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 2014

挣扎 ~ 06-10

                (六)

  我躺下了,抚摸着玲姐的秀发,而后将双臂放在头下面垫着,只要想起那些
往事,我就睡不着,尽管明天还有许多事。

  在我当兵期间,玲姐去看过我两回。

  第一次大约是我新兵一年的时候,那天我正在和连长散打,一个战友笑眯眯
过来,“小羽,有美女找你啊!”

  我看了他一眼,没理他,这臭小子,平时就喜欢开这些鸡巴鸟玩笑,连长也
笑笑,我一不小心,胸前就被连长来了一下。我闪后两步,一个小起跳,飞腿剪
向连长,不过我知道剪不中他,趁他抬臂防我的时候,我立刻扭腰向地上扑去,
并借落地之力在地上一旋,向他双腿扫去,他一闪,我只扫到他脚脖子。

  他哈哈一笑,“小鬼头,还耍诈!快起来看看是不是真有美女找你。快吃晚
饭了,我要去洗一下,晚上再练。”说完就转身走了。

  我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向还立在旁边的吴强问:“你小子敢蒙我,小心
点。”说完就抡起拳头。

  吴强呵呵一笑忙向一边躲去,“真的,小羽,骗你是狗,她还说是你姐,不
过,嘿嘿,正点……”

  “哦?”我愣了一下,“在哪儿?”

  “哦,现还在门卫那儿呢,你去门口就见了,快去吧,哈哈……”

  我将信将疑地走向门口,转过大楼,就离岗亭只有十米了,门口并没有人,
“娘的,这个死小强,我要打死他。”

  我刚转身,那卫兵就朝我喊了:“小羽,有人找你。”

  “哦?”我又回过身来,可是门口并没人,我朝门卫走去,看见卫兵朝我不
怀好意地笑着,我出门一看,看见一个女的背影,在夕阳的映照下,她的头发有
点微微发出浅黄色的亮光。

  “哪位?”我边向她走去边问,她一回头,朝我笑了一下,我呆住了,“玲
姐?”我真是又惊又喜,“你怎么来啦?”我上前拉住玲姐的手。

  玲姐朝我笑着说:“晒黑啦,走,姐带你去吃饭,边吃边说吧!”

  “姐,我得去和连长说一下,请个假。”

  “嗯,你快去,我在这儿等你。”

  我忙跑回连队,向连长请了个假就出来了。

  “姐,这么远你怎么过来了?”我笑着问玲姐,姐只是笑看着我,拉住我的
手。

  “黑了,也高啦,不过有点瘦啦。走,先去吃饭,我也是来南宁有些事,就
过来看看你。”

  玲姐穿了一件短袖的浅绿色衬衫,下身是条白色的中长裙。快两年没见了,
玲姐越发漂亮了,“姐,你更漂亮了。”我说,“姐,我知道这儿附近有个小餐
馆,上次执行任务回来,连长在那儿请我们吃饭呢,味道很不错,我请你去那儿
吃吧。”。

  玲姐一笑,“不用了,走,我开车来的,一起到我住的饭店去吃饭。”

  我往旁边一看,哦,是有一辆车,不过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车子。刚才只注意
和玲姐说话了,没在意。

  一路上玲姐不停地问我在这儿怎么样,我当然很高兴,就把在连队的一些我
觉得特好玩的事给玲姐说。

  到了饭店,玲姐要了一个靠窗的位置,虽然已经是傍晚,可夏天的白天到七
点钟还很亮呢。这儿环境还真是不错,这是一个16层的位置,向外面看,视野
非常开阔,我还是第一次到这么象样的地方来哩。

  “姐,这儿吃饭很贵吧。”我问。

  “不用你管,你只要好好吃饱就行啦。”玲姐笑道。

  我也笑了一下,的确,我那点津帖费真的太少,根本不可能在这儿请玲姐吃
饭的。我也有些饿了,所以就吃得特别快,等我吃好的时候,抬头看玲姐正在笑
吟吟地看着我呢,“继续吃啊。”

  “我吃好啦,你怎么不吃啊?”我都没看见玲姐吃几口菜。

  “我也吃饱啦。”玲姐笑着说:“再喝点茶,等会儿到我房间坐一会儿。”

  我喝完杯中的茶,跟玲姐到她的房间。这个房间可真是漂亮,大大的淡绿色
的落地窗帘将整个房间衬托出一份凉意,有空调真好,不觉得热。

  “小羽,去洗个澡。看你的衣服都磨破了,我给你买了几身衣服,洗好了出
来试试合身不合身?看,你现在又长高了,恐怕你穿不了呢。”玲姐说着将包挂
起。

  “洗澡?姐,我……”我实在不好意思在这儿洗,“我,我等会儿就得回部
队呢,还是……还是回去再洗吧。”

  “你真是的,快去洗,等会儿还得试下衣服呢。”玲姐转过身对我说。

  “我~~”我实在不好意思,不过我没说出口。

  “哦,不好意思?是吧,哈哈哈哈,我是你姐,你还不好意思,快去,哪有
那么多事。”

  我一想,算了,就进了洗澡间,将衣服脱下,开始用水冲。本来在部队人多
水龙头少,我又喜欢运动,所以身上老出汗,就常洗澡,不过洗得就非常快,一
般就五到十分钟,所以很快我就洗好了,顺手也把T裇、短裤和内裤也放在水管
之下。水一冲上我就感觉不对,完了!这内裤一洗就没内裤穿了,这可怎么办,
可是水已经将内裤打湿了,这可不行,没办法,我只得将湿湿的内裤穿上,想让
玲姐将我的新衣服拿进来,穿好再出去。

