明和不怕死的精神,创办了这家有他名字命名的志远机械电子器材公司。

  也许是上天怜悯他们这家人吧,居然一路让他闯了出来,现在也在东都高新工业园里有了个千平米的工厂和一栋办公楼,赚的钱足够一家人过上富足的生活。

  而心洁在孩子们都渐渐大了以后,又开始复出影视圈,现在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了。他唯一遗憾的是他还没有自己的亲生骨肉,曾经有过一次怀孕的贾心洁,因为思云大病而焦急的流了产。从那以后,为了她的身体着想,陆志远就放弃了要自己孩子的想法。为此老母亲去世的时候也还在念叨着没有抱上陆家的孙儿。

  有时想来也很遗憾和内疚,但一看到两个美丽的小天使,他也就没有怨言了。

  对陆志远来说,两个女儿和自己关系,比和那个经常外出拍戏的母亲还来的亲些呢。

  收回了心神,陆志远翻开送来的生产报告,上面的一行行日期和记录让他突然想起了一件大事。

  他拿出手机,拨到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屏幕上的几行彩色发光小鱼游过,听到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喂,您好。”

  他答道,“俊雄嘛,我是志远,……”

  陆志远坐在自己的轿车里,敲着自己的脑袋。差点给忘记了,今天是6月22号,他大概记得这几天就是郁蓝庭老婆的预产期了。就是说那个小子这几天要当爸爸了。

  郁蓝庭是陆志远的好友加生意上的伙伴,他现在肯定在产房外急的团团转,要是不去参观下,就没有嘲笑他的把柄了。

  想到这里,陆志远不由的轻笑出声。

  郁蓝庭曾经天天讥笑自己结婚没出息,还发誓什么,绝对不会为一棵树放弃一整片的森林,结果还是用尽手段绑了一棵树来。新娘子在婚礼上给郁大帅哥的脸色,成了好友们在酒后必谈的笑话。

  就在这时,平稳行驶在路上的轿车突然来了个急刹车。没他出口询问,等前面传来司机老王的声音,“陆总,前面好像被禁行了。”

  “禁行?”

  陆志远的几分疑惑的看向窗外。透过车窗,看到一个个的交警在维持着秩序,疏导两边的车辆离开金华大街,这条东都的主干道。

  略微一思索,他就恍然大悟,心里不由的感到一丝不块,说道,“嗯,又是天京的老爷们来了。回避吧,老王。我们换条路,走东二路,从纬十街那边穿过去。”

  按照他说的路径,车子很快的从大片的拥堵中走了出来,恢复了原来的速度。

  老王笑着说道,“陆总,您对这片儿很熟悉啊。”

  “是啊,前面就是明珠艺校,我家二丫头上学的地方,我没少来接过她。”

  陆志远一边看着车前方那片绿树环绕的地方,一边答话。

  那就是东都有名的明珠艺校了,当时陆志远托了很多朋友才把家里那个不爱读书的丫头弄进这里。但是那个喜欢唱歌跳舞的疯丫头却受不了这的住宿制,多少次夜里哭着给他打电话,害的他很多次丢下正应酬客户和朋友,来给她擦眼泪,安慰已经可怜的小女儿。也在朋友圈里成就了“陆孝父”的美名。

  好在现在可以走读了,也不会再收到那个丫头的夺命连环扣了,想到那个顽皮的丫头,他突然回想起今天早上那一闪而过的纯白色,心底想是被小毛刷刷了一下,身上一股电流划过。

  该死,我都在想些什么啊?他仰靠在厚厚的坐垫里,下意识的双手敷脸,好像想要掩饰什么似的。

  发觉自己的奇怪动作后,他不禁苦笑,我在想什么啊?肯定是早上和心洁做的太多了。

  贾心洁现在是明星啦,一拍戏就是几个月,陆志远也只能独守家中。虽然他心中还是愿意支持她有自己的事业,但是我们的陆总也是个正常的男人,而且是个蛮有需要的男人。

  虽然他也悄悄的去休闲中心偷腥过几次,不过非但没有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做时那种水乳交融的感觉,反而没去一次,都让他对妻子多有几分歉意。所以也只能多给自己安排点工作,把自己男人的热情发挥在事业上。

  这也许是现在事业还算成功的一个原因吧,想到这里,他不禁再次摇头苦笑。

  “陆总,到了。”

  想着想着,车子已经到了爱民医院的门口。走出车门,陆志远让老王去停车场等他。其实他还是喜欢自己开车的感觉,只是为了一些场面上的应酬才不得不聘用司机的。

  爱民医院是东都首屈一指的大医院,前面的大花园里满是或坐或站的康复锻炼的病人。穿过干净的花坛间小路,直上医院大楼,他随手拦下一个护士,说,“请问……”

  “妇产科在4楼。”

  小护士笑嘻嘻的抢白道。难道这里的护士都会“心灵感应”陆志远道谢后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直到他走到四楼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整个回廊里已经站满了人,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有,估计大都是郁家和女方慕容家的亲戚们。难怪小护士会直接告诉自己在四楼呢,看来是问的人蛮多的。

  “借过,借过”陆志远分开人群,在走廊边的长椅上,一眼就看见了坐在那里的郁蓝庭。他弯着腰,双手十指叉在一起,那张迷倒了不知多少美女的帅脸上写满了焦急,不时的抬头盯着助产室的大门,连陆志远走到近前都没有被发觉。

  “喂,准爸爸感觉怎么样?”

  陆志远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郁蓝庭这才发现朋友到来,偏头着看过,呆呆的问道,“你,你怎么来了?”

  看着他的傻样子,陆志远不禁觉得今天来的非常正确,挺起胸膛,“当然是来给你做坚强的后盾啊。”

  他笑着拍胸答道。

  “现在怎么样了?”