  因为穿着湿内裤,所以心里便感觉很不好意思,便将卫生间门打开一条缝,
自己躲在里面,只把头伸出,“姐!”我叫。

  我一张嘴,便感到不对!我看姐身上一丝不挂,手里正拿着一件睡裙准备穿
呢,听到我喊声,她下意识地转过身,我一下子脑袋就直充血,玲姐的挺挺的乳
房还有两腿之间浅浅的黑色,让我不知如何是好。玲姐转身一看见我脑袋也愣住
了。

  这场景持续了大约一秒,我立刻醒过来,赶紧缩回去,“砰!”将卫生间门
关起来,脑袋一片空白,感觉心脏在剧烈跳动,这样的场景虽然在我梦里是出现
过,可那都是我的想象,当真实摆在面前的时候,我反而手足无措了。

  “怎么了?小羽。”过了大约一分钟,我听到外面玲姐对我在说话。

  “哦,”我调整了一下呼吸,“姐,我……”我顿了一下,“我洗好了,你
把我衣服拿进来吧。”

  “这么快就洗好啦?来,给你。”

  我将门打开一条缝,只伸出一只手,玲姐将我的衣服放在我手里,我赶紧拿
进来,一看,里面是一条内裤和一套夏天的睡衣。我一愣,将我的湿内裤脱下,
穿上新的,也将睡衣穿好,就准备把我的衣服洗一下。

  “小羽,晚上姐帮你把衣服洗了,明天你过来再拿走。”

  “没关系,姐,我自己洗就行啦。”我一边说一边洗。夏天的衣服好洗,三
两分钟就洗好了,我拧开门,出来,看见姐正坐在床前看电视。她穿着刚才我看
到的那件睡衣,是一件浅红色的,有些透明。

  她回过头看我一眼,“不让你洗,你怎么还把衣服洗了,来,给我。”说着
她向我走来,我站在那儿没动,她的两个乳房那么挺,我想象着她里面是没穿内
衣,我感觉一股说不出的冲动已让我有些控制不了。

  她把我衣服拿过去抖了抖,用衣架撑起来挂了起来。

  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坐到椅子上看电视,玲姐挂好后,坐过来,一时之间
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小羽,你来试试这几件衣服,看合适不?”玲姐把给我买的衣服取出来放
在床上。

  我怎么好意思试?

  “不试了,肯定行的,姐。”

  玲姐笑了,“你还是个小孩呢,不好意思啦。”

  “我,我……姐,对不起,我刚才,刚才,我……”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嗯,怎么啦,看见姐啦?呵呵~~”

  我头扭向电视,不敢朝姐看。

  “没事,我是你姐,有什么啦,小时候我们不是还在一个被窝里睡觉吗?行
了,我不喜欢穿内衣,觉得太紧了,在房间里我就穿着随意了,谁想你洗那么快
啊?”

  “小羽,你谈女朋友了吗?”玲姐笑着问我。

  “没有,姐,我还没想过这些哩。”

  “哦,来,吃个水果。”说完,她递给我一个削好的苹果。

  我转过头接过,不过,我的目光一移到她的身上,就感觉不对劲,她对着我
朝前坐,由于给我削苹果,不禁双腿分开,可是那个裙子又较短,坐在我这个位
置上正好可以看见她的双腿之间,我的目光一时无法离开。姐开始专心地削着另
一个苹果,没注意到我,可是我的身体某个部位却有点不对劲了。

  玲姐雪白的大腿裸露着,两腿之间若隐若现地在吸引着还不懂世事的我,我
的下体不由地篷了起来;加上玲姐低着头,我也看到了她宽大的睡裙中的乳房!
这真是对我的视觉强冲击,我想扭过头去,可是不知道怎的,反倒更想看!

  那对乳房随着玲姐的动作也在不停地晃动,而她双腿间那种神秘更让我的下
体急速充血。

  “小羽,”玲姐将那个苹果快削好了,她抬头看我一眼,立刻发现我的目光
不对,她手一抖,“哎哟”一声,那个水果刀从她手上扫过去了。

  我一惊,忙起身,“姐,伤了没?”我一站起来,立刻觉得自己不对,下体
正在向前挺着呐。

  玲姐一抬头,看了一眼我的下面,忙道:“没事。”


                (七)

  或者这一段应该以玲姐的述说更为合适些。若干年后,玲姐曾对我说过当时
的感觉,不过,以第三人称的述说显然不到位,还是用玲姐的第一人称来写吧。

  以下的“我”指的是玲姐。

  在深圳这几年,我认识了一个男人,他对我蛮好,可是他比我大好几岁,刚
到深圳我没学历,只是在一个服装厂里做工人,可是我不甘心,偶然的机会认识
了他。

  大多的相遇故事应该大同小异,我们如同许多恋人一样的谈恋爱,婚前同
居,可是不知为什么,在和他做爱时总是不够兴奋,可能是他坚持不久的缘故,
而我只是感觉乏味,每次上来都是那样摸两下乳房就用手指捅我的下面,然后就
用他的那只能硬三分钟的玩意插进来……

  虽然他对我还是不错,可这样的性生活却不能让我很满意,随着时间变化,
我发现他好像喜欢我穿更暴露一点的衣服,而且每次的做爱非要让我喊脏话,甚
至要让我说是别的男人在操我,好像只有这样他才能更兴奋。我爱他吗?很多时
候问我自己,我说不上来。

  他对我很照顾,他是做生意的,而且这两年生意已经有起色,而且我感觉他
虽然有那样的变态的要求,可是我觉得他还算个实在人,也没多少次,不过每次
和他做爱我喊着让别人来操我时,我却逐渐地觉得心里会有一种另样的感觉,而
下面会慢慢地变湿,当然,他依然只是几分钟后就躺下睡着了;尤其是今年,在
经历了三年的性生活后,这样的喊叫让我已有些习惯了。

  不过他还那样,所以每次他睡熟后,我的身体依然久久不能平静,很长时间
我睡不着,我最开始只是轻轻用手摸着我的下面,因为感觉那儿有些痒,然后我
闭上眼睛想象着一个英俊的男人在干我,可我不敢动作太大,怕吵醒他,所以当
觉得快感将涌动时,我就赶紧停止动作,紧紧地夹住双腿,让那时一阵阵的异样
感觉袭来。

  这个时候我已经从那个服装厂辞职几年了,也开始帮他去进货和出差,基本
上能独挡一面了,他告诉我当他赚到第一个一百万的时候就是向我求婚的时候,
他要让我做这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我很感动,当然也加入他的生意,为了我们
的目标而努力。

  这次来南宁出差也就是要和这边一家原料工厂洽谈一笔生意。我想起小羽是
在广西当兵,我有他的地址,不过对广西我并不熟悉,所以我并不能确定南宁离
他那儿有多远,所以到了南宁办完事后,我就打听了他的地址。

  (这些是玲姐来找我之前的情形,之后的述说大家已经知道,下面是我们在
她房间的场景。)

  我让小羽去洗澡。外面天很热,可能是刚吃完饭吧,我喝了一杯水,准备换
一下衣服,刚把衣服脱下来,就听见小羽喊我,我下意识地回转头,却发现这小
东西竟然将头已经伸在外面,而我,却什么也没有穿!真真是羞死人了,我在家
不喜欢穿内衣,觉得宽松一点比较好,可是,却被这小东西看见了,真是的!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只听“砰”的一声,他已经将门关上了。可是我却僵
立在那儿不能动。本来我想到小羽既然在这儿,我应该立刻把内衣穿上才对,可
是一种很奇怪的念头却占据我的思想,我不想穿内衣,忽然我觉得这也好刺激,
一瞬间,我的脑海里想起和男朋友做爱时的场景,我轻轻呻吟了一下,却感觉下
面有点潮潮的感觉。

  等小羽出来的时候,我还是里面空空的,只穿了件宽松的睡裙,这件裙子不
长,领子也低,很容易露出我的一些私密,可是不知为什么,这样的感觉却让我
很兴奋。

  我看见小羽看我眼神不对,心里感觉蛮好玩,便不动声色打量着他,嗯,不
错,像个男子汉了,一米七八的个头,有点晒黑了,他只穿了件睡衣,不过这睡
衣也只是短袖和大短裤,露出的胳膊看起来很健壮的样子,我的心里也在咚咚直
跳。小羽长大了!

  我也看得出他很不安,我的心里也很紧张,可是我却装成没事一样,我递给
他一个苹果,低下头开始削另一个,我能明显感觉他的目光在我的两腿之间和胸
前晃荡,可是我没抬起头,不过两腿之间的私密处却感觉到那种奇怪的痒痒,我
想合拢一下双腿,可是我却丝毫没动,我只在慢慢地削苹果,其实我的手都感觉
麻了,可是我还是在装着认真地削苹果,不过我的腿却不由地故意地向两边分开
了一些,我也说不清为什么这样,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

  我听到他的沉重的呼吸了……

  这个苹果快削好了,我抬了一下头看他,虽然刚才是感觉他在看我,可是当
我一碰到他的火辣辣的目光时,我还是一惊,手不由一抖,刀从我左手的拇指轻
轻划了一下,把他吓得突然站起来了,而他一站起来,我便看见了他的裤裆顶得
老高,我的心立刻咚咚猛跳了起来。

  “姐,我~~我该回去了。”小羽他立刻慌慌张张地说。

  “再坐会儿吧,把这个苹果吃完再走,我去把你的衣服收拾一下。”我趁机
移开目光,转过身弯下腰开始在床上收拾东西,可是我却感觉他的目光盯在我的
屁股上,我都几乎站立不稳了,我不知道弯下腰这个裙子会被抬升多高,可是我
却感觉私处已经湿润了。一种麻麻的感觉从那儿开始往高处升腾……

  我终于把衣服收拾好了,“去,将衣服换一下,看看合适不?”我尽力笑了
一下,使自己看上去没事,小羽的脸已经红红的了。他没说话,到换衣间将衣服
换好才出来,我把衣服装好给他,“那你回去吧,我还要在南宁呆两天,明天有
点事,后天我就走了,明晚我再去接你过来吃饭。”

  “姐,你忙吧,没事的。”小羽说话都不敢看我了。

  我心里笑了一下,说,“等一下,我换一下衣服送你下去。”不过我却并不
想换了,只是拿了个披肩披上。

  “姐,你穿这个出去呀,不行啊。”小羽他看我这样,有点不好意思地对我
说。

  “哦,怎么不行啦?呵呵,你是说太露吧,没事,天都黑了,车就在外面,
下了电梯走两步就上车了。”

  就这样我将小羽送回他部队。一路上我们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可我心
里却感觉有点说不出来的兴奋。

  回到饭店,我一进门,顿时感觉浑身发软,我趴在床上,都不想去洗了,想
起刚才的一幕,我心里感觉突然想那个,我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可是我的手
已经开始隔着我的睡衣轻轻地在我的私处揉了起来,我闭上眼睛,躺在那儿,满
脑子竟然都是刚才看到的,小羽将他裤子顶得高高的那个东西,除了男友,我没
和别人做过爱,顶多只是别人占我点便宜而已,可是如今,我突然好想男人。

  我的手加快了动作,我睁开眼,可是房间只有我一个人,不能,不能这样,
我坐起来,坐到椅子上,顺手拿起水杯想喝点水,低头一看,哦!我的睡裙上有
一点点湿了,而这把椅子就是刚才小羽坐过的。我的屁股开始在椅子上轻轻地扭
动,我觉得里面好痒,我把裙子轻轻地提起来,手指轻轻地放在我的两腿之间开
始轻揉,哦,好湿啊!