  就在陆志远想缓和下郁蓝庭的紧张时,一声带有磁性的男中音从身后传来,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儒雅男子走了过来。他就是刚才和陆志远通电话的林俊雄,爱民医院林院长的大公子,国内脑科的顶级专家。他和郁蓝庭分别娶到了慕容家的秋叶和春雪,现在也算是蓝庭的姐夫了。

  可惜他的专业水平好像没办法在现在的危机中帮上什么忙。

  看着郁蓝庭的样子,林俊雄也知道问了是白问,和陆志远打过招呼后,安慰道,“你放心,秋叶也在里面。”

  陆志远也跟着安慰道,“是啊,慕容护士长会照顾好她妹妹的。”

  看着他继续发呆的样子,陆志远知道和他再多说也是白废了,他的大脑现在基本已经停转。于是和林俊雄谈了几句后,就站在了一旁。

  看着兴奋,紧张,害怕的好友,陆志远不由的有了一丝感慨和羡慕。记得大学时看过的一本书上说过,那种等待自己骨肉降生的一刻应该是人生最激动欣喜的时候,因为你的生命会因为他(她)而延续在这个世界上。

  我自己这辈子怕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陆志远暗中叹道。心洁小产后,为了她的身体,他就一直没有提过要孩子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母亲算是含恨而终,陆家三代单传,父亲过世的早,就是老母亲一手把他拉大。母亲从小很疼爱她,就算他要娶一个带孩子的寡妇,母亲也只是念叨几句就默认了。可到她老人家最后的一刻,自己都没达成让她抱孙子的希望。

  一想到母亲临终前念叨的,没脸去见公婆和丈夫。陆志远就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孝的儿子。

  虽然这几年老婆的身体也应该恢复了,可她的工作,唉……*********城市被漆黑的夜幕所笼罩,人类文明的灯火把光明却用另一种方式带了回来。

  都市闪烁的霓虹已经让天上的星辰都黯然失色,还是改变不了自然的昼夜交替。

  橙黄色的餐厅里流淌着悦耳的音乐,古典的雕塑和绿色的植物巧妙的把各个坐席分割开来,即不浪费空间,又能保证客人的隐私。古香古色的欧式风格让这里从来都是高朋满座,身着整洁制服的侍者穿梭在一个个餐桌间,送上精心烹制的美味佳肴。

  陆志远和贾心洁坐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月桂枝型的精美烛台上插着鹅黄色的蜡烛,三朵火苗跳跃在其上。雪白的桌布上残留着点点的汤汁,享用过晚饭的两人正品尝着这里的特色蓝山咖啡。

  晚饭前思雨突然打来电话,说是去参加同学的生日派对,不能回来一同吃饭了。看着妻子阴下来的脸色,陆志远马上决定带她来这里吃个浪漫的烛光晚餐。

  看这样这招还是很奏效的,在良好的气氛和他绞尽脑汁想出的笑话下,大明星终于露出了笑容。被自己的老公逗得忍俊不禁的美人,笑的花枝乱颤。

  今天的贾心洁秀发高高盘起,柔顺的刘海从两边额角垂下,紫色的旗袍紧紧的勾勒出女性最美好的曲线,窈窕的身段包裹在这件衣服里,显得玲珑有致。比起西式礼服的开胸露背,中式的旗袍仅仅是用外露的光洁颈部和藕白的双臂就能让男人浮想联翩,更不要说是那胸前隆起的山峰,让人想要剥开紫色的花纹一窥究竟。

  陆志远拿起白瓷杯喝了口香浓的咖啡,说道,“今天蓝庭终于当爹了,记得那个小子以前还说什么一辈子单身,他一定没想到现在也要当奶爸了。”

  “那真的要恭喜郁总了,什么时候我也要去祝贺他一下。上次我们拍电影,还是他借我们的场地和道具呢。一直没时间当面谢谢他。”

  贾心洁笑着说道。

  “不如等孩子满月,我们一起去看他吧。”

  男人建议着。

  “好啊”闲聊几分钟后,“心洁”“志远”两人突然同时开口又顿住,随后相视一笑。

  “心洁,你先说。”

  “不,志远,你先说。”

  夫妻俩又开始退让。陆志远是拗不过妻子,笑着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个二十公分见方的黑色扁盒,把翻盖口转向对方,轻轻的打开,红色丝绒里面是嵌着一条晶莹闪亮的珍珠项链。

  “心洁生日快乐。”

  “啊?”

  看着丈夫深情的样子,女人双手叠在胸口,既惊又喜,难以掩饰自己激动的心情。

  “下个月3号是你生日,可你的日程上有新片的活动,我们恐怕不能一起庆祝了,所以我提前卖给你。”

  “谢谢你,老公,我爱你。”

  白皙的小手掬起漂亮的粉白色珠链,每一粒珍珠的大小都相仿,浑圆细润,摩擦在皮肤上温润清凉的感觉从手心一直传到心底。

  看着爱妻手捧项链娇媚开心的样子,陆志远脸上也露出由衷的笑意,看来自己一切的辛苦都值得了。

  “我们要个孩子吧,志远。”

  抚摸着珠链,沉默了片刻的心洁突然说道。

  “啊?”

  对她的话,男人一时间反应不及。

  他看着美丽的妻子低垂下眼帘,说道,“我知道婆婆一直想很要个陆家的孩子,这都怪我,没能完成她老人家最后的希望。”

  “……”

  陆志远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了。半晌,才说道,“那……你的工作?”

  “没关系”心洁微微低下螓首,雪白的贝齿轻咬下唇,娇美的脸庞上浮起淡淡的绯红,“从下月起,我们不要避孕了,我要给你生个孩子,志远。”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