  我用中指轻轻地上下揉着,好想有个粗大的东西来填补我的空虚,我将手指
伸进去了,心里想着自己正在被一个陌生的强壮的男人干。

  这是和男友做爱的后遗症。我的手指进进出出,可是手指太细了,忽然我觉
得是小羽在我面前,我闭上眼睛,感觉自己的脸一下子红了,是小羽,我的幻想
对象是小羽,呵!是弟弟!这怎么可以?可是那种不停袭来的快感,让我无所适
从,我的手指开始用力,我的屁股开始不停地扭动,我听见自己轻轻地呻吟。怎
么会这样!当一阵快感猛烈地袭来时,我有了片刻的休克……

  当我睁开眼时,觉得好疲惫,低头一看,椅子上有一片水渍,我的脸感觉好
烫,这是怎么了,这竟是我第一次发生如此的快感啊,虽然有过三年的性生活经
验,可是这一次,自己弄自己竟然弄得如此舒服!

  忽然一阵电话声响起,我吓了一跳,差点跳起来。


                (八)

  其实,正如大家所想到的那样,在梁老板说让我考虑的那天下午,我就考虑
好了,没什么原因,生活。不错,是为了生活,所以我就得去做。

  下午回到住的地方经过一楼时,房东阿姨好像专门在等我一样,一见我就笑
着和我打招呼:“小羽,下班啦?”

  “嗯,阿姨,在做饭呐?”我顺口回答了一下,不过脚并没停下来,直往楼
上走。

  “小羽,”阿姨叫了我一声,“等会下来吃饭吧,你一个人就不用做啦。”

  “哦,”我回过头对阿姨笑笑:“没事,阿姨,晚上到外面买份快餐也就行
啦。”嘴上说着,不过心里却在想,阿姨怎么今天这样好呢?

  其实,阿姨人还是蛮不错的。她姓林,可能有四十岁了吧,不过看起来蛮年
轻,可能因为人家也不用工作,单是这房租每月就快万元的收入了,所以人家也
不用干活。

  “哎呀,小羽,没事,阿姨今天特意炒了几个好菜,等会儿下来尝尝啊。”

  阿姨还是盛情相邀,她停了一下,“小羽,我等会儿还要和你说两句话呢。
你一定要下来一下啊。”

  “哦,是这样,那,真是不好意思,阿姨,我把衣服换一下等会儿来吧。”
不吃白不吃,反正我是这样想的。

  换好衣服,下楼来,阿姨很热情地招呼我进来,一进门,就看见昨晚胡同里
那个女孩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我呢,我的心跳了一下,装作没事一样,对她笑了一
下。阿姨端了一盘菜出来,笑着说:“小羽,这是我女儿小月,正在上大学呢,
这几天学校开运动会,她想回来住两天。你们先聊,我去把菜都端进来。”

  “嗯,李叔还没回来?”我进来就没看见李叔,所以问道。

  “哦,他今天晚上还得开会,可能要晚点回来,刚才还打电话说别等他了,
就我们三个人。”

  这样子啊,我笑笑没说什么,不知道阿姨要给我说什么,可是我却猜不到。

  菜上好了,阿姨坐过来,招呼我吃饭,问我喝不喝酒,我说不喝,阿姨还是
拿了两瓶啤酒。

  小月始终没吭一声,我猜她可能不太喜欢我在她家吃饭吧,要不怎么这样,
所以我也没多看她。吃完饭,阿姨端上一盘水果让我吃,我实在吃不下去了,所
以就推辞了,我想不管怎么样,有什么话也该说了吧,“阿姨,你刚才说有什么
事和我说呢?”我提醒了一下。

  阿姨笑了一下:“哦,是这样的,昨晚小月回来,我听她说她回来时碰到了
两个坏蛋,正好你从那儿经过……”

  哦,原来是这样,“阿姨,这点小事你就别提了。”我一听是这样就忙打断
阿姨的话。

  “唉,幸亏你当时从那儿经过啊,真是得好好谢谢你!”阿姨满面的谢意。

  我有点手足无措。

  “不过,”阿姨话头一转,“我听小月说那两个人是清什么帮的人,你一个
人可是要小心点,小月说他们的人都比较狠呢。”

  我一听,这样啊,“没事的,阿姨,我会小心的。”

  “唉!”阿姨叹了口气,“小羽,你可能不知道,去年就是有人惹了他们这
些人,后来听说那人被打残了呢,你一个人出门在外面,可要小心。”

  “嗯,没事,阿姨。”我回头看了小月一眼,她目光立刻躲闪了一下,没看
我。

  我笑了一下,“阿姨,以后晚上你们也早点回家,这个胡同不是很安全。”

  “是啊,行!我去把桌子收拾一下,你们聊会儿。”

  我点点头,不过小月似乎并不是很想和我聊的样子,今晚她倒穿得正式了一
些,一条马裤,一件无袖短衫,至少比昨晚穿得要正式一点。

  “你在哪儿读书?”我顺口问。

  “就在这个城市。昨晚,真是谢谢你了。”小月细细地说道。

  “呯”的一声,门被打开了,“哈哈,果然在这儿!”随着一个声音响起,
我回头一看,只见有五六个人的身影从门口闪进来。只见一个脸上包着纱布的家
伙对走在中间的一个穿着衬衫的小青年说:“清哥,昨晚就是这小子。”

  我靠,不是在拍电影吧,这台词如此熟悉。打量了一下那个被称为“清哥”
的小年轻,一米七的个子,有点瘦,那发型傻不啦唧的像个妖怪一样,敞开的花
衬衫露出的瘦小胸膛上,刻着什么鸡巴东西看也看不清。他也在歪着头看我,我
没吭声。

  阿姨听见动静从厨房出来,一看这样子吓了一跳,看了我一眼。我朝她点点
头:“阿姨,没事,别担心。”

  “哈哈,傻B,她没事,你有事了!哈哈……”

  昨晚被我踢了一脚的那家伙狂笑。这时他们的人都站在客厅里,共六个人。
我依然没说话,看了小月一眼,她低着头,浑身有点发抖。

  “昨晚是你给我的兄弟们上了一课?”那个“清哥”朝我阴阴地笑了一下。

  “这样吧,我们出去,怎么样,别在这儿吓着别人。”我想让他们都出去,
这样解决的话,也不至于把阿姨家的东西砸着。

  “别人?这儿有别人吗?哈哈哈哈,一个是你马子,一个是你丈母娘,哦!
你马子挺靓的,我说怎么我的兄弟会看上了,嗯,这老的也不错嘛,保养得这样
好,哈哈!今天老子可是走运了,等会一起玩玩,哈哈……”那“清哥”笑道。

  我看了阿姨一眼,她已经吓得靠着壁柜站了,这几个鸟人,他妈的鸡巴毛还
没长齐就这样放屁,我站起来,向那个清哥走去。到他跟前站定。

  立刻他们几个人就上来将我围住了,那清哥点点我的脑门,大约是学着电影
里黑社会老大的样子,“你小子今天完蛋了!敢欺负我们清一帮,他妈的,也不
打听打听我们是谁!”

  “清哥,今天可得给小五报仇!”几个小混混恶狠狠地说。

  我趁他话音还没落地,一拳向那称为“清哥”的家伙的脸上击去,同时抬腿
用膝盖向他小肚子上顶了一下。他没想到我这样快,我趁他一愣神的机会,一个
凌空转身,飞起一脚朝站在我背后的一个踢去,这是我连长的绝招,我是被连长
踢了上百次才学会的。

  其他几个一看我动手,有两个忙去扶清哥,另外两个立刻从腰后抽出两把长
刀。我靠,这还是社会主义社会不是?他妈的这么猖狂啊!我几个闪身将那两个
家伙收拾了,不过等我停下了,才发现其余两个已经将阿姨和小月都劫持了。

  那清哥的脸已经有些肿了,一瘸一拐地走到我跟前,恶狠狠地说:“你他妈
的,老子从生下来还没人敢这样打老子!”

  我瞪了他一眼。

  “你再动我一下,我今天就让你马子娘儿俩去见马克思。”

  靠!还懂马列主义。不过我的确没动,这群未成年人是最可怕的,他们不懂
生活的艰难,他们是什么都不怕也什么都敢做的。真不知道这个社会怎么了,怎
么会产生这样一群东西。

  清哥走到小月身边,顺手就打了一个耳光,“妈的,你男人敢打我,我就敢
打你!”

  我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立刻准备上前将这几个狗日的做了。

  那清哥回头朝我笑笑:“别急,兄弟,哎呀,你马子的奶子还不错嘛。”说
着将他的臭爪子隔着小月的衣服开始揉起来。

  “你们别欺负我女儿!”阿姨急了。

  我今天可真是生气了,刚才收拾他们我还存有一丝善心,不想伤他们太重,
可现在不一样了,如果就这样让他们猖狂,我还算是人吗?

  “清哥,你别难为她们娘儿俩了,我向你们陪不是了。”我向清哥道歉。

  “哈哈,”清哥一瘸一拐向我走来,“认输啦?”

  “是,清哥,是我错了。”

  “啪”地一声,我只感觉脸热辣辣地,清哥打了我一个耳光,“来,将他给
我狠狠给收拾一顿,妈的,敢打我。”说完又是一脚。我痛得皱皱眉。由于其他
三个已都被我打得躺在地上,这时也晃晃地站起来朝我走来,“你们几个废物,
你们两个过来给我揍他。”清哥朝挟持阿姨和小月的那两个家伙喊道。

  那两人立刻跑过来就准备剋我,我一看这时机稍纵即逝,立刻发狠用起连长
教我的狠招,我上前一步,一脚踏在其中一个的脚踝上,这一踩用了十足力气,
我隐隐听到一声骨折声,同时一肘向另一个正朝我奔来的家伙顶去。他一闪,我
立刻一掌从他颈上劈下来,他轰然倒了下来。

  “你、你将他打死了?”清哥一脸骇然。

  “没事,两个小时后就醒了!”我笑笑,“怎么样?你要亲自来吗?”

  “哼,我们不会放过你的!”清哥发狠道。

  “哦,那你们今天就走不出这儿了!”对付狠人就是要比他更狠。

  “啊?!”清哥虽然看起来狠,毕竟还是十七八岁的小孩,“大哥,你、你
放了我们吧!”他立刻改了态度恳求起来,“我给你钱,你放过我们好吧,我以
后再也不惹你了。大哥,是我们不对!”

  我心里想他妈的放了你们?放了你们再来找我怎么办?今天只不过六个人,
下次来六十个我还能对付了吗?不过面子问题还是要给的。

  “嗯,这样吧,改天我请你们弟兄几个喝酒,算是向你们陪个不是,大家不
打不相识,我也有些对不住兄弟。”我把话说足了。

  “好啊!”清哥一脸地惊喜,“还是我来请大哥吧,大哥好身手啊,不知道
大哥怎么称呼?”

  我笑笑:“叫我小羽好了。”

  “嗯,羽哥,我叫梁子清,改天我们再见面,到时我亲自来请你。”

  “哈哈,不会是还这样子来请我吧。”我手一指他们几个,笑道。

  “这个肯定不会啦,那我们就先走了,今天真是不好意思啦。”

  我笑笑挥挥手,“行了,我也对不住,下手重了点,”我扶起那个被我踩了
脚踝的一个,“来,我帮你弄一下脚,”说着我蹲下来抓住他的脚一扭,将其脚
踝对上。在他又发出一声惨叫之后,我站起来拍拍他肩膀:“行了,不好意思,
兄弟下手重了,现在应该没事,休息两天就好了。”

  梁子清朝我点点头:“那,羽哥,我们走了,改天见!”

  我点点头,他们一帮人就出去了。


                (九)

  这些都是记忆。前文说过,记忆是有选择性的,这些都过去的太久了,如果
不是在这样宁静的夜晚,在这个我的不眠之夜,这些也许会永远尘封起来的。

  可是这样一个宁静的夜晚,我在经历了近十年的尘世生活之后,终于达到了
一个在众人眼里还算是成功人士的形象,我有了自己的车,有了自己的楼房。再
回首往事,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经历了欺诈与邪恶;经历了爱情与背叛;
经历了亲情与爱情的同位体;经历了被人利用和利用别人的种种情形,这还是我
么?

  我只能是活在这种苦苦的挣扎中,似乎怎样也得不到解脱,欺骗与被欺骗,
善良与伪装,生命与死亡,恐惧与坦然,这一切也许只有我的生命告一段落之后
我才能明白吧,不知道人的下一个轮回是什么,也许是动物也许是植物也许什么
都不是,可是经历过前世今生的人在哪儿呢?而到了下一个生命阶段还能被称为
人吗?也许……不知道。

  我听到了远处一个古寺的钟声,也许这样的声音才令我的心有一丝的平静。

  故事还是继续,正如同生命,既然别无选择,我们也只能是随缘了。

  却说梁子清带着他们一帮人走后,我回头看了一眼阿姨和小月,她们刚从惊
恐中回过神来,面色都依然苍白。

  “阿姨,”我走过去扶住阿姨,“来,坐这儿,喝点水。小月,”我叫了一
声,小月惊恐地看着我,“去给阿姨倒杯水,别怕,他们走了。”

  “唉,这些人真是太霸道了。可是警察也不管啊……”说着,阿姨的泪就出
来了。

  我故作轻松道:“阿姨,他们以后不会来了。你们不用担心了。”

  “哎,小羽,你们刚才还打架,怎么忽然就和好了。”阿姨问我。

  “哦,没什么,你不用担心我,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所以就只好想交个朋
友了。”

  “什么?和他们交朋友?你……“阿姨一脸的不明白。

  “唉!”我叹了口气,我何尝喜欢和这些人走在一起?可是,没办法。“阿
姨,不管怎么样,以后,他们不会来这儿了。”看来阿姨仍是一脸的忧虑之色。
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那,阿姨,你们也早点休息,我上楼了。”

  阿姨也没再挽留,我起身回自己房间。

  第二天下午便是梁老板的招聘考试,所谓的考试,无非就是找两个人和我练
练,当然这两个可都是梁老板亲自找的,他们就是杨哥和二毛。

  和他们交手的时候,感觉他们都是反应极快的打手,和他们相比,我的个人
战术要略胜一筹,不过用梁老板的话来说,我的经验不够,说完还暧昧地笑笑,
我也知道自己从没干过保镖,不太熟悉他们的工作,不过我想无非也就是他自己
给自己找个安全的信心罢了。其它的我倒没想过什么。然后就是那天晚上杨哥、
二毛请我到一个KTV放松的场景。

  从KTV出来,杨哥拍拍我肩膀:“小羽,很厉害啊,呵呵……”

  我尴尬地笑笑。这种事情,算得上厉害么?

  杨哥要开车将我送回去,不过我只让他送我到小胡同口,便让他回去了,此
时应该已经凌晨快三点了,不过阿姨家的灯还是亮着,我还从没有这个时候回去
过,我轻轻将大门打开,这个时候人都已经睡着了,如果把大家吵醒了,肯定都
要在被窝里骂我了。所以我动作很轻。不过在我把门从里面带上后,我听到阿姨
的家里好像有些声音。

  只是出于好奇,我在楼梯口站了会儿,这个时候很静,阿姨的窗户和这个楼
梯相接着,不过这个窗户总是拉着窗帘的,这时候我隐隐听见里面好像有女人的
呻吟声。

  我仔细一听,应该是做那种事的声音,我暗笑了一下,自己也是刚做过,还
笑别人,不过这时酒劲有点过了,所以我也不怎么想睡,本来想就上楼的,可本
能的偷窥心理还是占了上风,我给自己说:只听一会。

  只听见里面的喘息声开始变大,呻吟声也逐渐变大,但似乎有些克制自己的
一样,我听到一个男的道:“干死你,小骚货,我让你骚,哦!你的小BB的水
真是多,把腿再分一点,让我看看。”而女的声音:“死人,这么大岁数了,还
说这样难听的话,轻点儿,哎哟,你把我腿压疼了。”是阿姨的声音,不过男的
声音似乎不像是李叔的声音啊,这怎么回事?

  不过这种呻吟声使我刚工作过的下体立刻开始变硬了。我有些难受地用手将
它移动一下位置。

  “小浪货,把屁股抬起来,我要从后面插死你。”男的继续低吼道。

  “哎哟,快,哎哟,动作快点啊,使点劲啊,啊……”林阿姨的声音直击我
的灵魂。

  我真感觉有点晕眩了。不会吧,平时看阿姨那样贤淑的女人会这样的叫喊。

  “亲老公……来……使劲干我……使劲操我啊……”阿姨的声音还在继续,
“啊……”

  那个男人的声音低吼着,“操死你,操死你,嗯……”接着就是男人的一声
重重的呼吸,“我射啦……”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喘息声。

  只听林阿姨幽幽的叹了口气:“死鬼,这几次怎么这么快就没啦,以前不是
还能撑一段时间嘛!”

  “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段时间可能是工作太累了吧。”

  “行啦,可能我那位明天就要出差回来了,你明早早点起床就快走,这段时
间就别来找我了。”

  “哎呀,小宝贝,你知道我多想你啊,这次来了还不到两天呢。”男人道。

  “哼,你想我才怪呢,也不知道你外面有多少女人,总是说好听的。”阿姨
娇声说。

  “真的不骗你……”

  “行啦,这几天这儿不平静,唉,今晚本来都不想让你来的……”

  “怎么啦?”我听到这儿觉得自己真是龌龊,偷听人家做爱还有情可原,那
是自己本能的体现,可是偷听人家的讲话就太不对了。我笑了一下,不知怎地,
喉咙发痒就咳了一声。不过一发出声音我就觉得不对,我赶忙往楼上走。不过阿
姨房间里的灯立刻就熄灭了,同时也没了声音。

  我回到房间觉得甚是奇怪,昨晚阿姨还说李叔加班晚点回来,怎么刚才又说
他明天出差回来呢?真是不可思议。

  我简单洗了一下,躺在床上,刚才阿姨那呻吟声又在我脑海里响起,跟小云
的呻吟声相比,自然是小云的太夸张了些,可是在我感觉就不一样,一个本来就
是以呻吟声来赚你口袋里的钱的,可另一个,是现实生活在身边的人。

  而在我的印象中,阿姨的穿着也一向得体,尽管她的身材很好,可是言谈中
并无轻浮之意,不过我也没和她说过太多话。只是有这么一点印象,昨晚算是说
话较多一次了,可是这样的突然对比,真是对我的刺激够大的。

  我想了一会,也有些累了,朦胧中竟然好像看见阿姨穿着极性感的内衣俯在
床上极尽扭动之能事,那白白的屁股,那挺挺的乳房,我觉得自己的下体变得极
硬了。可是忽然间阿姨又变成了玲姐,我仿佛看到了玲姐那双腿间的私处是那样
的清晰,而那个挂在卫生间的内裤上的湿湿的斑点又是那样的诱人。

  我禁不住将那条小内裤拿着放在鼻子上嗅了起来,可忽然又是小云那肉感的
阴唇夹住我的下体在剧烈抽动,我觉得不能自抑,突然喷薄而出了。


                (十)

  在我服役期间,玲姐第一次去看我,给我留下的印象可是惊人的。

  我无法抗拒那种魔鬼的诱惑,可是我又不得不压抑自己的情绪,于是我练散
打就更加勤奋了,只是想耗尽自己所有的精力,只是想让自己晚上躺在床上时,
不要去想那些不该去想的东西。这些东西太可怕!但是就如同酒鬼想喝酒、爱抽
烟的人难以自抑一样,我无法表达我是什么样的感觉,不过那种越想克制便越去
想玲姐的念头却与日俱增。

  我给自己说这是不可能的,我应该做祖国的好青年,不能这样,社会的伦理
不能使我有这样的念头,可是这一切如同一条毒蛇在噬咬我的内心一般,我活在
苦苦的煎熬中。

  已经不记得第二天去玲姐那儿取东西的场景了,所以,这一段还是用玲姐的
话来说吧。

  以下的“我”当然指的是玲姐。(当需要“我”出现的时候我会说明的。)

  刚刚经历一场好像拼命似的颤抖,待歇下来时,却听到电话铃声。我很不情
愿地拿起电话:“哪位?”

  “玲儿,是我!”哦,这死东西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想我啦?”
我没好气地说。来广西这么多天了,这还是第一次给我打电话,最近这半年我真
的感觉他不像以前那样的对我好了。

  “嘿嘿,你还别说,还真是想你啦。”

  这死东西在那边坏坏地笑着,我不禁想起那猴急样,也笑了,不过刚才的动
作使我太累,所以我就躺下了,“哦,想了才给我打电话啊?!不想就不打啦。
哼!”我佯装生气。

  “哎,宝贝玲儿,不是啦,这几天我真是太忙了,你不在我身边,你想,我
一个人,哎,这么多事……”

  “好啦,好啦,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啦?我这儿的事快办完了,后天就准备回
去。”

  “嘿嘿,快点回来吧,我可想你啦。你想我了没有啊,玲?”

  “没有,”我没好气地说:“去去去,我才不想你哩。”

  “嗯,我知道,你一出去就找帅哥啦,不想老公啦……”这死东西又开这种
玩笑。

  “是呀,谁让你那么不行啊。”我们已经习惯了开这种玩笑,顺口我就数落
他。

  “哦,是吗?那你找的帅哥行吗?哈哈……”

  “当然比你强多啦……”也许刚刚高潮退去,不过这家伙这样一说,我却感
觉下面有点不对了。

  那边没话了,不过我听见他发出重重的呼吸声。

  “呵呵,怎么啦,还真想啦,行,今天批准你打手枪,哈哈……”我笑道。

  “是啊,好想啊,我想亲你。”

  “亲我哪儿啊?”我故意逗他。

  “你说,想让我亲你哪儿啊?”

  “嘿嘿,哪儿都不想。”我想着他那副德性,听了这话肯定受不了。

  “乖玲儿,我想亲亲你的小洞洞。”他的呼吸声更重了。

  “呵呵,好啊,来啊,给你亲啊……”我继续逗着他。

  “那……快把腿张开,我要隔着小裤裤亲你。”

  他还来真的啊!

  “嗯,我已经张开啦,看你能亲上不?嘻嘻!”说着,我不由地把腿张开,
其实我现在并没有穿内裤,不过这当然不能给他说啦。可是随着说话,我却感觉
有液体从我的私处往外面渗。

  “乖玲儿,把内裤脱下来,把小BB掰开让我好好亲亲啊……”

  他更不像话了。

  “不行!”我拒绝了,“这怎么行啊!”

  “哎呀,乖玲儿,听话啦,让老公亲亲嘛。”

  他继续死皮赖脸地哀求着。我虽然嘴上拒绝,可是心里却真是想他了,不过
我当然不会表现出来了。

  “嗯,我脱啦,来亲吧。”我当然没脱,只是轻轻地用手将睡裙往上拉了一
点,我半躺在被子上,这一拉,我就看见了自己稀疏的小毛毛。一点痒痒的感觉
轻轻地在我的心里蔓延,不由地呼吸也有点重了……

  “宝贝玲儿,想我了吧,我都听出来啦,嘻嘻……”

  这死东西!

  “嗯,是想你啦,快亲啊,都流水水啦。你真坏,快给我解决问题。”我索
性就逗逗他,谁让他这么坏,先惹我。

  “哦,是吗?这么快就流水水啦,看来真是想我啦,好,我要亲亲你的小洞
洞口,已把舌尖在你的小洞洞边上转转,感觉到了吗?”

  我边听边有一种麻麻的感觉从阴道往深里钻,我轻轻闭上眼睛,想象着他在
亲我的样子,“嗯!”我轻声地回答道,感觉更多的水开始往外面流了。

  “你轻轻用手把你的小洞洞掰开,我要把整个舌头都伸进去啦……”

  我想着他的舌头在亲我,可是我的意识忽然感觉那不是他!是谁呢?我不知
道,只是不由地开始用手在自己的小豆豆上轻揉着。

  “玲儿,痒吗?”

  “嗯,”我轻哼着,“老公,快来干我。”我轻轻地呻吟着,自己的手动得
更剧烈了。

  “哦,玲儿,宝贝玲儿,我已经硬得不行了,我要插你……”他低低地怒吼
着。

  那股麻麻的感觉已经让我无法控制了,我将腿缩回,并向两边分开,一只手
开始在整个阴道上下摸索着,我再往下摸,摸到了我的屁眼和阴道的连接处,不
知道为什么,每次我摸自己这儿会有另一种无法述说的快感,我将大拇指轻轻地
插在我的阴道里,用中指轻轻地揉着自己的小菊花门,“老公,快插我……我受
不了了……”我轻轻地喊着,两条腿不由地开始往一块儿夹。

      “玲儿,快来,我要射啦……”

       那边他的声音已经变得更加亢奋了,我忽然感觉不是他在插我,是谁?我看
不清,可是我感觉不像是他。

  我正沉醉在自己的快感中,他却已经到了,才几分钟啊!

  “玲儿,我好想你啊……”他说道,明显感觉声音有些疲倦了。

  可是我才刚开始啊,浑身发烫,真好想让一个男人使劲地操我,不管是谁,
我真是受不了了,我自己用中指使劲地在自己的阴道里插着,可那感觉终究不像
男人的那东西啊!

  我不说话,可是呻吟声却慢慢小了。

  “玲儿啊,快回来啊,老公想你。”

  我叹了口气,唉!

  “好点了吗?”他问我。

  我“嗯”了声,没说什么,好点?真搞笑,把我刚惹起了,他自己倒好了。
我心里又叹了口气,“嗯,没事了。”我轻轻地放慢了自己手指的动作。虽然满
身的火还在燃烧,但是却不能这样了,我告诉自己。

  “呵呵,没事就好,晚上我还有个应酬得去一趟,你也早点休息啊。”他这
就准备挂电话了。

  “嗯,你也多注意身体。早去早回。”

  “好,再见。BYE!”

  我听到他挂了电话,可是我的火却上来了,为什么?“啪”的一声,我把电
话摔到了桌上。

  静躺了一会儿,我想自己不能生气,要不,会容易变老呢。得去洗个澡,明
天去找小羽聊聊。这孩子,唉!随即我心里有个怪怪的念头,他长大了,是啊,
他真的长大了。可不能把他再当小孩子一样地看待了。

  我下意识地摸了自己的乳房,今天晚上真是的,想想都让人觉得脸红的,不
知道他晚上能不能睡得着?呵呵,管他呢,谁让他这么大了还不知道男女之事?
不过,一转念一想,就算他知道又能怎么样?算啦,得赶快去洗澡,明天再说。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